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戰蒼狼>>戰蒼狼目錄

0007章 初次試煉

更新時間:2018-02-16  作者:末日的逍遙  關鍵字: 奇幻玄幻 | 熱血爭霸魔獸 | 末日的逍遙 | 戰蒼狼 
破風刀砍柴的確很難,一刀砍上去,只在堅硬的樹皮上砍了一個小豁口,不過在好在子墨年輕,臂力很大,砍了幾下后感覺這破風刀的硬度還行,自己不至于將破風刀砍成斷風刀,于是就輪開了膀子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一陣狂砍。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天很快就黑的幾乎看不見路,子墨這才不得不準備回村中,,低頭整理干柴時,子墨這才發現他自己只是勉強砍了一捆柴。

沒事在村口胡亂溜達的幾個義兵看到子墨背著很小一捆干柴,進入村中,于是就拿他取樂。

“小、小、兄弟,我的孫女不見了你可以幫忙找找嗎?”w.8RG

“當然可以”砍樹沒砍成我還不信連個人我都找不著,子墨立刻滿口答應:“爺爺,小妹妹跑去那里丟的。”

村東三里是一片慢斜坡緩山林,大約有千米高,在向上就是千里黑山山脈。黑山山脈是無主的地界,沒一個國家愿意需要它。黑山山脈的那邊就是明月國,高陽國在最南就是這一片慢斜坡緩山林。

子墨進入樹林大聲呼喊:“啊真,啊真,你在哪里,你爺爺讓我來找你”

子墨虎頭虎腦的闖進山林,急走間忽然看見一個小樹下有一只孤獠牙狼獸在盤旋。

子墨的闖進,迫使正在樹下盤旋的孤狼呲牙咧嘴對子墨發出低沉的喉吼。

子墨也是一愣,渾身冷氣直冒,轉身逃跑已是不可能,慌亂中眼角余光瞧見一個小竹籠滾落在一傍,一把小鏟也掉落在不遠處,已經挖好了野草根莖四處散落。抬眼看去,一個身穿滿身補丁的破黑棉襖,頭發凌亂,正的瑟瑟發抖的瘦弱小女孩,爬在小樹枝叉用渴求的眼神望著自己。

子墨下意識,從身后抽出砍柴的破風刀,用手緊緊握住。

孤獠牙狼獸已經身受多處傷痕,餓扁的肚子隨著低吼輕微起伏。

子墨明顯感覺到這頭孤獠牙狼獸氣場很弱,顯然的被群獠牙狼獸趕出獸群的弱病。

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十七歲的子墨看著瘦弱小女孩的祈求的眼睛,從丹田升起一股雄氣,嗷嗷怪叫,撲向孤獠牙狼獸。

孤狼在滿地大雪覆蓋的荒林中已經十幾天沒吃到任何食物,面對子墨的突然闖來,呲著牙,用最后的一絲力氣護衛著自己的食物。

子墨撲向孤狼的同時,孤狼不甘心做著反抗。雙方幾個撲閃,子墨在被利爪劃破棉厚衣服時,慌亂中用破風刀砍在孤狼的什么地方。

滿是豁口的破風刀,讓本就被同伴撕咬多處傷痕的孤狼哀叫一聲,夾著尾巴逃向深山密林處。

子墨用最快的速度,撿拾取散亂的竹籠小鏟野草根莖,等待小女孩從樹叉上下來,可是小女孩從樹上不是爬下,是掉下來,嗵的一聲砸在雪地上。

“快走啊!”子墨唯恐那個孤狼獸去而復返,急忙叫道。

砸在雪上的小女孩,掙扎了兩下,又噗通一聲爬倒在雪地中,長時間的饑餓和寒冷與恐懼,讓小女孩幾乎無法移動。

黑夜,白雪靜的可怕的密林,讓子墨無暇多顧,把破風刀斜插在腰間,把竹籠挎在自己的脖子上,背起小女孩,雙手緊緊反抓穩小女孩的大腿,借著滿地白銀的雪光,撒開腳丫向村子方向狂跑。

