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三國有君子>>三國有君子目錄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功德圓滿(終章)

更新時間:2020-08-04  作者:臊眉耷目  關鍵字: 歷史 | 歷史 | 秦漢三國 | 臊眉耷目 | 三國有君子 
大楚天下,開國十年,乃歷兩朝天子,定都長安。

大楚的開國天子便是原大漢徐州牧陶謙。

其登基那一年已經是七旬高齡,在這個年紀坐上開國皇帝位置的,不可說是后無來者,但絕對是前無古人。

陶謙以年邁之姿登基,立時五載,壽終正寢,傳位于皇世孫陶寂。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陶謙謚號武帝,亦被后人稱之為楚高祖。

其時陶寂年幼,年紀僅有十三歲,按照高祖遺詔,由其叔越王、領驃騎大將軍的陶應輔佐,代理朝政,太尉郭嘉,大司農陳登共同輔佐之。

大楚雖國泰民安,百姓生活富足,但第一任皇帝年老多病,登基沒幾年便已駕崩,第二任皇帝登基時又是年幼稚子,輔佐其的皇叔雖然心善,但能力相對平庸,而郭嘉雖然盡心盡力,但在威望上還是差了一些。

年幼的天子登基,有一些當年輔佐陶氏開國的徐州和金陵大族的權臣,就多少有些蠢蠢欲動之意,想撈些好處。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從北疆之地,傳來一紙請奏之書,奏書的內容很簡單,就是請天子陶寂調益州牧,武鄉侯,左將軍諸葛亮入朝,并賦予司徒要職,與司徒郭嘉共同理事。

武鄉侯諸葛亮在蜀期間政治卓越,不但將西川治理的井井有條,還平定了南蠻,剿滅周瑜余眾,可謂勞苦功高。

那封表面上說是請奏的書信,但其信中言辭鑿鑿,不容質疑,當中不免充滿了對朝廷指手畫腳的霸氣之語。

但很是奇怪的是,這封突兀的、對朝廷指手畫腳的書信,被扔到朝堂上的時候,居然沒有一個人敢出言反對,更是沒有一個人敢對此有所微詞。

說原因,也非常簡單,就是因為這信箋乃是由楚國建國之時,乃立的護國太平王親自發過來的。

而護國太平王人雖不在中土,但其赫赫王威猶在。

而歸屬他的封地,南京城,也就是昔日的金陵城,至今依舊是他的封底,無人敢有不服。

鎮守大漢十三州的武將和兵馬皆其嫡系,他一句話就可以在中土掀起無數硝煙。

這就是人和人的差距,即使他不在中原,但若他現在直接參與中土內事,也無人有能力可以阻攔。

斯盧國。

楚朝的遠征大軍在陶商的帶領下,長驅直入,進入了斯盧國的地界,也就是歷史上日后的新羅國境。

但是現在這個時間段,新羅還未曾開國,眼下的斯盧雖然在名義上算是一個國,但實際上其實還是處于部落階段。

生產力跟目下的楚朝境內比,可以說是低的可憐,在陶商等漢族人的眼中,這些家伙跟臭要飯的沒什么區別。

漢軍前些年,已經平定了西域三十六國,護國太平王的名聲除了中土之外,已經遠播于塞外諸地,大漢周圍的番邦異族各個膽顫心驚。

一聽護國太平王的名頭,連小兒半夜都不敢啼哭了。

幾乎沒有受到什么抵抗,漢軍便平定了斯盧國,

陶商在許褚和司馬懿的保護下,走進了斯盧國的王帳。

進入了王帳之后,陶商轉首四下看了看,然后來到主位前,豎劍坐下,感慨道:“這也太破了……”

許褚哈哈一笑,道:“知足吧,這地方的人窮的叮當響,一見咱們的兵馬殺進來,連抵抗都不抵抗,直接就投了降,某家還琢磨是因為點什么……原來是指望著咱們能給他們分些口糧呢!”

陶商長長的嘆了口氣:“那些投降的人怎么樣?可還恭順?沒起什么貓膩吧?”

