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目錄

第0529章 哥哥,我想回家

更新時間:2018-11-06  作者:暗影熊  關鍵字: 科幻 | 科幻 | 時空穿梭 | 暗影熊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吼!!!”

不列顛南部晴朗的天空中,隱隱傳來陣陣旱雷一般的聲響,然后,當定居在不列顛的羅馬人或者是凱爾特人抬頭看向天空的時候,他們就驚訝地看到:

在聲音傳來的方向,一頭巨大的白色巨龍和一名乘騎著白色獅鷲地藍色戰袍騎士,那一大一小,就那么在天空中你來我往地快速俯沖、穿插、撕咬、劍砍或是盤旋追尾地爭斗著。一住看☆^→書\◇閣Www.KanShuGe.La,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其實吧,

天空中的雙方已經戰斗了有小半天的時間了……

它們從卡美洛中部偏西北角的那個人跡罕至的叢林上空,就一直打到了不列顛的東部,途中飛過了好幾個大大小小的不列顛南部區域的王國和別人家的領地,在當地的凱爾特人或羅馬人們的心中造成了無比巨大的恐慌和騷亂!

畢竟,那么大的一頭白色巨龍,說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與此同時,那名騎著一頭相對嬌小的白色獅鷲能夠和巨龍戰斗個旗鼓相當的藍袍騎士,在此時,就不由得在不列顛東南地區人民的心中,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他們簡直就完全無法想象,像那樣的一頭巨大的白龍,它就一定是極其恐怖的!可又哪里能想到,竟然還真的有一名騎著巨大的‘四腳鷹’的藍袍騎士能夠單槍匹‘鳥’地和那么一頭看著就能嚇死人,還時不時地吐出冒著滾滾黑煙龍焰的的恐怖巨龍在天空中進行纏斗?

恐怕,在神話傳說中的那種屠殺怪物的神靈,估計也就不過如此了吧?那些徒手殺死狼、殺死獅子的神靈們,相對于這種匹敵巨龍的勇士來說,又算得了什么呢?

“萬能的主,那竟然會是一頭白色的巨龍……真的有巨龍……”

“不可思議!”

“那名藍袍銀甲的騎士,他可真是厲害……”

帕里諾王國,在城堡上的一個露天的箭樓里,帕里諾王國、王妃、以及他們的兩個兒子珀西瓦爾和蘭馬洛克,正一起愣愣地抬著頭看著高空中的戰斗。他們和所有的這個城鎮居民一般,就那么大張著嘴,驚愕地抬頭仰望著……直到天空中的那名用金色長劍不停地在獅鷲的幫助下俯沖、突刺和穿插著攻擊,以及那頭怒吼著,時不時還用巨龍吐息以及甩尾抓扯的巨龍在爭斗著漸漸飛遠,并再也看不到為止。

“還真是壯觀啊!”

“咱們不列顛這里,竟然還真的存留著巨龍這種強大的神話時代生物,不是有人說它們早就已經滅絕了嗎?”

帕里諾王國的老王妃,當她發現那飛龍和獅鷲騎士已經往東邊纏斗著漸漸飛遠,漸漸看不清楚之后,她才捂著自己由于一直屏著氣而有些憋悶的胸口,大大的舒緩著松了一口氣之后,才感慨了這么一句。

這個世界,她們居住的這塊不列顛的大地,竟然還真的有巨龍?

幸好的是:對方現在已經跑遠了!

也更幸運的是:那只巨龍就只不過是和別人爭斗的過程中路過而已,并不是真的要來她們帕里諾王國這里搗亂或者禍害的,要不然……她們整個王國的數十名騎士和一千多的軍隊,哪怕全都加起來,估計也都不夠那只巨大的白龍幾個那種可怕的龍焰燒的吧?

“相比那頭傳說中的巨龍,我更想知道的是……剛剛那名乘騎著神話中才存在的獅鷲騎士,他又是誰?”

“你們都應該也看到了……他竟然,能夠和巨龍進行爭斗而不落入下風?!”

“哎!這樣的騎士,我從來就沒有聽說過……要是,這種強大的存在是我們帕里諾王國的那就好了,我想,我一定會樂意用最大的一塊領地和爵位來邀請他。”

和自己的王妃看待問題的角度不太一樣的帕里諾的老國王,用他自己蒼老的臉和迷蒙的渾濁雙眼怔怔朝著東邊看了好一會,直到被大山阻隔,再也看不到那頭巨龍和騎士的絲毫影子之后,才微微有些遺憾和落寞地嘆了口氣。

這個不列顛……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

現在,竟然巨龍和獅鷲這種東西都出現了,再加上還有能夠和巨龍進行戰斗的騎士……長此以往,他的帕里諾王國又該如何自處?誰又能來守護他的國家?

是他的這兩個兒子嗎?

可是,沒有人比這個帕里諾的老國王更加清楚自己兩個兒子的真正能力。

雖然吧,他們兩人確實都很強大,在周邊各國各領地里幾乎就沒有敵手……但是,和之前飛過去的那名手持金色長劍,能夠在巨龍的身上身下快速飛行穿插戰斗卻一直不落下風的獅鷲騎士相比,他們倆人差的還是太多了。

“不知道,從來沒見過那種家伙!”

