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全球高武>>全球高武目錄

第856章 問秘

更新時間:2019-03-10  作者:老鷹吃小雞  關鍵字: 都市 | 都市 | 異術超能 | 老鷹吃小雞 | 全球高武 
“爾等殺孽如此之重,無故擊殺索甲,與邪魔何異!”

這一刻,徐丙語帶悲憤,怒聲質問!

出天外天不過片刻,索甲身死道消,數千年之功,一朝化為烏有,兔死狐悲,哪怕明知此時不應開口,他依舊怒聲質問!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田牧冷冷道:“邪魔?正道?田某不在乎其他人如何評價!若是邪魔外道可以拯救人類,讓人類不再有戰爭之苦,妻離子散之痛,縱然成為邪魔又如何?”

話落,田牧厲聲道:“你等不出世也就罷了!出世,那就要戰!華國無不戰之強者!不愿聽從軍令調遣,那就是逃兵,無論當代還是古武,皆可殺之!”

不遠處,北宮鋆也淡淡道:“華國高品,皆有安排!戰時服從軍令,非戰之時可以隨心所欲,戰時不服軍令者,死了也白死!”

這就是現代!

強者說是沒約束,實際上還是有約束的。

讓你出戰,你就得出戰。

哪怕明知必死!

“借口罷了!”

徐丙滿臉怒容,“吾等剛入世,一切一無所知,一言不合之下,爾等便斬殺索甲!何其不公!”

方平揉了揉太陽穴,笑道:“好了好了,殺了就殺了。徐老前輩,弱肉強食,借口就不找了,我覺得你們有威脅,斬殺了你們,這個理由夠嗎?

臥榻之側,容不得你們這群人酣睡,這個理由足夠嗎?

索甲一再反駁方某的話,一而再再而三,殺了也就殺了,廢話就少說了!”

話落,方平臉色一冷,“這些就不用再提了!玄明天是合作,還是翻臉?徐前輩自己選擇!我知道你們有自己的目的,無所謂!

聽話,你們想做什么,只要沒被抓到把柄,那隨意!

不聽話,你們敢暗中做什么,不止是你們,玄明天帝也要死!

若是真覺得玄明天帝強大無比,不懼一切……來人,現在押送他們回玄明天,我倒想看看,玄明天帝敢不敢翻臉!”

此話一出,田牧笑道:“就該如此!我親自押送他們回玄明天,逼迫那個老家伙出手,到時候理由不就足夠了,一出手,馬上圍殺他!”

他們是圍殺不了,可有人能。

無緣無故對那些人出手,不合適。

可玄明天帝只要動手,張濤這些人很快就會有足夠的理由圍剿他!

如今時機也正合適!

剛好地窟強者被打怕了,加上王戰之地之事在即,短期內都不會出現在御海山,現在人類絕巔還有機會出手。

一旦真拖到了后期,那就未必有這樣的機會了。

見田牧真的要押送自己這些人回玄明天,徐丙眼中露出一抹絕望之意。

大帝讓他們出玄明天,可不是為了讓他們狼狽而回。

大帝的目的還沒完成,自己等人剛出玄明天就和人間界強者翻臉了。

若是真要翻臉,當日偽皇堵門之時,就該翻臉了。

大帝忍受這樣的屈辱,甚至任由方平幾人在玄明天揚威作福,可不是閑著沒事。

就是為了讓他們順利融入人間界!

可現在,計劃被破壞,大帝一怒之下,也許會和偽皇開戰,可他們這些壞了大帝之事的家伙,也別想好過。

徐丙強壓下心中的火氣,語氣森冷道:“方平,你們想做什么,直言便是!擊殺索甲,威懾吾等,難道只是為了和玄明天為敵?”

方平笑道:“還是現在好!有些話,大家敞開了談才好!”

說著,方平又笑道:“這樣大家也不用裝了,你們有你們的目的,也許我們還能搭把手!我們呢,也有我們的目的,也許可以合作共贏!演戲這事,你們累,我也累,沒那個必要!

為了利益合作,在我看來,更干脆一些!

我不把你們當人類,你們也不用把我們當成無知之輩,大家敞開了說,有些事也許可以達成一致!”

徐丙深吸一口氣,開口道:“也好!那就直言!”

“不急!”

方平說著,喊道:“來,送其他人去圖書館,好好看看書,不行看看電影也好!沒我的命令,玄明天任何人不許外出!膽敢離開,殺無赦!”

