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楚臣>>楚臣目錄

第三章 夢非荒唐

更新時間:2018-06-11  作者:更俗  關鍵字: 歷史軍事 | 異世爭霸熱血 | 更俗 | 楚臣 
“七公子……”

將晚時分,丑婢晴云推門進來,看到少主韓謙還坐在窗前盯著書案上那枚巴掌大小的水玉看,這樣子已經有小半天了吧?

她也不知道少主風寒初愈,昨日清早突然將書齋里那只當擺飾的水玉碗砸碎,撿了一枚巴掌大小的水玉碎片,晝夜在磨刀石上擺弄,到底是發哪門子神經。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這會兒晴云她也不敢大聲喊,探頭看了一眼窗前的書案,就見那枚水玉碎片放在書案的宣紙之上,但尖銳的棱角已經被少主韓謙打磨掉,晝夜間磨成一枚圓形玉片。

韓謙轉頭看了晴云一眼,實在沒有心情喝斥丑婢晴云這會兒又跑進來打擾自己,揮了揮手,讓她出去,莫要留在書齋里礙眼。

照夢境中人翟辛平的經驗,韓謙昨天將書齋里那只他父親最為喜愛的水玉碗打碎掉——以夢境里的說法應該叫水晶碗,將那塊巴掌大小的碗底碎片撿起來,用了一天一夜的時間,磨制出一枚凸透鏡來。

水玉碗的底部,原本就中間厚、邊緣薄,已經有一些凸透鏡的樣子,兼之水玉通透晶瑩如水,韓謙以極大的耐心,用一天一夜還多的工夫,將敲碎下來的水玉碗底的尖銳邊角打磨掉,將之前顯得粗糙的弧面,磨制更精細。

今日午后,他成功的將一束陽光聚攏成螻蟻大小的一點光斑,照到宣紙上。

韓謙眼睜睜看著光斑落處的宣紙漸漸焦黃,最后竄起一小簇火苗,將厚如葛麻的宣紙燒穿掉!

韓謙不知道當世有沒有人知道水玉制鏡有引火之用,但他自己在前夜夢境之前,是絕對不知道此事的。

前夜夢境并非荒誕虛妄!

韓謙午后就像一截枯樹,一直坐在書案前不言不語也不動,反復去回想前夜那看似荒唐虛妄的夢境,想要從中找到更多有關楚國,特別是天佑十二年之后的歷史片段。

然而夢境中人翟辛平雖然好讀史書,但從前朝晚期藩鎮割據以來,中原大地太過混亂,夢境中人翟辛平對那段歷史的認識也是相當的模糊零碎。

從午后坐到暮色四合,韓謙也只知道后世史書評價天佑帝晚年治政昏聵,于天佑十七年,也就是公元九百一十七年病重而亡,之后由荒嬉殘暴的太子楊元渥繼位。

楊元渥身為太子時就沉迷于丹藥,繼位不到一年就丹毒暴發而亡,之后太皇太后徐氏與大臣立年僅十一歲的太孫楊燁繼位,徐后垂簾聽政,執掌楚國大權。

為剪除異己,徐后先鴆殺武帝第三子,當時剛剛成年的臨江王楊元溥;隨后派使臣欲奪武帝次子楚王楊元演的兵權。

楚王楊元演不甘束手就擒,率兵渡江,圍金陵百日,迫使被困城中的上百萬軍民餓死,江南繁華之地的金陵幾成死城。

楚王久攻金陵不下,被迫解圍而去,繼而盜掠江淮諸州,戰亂將好不容易得二三十年休養生息的江南繁華之地徹底摧殘,十室九空。

而當時雄據中原的梁晉諸國,也是戰亂頻生、相互攻伐,戰亂持續數十年,之后被北方草原崛起的異族蒙兀人侵入……

除了“往祖地宣州起兵,于途中家兵執送有司,車裂于市”等屢屢數語時,韓謙從這些記憶碎片里,并沒有找到更多關于自己在天佑十二年到十七年間的記錄。

在后世的史書里,他只是無足輕重的一個小角色,還是因為他父親韓道勛的緣故,才留下這么不經意的一筆。

韓謙沒心沒肺的活了十八年,他才不會去管他人的死活,更不會管他死后家國離亂、山河破碎,但他坐在窗前,一遍遍梳理夢境中人翟辛平有關這段歷史的記憶,他卻能清晰的感受到,這一段段記憶碎片里蘊藏著深入骨髓的錐心之痛。

這應該夢境中人翟辛平讀史時的切實感受。

或許是沉浸于夢境中的感受太真實,就像是他在夢境世界里真實的活過一世,不自覺間,韓謙心境也難以避免的受這錐心之痛所感染,呆坐在窗前,一時間竟情難自禁……

操!操!操!

天佑十七年之前,自己會為何死得如此之慘,還沒有搞清楚呢,竟然為離亂世道而心生酸楚,也真是夠心寬的啊!

韓謙狠狠的手捧著臉搓動,將沮喪、酸楚的情緒排遣掉,心想要是自己這時返回宣州不再離開,是不是就改變了“逃往宣州途中被家兵捉送有司而受刑”的命運?

想到這里,韓謙幾乎要跳起來收拾行囊跑路。

然而他雙手撐在書案上,身子還沒有站起來,他心里閃過一個念頭,想到即便范錫程這些家兵不阻擋他,姚惜水這小婊子與姘頭前夜毒殺他不成,還被他匿破行藏,怎么可能就此放過他?