藍袍、銀甲、手持金色長劍的金發騎士……

對此,蘭馬洛克想了想就搖頭表示,他確實是從來都沒有見過,特更加沒有聽說過有這么一個厲害的家伙。

“父王!也許我知道剛剛那個騎著獅鷲的藍袍騎士是誰!!”

這時,一直沉默著的王子珀西瓦爾,在最后一次張望了一下東邊,確定真的看不到遠去的那頭巨龍以及那名獅鷲騎士后,才回過神來,臉色和眼神就有些黯然地說著道。

“哦?你認識……說說看吧!”

帕里諾的老國王看著自己的這個兒子一眼,稍微有一些驚訝的他就點點頭,示意對方接著往下說。

“大哥,你真的知道那個騎士是誰?!”

聽到珀西瓦爾的話,帕里諾王妃和蘭馬洛克都好奇地轉頭看向了臉色有些不太好看的珀西瓦爾,他們彼此都是無比熟悉的,可他們卻從來都不知道,珀西瓦爾會認識某個有那么強大的獅鷲騎士。

“藍袍、銀甲、金色的長發、還有那柄金色的圣劍……”

“不會有錯了的……”

“她,就是那個卡美洛的新主人,尤瑟潘德拉貢的私生女,以女人的身份就敢強行武力入主卡美洛,并平定了數十場大小叛亂,消滅反對者近三千余人,還蠻橫地強行回收了多塊領地的女暴君——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

一口氣說到這里,珀西瓦爾就深深地嘆了口氣,并面無表情地轉到一邊開始回憶起來:

直到現在,他可是仍舊記得那個站在教堂墓園的巨石上,高舉著那柄金色的‘選王’圣劍,就那么沐浴在金色的陽光之中,身材看起來有點兒嬌小的女人。

在那時,對方用著近乎祈求一般的語氣,用微微顫抖的語氣著要求他們那些參與‘拔劍選王’的騎士們去效忠于她……可是,由于對方是一個女人的原因,包括他珀西瓦爾在內,他們都無情地拒絕了!

而且,當時他還第一個站了出來,表示絕對不會向她效忠,并毅然策馬轉頭離開那里!

在那時……

他就一直以為,對方一定是用了什么投機取巧的好辦法,才僥幸拔出那柄他們所有人都拔不出來的圣劍的!再加上,當時對方手下有著整整一百名實力恐怖的金甲騎士,在覺得自己似乎不是那些騎士地對手之后,選王無望的他,在那時才說出了那慪氣一般的話。

當時,他們雖然被迫承認了對方王位的合法性,但是……他自己并沒有承認那個女人的能力!

他直到剛才,還一直就只是認為:那個小女人之所以能坐穩卡美洛的王座,就只不過是仗著一群強大且又忠心的金甲騎士而已!而對方的能力,估計他珀西瓦爾自己一只手都能打得過并生擒對方的吧?

可是……

現在看看吧,人家的真正實力,遠在他的想象之外!

甚至,那個女人竟都能和那種巨大的、位于最巔峰的神話生物打得有聲有色……而他自己呢,又有什么本事去和能力去跟那個女人進行對比?

他珀西瓦爾一向自視甚高,可現在,真實的情況竟然是連一個一直被他看不起的女人都比不上……想必,他當初說過的那番話,很快就會讓自己成為整個不列顛的笑柄吧?也許,他們當初參與選王的那些騎士,就全部都被人所嗤笑?

“我好像聽說過她,原來竟然是這樣,這就難怪了……難怪她竟然能那么快地就穩定了卡美洛的局勢,我一直還很好奇的,可如果是這樣的話……”

帕里諾的老國王點點頭,然后又搖搖頭,并沒有發表什么太多的意見。

但是,任誰都能看得出來,他的眉頭皺得更深了,甚至還和臉上的皺紋糾結在一起,讓他現在的表情顯得很是難看,看起來愈加地蒼老了。

“那個女人,她、她真的有那么厲害?!”

而蘭馬洛克則干脆直接就驚呼出聲!

他當時并沒有和珀西瓦爾去參與那個‘拔劍選王’的盛大活動,所以剛剛就沒有看得出來在那白色大獅鷲背上的竟然會是一個女人……事實上,任誰也都想不到一個女人竟然是能夠和巨龍進行戰斗的超級強者吧?

他剛才,還一直以為那只是一個藍甲的厲害年輕騎士呢!

珀西瓦爾搖搖頭,并沒有多說什么,只是仍舊死死地看著東邊的天空發著呆,哪怕那里現在已經什么都沒有了。

只不過,從他現在緊握的雙拳來看,他此時的內心并不是怎么平靜……也許,他是因為不想去承認,自己竟然在武力上輸給了一個看起來很較弱女人?

在之前,在對方干脆利落地平定了卡美洛的內部騷亂時,他自己甚至還仔細研究過,以為那只不過是那些金甲騎士的功勞而已!

因為,他們的強大和恐怖那是有目共睹的!

那就更別提,后邊又傳來的那些騎士是怪物的流言了……

可是,現在看看,那個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她竟然都可以做到與龍角力,并且和巨龍互相廝殺久久分不出勝負的程度……卡美洛距離這里,哪怕是用飛的,也需要很長時間吧?那她到底和那頭巨龍爭斗了多久?還有,這樣算起來,她的實力,就肯定高于那些金甲騎士,也肯定就高于他珀西瓦爾了吧?