子墨一口起就狂奔三里多的雪路,直到他們剛剛進村口,子墨這才因為體力不支,噗通一聲摔倒在雪地上,竹籠里野草根莖散落滿地。

被摔出去,死里逃生的朱紫,揚起頭,看見不遠處一戶人家,從窗戶閃出紅紅的亮光,知道自己得救了,自己和這個救自己的哥哥已經擺脫村外危險的,孤狼和寒夜。

阿紫掙扎爬了起來,瘦猴黑泥般的笑臉沖著子墨一笑,露出兩排雪白的牙齒:“哥哥沒事吧”

“沒事,沒事,呀你怎么那么輕,原來以為我肯定跑了多遠,沒想到你很輕,直接就跑到村口,嘿嘿”子墨也從雪地上爬起來,一邊拍拍自己衣服上的亂雪,一邊嘿嘿傻笑。

小女孩把凌亂的頭發,用手向后撫了撫,彎腰去拾取散落的野草根莖:“每天吃半頓,看你瘦不瘦,看你輕不輕。”

子墨從雪地上站起,用手拍拍身上的塵雪嘿嘿傻笑,被狼利爪撕裂的衣服棉絮隨著手臂的拍打飛舞到空中:“啊真,你快回家吧,爺爺等你很急了”說完就要轉身離去。

朱紫真把已經撿取好裝半滿草根的竹籠放在路上喊道:“你去那?看你的衣服快變成蒲公英,還能穿嗎!到我家我給你縫補”一邊說,一邊跑到子墨身邊拉住子墨。

子墨看看飛絮的棉絮嘿嘿一笑,就算默認,其實自己本來就沒地方去。

朱紫真忽然得救,心情大好,又有了這么一個大哥哥救了自己,剛才還背著自己急速奔跑,心中興奮,飛快的把竹籠取過,塞到子墨的懷中,自己則在前面蹦蹦跳跳向家的方向走去。

啊紫很快就把子墨的破衣縫補好,爺爺在爐火邊不斷的給爐下加柴火一邊和這個少年聊天。

“咳咳,咳咳紫真,啊紫,去抱些材來,火快滅了,咳咳,咳,咳咳。”

“嗯,等一下”小女孩應道,阿紫把最后一針縫補好之后,看看火邊半碗菜粥,這是她和爺爺的晚飯。

吃完今晚,就在也沒有吃的了,肚子早已經餓的不在咕咕叫了,只是有些痛痛的餓,很餓。

她走到水罐旁,舀了半碗冷水,喝下,人更冷了,不由的抖動下廋弱的身體,便去屋外抱柴,回來,小女孩大大眼睛看看爺爺,看看少年,想說什么,可是又什么也沒說。在破卻的小鍋里加了多半瓢水,又在火爐里加了些柴,又出門抱了幾次柴枝放在旁邊,關閉了房門。

等到水開把半碗野菜粥到進去,煮了幾滾,盛了一碗稀可以見影的給爺爺,舀了半碗,給子墨。

自己把剩下的半碗慢慢的吃了,看看洗都不用洗的干凈的鍋碗,靠在爺爺身旁困的閉上眼睛就昏昏的睡去。

子墨看著一貧如洗的四壁空空如野的這個家問:“老爺爺,我見你家不是好幾頭羊么,怎么日子過的如此堅苦”

“哎!你有所不知啊,村里有個惡霸,他的地租太高,我們租他的地,結果一年打的糧食還不夠交租金的,那些羊也是那個惡霸的。因為沒錢沒糧交租,所以他就讓我們給他放羊。可是只要丟一只羊,他就有理由將阿紫抓去當丫鬟,現在寒冬,人都沒什么吃,何況羊,所以啊紫才在雪地去挖草根給羊吃,沒想到碰上野獸,多虧小兄弟你呀,如果沒了阿紫我一個孤老的病老頭子可怎么活啊!”

“老爺爺你放心,我這幾天就在這里,以后你家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只需要給我一個住的地方就可以,我每天出去賺些銅錢,就當把住客棧的錢全拿來買些米面,也夠你們吃過冬天,家里砍柴、挑水之類的活就交給我了。”

“咳咳,那真是太好了,你以后就將這里當家,好孩子你早點休息吧,明天還要早起干活。”

子墨是被餓醒來的,看看天色已經亮了,爐火的火種快熄滅,變成暗暗的黑紅,他忙加了較粗柴枝,看看還在昏睡的祖孫,輕輕出門。

子墨來到枯樹林,看看參天的大樹,從腰后取出破風刀,把何小靚交給自己的基本刀法練習方法,回顧一遍,運用自己從書上學習的運用什么傳輸脈絡,從小腹調動真靈,延伸腰部兩側,左扭腰,就延伸到右腰側,滑到右胳膊,手臂,然后在延伸到緊緊握住的兵器上,奮力揮出。

