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戰極通天>>戰極通天目錄

大結局:戰之終曲

更新時間:2018-04-13  作者:悲傷月  關鍵字: 玄幻奇幻 | 堅毅 | 學院流 |  | 巔峰 | 星空 | 慢熱 | 異世 | 亂世 | 復仇 | 無雙 | 葉天 | 悲傷月 | 戰極通天 
筆趣閣,最快更新!

虛無中,一道火光耀現。

這道火既不是來自火皇的起源之火,也并非那極致融道的星宙之火,它宛若無形也無色,卻偏偏耀眼到不可直視,為此火光照耀的心靈都不免震顫敬畏,因這火光所象征的無上偉力,也因這火光象征的犧牲崇高!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此刻無窮戰意自葉天身軀沖天而起,若傲世狂龍,為開天圣刀,是捍衛文明的最強神圣亦是那一座巍峨雄偉并不斷擴張膨脹的星炎圣宙,而準宇宙戰圣的無雙戰威也隨著火焰盛燃攀升到不可想象的極境,超越準宇宙境,也超越宇宙圣級,近乎耀裂虛無時空的威勢直指真正無上,便為那屬于蓋世妖皇、魔祖邪心、虛無神君的虛無圣境!

“這是……”感受到葉天身上暴涌而起的滔天威勢,諸圣震動,原本以為唯有死在虛無時空之內,令歲虛夢圣驅策圣器席卷一切的心靈不覺萌生希望,此時通天戰圣勢強如此,或許真有戰勝歲虛夢圣,打破虛無時空的可能!然而人族圣者們卻在此時心慟而殤,他們自然知道天魂燃燒的名號,理解此時葉天為獲取如此力量意味著何等沉重的代價。

天魂燃燒,堪稱不可思議的混沌神族最強禁術,它竟可將本身就屹立大道巔頂的圣者實力增強數倍,使其絕強無可敵,但代價便是一旦燃燒不可止,唯有在極致絢爛中連同身魂大道,盡皆燃得灰飛煙滅!

那場最初圣戰的終末,便是天玄神皇率領九大神將施展天魂燃燒攀升極境,以玉石俱焚之法重創了魔祖邪心,挽世界于危亡!

而現在,在來自最神秘虛無圣器歲月史書的浩劫席卷世界,將傾眾生文明之時,天魂燃燒再度出現了,傳承于神之造化,當世最強之人!

“天魂燃燒早已隨著天玄神皇與九大神將隕落而失傳……這更是只屬于古神族的絕技,便是昔日古神族巔峰戰圣都未必能夠習得,你一個人族怎么可能將其掌握?”歲虛夢圣死死盯著葉天,這一刻,他的絕對信心終于被撼動了!

一尊天魂燃燒的準宇宙戰圣?此為前所未有!而論戰力葉天甚至比昔日天玄神皇與九大神將聯手還要更強,那么這是否意味著他在天魂燃燒后,更具備將魔祖邪心重創甚至擊殺的偉力?

“看樣子,你歲月史書也并非全知。”葉天冷冷地看著歲虛夢圣:“昔日邪心憑邪源術領邪族吞世,而這招天魂燃燒,便是與邪源術相對,混沌神族的最后底牌,邪源術不曾絕滅,這一底牌也同樣不會消亡,必將在世界傾覆的危難時刻力挽狂瀾!是以在我沾染邪心之因果時,終究在那處混沌秘境尋得了前輩的傳承。”

“我尚不知將這種力量傳承給我的究竟是哪一位神將還是天玄神皇陛下,或許這是他們的共同意志,也是那一世阻擋滅世的神義。我知道他們在燃燒自我時壯絕而不悔,現在也正該由我舍身,以耀當世神義了。”

說到這里,葉天身上燃燒的天魂之火中若有一道道英武壯絕的身姿顯現,豈不正是昔日的天玄神皇、九大神將,還有更早歲月中為抵御邪族而燃燒自我的偉大英魂!

“呵……好一個通天戰圣,分明保有如此燃燒絕術,卻在神界將傾之際茍且偷生,你分明可以舍一己而蕩魔潮,卻偏偏要令三千道圣與整個神界消亡!”歲虛夢圣死死盯著葉天:“到如今你已將死方才動用這一底牌,什么舍我?你亦是自私畏死者!”

