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我對錢真沒興趣>>我對錢真沒興趣目錄

第95章 帶小白買衣服

更新時間:2019-09-10  作者:泥白佛  關鍵字: 都市 | 都市 | 都市生活 | 泥白佛 | 我對錢真沒興趣 
當著小白的面,尹鶴也不敢動手動腳,她看不見但能聽得到。

所以尹鶴只是跟云老師眉目傳情道,“我選戲劇影視學院。”

云遮月立即臉上一喜,跟尹鶴握手道,“歡迎加入我們影視學院!”

尹鶴抓住機會撓了撓手掌心,這個小白應該聽不到吧。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一晚上尹鶴也是考慮了很久,文學和影視都是他比較傾心的方向,前者對自己跟云老師合作寫自傳很有幫助,但就怕專業性太強,以自己的文字功底,畢業會很困難。

所以他選了相對容易的影視學院,起碼自己看劇看電影的數量是很多的。

“那選哪個方向呢?”云老師又問,“是創作、理論、歷史還是產業?”

云遮月給了尹鶴幾個選項,她教的劇本寫作算是影視創作,還有專門研究影視理論、電影歷史以及影視產業的。

至于影視表演,她覺得尹老板肯定不會選。

尹鶴早有考量,“我覺得影視產業或者電影歷史會比較適合我。”

理論的東西比較枯燥,而創作這種事有時候要靠天賦,后兩者對尹鶴來說,難度更小一些,同時也是他感興趣的地方。

雖然跟自己不是相同的方向,自己能幫上忙的地方會更少,不過云遮月也沒說什么,“那我知道你應該選擇哪位老師了,等會兒跟我走一趟吧。”

上午,云遮月早早帶著尹鶴來到學校,見到了中傳戲劇影視學院的黎康教授。

黎教授年近六旬,快要退休的年紀,也沒什么行政職務,臉上笑嘻嘻很佛系的樣子。

現在找博導,很多時候靠的是同行介紹,尹鶴的碩士導師是外國人,也是外行人,所以通過云遮月副教授聯系博導是很正常的。

聽說尹鶴研究生是在斯坦福讀的計算機,本科是北師的數學系,雖然沒有影視行業的基礎,不過履歷非常漂亮,好到令人驚嘆,黎康還是欣然應允了。

“沒問題啊,雖然報名時間已經結束,不過云老師介紹的,加個塞都是小事,”黎康笑呵呵道,“那小尹你有相關行業經歷嗎?”

尹鶴搖搖頭:“沒有,不過我有一家影視公司,只是自己沒怎么管過。”

尹鶴相當誠實,他知道考研究生成績很重要,但考博人脈更重要,如果云老師的關系還不到位,他再找老孟出馬。

看來還是個老板,這是要鍍金啊,黎康教授沉吟了片刻,“這樣,我給你列個書單,下個月就要考試了,你突擊看一看,還有往屆的考試題,如果初試你能過,問題就不大,研究課題可以等考上之后再考慮。”

一般考博的話,研究生都已經發表過很多相關論文了,但尹鶴是跨界,所以前面相當于一片空白。

而黎教授的意思也很明顯,只要初試成績不是太難看,面試肯定讓他過,畢竟斯坦福碩士的名頭還是很有吸引力的。

尹鶴起身跟黎教授握手,“接下來我肯定認真準備。”

兩人準備離開的時候,黎教授讓云遮月留一下。

“云老師,你們是什么關系啊?”他可能要根據兩人的關系的親疏來決定自己的偏向力度。

云遮月頓了一下,“他啊,算是我老板吧,我現在給他打工。”

黎教授立即“哦哦”兩聲,這關系,夠硬!

大不了自己再增加一個博士名額好了。

尹鶴剛下樓,就看到了孟慶唐,他心里一直記掛著尹鶴的事,“大鶴,你又來了,有決定了嗎?”

“姐夫,我準備考黎康教授的博士。”

“哦,老黎啊,這老頭不爭名不奪利,挺淡泊的一個人,不過在影視產業領域的影響力很大,是電影局和很多影視公司的顧問。”孟慶唐表達了對黎教授的肯定。

老孟熱情地拉著尹鶴,“走,我帶你跟他聊聊。”

“呃,我們已經聊過了。”尹鶴有點尷尬。

這時云遮月也下樓了,尹鶴指著她,“云老師帶我跟黎教授見了一面。”

看到云遮月,再看看尹鶴,孟慶唐感覺頭頂一沉,“你,你們什么時候認識的?”