其實子墨腹內空空,不但是沒有食物,更是沒有那個什么元氣,子墨感覺自己所能調動的,只有力量。

力量就力量吧!反正比亂輪膀子砍柴感覺容易,好像還有點很順手的樣子。

子墨一邊砍柴一邊尋思,也不知是誰發明了這種方法,感覺簡單實用,好像就是為殺人,更像是他的殺人經驗,殺了幾百幾萬個人后,才總結出的這種犀利的殺人方法。

打鐵有打鐵的方法,做飯有做飯的技巧,這殺人也要方法,而且還專門訓練,這個世界的怎么了,國家與國家之間為什么非要戰爭不可……。

砍呀砍,沒辦法,本來自己花一個時辰就可以砍夠自己今日用度的柴,可是現在,自己必須多砍些,好養活爺爺和阿紫,子墨硬是多砍了兩個時辰。

砍到子墨感覺有點發困時,忽然感覺一股麻酥酥的東西順著自己練習了整整一個早晨的脈絡,從小肚子涌出,涌到腰側,好像順著血管涌到胳膊,涌到手腕處,子墨一個把持不住,破風刀直接飛了出去。

破風刀凌厲無比,好像被什么東西彈射而出,速度極快,帶著真正的破防聲,扎進遠處十幾遠的一顆大樹身上,發出顫抖蜂鳴的聲音,嗡嗡做響。

子墨揉著手腕,發麻的感覺不復存在,人卻異常驚奇,自己就是用盡全部力氣也絕對不可能將破風刀甩出剛才的那個勁道,剛才那一擊,別說殺人,就是昨晚的那頭小殘獠牙狼獸,也是給一刀斬死。

子墨一陣驚喜忽然涌上心頭,好像一扇新的大門忽然向自己打開,人體真的是有這個技巧,能吸收元氣,爆發出威力巨大的異能。

荒野大雪中,興奮的子墨無意言表,對著蒼茫大地,灰蒙蒙的山脈大喊幾聲,來抒發自己異常驚喜的情懷。

好像自己從此不用在受窮了,不用在為吃飯而發愁……。

砍好的柴背回村里,子墨在一個飯店店鋪用柴換到錢,然后在米店買點米鹽什么的能夠兩日食用,來到朱爺爺家。

朱紫真早早在門口等待,看到子墨,快樂迎了上來說:“哥哥,爺爺說你來我們家住,我還不相信,在門口看見別的歷練著早早就回到他們住的客棧,可是一直沒見你回來,就以為你不會來了,可是爺爺說你一定會來的,叫我在門外迎接你,看來是真的,我早上挖了甜草根莖,熬好了湯,你快進來喝點。”

“阿紫,看,我買了什么?”

“米,真的是米,爺爺我們有米吃了”阿紫快樂的跑進屋內,向爺爺報告這個好消息。

子墨把糧袋放進墻角的小缸里,接過啊紫舀好的菜根湯,邊喝邊和爺爺阿紫說話。

看到子墨真的買了米回來,雖然只是一點點,不過爺孫女兩人也是極為高興,家中忽然有了一少年,這個冬天就不太難熬。

阿紫異常高興,手腳麻利,洗米開始動手熬制米粥,子墨和朱老爺爺坐在火爐邊,有說有笑。

老人感覺忽然多了一個少年,有能力賺錢買米,這個家雖然窮苦,可是只有有口吃的就是最大的滿足,更可況今日還有米粥可以吃,這可是快兩個多月都不曾吃到的東西了。

而子墨也感覺到很溫馨,紅紅的爐火,房屋雖然一貧如洗,可是能當風寒,而且這家人能收留自己,住宿以后無憂。

‘碰嘭’一聲巨響,破爛的門忽然被踢開了,一個大腹便便,兇神惡煞的惡漢帶著三四個人闖進屋里。

惡漢一腳把腳旁邊的一個破小凳子給踢出好遠,并惡狠狠的喊道:

“什么時間還錢!”