“宣言回報神恩,可你卻是神界終結的真兇!”

面對歲虛夢圣如此質問逼迫的葉天卻目光清澈,明耀得足以望透虛無與這整個世界:“我自然愿燃燒自我,護神界輝煌不滅,可昔日在混沌內我雖得傳承,卻不可將亙古舍我之意盡解,直至神界之末,三千道圣與諸神皆燃燒時終于將其領悟。”

“你是說……我傾覆神界大陣,致使神圣宇宙毀滅,反倒造就了你這個燃燒古神之火的怪物?”歲虛夢圣的臉色陰沉無比。

“正是。”葉天頜首,此時他的戰威分明已達到極致:“天魂燃燒并非秘術道法與逆天戰技,而是一種舍我的終極境界,故每一名燃燒者所悟盡皆不同,我還需感謝你,若非是你,我尚無法實現這最完美燃燒,也無法真正舍身,沖擊我真正欲求的極盡戰道。”

“我之天魂燃燒,為絕望而生。”葉天帶著那堅定而又執著的神情注視著歲虛夢圣,這股毅然永恒烙印,縱虛無不可撼!

“好,好……好!那我就賜予你真正的絕望!”歲虛夢圣一聲怒吼,猶如繁星的數十萬圣器在他怒意號令下盡皆生輝,涌動先前絞滅幻宙逼得幻宙王不得不以殘魂遁逃未來的虛無之潮便朝葉天洶涌而至!

“虛無之下,一切俱為空妄,就連蓋世妖皇也被此力鎮壓,你通天戰圣即便燃燒,難道能與那霸主相比?”歲虛夢圣之音陰沉恐怖,猶如至高神諭,判決葉天必亡!

“我雖非虛無圣者亦無懼蓋世妖皇,而你這虛無時空又豈能與洪荒文明之瑰麗,抗妖先烈之舍身相比?”葉天怒喝如雷,戰瀾如潮竟是迎著洶涌虛無而上,頃刻間虛無時空震顫,那猶如葉天本源之火的戰道之瀾也被迅速崩滅瓦解,竟是毫無自保之力,然而自知必滅的戰瀾卻也竭力抗爭,將那勢不可擋虛無同樣撞得支離破碎!

“終究只是虛無時空,而非真正虛無!”葉天明悟,他猛地揮刀,令一道至為璀璨的刀芒攜無量戰意碾出!

“戰圣通天斬?”歲虛夢圣見狀色變,這一招可是葉天成圣而創的逆天戰技,代表他通天戰道的初始,而在此時貫徹一生戰痕而出,其威勢自然恐怖無量!

“你欲通天,那便以殺天之力鎮壓!”歲虛夢圣神色猙獰,手中歲月史書隨之瘋狂翻動,猛然間至關鍵一頁而呈現出蔓延整個混沌的驚人血影,不可想象的玄奧魔紋伴著無數輝煌落幕的凄慘氣息逐漸凝就,形成一重六芒殺陣,滅世之威浩蕩無量。

滅絕之勢浩蕩,竟是昔日邪心尚未曾完成的六芒殺天陣!

然而六芒殺天陣下葉天渾身燃燒得更是熾盛,縱然滅世之威浩蕩卻絕不可影響刀芒進前,伴著一場驚天碰撞,魔紋俱焚,六芒殺天陣破!

“我怎忘了,他是一名宣誓蕩魔誅邪者?”歲虛夢圣神色微變,接著涌出狠辣之志:“你敢滅魔,還要弒神不成?”

歲月史書再度翻動,這一刻竟是翻回了那虛無氣息澎湃無邊的初始頁,于是虛無時空中亮起太初之光,有古神帶領眾神造萬字起文明之輝,傳禮義塑秩序起源,創神術辟混沌之亂,而成世間最初昌盛王朝,而在這王朝之上更有一道偉大身影受無窮信仰遙望世界,這最初盛朝卻皆是他的兒女。

太蒼之世,虛無神君!歲虛夢圣竟然將這至為古老神圣的時代呈現而出,這豈不是要令葉天冒犯本心,對元祖先輩大不敬?

