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楚臣>>楚臣目錄

第九十九章 窺探

更新時間:2018-06-30  作者:更俗  關鍵字: 歷史軍事 | 異世爭霸熱血 | 更俗 | 楚臣 
“韓公子真是厲害啊,”楊欽與范錫程、趙闊腳力皆健,離開碼頭便健步如飛,往武陵城內趕去,但看到韓謙陪同韓道勛站在運棺槨的烏篷船前,跟王庾的家仆說話,楊欽忍不住感慨道。

范錫程看了楊欽一眼,楊潭水寨被滅,可以說就是折在少主手里,而楊欽之后又是因為妻小被少主扣住,才不得不答應護送他們去敘州,但沒想到楊欽這時候心里竟然已經沒有多少恨意,反倒不掩心里的欽佩。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是啊!”范錫程也禁不住感慨了一聲,都不知道要怎么跟楊欽解釋一年前他家少主還一副驕奢淫逸的樣子。

過去半年多時間,韓謙很多事情都還是瞞著范錫程、趙闊等人的,但出金陵這一個月,韓謙不得不將最大的資源跟能力發揮出來,化解一次又一次的危機,也大概是范錫程、趙闊見到韓謙最為耀眼的時刻。

他們也認定從王庾的死骸難以找到什么疑點,但韓謙定下無中生有、引蛇出洞的計策,他們想想也覺得妙,不覺得狡猾無比的季昆,這次能夠忍住不咬鉤。

趙闊也回頭看了一眼,便與范錫程、楊欽一起往縣城里走去。

朗州武陵縣受潭州節度使府節制,跟敘州沒有什么牽連,但韓道勛身為刺史級高官,過境借用驛館臨時為前任敘州刺史設靈堂祭拜,地方官員即便覺得韓道勛有些小題大作,即便覺得這事晦氣,卻還是要給予方便的。

借用驛館的兩套院子,林宗靖、郭奴兒等人率人馬留在碼頭,守住三艘船,也由季福、季希堯父子帶領船工,將運棺烏篷船拖上江灘修理,韓謙則帶著范錫程、趙闊、趙無忌、楊欽等人,隨父親一起幫于誠,將王庾的棺槨臨時運入城中驛館安放,又著范錫程安排人手去置辦香燭紙錢等祭拜之物。

“煩請周氏,你去將周幼蕊請到這院子里,便說我父親有話要問她。”韓謙見過來拜見他父親的驛丞離開后,便吩咐楊欽的婆娘周蓉,去將周幼蕊請到這邊的院子里說話。

周蓉滿肚子意見,心想哪里有身為人質卻還要被指使著干活的,看了她當家的一眼,見他沒用的站在一旁竟然不吭聲,才斂身朝韓道勛、韓謙父子施了一禮,跑到隔壁院子請周幼蕊過來。

片晌過后,周幼蕊便隨周蓉款款走來,她還是身穿白色縞衣,稍稍收拾過,沒有在江灘上那么憔悴跟狼狽,鵝蛋小臉未施薄黛,大約二十三四歲的樣子,有山養水蘊的秀美,果然不虧是敘州樂營的魁首。

周幼蕊楚楚可憐的走進堂廳,在堂前跪下行禮。

“無需多禮,”韓道勛指著旁邊的椅子,跟周幼蕊說道,“坐下來說話吧,我有幾句話要問你。”

“不知道大人要問什么。”周幼蕊說道。

韓道勛不覺得周幼蕊能察覺到王庾病逝最直接的疑點,畢竟周幼蕊身為樂營中人,不管平素與王庾交情、關系多深厚,王庾病逝后卻是要避嫌的。

從韓謙所得的情報,周幼蕊是看到王庾的尸骸在敘州城停了兩個月都不能啟程歸鄉,才挺身而去,出資買了棺木、雇船送行的。

她哪里可能直接知道王庾的死有沒有疑點?

再說了,王庾病逝后敘州地方也合驗上稟吏部,即便是王庾身邊的人都沒有看出破綻來,周幼蕊又不是王庾的妾室,又可能知道什么?

不過周幼蕊身為樂營魁首,敘州官場逢迎往來,她列席陪侍的機會也多,對敘州的情況之熟悉,卻非韓謙派兩組秘諜潛入敘州一個月就能比得了。

韓道勛找周幼蕊過來,一是做給職方司有可能潛伏在暗處的探子看,此外主要還是想了解敘州盤根錯節的地方關系。

他不知道王庾之死是不是有疑點,就更不知道存不存在幕后黑手,但他到敘州后,首先要面對的還是敘州盤根錯節的地方關系的纏繞。

“你既然還未從州府樂營贖身,那就不宜繼續送王大人歸鄉,等祭拜過后,你隨我等去敘州吧,”韓道勛問了許久的話,臨了又要周幼蕊隨他們一同回敘州,說道,“你莫要擔心王大人棺木歸鄉會再遇波折,我會安排兩人隨同于誠他們一起護送王大人的棺槨。”

周幼蕊遲疑了一下,但心想她終非自由身,總是不能太任性,點頭答應下來。

韓道勛這時候看隔壁院子都準備妥當,從袖管里掏出兩頁紙,遞給韓謙說道:“這是給王庾大人所寫的悼文,你看如何?”