幾個大手沖進羊圈將幾頭羊牽了出來。

惡漢眼珠亂轉,四處查看“看看,你們把我的羊都餓廋成一張皮,這都要賠錢。”

“嘿嘿!今天要還不把欠我的租錢和利息還我,我就把人帶走頂賬。”惡霸邊說邊在阿紫身上亂看。

幾個爪牙闖進屋內,在家里亂翻,翻出子墨剛剛買的糧米。

廋弱的阿紫上前阻擋并說:“那不是我們的,是這個哥哥的。”

“在你們家找到就是你們家的,欠我們的錢不還,還買這么好的米吃,這些就當是我們這趟的費用頂賬,把人也帶走。”

幾個爪牙剛剛把阻擋的啊真推到在地,聽惡霸說把人也帶走,于是伸手就拉扯剛剛爬起啊真,向屋外拖去。

爺爺拖著病身咳咳的祈求著:“你就行行好,行行好吧,可憐可憐我們爺孫兩個。”

惡霸不耐煩的說:“可憐你,誰可憐我,欠債還錢是天經地義的事,都像你這么耍賴,還要不要王法?”

爺爺仍舊祈求道:“只是你的利息實在是高啊,春天的種子到秋天,利息比比收獲的還高。”

惡霸更加不耐煩的說:“誰叫你爺兩個力薄,這可怨不得我,今天人必須帶走。”

子墨早就氣憤不過,看著一個老病,一個弱小被欺凌,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俠義心遞增,站前一步,大聲喝道:“欠你們多少?”

大腹便便腦肥腸油的惡霸扭頭一看,是個毛頭小子。

惡霸本來就不什么歷練者當做回事,可是前不久,朝中早有公文下傳‘一切以歷練者為先,任何人,不可因任何事為難為國選材的義兵,他們將來必將成為保護我們國家的主要力量。’

義兵過了一定實力的關口,便有獎勵,據說獎勵還很豐富呢。

“50銀”大腹便便腦肥腸油的惡霸看見居然有個義兵,想出這個大頭,于是獅子大開口。

爺爺氣的說話氣喘如絮說:“不、是是、500文……啊?怎么是50銀?”

惡霸從懷里掏出一張票據:“你看,你看,這是你化的押!沒錢,帶人。”

一個爪牙就拉住阿紫向外拉。

子墨直接怒起:“我來還錢,我是義兵,我比他們有能力還錢,我給你畫押,你欺負弱小算什么好漢。”

惡霸本想把阿紫,賣到鎮上賣個十幾銀的,現在看有的傻蛋愿意還50銀,還是個義兵,暗自笑了,五十銀啊,傻蛋。

大腹便便腦肥腸油的惡霸心中暗想‘好好,五十銀啊,我就是管義兵出村過關的,發過關牌的,不怕你跑了。’

想擺,拍手叫好說道:“英雄啊,少年英雄,看在你的面子上放過他們了,糧必須拿走了,當利息還,來來,你簽字化押。”

子墨義氣上頭,取過筆紙,刷刷就寫了一份50銀的欠單交給村中這個惡霸。

肥頭大耳的惡霸,接過子墨剛剛寫的50銀欠單,嘴笑的都合不攏:“還是這個兄弟講義氣,好,好!這是朱老頭的票據,現在歸你了”

惡霸讓手下拿走了糧食牽走了羊,哈哈大笑揚長離去。

子墨把朱爺爺欠的那個票據放進火里說道:“沒事了,爺爺,啊紫不用擔心,有我在。”

剛才驚嚇過度,以為自己真的就要被賣到那個恐怖的地方,臉色蒼白的啊紫跑到詹子墨背后說“我不怕,有哥哥保護我,我誰都不怕。”

爺爺已經很老了,也常常有病,左右鄰居不但不照顧,有時反而落井下石,家中忽然有了一個當義兵的少年,而且個頭還比自己高一頭,阿紫本能的就躲在子墨的身后。

忽然聽到啊紫的話,子墨心中立即激起男人的英雄情懷,大男人情懷他之前從未有過的,這種無法形容的,非品質,非思想,非性格,非技能的一陣激動。

在他看小紫閃閃大眼睛和純潔的容貌時,覺得自己不斷的變大變高,要保護這個弱小聘婷秀雅的女孩的心情立刻出現。

責任,這個家的責任自然落到子墨頭上,子墨一股豪氣過后,忽然感覺到了一股責任壓在自己的肩頭,現在首先要讓3個人在這個冬天生存下去,吃才是首位重要的。

子墨突然想到,自己砍柴時,看到樹林有幾頭野豬下山在覓食,去打獵的念頭于是萌生。

問爺爺要把破柴刀,找了些繩索,找個鐵小勾,向爺爺說道:“爺爺,你和阿紫真先吃,我去去就回來”