一尊尊圣者展望那太初時代,皆能領會那世昌盛風貌不由為之敬仰感動,葉天同樣望著這亙古神朝,卻毅然地將刀抬起,無數道具備審判之威的鋒刃璀璨而生,對開創世界的偉大先輩爆發而出!

“神罰之刃,神罰世無邪,他打算對亙古諸神施以神罰不成?”歲虛夢圣不解隨即震動,此時每一道神罰之刃盡皆具有可斬巔峰圣者的恐怖威勢,這招逆天戰技已然在天魂燃燒的葉天手中超越了頂級之境!而并未如他想象般神罰斬神朝,這無數道神罰之刃竟是穿透了亙古眾神的身軀盡皆斬落在他歲月史書之本尊!

戰威蕩天,卻教一張張承載著厚重歷史的歲月之頁于歲月史書碎散脫落,呈現出哪一方方世道,有興盛有衰落,有宇宙,有混沌,有幻宙亦有元素世界,曾有那么多傳說屹立世間令人震撼,此時卻皆隨著歲月史書的破碎滿溢而出,將傳說重現與落幕!

“那便以最強之力,斬你!”歲虛夢圣不甘怒吼,此時歲月史書光芒極耀,終究翻到了一個充滿傳說的時代,無數歲月氣息于此匯聚,好似要將每一時代的傳說獻于一尊絕對無上,于是那身姿終究降臨,橫掃六宙,皇威蓋世,正是歲虛夢圣生平至恨,為蓋世妖皇!

一柄皇劍爆耀蓋世威光攜著噬宙葬天的恐怖威勢悍然斬落,終究那一世皇者曾君臨世界的力量重現,此威一世之怖,在當世妖族的祈求中亦無絲毫憐憫。

這終究是一道憑歲虛夢圣全力掌控的歷史呈現,而非蓋世妖皇本尊,自不具備那憐憫妖族的本意!

“蓋世虛影,止增笑耳!”葉天卻是一聲朗笑,此時此刻他周身火焰分明化作一座無盡玄奧的圣陣呈現,在這陣內一名名神、獸、人、鬼征戰不絕,皆為鎮壓足以傾覆世界的皇者獻命灑血,終究有一名戰圣發出大吼,一聲吾輩當鎮妖間無窮偉力鎮落,為世界意志,終結舊世皇!

“轟!”無窮偉力中那一道曾經蓋世的身姿蕩得支離破碎,絕域鎮妖,自將鎮妖皇!

“蓋世妖皇亦敗,怎么可能?”歲虛夢圣瞳孔收縮,流露出不可理解的恐怖,蓋世妖皇乃是他最仇視的存在,卻也令他最為敬畏,依他讀取世界歷史理解,這曾橫掃洪荒時代的皇者尤甚于魔祖邪心與虛無神君,倘若這股力量都會敗,那還有什么能將眼前戰圣阻擋?

天魂燃燒,火焰盛燃,那拼盡生命的覺悟令歲虛夢圣不禁震顫,卻又猛地狂笑,神色愈發瘋狂。

“我倒忘了此乃虛無時空,而我便是這世間歷史!”歲虛夢圣狂笑著:“我之偉力,又豈止那蓋世一皇?”

“神、魔、妖皆鎮不得你,那么神魔聯手如何?”歲虛夢圣冷笑中分明有兩道身影席卷著無邊威勢降臨,一道創生起源,另一道滅絕混沌,正是虛無神君、魔祖邪心同現!

世界震顫,諸圣駭然,只是一尊虛無圣者已足夠橫掃世界,同時降臨兩尊?

“或許對付你這最強戰圣還不夠,那么就神魔妖皆聯手!”而歲虛夢圣還不曾止,又是一道身影在他冷笑間顯化,正是先前被絕域鎮妖鎮壓的蓋世妖皇!于是三大虛無圣者皆立,即便是傳說中最為仁慈的虛無神君同樣抬手席卷無邊虛無流而至,這一歷史掌于歲虛夢圣,卻足以成就顛覆之恐怖!

虛無之圣,浩浩之威,此時所面壓力已絕非先前可比,身軀迸裂,大道崩落,即便是天魂燃燒的葉天也感到沉重壓力。

三大虛無圣者歷史皆臨,我可會是對手?就算是當初天玄神皇與九大神將燃燒,也不過是將邪心重創而已。而蓋世妖皇、虛無神君之能又豈會弱于魔祖?

