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連接天堂的紐帶>>連接天堂的紐帶目錄

第二百八十二章 江湖追捕

更新時間:2019-01-20  作者:心空罪亦亡  關鍵字: 歷史軍事 | 絲綢之路 | 西域 | 高昌 | 北庭 | 征戰 | 和親 | 突厥 | 回鶻 | 心空罪亦亡 | 連接天堂的紐帶 
聽說冊封使遭遇不測,程知節“唿”的站起身,神情緊張道:“稟報詳情!”

那人慌忙道:“大白天,元禮臣被人抹了脖子,隨行護衛中箭身亡,據說是雪狼手下所為。”

見程知節目光驚愣地跌坐在椅,像個泥神似的瞪大了眼睛,蘇定方輕輕放下手里的書,聲音淡淡道:“純屬栽贓,雪狼手下絕不會干出這等勾當。”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話音才落,就見程知節瞪眼黑臉嚷道:“咋就不會?他雪狼與賀魯那點扯不清的關系誰人不曉?如果朝廷扶起了真珠,那賀魯必亡,對他雪狼有啥好處?”

蘇定方見程知節還不甚了解雪狼為了商道,而長期夾在多股勢力中間的難處,也不想與他爭執。

于是,轉移話題道:“等待真珠與我軍前后夾擊賀魯這條路,看來是暫時行不通,真珠父子本就被賀魯攆的屁滾尿流,現在見使臣被殺,就更不敢輕易再惹賀魯這頭野狼,眼下只有靠自己。”

見程知節睨眼瞅著自己,欲言又止,蘇定方長吁口氣,接著道:“經過一段時間的小股作戰,雖未取得突破性進展,但也漸漸摸清了賀魯的底細,我打算帶軍迂回到北面,從側后給他一拳,你再揮軍西進,定有斬獲。”

再說,虎壯見三旺和柳青如膠似漆,整日黏糊得像個新婚燕爾一般,也不忍派他遠行,就索性留在家,代替自己匯集各路信息,再轉發給相關站點,而自己卻要親自出馬,以便與各地江湖朋友取得聯系。

以敬軒在江湖上的地位,以及設立在各地的聯絡站點,查找幾個冒充雪狼手下行兇的人,并非難事。

恰巧的是,那天幾個獵戶打扮的人動手行兇,卻被個真正的獵人給看了個一清二楚。

這人名叫孫杰,外號孫長腿,因甩開雙腿在山路上跑,比馬還快而得名。

那日他正盯上一只肥碩的獾子準備下手,卻被一陣急促的馬蹄聲給攪擾,眼睛才撇開飛竄而去的獾子,倪眼朝馬蹄聲望去,就見那伙人已經開始動手。

一縷清風帶來了幾聲凄厲的慘叫,也帶來了令他震驚憤怒的聲音。

——有人想給雪狼栽贓!

孫長腿雖然不是雪狼的人,但和雪狼卻有些交情,不但對他的武功人品佩服得五體投地,而且,兩人還很對脾氣,若不是年邁多病的老娘沒人照顧,孫長腿早就投奔了雪狼。

聽得有人給雪狼身上潑臟水,孫長腿二話不說,甩開兩腿便順著那伙人逃奔的方向追了下去。

馬蹄雖快,但得繞梁而行,孫長腿卻是翻梁竄溝,以他熟知路徑的優勢,很快便趕在了那伙人的前面。

見并無追兵趕來,那伙人的馬蹄速度也就松緩了下來,說說笑笑,好像是剛剛參加完一場熱鬧的聚會一般。

馬上共有五人,從穿戴來看,與一般獵人無二無別,但其中有個滿臉大胡子的中年人看著有些特別。

只見他一雙青藍的眸子透著深邃狡猾的光波,高聳的鷹鉤鼻子,和那兩撇被雜草般胡須圍繞的八字胡,隱現著老成陰狠的樣子。

見一個瘦的像個馬猴,卻長得賊眉鼠眼的家伙,似在得意道:“這回,雪狼可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那個動手殺人的黑壯漢,聲音怨怨道:“我就不愛干這號虧人的事情!雪狼對咱一向不薄,咋能給人家惹這麻煩!”

話音才落,就見那個大胡子操著一口生硬的漢語沉聲道:“你懂個屁!可汗正處在生死關頭,不這樣,咋能逼他幫可汗?”

孫長腿并不清楚他們所說的可汗是誰,但從說話內容來看,他們殺人的目的就是為了整治雪狼,另外,那個大胡子不是個漢人。

為了弄個究竟,孫長腿一路暗暗跟來,好不容易熬到火紅的太陽懶洋洋的滾下了山,那幾個人才像是沒事人似的住進了駝店。

這一帶的溝溝洼洼孫長腿都摸了個遍,但就是沒進過駝店,有心住下再暗中聽聽他們到底是啥人,但兜里卻沒裝一文錢。

孫長腿正焦急無措的在店門口打轉想轍,聽得馬蹄聲臨近。

猛回頭,只見有個身背寶劍雨傘的中年道人,沖自己淡淡一笑,便慌忙點頭揖禮,立于一側。

而道人卻并未揚長而入,只見他緩緩下馬,伸腰踢腿的活動了一番,也不看孫長腿一眼,便隨口道:“施主是遇到啥難處了么?”

孫長腿忙顯慌窘的樣子,囁嚅道:“打獵......嗨!眼看天黑了......沒帶盤纏。”說著,一副焦急無奈的樣。

道長輕咳一聲,淡淡笑道:“今晚你我同住,正好有事要向施主請教。”

兩杯酒落肚,道長神情平淡道:“孫施主家住不遠吧?”