“哦,那次吃飯之后又見過幾次,”尹鶴解釋道,“云老師現在住的地方離我家挺近的。”

孟慶唐勉為其難地笑了笑,“那有云老師幫忙,應該沒什么問題了,你們都是影視學院的,更好說話。”

“不過還是要謝謝你,昨天我有課,沒空帶他轉。”云遮月笑道。

為什么是你替他道謝,為什么,這是為什么!!!

孟慶唐的心中翻江倒海,不過教養讓他知道,自己該走了,“那什么我還有個會,先走了,再見。”

“姐夫注意臺階。”尹鶴提醒了一句,老孟剛剛差點絆倒。

“哦沒事沒事。”

尹鶴眉頭一皺,追上去,又跟老孟說了幾句,老孟猶豫了一下,最終點頭,離開。

看著老孟的背影,云老師嘆息道,“其實他是個好人。”

“行了,就別再隔空發好人卡了,”尹鶴拍拍云老師的背,“咱們也走吧。”

云老師還要去教學樓上課,尹鶴從學校出來后,直接讓曉圓把車開到圖書比較全的中關村新華書店。

雖然博導語調輕松,不過該看的書還是要看的,拿著書店尹鶴就開始大采購了。

《華夏電影產業年報()》、《中國電影市場報告(20152018)》,最新一年的2019還沒出來呢。

另外還有《影視產業概論》、《電影商業(第三版)》、《電影產業經濟學》、《電影市場營銷學》等書籍。

這是黎教授推薦的書單,考慮到國內電視市場跟海外對比著可能對自己更有啟發,于是尹鶴又自發購買了《世界電影史》、《西方電影史概論》、《舊好萊塢/新好萊塢:儀式、藝術與工業》等書籍。

之類的東西尹鶴的閱讀速度可能會比較慢,因為自己要消化,代入,想象。

但是看一些數據類的東西,尹鶴的大腦就會像一臺計算機一樣,一頁一頁快速翻看,比掃描儀都快,所以并不擔心看不完。

尹鶴買書是上隱的,一不小心又買了一購物車的,到了結賬的地方,尹鶴難免有些感觸。

他和茹仙古麗的緣分就是從這里開始的,只是可惜,最深入的一次接觸也就是那次了。

一直逛到中午,尹鶴跟圓芳在外面點了倆披薩,一牛肉,一海鮮。

雖然林祥嫂的飯菜美味又新鮮,營養又豐富,但美食消費的沖動卻是無法控制的,偶爾吃點垃圾食品有益心理健康。

服裝奢侈品消費的沖動同樣不能壓抑。

下午尹鶴又帶著宅女齊墨白去金融街購物中心逛街。

他發現這孩子身上換洗的衣服并不多,略樸素了些,包括內一褲。

最光鮮的只有一件,那是她平時去西餐廳工作時才穿的粉色印花長裙,很襯她修長婀娜的身材,穿著跟小公主似的。

她的生活從16歲開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那之后生活一直比較拮據,這件衣服是小姨和叔叔花了3000塊巨款給她買的,為了慶祝她的18歲成年禮。

從別人的贊美和評價中,她知道這件衣服非常非常漂亮,也知道長大后的自己也不賴。

今天小白是被尹鶴硬拉著出來的,她不想出門,因為沒有肉肉,沒有肉肉就沒安全感。

至于肉肉那家伙,它和二狗子去上導盲犬課程了,大芳陪著。

沒錯,二哈也去了,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尹鶴想的是,肉肉畢竟是狗子,難免生病,或者心情不好,萬一不舒服無法上崗,而小白又一定要出門,那么二狗子就能成為替補。

