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我成了龍媽>>我成了龍媽目錄

第1108章

更新時間:2021-01-20  作者:辣醬熱干面  關鍵字: 輕小說 | 輕小說 | 衍生同人 | 辣醬熱干面 | 我成了龍媽 
戀上你看書網,最快更新!

“紅神信徒哀鴻遍野,七神信徒則恰恰相反,好多牧師、圣騎士觀看審判直播時,當場突破瓶頸。

算上在最后一戰中突破的人,現在大圣堂只四級牧師,就超過百人。

那個從瓦蘭提斯過來的黑大個馬奇羅,更夸張。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拉赫洛下跪的一瞬間,忽然靈魂升華,從三級牧師跳到五級神牧師。”

“半神啊!”小玫瑰唏噓感慨,“有時候我都在想,要不要放棄權勢,徹底皈依圣母,爭取也在有生之年晉升神牧師。”

珊莎的視線在她頸脖上藍寶石項鏈停留片刻,笑道:“你能放棄權力與富貴,麻衣赤足、辛苦勞作,只靠干面包加清水過活?”

一瞬間,瑪格麗回憶起早年被老修女監視著苦修祈禱的日子。

她激靈靈打了個寒顫,訕笑道:“我就一個普通人,只能過普通貴族的生活。”

“哼,算你還有點自知之明。”珊莎轉身回到寢宮,在侍女的服侍下,脫掉與龍女王早年同款不同色的鎧甲,換上女王冕服。

無比熨帖。

再看看鏡子中的自己

連續轉了八八六十四圈,她還是嫌看不夠。

“陛下,這次去奴隸灣,可曾見到龍女王?”

瑪格麗已經把腦中所有的夸耀詞匯都想了一遍,變換次序說了十遍,心中漸漸不耐,便開始轉移話題。

珊莎展顏一笑,“當然見到了,她并沒對我‘另眼相待’,還與我商量辛巴與小丹妮的婚事呢。

我們計劃為兩個孩子舉辦兩場婚禮,現在奴隸灣一場,回到維斯特洛再一場。

龍女王甚至當天就許下婚禮的禮物,兩枚神格。”

“什么是神格?”瑪格麗奇道。

“神靈的位格,辛巴將成為太陽神,駕馭太陽神車,為人間帶來光明與生機;小丹妮會在晉升半神后,被冊封為月亮女神,掌管太陰星,向大地播撒月輝與安寧。”

瑪格麗滿臉震驚,“太陽神與月亮神,傳說故事變成現實了?!”

“是的,我的女兒會成神,傳說中的月亮女神!”珊莎激動道。

“這哪是什么王族,分明是神族嘛!”瑪格麗酸酸地說。

與一步登天的神格相比,河灣男性貴族的封地、爵位、家產,忽然都變得異常廉價,廉價到讓她感到索然無味。

對那個十多歲的丫頭片子,三十出頭的大阿姨竟生出嫉妒之心。

她小玫瑰當年也是高庭之花、河灣公主、七國第一名媛、男性夢想中的女神無數名頭加身,為何就沒遇到雷戈那樣的真命天子呢?

第一任丈夫藍禮,是個基佬;第二任喬佛里,是大變態、瘋王;第三任丈夫托曼,是都沒長齊的小胖墩;第四任的攸倫魔,如魔似鬼。

第五任是只舔狗,第六任是個沒情調的粗魯老大叔,第七任又是舔狗,還吃了回頭草

娜梅莉亞也只嫁了三任丈夫,就統一多恩東部、中部和西部,她瑪格麗結了七次婚,卻依舊在原地踏步走。

珊莎在鏡子中瞥見小玫瑰的表情,心里既舒泰又有些感同身受。

對女兒的好命,連她這個做母親的,都感到羨慕。

再次轉了一圈,她笑道:“衣服很好,我們再去看看鐵王座。”

“鐵王座在倉庫中,還沒來得及打磨掉銹跡。”瑪格麗皺眉道。

“我就看看。”

說只看看,可真見到鐵王座,她還是忍不住坐了上去。

第二天女王上朝時,眾人發現她走路的姿勢很不對勁,一扭一扭的,似乎傷了屁股?