更何況,在這天魂燃燒中所有大道與意志都在不斷焚滅,他所剩的時間已是不多,倘若不可在此時斬殺歲虛夢圣,那此世生靈便逃不過這場滅絕之災!

一種種大恐怖在葉天眼中呈現,也若將無數慘痛回憶勾起,那一道燃燒輝焱的身姿身先士卒,戰入魔域為神爭鋒,卻在那玄虛魔圣的突襲中不幸戰歿,引得通天戰圣盛怒蕩宙,縱然血閻魔帝不敢面!

“霜兒……”不由心痛,那是他世間唯一至親,終究也在那斬魔的道上亡!

可還有那更大的深痛,那人宙邊關的破碎,那宇宙戰場的血灑,那絕域無陣的無畏,那無數道慷慨赴死的英影。

“活下去,將神界傳承!”三千道圣注視著他,整個神界在魔潮與燃燒中支離破碎,九十九天,秩序神殿,整座神圣宇宙終究在圣戰的瘋狂中粉身碎骨!

“為令神族不亡,我當祭陣!”那尊霸道的武神皇發出怒吼,在一尊不可阻擋的皇者劍下毅然決絕,于是諸圣祭陣,終成那鎮妖之塔,絕域鎮妖!

“何滅逆賊,吾終當歸!”更負盛名的那尊皇者怒喝中與身邊的神將融作唯一之光,在那一尊無上霸主的極怒中將其貫穿,虛無濺血,混沌不滅!

我見到了什么?葉天自問,那是一場場戰爭的深痛,亦是一名名先烈的壯烈,那是所有舍我的意志,或許他們并未踏及天魂燃燒的境界,可這一切同為一往無前極盡燃燒,皆是屬于我,無窮的力量。

世間至強又如何?縱然是三大虛無圣者聯手又如何?

無論是真是幻,是史是今,今當我道,怎能不戰?

我已燃燒一切,唯有戰道無前!

葉天的眸子熾盛絕耀,巍峨如岳的戰意浩蕩掃平一切,那一座星炎圣宙呈現并化作一場無際狂潮爆發!

昔日星炎神最強逆天戰技,星縱宙界,火掠諸天!

“以神之盡頭,戰圣之盡頭?”歲虛夢圣見得這一幕喃喃,接著他便震撼地見到那一道身姿那一片星炎竟然當真浩蕩地沖透了三大虛無圣者身姿,無論是魔祖邪心的滅世之兇,還是蓋世妖皇噬宙葬天威能,連同虛無神君的最初虛無之力皆在這星炎中消融湮滅,一戰皆隕!

“轟!!!!”虛無時空卻如被雷潮驚蕩,歲虛夢圣不可思議地注視著那象征葉天極力的星炎之潮席卷而來,神之盡頭竟然當真擊破了圣之盡頭?

“他的戰道,竟然還在繼續提升?”猛然間載下一歷史的歲虛夢圣毛骨悚然,他分明見到最新歷史上的通天戰圣竟然更加偉岸超然,那一本就曠世無限,頂天立地的通天戰道竟然扶搖而上,突破重重碧落與蒼穹!

可怕的是這股趨勢竟然還在繼續,那一道身姿分明隨著燃燒不斷走向消亡可其戰意卻愈發盛烈,每一分燃盡都令一重全新的戰意凌然通天!

“倘若再讓他繼續攀升下去,究竟會走到什么地步?”歲虛夢圣震撼地產生這個念頭,在這世界歷史上極道者已不算稀罕,甚至就連沖破極道踏臨無限境者也是甚多,那幽毒妖王毒道,那蒼元神將武道,那血閻魔帝毀滅之道,那幻宙王幻道,還有黑暗冥尊黑暗之道等等……突破極境帶來的是絕強,然此刻葉天未免突破得太遠,于無盡之上稱無盡,這般高深竟然已是超越世界史中所有無限境圣者之上!

