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目錄

第0977章 ❃阿瓦達索命VS恐懼魔王❃

更新時間:2020-02-14  作者:暗影熊  關鍵字: 科幻 | 科幻 | 時空穿梭 | 暗影熊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無論是那個凡人圣騎士還是躲在圣騎士身后不遠處的那個小女巫,其實他們都沒有被恐懼魔王瑪爾加尼斯給放在眼里,因為那兩人的力量對于他來說都是不值一提,要不然,他剛剛也不會左一個‘凡人’,右一個‘凡人’地稱呼這些洛丹倫的人類們了。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身為一名強大的納斯雷茲姆,且還是效忠于燃燒軍團兼天災軍團的高層首領之一,被派遣來艾澤拉斯世界來監督某個在諾森德動彈不得的可憐蟲去履行它的職責,散布瘟疫和死亡以及制造洛丹倫王國的混亂,同時他還負責誘使洛丹倫的某個重要人物加入亡靈天災,以加速這塊大陸滅亡的瑪爾加尼斯來說,如果沒有足夠強大的力量的話,他就肯定是不會身負那么多的重任的。

所以,

此時在面對一個老圣騎士兼一個小女巫的組合的時候,他壓根就并沒有在這里太多浪費時間的想法,直接就爆發出一陣陣的邪能之力,讓自己的身體籠罩在一片由紫色的惡魔能量和綠色的邪能所籠罩的黑暗之中后,便狂暴地朝著前邊的那個圣騎士飛掠了過去!

‘死吧!凡人!’

獰笑著怒吼一聲,瑪爾甘尼斯的那燃燒著綠色邪能力量的邪能之爪便猛地朝著前邊的那個圣騎士瘋狂地揮砍了過去,大有將達維.克羅弗德給一爪子切成幾瓣的架勢。

鏘!鏘!鐺!!

兩輕一重,一共三下的揮砍連擊瞬間完成……

“呃!”

一聲悶哼過后,渾身迸發著金色圣光能量和腳下踩著神圣烈焰的達維圣騎士雖然成功格擋住了對方全部的攻擊,但是,不可避免的,在對方的那最后一下出乎意外的重擊之中,他直接失去了平衡,且身體還被對方的那恐怖的邪惡力量沖刷著,和自己體內的圣光劇烈地沖突著,讓他都忍不住陣陣的刺痛和頭暈目眩起來。

顯而易見地,雖然瑪爾甘尼斯沒有使用武器,但是,它的邪能之爪可也不是好相與的,那可一點都不比一般的神兵利器要更差。

‘哼哼!’

‘你的靈魂屬于我了,可憐的小女巫……’

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擊垮了圣騎士的防御之后,瑪爾甘尼斯并沒有乘勝追擊,沒有想著再接再厲地去擰下那個圣騎士的腦袋,因為,他的目標并不是這個本事一般般的圣騎士,而是躲在對方后邊的那個小女巫!

當然,更準確一點的說,他的目標是對方手里的那本燃燒著火焰,然是卻不會燒到對方,且同時還會為對方提供強大的能量輔助的魔法書?

所以,在擊垮了擋道的圣騎士并獲得了短暫的時間之后,他便一蹄子踏向了微微后仰的圣騎士的肩膀,在給予了對方一下重擊之后,便飛快地掠向了更后邊的那個在戰斗中竟還敢遲疑不決,似乎是正在考慮用什么法術的女巫。

怎么會?!

萬萬沒有想到,對方竟然那么快就瓦解了強大的圣騎士達維·克羅弗德的防御,這種意外的情況讓赫敏一下子就變得有些慌亂起來……她剛剛還以為,對方至少要跟那名強大的圣騎士領袖激斗好一陣子的。

所以……

障礙重重!!

時間上已經來不及多想,覺得無論如何都要擋住對方的赫敏直接一道障礙咒便被她施展而出,然后一道看不見的‘墻’便隨著她的魔杖一指,‘出現’在了那個獰笑著沖來的瑪爾甘尼斯的身前。

‘愚蠢!’

‘你的法術簡直就是個笑話!!’

嘲諷的話才剛剛出口,下一瞬……

如同是撞破了某種玻璃或者障礙一般,瑪爾甘尼斯輕易地沖過了那個障礙咒,那道能把敵人擊飛的咒語壓根就沒有能阻礙渾身都被綠色的邪能和紫黑色的惡魔混亂能量所環繞著的恐懼魔王!

所以,瑪爾甘尼斯在來勢不減地猛沖過來的同時,那恐怖的泛著綠色邪能光芒的長長利爪也同時被他高高地舉了起來,眼看就要將某個小女巫的那嬌嫩的脖子給一爪子抓成兩斷?

“呀!!”

熔、熔巖護盾!!’

看到情況緊急,已經來不及去多想,也來不及施展其它的防護魔咒的赫敏,心下一慌,直接就激發了自己手上魔法書的那個恒定附魔——熔巖護盾!