子墨來到看見野豬的地方,用破風刀在雪地中挖了些根莖,把小勾塞進1個大點的根莖里,小勾綁上繩,繩埋在雪里,另頭綁在大樹上,把剩下根莖亂放在四周。

自己則爬上樹,子墨找了一個樹叉,靜靜的等待。

過來幾分鐘,感覺等待無聊,而剛剛學會的那種運用元氣,發出厲害的攻擊,也一直在子墨的腦海中保持這興奮,于是一邊等野豬上勾,一邊后背能在樹干,盤腿而坐,開始眼觀鼻,鼻觀心,吸氣時,一股什么東東從后背脊椎骨向頭頂提氣,呼出時,壓強什么東東到小腹肚臍下的地方。

再次從那個懵懂在狀態醒來時,天又黑了。

晚上的風雪就更加嚴寒,子墨餓的眼法花,凍的已經僵硬,連抖動都不能抖動了。

回村雖然很餓可是可以烤火啊。

回?守?回?守?不能回啊,今日就砍了幾困柴,好不容易買點米,還被惡霸搶了去,回去沒吃的,還是受餓,在這樣下去,這個冬天紫真和爺爺怎么辦?

還是在守守吧!已經守候了一天,而且自己就是天黑時,才看見的野豬,要是自己剛剛走了,野豬就來了,豈不后悔死。

子墨想到這里,為了不肚子饑餓,不冷的哆嗦,干脆又開始眼觀鼻,鼻觀心,吸氣時,一股什么東東從后背脊椎骨向頭頂提氣,呼出時,壓強什么東東到小腹肚臍下的地方。

不一會,不知是凍昏還是餓昏,夜深了,子墨昏過去了。

第二天,天晴了,太陽奇跡一般的出來,當一樓陽光透過白白雪樹枝間的縫隙照在子墨臉上時。

子墨慢慢醒來,下意識的向樹下看去。笑容涌現在他的臉上,一只野豬爬在雪里喘著氣,雪地四周有很多豬的腳印。

因為鐵勾在豬喉,豬叫不了,跑不了,輕動則痛痛難忍,于是老老實實地趴在那里。

子墨也不知那來的力氣,翻身下樹,解開樹上的繩頭,異常高興,這下在也不用發愁這個冬天沒有什么東西吃,哈哈哈哈,而且還是吃肉,收獲的喜悅無以言表。

不過劇烈的興奮后,子墨忽然感覺到一陣眼花,自己怕是三五天都沒有好好吃一頓熱飯了,子墨幾乎是打著醉拳一般,牽這野豬慢慢下山。

狂爆的三百多斤大野豬,竟然連一絲增扎都沒有,被鐵鉤卡在喉嚨,巨疼難忍,口中還不斷地冒著血泡,不得不老老實實跟著子墨的屁股后面。

小啊紫在雪地挖的少半框根莖,回到家放下框,走到爺爺前問:“爺爺,詹哥哥回來了沒?”

“哎,咳咳,沒啊!一夜了,我都去村口看了十幾次了。”

阿紫手凍的紅彤彤,臉上因為長期的營養不良,泛著煞白色,單薄的身子顫抖著,小臉迷茫的看看破舊的房屋,無奈的蹲到這個冬天唯一不要錢的爐火旁。

這個親切的子墨哥哥會不會離開我們而去,這個寒冷的冬天,他一個人要生存都艱難,更何況還有照顧我們一個老病殘和一個廋女孩,是誰,誰也不愿意平白無故的負擔這么重的膽子。

別說這個萍水相逢的哥哥,就是做了多年的鄰居,也是……。

阿紫看看病老兮兮的爺爺,眼淚幾乎要流出來,不過強行忍住,勉強擠出笑容:“爺爺,大哥哥是一個義兵,當然要訓練啊!說不定明天就回來,爺爺,我今日挖了青霜子的根莖,可有營養啦……”