虧他自己還一直自滿著,以為他自己已經是不列顛南部最出類拔萃的騎士了呢!可結果,他就只不過是一只井底的青蛙而已!

“卡美洛的女王嗎?”

“可惡啊……”

此時,不列顛更加東部,臨近海邊的天空……

白色的巨龍和白色的獅鷲,它們仍舊在高空中瘋狂地纏斗著,一刻不停地打打停停,并一個勁地往不列顛的東邊飛去。

在大多數的時候,都是巨龍在后邊攻擊和追趕,而速度更快,體型更小也更加靈活的獅鷲則是在前方瘋狂逃竄和躲避……但是,哪怕是逃跑,它也時不時地在騎士的指揮下,尋著機會伺機反擊一下或者幾下,時不時能砍掉巨龍的幾片龍鱗或者在后背、翅膀、腿部和尾巴等等部位留下一個個無關緊要的紅色創口。

“放棄吧,我的好侄女,你是跑不掉了的!”

“吼!!”

一聲巨龍的怒吼聲在背后響起!

然后,感覺到一陣陣炙熱襲來的同時,聽到到自己身下的獅鷲有些乏力地悲鳴,眼看對方已經沒有足夠的體力,可能已經不能及時避開背后攻擊的瞬間,阿爾托莉雅就咬咬牙,再一次用自己腰間的圣劍劍鞘,發動了寶具的特殊能力——遠離塵世的理想鄉!

就那么在空中,強行展開了最強守護的結界,將自己和有些乏力的獅鷲統統包裹在了此世最強大的防護之中。

轟隆隆……

下一秒,一陣陣如同暴雷一般震耳作響的龍焰,直接從她的身后翻滾著摩擦空氣并席卷而來……只不過,由于她再一次及時打開了結界的原因,她和身下乘騎的獅鷲都安全地躲了過去,那些龍焰并沒有對她以及身下的獅鷲造成任何多余的影響。

“又是那柄該死的圣劍!”

“你就繼續得意吧!像那種能力,它又能再用幾次?等到把你給抓到之后,我就一定要當著你的面,狠狠地折斷它!”

看到對方又一次用出那種作弊一般的手段僥幸逃脫,卑王伏提庚就很不滿地大聲咆哮著,并再次加力用翅膀撲打著空氣,增加動力向著前方追去。

他知道的,對方肯定已經快要到達極限了,無論是獅鷲還是人!

當然,還有那個麻煩的劍鞘!

但是他也知道,那個劍鞘哪怕再厲害,也肯定是需要時間慢慢恢復和汲取力量的,不可能就那么一直都放出那種作弊一般的防護結界,要不然,她就不用那么一直死命逃跑了。

“呼!呼!呼!”

臉上流著滿頭的汗水,不少的金色長發緊緊地貼在額頭,等到它們被高空前進時的強風吹干之后,就形成了一條條被煙塵灰燼沾染著的明顯污垢……但是,阿爾托莉雅沒空去擦拭,也沒有心思管自己的儀容,她只是一邊用自己的圣劍劍鞘給身下乘騎著的白色獅鷲首領治療著傷勢以及回復著對方的體力,一邊也不忘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這個卑王伏提庚,它真的是太難纏了!

哪怕對方并沒有上一世自己碰到時的那種巔峰時期的恐怖力量,但是,就算僅僅是現在,也不是她自己能夠輕易去對抗的!這從現在她自己和身下的坐騎獅鷲被燒得有些狼狽,不少頭發和羽毛都被燒焦的情況就可以看得出來。

而且,更加要命的是,對方說的沒有錯……她的圣劍劍鞘的力量,在經過多次的使用療傷以及釋放最強的守護結界之后,其中蘊含的力量已經越來越微弱了……它本身力量的恢復速度,就遠遠比不上現在的好幾次高強度消耗!

畢竟,她們都已經從卡美洛那邊一直打到靠近不列顛東邊的海域這里了!

她阿爾托莉雅自己倒也還好,只是由于高強度的戰斗之后,導致精神有些疲憊而已,體力消耗得到也不是太多,但是她身下的這頭獅鷲就不行了……

對方載著全副武裝的她,從卡美洛飛了小半天,幾乎跨越了大半個不列顛!甚至還一直高速機動躲避以及和敵人纏斗著,哪怕她自己身體嬌小,鎧甲也不是太重,但是就這種程度的消耗戰,對于這頭獅鷲之王來說,負荷也真的是大了一點。

如果換成其它的獅鷲們,估計單單是獨自不停地飛到這里,就已經累得不行了吧?

幸虧,她早有先見之明,看到獅鷲們有了輕微的折損之后,就毅然要求它們脫離了戰場,也更加沒有讓它們繼續追來這邊,要不然,那種巨大的損失就不是她能承受的。

不行!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只能拼了!!”

暗自咬咬牙,看著身后的那頭巨龍仍舊緊追著自己不放,且看起來對方并沒有太大的損耗后,阿爾托莉雅思慮再三,就不得不下定了決心,微微一拍快要到達極限的這頭獅鷲頸部,示意其將自己放到底下的那片無人的荒原上。

沒錯!

她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決定了,她自己,就是要和那頭魔龍進行一對一的最后步戰!哪怕自己最后不敵,力盡而亡,也不能連累到自己很喜歡的這頭白色獅鷲之王。

它,已經盡了它最大的努力了!這段漫長的追逐戰里,它的利爪在那頭巨龍的身上造成的傷口,甚至比她的圣劍還要多!