韓謙接過悼文低頭覽閱起來,見悼文里滿是替王庾未酬壯志便病逝異鄉的惋惜,又有前路荊棘卻又不惜頭破血流也要劈荊斬棘的決心,微微一嘆,便與父親到隔壁院子祭拜王庾。

野狐嶺位于武陵城西南,一角斷崖前能眺望到月下湍急流淌的沅水,潾潾波光蕩漾。

季昆一副船夫打扮,戴著竹笠赤腳站在崖前,手里還扶著一副短槳。

在黃州城外的草澤湖蕩深處,近三百名江匪,竟然被韓道勛一行人輕易殺得大潰,甚至連楊欽竟然都被招攬過去,季昆此時在潭朗等州,只能調用二三十精銳斥候,自然不敢輕易泄漏行蹤。

這一路追隨,他通常都潛伏在荒山野嶺之中,刺探消息之事,都交給手下的秘諜去完成。

這時候,一名斥候半跪在季昆的身前,稟報韓道勛父子進武陵城后,他所能看到的情形:

“韓道勛進武陵城后便住進驛館,將驛官里的一套院子布置成靈堂,雇馬車將王庾的棺槨搬入城中,之后又著人去買香燭紙錢,看樣子似要大肆憑吊一番,才會繼續上路……”

“韓道勛是要做什么,是覺得王庾之死有可疑之處?而王庾都死三個多月了,地方上以及御史臺都合驗過了,即便有疑點,韓道勛到現在還能查出什么來?”一名部屬站在季昆的身后,他們能看到武陵城里依稀的燈火,禁不住疑惑的問道。

職方司負責刺探內外軍情,州縣要有什么疑案,除非是地方上有人陰謀造反,要不然跟職方司無關,而是御史臺那邊負責監察。

王庾病死任上,有沒有疑點,季昆他們也完全不清楚,但韓道勛的反常行為,不由得人不往這個方面去想。

只是王庾都死三個多月了,此時又正值炎炎烈夏,尸骸即便用大量的生石灰脫水防腐,也是面目全非了,就算開棺驗尸,也不大可能會查出什么來。

季昆手下那名部屬,很懷疑韓道勛截下王庾的棺木能發現什么。

在黃州城外,近三百江匪被韓道勛殺得大潰,遺尸數十具,現在連楊欽都被招攬過去,公然跟韓家父子站在一起,他們現在所能公然調用的人手又少,他是主張潛伏一段時間,再伺機行事。

季昆則一臉平靜的說道:“三皇子那邊盯上敘州,也不是一天兩天,說不定早就發現到有什么破綻。”

季昆并不覺得這么想有什么突兀的地方,畢竟龍雀軍也好、韓謙出仕敘州也好,一切看上去都是三皇子那邊的深沉圖謀,誰知道三皇子及信昌侯府那邊,多早之前就已經在敘州安排眼線了?

季昆心想著他肩負的重任還沒有完全,兩次受挫,而倘若真叫韓道勛在王庾身上查出大案,借機在敘州破局成勢,他都沒臉回金陵見趙明廷了。

“王庾病死有沒有疑點另說,但其尸骸不得歸鄉,必然是有人想做給新任刺史看;而在敘州能做這事,或者敢做這事,也沒有幾人。大人,我們要不要派人去查證一下?”另一名部屬問道,在他看來,要是王庾之死幕后真有黑手,也極可能就是此人。

季昆點點頭,說道:“不錯,韓道勛迫切想成事,在武陵截住王庾的尸骸,估計他也是意在打草驚蛇。而敘州地方,還識不得其厲害之外,一旦籌劃不密,倉促行事,易為韓道勛抓住把柄從容擊破,我們在地方就將失去有力的助力!是要先找到此人。對了,記得同時將消息散播出去。”

不管韓道勛跟馬家是怎么交涉的,但不管韓道勛是想在敘州扎根,替三皇子經營出一個基本盤來,還是說純粹想在敘州大肆收刮,以彌補龍雀軍日益增加的消耗,都不是敘州那邊天高皇帝遠的土皇帝所樂意看到的。

他們即便不能從肉體上消滅韓道勛,也絕不能讓韓道勛在敘州站穩腳。

上一章  |  楚臣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明賊  極品貼身家丁  間諜的戰爭  最強炊事兵  橫掃晚清的無敵艦隊  逍遙游  單兵為王  
你可能喜歡看:  [武俠]  雷霆之主  武俠世界里的超級玩家  那座江湖那個人  武俠之神級捕快  位面武俠神話  戮仙  通天符道  
大家都在閱讀:  乾坤劍神  極品全能學生  絕世藥神  逆劍狂神  神棍夫人:夫君,要聽話  都市陰陽仙醫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將軍娘子喜種田  馭房有術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06249776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