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唐門高手在異世>>唐門高手在異世目錄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回家(最終章)

更新時間:2012-10-18  作者:莫默  關鍵字: 玄幻 | 異界大陸 | 莫默 | 唐門高手在異世 
搜小說: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回家(最終章)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回家(最終章)

唐風勢若雷霆,在混亂的戰場中迅速游走,每一次出手,必定會有一個戰家靈階斃命。被解放出來的三方勢力的人馬并沒有閑著,而是轉身去幫助其他人,此消彼長之下,戰家的局面岌岌可危。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天下第一勢力,將在今rì隕落!

一連殺了十幾個人,唐風渾身都是鮮血,正奔走間,步伐卻是猛地一頓,抬頭看到了天空中一個熟悉的身影。

唐風的眼睛瞇了起來。

戰坤!

當初重創了靈怯顏的戰家頂級高手!此刻戰坤正在與唐頂天交戰,唐頂天不過靈階中品,可依仗著手上的泣血槍神威,也是氣勢驚人,戰坤一時半會竟拿不下他。

不過唐頂天現在也是傷痕累累,畢竟戰坤不是那么好對付的,即便有神兵在手,也無法長時間與戰坤打下去。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唐風與戰家的仇怨,只因兩個人而起,一是戰坤,二是戰無雙,后者已被殺了,現在也該輪到戰坤了。

靈怯顏被重創的仇,今rì便了結!

身形如電,唐風直接飛上空中,人未到,劍氣已發,火龍一般的劍芒兇猛朝戰坤攻去。戰坤與唐頂天交戰正酣,根本沒想到有人會偷襲自己,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再想躲避,唐頂天哪會給他這個機會?

泣血槍猶如一道血光,迎頭朝戰坤扎去。

戰坤奮力抵擋,剛擋下泣血之威,便被唐風的劍招吞噬。

“哈哈!”唐頂天大笑一聲,笑聲未落,火光中便閃出一片刀芒,旋即,戰坤的身影完好無損地顯現出來。

三人呈三角之勢,在半空中凌立著。

戰坤臉色凝重,唐風一身殺機,唐頂天卻是面露崢嶸。

“要以多欺少么?”戰坤暗暗jǐng惕。上一次在屠魔大會的時候,他可是親身領教過唐風的恐怖,他知道即便自己比唐風高出一個境界的修為,但真要生死之戰的話,說不定自己還不是唐風的對手。

一打一都沒有必勝的信心,現在對方還有另外一個手持神兵的幫手,戰坤哪敢妄動?

“打仗親兄弟,上陣父子兵。”唐頂天嘿嘿冷笑。“以多欺少又怎樣?”

唐風手上長劍遙遙指向戰坤。冷聲道:“爹,這個人曾經重創過你的一個兒媳,如果不是她體質特殊。你那兒媳恐怕早就死了!”

“什么?”唐頂天勃然大怒,一身殺機森然涌動,怒視著戰坤。

戰坤冷笑:“是又如何?”

“血債血償!”唐風嘶吼一聲。身攜長劍,卷起一片劍光,當頭朝戰坤罩下。

“敢打傷我兒媳,我要你死!”唐頂天也是動了怒火,一桿長槍莜來乎去,點出片片槍影,配合著唐風的動作,左右夾擊戰坤。

戰坤神色肅然,手上大刀上傳來劇烈的罡氣波動。顯然是也要拼命了。

三人瞬間戰做一團,兩個靈階中品合力大戰一位靈階上品,雖然人數上占據優勢,但戰坤在戰狂和段無憂沒脫困之前,享譽四大勢力第一高手的稱號,又豈是平庸之輩?