司馬懿笑道:“這塊的人都是老實的緊,跟咱們中土的人比,著實是既樸實又忠厚,各個都是實誠君子。”

陶商淡淡一笑,自言自語的道:“實誠君子?兩千年后人家可牛逼的緊了,全身上下什么都是假的。”

司馬懿沒太聽清楚,不由“啊?”了一聲。

陶商笑道:“仲達,你跟我在外面也漂泊了好幾年了,如今你年紀也不小了,不妨回中土,到朝廷中去,那里是你該待的地方,是時候去建功立業了。”

司馬懿聞言先是一愣,接著忙道:“不著急,我跟老師在外面平定四方蠻夷,還蠻有意思的。”

陶商搖了搖頭,道:“不必了,這些年陶某連定西域三十六國,塞北遼東,邪馬臺,如今連三韓之地也定了,下一步我也不知道該往哪去……你還是回朝中去吧,記得路過塞北的時候,去朔方跟你幾位主母打個招呼,就說我不日就回家。”

司馬懿尋思了一下,道:“老師,北方的外族咱們是都平定了,但這不是還有南方的外族么?要不回頭在往南方的海外看看?”

陶商聽的直皺眉頭。

“我都這個年紀了,你還讓我出海轉悠?老胳膊老腿回頭有問題了,誰人負責?”

司馬懿呵呵笑道:“老師真能開玩笑,老胳膊老腿如何說的是您?四十歲的年紀,卻還正是好時候呢,青春年少的緊。”

陶商哼了哼。

突然間,卻見帳篷的簾子被拉開了,一個相貌儒雅的年輕人走進了王帳之內。

“舅舅,斯盧的首領們已經帶到了,舅舅要不要見見他們?”

陶商看著自己這個文質彬彬的外甥,不知為何,一下子想到了當年的自己。

自己穿越回這個時代的年紀,差不多就像是劉曦現在這么大吧?

正是好年月啊。

當真是令人羨慕。

陶商感慨完畢,方才對著劉曦點了點頭,道:“咱們占據了人家的巢穴,現在連主人不見一面,未免有些太說不過去了……還是見一下的好,讓他們進來吧。”

劉曦領命而去,少時,卻見他帶著三個人走到了陶商面前。

這幾個漢子一個個面龐黝黑,矮胖頓實,手上且還有粗麻的老繭……

這哪里像是一方之首?分明是三個飽受滄桑的農家漢子。

陶商向著他們點了點頭,道:“都挺好的?”

三個人當中,有兩個不會說漢話,其中有一個會說,他用夾生的漢語對陶商道:“見過大楚朝的太平王,我等斯盧國全體軍民,愿意向大楚王朝納降。”

陶商好奇的看著他,笑道:“你會說漢語?”

“回太平王,我年輕的時候,也曾在中原邊境游歷。”

陶商恍然的點了點頭,道:“你貴姓?”

那斯盧的頭領非常懂禮貌,道:“免貴姓樸。”

陶商豎起了大拇指,道:“好姓!……你們仨都姓樸?”

斯盧首領重重的點了點頭。

“你們仨是叫樸一生,樸人猛,樸樸樂嗎?”

那首領聽了急忙擺手。

他使勁搖著頭,道:“尊敬的太平王,您弄錯了,我們不叫樸人猛,樸樸樂,也不叫樸一生,這可不是我們兄弟的名字。”

陶商微微一笑,他當然知道這不是他們的名字。

“那敢問幾位大王之名?”

那首領說道:“在下叫做樸大天!”

陶商聽了這話,頓時愣住了。

好衰的名字,還不如叫樸一生呢……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回過味來。

“他倆叫什么名字?”陶商轉頭看向另外兩個人道。

那首領說道:“這是我的兩個弟弟,一個叫樸大地,一個叫樸大日。”

整個王帳內,半晌默然無語。

少時,卻見他長嘆口氣。

太平王心中對眼前的這個民族的智慧又有了一個重新的審視。

就沖這名字,就著實是了不得啊。

陶商說道:“來人吶,準備酒食,我要宴請三位樸大王吃飯!”