而和對方一起對敵的這半天,她已經和對方建立了深厚的友情,而且,她相信,對方也是無條件信任她了的,而就絕對不是因為控制它的那根金色羽毛的原因!這種信任,對于她來說,是十分珍貴的!

所以,她不想在這個時候再去拖累對方!

如果今天自己死在了這里的話,那它們就自由了……然后,她也不用再去和某個小女孩糾結在自己加冕的時候,國家到底是繼續叫‘卡美洛王國’還是叫‘神圣獅鷲卡美洛帝國’的問題了。

“噢?有趣……”

看到對方一個俯沖,直接朝著底下的一個有些平坦的荒原降落了下去,還讓那頭可惡的獅鷲自己快速飛離之后,似乎是有些明白了對方到底是什么用意的白龍卑王伏提庚,就獰笑著嘲諷了一句,并順勢將自己龐大的身體也緩緩降落了下去。

說真的,他剛才是真的有點怕對方不管不顧地往北海的方向繼續飛的……因為,在離開不列顛往東,世界的魔力就會越來越稀薄……要是對方真的跑遠了的話,在沒有不列顛的力量加持之下,說不定他就還真的不一定扛得下對方圣劍的那種強大的能量攻擊。

但是,現在他顯然不用繼續擔心了的。

“哼哼!”

“看來,侄女你終于是要打算放棄了,對嗎?”

噔!噔!嗵!

巨大的腳步聲一聲聲響起,白龍卑王伏提庚在撲扇著巨大的翅膀掀起了陣陣狂亂的巨大風浪,刮得周邊的大樹雜草東倒西歪之后,才邁動著它那最少兩三人都不一定能合抱的巨大四肢,一步步地向遠處那個正雙手執劍并高舉著,明顯是正在凝聚著星辰和星球之力的小女人走了過去。

然后,不等對方回答,他的一直巨大的前爪,就惡狠狠地朝著對方一把抓了下去!

然而,阿爾托莉雅無視了對方朝著自己抓下來的巨大龍爪,她就那么繼續高高舉起著自己的圣劍,并及時用劍鞘最后的力量給自己施加了那個牢不可破的防護結界之后,就干脆直接閉起了眼睛,盡自己全力,瘋狂地用自己的武器汲取著星辰和星球的力量。隨著她讓那些能量不斷地涌到她的圣劍的劍身上,并讓其劍身上的光芒越來越亮,直到看不到她的那由于發帶斷裂而紛亂的金發,看不到她的那緊閉雙眼的俏麗而嚴肅的面頰為止……

鏘!吱!

尖利的橙黃巨龍的爪子惡狠狠地直接抓到了她的身體周圍約一碼左右的位置,卻再也不能寸進……哪怕那頭巨龍咬牙切齒地加大著力量,哪怕對方的爪子都有些開始崩裂,也都不能抓入一分一毫!

遠離塵世的理想鄉

它是EX級別的結界寶具,防御對象可以僅僅為一人,或者一人一騎!在某種條件下,它還可以耗費更多的能量形成更大一個的結界,從而保護更多的人!

它不僅僅能夠讓持有者的傷口快速治愈,并還能使持有者的身體老化直接停滯,達到近乎永生不死的程度!更神奇的是,當張開結界之后,它還能從從任何的干涉中保護持有者,不但可以切斷到來自所有物理法則方面的干涉,甚至還能杜絕平行世界的干擾和攻擊,乃至多次元的窺伺等等……

除非對空間法術有著極深的造詣,否則,這個結界就是牢不可破的!

所以,現在白龍卑王伏提庚就只能徒勞地抓扯著,不管它怎么去用力,它的巨大爪子怎么也都不能進入分毫,那就更別提抓到被保護在其中,正在聚集能量中的阿爾托莉雅了。

開著圣劍的艦橋結界,準備放EX大咖喱棒,這可以說是比某些全需騎士們圣盾爐石更加無恥的招式!

“呼!”

勝利誓約之劍

終于,無視對方的攻擊,拼著自己身體所能承受的最大極限,強行將圣劍的力量積聚到最大的程度之后,眼看積聚的力量自己要承受不住,馬上就要絮亂爆發的瞬間,阿爾托莉雅才猛地睜開眼,用力地叱喝一聲,在手上的強光即將要淹沒著她自己之前,用盡全部的力量,直接朝著對方那只碩大猙獰的龍首斬了下去!

是勝是敗,就在此一舉!

“卑王伏提庚,受死吧!!!”

下一瞬,無盡的金光將她自己以及那頭巨大的白龍都一起給淹沒……

轟隆隆隆……

甚至,連她降落下來的這個小盆地,也都統統被籠罩在強大的圣劍能量沖刷范圍之中!在那狂暴無比的金色星辰和星球能量攻擊出去之后,一道金色的光柱就猛地沖天而起,在直接湮滅這個小盆地里所有的花草樹木的同時,還直接就擊散了天空之上的大片烏云……以金色的光柱為圓心,天空上的烏云就那么一圈圈的向外,被能量的余波給震蕩得粉碎……還露出了大片大片的蔚藍色天空。

“哇喔!!!”