說完,方平看向徐丙,笑道:“徐前輩,咱們好好談談!可以隱瞞信息,但是若是前輩故意告知一些假信息……不好意思,我們這邊雖然沒有古人,可有只古貓!

有些事,一旦對不上,那就別怪我們無情了!”

徐丙臉色微變,古貓,不用說了,他知道是誰。

語氣有些苦澀,“蒼貓……真的在這?”

這話一出,遠處,一只大貓懶洋洋地“喵嗚”了一聲。

徐丙側頭看去,雖然四肢破碎,此刻依舊匍匐在地,語氣愈加苦澀道:“徐丙拜見蒼帝!”

不再是蒼貓了!

蒼帝!

方平微微挑眉,蒼貓沒有大帝級的實力吧?

雖然它好東西不少,可蒼貓好像是不具備帝級實力的。

遠處,蒼貓搖了搖尾巴,懶得理會。

你才蒼帝,本貓是蒼貓!

這時候,方平忽然道:“蒼貓為蒼帝,那天狗呢?”

“天帝!”

徐丙回答的痛快,迅速道:“也是唯一一位只以天帝為號的天帝!”

其他天帝,那都是有前綴的。

天狗沒有!

此話一出……那叫一個詭異!

李寒松張大了嘴巴!

姚成軍和王金洋也是目瞪口呆!

后方,秦鳳青仰頭看天,李老頭哼哧直笑。

天帝?

唯一一位沒有前綴的天帝?

某人可是一直自稱天帝的!

原來……是只狗!

徐丙不明白這些人的表情含義,在他看來,天狗有那個實力,它為天帝,難道有何不妥?

一位真正的帝級強者,甚至有望皇級的強者,哪怕在大帝之中,也是無敵的存在。

為天帝,不妥嗎?

方平臉色也很奇異,天狗是天帝?

我勒個去!

合著我之前說我是天帝,原來還真有,不是玄明天帝這種,是真正有人……不,有狗被稱為天帝的。

方平瞪了一眼李寒松,以后你再說我是天帝,我就當你罵我!

罵我,我就要打你!

李寒松憋笑,身體都在顫抖,天帝方平!

這個好!

這家伙老早就說自己是天帝轉世,現在還真有。

至于這家伙的封號魔王……還有個魔帝在呢。

魔、天,那都是確有其事的。

方平有些無語,深吸一口氣,高聲道:“速度動起來!都看著看什么!快點!”

怎么辦事的?

一個個還看著,沒看到都快中午了!

“方天帝!”

劉破虜眾人押送那些玄明天的人去了圖書館,李老頭他們帶著徐丙幾人去了會客廳等待問詢。

李寒松轉悠了一圈,跑到了方平身邊,咧嘴笑了起來。

這一次,喊起來那是毫無芥蒂。

方天帝,這個是可以有的。

方平臉色漆黑,此刻他正準備和蒼貓說幾句,聽到這話,壓下打死鐵頭的欲望,笑道:“貓兄,天狗當年被人稱為天帝嗎?”

“不知道呀!”

蒼貓懶洋洋道:“大狗弱的時候,經常可以看到,變強了,就很少看到了。”

它和天狗小時候就認識,弱小時,時常碰到。

可等天狗強大了,有了追求了,就很少見到了,最后一次相見,還是它睡的迷糊,天狗來道別的時候了。

那一次,天狗好像說它成皇了就回來了。

方平見它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又道:“那他們怎么稱呼你為蒼帝?”

“不知道呀!”

蒼貓擺動著尾巴,有些不耐煩道:“騙子,別問了,本貓好煩!”

方平聳肩,算了,不問了。

“貓兄,那我現在去問問玄明天的人,我讓人安排你吃點東西,順便睡一覺,睡醒了,帶你去找鈴鐺如何?”

蒼貓看了他一眼,大腦袋擱在護欄上,一臉的生無可戀,“你別想騙我打架了,都說不打架了!”

“不打架!”

方平連忙點頭,卻是有些想笑。

這只貓,這表情……他現在真想使勁蹂躪一下它的貓腦袋。

蒼貓再次看了他一眼,好煩啊!

這個騙子,老是想壞主意,一肚子壞水,果然不是好人。

蒼貓懶得理會他,繼續自顧自地趴在屋頂上曬太陽。

人間界的太陽,曬的真舒服。

可惜,有這些家伙在,它不好意思睡的瀟灑一點,于是乎,蒼貓趕人道:“走吧,快走吧!本貓回想一些過去的事,不要打擾我!”

