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楚臣>>楚臣目錄

第二百一十八章 鄭氏

更新時間:2018-09-08  作者:更俗  關鍵字: 歷史軍事 | 異世爭霸熱血 | 更俗 | 楚臣 
(女生文學)

一席酒喝到月上中天,三皇子、沈漾等人及一干侍衛才乘船離開雁蕩磯,返回對岸的永春宮莊園去,雁蕩磯這邊才算是安靜下來。

韓謙站到河岸前,目前帆船遠去。

“公子陪殿下喝酒時,那個鄭暉鄭大人啊,又找借口跑到蒸酒房轉悠,明擺著是不顧郡王府咨議參軍事的身份,要偷學我們家的蒸酒之法啊,”趙庭兒不滿的嘀咕道,“看鄭暉的樣子,還以為是什么正人君子呢。”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韓謙哈哈一笑。

鄭暉身為鄭氏核心人物,曾以黃州兵曹參軍統領黃州州營駐守淅川,各個方面皆有才干,又有助三皇子苦守淅川城的功勞跟情義,才被天佑帝欽點出任郡王府咨議參軍事,確實非尋常人物。

然而不管什么人物,都有其缺點,一是鄭暉此人本身好飲酒,二來鄭家乃是黃州最大的釀酒商,他在莊院里創出新式的蒸酒法,怎么可能不鉤起鄭暉的興趣?

“公子是故意要讓他學去我們蒸酒法?”趙庭兒見韓謙渾不在意,遲疑的問道。

“金陵城內,僅許十六七家酒鋪正店,有權向所劃區域內的大小店鋪及私家榷賣釀酒,而這十幾家酒鋪正店背后非公即侯,其他人想進入千難萬難。以往我們還能鉆錢鋪的空子,拿燒刀子酒抵利錢。而現在我們即便有蒸酒法,但釀出酒,賣給誰去?賣給這十幾家有官帖的正店,但是人家自釀的酒,已經有足夠豐厚的利潤在,憑什么來購買我們的酒?更何況,即便是當下,金陵城里,想跟郡王府有牽扯的人也不多啊!”韓謙說道。

“鄭家偷學去我們的蒸酒法,就有利我們賣酒了?”趙庭兒問道。

“就要看陛下要怎么進一步加強殿下的權勢了。”韓謙說道。

“公子是說陛下會大舉推動鄭氏子弟入京?”奚荏插嘴問道。

韓謙說道:“那是必然的,這是從陛下欽點鄭暉出任郡王府咨議參軍事就已經明確下來的事情。以往我與信昌侯在殿下身邊的分量太重,這次有功也不大賞,實是為其他勢力進入殿下身邊騰出空間來。而到這一步,也不需要陛下親自推動也會進行下去——鄭暉是聰明人呢。”

“我明白了,”趙庭兒恍然大悟道,“公子是覺得鄭氏子弟入京后,鄭氏必能在金陵拿榷酒官帖,而到時候鄭氏在金陵售賣新式蒸酒,其他榷酒鋪不能造新式蒸酒,我們莊院里的新蒸酒便能賣出去了!”

“鄭家大概在子弟大舉入京之前,就能拿到榷酒官帖吧,又或者已經在準備其事了,”韓謙抬頭看著遠去漸消失在月色里帆影,說道,“要沒有現實的利益,僅憑郡王府咨議參軍事一職以及縹緲莫測的未來期許,又怎么能讓鄭氏鐵下心來派子弟大舉入京?當然了,這次戰事,令荊襄地方勢力倍受摧殘,也是鄭氏子弟會大舉入京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了。”

奚荏忍不住聳了聳鼻翼,別人都還在認為韓謙為天佑帝的寡恩而耿耿于懷之時,誰能想到這廝已經在算計天佑帝下一步可能會有動作。

待帆影完全沒入夜色之中,韓謙站在河岸前,吩咐趙老倌說道:

“殿下所賜的獵物,夜里都分下去吧;記得給田城、高紹、林海崢三家留一份便行。”

今天午后韓謙陪三皇子獵得八頭麋子、兩頭野豬,除了夜宴吃掉一部分,還有兩千多斤肉,三皇子一并賞賜給他們了。

田、高、林三人目前帶著家小眷屬住在蘭亭巷,沒有隨韓謙住到雁蕩磯田莊來,主要是怕每天進出金陵城在路上所耽擱的時間太多了——韓謙每天可以花費一兩個時辰騎馬進出金陵城,而田城、高紹、林海崢主要留在郡王府里替韓謙打理縉云樓的具體事務,要不然韓謙也沒有辦法如此清閑。

鄭通則留在秋湖山別院,具體保證匠坊能持續運營下去。

韓謙要趙老倌將殿下所賜的獵物,除了田莊里的家兵及奴婢外,額外給田城、高紹、林海崢三家送一份過去。

趙老倌應道:“老倌心里省得,這么熱的天,肉也保不住多久,先拿鹽腌浸,明天就派人送進城去。”

他心里盤算著韓家在金陵的人手,算上部曲、眷屬以及奴婢,再加上隨趙無忌、林宗靖、郭奴兒等人留在金陵的奚氏少年、船幫武衛及水手,大大小小也有一百七八十人要張口吃飯。

韓謙待要與趙老倌、趙庭兒父女先回莊院,這時候南面的小徑里有一道黑影靠近。

兩名奚氏少年從道側摸過去,過了片晌卻見是杜益君、杜益銘兄弟二人合騎著一頭驢摸黑趕回來。

看到韓謙這么晚還站在水塘邊,杜益君頗為興奮的喚道:

“大人,我們找到汲鹵筒的造法了!我在縉云樓翻到前朝渝州刺史陳舟所著的芝蘭集,里面還有汲鹵筒的造圖,我們描畫下來了。”

