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目錄

第784章 惡訊之惱

更新時間:2020-06-03  作者:旅心僧  關鍵字: 仙俠 | 仙俠 | 現代修真 | 旅心僧 |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784章惡訊之惱

大片的黃煞光芒,欲要將銀紋巨掌包裹,然而雙方才碰觸在一起,就莫名其妙的盡數消失了。

托天掌力不但沒當場崩碎,反而在抱在波動中一翻,天空頓時銀白一片,在璀璨光輝映襯下,半個天際都如同雪花覆蓋,天地間奇寒陰冷,不見冰霜卻可冰封萬物。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朱崇侑頓時感覺右手麻木酸痛,本以為巨震后的正常反應,但很快發現苗頭不對,一股鉆心刺痛從掌心想胳膊延伸,繼而才發現一根細如發髻的銀絲,長度不過三寸,已經快速進入脈絡。

頓時從那里僵硬,冰冷徹骨到血肉壞死,又化為冰晶后寸寸碎裂,飄揚于虛空化為烏有,轉眼間整個臂膀失去三分之一。

“這是什么鬼東西?啊?啊啊——!”

縱然朱崇侑動用各種秘法,也難以阻擋事態發展,而且銀絲鉆動速度不慢,僅僅三個呼吸,就將其半個臂膀全部瓦解。

痛徹心扉幾乎發狂,但頭頂巨掌幾乎滅世,沒有半點憐憫,橫貫天宇狠狠拍下,一擊可碎裂百里山河,其威能和力量,根本不是大乘期能承受的。

況且即將與他聯姻的洪天陽,就在不遠處被犀利的分成兩半,元嬰似乎在當時根本無法逃脫,神魂遭到粉碎性剿滅。

陸寒之恐怖,真的狂絕天人,朱崇侑腦海中最后閃過了更可怕一幕,他莫名的聯想起,身為天蕩山驕傲的曾經第一大乘——丁凡師叔,以其神照之威也死在此子手里。

“小雜碎,我無法殺你,天也會亡你!”

轟隆隆——!

那巨掌,竟然被反復三次拍下,陸寒得手抬起又垂落,起初還有驚天爆響,接連幾聲之后,整個大地只剩下十多里大的巨坑,掌印清晰可見。

白色漩渦之中,聞聽著外面的巨變,從開始氣勢翻騰,到風波平息寂靜無聲,前后不足半柱香時間,二人面如死灰。

啪嗒!

齊楚和元九重聽見異響,就見旋渦閃爍白光,吸進來兩塊白花花紅彤彤的東西,看清后頓時狂叫著暴退,仿佛魔鬼降臨。

那是能拼湊整齊的兩塊殘尸,自中間被一分為二,切痕整齊利落,還有冰冷寒霜未褪去,腸肚橫流血食飛濺,唯有殘損的金龍藍袍仍舊光彩不減。

洪天陽,慘卒!

好多修真者,縱然修行萬千年,也未把人族的劣性根基徹底抹去,只有大難臨頭,即將徹底身死之時,才幡然悔悟覺醒,但大道卻已經拋棄了他們。

陸寒上前,查看自己一掌之威的結果,卻意外發現巨坑的核心,有個閃閃發光的東西,似乎是一個玉瓶。

將盡透明的半尺高瓶身里,一個元嬰通體慘白,幾乎陷入昏死,正迷迷糊糊即將轉醒。

‘嘖嘖!能承接我神照境一擊,此物也算不錯了,其用途似乎該載著元嬰,破開虛空逃出一條活路,難道我下手太重了嗎?’

‘那就搜魂吧!’

僅僅過了一個半時辰,白色漩渦竟然不見了,現場已經山岳高聳,卻慘無生機禁絕鳥獸,還有幾股刺鼻厭惡不時冒出。

一座不知哪個死鬼貢獻的法陣,被陸寒稍加改造,耗費三五百塊靈石,成功遮蔽了原有的異象。

方圓幾十里,從遠處看去只有永恒的死寂,若修士路過必生厭惡,生怕腐臭之氣污染自己的彩頭鴻運。

而里面又是另一種場景,在白光漩渦的外圍,一副春山秋水般的畫卷,正有靈氣波流來回激蕩,仿佛是天然饋贈的補品,被困陣不斷汲取一空,又有周遭無數細流,將虛空源源不斷填滿。

當攻擊出現的狂暴波動向外宣泄時,傳導在山水之間的途中,就會遭到詭異力量逐漸消除,這里的虛空開始扭曲,以半褶皺形態互相推搡,草木劇烈搖擺,似乎也跟著卸力。

“就憑著這座‘百象歸元陣’,在交易行也能換取十幾萬靈石,算給二位當個陪葬吧,即便下幾屆圣粹決開啟,也沒人喜歡再次停留片刻,好在你們能惺惺相惜,嘿嘿!”