方平一聽這話,馬上點頭道:“那貓兄慢慢想,我們先走了!”

等方平他們一走,蒼貓嘭地一聲摔倒在地,四仰八叉地迎接著陽光的沐浴,只覺得特別舒坦,都不太想起來了。

會客廳。

此刻,徐丙和條葵的四肢已經恢復。

兩人一言不發,坐在沙發上保持沉默。

四周,田牧眾人也都保持沉默,極為安靜。

很快,方平幾人入內。

方平一進大廳,直接走向主位,坐下便道:“李寒松,你來做會議記錄!”

李寒松也不多說,在一側坐下,準備記錄。

方平一落座,徑直道:“合作,有合作的基礎!我先問二位一些基本消息,希望二位如實回答!至于二位有何想問的,等我問完了,也可以問我!

大家都坦誠一點,對接下來的合作,我想還是有好處的。”

徐丙繼續保持沉默,條葵面露嘲諷,淡漠道:“若是問你真神之法,你也可傳?”

方平瞥了她一眼,冷笑道:“真神之法?大帝之法都可傳!就看你有沒有這能耐!你問問在場的,學過大帝戰法的有幾人?無知,可笑!”

徐丙一言不發,他其實看出來了,之前李老頭對他出手,動用的就是真神絕學。

“你們若是我人類強者,為我人類征戰過地窟,有功于人類,真神之法算什么?”

方平哼了一聲,迅速道:“廢話少說,我先問一句,你們是否來自商周時期?封神時代,起源于何時?沒落與何時?”

“封神時代……”

徐丙緩緩道:“那時候,其實不叫封神時代,我們稱之為神魔時期。”

“神魔時期,起源很早很早!”徐丙輕聲道:“早到我們根本不知道究竟源于何年,只知道我們出現的時候,已是神魔時期最后的時間段。”

“商周……如果你說的是殷商,那我們應該來自你說的那個時期。”

徐丙陷入了沉思,語氣很慢,緩緩道:“殷商時期,已是神魔時代的最后階段,也是最后的輝煌。你口中的北海大帝這些強者,包括玄明天,都是在那個時期才嶄露頭角。

那時候,皇者已寂滅,天界已消失,三界之中,天界消失,地界破損,人間界混亂,天人分離……”

徐丙好像有些唏噓,輕嘆道:“那也是一個黑暗的時期!一些大帝,停滯在帝尊境無數年,已經瘋魔,他們在尋找天界,在尋找皇者的蹤跡,在尋找破境的方法!

他們有人發動了戰爭,有人開始屠殺神魔,有人深入苦海,有人轉世重修!

神魔時期,也就終結于這個時期。

亂,天下大亂,三界大亂!”

方平打斷道:“我多問一句,按照記載,那時候妖皇還在世!地窟二王是妖皇的麾下強者,你說那時候皇者已經不可見,那妖皇又是什么?”

按照記載,二王和公涓子這些人是一個時代的人物。

那二王是妖皇的麾下,那么說來,公涓子這些人其實也和妖皇是一個時代的,只是時間上也許有一點落差罷了,可也許都是見過面的。

“妖皇?”

徐丙想了想道:“你是說地皇吧?”

徐丙開口道:“地皇其實早已消失,當年留下的只是一縷靈識投影罷了!地皇也是三界最后留下蹤跡的皇者,最后時期,一些大帝為了弄清真相,知道皇者的線索,聯手襲擊了地皇建立起來的地界神朝。”

“而我們……其實也是在那個時期沉睡的。”

徐丙補充了一句,方平眼神微動道:“這么說,當年地窟記載的神陸沉沒,其實是玄明天帝這些人做的?”

“這些吾等并不知曉。”

徐丙搖頭道:“當年,吾等只是參與一些非真神之戰,真神級強者,有他們自己的戰場!那時候,亂,很亂,亂的今日是朋友,明日可能就會征伐!

地皇建立起的神朝,已經不足以再鎮壓三界,實際上當年地皇已經消失,神朝已經不再是正統。

老朽記得,當年吾等剛征戰一處天外天歸來,大帝回歸,讓我們沉眠,之后吾等便不知年月了,一直沉眠至今。”

“那禁忌海呢?是那一戰打出來的?那一戰打沉默的神陸,按照你的說法,不是天界?”

“并非天界!”

