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楚臣>>楚臣目錄

第二百五十三章 故人相見

更新時間:2018-09-26  作者:更俗  關鍵字: 歷史軍事 | 異世爭霸熱血 | 更俗 | 楚臣 
要不是郡王府這邊主動承攬,宣旨的事情怎么也輪不到張平的頭上。

不過,這事在外人看來,這是三皇子對韓謙的“叛逃”充滿憤怨,才將宣旨的事情攬過來,以便能派人過來質問韓謙。

當然,黔陽城內對張平一行人也充滿警惕,甚至在將他們請進驛館的第一天,就將他們隨行扈衛的兵甲都收繳過去,張平他們壓根就沒有享受到半點欽差特使的待遇,除了第一天見到韓道勛外,差不多就這樣被軟禁在驛館里,也沒有機會跟敘州的其他官員見面。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姚惜水坐在窗前,對著院子里新開的一樹桃水,心煩意亂的亂撥著琴弦,此時距離她們到敘州已經過去六天了,韓謙都沒有出現,心里想要是韓謙一直躲在龍牙山不回黔陽城,那她與春十三娘不是白白跑了一趟敘州?

春十三娘則坐在軟榻上,百無聊賴的看著窗下的魚池——金陵富貴人家院子里挖魚池,養的是錦鯉,只圖好看,這院子里的淺池養的卻是烏青,但多多少少能添些生機,一年養到頭還能撈出來美餐一頓。

“嘩啦啦……”聽著兵甲簇動的聲音,姚惜水與春十三娘望外院看去,就見一隊甲卒毫不打招呼就徑直闖進來,張平在前頭氣得額頭青筋急跳,大叫道:“我們是宣旨特使,你們是什么意思?”

“不好意思,少主過會兒便親自過來見張大人,但以防鬧出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來,還請張大人配合一下。”為首的武將頗為客氣的說道,但指揮手下進屋翻搜箱籠卻沒有半點的猶豫。

“韓家父子還真是山高皇帝遠啊——也難怪這廝要叛逃,你看他們在這里多逍遙快活啊!”春十三娘感慨道。

這時候奚荏帶了數名身穿革甲、腰挎佩刀的健婦走進內院來,看著姚惜水、春十三娘,說道:“二位姑娘要是也想見少主,便要多委屈你們一下了,還請你們將身上暗藏的兵刃都交出來。”

“他膽子什么時候這么小了?”姚惜水將袖管里暗藏的兩柄短劍取出來,放在案上叫女兵拿走,不屑的問道。

“我說過,我從來都怕死得很,你們卻以為我的膽子大得很,所以總是猜錯。”韓謙站在院門口,隔著老遠看過來說道。

“你逃到敘州來,也是怕死?”姚惜水問道。

“要不然的話,姚姑娘你以為呢?”韓謙笑問道。

看著奚荏親自上手,將姚惜水、春十三娘渾身上下都搜過一遍,韓謙才揮了揮手,示意這院子里的兵卒都先出去,單留奚荏陪在他身邊。

這時候韓謙拱手請隔壁院子的張平、袁國維過來說,說道:

“張大人、袁老大人能安然到黔陽城,看來潭州是確信我韓家父子有割據敘州的野心了!剛才一切,是必須做給外人看的,我到現在還沒有摸清楚潭州到底有多少眼線,盯著我父子倆人,還請張大人、袁老大人不要介懷!”

在敘州甲卒以及他們隨行護衛的人馬被請出院子后,看到韓謙突然間換了一張臉,姚惜水、春十三娘檀唇張大都要塞進一枚雞蛋,張平也是又驚又疑。

看姚、春二女美臉現出驚容,韓謙卻是得意的一笑,先走進里屋,在案前坐下。

他們這些人里唯有作為普通隨行書辦的袁國維知道內情,他這時候走進來朝韓謙拱拱手,說道:“這幾個月,韓大人受累了。”

張平原本就有所疑惑,所以也最先鎮定下來,坐下來盯住韓謙問道:“韓大人,現在能解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嗎?”

“我是奉旨‘潛逃’,此事殿下、沈漾先生、鄭大人以及姜老大人、袁老大人都早知道!我這么說,張大人應該明白陛下下一步要做什么了吧?”韓謙笑問道。

“潭州?”張平也是才智過人,聽韓謙捅破這層窗戶紙,又豈能猜不到最終的目的是謀潭州?

而所做的一切,都要是騙過潭州!

“為何侯爺都不能第一時間知悉其事?”春十三娘一貫游刃有余擺弄風情,這一刻在震驚之余,再也抑不住內心的不滿,質問道。

她與姚惜水,乃至張平,都可以說不夠格,沒有資格一開始就知道整個計劃,但信昌侯李普作為三皇子的岳父,在所有人的眼里,他都是郡王府幕后最堅定的支持者,他都被徹頭徹尾被蒙在鼓里,春十三娘怎么都難覺得滿意。

要說這不是韓謙有意唆使三皇子將他們排斥在外,誰能相信?

姚惜水灼灼眼眸盯著韓謙,又看了義父張平一眼,見義父眼神平靜,心想韓謙實際上是有懷疑晚紅樓暗地底跟潭州有勾結吧?

要不是韓謙這時候已經確認晚紅樓跟潭州沒有勾結,或許到最后一刻,他們都未必會知道全盤計劃吧?

