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楚臣>>楚臣目錄

第二百二十二章 截道

更新時間:2018-09-08  作者:更俗  關鍵字: 歷史軍事 | 異世爭霸熱血 | 更俗 | 楚臣 
(女生文學)

夜黑風急,韓謙沒有騎馬,而是坐馬車,在趙無忌等人簇擁下,在夜色下緩緩而行,這樣方便他在路上整理思路。

在費了一番周折進入城門,抵達蘭亭巷時都已經是丑時末刻。

韓謙穿過車窗,看遠天微微發紅,金陵城沉浸在靜謐的夜色中,沒有更多的人能察覺到夜色下暗藏的殺機。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這時候騎馬走在馬車前的趙無忌伸手示意車夫勒住馬停下來。

韓謙探頭往前方看過去,他們距離蘭亭巷口還有一段距離,隱隱看到有幾輛馬車模樣的黑影停在街對面。

林宗靖將腰間佩刀橫到身前,驅馬往前數步,壓著嗓子喝問道:“誰在那里?”

“韓家賢侄,當真不想見老夫一面?”

數人穿街走過來,在明角燈的照耀下,卻是白面長須的馮文瀾以及馮文瀾的長子馮繚、馮翊、孔熙榮等人,韓謙也不知道他們從哪個門進城來,竟然趕在蘭亭巷口截住他。

這時候田城、高紹、林海崢帶著十數人從巷子里走出來。

他們早就注意到巷口深夜突然有數輛來歷不明的停下來,他們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只是在巷子里暗暗戒備,待看到韓謙星夜進城,才從巷子里走出來會合。

韓謙示意田城先讓下面人都退下去,沒有必要驚動左鄰右舍。

奚荏揭開車簾子,韓謙看到明角燈照耀下的馮文瀾兩鬢斑白,眼睛略有些浮腫、憔悴,長須亂蓬蓬的遮住下頷,顯得頗為落魄,微微嘆了一口氣說道:“馮大人,你太高看韓謙了——事情要真像馮大人所預估的那么嚴重,韓謙即便愿意將這條賤命搭進去,怕也幫馮大人掀不起什么浪花來。”

“韓家賢侄,你當初硬是將敘州幾百擔茶塞給馮家,老夫可是沒有擋回去啊;而翊兒暗中幫著臨江錢鋪籌款,老夫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啊。”馮文瀾說道。

見馮文瀾這老家伙,竟然跟自己不要臉的打起感情牌,韓謙只能打個哈哈應付道:“事情怕是沒有馮大人說的這么嚴重。”

“那韓家賢侄為何連夜躲回到蘭亭巷來,也不愿見我一面?”馮文瀾問道。

“那是馮大人將我嚇著了。”韓謙說道。

“韓家賢侄能引薦老夫見殿下一面?”馮文瀾盯住韓謙問道。

“馮大人想見殿下啊,都這么晚了,真是不方便啊!”韓謙打了個哈哈說道。

趙庭兒、奚荏都坐在車廂里,她們都在暗下,看著韓謙的臉在明角燈的照耀下,透出幾分憊懶,猜不到韓謙這話是說此時的時辰太晚,還是說馮文瀾見三皇子的時機太晚。

“韓家賢侄當真覺得老夫去見殿下太晚了?”馮文瀾問道。

“馮大人你要這么覺得,小侄也無話可說。”韓謙依舊含糊其辭的說道,心里想,你這不是廢話嗎,要不是如此,老子何苦躲開你?

“韓家賢侄,可否請老夫進宅子喝口水?”馮文瀾鍥而不舍的盯住韓謙問道。

見站在馮文瀾身后馮翊、孔熙榮兩人,都一臉被深深嚇著的神色,韓謙終是沒有辦法硬下心來將他們拒之門外,將腰牌接下來替給高紹,說道:“你去請姜獲、袁國維兩位老大人過來,便說馮大人夜訪韓宅,勞煩他們二老這么晚過來一敘。”

高紹不知道何意,微微愣怔了一會兒,接過韓謙遞過來的腰牌,也不牽馬,直接縱身躍上墻頭,飛檐走壁的橫穿街巷的阻攔,仿佛一只夜里的靈貓,以最快的速度往姜獲、袁國維二人的住處奔去。

韓謙這才示意車夫繼續驅車往蘭亭巷內的韓家大宅駛去。

看著后面正蹣跚爬上馬車的馮文瀾身影,趙庭兒問韓謙:“馮家此時選擇站到三皇子這邊,也不能免其禍?”

“做臣子的,不妄自揣測圣斷,是保命的不二法門。”韓謙神神叨叨的說道。

“你就整天不就是揣測來揣測去的?”趙庭兒嬌嗔說道。

“馮家此時要是還有免禍的機會,他怎么會跟狗似的連夜躲到城里來?”奚荏不屑的瞥了韓謙一眼,說道,“而馮文瀾能在這里截住我們,明明也是知道事態有多嚴重了,卻還抱有幻想,竟然還奢望侍御史張翰上參本彈劾馮家時,三皇子能站出來幫他說話,怕是還不夠聰明啊。”