徐丙繼續道:“禁忌海……也就是苦海,其實還要更早一些,據說天界消失,和禁忌海形成是同一時期的事,這是神魔時代最繁榮的那個時期。

大帝可能經歷過當年那個時期,曾說過一些只言片語。

昔年,三界繁榮昌盛,皇者鎮壓諸天,后來不知發生了什么,天界消失,禁忌海出現,這時候,神魔時期由盛轉衰,最后直至徹底沒落。

一些大帝在地界神朝覆滅之后,開創了宗派,這就是你們口中的界域之地……”

方平淡淡道:“這個你倒是知道,我好像沒說吧?”

徐丙平靜道:“大帝前些年清醒過一次,也曾探查過一番人間界,這點老朽也不屑于隱瞞。”

方平嗤笑,也不多說。

很快,方平總結道:“這么說,你們其實是神魔時期后期的人物!玄明天帝可能經歷過早期的繁榮,等你們變強了,其實已經到了最后的瘋狂期了?”

“不錯。”

“神魔時期開啟,有三界,有皇者。一場大戰,造成了天界覆滅,禁忌海出現,皇者消失,沒錯吧?”

“對。”

“之后,地皇投影建立了新的神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精神力分身?”

“也可以如此理解。”

“地皇的精神力分身,建立了神朝,二王也就是他這個時期的屬下。可那時候,皇者都消失了,一些大帝想成為皇者,于是,都盯上了地皇的分身,再次爆發了大戰。

而這一戰,導致神朝覆滅,也就是神陸覆滅,神陸其實不是天界,可以理解成另外一片大陸,對嗎?”

徐丙微微點頭道:“當年,地界很大!禁忌海上,陸地很多,有大有小。最中央,便是天界所在!后來天界覆滅,地皇在天界原本所在的區域,填海造陸,重新開創了神朝。

后來那一戰,據說將這片神朝所在陸地,全部打的沉沒,這大概就是你們說的神陸沉沒由來。

神陸并非天界,兩者雖然都在那片區域,卻是不同的。”

方平微微點頭,又道:“那現在的地窟,當年是什么地方?”

“而今的地界……”

徐丙想了想才道:“當年地界也分凡人、妖族、仙神多處聚集地,老朽未曾去過,實在不知現在的地界到底是何處。”

“那復生之種是什么?”

“復生之種?”

徐丙好像在回憶,很久才道:“老朽好像曾有所耳聞,昔年,傳聞皇者消失之后,在地皇投影身上留下了關于皇者境的線索!

其實諸帝圍攻地皇神朝,也和復生之種有些關聯。”

“那復生之種為何會出現在人間界?”

徐丙搖頭道:“這些事,都是我們沉睡之后的事了,吾等的確不清楚!”

“那天狗參與的一戰,也是圍攻地皇神朝的那一戰?”

“天帝……”

徐丙搖頭道:“并非如此!天帝好像并非在這一戰中隕落,據說要更早一些,大帝好像知道一些,據說天帝隕落在天界殘址。

據說,天界剛消失不久,天帝為了成皇,便去尋找天界遺址,尋找皇者線索。

那一次,大帝好像也去了,給你們的天界殘圖,應該就是大帝那一次的收獲。

天帝應該是隕落在那一次……”

“誰能殺天狗?”

方平皺眉道:“你說皇者都走了,天狗據蒼貓所說,很強很強!既然如此,誰能殺它?”

“這個吾等就不知了。”

徐丙無奈道:“吾等只是本源境,只是道聽途說,有些事,唯有一些真神和大帝知曉。”

“那天狗為何不去找地皇分身?”

“這個……”

徐丙猶豫,一旁,條葵冰冷道:“天帝何等高傲!區區分身,天帝不愿去找罷了!傳聞,天帝去尋找天界,也只是為了戰出一個皇者境!要和真正的皇者交手,而非只是為了知曉皇者之道!

地皇分身,雖有智慧,卻是有限。

雖有實力,可實力應該不如天帝。

既然如此,天帝不屑和分身交手,前往天界殘址,尋找真皇,那就不足為奇。”

“地皇分身在,那代表皇者其實沒死,對嗎?當年那些皇者其實還活著,只是不知何故,消失了而已!天狗也的確找到了皇者,隕落在了皇者手中?”