前無古人,曠古爍今,而他還在繼續升華!歲虛夢圣不禁懼了,伴著他一聲怒吼,三大虛無圣者身姿隨著歲月史書諸頁碎散重現,與此同時更有一道道流光灑落,構顯出數之不盡的絕世身姿。

那開創文明的太蒼神皇,那蕩魔誅邪的天玄神皇,那創造始源的造化神皇,那以生祭陣的玄風神皇,那構立秩序的秩序神皇……還有劫幽魔帝,有玄冥魔帝,有太原獸皇,有天寂妖皇,亦有九大神將,五大殺將、初代六大妖王,甚至連同已然被他滅殺的幻宙王、血閻魔帝、虛祭妖祖與當世準宇宙圣者們盡皆顯現!

“如何?這世界之史無量力你可能跨越?”歲虛夢圣死死盯著葉天,虛無時空狂暴震顫中全力而前!

先前他以虛無時空絕對力量碾壓血閻魔帝與幻宙王而過于得意,卻幾乎忘了自己不倚仗虛無時空的終極力量,歲月史書所掌絕非一世,而是無盡歲月,整部世界史!

然而葉天卻只是傲然注視著這累盡世界史的群雄,已然燃燒一切的他不會有絲毫忌憚猶豫,所要做的唯有繼續征戰,用最后的輝光演奏一場戰之終曲!

于是他悍然而前,揮刀縱橫在萬世豪雄之內,他悍然將刀向最憎恨的魔族斬下,也大笑著心懷敬畏對自己的信仰揮刀!以輝煌的光影踏破諸古,卻有踏于此代落幕輝煌,恐怖戰威中無數世破碎,從中殺出的不只有偉大圣者,還有噬天皇衛、蛋毒等噩夢與傳奇,他甚至見到了一座座混沌域,亦將刀斬過絕域無陣與六大宇宙!

不知多少強敵攔截在前,甚至弱者也出現在了葉天的視野之內,那是什么?神,靈,甚至凡?爾等憑什么出現在這屬于虛無的戰場?

但葉天沒有動怒,反倒笑著迎接這曾面對過的所有敵手。

“吼!”瞳耀紫輝,有猛虎怒至!

“久違了,我的第一戰。”葉天笑著,用拳迎上這猛虎獠牙。

再臨白燁,以身徒戰紫瞳虎,群木蕩動,一笑斬鐵鱗!

亦踏絕修,萬影而敗光明子,龍瀾誰當,再與宿敵決!

夢之殤現神境隕,黑炎龍化血月湮,魔君戮神,古魔山中戰驚天!

“葉天,我等做鬼也不會放過你!”比鬼更丑惡的魔影涌動,發出最凄厲的哭嚎詛咒。

“那便替鬼君收你。”一刀斬過,魔影皆滅,就連傳播這一切災厄起源的魔將亦亡。

“總算是少些聒噪。”手持長槍的黑衣青年走來:“還有興趣再決一場?”

“千場,萬場也無妨!”爽朗而笑,再戰昔年黑暗死亡與絕望!

終入星空,母艦巍然,白龍妖嘯,星域至強,我皆戰!

“一介散修,也能修煉至此?”宇宙天才戰有諸多目光投來,他卻出神將那倩影望。

“霜兒,這等嘍啰交給我打發便是。”蠻荒巨星牽起那道倩影的手掌,佳人淺笑,同將宇域闖。

已知最強誑地魔皇,時間之體間憲皇,戰皇極限馬壁皇,死亡陰影黑黎皇……不知不覺已將戰塵掃過,卻瞥見靈界盡頭金輝耀。

“炎龍靈尊!”那道金影怒吼而至,如虹震顫,卻為輝煌終結皇。

“開啟一個時代,怨念也該散了吧?”葉天與那挑戰秩序的身姿交錯而過,跨越門如幻空變,終臨那神界。

下一刻天便裂了。

“蒼天我為亡!”伴著那裂天之痕殺至的魔威澎湃,卻如瘋狂。

“這順序可不太對。”揚刀擋住那柄魔劍,葉天沉聲道。

“我們是朋友,別計較那么多。”金發少年無辜一笑,葉天只得聳肩,刀劍相接鏗鏘不絕,卻在少年身后見到了更多身影。

他見到了滅絕蒼雷所化的不死雷山主,見到了踏圣道力前的血天尊,見到了深淵沉淪的煉獄金烏,見到了天命之女鳳嬌地,見到逆轉西輪青劍皇,見到了洪荒宇宙第一獸兔逸神,見到了一心敗星炎而掌圣陣的厲古智,見到了倚刀御天刀亥絕,見到了一心億用石羅滅,十一皇子妖明寂,智者妖若賢還有幻羅剎、鵬霄、龍凌武、魁隱主、鋒蒙王、造化真棣甚至淚蝕君、理府戊子、震真侯、華夢魘、最終魔神……

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那便是世界級天才!