話音一去,陸寒浮動袖袍,將幾百里內的破壞之象,揮手間草木逢春,坑洼之地盡數歸于平整。

只是這里的植被,一遇到動物便當場萎縮,光禿禿僅剩下樹干,看一眼便掃興不已。

沒人聽見里面的齊楚和元九重二人,是否因為害怕而抓狂或者暴躁,陸寒手里的殘圖雖然還缺少一塊,但已經不再重要,他直接飛到萬丈高空,對著前方就打出一拳,硬生生紅出個通道,接著整個人沒入其中。

這里相距西南角落,已經不足六千里,若活著的那些人不再眼瞎,能清晰的看清自己,從而斷絕招惹他的念頭,這點路程和區區幾多險境,只是重炮前的土墻而已。

這小縹緲境內,平日無人驚擾,縱然有些險阻,但也保護了無數靈材,陸寒就發現過幾株上萬年分的草藥,但對他來說只是雞肋,全被忽略掉了。

參加圣粹決的強者眾多,彩頭卻只選擇一人,至少小半數量的修士,根本沒打算拼死相搏,只要能收獲一堆靈材,給自己還有宗門,補充些罕見的奇花異草即可。

也在這幾天,玄界上雖然沒有經歷殘酷事件,但好多宗門弟子都一臉悲嗆,各大城池內的氣氛,莫名其妙沉悶起來。

‘道友可有小道消息,虛天門作為堂堂大宗,為何現在閉門謝客,連基本的交流都做了限制?’

即便作為玄界明星的天選城,縱然遠離小縹緲境,也沒能擋住這波洪流,雖然巨城占地近三千里,但屬于修士酷愛的大片區域,仍舊沒了往常的高聲喧嘩。

一個正端起茶杯,要把最喜歡的香茗大口喝下的灰衣中年,聽到耳畔的腳步聲和話音,轉過頭很憎惡的瞪了一眼。

他就是虛天門的人,因為宗門里異常壓抑,才找個理由出來散心,但即便改換衣著,也沒能換個好運氣。

“你區區散修,也配管那些閑事?不知手里的靈石,能把交易行里的靈丹買來幾瓶,是不是日常供給已斷,有人給賞錢救濟度日?”

“看來有些宗門活該被報應,養的狗都不識好歹,但愿他們參加圣粹決的弟子真的死掉了,老子再去問問聽濤閣,給最有價值的消息找個買主。”

那人長衫素衣,本來也不起眼,但莫名遭到羞辱,臉色有過剎那的暗紅,但卻帶著笑意去了二樓。

“站住!竟敢罵……額,什么消息如此值錢?若能給我帶來一分好運氣,咱收回剛才的話,并且賠禮道歉,不介意促膝詳談!”

灰衣人拍案而起,剛想趁勢狠狠打一架,但目光一陣流轉,語氣頓時和善不少,大步流星跟了上去。

“兩個消息,老子共計要價五百萬靈石,給我帶路也是要給錢的,十萬塊的機緣費,你還考慮嗎?否則就滾吧!”

素衣長衫的比灰衣中年,在年紀上略長幾歲,現在他也換上鄙夷神情,擺出了高傲姿態,身上威壓微微外放,他竟然在上玄境界苦修已久。

“我……?”

“還有如此珍貴的消息?若所言不假,我落雷宗就要了,這位道友過來聊聊,正好我三人明天回返復命!”

二樓香氣更濃,一個角落的大號桌案上,三男一女正小聲交談,聽到樓梯間的斗嘴,一個嘴角掛著疤痕的三十歲儒生,站起來做出個‘請’的手勢。

“額?落雷宗的確不比虛天門差多少,但幾位要人家的喪氣之事作甚?這消息若是天蕩山買了去,可能更加實用,超然勢力得到的話,相信他們會做得更好。”

那四人差點把靈茶噴掉,頓時怪異的看著素衣長衫之人,三十歲儒生目光閃動,有些冷也有些無語。

“玲瓏谷請你走一趟,可有困難?”

聽見角落里的聲音很清脆,沒人能想到,在這棟不足五層,規模只算是中下的小茶樓,真有超然勢力的人存在,在意識間,那個級別的宗門弟子,都該出入上等軒榭亭臺。

就在方才,承認是落雷宗弟子的那四人,都引起好多修士不小的喧嘩,但現在很快被高價出賣的消息吸引住,所有人紛紛側目,連同一樓也冒上來不少腦袋。

‘區區消息,也能買五百萬靈石?呵呵!’

‘人家下手的目標,還都是本地的大勢力,嘖嘖!’

‘他當修真界是凡間嗎?’