幾乎是瞬間,那本魔法書‘騰’地就爆燃了起來,然后一層熊熊燃燒著的球形護盾瞬間出現在了赫敏的周邊,將她整個人都囊括進了球體之中,然后下一秒,恐懼魔王瑪爾甘尼斯的利爪也在這個時候襲來。

嘭!!

猙獰的綠色利爪狠狠地揮砍到了由火焰能量所組成的熔巖護盾上,然后……

‘呃!’

這是什么情況?

一聲帶著些不可置信的悶哼聲在瑪爾甘尼斯的喉嚨里響起,緊接著,那個猛沖而來,猙獰兇悍的恐懼魔王便以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出去。

與此同時,他的那只右手上剛剛攻擊的那個爪子,此時竟也猛地躥起了一陣陣的劇烈的火光,就如同是他的那些邪能力量被那個敵人的火焰護盾上的火焰給當成了燃料,并在猛烈地焚燒著他的手臂一般?

這種情況,顯然是恐懼魔王始料未及的,而且他也表示從未見過有哪一種魔法護盾在抵擋敵人攻擊的同時,還能根據敵人攻擊的能量反過來利用并焚燒發起攻擊的敵人的!

可惡!

暴退而回并站穩了瑪爾甘尼斯好不容易才甩掉了自己手上的那層烈焰,他不知道剛剛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只知道,那絕對不會是那個表現拙劣的小女巫本身的力量!

而更加讓他惱怒的是,他還意外地發現:他剛剛朝著那個護盾攻擊的右手,整個手臂竟然會受了點輕傷?身為一名高貴的納斯雷茲姆,他竟然一時不察,就被那種奇怪的火焰燒得這么狼狽?

他感覺到了,在那瞬間,就如同是……

那個護盾用他自己的能量給轉化成了火焰,或者說是那個護盾燃燒了他手上利爪發動攻擊時的那層邪能,并讓自己的能量反過來攻擊了自己一般?那種情況確實很神奇,也讓他對那本書的期待值更高了一點!畢竟,能夠成功阻擋他那勢在必得的攻擊,就足夠說明了一些事情。

不過,

很快瑪爾甘尼斯就沒有更多的時間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了,因為這個時候,剛剛那個被他打翻在地并狠狠踩了一腳的圣騎士,此時身上竟閃耀著更強的圣光,并怒吼朝著他猛撲了上來!

十字軍打擊!!

嘭!!

‘呃!!’

該死的!

匆忙間,不得不格擋之后,一道猛烈的力量和圣光從剛剛自己那被燒得不輕的右手臂甲縫隙處朝著瑪爾甘尼斯的手臂和身體快速地浸透下來,并在他的體內瘋狂破壞和焚燒著,讓他忍不住就是一聲悶哼!

然后,他不得不再次仗著自己的翅膀和超高的敏捷借機飛退而回,再次拉遠了自己跟那個圣騎士的距離。

當然,這樣做也讓他跟那個女巫的距離拉得更遠了,如果他還想趁機去搶奪那本魔法書并擰下那個女巫的頭顱、撕碎她那可笑的脆弱肉體、并品嘗那種甘甜的鮮血的話,恐怕就會有一點點的小困難?

因為啊,那個該死的圣騎士,那個會使用那種跟那些該死的、就知道跟偉大的軍團作對的納魯們一樣能量的家伙,此時正威風凜凜地踩著奉獻、緊握著迸射出強烈圣光能量的戰錘站在了他的面前。

‘為了洛丹倫!’

‘惡魔,在圣光的面前懺悔吧!!’

剛剛差點被對方一招放倒,且還被狠狠地踩了一腳的圣騎士領袖達維·克羅弗德狂暴了,在對惡魔的憎恨以及對國家的熱愛讓他此刻已經化為了一名狂暴騎士,就直接那樣拎著自己的戰錘,燃燒著正義之火,背后現出一對金色圣光能量的翅膀,就那么一往無前地朝著那個才剛剛被他給逼退的惡魔沖了過去!

達維·克羅弗德知道,現在前邊的戰士們正在跟那些可怕的亡靈們血戰,他必須要盡快打倒那只可怕且強大的惡魔才行,要不然,他們被堵在考林路口里的兩千余戰士和幾百名收攏到的難民們可就危險了。

審判!

神圣風暴!!

先是一道金色的能量戰錘從對方的腦袋上方出現并狠狠砸下,然后在靠近對方的時候達維便猛地釋放神圣能量的旋風,讓狂暴的神圣烈焰朝著對方瘋狂席卷而去,似乎是打算用神圣之火將對方給凈化掉?

而同時,他手上的戰錘也沒有停下,而是在高高地舉起之后,就當頭就朝著對方的那顆長著猙獰犄角的丑陋惡魔腦袋狠狠地砸了過去。

公正之錘!!

‘哼!’