鈺宮界、群英圣殿、魘墜虛空、荒山、牙瀧大海、帝休沙漠……無數戰場在他眼中重現,那是多少幕天驕爭鋒,可歌可泣!

“聽說你被封無雙星將,我卻未答應將無雙之名相讓!”無雙侯持著戰戈悍然殺至:“你星炎還是老實作那古往今來第一戰神!”

“先贏過我無雙圣神斬再說!”一刀破空卻為應答,沐浴星炎的身姿無敵,同時迎戰涌動世界氣運的所有世眷天驕!

輝煌凌絕將神之盡頭亦給戰過,無限道臨,他望向早已等待的盧角妖侯、妖窟孤、紙張妖侯、尸魔靈將、虎臣帝尊、影心主宰、云釧妖王、魘冥妖王、金源魔將、殘爪邪主、鎮代妖王、霸空妖王、幽毒妖王、蛋毒君主、血閻魔帝、幻宙王、歲虛夢圣等一尊尊圣境敵手,卻不禁笑容流露,未發一言已將震世戰威伐!

聲聲轟然振聾發聵,每一戰皆作傳奇史詩流傳,葉天在戰,在與欲戰者戰,與當戰者戰,與不戰者戰,葉天重行一生戰道而將其跨越,終究殺過無窮史,斬向最終敵!

這已根本不是歲虛夢圣鋪展而出的世界史,而是隨著他通天戰圣之心衍化出的戰之終曲,歲虛夢圣竟駭然地發現這虛無時空已不再受自己掌控,反倒隨著一顆至為熾熱輝煌的戰心韻律而動,世界之史,終世浩劫竟在此時此刻化作了這場絕世演繹的陪襯,這一刻世界危亡似乎都不及這場戰舞奪目耀眼!本就強到了一種無法想象地步的戰道無限攀升,它在通天,非要將世界巔頂沖破!

“以戰萬化,他之道已不可想象!”玥若圣姬感慨,她嘆服了。

“如此存在,當真不可敵!”混沌圣帝同樣望著這極戰身影,不禁心悅誠服。

“這便是,我人族通天戰圣之輝煌!”眾生行者遙望這一幕熱淚盈眶,他相信星空中的其他至圣同有此感,您終將去,卻必為人族留下永恒輝煌!

歲虛夢圣震撼地望著這道身影殺至,縱然虛無圣者與這世間所有歷史都擋不住這道身姿,難不成自己要就此終結?歲虛夢圣不甘怒吼,卻顯化出兩道至威的身影阻擋在葉天戰道之前,竟是黑暗冥尊,通天戰圣!

“早就想與你們決戰!”仿佛將歲虛夢圣無視,葉天徑直殺向了兩個最強的對手,燃燒至燦的身軀若在虛無泯滅,可他依舊在前,鋒芒反將虛無裂!

或許是唯二可將這最強戰圣制約的身影與燃燒者共同演奏戰之終曲,歲虛夢圣卻是愈發悸動,因為他能感覺到眼前戰圣壓倒性的恐怖,他已經掙脫了守護與人族至強的枷鎖,以那無極戰道騰飛!

上一章  |  戰極通天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天驕戰紀  化神戒  符篆蒼穹  不朽狂神  太古魂帝  武極神話  我體內有個修仙界  
你可能喜歡看:  [都市]  神級插班生  極品全能學生  重生過去當傳奇  最強醫圣  都市最強修真學生  小農民大明星  我家古井通武林  
大家都在閱讀:  修羅武神  神級插班生  極品全能學生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逆劍狂神  武煉巔峰  無雙庶子  天神訣  凌天戰尊  重生過去當傳奇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當前查詢耗時:0.4218737421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