想到養在女王寢宮里的俊美歌手,臣子與侍從們也不敢多問。

一個星期后,圣光獨手被緊急叫到紅堡。

原來女王的屁股真受傷了,不過與歌手的“迷蹤失路”無關。

此后三天,女王再也沒能出現在朝堂,而奴隸灣的丹妮公主與雷戈王子卻緊急趕來。

看過女王后,王子面色凝重,公主眼眶紅腫。

女王預定登基的前一天,七國諸侯已然云集君臨。

“當、當、當、當、當、當、當”

貝勒大圣堂的大鐘連續響七次。

“什么,女王駕崩了?”

正騎馬訓練獨臂槍術的詹姆,驚得從馬背上摔了下去。

他還興致勃勃,準備在后天的“新紀元、新王朝、新女王比武大會”上好好表現一番呢。

“政變,還是刺殺?”他在大圣堂找到藍賽爾,面色凝重道。

圣光獨手愁眉苦臉,搖頭道:“女王試坐鐵王座時,不小心割傷屁股,入肉很深,幾乎割下半斤肉。

她當時就用圣療術止血療傷,奈何鐵椅子好多年沒人坐,雖臨時擦洗過一遍,卻有很多不明顯的銹跡與污穢。”

“破傷風?”詹姆呆呆道。

現如今圣療術被大規模使用,世人皆知它并非萬能。

對病菌、過敏、腫瘤等病癥,它只有增強體質的效果,無法直接根除。

所以牧師學院才會再細分手術刀牧師、藥劑牧師等專業。

“嗯,病菌感染,破傷風,大半個屁股都爛掉了,深入臟腑,無藥可醫。

女王大意了,沒用高度白酒,或龍石島紅藥水擦洗消毒,直接就一個圣療術,傷口愈合,病菌反而鎖在皮肉內。

我幫她療傷時,從創口擠出的膿血中竟然有不少細碎的鐵銹。”藍賽爾嘆息道。

“怎么傷這么重?瘋王也只是割傷手臂與大腿而已。”詹姆疑惑道。

“鐵王座不是被攸倫炸飛了嗎?飛了幾個里遠,鐵椅子由鐵劍組合鍛造而成,鐵片子都炸得翹了起來。”藍賽爾道。

“這”詹姆面色扭曲,“她沒看到?”

“看見了,也小心避開了,但她當天正好穿著女王冕服,無比熨帖,很能顯示身材的那種,比較緊,而她之前都習慣穿鎧甲她下意識做出穿鎧甲時的動作,大動作,被絆了一下,就挨了上去“

“唉,她若早點找我,讓手術刀牧師割掉腐肉、重新清洗消毒,這種傷也不算大問題。

偏偏受傷的位置太尷尬,女王不愿讓外人知曉,只以為自己是牧師,就”

“糊涂啊!”說到這兒,藍賽爾情不自禁一拍大腿,激動道:“虧她還親自策劃了君臨魔法大學堂,專業的藥劑牧師與手術刀牧師都是五年學制,難道那五年都在嬉戲玩鬧不成?”

“太荒謬了。“詹姆滿臉匪夷所思,“有史以來,我還沒聽過被王座割爛屁股死掉的國王。”

“如果不毀掉鐵王座,珊莎女王就絕不是特例。”藍賽爾肅然道。

“為什么?”詹姆疑惑道。

“我見那把椅子第一眼,就發現它被一種不祥的氣息籠罩。”