一聲冷哼聲以及碰撞聲響起,那個金色的能量戰錘沒有能對瑪爾甘尼斯造成任何損害,而狂暴的神圣烈焰也很快就被對方周邊所環繞的幾乎能褻瀆空氣的邪能所抵消掉,至于對方狠狠地朝著自己腦袋砸過來的金色巨錘,則被他那完好無損的左右給牢牢地抓住了。

“哼哼!”

“圣騎士,我們高貴的納斯雷茲姆一族從不懺悔!!”

雖然那柄戰錘上的討厭的圣光在不斷地腐蝕著自己的手掌,但是,在利用自己周身環繞的邪能成功抵消了對方襲來和腳下踩著的那麻煩的神圣烈焰之后,瑪爾甘尼斯便獰笑了起來。

很顯然,眼前的這個圣騎士雖然很勇敢,但是對方的努力從一開始就注定是徒勞的,因為,無論是力量層級還是能量級別,對方都跟他瑪爾甘尼斯差遠了!雖然他們納斯雷茲姆一族并不太擅長正面爭斗,但是,整個洛丹倫王國,如果論單打獨斗的本事,恐怕就只有那個烏瑟爾·光明使者才勉強能略勝他一籌了。

不過,他瑪爾甘尼斯可不會犯傻去跟對方公平地單打獨斗的,他有的是辦法能輕易地瓦解這個國家并毀掉那些圣騎士們!

‘昏昏倒地!’

什么?!

忽然,沒有等正在跟敵人角力的瑪爾甘尼斯一爪子將那個雙手持錘都干不過他一只手的圣騎士給拍飛,他就只聽到一個女人的嬌叱聲,然后自己的背后就如同是被什么給打到了一般,讓他直接就忍不住心底泛起一陣陣毫無理由的眩暈感?

嘭!!

緊接著,抓著圣光戰錘的左爪力道一松,他還沒有弄明白那種毫無來由的眩暈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當下被那把閃耀著圣光的戰錘狠狠地擊打到了下巴上,在一口邪能鮮血迸出的同時,他也被狠狠地擊飛了出去……

是那個女巫?她什么時候跑到自己的后邊的?!

在被擊中下巴并倒飛出去的同時,瑪爾甘尼斯難得地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自己的身后,然后就總算是知道剛剛到底是誰在偷襲他了。

‘可惡!’

一個翻滾,然后腳下的蹄子一用力,才堪堪撐著地面擺正了身形,準備給那個女巫一個好看的瑪爾甘尼斯才剛剛站穩,一柄閃著金色圣光的戰錘又逼到了他的眼前。

顯然,那個圣騎士深知‘痛打落水狗’的真諦,在發現有一點點的優勢之后,便不依不饒地窮追猛打而來,半點都沒有讓他喘口氣的想法!

鐺!!

“凡人!我先收割掉你那渺小的靈魂!!”

怒吼一聲,瑪爾甘尼斯在用受傷的右手接住了圣騎士的戰錘之后,原地挪移了半個身位,讓圣騎士的身體幫自己擋住了那個該死的女巫的攻擊路線之后,便狠狠地揚起了自己的左手,準備頂著右臂傳來的極度刺痛和不適感,先將眼前的這個煩人的圣騎士給干掉再說。

然后,沒有了眼前的這個圣騎士在自己的跟前抵抗和干擾,他相信他就一定能很快拿下那個可笑的女巫的。

“死吧!!”

綠色的邪能之爪狠狠地朝著圣騎士達維·克羅弗德的腦袋抓了過去!

現在,瑪爾甘尼斯是憑著讓自己的右手繼續受傷的風險那樣去做的,現在對方哪怕撤錘丟掉武器也來不及了,眼前的這個凡人的命運已經注定了。

‘力松勁泄!!’

然而,讓瑪爾甘尼斯不明白的是,那個小女巫剛剛明明是在前邊的,且還被他巧妙地利用圣騎士的身體擋住了對方攻擊的路線,可現在,怎么突然在自己的后邊又傳來了對方的聲音,且又一道咒語狠狠地打到了自己背后上,讓自己手里的力氣不由得稍稍一滯?

雖然那個圣騎士不得不撒手放棄了戰錘,當時對方仍舊是被瑪爾甘尼斯的利爪從肩膀上那最厚的肩凱上一切而過并帶起了一陣陣的血花……

噗!!

神圣打擊!

在他一爪拍飛對方的同時,一只飽含著憤怒和神圣力量的拳頭也狠狠地擊打到了瑪爾甘尼斯的腹部,在他力松勁泄的時候,也瞬間打得他眼珠子不由得吐突了出來并狠狠地倒飛而出!

‘幻影顯形!’

‘羽加迪姆勒維奧薩!’