“真是……好漂亮的一朵金色大煙花啊……只可惜,這種招式太低級了一點。”

這個時候,遠在卡美洛的王宮城堡里,已經觀戰了小半天,零食都吃得小肚子滾圓的安妮,看到沙盤中亮起的沖天金色光芒之后,就有些些驚訝地歡呼了一聲。

沒錯的。

她現在,僅僅就是有點點驚訝而已。

在小安妮看來,某只呆毛姐姐的這種攻擊方式,也就是能說得上是‘漂亮’而已……其它的,她真的不想去評論太多!那柄能夠匯聚星辰和星球力量的圣劍,其實馬馬虎虎還算得上是挺不錯的。

然而很可惜,某個呆毛騎士壓根就不會去使用!

那么辛辛苦苦去積聚出來辣么多的能量,可最后,卻像不要錢一般直接全部一股腦地丟出去,還連一點點深加工都不會的……這到底是要多傻的人才能干得出來啊?

稍微利用一下下,哪怕不會使用魔法,但是將其轉化凝聚成將傷害轉化到一條線的劍芒劈出去也是行的啊,反正就肯定比正面的爆炸傷害要強得多,現在是一對一,對方的身體又那么大,壓根就不怕打不著,犯得著就這么一股腦地AOE全丟出去嗎?

如果每次都這樣來的話,可能再多的力量都不夠她用的吧?

這就比如捏死一只螞蟻一般,本來用一根手指輕輕地用力就可以了的,可結果呢,非要用一只腳去狠狠地踩,無謂地浪費力氣不說,甚至還不一定能踩死對方。

“但愿那頭白龍應該沒死吧?要是死得太輕松的話,那可就不太好玩了呢!”

現在的光芒仍舊未散去,整個沙盤里除了漫天的金光之外,安妮什么都看不到,也更不知道那又大只又兇狠的白龍,它到底死了沒有……畢竟,這個魔法沙盤僅僅是衛星探測到的圖像具現化而已,用的還是光學成像技術,不在現場的情況下,如果這里看不到的話,哪怕是強大如安妮自己,也是不能知道那頭白龍的具體死活的。

只不過,讓她自己去猜的話,那頭白色的大龍,至少有九層九的機會死不了!當然了,前提是對方不會傻到直接將自己的腦袋塞到那個呆毛的跟前讓對方去砍!

(小主人,人家在辛辛苦苦地戰斗著,您不想點辦法去幫忙或者提醒也就算了,還在這里說這種話風涼話,這就真的好嗎?

——同樣也正蹲在沙盤旁邊的那巖石砌欄上的提伯斯,有點看不過眼的它,所以就在金光還沒有消散之前,就不忿地轉過頭來,替著某只呆毛鳴著不平。)

“提伯斯,我要做什么事情才不要你管咧!”

小安妮一伸手,就用自己黏糊糊的滿是那種奶油污漬的小手直接摁住了自己的小熊,然后開始在其后背上使勁地蹭著。

“咦?”

“哇!看看,我就知道,它果然就沒那么容易會死的!!”

這個時候,當安妮吃飽喝足,且在她正鎮壓著某只頑劣小熊的反抗,兩只手都伸過去在對方的身上胡亂抹著黏糊糊的各種污漬時,她就驚訝地發現:當沙盤中金色的光芒漸漸散去,當那狼藉一片,只剩下滿地焦土和灰燼的山谷盆地重新顯露出來之后,里面的那只白龍,它除了從脖頸到后背后有一道大大的猙獰血痕之外,就確實沒有能死成!

那是因為,在此時,在它的身前,有一個黑色的旋渦緩緩轉動著。

很顯然,剛剛那個呆毛姐姐破釜沉舟的一擊,肯定又被對方給吸收掉了!除了吸收到達滿值之后,少量在它周圍炸裂開的洶涌能量傷害到了它之外,剛剛的那聲勢駭人的攻擊,其實就并沒有多少的用處,反而,它趁著那個對方打開結界的機會,終于成功抓到了那個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抓到了他期待已久的母紅龍!

瞧著它現在正齜牙咧嘴笑得發狂的樣子,顯然,它現在就肯定是很得意!

“哇!”

“提伯斯,不好了!”

“快看吶,那個呆毛姐姐竟然真的被它給抓住了!”

安妮在有點小興奮地驚呼一聲的同時,兩只占滿這污漬的小手也沒有忘記仍舊在提伯斯毛茸茸的后背上使勁地蹭著,哪怕對方一直掙扎也是沒用,蹭完了背后,她甚至又將對方翻了個身,開始蹭著前邊。

反正啊,晚上她肯定要將這個家伙給好好洗一洗的,現在哪怕蹭得再臟,那也都不要緊,反正洗洗就干凈了,就當做一個可以循環利用的綠色低碳環保手帕去使用唄!

(您那么高興又是為的哪樣?看看吧,那只呆毛已經被抓住了的,馬上就要被抓回去逼著下蛋了!

——提伯斯不在反抗,就那么生無可戀一般,直接攤開熊掌熊爪在巖石砌欄上一動不動地,任由某個糟心的小主子繼續在自己的肚皮以及熊臉上死命擦拭著。

現在,沙盤里的情況它也已經看到了,那只巨大的白龍正抓著某個無力的藍袍少女的身體,在哪肆無忌憚地大聲笑著。而那只被抓住的呆毛,她連她的圣劍都在剛剛的最后一擊中被反擊敵人給打落在地,與眼下只能用拳頭徒勞地在猙獰堅硬的龍爪上不停地捶打著。)

“下蛋啊……那怎么可以?那是絕對絕對不行的!!”