孫長腿略微一愣,憨憨笑道:“就在這座大山的后面。”

道長輕捋胡須,不經意的樣子道:“那施主一定是追趕獵物來到了這里。”

孫長腿又是微微一愣,稀落胡須的臉頰不由抽搐了一下,吞吐道:“是......是......狍子......”

道長微微笑道:“是一群五個吧?”

孫長腿猛然一驚,清楚道長有些來頭,便頓時警覺道:“道長到底想說啥?”

道長輕抿了口酒,淡淡道:“施主翻山越嶺,尾隨幾人來到這里,必然有些原因,貧道素姓陳,道號冉靜,師父了塵和雪狼大俠是故交。”說著,睨眼瞅了瞅孫長腿。

提到了雪狼,孫長腿心下猛然一松,知道不是外人,便警惕的竄近門,側耳聽了聽,才略顯忿忿,低聲道:“那伙慫殺了人,還給雪狼身上潑臟水!”

冉靜微微頷首,略顯欣喜道:“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說著,起身側耳聽了聽,故意揚聲道:“哎呀!是水不對,還是飯菜不對,這肚子咋就......”又沖孫長腿擺擺手,示意他別動,便推門而出。

不大功夫,冉靜便飄然進屋,低聲道:“那伙人已經安睡,我得即刻動身趕到下一站,傳信給雪狼手下,準備拿人。”

有了冉靜的安排,孫長腿自然是高枕無憂,翻山越嶺跑了大半天,也確實累得散了架,一覺睡到天色微明,門外有了動靜才一骨碌爬起,出門便朝院子走去,他惦記著那五匹西域良馬。

然而,轉遍了馬廄,卻沒找到那匹白頸白蹄的黑馬,慌忙向悶頭拾掇草料的店伙計打聽,人家說,那伙人半夜就走了。

孫長腿聽說,身子猛然趔趄了一下,神情木然的嘟囔道:“狗日的,原來是一伙!”

再說于仁德也曾是個高來高去,空手取物的主,原想積攢點錢財遠走他鄉,過番逍遙自在的日子,于是,便以農家小院作掩護,守著幾畝薄田,不顯山不露水的掩人耳目。

但“紅顏禍水”這話一點不假,于仁德新娶的媳婦雖有幾分姿色,但他為掩飾自己夜里干活的勾當,也常常是以外出謀生為由,幾日不歸。

雖然每次回來,只要給女人手里放幾個錢,也能讓她喜笑顏開,但夜里的寂寞也讓她暗藏了滿肚子的怨言。

真是彈棉花的偏偏遇上了帶勾的刺,有天下午,縣太爺的公子,郊游打獵從門前經過,女人正看著母雞帶著一群小雞取樂。

聽得馬蹄聲響,猛抬頭,兩雙磁石般的目光便濺起了火花。

生性好色貪淫的花花公子,微微懵愣了一下,便欣然下馬,借故口渴討點水喝,便隨女人進了屋。

發情的母狗,是用不著公狗耽誤多少熱忱火燎的引逗時間,便會翹尾以待。

幾個隨從深知公子的習性,只要是進了女人的門,就不會干著出來,于是,便在百步外的榆樹下乘涼說笑。

于仁德早晨說是要進城找活干,其實,早就盯上了城東的財主家。

本想白天再踏回點子,夜里動手“取貨”,但剛剛裝作找活干的閑散人拐進巷口,就見財主家院門口圍了許多人,擠進一打聽卻嚇了一跳。

原來,財主家昨晚進了賊,盜走不少錢財不說,還弄死了人。

于仁德二話不說,扭頭便走,照行里的規矩,這汪渾水可萬萬不能再趟。

都說:做賊心虛。這話一點不假,雖說這莊案子和于仁德無關,但畢竟自己在房前屋后轉悠了幾趟,還以找活干為由,竄到院里和刁蠻的財主婆嚷嚷過幾句。

如今人家出了命案,自己最好是躲得越遠越好。于是,便打算窩在家里一段時間。

見個瘦不拉幾的男人,晃晃悠悠的從前走過,那幫隨從們也沒大在意,及至發現那人消失在院門時,這才猛然感覺不對,等慌忙沖進門,只見公子和那女人已光溜溜的倒在血泊里。

見屋角的瘦男人手持利刃,還在氣沖牛斗的恨猶未盡。隨從們驚愣之下,便一哄而上,抄家伙拿人。

一氣之下,失手殺人已悔之晚也,見事敗露,眾人圍攻,于仁德只好拿出渾身手段,打翻眾人,逃之夭夭。

于仁德領了元禮臣的暗令,拿出江湖能耐,順著一星線索,竟然摸到了雪狼暗鏢的總舵。

上一章  |  連接天堂的紐帶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大國戰隼  鷹掠九天  躍馬大唐  最強特種兵之龍刺  浴血兵魂  抗日之特戰兵王  艦載特重兵  
你可能喜歡看:  [言情]  錦堂歸燕  極品飛仙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神棍夫人:夫君,要聽話  棄后,惹不起!  古代穿越日常  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大家都在閱讀:  極品全能學生  瘋狂升級系統  逆劍狂神  錦堂歸燕  至尊劍皇  山村莊園主  極品飛仙  小農民大明星  九天神皇  武煉巔峰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當前查詢耗時:0.04687464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