在負傷的圣騎士達維·克羅弗德被拍飛并摔落地面之前,赫敏一個幻影顯形落到了對方的后邊,然后一個漂亮的懸浮咒穩穩地接住了對方并將其給緩緩地放到了地面上。

“非常感謝你,格蘭杰女巫閣下!”

“不過很遺憾,我的武器丟了,待會可能要糟糕了……”

站到地面上之后,赤手空拳的達維·克羅弗德第一時間從自己的腰間抽出了一柄匕首,另一只手握拳,在身上閃爍著圣光治療自己的傷勢的同時,嚴陣以待地防備著遠處的那只正緩緩站起來的惡魔。

毫無疑問,對方很強大!

而且,達維·克羅弗德相信,要不是有自己身后的那位格蘭杰女巫幫忙的話,恐怕他早就已經死了!但是,現在哪怕有對方幫忙也不成了,因為他的戰錘丟了,剛剛他不得不撤手躲過了對方的那致命一擊。

“是的!”

“我的咒語好像只能稍稍干擾一點他,昏迷咒和泄力咒的效果幾乎就沒有多少的作用……”

赫敏也有些為難,她剛剛已經發現了,她的咒語并沒有太多的效果,那個強大的惡魔能夠很大程度上抵抗住她的魔咒對他施展的那些負面效果,而威力更大的‘碎裂之火’雖然還有足足五個,但是,在這種地方釋放的話,就肯定會波及到遠處的那些正在抵抗亡靈們進攻的士兵的!

而一旦在鎮子中引起大火并被亡靈們給沖進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凡人們……’

‘你們成功激怒我了……’

原來,那個小女巫竟然還會只有高階法師才會的那種閃現術?

這種情況讓瑪爾甘尼斯感到有些出乎意外,所以,他在一甩手,將那柄討厭的還散發著圣光的戰錘給甩到原處的房屋廢墟里之后,才陰惻惻地對著前方的那個圣騎士和小女巫威脅著到。

現在,他到是要看看,在那個圣騎士只剩下了一柄可笑的匕首的情況下,那兩個凡人還能拿什么來抵抗他?

太好了!

發現對方竟然將那柄圣騎士們所專用的戰錘給遠遠地丟開,赫敏心下一條,當機立斷地便在那只惡魔沒有發動新的攻擊之前一抖自己手中的魔杖。

“戰錘飛來!!”

飛來咒!

這種連哈利都能使用,且之前在第一個項目的時候還是向自己請教的簡單咒語,就肯定是難不倒她這個‘萬事通的格蘭杰小姐’的!所以,在她的魔咒施展之后,無論是遠處的那個惡魔,還是站在赫敏身前的達維·克羅弗德,就都只是驚愕地看到,那個原本誰都以為不會再有機會去尋回的戰錘,竟然自己飛快地倒飛而回?

“非常感謝,格蘭杰小姐,我現在突然感覺我的信心和勇氣又回來了,咱們一定能成功消滅那個惡魔的,我堅信!!”

下意識地伸手,并牢牢地接住了那個戰錘之后,達維·克羅弗德便喜出望外地對著自己身后的小女巫贊嘆了一聲,然后第一時間丟掉自己的匕首,配合著戰錘激發了自己身上的圣光,一步一步地朝著前邊的那只惡魔逼了過去。

他現在什么也不用管了,只管上前跟那只惡魔血拼就可以了,至于其它的事情,他相信,那位格蘭杰女巫就一定會解決并配合好他的。

‘你們……’

怎么可以那樣子,怎么會有那種可笑的且似乎就完全沒有什么大用的魔法的?!

看到那個圣騎士竟然又拿回了對方自己的戰錘,且還氣勢沖沖地朝著自己逼近過來,瑪爾甘尼斯那剛剛原本還無比得意的神色便不由得一窒,突然就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顯然,現在情況似乎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惡魔!”

“接受圣光的制裁吧!!”

信心開始爆棚,知道自己身后的女巫會在合適的時候配合自己的達維·克羅弗德雖然覺得自己的本事不是那只惡魔的對手,但是,在二打一的情況下覺得能贏的他便義無反顧地再次高舉著自己的戰錘朝著敵人撲了上去。

現在他只需要纏住敵人,然后給那個格蘭杰女巫機會,或者對方抽冷子給敵人施放咒語,給自己提供機會?但不管怎樣,知道了該怎么打,知道了自己的定位的達維·克羅弗德不需要別人來教他怎么做,畢竟,他可是一名老牌的圣騎士了,雖然不如最開始的那五名圣騎士,但是再怎樣他也是白銀之手的領袖之一,各種打斗的經驗可是很老道的!

‘哼哼……’

‘夜幕降臨了,凡人們,見識一下納斯雷茲姆的力量吧!’

繼續這樣拖下去,對自己是相當不利的,說不定,他瑪爾甘尼斯還會被那個該死的圣騎士和那個躲在一旁下黑手的小女巫給活活打死?

