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楚臣>>楚臣目錄

第五百零五章 訪客

更新時間:2019-03-13  作者:更俗  關鍵字: 歷史軍事 | 異世爭霸熱血 | 更俗 | 楚臣 
曹干抵達金陵,一直沒有受到理會,他以為是大楚朝臣故意冷落他,其實就是他乘官船抵達金陵的這一天,大楚集結于舒州等地的兵馬,正式對巢州展開攻勢。

金陵與滁州、巢州隔江相望,駐守長江南岸沿線的兵馬也是風聲鶴唳,六部院司更是像一座機器般滿負荷運轉起來,幾乎所有人的神經都關注著北岸的動向,誰在這時候能閑下去管蜀楚和議的事情?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拖就拖著唄。

近十萬兵馬集結于舒州,前后拖延近半年時間,才對巢州發動攻勢,在大的形勢上,對楚國是相當的不利。

大量將卒、隨軍民夫長時間滯留舒州,這一期間額外消耗的糧草便高達上百萬石。

而選擇這時候全面對巢州發動攻勢,又趕上春耕播種時節,大量精壯皆在軍中,致使各地的屯營軍府,缺少足夠的勞動力,春耕也必然受到嚴重的影響。

當然,對控制江東、江西、湖南、荊襄等地、逾一千兩百萬人口的大楚而言,這點負面影響還是能夠承受的。

相比較而言,安寧宮叛軍撤到江北后,看似精銳兵馬猶維持在十萬人規模,但糧秣補給只能依賴于原本就受梁楚兩國邊境戰爭長期影響、人口僅剩六十萬左右、大片田地無人耕種的壽、巢、滁、霍四州,就真正算得是一種煎熬了。

拖延到延佑二年春,安寧宮為維持軍隊必要的補給,只能在所控制的地域內百般搜刮、盤剝,各種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在如此規模的精銳兵馬鎮壓之下,不要說普通民眾了,地方上的世家鄉閥也全無反抗的余力。

大批的民眾無力反抗,但糧食甚至連春耕的種子都被搜刮干凈,不想餓死,就只能背井離鄉,紛紛逃離其地,到他鄉逃荒。

即便往西受山岳及兩軍防線的阻攔,往北受阻于淮河,往南受阻于長江,但成千上萬的人,拖兒帶女逃往淮東的通道卻是暢通的。

這也使得安寧宮叛軍在長江北岸的境遇,變得越發的窘迫。

進攻巢州,也沒有什么奇謀可言,樞密院早在半年前就擬定詳細的用兵方略,延佑帝召集政事堂諸公也多次討論過,現在主要就是照方略執行。

也由于與此時收復的目的地,與金陵僅隔一江之水,故而延佑帝也極方便通過樞密院,直接指揮戰事的進程。

叛軍在南線的守御,主要集中在巢州;巢州以東,位于巢州、揚州之間的滁州,防御是空虛的。

不過,考慮到信王楊元演并不值得信任,即便叛軍在滁州的防御如同空置,楚軍的主攻方向,也是選擇從西面的舒州往東展開攻勢。

高承源率五牙軍的水師戰船,主要是負責封鎖巢滁等地進入長江的水道,將樓船軍殘部封鎖在洪澤湖之內。

等到李知誥集結于舒州的七萬多馬步軍,從拔除掉巢州外圍的城寨,再水陸并進,推到巢州城下,拔除掉叛軍在南線的這個核心據點。

之后再順勢收復滁州,也不用擔心信王楊元演在背后搞什么妖蛾子了。

戰事鋪開有七天,各方面的推進一切都順利的照計劃在進行,但朝堂之上卻不敢有絲毫的放松。

韓道銘今日天未亮就趕往政事堂參加議事,午后又因戶部田賦之事被召到崇文殿應對,直忙得星辰滿天,才饑腸轆轆的乘馬車回到宅邸。

看到府門外停著兩輛馬車,韓道銘走進西苑,卻沒有人通稟有客人來訪,好奇的問府里的管事:“今天還有哪里有客人在府里?”

“是從敘州來的客人,攜帶些禮物過來看望老太爺——老爺要不要將敘州的客人召過來問候一聲?”管事回稟道。

“我見這些人做甚?”韓道銘臉色陰沉下來,卻也沒有辦法將人趕走。

婺川河谷,亂匪所編的天平都與蜀軍打得慘烈,令人再難質疑敘州跟亂匪、跟蜀軍存在勾結,但無難質疑,并不意味著就徹底消除掉宮里那位內心深處的猜忌。

敘州沒事派人跑過來走動,真是閑得慌!

韓道銘心情煩躁的接過侍女遞過來銀耳羹,喝了一口,又覺得嫌燙,“啪”了一聲將瓷盅扔桌上,正要往書房里走去,卻見韓鈞慌里慌張的從里廂走出來,張口喊住他,問道:“慌里慌張作什么,你今天不用去長春宮當值?”