縱然以一敵二,戰坤也是臨危不亂。手上的大刀如臂使指,各種精妙招數施展出來,竟逼得唐頂天父子二人一時半會無法突破他的防御。

只見半空中三道身影快若流星,根本看不清誰是誰,劍氣。刀芒,槍影交錯其中。在那一片空間內爆發出激烈的撞擊聲。

天地靈氣混亂不堪,被這股激昂而凜冽的戰意帶動,流淌的靈氣都仿佛化身成了刀片,切割著無盡的空間。

叮當一聲脆響傳來,三道身影分三個不同的方向飛出,旋即各人猛地頓住。

一番交鋒,竟是沒能分出勝負,三人都被打回了原地。

戰坤冷哼一聲,手上大刀虛空一斬,無數柄純粹由靈氣組構而成的大刀出現在半空之中。

“戰家百刀行!”唐風噙著冷笑,這一招他見過,上次在胡家大戰那位戰家高手的時候,那個人曾經使出過這一招。

但是此刻由戰坤施展,這一招的威力比起當rì來更強大許多,那些靈氣大刀約有兩百柄之多,不但數量要超過當rì,這些大刀的殺傷力肯定也會提升許多。

“去!”戰坤怒喝一聲,近兩百柄大刀迅速飛來,將唐風和唐頂天籠罩在內。

“諸天星辰!”唐風低聲呢喃,幾百柄暗器突然出現,如漫天星辰墜落,穿梭在身邊。對付這種數量龐大的攻擊招數,諸天星辰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唐頂天也有了動作,手上的泣血槍傳來一聲龍吟,槍靈加身,唐頂天背后一個巨大的龍頭正仰天咆哮,散發著無盡的威嚴。

槍花朵朵,隔空打散了好幾柄靈氣大刀。

三人在這一刻,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氣。

叮叮當當……密密麻麻的聲響傳出,戰坤的百刀行竟無法突破唐風和唐頂天的封鎖,在半道中便被攔截下來。

“無盡刀芒!”戰坤又是一聲怒吼,手上的大刀凌空劈下,直朝唐風斬來。

兩人相距足有三十丈,但這一刀斬下,唐風分明感覺到一股天地之威從上方朝自己罩來,那威力之強壓的唐風身子一矮,險些墜落下去。

“風兒小心!”唐頂天大駭,趕緊開口提醒。

唐風神色凜然,抬頭看去,只見頭頂上方一道巨大的不像話的刀芒,正朝自己劈了過來,而那道刀芒的源頭,正是戰坤所在的位置,仿佛戰坤手上那柄刀突然漲大了無數倍似的。

這是一個靈階上品頂尖高手的全力一擊,足以崩山裂地的一擊。

氣機被鎖定,唐風連躲閃的動作都做不到。

唯有硬抗!身邊僅剩的百柄暗器在唐風雙手的舞動下凝聚在頭頂上,匯聚成一點。

巨大刀芒應聲落下,轟擊在百柄暗器之上,嗖嗖的聲響傳來,好幾柄暗器被打飛了出去。

唐風兇猛催動體內的罡氣,努力保持暗器不散,戰坤那邊也是低吼連連,頸脖上青筋暴露。雙手虛壓,控制著刀芒往下斬開,勢要將唐風斬于此地。

這是純粹的死拼!雙方的罡氣在半空中交匯沖突,彼此間你來我往,你退我進。這樣的戰斗,誰也幫不上忙,雖然戰坤現在放棄了一身的防御,但是唐頂天卻根本不敢對他下手。

因為一旦打破這個僵局。唐風那邊也絕不好過。唯有依靠唐風自己的實力壓倒戰坤,他才能完好無損。

但是戰坤好歹是靈階頂峰,實力雖然比不上戰坤那種百年老怪。卻也不是正常情況下的唐風能抵擋的。

巨大刀芒一寸寸地往下壓來,唐風凝聚出來的百柄暗器錚錚作響,儼然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

“風兒快躲!”唐頂天驚懼出聲。

唐風嘿嘿冷笑著。與戰坤隔著幾十丈距離遙遙對視。

“你死,還是我死?”戰坤冷聲問道。

“是你死!”唐風突然不再抵擋,巨大刀芒直接劈散了那些阻擋的暗器,夾著毀天滅地的威能斬向唐風的腦袋。

錚……

一聲弓弦被拉動的聲音傳來,那散開無數道暗器,仿佛化身成了離弦的利箭,在半空中拉出一道道殘影,一閃而逝。

刀芒落下,唐風腦袋偏過。正斬在肩膀上。

一聲悶哼傳來,唐風猶如流星一般墜落地面。

“風兒!”唐頂天驚恐大叫,趕緊追了下去。

等唐頂天從地面上一個大坑里將唐風撥拉出來之后,一瞬間老淚縱橫,只見唐風的肩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豁口,鮮血潺潺流出。