“爺爺,小啊紫”子墨聽到屋內有說話聲,用盡最后的力氣喊到了一聲就倒下。

小啊紫聽到屋外子墨哥哥的聲音,轉身風一樣跑出去:“子墨哥哥,子墨哥哥。”

爺爺喊來鄰居幫忙殺豬,熬湯,救人,一直忙活到晚上。

洗凈的根莖,肥嫩野豬肉在鍋里咕嘟咕嘟翻滾,噴香熱氣彌漫在房里。小啊紫吃了兩碗鮮美熱肉湯,靠在爺爺懷里,幸福的看者張嬸給子墨喂熱湯。

十四年了,小紫啊從不知道什么叫飽,什么的快樂,什么是幸福。今天晚上這種奇怪的情緒出現在小紫真身上。快樂、幸福、從心里不斷的涌出,爐火火光照的暖暖的。她不想睡去,好想多多感受這種從未擁有的幸福,爺爺輕拍啊真,疲倦加上爺爺和篝火的溫暖,小紫進入夢鄉。在火光下,阿紫真清秀的臉上不時泛起快樂的笑容,兩個小酒渦輕輕的不時動一動,仿佛在向爺爺傳遞表達快樂。

朱爺爺按子墨的思意,要不是鄰居幫忙,爺爺絕對殺不了那頭肥大的野豬,分了些肉給鄰居,經管鄰居都是看在肥美的野豬肉的份上幫忙和救護子墨,不過這些都是小節。

野豬肉在冬天是肥美的營養佳品,肉肥油厚。根莖本是植物一年吸收天地精華所生產的天然上品食材。

骨頭,肉,肉皮,內臟,加上根莖,大火熬。在篝火旁把一碗熱肉湯下肚,每個人,每人的每個毛孔,每個細胞,都饑渴的吸收每滴滋補佳品。

小村無歲月,半個月很快過去了,這個月中子墨除了砍柴換錢買米,進洞歷練……就是勤奮練習呼吸吐納,小啊紫每天陪他身前身后,端飯遞茶,忙個不停。

經過半個月的勤奮練習,子墨感覺自己采納元氣是愈來愈來順暢。而質源的什么東西卻時而吸取時而什么也吸不到。于是在想,要有質源石多好啊,吸入丹田和內力融合,好早點發出戰技。

子墨尋思,每天氣納丹田就耗費半天時間,吸納質源還要半天時間,而質源比內力還要難納100倍,這樣練下去,半年也練不出一個戰技。

一日夜晚,萬籟俱寂,子墨靜坐房內吸精氣,納丹田,呼出廢氣。子墨一邊練習內力,一邊思考,突然子墨發現,自己可以用精神心力撲捉空氣中質源微粒子和元氣一起吸進體內,在納入丹田,在把廢氣呼出。

吸元氣可以不用精神意念控制呼吸,只是憑借自然的節湊就成,那么用精神撲捉質源微粒和氣一起就吸進體內,在用精神,意念納入丹田。

呼出廢氣連精神、意念、和力氣都不用,自然而然就可以。

突然的開悟使子墨狂喜,(其實就是人們對某事物的腦子開竅)吸,納,呼,吸,納,呼。

不知不覺一夜過去了,第二天子墨感覺到自己異常精神飽滿,感覺自己一晚的練習,竟然比過去半個月練習的還要強。

子墨吃完早飯,看看天又在下雪,又回到房里練習起來。

當子墨練習用功時,阿紫就和爺爺在屋內做些零散的家務,一直也沒去打擾子墨的練功,可是子墨一連多天的廢寢忘食的練功,爺爺還是不忍。

“咳咳,阿紫,去把子墨叫來,又練一天了,這樣下去還不把人累跨了。叫他吃晚飯,一天到晚,就知到練功,不吃飯,身體怎么受的了。”

“好啊,爺爺我這就去叫”小阿紫回答:“我這就去”

“來嘍,來嘍,開飯嘍”小阿紫使勁的拉者子墨走到爐火通紅的桌前。

”爺爺”子墨說:“我明天要去村北的山洞里歷練,我明天一定要沖關一層。這是我幾天賺的錢,你拿好,我怕萬一出不來這錢你們還可以勉強度日。”

”子墨歷練小事,不行慢慢來千萬不可魯莽,不可沖動。”