安妮才不想那個和自己的關系還算不錯的呆毛姐姐,被邪惡的白龍抓回去下蛋玩!那就像是艾澤拉斯世界的某條倒霉的紅龍女王一樣,據說,對方曾經被一群邪惡的獸人給抓去天天逼著下蛋孵蛋,而孵不出來的,還被當做食物直接煮了吃,別提有多慘多可憐了!

(那您還不趕緊準備,直接傳送過去幫忙?!)

“幫忙?”

“我才不要,我今天不需要幫她的忙,我就要看一些更加有趣的事情!”

是這樣的,安妮今天不打算幫那個呆毛姐姐的任何忙,對方今天必須自己打敗那頭白龍,反正,她是肯定不會提供直接的幫助的!

(不知道為什么,提伯斯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它感覺,那個呆毛王阿爾托莉雅,待會就肯定要倒霉!?)

“哇!它竟然想跑,那我得快點才行!”

這時,某只邪惡的白龍似乎發泄夠了心中的興奮情緒,所以,它就張開了巨大的翅膀,先是扭頭看了自己身上的無數個大大小小的傷口后,緊接著就回過頭來,兇惡殘忍地盯著被自己抓在前爪里的某個仍舊在徒勞掙扎著的小女人。

看了好一會,它最后才滿意地點點頭,開始撲騰著翅膀,似乎是準備起飛并返回自己的北方領地里。

(小主人,您現在到底在做什么?直接傳送過去,然后逮住那頭沒用的白龍往死里打不就行了,犯得著那么麻煩嗎?!

——提伯斯再次從砌欄上坐了起來,有些困惑地看向了自己的那個小主子。

因為對方現在似乎正在忙著找什么東西,那雙小手上的魔法奧術能量還一閃一閃的,也不知道到底是想做些什么。)

“提伯斯你先別催,我現在正忙著呢……”

安妮頭也不抬地說著到,對于某只小熊的催促很是有點不滿。

(可是……它現在已經開始起飛了。)

“我當然也有看到!哎呀,你先給我閉嘴!”

“啊哈!我終于找到了,在這里!”

這時,安妮突然就歡呼一聲,然后一伸手,她的手上出現了一個椰子形狀的紅色小東西的小小幻影,而且在她的手心里還一跳一跳的。

(這種東西,那個……它好像是……一顆心臟?可是,這又有什么用?!

——直接跳到了自己小主子的懷里,甚至還爬上對方的小手臂上,提伯斯湊近看著研究了好一會之后,才有些不太確定地說著到。

它不明白自己的小主子弄出這個心臟的幻影到底有個什么用?

心臟什么的,這東西它暗影熊顯然自己是沒有的,而它的某位小主人哪怕有也相當于沒有,因為她就是個沒心沒肺的家伙,白瞎了!所以,對于這種據說在所有的血肉生命身體中都有的,會從出生就一直跳到死亡哪一天的神奇東西,它剛剛差點就沒有認得出來。)

“當然是很有用的,你看好了吧,它可是很好玩的喲!”

“然后啊……人家就只需要這樣,再這樣!”

它具體有什么用,安妮并沒有明說,她只是將臟兮兮的小熊從自己的身上扯下并丟開之后,就示意對方看著沙盤里那只正在扶搖而上,正準備原地垂直起飛升空起來的白龍說著。

然后,看著那頭白龍以及白龍手里的某個倒霉家伙,想了想,她自己的小手就用力地將手心的那顆在跳動著的心臟幻影,狠狠地一捏!

當把它擠壓到最小的瞬間,又猛地快速地放開……

“桀桀桀桀桀……”

“我的好侄女,我勸你還是別掙扎了,乖乖地跟伯伯我回家,咱們潘德拉貢巨龍一族的光輝,就要從你我這一代開始了。”

一邊飛行,白龍卑王伏提庚潘德拉貢就一邊得意地大聲笑著。

雖然他身上的傷勢并不是太重,但是他也仍舊需要回去好好地療養傷勢,然后再好好地琢磨一下,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讓自己手里的這個小娘皮給自己繁衍出最強大的龍族后代?

“你休想!”

“我自己寧愿去死,也絕對不會讓你那齷蹉的陰謀得逞!!”

雙手使勁地推著對方的爪子,一直推到因為手滑而擦傷自己的掌心,然后,阿爾托莉雅就不得不悲哀地承認,現在手上沒有武器,還被對方死死抓在手中的情況下,她說什么都是無法掙脫開來的。

“死?”

“桀桀……我是肯定不會讓你死的,我有的是辦法讓你乖乖順從于我,等著吧……等回到我的領地,你就會發現這一點的,相信我,那不會需要太長的時間。”

撲騰著翅膀,飛到半空中,邪惡的白龍先是將自己巨大的腦袋湊到了手上的阿爾托莉雅跟前,戲謔而殘忍地盯著對方因為掙扎而漲得通紅的臉蛋看了一會之后,才冷笑著轉頭,開始辨認方向,準備返回自己北方的領地里。

沒錯,就是領地,而不是什么巢穴!