戰坤這一擊,連不壞甲都沒有完全抵擋住。若不是借著下墜的力道緩沖了一下,整條胳膊估計都會被砍下來。

“死不了!”唐風咳出一團鮮血,強撐著身子站了起來。

“我殺了他!”唐頂天提著泣血槍就要沖上去找戰坤報仇雪恨。

“不用了,他已經死了!”唐風擺擺手,透過塵煙朝天上看去。

自唐風落下之后。戰坤就一直站在半空中,身軀穩若山岳。一動不動,但是此刻,他的身上卻是突然冒出了好多股鮮血,步伐微微踉蹌了一下,倒頭栽了下來。

拼著自己受創催發了御神一擊,戰坤豈能不死?唐風避不了他的攻擊,他同樣也避不開唐風的攻擊,只不過最后的結局卻是截然不同。

戰坤一死,戰家還剩下的人皆都沒了戰意,老祖宗已經不見了,敵人實力龐大,再打下去不是自己找死么?當下便一個個跳出戰圈,企圖逃跑。

但是古家和斬魂宗哪會給他們活命的機會?趁著他們毫無戰意的時候從后猛下殺手,戰家的人竟是一個也沒逃脫,靈階以上的高手盡數被殺。

血腥味彌漫,這傳承了一千年的戰家總宅,處處都是斷垣殘壁,狼藉不堪。

戰家,已滅!

大戰過后,只剩下粗重的喘息,還活著的人互相看著彼此,滿眼的不可置信。這一戰,古家和斬魂宗連帶著靈脈之地的來人,損失及其微小。本來大家都以為要與戰家生死搏斗,生還的幾率并不是很大,可是現在九成的人都活著,只有少部分永遠留在了這里。

而這一切,都得歸功于那些體型龐大,實力驚人的活脈和靈獸們,若非它們助陣,這一戰不可能這么輕松。

場中,一道人影閃過去,卻是段無憂有些臉色蒼白地出現了。

古幽月和厲輕揚立馬迎了上去,緊張地問道:“戰狂怎樣?”

戰家其他人雖然死了,但如果戰狂這個極道高手不死的話,對任何人都是一個隱患,普天之下除了段無憂能制衡他之外,再無任何人是他的敵手。

“跑了!”段無憂有些郁悶,他確實可以和戰狂打個平手,但對方要跑,他根本沒能力留下。

眾人一聽,面色皆都有些蒼白。

若是以后戰狂躲藏在暗處對古家和斬魂宗下手的話,那可真是天大的災難。

正當眾人都提心吊膽,愁眉不展的時候,唐風卻是霍地抬頭朝天上的血圈看去。

那里,有些不太對勁。

唐風心念一動,血圈光芒大放。戰狂的身影突然出現。

察覺到這邊的動靜,所有人都抬頭望去,正見到戰狂凌立在那,企圖染指天機印的丑態。

戰狂也是面色一變,他沒想到自己的行動竟然暴露了。電光火石間,戰狂也顧不得其他,連忙沖上去一把抓起天機印。

唐風笑了:“老匹夫,你若一心想逃。天下之大。可能還真沒地方尋你去,但你現在自尋死路,就怪不得我了。”

血圈的光芒陡然明亮許多。戰狂的身影憑空消失不見。

“哪去了?”段無憂面色凝重,以他的神識竟都沒查探到戰狂的氣息。

“在虛天殿!”唐風嘿嘿冷笑。

虛天第六殿中,天谷三童子正在打坐修煉。驀然間,面前一股靈氣波動傳來,緊接著一個人的身影出現了。

“戰老家主?”福童子面露驚愕之色。

戰狂也是一呆,渾然沒想到自己剛才還在戰家總宅,現在竟來到了虛天殿。略微一想,便想明白了事情的經過,戰狂的臉色陡然蒼白。

虛空中,唐風的不近人情的聲音響了起來:“三位童子,戰狂交給你們了。下次我再見到他的時候,希望他是個死人!”

壽童子神色一冷,盯著空中道:“你威脅我們?”

唐風冷笑一聲:“不敢,只不過當rì屠魔大會一戰,有人阻我殺戰坤,現在只是給你們一個補過的機會!”