雖說他們納斯雷茲姆無法在阿古斯世界以外的地方被殺死,它們總有辦法以某種方式保住性命或者復活,但是,自己的身上還有著重要的任務和使命,絕對不能因為任何意外而浪費時間從而被基爾加丹大人懲罰的他,便終于打算動真格的了。

所以,

在那個圣騎士朝著他加速沖來的時候,他也猛地一震翅膀,速度徒然就增加了一倍,以一種詭異的方式越過了那個高舉著戰錘的圣騎士,并飛快地撲向了前方的那個小女巫。

“阿瓦達索命!!”

看到對方越過圣騎士達維·克羅弗德并飛快地朝著自己撲來,知道一般的咒語肯定對付不了敵人的赫敏,終于下定了決心,一道綠光猛地從她的杖頭出噴出,并徑直打到了那只朝著她低空掠地飛來的惡魔的身上。

‘可笑!’

‘愚蠢的凡人,你們對靈魂的世界一無所知,還妄想剝奪我的靈魂?!’

瑪爾甘尼斯壓根就沒有規避或者躲閃那道綠光,只是在綠光擊中他的時候表情稍稍變了那么一下,然后,他便直接哂笑著,來勢不減地撲到了女巫的面前并狠狠地一爪子抓了過去!

只不過,他抓空了……

他的利爪沒有抓到任何的東西,因為,在關鍵時刻,那個可惡的小女巫,就又一次用了她的那種可笑的法術逃走了。

“達維閣下?!”

閃現到了另一邊的赫敏沒有管那個恐懼魔王是怎么想的,她只是第一時間擔憂地看向了那個圣騎士達維·克羅弗德,因為她發現:剛剛敵人壓根就沒有擊中他,只是飛掠而過而已,可是現在,他竟然撐著他的戰錘萎靡在地,就如同是……

是睡著了一般?

毫無疑問,雖然不知道對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赫敏相信,對方就肯定是被那個可怕的恐懼魔王的某種法術給干擾到了!

‘愚蠢的凡人!’

‘我受夠你們了!死吧!!’

發現自己似乎短時間內奈何不得那個女巫的瑪爾甘尼斯,那雙奸邪的雙眼忽然就一轉,然后故意放慢了一點點速度,讓那個女巫有反應的機會后,便猛地朝著萎靡在地的那名圣騎士撲了上去。

不好!!

知道對方到底想要干些什么的赫敏,來不及多考慮,直接就一個幻影移形出現在了圣騎士達維·克羅弗德的背后,并毅然展開了自己的熔巖護盾,打算浪費自己已經消耗了很多的魔力去替對方硬抗一下?

‘哼哼哼!!’

‘你上當了,愚蠢的凡人!!’

恐懼魔王獰笑著,他似乎是很樂于看到赫敏這個小女巫傳送到他的身前并開啟那個剛剛燒得他不輕的熔巖護盾?

什么?!

然而,讓赫敏感到很意外的是,那個瑪爾甘尼斯卻猛地收住了那種來勢兇猛的攻擊,而是再次伸出了他的那只受傷的右手,直接朝著她的熔巖護盾里掏了進來?

下一秒,讓赫敏都感到無比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那只惡魔,竟然并沒有攻擊她,只是強忍著熔巖護盾的反噬和焚燒,蠻橫地伸手進來并死死地抓住了她手上的魔法書,且其手上的利爪還朝著她的那白嫩的手腕削來?

幻影移形!!

沒辦法,赫敏只能下意識地放開了自己的那本魔法書,并在后退一步,在熔巖護盾緩緩消散的時候,一把抓著身后的那個萎靡在地的達維·克羅弗德,然后直接傳送到了幾十步開外。

‘哼哼哼……’

‘哈哈哈哈哈…….’

然后傳送離開的赫敏很快便看到,遠處,被她的熔巖護盾燒得半個身體都很是狼狽,甚至一邊的翅膀都有些卷曲的惡魔瑪爾甘尼斯此時竟然用他的只剩下些許骨頭和經絡的焦黑的手抓著她的那本漸漸熄滅了火焰的魔法書并得意地笑了起來?

‘哼哼哼……’

‘怎么樣,凡人,你是不是很意外?’

發現自己來到這里的主要目的已經達成的瑪爾甘尼斯此時得意極了!

因為,他剛剛已經發現了,對方的那個由這本神奇的魔法書所激活的護盾是一種被動防御的魔法,他攻擊的力量越強,被反噬的也就越厲害!但是,如同他不是攻擊,而僅僅是伸手進來搶東西的話,它最多就只是燒他一下而已?

就像現在,雖然對方剛剛的那個護盾燒得他有點兒慘,連伸進去的這只右手都只剩下骨架和一點兒肉了,但是,他卻一點都不介意,因為這種傷勢對于他們納斯雷茲姆一族來說并不算什么,他很快就可以恢復。

原來對方的目的是她的那本書?

