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楚臣>>楚臣目錄

第三百三十三章 波瀾不驚

更新時間:2018-11-09  作者:更俗  關鍵字: 歷史軍事 | 異世爭霸熱血 | 更俗 | 楚臣 
梁楚兩國正醞釀的驚天危機,仿佛火山一般隨時都會爆發,但數千里之外的蜀都卻是沒有絲毫的覺察,還是那樣的風平浪靜、波瀾不驚。

蜀都下了一雪夜,到清晨時才雪過天晴。

蜀都天氣溫潤,數年都難得下一場大雪,清晨時的城池覆蓋在大雪之下,猶顯得乾坤朗朗、風輕云淡。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郭榮宿醉醒來,雖然頭痛得很,但擁被躺在窗前,看著窗對面房檐、院墻上的積雪,一邊暗自感慨敘州新釀梅酒的兇烈,一邊琢磨著昨日那句新詞。

爭嫡形勢沒那么兇險時,而當時韓道勛作為秘書少監,在朝中只能說是清貴,談不上有權有勢,郭榮因為羨慕韓道勛的文章與書法,接觸甚密,也知道韓道勛于詩詞不甚用功,更專注于經世致用之學。

也就是說,那句新詞,韓謙不可能是抄自他父親韓道勛的。

要是別人,或許認定這句新詞,韓謙即便不是抄襲他父親的,也是抄襲別人的,但郭榮這幾年被安寧宮派到楊元溥身邊,跟韓謙的接觸之深,也是非他人能及的。

試想過去這幾年,韓謙有多少次的驚艷表現令他震驚莫名了?

即便韓道勛或許是一切計謀大略的制定者,但韓謙的表現,也絕對不弱。

要不然,他當年也不可能近在咫尺,被玩弄于股掌之間了。

如今看來,這句新詞便是韓謙所作,他也不會覺得有什么意外。

這時候馮翊叩門進來,手里端著一碗藥味撲鼻的熱湯,笑著問道:“郭大人宿醉一場,可是頭痛得緊,韓謙著我端來解酒湯給你……”

宿醉過后,除了頭痛外,腹中也甚是難受,喝過解酒湯,腹中感覺一股溫熱,卻是真緩過勁來了。

“我昨日很早便喝醉了,看韋大人酒量也不大行,不過,韓大人與長鄉侯、景瓊文大人的酒量應是不差,他們又喝了多久,可有喝倒?”郭榮醉酒后,對昨夜的記憶有些模糊,問昨夜沒有喝酒的馮翊。

馮家案發后,馮翊就被貶為庶民,沒有官身,昨夜自然也沒有資格坐下來陪著喝酒,他笑著說道:“韓謙賊得很,他所釀的酒有多烈,他心里有數,他便沒有怎么多喝,至于長鄉侯與景瓊文嘛,酒量不比郭大人好到哪里去……”

此時的馮翊早非三四年前,隨便就能叫郭榮哄出話來,此時只是拿話敷衍他,斷不可能將昨日夜宴的真正情形,說給郭榮知道。

不過,郭榮也沒有那么容易好敷衍,暗感韓謙沒事,灌醉他們這么多人做什么,炫耀敘州所醉新酒兇烈嗎?

郭榮也知道他名為副使,事權卻都在韓謙的手里,即便他能猜測在迎親之外韓謙還有圖謀,卻非他所能干涉。

當然,并非被安寧宮疏遠,又在潭王府這邊坐冷板凳,郭榮就意識不到金陵正蘊釀的危機。

對潭州削藩獲得決定性的勝捷之后,三皇子其勢如虹,他在金陵還沒有啟程出使之時,京里就已經有很大廢嫡改立的聲音,更不要說這次聯姻,更會憑添三皇子的聲音,但不意味著安寧宮、壽州及太子那邊就會束手就擒,也不意味著楚州那邊全無動靜。

牛耕儒、趙明庭、王文謙等人都不是易與之輩;安寧宮那位看著慈眉善目,內中卻是狼顧之相,而知兵善戰、坐鎮楚州的那位也絕對不會良善之人!

這些人要是容易搞,陛下這幾年就絕不會如此的糾結,韓謙心里到底是怎么謀劃這些事?又或者他誤以為陛下足以掌握住形勢?

要是如此,韓謙及三皇子他們就太樂觀了,或許說并沒有認清楚安寧宮那位是何等人物,或許根本就沒有認識到陛下這些年親自在內侍省內部所扶植的內府局,也都早已經被寧安宮滲透了!

郭榮想到這里,又忍不住搖頭起來,他沒事替韓謙他們擔憂作甚?