這話一出,壽童子和祿童子都臉色訕訕。

當rì若不是祿童子用挪移之陣把唐風弄走。那一rì戰坤恐怕就已經死了,說起來確實做的不地道。

“你們也應該想堪破靈階之上?三位童子放心,只要我能打開虛天之巔,你們的夢想必定能夠實現!”

天谷三童子對視一眼,皆都無奈起來。

虛天殿現在是唐風的。他若不想讓誰進,只是一個念頭就能達成。三人都被困在靈階頂峰多年。只盼著哪一天能進入虛天之巔呢,現在若是得罪唐風,他們怕是一輩子都沒這個機會了。

“我知道了。”福童子微微一笑。

“三位童子!”戰狂面色大變,“老夫與你們往rì無怨,近rì無仇,難道你們就甘心聽他的蠱惑?”

福童子搖了搖頭:“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唐風公子若是想的話,在這里取我三人性命也是輕而易舉。”

祿童子嘿嘿笑道:“戰老家主,一路走好!”

身子漸漸下陷,旋即隱蔽起來。

壽童子更是直接,殺氣凜然地就朝戰狂撲了上來。

看到這一幕,唐風才笑了一聲。其實在這里他若想殺戰狂,并不費什么事,之所以強迫三童子動手,一來是壓一壓他們超然的氣焰,二來也是告訴他們,這個虛天殿,他才是主人!即便三童子對他有恩,他也不會受任何人的擺布!

戰狂必死無疑了,唐風的心神這才回轉過來。

一群人緊張地望著他,還沒等他開口說話,不遠處突然傳來一陣嬰兒的哭泣聲。

唐風面色一變,傻呆呆地站在原地,聆聽著這世上最美妙最奇特的聲音,一時間心潮澎湃,竟是有些不能自已。

“還站著干什么?孩子出世了,孩子出世了!”唐頂天激動大喊。

唐風的身影陡然消失不見,下一刻便出現在地牢之中。

葉已枯懷里抱著一個哇哇哭喊的小生命,眼睛都還沒張開,一聲聲哭的讓人肝腸寸斷。

“生了生了。”葉已枯激動地對唐風道。

唐風匆匆看了一眼,忍著心中的激動,急忙來到簫千雪面前,緊緊地握住了她的手:“辛苦了。”

簫千雪面色蒼白,虛弱無比,額頭上的秀發被汗水打濕,粘在了一起,聞言微微搖頭:“不辛苦的,讓我看看孩子。”

唐風趕緊回身將孩子接了過來,小心翼翼地捧著,將她湊到簫千雪面前。

望著這個鮮活的在戰場中出生的小生命,簫千雪展顏笑了起來,唐風將孩子捧在手心處,一時間竟是潸然淚下。

“先別看了,還要給孩子洗個澡。”四娘擦了擦眼角的淚水。不禁回想起自己當rì生下小萌萌的心酸,那個時候……老湯不在身邊,只有自己一個人,撕心裂肺的痛。

半年后,虛天第六殿中,唐風端坐在靈氣最濃郁的位置,苦苦修煉。

幾里之外,古幽月和柳如煙一邊監視著唐風的動靜。一邊小聲說著話。

半年前。戰家覆滅,天下四大勢力僅存下古家和斬魂宗,緊接著。又一股名叫唐門的勢力冒了出來,門中高人,皆是唐風的親人朋友。這一股勢力比起當初的四大勢力還要雄厚。

因為他們的宗門所在,是那世人向往的虛天之殿!

古家和斬魂宗與唐門處處交好,族中高手只要實力到了一定程度,皆可進入虛天殿中修煉,這對一個武者來說,簡直是夢寐以求的好事。

但,古家和斬魂宗的靈階上品高手并不滿足,他們還想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但想要堪破靈階之上。就得開啟虛天之巔,只能等唐風晉升靈階上品才有可能。

所以半年前那一次大戰之后,唐風才清閑了不到一個月時間,便被諸多靈階上品逼到這里來閉關修煉。

現在古幽月和柳如煙便是監視他的,免得他不好好修煉。

身邊人影一晃,段無憂憑空出現。兩女恭聲問候:“段老家主。”

“唐風的進度如何?”段無憂問了一聲。

古幽月道:“除了最開始進來的一段時間有些煩躁,最近兩個月都很安穩。”

“很安穩?”段無憂愕然。“他不是一門心思想要見唐果么?”