赫敏稍稍感到有一點點的意外,但是,她卻并沒有多驚訝或者著急,只是低頭看向了萎靡在自己身前的圣騎士。

“快快復蘇!”

雖然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中了敵人的什么魔法,但是,赫敏就仍舊是嘗試著朝著萎靡在地的達維·克羅弗德打過去了一道能夠使人從昏迷中蘇醒的咒語。

“唔……”

“唔?!”

“等等!怎么回事?我、我剛剛睡著了?!”

終于,圣騎士達維·克羅弗德在‘快快復蘇’的作用下睜開了眼,然后他先是茫然地站了起來,并發現了前邊的那個正抓著一本魔法書獰笑著的瑪爾甘尼斯之后,他哪里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剛剛肯定是格蘭杰女巫跟對方交手過了,且還很可能是在救了自己的同時,還重創了那只惡魔!當然了,代價就是那本重要的魔法書被敵人給搶走了。

“惡魔!!”

所以,顧不得多想,他便猛地爆發了自己體內的圣光,讓自己的戰錘再次變得金光閃閃之后,便怒吼著朝著原處的那只惡魔撲了上去。

雖然不知道剛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知道那本書對于格蘭杰女巫的重要性的他,直接就沖了上去,打算趁著那只惡魔重傷(半身被燒得很慘)的機會,擊敗對方并搶回那本魔法書。

‘凡人們!’

‘今天就先到這里吧,你們的末日不遠了……’

拼了個半身不遂才搶到了手上的魔法書,覺得現在繼續在這里跟那個圣騎士和小女巫拼命有點兒不太劃算的瑪爾甘尼斯果斷慫了!所以,他沒有等那個圣騎士沖上來,便在收起了那本魔法書之后,直接一轉身,便化成了一群散發著腐臭氣味的蝙蝠,然后猛地就加速朝著遠處,朝著他手下的那些亡靈部隊的方向飛去。

“惡魔!你別想跑!!”

看到那只受到重創的惡魔竟然搶了東西就要跑,達維·克羅弗德哪里會讓對方陰謀得逞?所以,他便怒吼了一聲,直接快步沖上前去,根據自己當初還是一名戰士時學會的招式,一個沖鋒加速攔截,在高高地跳了起來并舉起自己的戰錘后,便猛地朝著快速飛離的蝙蝠群砸了下去。

“該死的蝙蝠,下地獄去吧!!”

圣殿騎士的裁決!

轟!!

猛烈的圣光爆發,炙熱的神圣之火直接就焚燒掉了好十幾只的巨大腐臭蝙蝠,然而,更多的則仍舊是朝著原處飛走,按照他達維·克羅弗德的速度就鐵定是攔截不住了的,畢竟,他不會飛,且現在也沒有軍馬……

“哈利!芙蓉!小心啊!!”

忽然,看到那群加速逃離的蝙蝠飛行方向之后,赫敏心下一個咯噔,在停下了剛剛準備對那群蝙蝠施展的咒語后,便慌忙朝著遠處正背對了她,正在努力配合洛丹倫的士兵們去消滅那些在大火的焚燒下,仍舊不依不饒地進攻著的亡靈的哈利和芙蓉兩人。

然而,她的提醒還是晚了……或者也可以說,那些腐臭蝠群的速度太快了一點?

‘盔甲護身!’

緊急之間,遠處,似乎是隱隱聽到了赫敏大喊聲的芙蓉,就只來得及施展了一個盔甲咒,然后,一只復仇蝙蝠便從她的胸口處直接洞穿而過……

鮮血飛濺之間,身軀幾乎被洞穿了個透明窟窿的芙蓉·德拉庫爾在晃了晃之后,終于緩緩地倒在了地上,倒在了那些正在奮力抵抗著亡靈的洛丹倫士兵們的身后……

而那些腐臭蝠群在飛掠過芙蓉的身邊之后,不等那些士兵們轉過身來揮砍,便直接升高,很快就徹底消失在了遠處漆黑的星空之上,不知道飛到什么地方去了。

心下一驚的圣騎士達維·克羅弗德沒有說什么,只是第一時間就沖了過去,因為,他是一名圣騎士,同時還是考林路口這里最強大的圣騎士,所以,如果那個芙蓉女巫還有救的話,那他就是對方唯一的機會了。

“芙蓉!!”

赫敏驚得瞪圓了眼睛,然后看到那個圣騎士動作的她,也顧不得多想,直接也往前快步沖了過去。

因為她剛剛清楚的看到了,并不是芙蓉的那個鐵甲咒不起作用,而是她施展咒語的魔杖并沒有指著自己,而是指向了剛剛正背對著蝙蝠群的哈利!而芙蓉是為了保護沒有防備的哈利才會被那個惡魔所化成的蝙蝠給攻擊到的,原本,對方是完全有機會從容擋下那致命的攻擊的,可對方那時卻并沒有選擇那樣去做!

“芙、芙蓉?!!”