“此事我等不知。”

徐丙搖頭,這個真不知道,他也沒這個資格知道。

“天界消失和禁忌海出現是一戰。”

“天狗去找天界,可能和皇者發生了交手,也是一戰。”

“一些大帝圍殺地皇分身,奪取復生之種,又是一戰。”

“多年后,地皇分身的麾下兩位強者又和那些殘余開創宗派的大帝發生了戰爭。”

“再之后,魔帝入地窟,又是一戰。”

“接下來,便是現代的一戰。”

方平將這些順序理了一下,開口道:“據說妖皇歷時期的那一戰,在妖皇歷3000多年的時候,這豈不是說,當年地皇分身存在了三千多年,才被人覆滅?一段精神力分身,真的可以存在這么久嗎?

玄明天帝這些人,經歷過三界時期,豈不是說,他們在等了三千多年后,才發起了這一戰?”

徐丙解釋道:“的確如此!其實一開始,大家并未發現地皇遺留的是靈識投影!那時候,天界消失,地皇出現,平定禍亂,開創神朝,都以為地皇是唯一活下來的皇者。

皇者無敵,不可敵!

當年,無人敢對皇者不敬,一直持續了很多年很多年!

直到后期,地皇投影好像有些無法維持了,這才被人發現了破綻,之后,又被幾位頂級強者確定,確實不是皇者真身,這時候才有了后面的事。”

換句話說,皇者如果還在,還活著,那些大帝哪怕心中對皇者境覬覦萬分,也不敢造反。

這一刻,方平忽然有些感慨。

一山還比一山高!

一位皇者,鎮壓萬古諸天,活著的時候,哪怕當年大帝不少,真神無數,可依舊無人敢露出任何反抗之心。

直到知道地皇并非真身存在,這些大帝還是隱忍了很多年,才突然暴起,圍殺了對方。

三千多年!

一個分身,鎮壓了諸天三千多年,這就是皇者,不可思議,難以置信!

方平深吸一口氣,又道:“那你們為何要沉睡?哪怕當年重傷,也沒必要非要沉睡到現在吧?”

徐丙無奈道:“此事吾等不知……”

“少來!”

方平哼道:“你們不知?真要不知,那所謂的三界歸一一說怎么來的?”

徐丙解釋道:“這可能和當年最后一戰有關,諸帝圍攻神朝,和地皇分身發起了戰斗,也許得知了什么,所以選擇了避世。

不過當年那一戰,一些大帝,的確受傷極重。

大帝受傷,閉關千年養傷,也并非不可能。”

“那公涓子這些人當年沒有參戰?”

“北海大帝他們這些強者,當年好像已經開始在布局而今的宗派之事,大戰是否參與,吾等不知,不過他們既然開創了宗派,那代表當年他們并未沉眠。”

方平想了想再次問道:“公涓子他們的戰爭,好像和南北之爭有關,這又是為什么?”

“其實就是靈識為主還是肉身為主的大道之爭!”

說起這個,徐丙倒是知道的,開口道:“其實在地皇神朝后期,就有這方面的爭論了!當年,大帝們遲遲無法邁入皇者境,這時候,天界未消失之前的一些理論,也被雙方發掘了出來。

以北海大帝這些人為首,覺得該以靈識為主……之所以知曉這些,是因為北海大帝曾來玄明天邀請大帝參與過這些事。

大帝昔年也是以靈識為主,那時候被視為南派強者。

那是很早之前的事了,大道之爭還不是太劇烈,只是部分大帝有些沖突。

至于后來如何,老朽真的不知。”

方平沉吟片刻又道:“那我再問一句,此事和二王有何關系?為何他們也會參與在其中?”

“二王……”

徐丙搖頭道:“不知你口中的二王,究竟是哪二位。昔年,地皇神朝,麾下強者很多,統領諸天,哪怕天外天,名義上也歸屬于地皇神朝統轄。

老朽不知究竟是哪二位強者在那一戰中活了下來,至于他們參與其中……也許是諸帝邀他們助戰,或者他們干脆也身陷其中。

更甚者,他們想復辟神朝,這都是有可能的。”

“那御海山的建立,你其實是不知道的?”

“不知,但是有所耳聞。”

徐丙繼續道:“大帝當年歸來之時,曾說過,苦海暴動了!如此下去,地界可能會徹底消失,所以當你說起御海山,老朽便猜測,這應該是當年我等沉眠之時,地界殘存的強者,聯造的工事,防御苦海入侵。禁忌海為何會入侵?”

徐丙苦笑道:“這個老朽也不知,同樣也是傳聞,苦海無邊!天界消失之后,好像沒有皇者鎮壓,苦海便開始擴張,昔年,地皇投影在天界原址建立神朝,據說也是為了鎮壓苦海!