而且喜歡玩耍的狗子成為導盲犬,是很可憐的一件事,為了主人犧牲了天性,尹鶴希望能讓導盲犬肉肉每周也有休息的時間,不要996,起碼雙休還是要保障的。

再加上二狗子年紀小,可塑性強,而且它腦子有病,只要遠離真正的二哈,它還是可以很穩重乖巧的。

至于之前不曾出現過哈士奇牌的導盲犬,那只能說人類還是缺少一些大膽的想象力啊。

其實哈士奇的智商不算低,網上所謂的三傻,薩摩耶在100種犬類智商排名中,位居33,哈士奇是45,阿拉斯加50名,算是中游偏上了。

只是因為它們全都來自冰天雪地,而且比較調皮,所以才有了雪橇三傻的榮譽稱號。

再者說了,訓一訓也沒啥損失,萬一二狗子一不小心就混了一個導盲犬證出來呢,考到就是賺到,到時候小白就有兩只導盲犬了,可以單雙號輪著用。

幾分鐘就開到了購物中心,尹鶴讓小白挎著自己的胳膊。

“不行,挨得太近容易摔跤的。”小白伸出盲杖,戴上墨鏡。

“那我牽著你總可以吧,”尹鶴拉起盲杖,“你跟在我后面,我怎么走你就怎么走。”

“哦。”小白噗嗤笑了。

“想到啥開心事兒了?”

小白搖搖頭,不敢說,此時尹鶴在前的模式,讓她想到了肉肉,導盲犬和盲人差不多也是這樣。

“遇到門檻或者上臺階,你要告訴我的。”小白提醒道,如果是肉肉,它會叫一聲。

“知道啦,我這么大一個人,還能讓你磕著碰著啊。”尹鶴很自信道。

現在,尹鶴啟動了導盲模式。

“前面是一個玻璃門,小心,我幫你推開了,快進快進。”

“面前是鐘表展柜,你要不要買一個,”尹鶴隨口一問,又自問自答,“哦你也看不了。”

小白應道,“手機報時它不響嗎!”

“那行,咱們上樓吧,上面有賣衣服的,”尹鶴又領著她,“現在上扶梯了。”

小白感受到了密集的人群,“這里是不是人很多啊?”

“對啊,人超多,”尹鶴眼珠一轉,提議道,“小白,商量個事唄,現在人們都在看咱們,要不你把棍子收起來,牽著你的圍巾怎么樣?”

尹鶴從她脖子上解開一條白色圍巾,然后一人牽一頭,小白聽話地把盲杖折疊起來揣兜里。

到了二樓女裝區域,尹鶴笑道,“你對穿衣打扮應該不太熱衷吧。”

“是啊,穿衣打扮很大程度是取悅自己的,或者欣賞別人驚艷的反應,我什么都得不到,所以只要得體舒服就好。”

“那我就全權負責了,你沒意見吧。”

“全聽你的。”小白做了個“請開始你的表演”的手勢。

尹鶴其實也不太擅長給女孩子搭配衣服,以前交往女朋友的時候,他總是以公司太忙為由拒絕履行陪女朋友逛街的職責,所以比較缺少這方面的經驗。

他有欣賞美的眼光,卻沒有搭配出美的能力。

如果是正常人,大不了一件一件地試穿,不合適再換,但小白穿衣服有點費勁。

這時候尹鶴選擇了場外熱線求助。

他覺得穆蓉仙的衣服搭配就很不錯,小姑娘雖然本就長得漂亮,但每一套私服都把她襯的跟小仙女似的,這應該是她媽的功勞。

于是尹鶴給歐洋諾發了個視頻通話。

正在公司開大會的歐洋諾見狀,起身不好意思道,“大客戶的電話,我去接一下。”

聽到是大客戶,老板沒二話,“你先去忙,我們等你。”

歐洋諾到外面問,“你什么事啊?”

尹鶴對著小白晃了一下,“然后對準服裝店,你能不能幫這個女孩搭配一下衣服啊,我沒什么經驗。”

歐洋諾沒想到是這種事,她強忍著壓低聲音,“拜托,我在開會啊!”

尹鶴:“開會重要還是我重要?”

歐洋諾想了想,嘆道,“你,你重要!”

這是實話,尹鶴一家的業務比她排名第二至第五的客戶總業務量都高,身為一名身家近千億的超級富豪,尹鶴還有很多潛力可挖,未來一個人就夠她吃到飽了!

所以歐洋諾問,“女孩跟你是什么關系,我不是八卦,就是想知道你們的關系,然后再根據你關系來搭配衣服,這是門道。”

“她啊,就相當于是我的妹妹吧,身高接近一米七的樣子,不胖不瘦。”

聽到是妹妹,歐洋諾的積極性調動了起來,“這件,這件,還有那件,你再往右看,紅色那件。”

等她選完,尹鶴搶答道,“是不是那幾件都不要,其余的都打包裝起來啊?”