“你是說傳說中的鐵王座的詛咒?”詹姆滿臉懷疑。

“之前有沒有詛咒,我也不曉得,但最近十多年,應該有不少人對它施展詛咒。

事實上,我已經派梅里巴德、馬奇羅、藍道·塔利一起去捉拿梅麗珊卓了。”藍賽爾沉聲道。

他沒猜錯,一周后,紅袍女被逮捕歸案,并對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

呃,此時大決戰已過去好幾年,紅袍女早就離開維斯特洛。

她沒有家鄉,只能回到待了幾百年的某玉海小鎮。

在一個小莊園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給自足,當起了農民。

梅里巴德等人乘翼龍趕過去時,正是夕陽西下,她提著一個小南瓜,準備做南瓜粉蒸肉。

面對忽然沖進廚房喊打喊殺的七神祭司,她雖然驚訝,卻沒反抗,任由他們將自己捆縛。

不過她也沒完全認下珊莎女王的罪行。

“攸倫離開君臨前的那場血戰,根本就是一次獻祭,比高庭、盾牌列島的獻祭更可怕。

為了取悅風暴神,攸倫不僅奉上無數血與火,還斬斷君臨的‘王國之血’。

國王有國王之血,王國自然也有王國之血。”

說到這兒,梅麗珊卓遲疑了片刻,才無奈嘆口氣,坦白道:“連拉赫洛陛下都入了獄,有些隱秘也沒必要隱瞞了。

很早之前,我曾告訴史坦尼斯,他需要魔龍,而孵化魔龍需要獻祭他的至親,也就是希琳公主。

他抽了我兩巴掌,還用充滿殺氣的話威脅我,讓我永遠不許再打希琳的主意。

于是,我為他選了第二條路——拿下君臨。”

她瞥了眼牧師隊伍中一個不起眼的老人,“當時很多人都不理解,異鬼都要過長城了,奪取君臨又有什么用?

我告訴他,陛下坐上鐵王座后,可以號令七國諸侯。

這只是一部分原因。

我又不傻,難道不曉得騎著巨龍的龍女王出現后,鐵王座的價值會貶值九成?

更何況史坦尼斯在七國素無人望,坐上鐵王座,也不會有多少人心服。”

“那你為何一直鼓動史坦尼斯陛下攻占君臨?”二級小牧師戴佛斯忍不住“僭越”出列,大聲喝問。

“我要掠奪維斯特洛王國之血!用七國的王朝天命來孵化魔龍。如此,不僅希琳不用死,史坦尼斯也能得到巨大好處。”

“沒了王朝天命,七國會怎樣?”審判席第一排的西境公爵疑惑道。

“就和國王沒了國王之血一樣。”

“與詹德利一樣,成了個癆病鬼?”諸侯大驚。

“詹德利是被人暗算的。”梅姨搖頭,“史坦尼斯陛下、八爪蜘蛛瓦里斯,早沒了國王之血,不照樣活得好好的?”

布蘭冷冷道:“無知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知半解。正因為史坦尼斯失去國王之血,才注定他之后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勞。

他永遠也成不了王。”

“為什么?”梅姨呆了呆,遲疑道:“如果王國失去王國之血,會怎么樣?”

布蘭道:“君臨的王國之血來自坦格利安,瘋王后,散去六成,勞勃死后,再散去三成。所以,你們看看那幾年七國多混亂。”

“啊,是這樣嗎?”眾人又震驚,又懷疑。

“七國當然不全因為王國之血的流失,事實上,人心能改變王國的命運。

兩者的因果關系十分玄妙,我也只略懂皮。

但可以肯定,只要諸侯嚴格遵守七國律法與諸神教義,散去的王國之血會慢慢回流,并不斷加強。

比如現在,長夜八年,清理異鬼又三年,七國人民萬眾一心,君臨的王朝之血遠勝征服者伊耿登基時的百倍。”布蘭淡淡道。

“可女王。”圍觀人群中有老百姓叫道。

“女王之死與王國之血有什么關系?鐵王座都落茅坑里了,錘子還在上面拉過屎呢,劃破屁股不得破傷風才奇怪。”有個穿簡陋鐵甲的女騎士嘟噥道。

邊上的塌鼻子女牧師急忙拉她往后退,一邊退后,還一邊低聲責怪道:“芭芭拉,你要害死錘子嗎?”

“錘子的屎都拉十年了,怕什么?而且,現在錘子身份不一樣了,他可是龍石島魔法大學院的高材生呢!”

“再高能有紅袍女高?”