韓謙手足冰冷的坐在那里,仿佛籠子里的困獸,所看到的四周都是要扎進他體內、吞噬他血肉的屠刀。

姚惜水這小婊子明明是晚紅樓的花魁,不知道多少男人做夢都想將她剝光,扔到錦榻上愛憐蹂躪,他到底哪點礙著他們了,竟然費盡心機要來毒殺他?

韓謙心再大,也知道這事沒有那么簡單,不可能因為他逃回宣州,就脫離險境!

韓謙苦思無策,忍不住喪氣的想,要么就這么算了,只要他父親韓道勛這時候不犯渾去上什么狗屁奏書勸諫天佑帝,只要他父親韓道勛不被天佑帝杖殺文英殿前,他還有可能痛痛快快的活上兩三年,哪怕最終的結局難改,大不了給自己準備一杯鳩酒,先喝下去死球,也就不用受那車裂之刑了。

韓謙得過且過的混帳勁上來,劇毒剛解,又熬坐了一天一夜,也確實疲憊到極點,他跑到里屋拉開薄被,躺下來就呼呼大睡過去。

范錫程、趙闊這些韓家的家兵,笑得比劊子手還要猙獰,獰笑著將被鮮血浸染得發黑的繩索套綁上來……

往大街兩側疾馳的馬蹄,踩踏出來的蹄音有如催命的顫音,令心魂顫栗……

漸收漸緊的繩索,身體就像一根弓弦被越拉越大,在某一瞬時猛然斷開,肚腸屎尿往四周八方崩濺……

長街四周是無數興奮的眼睛,絲毫不避飛濺來的鮮血屎尿……

韓謙猛然驚醒過來,窗外已經微微發白,想到夢中那恐怕的場景,心臟就微微抽搐,盯著東墻壁掛的那張黑云弓出神。

黑云弓談不上多么精致,弓身上雕刻有古撲拙然的云紋,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粗獷之美,持弓握處,刻有“黑云”二字銘文。

這張黑云弓是他父親韓道勛在楚州防御使府任參軍時剿匪所得,然后由他帶回宣州練習箭術所用。

韓謙還記得他剛得到這張黑云弓時,還不滿十二歲,當時就已經能將兩石強弓拉滿,但之后就荒廢下來,六七年過去,身體比當時長高了有一頭,但用上吃奶的力氣,也只能將黑云弓拉開一半。

韓謙忍不住想,要是自己這幾年在宣州沒有荒廢,還能堅持每日勤練騎射、拳腳,此時再不濟,攜黑云弓遠遁,也不怕姚惜水這小婊子追殺過來!

自己這幾年在宣州怎么就荒廢下來了?

在即將降臨的可怕命運面前,沒心沒肺的韓謙第一次反省起自己這些年來的荒唐!

韓謙這時候還記得他十二歲之前跟父親韓道勛生活在楚州的情形,當時父親在楚州防御使、受封楚王的二皇子楊元演手下,還只是一個普通的州府參軍,身邊只有老家人韓老山及家兵范錫程伺候。

然而母親染疫而亡,楚州又時常受梁兵侵襲,父親韓道勛不得不將他送回祖籍宣州,托給二伯韓道昌膝前照顧。

他剛到宣州,二伯韓道昌就將身邊的奴婢荊娘送給他,照顧他的起居。

荊娘豐腴艷麗,韓謙這時還記得他剛見到荊娘時那艷光四射的樣子,他幾乎都沒有勇氣抬頭去看荊娘帶有奇異光彩的漂亮眼睛,以致當夜他滿心想著那雙漂亮的眸子而轉輾難眠。

清晨時,那具似溫軟暖玉的嬌軀從后面抱過來。

哪怕是已經過六年,他還記得那一刻,他的心臟緊張得都要停止跳動,手腳更是嚇得一動都不敢動,而荊娘那雙似有魔力的柔荑,解開他的褲腰帶,從后面伸進來,輕輕握住他的生命之根,只是揉了兩三下,韓謙第一次嘗到那極致的快活……

從那之后,韓謙就沉迷于那具豐腴而叫人癡狂的肉體之中難以自拔。

三年后韓謙無意間看到荊娘衣裳散亂卻滿面風情的,從堂兄韓鈞的房里出來。

即便事情已經過去三年,他還記得自己當時心肺撕裂的痛楚,奪刀要斬堂兄韓鈞,卻被堂兄韓鈞一腳踹翻在地。

之后,荊娘就到他堂兄韓鈞的房里伺候。

雖然韓謙房里換了兩個貌美如花的丫鬟,但再沒有一個女人讓韓謙有徹底沉溺其中的癡迷。

再之后,在家奴趙志引領下,韓謙開始流連于宣州城的大小妓寨娼館,直到今年初父親韓道勛調到朝中任職,也將他接到金陵團聚。

韓謙這時候陡然一驚,這一刻才發現自己回宣州六年的時間,壓根就沒有一天正而八經的起早去練習騎射、拳腳;即便每日午前照族中的規矩,都需要到書堂聽族里的教書先生傳授課業,但自己似乎沒有一日不是昏昏欲睡……

上一章  |  楚臣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最強炊事兵  特種兵之基因復制系統  明賊  間諜的戰爭  艦載特重兵  寒門貴子  漁色大宋  
你可能喜歡看:  [豪門王爺]  萌夫養成  僵尸王妃  重生總裁甜心  嫁夫  王爺請自重  極品逃妃  穿越九福晉  
大家都在閱讀:  乾坤劍神  極品全能學生  絕世藥神  神棍夫人:夫君,要聽話  都市陰陽仙醫  逆劍狂神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將軍娘子喜種田  武煉巔峰  神級農場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078123978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