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宋疆>>宋疆目錄

第一百八十四章 宋 金 夏

更新時間:2018-07-26  作者:青葉7  關鍵字: 歷史軍事 | 熱血穿越爭霸搞笑生活 | 青葉7 | 宋疆 
“你……你是誰?”桑昆斜視著葉青,倔強的眼神里充滿了不甘的味道。

他確實沒有想到,自己頭一次來到中原,來到大宋,竟然就敗在了一個宋人的手里。

“宋人,禁軍葉青。”葉青自我介紹道。

門口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武判在泗州的皇城司禁卒,以及老劉頭帶來的人,已經徹底把這家妓院給圍了起來。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一陣雞飛狗跳、鬼哭狼嚎之后,整個妓院只剩下葉青跟桑昆所在的房間,還有兩個身上未穿衣的男女,此刻戰戰兢兢的坐在床上,望著墻邊兩個殺氣騰騰的高大背影。

“你父親叫脫斡,是你們克烈部的可汗,與乞顏部已死的也速該為結義兄弟,也就是你們稱之為的安答,而你與鐵木真同樣結為了安答,對不對?”葉青繼續確認著桑昆的身份,他可不想弄錯了身份之后,給自己帶來麻煩。

桑昆隨著葉青的說話,眉頭則是越皺越緊,他實在是沒有料到,在大宋朝竟然還有對草原部落,如此了如指掌的人,特別是對自己的一切,竟然是如此了解。

“你……你是誰?……你想要做什么?”桑昆說著吞吞吐吐、半生不熟的漢語,不過好在,雖然發音不準,但倒是足夠葉青聽明白了。

葉青回頭看了一眼已經被老劉頭帶人嚴守的門口,又低頭看了看散落在地的衣衫,而后拔出插在墻里的野戰刀,撿起地上的衣服扔給了床上瑟瑟發抖的兩人,沉聲道:“穿上衣服出去。”

此時不論是那男子還是那女子,也顧不得房間里還有兩個男子存在了,急忙坐在床上胡亂的穿著衣服,而后驚慌失措、連鞋都忘了穿的就匆忙跑了出去。

桑昆此時才緩緩轉過身,看見葉青拿起自己那把被打掉落在床上的彎刀,正在打量著,于是問道:“你找我到底想干什么?”

“你為什么來我大宋?你們跟夏人到底想干什么?”葉青回頭看著桑昆,而后看了看手里明亮的彎刀,痛快的扔給了桑昆問道。

“如果我不說,是不是會死?我的同伴如何了?”桑昆并沒有回答葉青的話,不論是神情還是眼神,依然是帶著粗狂的冷漠跟野性。

“一點兒皮肉傷。”葉青回答道。

“但我不會出賣朋友的,夏人是我的朋友。”桑昆面無表情的說道。

葉青仿佛聽到了最好笑的笑話一樣,竟然呵呵笑了起來,而后看著桑昆笑道:“這話或許你可以騙騙夏人、金人,但你騙我就沒意思了。你們韃靼人,就連金人都不放在眼里,又怎么會把夏人放在眼里?現在是在我大宋的地盤,這家妓院如今被我們包圍,夏人李吉去的那家妓院,同樣是有我大宋的禁軍,你不說也可以,在泗州死幾個人,誰也不會當回事兒的。我知道拿死威脅你沒用,你不是怕死之人,所以我也不會威脅你。”

“我們的目的不是你們大宋國!”桑昆皺眉說道,他發現宋人確實難纏。

就像李吉所說的一樣,跟宋人一起的時候,千萬不要跟他們玩心眼兒,因為論起陰險狡詐、城府心機來,沒人能夠玩的過宋人,跟他們一起打交道,千萬不要講道理,只要你的拳頭硬,能夠讓他們感到害怕,比什么都好用,也就足夠跟宋人談任何條件了。

但如今拳頭不如人家硬,自己還被人家堵在了房間里,這與夏人告訴他的,宋人性格軟弱完全不同。

“我是來幫你的,請你相信我的誠意。”葉青看著桑昆緩緩的說道。

“你幫我什么?”桑昆疑惑道。

包括老劉頭在內,以及神色極其復雜的武判,都不知道葉青跟桑昆最后到底在房間里談了什么,更不知道葉青離開的時候,在脫離了眾人的視線后,為何一下子變得齜牙咧嘴了起來。而在泗州城另外一邊,泗州知州沈法以及夏商李吉、金人刑部侍郎蒲盧渾,此刻正在泗州城最大的妓院內談笑風生、風花雪月。

而最為引人注目的便是金人蒲盧渾,此刻雖然左擁右抱,但眼角的傷痕以及一臉的陰沉,則是讓夏人李吉一直是戰戰兢兢的在旁陪笑著。

哪怕旁邊的佳人再怎么誘惑他,李吉可是在金人面前一點兒也不敢大意,一直用余光偷瞄著蒲盧渾的一舉一動。

韃靼人打傷了蒲盧渾,讓蒲盧渾丟盡了臉面,讓宋人看了熱鬧,而罪魁禍首就是他李吉把韃靼人給帶到了泗州,若不是他,蒲盧渾自然是不會挨這一頓韃靼人的揍的。

“蒲大人就不要再計較了,大人不記小人過,您堂堂一個金國刑部侍郎,又何必跟一個不懂禮數的蠻夷計較呢?李大人,還不趕快給蒲大人敬酒賠罪?”泗州知州沈法肥頭大耳,這些年在泗州地面上,基本上就沒有他擺不平的事兒。