‘不要如此看待這件事,我等隨著閱歷和修為增長,見過的詭異還少嗎?天曉得此人又發現了什么,敢要五百萬靈石,聽著有些夸張,即便不值這個數,也有震撼大宗的本錢!’

‘嘶——!虛天門有喪氣?’

“玲瓏谷?不賣!這件事和好多大宗都關系不小,但唯獨對你們玲瓏谷,卻是最為雞肋的,買去只會徒增一大筆開銷。”

什么?

此話一出,四座更驚,看向素衣長衫之人的眸中,更加多了不少星光,不由得回味起方才這句話,繼而都陷入苦思。

“咦?難道和他有關?”

角落里,部族二尺的四方小桌,只有一人慢慢品茶,沒法看清容貌,全身黑衣裹身,體型有些孱弱纖細,秀發高高挽起,似乎臉上掛著紗巾。

兩天時間內,陸寒破掉一處強大的遁空禁制,避開下方布置的一處厲害殺陣,通過完畢又將其恢復。

經過一處懸浮的小山上空,多達六只體型巨大的飛狼,竟然也懂得布置陷阱,在他劃過虛空時合圍而來,結果成為漫天血塊。

最意外的是一個棕色袍服,連昂被黑色面具罩住的家伙,詭異的控制住了數百里內的六級以上大妖,并且騰空攔截他,其中化形的十級大妖就有四個。

凌空一掌,就把此人拍個半死,轉而讓其成為那些兇獠的美味大餐,但讓陸寒更意外的,是最后的兩三千里路途,連半個人影都未看到。

此刻,他正站在一個廢棄的破敗小城前,目及之處方圓八十里,殘桓斷壁不足三尺,只剩下無數根粗壯的支柱仍然挺立,再無半間無損的房屋。

‘這就是彩頭藏匿的三地之一?’

然而僅僅過了半刻鐘,陸寒便拂袖離去,玄陰靈目之下,廢墟上兩個未激發的小型幻陣,以及一口被高明之術遮蔽的老井內,藏匿著一桿繡著神獸麒麟的大旗。

沒過多久,在一處瘴氣濃郁,邊緣處白骨森森的山坳中,有幾聲悶響和怒罵,在陸寒進入時反而越來越遠,似乎產生廝殺還一無所獲。

“嘶——!怎么可能?”

片刻后,當他深入瘴氣三五里,才把擋路的一具巨獸骸骨挪開,右手腕莫名的傳來刺痛。

他赫然發現,在腕部浮出一根顏色血紅,狀如手鏈的印記,狂閃幾下后就詭異的斷掉了,并且快速消失。

同時,自己左側胸膛有些發燙,那里也出現個心形印記,僅僅指甲蓋大小,此時一閃一閃。

自重生以來,還未有什么事,讓陸寒如此臉色大變,他臉色鐵青呼吸沉重,目光充滿擔憂和震驚。

“小環怎么會遭遇變故?那里還有誰敢打她的主意,這丫頭無論壽元和修行上都無問題,為何把那塊‘寄魂玨’捏碎了?”

此刻,在夢通山分舵附近的那場大戰,經歷數日慘烈廝殺,已經延綿六七百里。

戰舟附近三百里范圍內,被詭異的紅光和霧氣遮蔽,一股摻雜濃烈血煞的妖氣愈來愈強,并且有陰森咒言不斷傳播。

好像來自地獄惡魔的私語,聲音時大時小,卻帶著讓人沉淪的魔力,停了片刻就想一頭栽倒。

就連紅光血霧中,都蘊含著邪惡與污穢之力,即便利刃切在其中,也瞬時變得緩慢無比,伴隨著咒語的念動時,這里好像一片沸騰的魔界鬼蜮。

好像嗜血的魔王,在布置一片廣袤神域,它要成為此地的主宰,這個界面都要成為它的屬地。

紅彤彤邊緣所在,正是廝殺最慘烈地方,縱然人族妖修如海洋般趕來,但外形異族的強悍,仍然抵消了數量上的弱勢。

數萬身影猛烈圍攻區區上百支外星戰隊,最激烈最兇狠的地方,更是足足八個元嬰老祖鏖戰,但他們都眼睜睜的看著,一個渾身血污的年輕女子,已經被纏滿粗大繩索且活捉了過去。

上一章  |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都市最強修真學生  仙武暴君之召喚群雄  坐忘長生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仙師無敵  仙道長青  九仙圖  
你可能喜歡看:  [科幻]  末日輪盤  星際之全能進化  機戰世界  絕世天才系統  末世之仙劫  幸福末世  宇宙級大反派  
大家都在閱讀:  天神訣  極品全能學生  武破九荒  逆劍狂神  我家古井通武林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最強醫圣  凌天戰尊  神級插班生  都市最強修真學生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當前查詢耗時:0.06250026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