再之后,神朝覆滅,那無人鎮壓,苦海繼續擴張,這就情有可原了。”

條葵忽然道:“苦海無邊,乃是為了滅世!”

“滅世?為什么?”

“不知,聽聞罷了。”

方平無語,輕輕敲了敲桌子,“那為何非要選擇這時候出世?按照你們的說法,其實就是三界歸一,天人界壁破碎,難道當年強者聯手,無法將天人界壁打破?”

徐丙搖頭道:“這個我們真的不清楚!應該是無法打破的吧,天人界壁,據說乃是當年無數強者聯造而成,有皇者參與,只能靠時間去磨滅。

皇者不存,紅塵滾滾,紅塵之氣沖擊,界壁才會破碎,應該便是如此。

換言之,當人間界污穢之氣過多,侵襲了界壁薄弱之處,便會形成一些缺陷漏洞,之后全面引發界壁破碎……”

徐丙說著,補充道:“昔年,除了天外天、一些頂級強者,其他人其實是無法進入人間界的!當年三界分割,其實也是為了讓人間界隔離。”

“隔離?把我們當病毒了嗎?”

方平笑了一聲,“什么紅塵之氣,笑話!你這么一說,我倒是有些明白了,之前有人曾說,擊殺大量的人類,可以開啟通道,加速這個過程,是和這個有關嗎?”

徐丙點頭道:“這并非傳聞,是可行的!凡人越多,污穢之氣越重,如果死去,怨氣更加深重,此刻會沖擊天人界壁,打破壁壘。

昔年,曾有人間界強者,為了破境進入地界,屠殺過大量凡人,開啟了通道。

所以這說法,其實是準確的。”

田牧冷哼一聲,這說法哪來的!

邪教傳來的!

擊殺大量的人類,會讓通道全面開啟,當年邪教就有強者出面宣揚過,擊殺一些普通人,開啟一個地窟,人類進入地窟征戰。

如今既然是真的,那代表什么?

代表邪教其實就是一些老古董搞出來的!

因為這些事,新武時代的人是完全不知道的,也唯有那些老古董知道。

“該殺!”

田牧說了一句,不知是說邪教,還是說這些老古董。

包括徐丙,說起屠殺大量凡人,開啟界壁,好像也沒有什么異樣的表情。

也許在他們眼中,這是理所當然的。

方平淡淡道:“那為何當年不如此做?當年滅殺了所有人類,豈不是早就開啟了?”

“昔年界壁還很穩固,當年凡人也不多,人間界蕭條,哪怕全部擊殺,也未必可以開啟……”

徐丙說著,迅速道:“當然,這并非大帝之意!大帝也曾說,我等源于凡人,不可做此滅世之事,唯有一些魔道強者,才會如此行事!”

眾人哂笑,有些話不用解釋。

前面那句大概是真的,當年界壁太穩固了,人類太少了,殺了也未必可以開啟。

還不如讓人類繁衍下去,等待機會。

而今,機會來了!

大量的人類出現,通道已經逐漸開啟,于是,便有了如今的一幕。

徐丙的一番話,也讓眾人對一些事有了清晰的了解。

人類和地窟,有了現在的局面,的確是有人在安排,在算計。

他們都在等,等界壁全面開啟。

邪教的出現,恐怕是為了加速這個過程。

結果不知道為何,邪教沒能形成影響,方平猜測,可能和鎮天王有關。

畢竟那個時候,也唯有鎮天王可以威懾那些強者。

“這么說來,鎮天王……也許也是當年的老古董之一,只是他選擇的并非屠殺人類來加速開啟通道。”

方平瞇了瞇眼,忽然笑了一聲。

鎮天王也許選的是別的路,比如……打造盛世,讓人類更多,這樣也可以開啟通道。

不管如何,方平覺得,這樣的路就算是鎮天王算計的,其實他也沒想法。

在滅絕人類和誕生更多的人類之間選擇,當然是后者更好。

上一章  |  全球高武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極品全能學生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神級插班生  仙帝歸來當奶爸  登頂煉氣師  校花的貼身高手  修真傳人在都市  
你可能喜歡看:  [靈異]  馭房有術  我不當鬼帝  都市陰陽師  茅山遺孤  極品捉鬼系統  超級捉鬼道長  機甲戰痞  
大家都在閱讀:  極品全能學生  絕世藥神  藥女醫香  將軍娘子喜種田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無敵天下  神級升級系統  馭房有術  乾坤劍神  逆劍狂神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當前查詢耗時:0.06249956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