子墨說道:“爺爺,我到現在一層都沒過關,和我同時在村里的義兵現在全都擁有三A戰法,功力了,他們馬上就去鎮上。

新來加入的義兵也都有一SSS和二C戰法,功力的人。我到現在還不會一種技能,不拼命是不行的。”

“技能?”爺爺突然想起了什么:“怎么吧這事忘了,我這還有一本破書,那是我幾十年前,無意看見一群子人在村外山坡下打架,其中一個人不敵受重傷,他向別人撒了一包白白,粉塵的東西,結果這些人不一會就全好像中毒死了。

我大著膽子去瞧,想救那個快要死的人,誰知他就把一本破書給我,還說了些什么嘟嘟的話。”

”他死前給你說些什么話”子墨好奇的問道。

“我現在早已經忘記當初他說的什么話。”

“當時沒多想,就埋了那些人,也就將那本書用拿回家來,回來發現看不懂,便將那本書扔在床下。”

“什么書,現在還在沒?”子墨更是好奇,子墨最喜歡看書的了。

“應該還在吧,剛剛你說要學習什么技能,我才突然想起來,那本書中有些人在拿劍跳舞,各式各樣的,還有文字注解,不過文字卻不是我們高陽國的文字,哦!可能還在床下,子墨你爬進床下找找看。”

子墨應了聲,就爬進床下四處找翻,床下盡是灰塵和一些早就沒用的破物,子墨一心好奇,是什么書。

賣力的翻查床下滿是塵土的每一寸,好在床下不大。

“找到了,找到了!”

子墨鉆出床來已經成了個土人,滿臉的灰塵惹得阿紫咯咯笑個不停。

子墨把風雨文學外,去了厚厚的塵土。阿紫拿了條毛巾,拍打散去子墨身上的塵土,別擺濕別一條破了幾個洞的毛巾(阿紫自己的毛巾)遞給子墨,子墨接過擦洗干凈,回到屋內,在火旁借著爐火的亮光認真看了起來。

書沒有名子,因為封面早已經沒了。

道文?

“無限明星鑲嵌無窮夜天,………………”當子墨看完前半部,自己直接吾練成,磐壘護體,第1層。

“流浪少年,橫跨萬林,穿越荒野,攜心之芒以御敵。………………”“我懂了,原來是這么回事”

子墨興奮的站起來,阿紫和爺爺正在看著自己,尤其是阿紫,圓圓的大眼盯著子墨,子墨哥哥認真看書的樣子真是帥帥的。

“爺爺,阿紫,我明白了,書上的內容我已經懂了,跟工部給的呼吸運氣有點相同,不過要更流暢很多,你們退后一步,我練習練習。”

爺爺和阿紫坐到床邊,子墨站在門口一米遠的地方,順手從墻角撿起一根細長的較直的樹枝,當做劍。

子墨左手看了眼書,右手樹枝當劍,引了劍決,身行一動,秒內,子墨以經攻擊房里四五個不同的地方,攻擊屋外3面三棵不同的樹身。

子墨興奮的把書放到爐火傍的桌上,成了!放下的書散開的書葉還沒完全合上,墻上被攻擊的地方,塵土才正在掉落,屋外樹上的雪因振動脫落還未掉到地上。

‘幻影閃電斬’成了,學會了。

啊紫,和爺爺驚呆了!子墨自己也驚呆了。沒想到,打死也沒想到,萬萬沒想到,就好像嬰兒在母親懷里找奶吃,自然天成了。

啊紫過來直接抱住子墨的胳膊:“我要學,我也要學”

“看來這書真是跟你有緣”爺爺高興的說:“沒想到你看完直接就會,有緣,有緣。”

子墨呵呵笑著:“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是從5歲起,就喜愛看,詩,文。到現在看了十年多,看了不下好幾百本書。這書我一看就明白,什么意思,要說什么,要表達什么。”

“有緣,有緣,子墨”爺爺說:“你將來肯定有出息,看在這次的緣分上,我想把啊紫托付給你,當個丫鬟什么的,以后不要讓她被人欺負,有口熱飯吃就好,我老了,活不了幾年了,你麟龍豈是池中物,肯定要出去闖蕩、歷練。帶上啊紫,我這個老頭就是死也放心了。”

子墨急忙說的“爺爺,我現在還是戰法,功力連一招都施展不出,連村都出不了。”

“怎么?子墨嫌棄啊紫了嗎?”