揮手平息廳內的吵嚷,圣光獨手對梅姨道:“你繼續。”

“之后你們都知道了,史坦尼斯拒絕我的建議,死在臨冬城,希琳也被獻祭。

再后來,攸倫炸掉紅堡,燒毀小半個君臨,王國之血也被獻祭給風暴神,風暴神回應攸倫的請求,對鐵王座施加詛咒——坐上鐵王座的人都將不得好死。

史坦尼斯陛下得到鐵王座后,一直將它放在倉庫。

除了它曾掉落茅坑,太骯臟,還有詛咒的原因。

等陛下被瓊恩燒成灰,我獨自進入倉庫,又為其增添一條詛咒——坐上鐵王座的人將被割傷,傷口必然潰爛。

可我詛咒鐵王座時,珊莎距離鐵王座還有幾遠呢!

而且,我當時出于激憤,是想詛咒瓊恩·雪諾的,我以為他會登上鐵王座。”

話是這么說,可小丹妮母親,哪里聽得進去這樣的辯解?

“你為何不提醒我母親?如果只有攸倫的詛咒,你大可以站在邊上看戲。

可你在酒里下了,眼睜睜看著另一個人端起酒杯,卻什么也不說,這還不是罪?”

小丹妮的話也讓紅袍女無法反駁。

“唉,我看你母親也不順眼,見她倒霉我會很開心,但萬萬想不到她會死。”梅姨嘆道。

接著,她又疑惑道:“她不是有人王冠嗎?七神的七重賜福呢?”

小丹妮眉頭緊鎖,疑惑看向圣光獨手。

紅堡地坑大廳里的諸侯與市民也好奇看向總主教大人。

距離人王冠出世已過去三四年,上面的銘文早被世人所知。

甚至有無數歌手、詩人為它編寫歌謠與詩篇,七重賜福也不是秘密。

七重祝福來自七神,很自然的,七神總主教理應給出最權威的解釋。

藍賽爾表情有明顯的遲疑。

“此事涉及女王陛下的名譽,不好當庭述說。如果丹妮莉絲公主想知道,我們可以稍后再談。”他靠近小丹妮,低聲道。

小丹妮瞥了邊上的雷戈王子一眼,嘆道:“欲蓋彌彰,謠言更多。你還是直接說吧,我相信我母親不會犯原則性的錯誤。”

“也不是什么大錯”

圣光獨手點點頭,回到自己席位,嘆道:“七重祝福分別為圣母之守護,固化的高級圣療術。

老嫗之智慧,激活后,能幫女王摒棄負面情緒,使思維時刻處于最清明、最活躍的狀態。

戰士之鎧,也即是女王曾在人前展示過的雙翼黃金戰衣。

鐵匠之勤勞,固化的高等體力術。

少女之光,被動的諸邪易辟。只針對半神,任何襲擊人王冠主人的神魔,都會受到等同傷害的圣光攻擊。

陌客披風,啟動后,能短暫肉身進入灰白的死亡世界,在物質界實現完全的隱形。

最后就是天父的祝福,免于任何詛咒與任何等級的血巫術。”

“七重祝福太強了,戴著人王冠,簡直能無敵于世啊!”眾人驚駭。

驚駭的同時,他們也萬分疑惑,“人王冠這么強,為何女王會死?”

藍賽爾環視周圍一圈,淡淡道:“你們想想,如果喬佛里、瑟曦之流的人戴上人王冠,七神會不會助紂為虐?

當然不會。

要激活每一重祝福,都要求國王的操守完全滿足對應神靈的教義。

珊莎女敢、勤政、愛護子民、睿智剛強,所以,她能激活戰士、鐵匠、圣母與老嫗的四重祝福。

四重祝福已經很強大了。

我們都知道,修士加入大圣堂后,一般會專精一位神靈的教義,比如,戰士之子信奉戰士,可能會在其它教義上有所不足。

人無完人,七神對信眾的要求很高,但七神很仁慈,允許我們慢慢完善幾身。”

眾人默默點頭。

“很遺憾,珊莎女王也只激活四重祝福。少女代表純粹、忠貞與自由,女王比較喜歡俊俏健壯的呃,大家都知道。”

總主教大人摸摸鼻子,掩飾心中的細微波動。

他想起另一位女王,而他曾經的角色,正是俊俏年輕的

“女王孤身一人,有需要也不算錯,但肯定不符合少女的教義。”

