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楚臣>>楚臣目錄

第二百四十三章 閉城

更新時間:2018-09-20  作者:更俗  關鍵字: 歷史軍事 | 異世爭霸熱血 | 更俗 | 楚臣 
(女生文學)

朗州龍陽縣西,乃是沅水入洞庭湖的河口所在,船隊昨日夜里從龍陽縣西的河口進入沅水,放緩船速夜航,此時天色清亮起來,遠遠能看到武陵縣的城池。

此時四周山嶺沃野已經被白雪覆蓋,曲折蜿蜒的沅水河道,在天地間緩緩湍動著。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清晨淡淡的霧氣氤氳而出,往雪野彌漫而去,武陵城覆蓋的白雪之下,籠罩在淡薄之中,仿佛仙境。

甲板上,站在韓謙身后的高紹、田城,卻緊張著盯住武陵城西側的水營駐地。

潭州水營有三千精銳、數十艘戰船駐扎在那里,是馬氏核心將領、朗州司馬、武陵知縣馬融控制沅水下游這片沃土的主要戰力。

昨天夜里,韓謙將主要兵力都集中到三艘戰帆船上。

此時三艘戰帆船位于整個錐形船陣的前端,一旦潭州在武陵水營戰力出動,有到沅水主河道攔截他們的跡象,他們只能以這三艘戰帆船充當主力,撕開封鎖。

馮家的遭遇,應該已經叫潭州放棄對金陵的幻想,但不意味著潭州就一定會放他們去敘州。

因此他們在真正進入辰州境內之前,一切都還存在巨大的變數。

到了辰州,事情就好辦一些了。

即便辰州州營也有上千兵馬,但跟敘州一樣,辰州州營主要為土籍大姓控制,他們更沒有效忠朝廷的心思。

即便辰州州營妄圖攔截船隊,他們也有信心擊退,畢竟辰州土籍大姓手里并沒有幾艘像樣的戰船,州營也是以步卒為主。

高紹、田城同時也擔心身后的將卒疑心大起,一旦軍心不穩,甚至發生嘩變,那不需要潭州出手,他們也難以順利抵達敘州。

“韓道勛、韓謙父子野心勃勃,與之為鄰,絕非潭州之幸事!”

雖然在荊襄戰事后,文瑞臨曾力主拉攏韓謙加入潭州,甚至還代世子馬循趕往龜山去見韓謙,但此時的他,卻出乎所有人的預料,站出來極力勸馬融出兵扣押正徐徐往武陵城逼來的船隊。

池州、江州、鄂州、黃州等州縣,互不統屬,即便看到敘州船幫的船隊里人頭攢動,行跡可疑,猶豫著想要派出兵船攔截搜查時,船隊便已經行遠。

然而潭州節度使府轄岳、朗、潭三州,探子、探馬遍布八百里洞庭湖的角角落落。

即便岳州那邊沒有來及得直接派兵船攔截搜查,即便金陵那邊暫時都還沒有明確的消息傳過來,但通過分布洞庭湖面上的一艘艘漁舟、商船,潭州的眼線已經這次過境船隊的情況,摸了七七八八。

跟大半個月之前的馮氏族人分兩批遷往敘州之事聯系在一起,文瑞臨以及朗州司馬馬融等人,也基本上能確定韓道勛、韓謙父子有據敘州自立的野心了,甚至韓謙本人極可能就在船隊之中。

時間太過短促,也根本來不及派人去潭州找節度使或世子請示,是扣押船隊,還讓開通道,默許船隊再次通過去敘州,馬融此時便要做出決定。

馮氏族人最初乘船過洞庭湖時,文瑞臨就主張扣押馮氏族人。

馮氏族人當時分兩批乘船通過洞庭湖,第一批乃是快速帆船,潭州內部沒有來得及溝通,但第二批的普通帆船航行速度要慢一半,進入潭州轄域的時間也要晚上幾天,想扣押是完全來得及的。