“不是,不,不是,我,我……”

子墨剛剛還沉醉的這個新奇的技能中‘人怎么可以發揮到如此厲害的地步’

忽然爺爺有所托的要把阿紫托付給自己,子墨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可是當爺爺說你是不嫌棄啊紫,子墨的臉直接紅到脖根。自己剛剛才從爺爺那里取書練習了這萬金也買不來的技能。被爺爺說你還嫌棄阿紫嗎?這,這還是個男兒不敢承擔的責任嗎?

“爺爺,只要我有口吃的就有你和啊紫的,我無論到什么地方,就帶你們到什么地方”

“哈哈,這才是少年英雄本色,我沒看錯人,哈哈!老天的眼沒瞎啊,讓我們遇到子墨這個重情重義的少年英雄,也不枉阿紫的父母為國獻身,好人還是有好報。”

“應該是村南的什么地方,我也是回家的這才發現我可憐的小孫女不見了,我們兩天沒吃的了,她肯定是去村東的樹林里挖野莖根,可是天已經黑了,還沒見她回來。”

“哦是這樣啊!好的!包在我身上,您的孫女叫什么”子墨爽快的答應了老人家。

“朱紫真,你叫他啊真”

“小伙子人不錯啊!我這個老頭沒錢沒糧的,剛剛祈求了十幾個人,沒人愿意幫助我這個病老頭,真是謝謝你啊”

“嘿嘿,爺爺,小事一樁,不就是幾里山路嗎,我去去就把你孫女找回,你別擔心,你先回屋”子墨說完快步跑出村去,心想,沒吃的沒關系,只有有地方住就成,這大雪天的,晚上沒地方住那才是一件麻煩事。

子墨看看自己的物品,能砍柴的也就是這把磕碰的斑斑點點,有幾個豁口的破風刀了。

就用在這東西砍柴吧!反正刀都破成這樣了,跟報廢差不多,就是還有一個刀的樣子而已,在弄壞,也壞不到那里去。

整整幾天幾夜沒吃沒喝,子墨肚子餓的咕咕直叫。

子墨有點神情恍惚,自己只是按照那本油墨還沒干的,工部大量出品的書籍上,一個基本呼吸吐納術打了一個坐,這天這么不知不覺天已經過去三天了?

“小兄弟!”

低頭走路的子墨忽然聽到有人在叫自己,于是扭頭一看,看見了一個氣喘吁吁的老頭在叫他。

“什么事?這位大爺。”

子墨當然不敢跟這些五大三粗的家伙較勁,低頭一聲不吭地走進村子里。

古人云: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誰也沒想到這件事在幾天后就傳遍了整個龍泉鎮。

“別呀一定要帶上他萬一碰上我們惹不起的怪,他還可以給怪物填下肚子,這樣我們不就跑了嗎,你說對不對?哈哈哈!”

“沒錯,還是仁兄你聰明,啊哈哈”

勉強夠一捆干柴,賣了兩銅錢,子墨失落的走在大街上準備尋思這吃什么比較劃算。

抬頭看看天色,子墨一臉苦相,完啦!幾天就這樣過去啦!現在還沒有賺錢,還要花錢,錢這東西,對于富人來說不算什么,可是對于自己這樣的窮人來說卻是居家陸行必備的硬頭貨啊。

子墨看看天色,尋思道‘今日的花費是無法避免,不過多多少少還應該賺點錢才是,還是砍柴吧!少就少點,不管怎么說,大雪天,這柴火只要有,總有人買。

“呵呵,哈哈,你看那個傻蛋出去了一天,才砍了一捆柴,還跑當義兵,我看他以后連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以后千萬不要和這人組隊出去。”

閱讀請關注八月()

上一章  |  戰蒼狼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萬域之王  傲世丹神  星辰變  凡人修仙傳  斬仙  修神外傳  異界大村長  
你可能喜歡看:  [現代言情]  重生七零逆襲路  隱婚100分:惹火嬌妻嫁一送一  六零有姻緣  重生當軍嫂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寶珠  
大家都在閱讀:  逆劍狂神  全職法師  校花的貼身高手  極品全能學生  武煉巔峰  瘋狂升級系統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神棍夫人:夫君,要聽話  重生之神帝歸來  超級醫生在都市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當前查詢耗時:0.2496249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