剛才正在專心地對抗亡靈,然后被從自己身旁和周圍飛過并撞擊著自己后背的那些蝠群嚇了一跳的哈利,直到那些蝠群飛遠,直到聽到了赫敏的驚呼聲之后,他才下意識地轉過頭來……

然而,他看到的,就只是那個軟倒在血泊里,并睜大著眼睛一動不動,長長的瀑布似的銀亮頭發散落了一地的芙蓉?

“不!!!!”

含恨中,一道猛烈的粉碎咒語打出,將前邊的那只憎惡給打得四分五裂之后,哈利第一時間悲嗆地轉身跪坐了下去,將那個瞪圓著眼睛的柔弱的身體給胡亂地緊緊抱到了自己的懷里。

而此時,那個圣騎士達維·克羅弗德也到了,他手上的閃耀著濃重的圣光并第一時間按到了芙蓉那流血不止的傷口上,并很快就止住了血和愈合了傷口,讓那露出的白嫩皮膚如同完全沒有受過傷一般。

不過,

達維·克羅弗德的手卻并沒有很快拿開,而是仍舊緊緊地皺著眉頭,看著睜大著眼睛的芙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過了一會,他才緩緩熄滅了自己手中的圣光,并沉默地緊握著自己手里的戰錘站了起來。

“很抱歉,格蘭杰女巫,還有波特先生,我沒有辦法救回她……”

“因為她的靈魂已經不在她的身體內了,那只惡魔,他不禁搶走了那本書,還帶走了她的靈魂……”

看著那名倒地的女巫,再想想那本被搶走的那本魔法書籍,圣騎士達維最后只是嘆了一口氣并搖了搖頭。

“不……”

哈利仍舊不敢相信轉眼間便發生了這種可怕的事情,所以他只是一個勁地撫摸和拍打著芙蓉的臉蛋,似乎是想要將對方給喚醒?

“怎么會這樣…..”

瞪圓著眼睛,用滿是不可思議的神色看著倒在哈利懷里一動不動的芙蓉,赫敏完全不知道該說點什么才好。

“不應該是這樣的啊……”

“怎么會變成這樣呢……”

一伸手,在圣騎士目瞪口呆的目光中一下子就召回了那本魔法書之后,赫敏緊握著自己手里的魔杖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兩位,現在我們的危機還沒有解除,收起你們的悲傷吧,我們需要你們的力量!”

說完,嘆了口氣的達維·克羅弗德不再多說什么,直接轉身,拎著自己的錘子就朝著前邊的前線沖去。因為,現在那只恐懼魔王雖然跑了,可亡靈們還在猛攻著考林路口,他必須要主持防務才行。

嘩啦!

在霍格沃茨城堡的大禮堂里,看到洛丹倫的士兵們大戰亡靈、看到三名勇士們的優異表現、看到赫敏·格蘭杰和圣騎士大戰惡魔而直呼過癮不已的師生們,在他們看到布斯巴頓魔法學校的勇士芙蓉·德拉庫爾為了保護哈利而犧牲自己之后,所有人都不禁站了起來并唏噓不已……

這種變化,這種在戰斗眼看勝利之前發生的變化,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所以,他們此時紛紛站了起來,并朝著半空中的那三個熒幕,特別是芙蓉的那個熒幕投去關切的目光。

然而,

他們除了看到那個熒幕一點點地變成灰黑色,然后跟克魯姆的一樣,在黑白照片的下方出現了一個猩紅的‘LOST’字樣之外,卻什么也都做不了。

許久,當學生們開始竊竊私語,當教授們不自覺地從席位上走了出來,并在交流著一些什么的時候,終于,某個小女孩傳送過來了,并出現在了一陣藍色的奧數光芒中,且還穿著一件可愛的棉布小熊睡衣。

“你們這些家伙,有精彩的節目竟然不叫人家的?!”

看著熒幕上邊的那兩個還在‘直播’著的畫面,看著上邊大戰后的混亂戰場,那些仍舊在零星進攻的亡靈和奮戰中的洛丹倫士兵,以及正在發狂瘋狂攻擊的哈利以及那個擔心地掩護在對方身邊的赫敏,安妮哪里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從那個灰色的芙蓉·德拉庫爾的頭像以及那個猩紅的‘LOST’標識上她就知道,鐵定是一場大戰之后,某個倒霉的小姐姐被亡靈們給活活咬到后嗝屁了!

當然了,最最重要的還是那些可惡的家伙們,他們竟然不叫她?而要不是她準備睡覺時突然發覺那個芙蓉的靈魂被人給抓走了的話,她甚至現在都還不知道這里都變成這樣了呢!

(提伯斯表示,它真的沒有故意去不提醒它家的小主子,因為這種事情在它看來,就是無關輕重的……)

“太好了!”

“安妮教授你可算來了,你快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什么芙蓉她到現在都沒有出來?!”