三皇子真要登位了,于他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對了,韓大人他今天可說有什么安排?”郭榮問馮翊道。

“韓謙昨夜留奚夫人在房里過夜了,哪里舍得這么早起床?”馮翊打了哈欠,說道,“蜀都難得晴雪天氣,要是時時都溺于瑣事,也太過無趣了。”

郭榮微微一笑,要是韓謙真能沉溺于女色,這幾年也不會給安寧宮制造出那么多的麻煩了,但細想那番女奚氏也確實是天香國色,即便是作為去勢之人的他,看在眼底也不比清陽郡主差出多少。

“郭大人要沒有什么吩咐,我還得去給長鄉侯送解酒湯去——如今我不比往昔,要將諸位大人一一伺侯到位才行。”馮翊感慨說道。

郭榮微微一笑,心想馮家兄弟如此巴結著韓謙,應該是將馮家起復的希望寄托在三皇子身上了。

長鄉侯王邕昨日回府就大吐過一場,睡前又喝過解酒湯,一覺醒過除了有些虛弱外,卻沒有多少宿醉的痛楚。

他記得走出錦華樓東苑時,韓謙交給他一大疊材料,他抬頭看了一圈,卻沒在屋里看到,恍惚間還以為昨夜喝多,將這件事記岔了。

長鄉侯王邕沒有急著起床,他這時候頭腦清醒過來,臥床細思韓謙昨夜所說的諸多事,直到聽到外面的園子里有嬉笑的聲音傳來,他才在女侍的服侍下洗漱,披了一件裘袍踏雪走過去,看到婉兒牽著幼子王煥、小女兒穗兒的手,在園子里玩雪。

長鄉侯王邕神色陰翳的站在廊前,盯著園子里看了一會兒。

幼子王煥很快看到他,稚嫩小臉流露出期待而遲疑的神色,長鄉侯王邕則狠心轉過身走回書齋,將滿臉失望的幼子王煥丟在園子里。

長鄉侯妃梁婉略帶惆悵,暗感生于帝王家,難道真是連半點親情都不能有嗎?

走到書齋,看到清陽捧著昨夜拿走的材料正走過來,長鄉侯王邕低聲說道:“此等書冊只能在書齋翻閱,不能隨意拿出去。倘若落在有心人眼里,你叫我如何解釋得清楚?”

“我看也沒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莫非真覺得韓謙昨夜所說之策可行?”清陽撇著嘴說道。

“我細思良久,卻也沒有發現有什么不行的。”長鄉侯王邕遲疑說道,他知道韓謙一旦受到父王召見,就隨時會護送清陽返回楚國,留給他做決定的時間,實在不多。

“韓道勛調入金陵任京兆尹,韓謙在這事撒了彌天大謊,大哥還要用他所言之策?”清陽不可思議的說道。

長鄉侯王邕即便每日都要告誡自己韜光養晦,但他出宮就府迄今已經有十三年了,也將他最后一絲耐心磨滅掉了,兩國從硤荊兩州裁軍,這是大蜀有多余兵力經略巴南的時機,也是他介入軍政的良機,他不想再錯過去,咬牙說道:

“韓謙應該不會愚蠢到認為其父就任京兆尹的消息能瞞過我們,他不提,或許有他不提的理由!也許金陵的形勢,比韓謙所說的還要錯綜復雜!”

清陽頗為詫異的盯著大哥,沒想到平素那么小心謹慎的一個人,竟然無視那么大的破綻、疑點,也要用韓謙的計策?

長鄉侯王邕打定注意不再韜光養晦,即便韓謙所設是陷阱,也決意跳下去,心思也變得果斷起來,跟清陽說道:

“韓謙使蜀,所議是你的婚事,你自己也不能沒心沒肺的當個沒事人似的。你這幾天便多回宮里走動,多到戚夫人那里問候……”

他們能拉攏來幫著說話的朝中大臣還是太少,戚夫人的兄長、右武衛將軍、樞密副使戚倫是不多能在經略巴南之事有話語權的人物。

見大哥拿定主意,清陽郡主也只能悶聲應承下來:“好吧!”

這時候侍衛進來稟報:“楚使韓大人遣人送解酒湯給殿下來了。”

聽到韓謙派人過來,長鄉侯王邕讓侍衛趕緊讓人進來,卻見是馮翊帶著兩名護衛,各提一只精美的黑漆食盒。

“昨日醉態獻丑,卻勞韓大人惦念著送解酒湯。”長鄉侯王邕看到馮翊從食盒里拿出玄機壺,斟了一碗藥味腥重的解酒湯,稍作遲疑,還是將解酒湯一并飲下。

“韓咨議另有事情差遣我去辦,我便不在侯爺這里耽擱了。”馮翊見長鄉侯王邕喝過解酒湯,不僅玄機壺不取,連那兩只兩尺高矮的黑漆食盒也不拿,直接帶著人就走了。

“這里面有什么玄機?”待侍衛走開,清陽郡主拿起案上的玄機壺打量了一會兒,又狐疑的打量起被馮翊直接丟在案桌上的食盒,不明其意的問道。

長鄉侯王邕走過去摸索了一會兒,從一只食盒底部抽出一張暗板,才發現這只食盒里還有一個夾層,絲絨之中鋪滿好幾層大拇指粗細的合浦珠。

長鄉侯驚疑不己的臉,這一刻被映照得瑩然煥色。

上一章  |  楚臣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最強炊事兵  特種兵之基因復制系統  明賊  間諜的戰爭  艦載特重兵  寒門貴子  漁色大宋  
你可能喜歡看:  [玄幻]  乾坤劍神  絕世藥神  逆劍狂神  武煉巔峰  無敵升級王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全職法師  
大家都在閱讀:  乾坤劍神  極品全能學生  絕世藥神  神棍夫人:夫君,要聽話  都市陰陽仙醫  逆劍狂神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將軍娘子喜種田  武煉巔峰  神級農場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0468754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