“諾!”

這三位敢樸天樸地樸人太陽的英雄豪杰目下顯然是有些走投無路,窮的有點兒吃不上飯的節奏。

一聽陶商要張羅吃飯。三個人頓時都樂得合不攏嘴,一點兒都不含蓄,毫無推卻的很是自然地接受了。

酒宴上,陶商問三人道:“陶某此番前來征伐,你們三位好歹也是一國之主,坐擁萬計軍民,如何這般輕易就投降了?”

三人吃得噴噴香。完全沒有聽到陶商的話,好似忽略了他的話一樣,只是一個勁兒地狼吞虎咽。

直到陶商把話重復了好幾遍之后。三人才終于反應過勁兒來。

樸大天吃的溝滿壕平,他長長地打了咯。回答道:“回太平王,我們之所以不反抗便來獻國,一來是因國內今年大旱收成很少,好多百姓已經開始暴亂,我等著實是收拾不住了。再這樣下去后果不知為何!大王代表大楚前來,乃是天意所歸民心所向,聽說中土富庶,糧草充盈,更兼有種植之高產糧秣之法,我等焉能不服氣,又焉敢不服氣?再者,久聞大王征戰四方,從無敵手,手段狠毒,我等小國之王。如何惹得起太平王?”

陶商揚了揚眉毛,頗有些不解。

這樸大天說話有點不長腦子。

剛投降就說我手段狠毒,這不是找死么?

“你們這話是從何說起的?”

樸大田忙道:“大王征討邪馬臺的赫赫手段,早已傳到我國,我等聞之無不喪膽,安敢不服大王!”

陶商疑惑的道:“我平定邪馬臺孤島彈丸之地,手段如何就狠毒了?”

樸大天哆哆嗦嗦的道:“我等聽聞那邪馬臺女王卑彌胡拒不投降,城破之后,卻是被大王先奸而不殺,再奸還不殺……后又交付三軍凌辱,手段可謂是狠毒之極,著實令人膽顫……”

陶商聽了這話,臉不由都黑了。

這真是特么的流言可畏啊。

那邪馬臺女王卑彌呼,年紀已經為是不小了,比陶商還要大上好幾輪。

這不是誠心毀人么?

待酒宴結束之后,陶商隨即對司馬懿和劉曦道:“咱們……回中原吧。”

司馬懿聞言一愣:“老師改變主意了?”

陶商搖了搖頭,道:“不能在外面繼續野了,在這么下去,別人都得把我當瘋子看待,人言可畏啊,現在我都已經被鄰國異族人傳成變態了,這形象何在,不玩了!回家!”

建興四年三月,太平王陶商揮師向南,率兵返回了中土長安。

在抵達了長安之后,一眾老部下紛紛來向他見禮。

呂布,阿飛,趙云,太史慈,郭嘉,陳登,黃忠等人皆在,他們當中雖然有人上了歲數,但還是顯得精神健碩,特別是黃忠,已有七十高齡,卻仍然老當益壯,著實令人敬佩。

自然的,陶商也見到了他的兒子陶寂。

皇宮,內室。

十八歲的陶寂英姿勃發,相貌堂堂,長得和陶商非常像,同樣的俊朗,同樣的儒雅,當然了,其內心也同樣的狡黠。

“孩兒拜見父親!”陶寂給陶商行了大禮。

陶商虛手扶他起來。

“算了,都是父子,何必如此……我聽說了,自打你爺爺去世之后,你在郭嘉的輔佐下,把這個天下治理的井井有條,辛苦了。”

陶寂笑道:“光是我辛苦,父親在外面卻是游山玩水,好不愜意。”

陶商伸手在大楚皇帝的腦袋上彈了一個腦瓜崩:“混賬東西,我那是愜意嗎?我那是幫你平定外藩,鞏固統治,小小年紀,怎么越來越不會說人話了?”