歐洋諾無語,“就這四件,你讓她試試吧,我看她氣質嫻靜稍顯文弱,應該比較適合。”

“有問題再聯系吧,”歐洋諾咬著牙道,“重要人物!”

掛了電話,尹鶴叫小白來試衣服,不用說,她肯定都聽到了。

不過她沒問尹鶴跟哪個女人聊天,畢竟姐姐都已經是過去式了,他有追求幸福的權利。

導購員已經看出小白眼睛的問題了,于是客氣地問,“女士,我們的試衣間空間很大,完全可以容納兩個人?”

尹鶴忙擺手,“我就不進去了吧!”

跟她姐買衣服的時候,自己都沒進過試衣間,那時候人們也單純,哪知道什么優衣酷啊。

小白也羞紅了臉,只可惜沒法瞪這個冒失的導購員。

導購員小姐忙解釋,“那個,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幫忙換衣服。”

哦,這樣啊,尹鶴點頭,“那行,你幫她換衣服,我幫你看攤。”

然后又小聲跟導購員叮囑,“別告訴她價格。”

四套衣服,有的是上衣,有的是裙子,換一件要五分鐘,尹鶴一件件審核。

歐姐確實有兩下子,比小白之前穿的衣服漂亮多了,這里面既有小白自身條件優越的緣故,當然衣服很貴也是一個重要因素。

小白沒能從導購員口中問出衣服的價格,她只說,“你男朋友對你真好。”

說這話的時候,她是無比羨慕的,雖然這姑娘長得是真漂亮的,但畢竟是盲人啊,那男人對她太大方了。

“他不是我男朋友,他……”小白辯解,最后也沒說他們算什么關系。

如果說是姐夫和小姨子的關系,恐怕更令人難堪吧。

尹鶴刷卡,提走了四套衣服,花了三萬塊,感覺這錢根本就是給自己花的,畢竟小白穿著衣服的大部分時候都是被他一個男人看。

接下來又買了鞋子,又麻煩了歐洋諾一次,把她的同事羨慕壞了,他們也想被大客戶這么頻繁的騷擾啊。

再然后就不好問歐洋諾了,因為是內一店。

剛走到門口,小白就低聲道,“姐夫,這個我自己買就行。”

她已經聽到了店里的顧客在討論什么了(),想來只能是內依了。

尹鶴點點頭,把店員招過來,讓她幫小白看著買幾件,“價格不是問題,但一定要合身,她自己看不到,你告訴她顏色,幫她試穿一下。”

交代過后,等小白拿著一件和店員進了試衣間,尹鶴當即又跑到另一間內依店,循著布料少的那一堆點道,“我要這個,這個,還有這個!”

“先生是給女朋友買的吧,她人沒來嗎?”

“她的尺寸我非常清楚,我能做主。”()

見尹鶴點的每一件都在千元以上高級貨,店員不再說什么,“這就給您包起來!”

然而她拿貨的時候,發現尺寸并不一樣,尹鶴要了兩個號的!()

哼,花心大蘿卜!

不過她喜歡!

店員還想再跟尹鶴套套近乎,畢竟自己也小有姿色,結果尹鶴拿起東西就跑,讓店員好生失望,還以為今天晚上可以吃頓好的呢。

尹鶴回去后,小白已經從試衣間出來了,她選的幾套都試好了。

“才三套啊,要不再來兩件。”

小白忙擺手,“不用了,夠穿的了”

尹鶴沒強求,讓曉圓上來一趟,先把手頭的袋子拿下來放車里,他還小心叮囑,“這幾個袋子放在后排,這幾個放在后備箱。”

小白聽著,好像又多了幾個袋子,哦,明白了,應該是姐夫也給他自己買了幾件貼身的。

之后又帶小白買了幾件睡衣、襪子,再加兩個小背包,兩頂帽子,算是齊活兒了。

“再上一層是男裝,我也買幾件。”尹鶴拉著小白又上一層樓。

小白疑惑,“這一層都是女裝嗎?”

“對啊。”

“哦吼”

尹鶴給自己買了衣服,下樓后又去隔壁的大藥房買了些人參鹿茸等珍貴補品。

“姐夫,你是不是身體不太好啊?”聽到尹鶴買的那些東西,小白不禁擔心的問。

她記得尹鶴是程序員出身,經常夜以繼日的敲代碼,難道是前面十年把自己的身體糟踐壞了?