他在北方臨海的一座單獨的巖石斷崖的頂部,有著一個屬于自己的小城堡,除了能飛著到達之外,任何凡人都是無法越過那些洶涌澎湃的的海灣以及高高的斷崖并侵入到他的領地之中的!

而且,他相信,再過不久,在那里,第一批的巨龍一族,很快就會誕生并被用魔法給催化成長起來。

“我勸你還是趁早殺了我,要不然……呃啊!!”

再次掙扎了一會,發現自己仍舊不能掙脫之后,阿爾托莉雅就漲紅著臉,有些決絕地盯著那只猙獰而巨大的龍頭!

她決定了,如果無法逃脫,她寧愿一頭撞死,也不會讓對方任何邪惡的陰謀得逞!

然而……

還沒有等她再說一點什么,突然,她就感覺到自己那顆一直很強健的心臟猛地一滯……在那剎那間,如同窒息,又或者是心臟徹底停止了一般,她那原本漲紅的臉色突然就變得慘白……隨后,劇烈的疼痛感很快就從心臟無緣無故地爆發放射出來,并很快就席卷了她的全身,讓她發不出任何聲音的同時,一顆顆豆子大的汗珠也不停地在她的額頭上冒出。

阿爾托莉雅在瞬間只感覺到,她的整個身體,似乎馬上就要炸開了……

“怎么會?那個封印,她是怎么可能現在就解掉的?!”

此時,在這個戰場的遠處,梅林,或者說是教會的圣殿修女梅莉安布羅修斯閣下就直接驚呼出聲,眼中滿滿的全是不可思議的神色看向了遠處的天空中。看到了那里,看到那個正被白龍抓在手里的阿爾托莉雅!

因為,她看出了對方身上發生的劇烈變化……

原本,她之前就一直尾隨著戰斗的雙方并直到隱蔽在這里,打算觀摩雙方戰斗形勢的變化,或者在必要的時候提供幫助什么的……而她之所以一直忍耐到現在都不動手,就只是想看看某個小女孩到底會不會先來,如果對方出手的話,那她就只需要隱蔽著觀察就可以了。

可哪想,一直等到現在,她等到的竟然不是那個小女孩,而是阿爾托莉雅身上的特殊變化?!

“那怎么可能……”

“以她的力量,不可能有辦法激活那顆紅龍的心臟才對的。”

梅林,哦,不,應該是梅莉,她就那么看著天空中發生的劇變而喃喃自語著,有點不太敢相信眼前正發生的一切!

她還記得,當時,她自己和尤瑟一起努力,費了不少勁才用不列顛王的血統、不列顛化身,那個赤龍的血統,以及同時融合了兩者制作而成的概念母胎,才在最后造就了現在的阿爾托莉雅——造就了遠處那個尊貴的女性,那個不列顛紅龍的化身!

雖然,對方有著一顆紅龍的心臟,并且有著幾乎無窮的潛力,但是,那也僅僅是針對凡人而言的!

不列顛紅龍的力量,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被激活的,哪怕是梅林,她自己也沒有足夠多的魔力去幫助對方激活,也更加不會浪費力量去激活!

因為,那和她以及尤瑟的初衷是相悖的,她不會選擇那樣去做。

“唔?”

“停下!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正打算開始朝著北邊飛的白龍卑王伏提庚,也在此時驚呼了一聲!然而,還沒有等他問個明白,也沒有等到他手中的阿爾托莉雅有任何回復,他就只看到:

它自己爪子上的那個小女人,身上竟然開始猛烈地爆發出一團比之剛才圣劍的金色光芒也毫不遜色的紅光,然后那種強大的由內而外的膨脹力量,讓它不得不在驚呼聲中放開了自己的手,并趕緊拍打著翅膀,遠離了對方,就那么眼睜睜地看著那個小娘皮阿爾托莉雅的身上爆發出強大的紅光,還幾乎照射得他睜不開自己的雙眼。

在那光芒之中,他竟然隱隱看到,似乎對方的身體,正慢慢地膨脹?!

“吼!!!”

一聲巨吼聲響起,顯然,那是巨龍的聲音……

但是,白龍卑王伏提庚敢對死掉的尤瑟發誓,他剛剛絕對就沒有叫,也沒有吼,那個聲音,絕對就不是他發出的!!

“奇怪……”

“我這到底是怎么了?啊!!!”

轟隆隆隆……

在一聲悶聲悶氣的巨大的女聲過后,在那明顯是呆毛阿爾托莉雅被放大無數倍的疑問聲和驚呼聲過后,一陣陣重物撞擊地面的聲音就隨之響起……然后,整個山谷在灰塵彌漫的同時,在被撞擊之后,剎那間就如同地震一般,微微搖晃和轟隆作響起來。

原來……

是那個之前被白龍卑王伏提庚抓住的呆毛,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變成了一頭巨大的紅龍,然后就直接摔了下去!

“這……”

阿爾托莉雅有些不知所措,她就只記得,當她自己的心臟在一陣蝕骨的疼痛感過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隨后,無盡的力量猛地從自己的心臟開始爆發,然后就如同自己的身體隨時就會被撐爆一般?

再然后,她眼一黑……

當她呆毛重新恢復意識的時候,就愕然地發現,她自己的脖子好像變長了,屁股后邊也長了一根又大又長的東西……后背上,似乎還多了一雙額外的‘手’?!