陶寂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吐了吐舌頭。

平日里風光無限的楚皇,如今在自己的父親面前,卻顯的格外孩子氣。

“那個賈詡,可還好用?”陶商淡淡道。

陶寂點了點頭,道:“那老頭平日里深居簡出,不過只要我但凡有事詢他,他都是知無不言的。”

陶商點了點頭,道:“那就好,他是局外人,看東西比較透徹,而且年紀又大了,這輩子沒別的追求了,只想求個善終,好好待他……還有那個投降的曹昂,也要給人家一個好的結局。”

“父親放心便是……母親他們還好么?聽說這些年,父親又給我弄了些弟弟妹妹?”

陶商挑了挑眉毛:“陰天下雨,閑著也是閑著,我生孩子礙著你了?”

陶基使勁的搖了搖頭,道:“那倒不是,我就是怕父親勞累過度,孩兒這不是孝敬您么?母親他們什么時候回來?”

“快了,她們的隊伍已經進入中土,過一段你就能見到了。”

陶寂沉默了一會,突然道:“父親上次來書信,這次回來,要把司馬懿留下。”

陶商點了點頭道:“是的,這些年仲達一直跟在我身邊……那時候你還小,把他留在朝中我怕他會欺負你,如今你已經長大,也掌握了朝權,該是讓他留在你的身邊了……我這一代的能人,歲數漸大,諸葛亮和司馬懿,是你日后的兩條臂膀,也是日后在朝中互相牽制的存在,你好好善用,除非萬不得已,不可打破他們在朝中彼此微妙的平衡。”

陶寂臉色一正,長作揖道:“謹遵父親教誨……不過父親也坐鎮在朝中,想來孩兒也不用太過操心。”

陶商笑道:“別做夢了,誰說我要留在這?”

陶寂聞言臉色一變:“父親不留在朝中,要求哪里?你還要外出征伐嗎?”

“外出征伐是不去了,流言太多,掉面子……我是護國太平王,金陵城是我的封地,我自然要到金陵去。”

“父親為什么不留在長安幫我?”

陶商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山不容二虎,你是大楚的皇帝,我留在這,你辦起事來也不自在?而且我在金陵城,雖然遙遠,但猶如猛虎盤踞,天下士族揣摩不出我的心思,自然也會消停許多,也可讓你放開手腳慢慢做事……而且在金陵城,我還有很多想干的事情……什么養金魚,練毛筆字,弄幾個足球隊,摔跤隊什么的……唉,好日子還長著呢,誰愿意待在長安這個破地方。”

陶寂靜靜的看著他,半晌之后突然道:“父親,孩兒一直有一個問題想問父親。”

“什么問題?”

“父親不當皇帝的原因,可是因為曦弟?”

陶商笑了笑,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心口,道:“人這一輩子,得為自己活,卻也不能全為自己活,在對得起自己的同時,也要對得起應該珍惜的人……我從未別人而活,但我活著卻也是他人之幸,所以有些事情又何必那么較真呢?你爹我這輩子,算是功德圓滿了。”

陶寂靜靜的看著自己的父親,一時間陷入了沉思中。

(全書完)

上一章  |  三國有君子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無雙庶子  大唐技師  天唐錦繡  嫡女歸來  重生將門風華  盛唐崛起  大秦之系統騙我在仙俠世界  
你可能喜歡看:  [武俠]  仙墓  仙俠世界  仙噬  萬仙王座  焚天路  超腦太監  天才相少  
大家都在閱讀:  極品飛仙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級插班生  逆劍狂神  重生之修羅歸來  無敵升級王  凌天戰尊  武破九荒  無雙庶子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校花的貼身高手武動乾坤極品女仙重生之溫婉特種教師萬事如易
嫡女重生重生小地主名門閨殺御寶天師美女公寓惡鬼保鏢
神控天下隨身山河圖全能修煉系統錦心唐磚生存游戲
萌妻養成神魔系統莽荒紀長姐九重紫都市呆萌錄
名門醫女代婚棄婦重生也瀟灑璞玉驚華重生梅香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當前查詢耗時:0.093749693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