最終還是潭州節度使馬寅拍板,讓兩批裝載馮氏族人的船隊都安然通過。

畢竟他們實在沒有理由攔截馮氏族人,甚至擔心這是金陵給他們挖下的陷阱,一旦他們無故扣押馮氏族人,金陵會以此為借口對潭州出兵。

之后文瑞臨就一直留在武陵,沒想到第二批馮氏族人的船隊才通過半個月,可能此時剛剛到敘州境內停泊,敘州船幫的快速帆船又載著千余人借道通過。

雖然船隊經岳州入境,繼而橫穿洞庭湖的兩天時間里,韓謙本人都沒有露面被潭州的眼線看見,但敘州船幫這次所載的千余人里,很明顯有多人乃是韓謙在金陵所用的嫡系。

這極可能意味著,這是敘州船幫最后一次從潭州境內通過,之后韓家父子便會躲到潭州的背后,自成一系了。

無法及時跟潭州請示,朗州這邊,有人跟文瑞臨一般,主張扣押船隊,但更多人則主張繼續視而不見,放船隊過去。

首先潭州過去一年時間內,在黔陽城北邊建了兩座堅固寨子,在敘州腹地有一千二百精銳戰力可用。

這在地廣人稀的敘州,已經算是相當可觀的戰力了。

此外,韓道勛父子即便有經營敘州的野心,但實際很難整編超過兩千人的雜兵,而相信四姓大族往后對韓家父子的戒心更甚。

這意味著除非獲得潭州的支持,要不然的話,韓家父子很難在敘州站穩腳。

換作以往,潭州自然是希望整個的吞下辰敘邵衡諸州,使之成為潭州的縱深腹地,但世子馬循率部在大洪山北麓,慘遭梁軍鐵騎的蹂躪,這令潭州上上下下的信心大受摧殘。

對辰敘諸州的野心,潭州這邊大多數人也從完全吞并,轉變為拉攏聯合。

文瑞臨此時站出來發聲主張扣押船隊,反倒顯得有些另類了。

“三將軍不是猶豫之人,難道真要坐看韓家船隊過去?”文瑞臨盯住馬融問道。

“金陵倘若使潭州伐韓家父子,潭州便能順理成章,吞并辰、敘二州,以此為計,我們更不能此時扣押船隊;只需要叫我們已經潛入潭州的兵馬小心戒備,主動權將永遠在我們的潭州。”馬融手下一名參將,早就看文瑞臨不順眼,此時是強烈建議先讓船隊過去。

“倘若金陵要從潭州借道伐敘州,周參將應該如何應對?”文瑞臨眼神凌厲的盯住那名參將。

“文先生是想說金陵欲對潭州行假道伐虢之計?”那參將鄙視的瞥了文瑞臨一眼,說道,“金陵倘若想對潭州用這么幼稚的計謀,難道這不是潭州將計就計的良機嗎?”

文瑞臨已是詞窮,跟馬融說道:“韓謙應藏在船隊之中,三將軍或可派人去請韓謙上岸一敘,拖延他數日,等節度使府做最終決定……”

兩艘槳船從河港那邊駛過來,不管那個身穿青色官服的使者站在甲板上跳叫邀請韓謙登岸與朗州司馬馬融等人一敘,船隊壓根就沒有降帆減速的意思,從江心般道全速通過。

數支弩箭“嗖嗖嗖”的射入那兩艘槳船前面的江水里,警告其再靠近,就會毫不留情的將船隊都射殺當場。

韓謙看著沅水北岸的武陵城,相距不過三四里,拿望鏡甚至能看見站在城頭上馬融、文瑞臨等人的驚訝且凝重的神色,吩咐身后的高紹,說道:“你讓人喊話,說待我到敘州后,便會派人來請馬融將軍到黔陽城一敘舊情。”

“你怕肉包子打狗,進入武陵城就出不來,馬融也不見得就比你傻到哪里去啊?”趙庭兒在身后小聲嘀咕道。

船過武陵縣,再往西南而行,兩岸皆是崇山峻嶺,位于深峽之中的江面也變得狹窄許多。

雖說風勢被高險的山岳擋住,但好在大寒時節,沅水流速緩慢,使得船隊即便雇傭不到纖夫,猶能以日行一二百里的速度繼續前進,最終于十月十二日抵達黔陽城外的江灘。

只是此時的黔陽城外,跟田城、高紹、林海崢等人所想象的大不一樣。

黔陽城此時城門緊閉,城門樓上兵戈林立,一副大敵壓境的模樣。

而此前抵達敘州的馮家奴婢,除了第一批人先期安頓到五峰山新筑的楊潭水寨,更多的人在半個月前抵達敘州,這時候則都滯留在碼頭附近的江灘上,一片狼籍。

包括馮氏族人在內,都禁止進城,馮繚曾多次想派人進城找韓道勛,但奈何連城門都進不去,更不要說跟韓道勛見上面了。

此時的情形,就像是小小的黔陽城,被數千流亡敘州的難民團團圍困得水泄不通。

“大人,老大人關閉城門,這是要拒絕我們進城?”田城、高紹、林海崢他們面面相覷,怎么都沒想到抵達敘州黔陽,竟然遇到這樣的場面。

他們要怎么辦,難不成還要強行攻城?

想到這,田城他們頭皮都要炸起來!

“韓謙,韓大人關閉黔陽城,將我等拒之城外,這是什么意思?”

雖然韓謙這么早就直接潛逃到敘州來,令馮繚很是意外,但數千人滯留江灘半個月,亂糟糟的營地里人心慌亂躁動,馮繚這半個月來心力交瘁,他火急火燎的跳上船,也顧不得再裝出一副敬畏的樣子,直呼其名的焦急問道。

馮繚都有些搞不清楚眼前是怎么一個狀況,搞不清楚韓道勛為何會關閉城門拒絕他們進去。

韓謙望著三里開外的黔陽城門樓,他心里微微一嘆,走回到船艙里將身上的衣袍解開下來,赤胸袒背,又將幾條又粗又柔的荊條背上,掀開簾子,讓寒風一吹,冷得直打抖擻,又讓林海崢將他的雙手從后面反捆起來。

“大人去見老大人,解釋清楚便好,沒有必要吃這苦吧?”林海崢疑惑的問道。

韓謙是想直接走到城下與他父親密談,但他更怕他老子一根筋,沒有等他進城,就要大義滅親,直接下令射殺他。

真要這樣,他死前找誰喊冤去?

韓謙想來想去,將自己捆起來跑到城下請罪,能更穩妥些。

上一章  |  楚臣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最強炊事兵  特種兵之基因復制系統  明賊  間諜的戰爭  艦載特重兵  寒門貴子  漁色大宋  
你可能喜歡看:  [仙俠]  從仙俠世界歸來  最強反套路系統  奶爸至尊  蒼穹之上  這個修士很危險  都市最強修真學生  歸藏劍仙  
大家都在閱讀:  乾坤劍神  極品全能學生  絕世藥神  神棍夫人:夫君,要聽話  都市陰陽仙醫  逆劍狂神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將軍娘子喜種田  武煉巔峰  神級農場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06249956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