韓謙微微一笑,袁國維在這里,他不會去解釋真正的原因,只是笑道:“事敗不密。潭州這些年撒出重金,收買朝中的官員,很難知道誰是真正可靠的,所以全盤計劃越少人知道越安全,陛下身邊也只有內侍省少監沈大人知悉其事。”

韓謙的話是沒有辦法解釋信昌侯李普為何一開始被排斥在外,但在袁國維看來,或許韓謙跟信昌侯府壓根就不是一路的,用意還是壓制信昌侯府在三皇子身邊的話語權。

袁國維與姜獲更大意義上是監督者,又是某種程度上的執行者,并不參與全局的謀劃,因此也難以看透韓謙與張平、姚惜水、春十三娘之間存在另一層關系。

韓謙早就跟他交底,姚惜水、春十三娘乃是信昌侯府培養出來的人,此時在他看來,張平應該也是被信昌侯府拉攏過來了,此時一起為三殿下效力,當然也是值得信任的。

“敘過舊”,袁國維這才真正介紹韓謙潛逃之后金陵這三個月來的情況:“陛下最初是考慮將左司將卒的家小都送來敘州的,但朝中太多大臣反對,唯有作罷,此時全部交給郡王府處置。殿下絕不會有半點虧待,還要韓大人請左司將卒放寬心。”

韓謙點點頭,是形勢不允許,還是天佑帝不愿意放棄對敘州的最后一點鉗制,都不是他此時應該去細究的。

此外,他與父親這次正式受封敘州,并沒有公開與朝廷決裂,他將那些有家小留在金陵的左司將卒,安排到鄉亭一級充當基層官吏,他們應該還是能安心任事的。

千百年以來,中央政權對地方的控制,絕大多數都停留在縣一級,雖然大多數朝代都建立鄉亭里坊制,但這些基層胥吏差不多都是受鄉豪的把控。

而以往中央政權也只需要能從地方征收到相應的徭役賦稅,鄉豪對地方的把控,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能有效維持中央政權對地方上的統治,減少流民及叛亂的產生。

歷朝歷代對這種局面也是樂見其成的,但只要鄉豪的勢力沒有大到威脅中央政權的程度便可以了。

只是敘州不行。

敘州的人口還是太少了。

即便四姓大族不作任何的抵擋表示順從,甚至韓謙進一步能將潭州的勢力從敘州驅逐出去,照舊例,敘州三縣,一年上繳到州府的田稅丁賦都不會超過三千石糧、三千匹布;所能征調的徭役,每年總計不會超過六百人次;市泊稅、商稅加起來或許還能有兩三千緡錢。

這點資源,僅夠勉強維持州府的公帑開銷,不要說繼續屯墾新田、開挖河渠,不要說額外養兩三千精銳戰卒了!

要知道在潛逃之前,韓謙往敘州投進來用于建造工坊、開墾新田的資源,就超過十萬緡錢,而這次潛逃脅裹來的錢糧也超過十萬緡錢,但也頂多能支撐到四五月份。

目前郡王府要在鄂州籌備戰事,即便潭州那邊不封鎖沅水,也不可能再有大規模的資源運入敘州,支援這邊的建設。

要從敘州就地征收更多的資源,不是一紙命令就能行的,除了足夠的強制力外,在基層還需要有足夠強的執行力。

雖然不能將左司將卒都用為武官有些可惜,但沉淀到鄉亭里坊,也無益是另一種能接受的選擇。

“韓氏目前舉族遷入金陵,姜獲他專門負責隔三岔五過去騷擾、敲詐一番,確保他們沒有可能跟太子走得太近。陛下這次除了敘州賜旨外,也給潭州下了一道秘旨,勒令潭州防備敘州,禁絕與敘州的商貿,這諸多事都要韓大人做好準備!”袁國維說道。

張平他們甚至都不知道金陵那邊額外給潭州下秘旨的事情,但此時知道了,背后的用意也就不難想象。

朝廷給潭州下秘旨對敘州進行封鎖,明面上是朝廷對韓家父子懷恨在心,而潭州無論是假意順從朝廷的旨意,還是想對韓家父子進行施壓,一旦封鎖沅水,實際上就給了韓道勛、韓謙在敘州跟潭州進行對抗的借口。

要不然的話,在朝廷真正對潭州動手之前,韓道勛、韓謙父子有什么借口,去拔除潭州滲透進敘州的勢力?

而對韓氏一族的敲詐,看似郡王府是有意將韓謙潛逃的賬算到韓氏的頭上,但這個除了能繼續掩人耳目外,也是為郡王府此時在鄂州的備戰籌集錢糧。

張平這時候明白過來,三皇子讓他們到敘州來傳旨,實際上是掩護袁國維跟韓謙見面。

上一章  |  楚臣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最強炊事兵  特種兵之基因復制系統  明賊  間諜的戰爭  艦載特重兵  寒門貴子  漁色大宋  
你可能喜歡看:  [競技]  網游之九轉輪回  游戲大神是學霸  重生之狂暴火法  網游重生之毒奶神坑  英雄聯盟之天王時代  第一藥師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大家都在閱讀:  乾坤劍神  極品全能學生  絕世藥神  神棍夫人:夫君,要聽話  都市陰陽仙醫  逆劍狂神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將軍娘子喜種田  武煉巔峰  神級農場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015625115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