韓謙沒有搭理奚荏、趙庭兒的話,透過車窗看馮文瀾所乘的車緊趕過來,心里微微一嘆,馮家遲遲都想著能觀望,或許是天佑帝最終失去耐性的一個原因,但絕對不是唯一的原因。

荊襄戰事已過,杜崇韜最終畢竟守住襄州軍,等到援兵到來,朝廷對杜崇韜不功不罰,自然也不會承認在荊襄戰事之中的失利。

而荊襄地方勢力在戰事前后受到雙重清洗,這將極大加強金陵對荊襄地區的控制力,在一定程度上都不能算是壞事。

然而巨額的戰爭經費以及后續的防線建設投入以及對有功將卒的賞賜,實是像一座巨山壓在岌岌可危的財政之上,重得仿佛有劇烈的吱呀聲在眾人的耳畔不斷回蕩。

除了楚州、壽州方向的巨額開支外,鄧襄方向的前后不到一年的戰爭開銷,雖然度支使司還沒有最終核銷出來,但韓謙預計不會四十億錢以下。

這還沒有將鄧襄防線后續的巨額建設經費計算在內。

而大楚國庫的一年歲入,僅一百二十億錢左右。

雖說荊襄戰事前后的巨額開銷,有相當大的部分是從江鄂等州預支的,但既然是預支的,江鄂諸州往后幾年內自然要名正言順的從稅賦中抵扣掉這部分開銷。

這也將直接導致大楚國庫歲入,在將直接損失掉來自江鄂荊黃等州的賦稅貢獻。

然而再加上楚州、壽州兩個方向上的戰事開銷抵扣,大楚今年的國庫歲入還能剩下多少?能不能將滿朝文武的官俸錢都如數發足了?

而這兩年江淮、江南東道、荊襄等地的氣候都大異往年,小災驛傳差不多每日不斷,而大的災害,淮河決堤、水灌泗州城之事就已經令朝中焦頭濫額了,贛州、洪州、江州等地這幾天也傳來鄱陽湖水災進一步加劇的消息。

在立嫡之事以及防范外戚、邊帥擅權之外,此時令天佑帝頭痛的事情多著呢。

馮家還是太肥了。

馮家與韓氏一樣,祖籍宣州,但馮家祖上很早就遷入金陵發展,曾擔任江南東道鹽鐵轉運使,一度控制越、湖、潤、宣、翕等州的過稅、礦稅,在天佑帝建都金陵之前,馮家就已經積累大量的財富。

馮家審時度勢,在天佑帝舉兵攻金陵之前,就投附過去,曾捐糧二十數萬石助天佑帝平定寧、江、宣、洪等州,馮文瀾的父親馮樾因此還出任大楚開國后的第一任鹽鐵轉運使,馮文瀾也一步步爬到戶部侍郎的高位。

馮家的族產有多豐厚,韓謙之前是暗中摸過底的。

馮家在宣州、金陵、揚州以及潤州都置有田莊,田畝計有十三四萬畝之多、奴婢近萬口,此外還有礦山、茶山、鐵場、船場、織坊、藥材鋪、絲綢莊、典當鋪、賭柜、酒樓及貨棧逾百家。

而至于馮家所私藏的金銀財貨,這個就不是左司探子能調查清楚的了。

進入大宅,韓謙叫其他人都退下去,僅留趙庭兒、奚荏在院子里侍茶,看馮文瀾白胖的額頭滲出細密的汗珠子,按說過了此時已經是八月底,都入秋后了,深夜里還感覺空氣又濕又熱,叫人煩躁不安。

韓謙接過趙庭兒沏過來的茶,小飲了一口,才再次開聲問馮文瀾:“馮大人為何有大禍臨頭的預感。”

“張翰的參本里,污蔑我馮家蓄意破壞皇陵龍脈,存不軌之心,”馮文瀾艱苦的說道,“而想必賢侄也知道,這幾年來張翰雖然是小小的侍御史,但他所參之人,沒有一個能屹立不倒的。”

韓謙看著馮文瀾,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聰明,還是糊涂,心想他此時既然能有這么強的求生欲跟警惕心,那為何之前卻一直留在金陵城內騎墻觀望,又為何去貪這個小便宜,活生生的將把柄交出去?

見韓謙沉默不語,馮文瀾說道:“賢侄若能助馮家渡過此劫……”

韓謙見馮文瀾開口許諾,截住他的話頭,說道:“馮大人莫要害我,我還想著自己的腦袋能在脖子上多留些日子,我頂多是幫馮大人將姜獲、袁國維兩位老大人請過來。”

趙庭兒疑惑的看了奚荏一眼,在外人在場,她也不方便直接問韓謙,既然都直接拒絕帶馮文瀾去見三皇子了,那將姜獲、袁國維二人請過來又能有什么用?

不過,趙庭兒見馮文瀾聽過韓謙的話后,也沒有再多言,而是焦躁不安的在院子里走動著,心里一驚,莫非馮文瀾也已經知道姜獲、袁國維兩人的身份,也知道韓謙將姜獲、袁國維二人請過來,是做什么?

趙庭兒心里苦嘆一聲,看馮翊、孔熙榮坐立不安的神色滿是困惑,顯然也沒有猜明白韓謙跟馮文瀾在打什么啞謎吧!

上一章  |  楚臣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最強炊事兵  特種兵之基因復制系統  明賊  間諜的戰爭  艦載特重兵  寒門貴子  漁色大宋  
你可能喜歡看:  [靈異]  都市陰陽仙醫  都市陰陽師  馭房有術  極品捉鬼系統  趕尸世家  極品閻羅太子爺  茅山捉鬼人  
大家都在閱讀:  乾坤劍神  極品全能學生  絕世藥神  神棍夫人:夫君,要聽話  都市陰陽仙醫  逆劍狂神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將軍娘子喜種田  武煉巔峰  神級農場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06249696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