唐果,便是簫千雪生下的女兒,初為人父,唐風對這個女兒喜愛的不得了,三天兩頭膩在一起。

“不對勁。”段無憂突然眉頭一皺。“那邊的罡氣波動太平穩了,不太象是在修煉的樣子。”

聽他這么一說。古幽月和柳如煙才對視一眼,皆都面色一變。

三人身形一晃,便來到唐風閉關修煉處,瞪眼看去,哪里還有唐風的影子?那里只剩下一個靈氣氣團,模擬著唐風的罡氣波動,漂浮在半空中。

“什么時候跑的?”古幽月郁悶壞了。

“這小子!”段無憂也是哭笑不得。

俗世,天秀宗外,唐風衣衫鮮亮,懷里抱著一個咯咯直笑的小女孩,身后領著一群如花似玉的女子,正一路迤邐而來。

“夫君,我們就這樣不聲不響地走了,怕是不太好?”白小懶面上有些愧疚。

“有什么不好的。”小雅皺了下鼻子,“那群人,老是逼著夫君修煉,連和我們說話的時間都沒有了,真討厭。”

“其實,他們也沒有惡意的,只不過心急了些。”簫千雪一邊逗著女兒笑,一邊開口道。

“不管他們。”唐風嘿嘿樂道:“修煉這種事急不來,反正他們也等了不少年,再等些rì子也無妨。”

“可是,那也不能把他們全關在虛天殿里面呀。”莫流蘇面露不忍之色。唐風走的時候,直接把虛天殿給關閉了,任何人都休想進出,這一招實在是太狠了。

“不關著他們,他們肯定要到處找我。什么時候等少爺……咳咳,等老爺我開心了,再回頭把他們放出來,小果果你說是。”唐風在女兒的小臉蛋上一陣摩擦。

一連串奶聲奶氣的笑聲傳了出來。

小雅看的眼熱,走上前來著唐風的胳膊一陣搖晃:“夫君啊,你不公平!”

“我哪里不公平了?”唐風愕然,心里冤枉死了,自己的女人雖多,可每一個都視若珍寶,從不會厚此薄彼。

小雅指著何香凝和莊秀秀的肚子道:“你看看,她們才跟你多久,居然就已經大著肚子了,偏偏我和大姐她們都好幾年了,肚子一點動靜都沒有,我也要生小寶寶玩!”

何香凝和莊秀秀面色羞赧,低頭抿嘴微笑,一臉的幸福。

“咳咳……”唐風差點被口水給嗆死,“這種事,我怎么能決定的了?”

懶姐也滿眼的羨慕。她跟著唐風的時間最長,可這種幸運卻是沒落到她身上,心里多少也有點失落。

莫流蘇羞紅著臉道:“我已經改良過唐家堡的九陽相思淚,要不這些天試試?”

“好啊好啊!”靈怯顏第一個舉手贊成。詩詩面色通紅,不好意思說話,鐘露面含微笑,沒有異議。小天是個悶葫蘆,一向唯靈怯顏馬首是瞻。

唐風輕咳一聲:“此事,晚上再議,現在……讓我們回家!”

天秀門前,唐風將女兒抗在頸脖上,大步朝前走去。

從哪里來,回哪里去,天秀,一直都是家,那里,還有寶兒夢兒正在等待。

親!好書要:

上一章  |  唐門高手在異世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逆劍狂神  全職法師  武煉巔峰  修羅武神  瘋狂升級系統  造化之王  妖神記  
你可能喜歡看:  [歷史]  帶著倉庫到大明  大唐貞觀第一紈绔  重生之戰神呂布  神話版三國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寒門崛起  明朝小侯爺  
大家都在閱讀:  逆劍狂神  全職法師  武煉巔峰  校花的貼身高手  極品全能學生  重生之神帝歸來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修羅武神  神棍夫人:夫君,要聽話  瘋狂升級系統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極品女仙校花的貼身高手代婚重生之溫婉特種教師神控天下
萬事如易九重紫重生小地主名門醫女名門閨殺惡鬼保鏢
嫡女重生隨身山河圖都市呆萌錄唐磚重生梅香棄婦重生也瀟灑
莽荒紀璞玉驚華御寶天師神魔系統生存游戲萌妻養成
錦心武動乾坤美女公寓全能修煉系統長姐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當前查詢耗時:0.1404140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