“爹爹,孩兒正要出城回長春宮去,”韓鈞有些慌亂的回稟道,“黃慮等人今日告假回城,找樞密院上書,想著請調到江北戰場,孩兒陪他們走了一遭。”

就目前所草擬的安排里,隨著后續戰事的推進,長江南岸還有一些禁軍會調到江北駐防,但侍衛親軍的職責就是負責金陵城及皇宮大內的守御。

一些侍衛親軍年輕的武官將領,熱血沸騰想立戰功,包括湖南宣慰使的兒子黃慮在內,都三番五次上書要求調入舒州軍中參戰。

韓道銘不悅的說道:“你摻合這些事做什么?”

目前韓家,不提敘州那邊,他出任參知政事兼領戶部尚書,韓道端出任工部侍郎,他女兒又入宮為妃,韓鈞目前出任侍衛親軍都虞候,可以說短時間內怎么都不可能再在軍中獲得提拔了。

要不然,他韓家就太遭人忌恨了。

韓鈞遲疑了一會兒,但想到他真想請求調入舒州軍中,父親必然會堅決反對,便說道:“我也就陪著黃慮他們回城一趟,倒沒有摻合進去。”

“你心里明白就好。”韓道銘揮了揮手,示意韓鈞趕緊出城回長春宮當值去。

然而看著兒子韓鈞走出院子,韓道銘又尋思出一些不對勁來,敘州來人見老父親,韓鈞怎么就當沒這回事似的?

韓府占地逾四十余畝,共有十余處建筑群,韓文煥年紀老邁,不怎么出去活動,便住進緊挨后花園的青竹苑里,平日里有六七名仆傭、侍女貼身仆候著。

這一刻,仆傭、侍女都守在院子里,堂屋房門半掩,明燭高燒,從院子里能看到敘州來的幾名客人,都背著門而坐,正跟老太爺說話,也看不見他們的臉。

韓文煥枯瘦的老臉,仿佛年深日久的樹皮一般起皺,老態龍鐘,唯有眼瞳還頗為精神的看著臉色臘黃、面容稍加偽飭、僅有輪廓還能辯認的馮繚。

過了好一會兒,韓文煥才聲音嘶啞的問道:“不是韓謙叫你來找老夫的吧?”

“大人確實不想麻煩到老太爺,是馮繚不忍看廣德軍舊人慘受迫害,上千家小不得不流落山野,卻隨時會被官兵當成逆匪清剿屠戮,心想著借薛若谷之手,將這樁案子徹底翻過來,或許才能真正了解掉這件事。”馮繚說道。

“你的心思沒那么單純,我也懶得問了,這件事我盡力而為吧,你也不要抱太大的期待——不要說現在,早前我說什么話都不頂用的。”韓文煥老態龍鐘的說道。

薛若谷在御史臺已經夠遭人嫌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將他踹到地方上去。

再說沈漾主持政事堂之后,在推選官員,一直有意避免官吏在祖籍任職。

為避免世家門閥在地方的勢力過度膨脹,有人進諫提出將衛甄從溧水縣令任上調走,也是極正常的一件事。

關鍵還是要有人站出來將這兩件事促成到一起。

要不然的話,薛若谷離朝外放,也不可能恰好是外放到溧水縣任職去。

馮繚也不指望老太爺對自己有什么好的感觀,見目的達成,當下便起身告退。

馮繚是扮作敘州來客的隨扈,走出院子也是跟在他人的后面,穿過韓府深邃的夾道,往韓府大門走去。

走到韓府大門前,恰逢韓鈞從里面走出來,馮繚心里一驚,他還擔心韓鈞會從自己的舉止形態察覺到什么,卻不想韓鈞眼睛往這邊瞥了一眼,便帶著兩名隨扈牽馬跨出府門,策馬往東城方向馳去。

看韓鈞一副心事滿腹、無暇顧及他事的樣子,馮繚疑惑的皺起眉頭,實在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叫韓府嫡長公子,侍衛親軍的高級將領都虞候、太后跟前的紅人韓鈞牽掛成這樣子?

韓府上下一切如故,他黃昏時登門,并沒有察覺到有什么異常之處啊。

坐上馬車,馮繚越想越不對勁,揭開車簾子,跟騎馬跟在馬車旁的一名侍衛說道:“安排一個人盯住韓大公子,最好是能獲得其信任,直接到他身邊服侍,看看我們的韓大公子,最近到底遇到了什么煩心事,以致他對夜訪韓府的客人都吝嗇不多看一眼。”

上一章  |  楚臣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最強炊事兵  特種兵之基因復制系統  明賊  間諜的戰爭  艦載特重兵  寒門貴子  漁色大宋  
你可能喜歡看:  [都市]  極品全能學生  都市陰陽仙醫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神級農場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從仙俠世界歸來  都市陰陽師  
大家都在閱讀:  乾坤劍神  極品全能學生  絕世藥神  神棍夫人:夫君,要聽話  都市陰陽仙醫  逆劍狂神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將軍娘子喜種田  武煉巔峰  神級農場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078121778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