實際上,她在四合院,每到清晨晚上的時候,也能聞到一股若有若無的中藥味兒。

尹鶴哭笑不得:“當然不是給我吃的啊。”

“啊,我,我也不需要吃這些的。”小白推辭道,她的眼睛并不是靠補充營養就能好的。

尹鶴撓頭,“其實我是用來送禮的。”

說著,尹鶴靠近小白,低頭看著她烏漆墨黑的墨鏡,“小白,你在京城檢查過眼睛吧,醫生怎么說的?”

“同仁的專家看過,是視覺神經受損,說恢復的希望很渺茫,他不建議動手術,之前吃過一些營養神經的藥物,但沒什么效果,后來就停了。”

尹鶴道:“明天咱們再去看看,找最厲害的專家,起碼藥不能停,如果國內看不了,過陣子我再帶你去米國看看,我在米國認識一些醫學上的朋友。”

雖然基本是寵物醫生,但人脈還是有些的。

小白沒有表現出任何激動,這種給她一次希望,然后又破碎掉的事情,她經歷過很多次了,所以就平常心好了。

買了這么多營養品,是因為尹鶴答應聶倩繼續假扮男友看望老人。

騙人這種事是有負罪感的,所以買點東西給聶老爺子,知道他不缺這個,估計手上的貨色比自己在外面買的還要強,不過多多少少也能讓自己心里寬慰一些。

所以晚上依然不在家里吃,把小白送回家,剛要出門,大芳也帶著肉肉二狗子回來了。

大芳表示它們表現都不錯,尤其二狗子受到了教練的表揚,說它是一只非同凡響的哈士奇!

尹鶴揉著二狗子的臉蛋,“二啊,加油,你身上肩負著一個族群的榮譽啊!”

二狗子45度角仰望晚霞天空,感受到了它這個年紀不該有的壓力。

跟聶倩開車出了門,阿芙在門口揮舞著綠色的手絹,叮囑,“早點回來啊”

聶倩看了看尹鶴買的這些東西,“讓你破費了,這些起碼十幾萬吧。”

“我就指望著老爺子看我乖巧懂事,送我些市面上買不到的特供茶葉煙酒呢。”

“除了茶葉,煙酒你也沒興趣啊。”聶倩問。

“給我爸啊!”

聶倩噗嗤笑了,“那用處還真是大了,我覺得叔叔一定能把它們的用處發揮到極致。”

兩人直把曉圓當空氣,尹鶴靠在椅背上,一只手摟著聶倩的肩膀問,“你說這次你爸媽不會催我們結婚吧?”

聶倩認真地看了尹鶴一眼,“你應該不會愿意吧。”

尹鶴為之語塞,他對恩愛夫妻,兒女繞膝的家庭生活其實是很渴望的,可是又不忍看聶倩失望的樣子。

于是他道:“如果你30歲的時候,我還沒找到合適的結婚對象,我干脆就娶你好了,義字當頭嘛。”

聶倩本來都準備跟家里人攤牌了,聽尹鶴這么說,一下子心中的天平又傾斜了回來,要不,再瞞瞞。

如果真能嫁給尹鶴,那對她,對阿芙,對聶家絕對是最好的選擇,可是,唯獨對尹鶴,很不公平。

聶倩哼了一聲,“別現在說得好聽,小心我當真。”

“你盡管當真,你30歲,我也35了,還有小三年的時候,如果我還找不到,只能說我是真的不適合結婚,但我一定要給父母一個交代,到時候咱們也算是互相成全了。”

聶倩直接枕在尹鶴腿上,“那就這么說定了,接下來我再給你安排幾場相親吧,總不能真的讓你到35歲還光棍吧。”

尹鶴笑笑:“你難道不應該破壞我找女人嗎,把任何可能出現的苗頭掐滅?”

聶倩錘了他一拳,“法庭上我一切為了贏,但我們剛才的賭約不是官司,我希望,不,我和阿芙都希望你能找到屬于你的幸福。”

尹鶴捏著聶倩的臉蛋,見她目光堅定,又轉為揉,最后輕輕撫著,原本你可以是我的幸福啊!

到了聶家,這次不僅看到了聶老,聶倩爸媽,連聶倩的叔叔姑姑等親戚都見了一面,這是大陣仗啊!