而且按照他的經驗,在泗州想要撈好處、賺銀子,花天酒地,把自己這個知州的官兒坐穩,除了要巴結淮南東路的各個大佬外,金人則也是他最為需要巴結的對象,甚至在他心里,金人的重要性還要遠遠超過他在大宋的頂頭上司。

肥頭大耳、大腹便便的沈法摟著懷里的美人兒,率先向一臉不悅的蒲盧渾舉起了酒杯,繼續笑著道:“蒲大人,您身居如此高位,何必跟一螻蟻見識?如何處理還不是您一句話的事兒?想必到時候李大人定然能夠給您一個滿意的答復。”

蒲盧渾端起酒杯一飲而盡,而后看著旁邊的夏人李吉,冷哼了一聲,嚇得李吉急忙端起酒杯連干三杯賠罪。

“蒲大人,您說吧,如何才能讓您咽下這口氣,要殺要剮您給一句話,李吉保證絕不含糊。”李吉放下酒杯,看著怒氣依然寫滿在臉上的蒲盧渾,心中恨不得把桑昆給碎尸萬段算了。

李吉奉戶部尚書的命,帶著桑昆等人來泗州,除了帶來了一大批私鹽販賣外,便是希望借此機會,用賺來的錢來拉攏韃靼人,從而以這些錢買進一些大宋的茶葉、瓷器等物送給韃靼人。

但不想剛到泗州,這韃靼人桑昆,就給自己惹了這么大一件麻煩,而且讓他感到更為棘手跟麻煩的是,這桑昆也并非只是一個普通的韃靼人,他的父親可是韃靼克烈部的可汗,身為可汗之子的桑昆,又怎么能是自己隨意處罰的?

但若是說,金人發話了,那么事情就不一樣了,即便自己回到夏國,尚書大人問起時,自己完全可以全權推到蒲盧渾身上,可以完全撇清跟自己的關系。

但讓李吉料想不到的是,他自認為已經完全足夠誠懇跟卑微的態度,卻沒有像是預料中一樣,換來蒲盧渾的一點兒和顏悅色。

倒是他話剛說完后,就看見蒲盧渾手中沒有放下的酒杯沖自己飛了過來,而后擦著自己的耳邊飛向了身后的屏風處,把那不值錢的屏風畫面,砸了個突兀的大窟窿出來。

“這筆帳我會慢慢跟你,還有那個韃靼蠻人算!今日之事兒,我一定不會罷休!拿酒來!”蒲盧渾推開懷中衣衫半裸的女子,端起酒壇便如同飲水喝了起來。

喝完后一把扯下旁邊女子的肚兜,胡亂的擦了擦胡子上的酒漬后,又放在鼻尖聞了聞,哈哈大笑一聲,再把那失去肚兜后,以手捂胸的女子攬進了懷里。

“沈大人,蒲某拜托您的事兒不知道如何了?”蒲盧渾的手在女子胸前忙活著,看也不看剛才險些被他酒杯砸中,而后慌忙站起來的李吉,對另外一邊一直若無其事的沈法說道。

“蒲大人的吩咐在下豈敢不從,只是這一次趕上我大宋國新晉皇城司副統領也來到了泗州,李習之為了穩妥起見,倒是拿我為難了半天,不過好在,沈某幸不辱命,幫大人拿到了皇城司跟市舶司的文書。這半個月之內,只要是羅家的商隊,統統不會再有人檢查。”沈法一邊說,一邊從袖袋里掏出了兩份文書,確認了一眼后,才遞給了蒲盧渾。

“皇城司葉青?”蒲盧渾接過文書隨意的掃了一眼,挑著眉毛問道。

“不錯,正是此人,此人今日剛剛到達,但前幾日我們泗州地頭便已經收到了消息。”沈法喝了口酒,繼續說道:“不過到現在為止,不管是泗州地頭,還是整個淮南東路,好像還沒有人知曉他此行,北上的具體目的到底是什么,所以李習之李大人謹小慎微,蒲大人應該體諒才是。”

“體諒,蒲某自然是體諒。蒲某從臨安上船后,倒是與那葉青有一面之緣,甚至還發生了一些口角。這個人驕橫狂妄,自大傲慢,不像你們大宋這禮儀之邦的臣子啊,倒像是韃靼人一樣未開化的蠻夷。”蒲盧渾冷笑著說道。

“哦?竟然還有這種事情?沈某還真不知道了。”沈法一驚,想不到葉青竟然跟蒲盧渾竟然是乘坐同一條船來的。

“只是此人先于揚州下船,看來是走陸路到的泗州。那么現在看來,他的目的會不會就是你們泗州官場呢?泗州每天的銀子進出據我所知可都不是個小數兒,皇城司都要給這里放一個正將來鎮守,市舶司同樣也認命淮南東路、揚州提刑使李習之擔任,是不是你們最近惹了大宋朝廷?”蒲盧渾一邊說一邊轉著眼珠子一邊說道。

因為他忽然間發現,或許這就是一個挑撥葉青跟泗州本地官場的好機會,如果運用得當,說不準都不用自己動手,就可以借大宋泗州本地的官場之手,干掉那葉青,先為自己出口惡氣。

上一章  |  宋疆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超神特種兵王  長寧帝軍  亂世梟雄  狼牙兵王  混在1275  躍馬大唐  重生三國之天朝威武  
你可能喜歡看:  [游戲]  重生之最強劍神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次元法典  網游之我是武學家  領主之兵伐天下  不朽道果  網游之全球在線  
大家都在閱讀:  盛寵醫品夫人  校花的貼身高手  逆劍狂神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極品全能學生  絕世藥神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超級兵王  仙藥供應商  修羅武神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當前查詢耗時:0.04687514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