眾人悄悄瞥了眼丹妮公主身后的班揚·風暴,再次默然點頭。

小丹妮也知道母親的情況,暗嘆無語。

“七神信徒中,信奉陌客的人最少,女王沒能激活‘陌客披風’,也很正常。”

“至于天父之公正,珊莎女王平日審理七國案情時,都還算公平公正,但三年前”藍賽爾遲疑起來。

此事涉及一樁與王室有關的陳年舊案,他真不知該如何說。

或者說,他很不希望教會參合進王室的爛事兒。

“假借公平之審判,謀取權力之私欲”圣光獨手仔細斟酌用詞,“在七神教義中,國王與諸侯完成自己應盡的責任后,權力游戲、權力斗爭,都不會被七神認為是罪。

有時候,高明的權斗甚至能得到老嫗的歡心。

但很顯然,珊莎女王當年的行為,完全不符合天父的教義。

很多時候、很多行為,在七神教義中沒有錯,卻不可能獲得七神賜福。”

眾人再次默然。

總體上講,七神對信徒還是很寬松的,下地獄與上天堂之間有非常寬泛的一片區域,普通人都活在這片區域中。

可你若想上天堂,要求就非常高了。

人王冠的七重賜福很強大,要求也更高。

對普通人品格的王者來說,人王冠與普通金冠沒啥區別。

而越賢能、越品行高潔的國王,人王冠越能展現神器的威能。

經過這一次,眾人對人王冠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同時也對鍛造出如此人王冠的龍女王更加敬畏、欽佩。

“呵呵呵,天意,這是天意啊!”梅麗珊卓笑了起來。

“你也不全然無辜。”小丹妮冷冷道。

七國諸侯與圣堂牧師對梅麗珊卓都沒啥好感,關鍵是沒人為她做辯護。

于是,罪成立...了一半,孤家寡人的外鄉客,被維斯特洛人判了死刑。

“我在抗擊異鬼中立過大功,我要求仿照七國慣例,申請去北極圈當新守夜人!”無可奈何之下,梅姨只能選擇最后一條路。

呃,如今“舊守夜人”不守長城了。

長夜結束后,龍女王就解散長城上的守夜人編制,每人五十枚金龍,一百畝良田,長夜勛章一枚,榮歸故里。

當然,守夜人也沒全部離開。

不少守夜人來自貴族家庭,是真心想做這份保護七國與人類的工作。

他們只拿了一枚長夜勛章,就繼續留在長城,一邊修葺東海望,一邊等待北冰王歸來,帶他們一起前往“北冰國”。

最終,梅姨成了第一個抵達北極的新守夜人。

新守夜人與之前的守夜人不同,不僅不分男女,對人身的限制,也少了很多。

除了不能離開北冰王國,必須定時到北冰王府點卯、服役,幾乎與普通自由民沒啥區別。

審判結束,珊莎女王的葬禮如期舉行。

非常盛大。

數以萬計的百姓都真心為她哀悼,貴族們也神情莊重,不帶有半點嬉戲之心。

珊莎在七國的風評,其實還不錯。

雖然大家都叫她“騙子”珊莎,可讓王位的瓊恩,同樣有個‘傻子’瓊恩的外號。

與早年的勞勃、喬大帝、瘋王、婊子太后相比,珊莎的政績與形象,都堪稱完美。

當然,她與龍女王沒法比。可現在就連老百姓,也不自覺將龍女王排除在凡人行列之外。

按照慣例,珊莎的遺體被靜默修女整理過后,擺在大圣堂,接受全體諸侯與名流的最后道別。

上一章  |  我成了龍媽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你可能喜歡看:  [靈異]  都市陰陽仙醫  馭房有術  趕尸世家  她們的秘密  光怪陸離癥候群  絕望黎明  極品隱身小鬼醫  
大家都在閱讀:  極品全能學生  太古龍象訣  神級插班生  逆劍狂神  武煉巔峰  最強醫圣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修羅武神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沒有誰,我惹不起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當前查詢耗時:0.1093752109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