雖然陣仗很大,讓尹鶴獲得了不少人脈,不過面對親戚們的逼問,聶倩的回答依然是,“現在不考慮結婚,等兩年再說,我還不確定是不是他呢,說不定哪天我就遇到更帥的了呢。”

親戚們哈哈一笑,覺得這話雖然不客氣,但也不是全無道理。

他們并不清楚尹鶴是什么人,只知道跟聶倩是一個學校的,到了他們這個層面,也不在乎聶家女婿是做什么的。

只是大嫂林梓看到小倩這種態度,不禁有些擔憂,她生怕尹鶴認為這話是對他的侮辱,于是陪著小心跟尹鶴解釋,“小倩這丫頭就是口無遮攔,你可別當真,跟你說句實話吧,其實你是她交往的第一個男朋友呢,她還是很珍惜你的。”

尹鶴頓時激動道,“那我算是她的初戀嘍!”

林梓和路過的聶母臉色有些不自然,林梓勉強點頭,“那,那當然”

聶母走了過去,等她走遠,尹鶴對林梓小聲道,“嫂子,陳大夫開的藥怎么樣啊?”

林梓臉色瞬間黯淡下來,“時間這么短,哪里看得出來啊,哎呀,我跟你說這個干嘛,難道你也有需要嗎?”

“沒沒沒,我就隨口關心一下,放心,我沒跟小倩說起過。”尹鶴瞥了眼大客廳。

“那你繼續保持嘴嚴。”

尹鶴笑道,“不過,嫂子你能不能幫個忙啊?”

“什么忙?”林梓翹起大長腿,幸虧大家是坐著,要不尹鶴真有點發憷。

尹鶴也不跟她客氣,“我知道你是電影咖,沒接過電視劇,我買了家公司,準備拍一部網劇,想請你客串一下,你看行嗎?”

“客串什么角色啊?”林梓問。

“還沒定呢,劇組也沒組建,這部劇演員陣容弱了點,所以想請你增加一點星光。”

這種小事,張梓霖都沒請示經紀公司,當場就答應了。

“可以,到時候你通知我一聲就行。”

“哎呀,嫂子你太爽快了,這下子這部劇就穩了!”

這個客串尹鶴是幫《夜明珠》求的,《一起同過窗》有新原結衣,《夜明珠》有林梓,雖然兩人在國內都不算一線,但都很有逼格,這就夠了。

其實林梓演女主角也挺合適的,這身高,說她以前是個男人,更有說服力,只是她臉蛋偏圓,演男人不像狠人,而且演技只能說一般。

尹鶴也不打算給什么辛苦費,以后給她們安排幾個代言,就算是回報了。

這次在聶家,尹鶴喝了不少酒,都是看在小倩的面子上。

老聶果然很高興,送了尹鶴一小罐特供大紅袍,外面買不到的。

出了聶家,聶倩還真翻動手機,給尹鶴安排起來了。

“我這十二金釵還都單著呢,要不明天見一個。”

這次換尹鶴枕著小倩的腿了,他抱著小鐵罐擺擺手,“快考試了,我要看書學習,沒空。”

“相親嘛,也不費什么時間。”

“沒相中還好,如果相中了,不得陪人吃飯逛街看電影買車買房啊,我還有不到一個月就考試了,不干不干。”

“好吧,等忙完這段再說。”聶倩輕輕拍著尹鶴的頭。()

第二天,尹鶴除了把那天買的衣服偷摸送給云老師和小舒外,就一直在看書,直到晚上,他要出門赴一個飯局。

這次是他和老孟聯手請四頻道的領導吃個飯,主題就是請以后對小舒多多關照。

那天叫住老孟就是說的這個。

為了讓小舒在臺里過得安穩,尹鶴不介意讓老孟暴露自己的身份,四頻道多做國際新聞,或制作面向國外的國內新聞,所以不可能不知道寵物機密

接下來,要不要有相親的劇情?

1、要。

2、不要。

上一章  |  我對錢真沒興趣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極品全能學生  都市陰陽仙醫  女總裁的透視高手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從仙俠世界歸來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你可能喜歡看:  [游戲]  網游之九轉輪回  網游之神級土豪  老子有雙倍系統  重生之最強劍神  異界之妖魔大陸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文明之萬界領主  
大家都在閱讀:  乾坤劍神  絕世藥神  極品全能學生  逆劍狂神  神棍夫人:夫君,要聽話  將軍娘子喜種田  都市陰陽仙醫  武煉巔峰  女總裁的透視高手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當前查詢耗時:0.03124931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