看到某個小女孩出現后,馬克西姆夫人便第一時間跑到了那個小女孩教授的身前,并急急忙忙地擔心地問著道。

對于自己的學生為了保護那個小男孩而被提前淘汰的事情,她其實很是有點耿耿于懷和不高興的,因為,芙蓉本可以保護好自己并讓那個波特淘汰的,但是對方卻選擇了保護那個男孩,這可真是豈有此理!

但是,

一想到對方是為了保護別人才犧牲,想必就一定會獲得不少的感情分,且還就肯定會高過那個克魯姆的她,才稍稍釋懷了那么一點點。

所以,現在她就已經暫時不去想管那些事情了,轉而開始擔心起自己的學生來,且還很不明白,為什么對方直到現在都沒有出來?因為在她的印象里,上一次,那個克魯姆可完全就沒有那么久的,所以,這就讓她不禁開始擔心了起來。

“真是的……”

“放心吧!我馬上就放她出來!!”

o(´`)o哼!

那家伙已經死了,且靈魂還被那只可惡的恐懼魔王給抓走了,在她沒有來這里的情況下,那個倒霉的小姐姐怎么可能會‘出得來’?

不過,看到這么多人擔心地圍在這里,大半夜地都不回去睡覺,她也不想繼續去刁難他們,只是一揮手,便讓某個被恐懼魔王給殺死的可憐小姐姐在一道強光中出現在了教師席位高臺的地面上。

‘呃…..’

‘我這是,在哪里?’

嘩啦啦!!

隨著布斯巴頓魔法學校的勇士芙蓉·德拉庫爾睜開了眼并坐了起來,隨后很快,整個大禮堂里便響起了激烈的鼓掌聲。

沒說的,對于某個敢在那種情況下犧牲自己保護別人的女孩,所有的學生乃至于教授們,可沒有一個是不敬佩的!因為,他們所有人都是知道的,勇士們自己并不知道‘死了’之后意味著什么,所以,對于芙蓉的選擇,他們是由衷地感嘆和敬佩不已的,這從大禮堂里的那持續不斷的掌聲就能看得出來。

“咳咳!”

“好了,同學們,請安靜!”

終于,鄧布利多看到事情沒有任何波瀾,看到勇士芙蓉·德拉庫爾成功‘復活’后,他也才總算是放下了心來。

“現在時間不早了,你們回去睡覺吧,明天上午的課一律推遲到下午,下午的課推遲到后天周末的上午,具體該怎么安排,由你們的教授們給你們具體的通知!”

“現在,所有人聽著,馬上轉身,離開大禮堂回到你們的休息室里睡覺去,我不希望看到有任何一個學院的人偷溜出來!!”

嚴厲地朝著學生們掃了一眼后,并再次在某些個屢教不改的韋斯萊家三兄弟的身上停留了足足好幾秒之后,鄧布利多便才嚴厲地警告著。

因為現在,已經是快要到凌晨了,他剛剛已經是格外通融了,現在就絕對不會再允許們學生們繼續逗留在這里的。

‘太棒了!今天看得真過癮!’

‘沒錯,芙蓉·德拉庫爾同學可真是勇敢啊,她竟然自己都不要命了!’

‘我真是羨慕啊,哈利同學竟然能夠有那樣的一個女朋友!’

‘不過格蘭杰小姐變得越來越厲害了……’

‘哈利也是!’

‘還有剛剛出來的芙蓉!’

‘對!’

‘可憐的克魯姆,他被淘汰的太早了……’

‘哈哈哈,說的也是?’

‘噓!你們小聲點!!’

時間確實很晚了,所以很快,學生們便在一陣陣嘰嘰喳喳的喧鬧討論聲中,不得不離開了霍格沃茨的這個大禮堂,并在各自學院的院長和級長們的監督下,有些意猶未盡地朝著他們各自的公共休息室緩緩走去。

而幾乎同一時間,某個

!Σ(゚Д゚;≡;゚д゚)誰沒投票?!

請:m.vipzw

上一章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九星毒奶  我能看見經驗值  神級升級系統  末世大回爐  末世之全能大師  全能莊園  超級走私系統  
你可能喜歡看:  [奇幻]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一劍破道  天才相少  劍王傳說  神控天下  符篆蒼穹  極道騎士  
大家都在閱讀:  箏仙無雙  極品全能學生  至尊特工  逆劍狂神  武破九荒  丑妃虐渣不從良  劍破九天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重生之最強劍神  小農民大明星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校花的貼身高手武動乾坤極品女仙重生之溫婉特種教師萬事如易
嫡女重生重生小地主名門閨殺御寶天師美女公寓惡鬼保鏢
神控天下隨身山河圖全能修煉系統錦心唐磚生存游戲
萌妻養成神魔系統莽荒紀長姐九重紫都市呆萌錄
名門醫女代婚棄婦重生也瀟灑璞玉驚華重生梅香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078128778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