韓謙示意左右拿火把照過來。

韓謙前幾天與手下匠師討論汲水之法,杜益君自幼也是飽學詩書,他幼時聽其父說過川渝等地開鑿鹽井,能用一種竹筒深入數百米的地底汲取鹽鹵水,只是他這時候記不得這種竹筒的具體造法。

韓謙搬入雁蕩磯的藏書畢竟有限。

雖然他此時也沒有辦法進宏文館翻找資料,但縉云樓里有上萬冊天佑帝賜給郡王府的藏書。

韓謙便將杜益君、杜益銘兄弟倆帶到縉云樓,讓他們翻找藏書里有無關于這種汲鹵筒的記載,同時也讓他們將所有看到的與工造之事相關的書籍都抄錄下來。

沒想到杜家兄弟今天就找到汲鹵筒的造法,同時又太沉溺其事,誤了出城的時辰,臨時又回頭去找高紹幫他們出城,騎驢回到田莊已經是深夜了。

韓謙接過杜家兄弟今日所抄錄下來的一疊紙抄,汲鹵筒的造法圖就直接在第一頁。

照著火把晃動的火燈,掃眼看過去,韓謙禁不住拍著自己的腦門叫道:“我真是個傻貨!風橐也定是用此法吸氣鼓氣,我竟然都沒有想明白過來!”

見韓謙一驚一乍的,奚荏、趙庭兒也湊到韓謙身邊看杜家兄弟抄畫下來的示意圖。

示意圖太過簡略,奚荏一時沒有明白是怎么個理兒,問道:

“此法怎么從地底汲取鹵水?”

趙庭兒在韓謙身邊時間長了,也是得韓謙最認真的教導,見奚荏看了半天都不明白,頗為得意的指著造法圖解釋說道:

“你看竹筒開口的內側所貼牛皮才是關鍵。筒下吊重物,空筒浸入地底鹵水中,鹵水從開口涌進來,將牛皮往里沖開,便灌了竹筒進去。而待灌滿鹵水,竹筒提上來,鹵水便從里面將牛皮抵緊開口,從而將開口封住,鹵水就不會漏出來——說白了,這內側所貼的牛皮就是一個單向活門。”

趙庭兒身穿薄紗半臂襦裙,身上透著淡淡的體香,十分好聞,有意跟奚荏賣弄,手臂不自覺就貼到韓謙的胳青上,卻是十分的清涼。

要不是她爹趙老倌在場,韓謙倒想將將趙庭兒的胳膊拿到手里,細細感受這分清涼,這會兒只是夸贊她說道:“真聰明。我們去煉房,拆開一只風橐看看,風橐進氣管內側,必然也有相似的活門,你信不信?”

韓謙說著話,便拽著趙庭兒、奚荏一起往回走,恨不得要當場拆一只風橐驗證他的猜測。

“是就是啦,哪需要激動得當場拆開一只風橐驗看啊?造一只風橐得花多少工夫啊,明兒找個會造風橐的師傅過來問一聲,不就是啊?”奚荏都覺得韓謙今天有些太大驚小怪,都不知道一只小小的風橐能讓他興奮成這樣子,橫了一眼說道。

奚荏卻不知道汲鹵筒及風橐的活門結構,在韓謙心里捅破的是拉桿風箱及猛火油柜的窗戶紙!

風橐頗易損毀,這邊要造鑄煉室,雖說韓謙名義上跟左司清算明白了,但要多拿幾只風橐回來備用,也沒有誰敢說什么?

跑到鍛造房,拆開一只備用的風橐——這也是從漢代就用于冶煉等事的鼓風器——看到進氣管內側確實有與汲鹵筒類似的活門機關,

這時候陳濟堂也過來說圍屋建造的進展情況,韓謙將他與杜家兄弟以及韓家負責鍛造房的匠師喊到身邊,說道:“你們看風橐及汲鹵筒的結構,依此理,應該可以拿木頭打造一種抽拉式的鼓風箱跟汲水器,不知道你們誰這兩天能思量出來?”

陳濟堂及杜益君、杜益銘以及諸多韓家匠師都有些傻眼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要怎么思量,才能造出韓謙所期許的鼓風箱跟汲水器。

陳濟堂從官宦子弟被貶為官奴婢已經將近十年,也早就學會將淵博家傳所學結合實際解決問題,但問題韓謙給他們的時間也太短了。

相比較陳濟堂,趙啟自幼愛舞槍弄棒。

雁蕩磯田莊所屬的十二戶官奴婢,實際上都是陳濟堂及趙啟兩人在越州戰敗后被貶入奴籍的族人。

杜家兄弟則更傻眼了,雖然他們已經接受身為奴婢的殘酷事實,但三四個月前他們還是整日吟詩作賦為樂的官宦子弟,雖然跟在韓謙身邊近兩個月,也算是長了一些見識,改變了一些思維習慣,但論經世致用之學,他們都遠不能跟陳濟堂相提并論,又哪里有自信兩天時間琢磨出新式鼓風箱跟汲水器來?

韓謙將難題拋給陳濟堂、杜益君、杜益銘他們,便帶著趙庭兒、奚荏回里院休息去。

上一章  |  楚臣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最強炊事兵  特種兵之基因復制系統  明賊  間諜的戰爭  艦載特重兵  寒門貴子  漁色大宋  
你可能喜歡看:  [軍事]  最強炊事兵  特種兵之基因復制系統  明賊  間諜的戰爭  艦載特重兵  寒門貴子  漁色大宋  
大家都在閱讀:  乾坤劍神  極品全能學生  絕世藥神  神棍夫人:夫君,要聽話  都市陰陽仙醫  逆劍狂神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將軍娘子喜種田  武煉巔峰  神級農場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當前查詢耗時:0.04686954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