然而,還沒有等她反應過來,她就直接從空中狠狠地摔到了地面上,并發出了剛剛那一陣陣巨大的動靜。

“我竟然……我竟然會變成了一頭紅龍?!”

“這……這又是怎么了,這怎么可能?”

由于脖子的原因,某呆毛阿爾托莉雅理所當然地就很輕松地就轉頭看到了自己身上的所有變化……只是,她完全就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好端端地就從迷死人不償命的金發美少女變成了現在的這頭紅色的大蜥蜴?

難道……

是那只該死的白龍做的好事?!

肯定沒錯了的,就一定是地!

那只家伙,之前還口口聲聲地說要讓她自己去培育龍族后裔,指的就一定是眼下的這個情況吧?

那么……

阿爾托莉雅的巨大猙獰的紅色龍頭,一扭頭就兇狠地看向天空中的那只正在撲扇著翅膀滯空著,有些不知道該怎么辦的白色巨龍,然后,她自己也嘗試著用自己后背新多出來的‘手’用力拍打著,讓自己搖搖晃晃地飛了起來。

“卑王伏提庚潘德拉貢!”

“說!你到底對我做了什么,我到底要怎么樣才能變回去?!”

轟隆作響的巨大聲浪開始在半空中炸響,自己突然被對方變成紅色巨龍的阿爾托莉雅有些慶幸,也有些憤怨地死死盯著對方。

變成巨龍什么的,她并不介意,但是,有些事情,對方必須要給自己交代清楚!

她慶幸,那是因為是自己被對方給變成了巨龍,她現在已經不怕他了。

而憤怨則是,如果對方不將重新變回人類的方法告訴自己的話,那他就死定了!雖然,她現在這頭巨龍的身體有些苗條,體型也比對方略小那么一點點,但是她自己能感覺得到,她自己的力量,一點都不小,甚至還遠遠地超過了對方?

所以,如果對方不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答復的話,那他就真的是死定了!力量什么的,她不會拒絕!但是,如果不能重新變回人類,這種事情她就絕對不能接受!

白龍卑王伏提庚并沒有回答,因為這事情根本就和他無關!

這事情,對方是真的冤枉他了,哪怕他知道怎么讓對方變成巨龍,也不可能是在這種情況下開始實施的!至少,也要在回去之后,將對方給束縛好,確保不會出問題之后才會那樣做?

所以,他現在只是死死地盯著對方,并有些忌憚地評估著對方的大概實力。

“惡龍!”

“你不說的話,你的末日就在今天!”

看到對方仍舊一言不發,正在惱怒之中的紅色巨龍阿爾托莉雅也不做多想,就有些笨拙地撲扇著自己的翅膀,直接朝著對方兇狠地撲了上去!

很快,她就成功地‘手’‘腳’并用,朝著對方的脖子,翅膀和手臂抓去,并很快,它們就繼續那么一邊飛,一邊繼續往著東邊的糾纏爭斗著……

“呀哈!”

“看到沒,提伯斯!你看看,都不用我去幫忙,她現在就打得過那只白龍了!”

看著沙盤里,那只白龍和呆毛姐姐變成的紅龍又開始和對方糾纏在一邊,不停地撕咬抓扯著往東邊飛著過去之后,小安妮就趕緊鎖定了它們倆只大家伙,然后重新縮回了自己的椅子上,開始繼續看著熱鬧。

她相信,現在不用她去幫忙,變化成紅龍的某呆毛姐姐自己就可以輕松收拾了那只殘血的白皮龍!

對方之前被打得那么慘,都殘血了的,魔力也不足,而現在那個滿血的紅龍如果都不能順利完成補刀的話,那她也別想著去統治或者挽救不列顛什么的了。

(您隨隨便便就把那個家伙變成巨龍,您問過人家的意見了嗎?萬一人家自己不想變成那樣呢?

——強行將力量遠程灌輸到別人的心臟之內,然后蠻橫不講理地激發別人的血脈力量,這種事情,恐怕就只有這個家伙才干得出來吧?反正,提伯斯就覺得這種事情似乎有點不太好?)

“才不是我變的!她本來就是那頭紅龍的化身,我只不過是幫了她一點點的忙而已!”

“就一點點,一點點……”

安妮伸出自己的小指頭比劃著,對于這個事情,她幫的確實不是太多,真的不多!反正,這真的就是個小小的好事,她肯定不會記到自己的小日記本里面去的。

“哇!真笨,竟然還被它咬到了翅膀?你明明就有那條那么厲害的尾巴的,狠狠地抽它的腦袋啊!”

“就從它的后腦勺哪里,給我狠狠地抽下去,它肯定就被一下子打蒙的!”

“啊!”

“真笨死了,你的吐息呢?你到底會不會玩龍女啊?!”

“對了,就這樣,扯他的傷口,撕掉它的那層皮!”

“加油,就是這樣,呆毛姐姐,我很看好你的哦!干得漂亮!”

“對!就是這樣,噴火燒它!”

“快點追,可千萬別讓它給跑了,把它給干掉,看它還找不著母龍!”

隨便地應付了某只煩人的小熊之后,安妮的注意力很快就回到了戰斗的沙盤里!現在,那只紅龍呆毛阿爾托莉雅在漸漸適應了巨龍的身體后,就開始變得游刃有余了起來。

然后,很快,紅龍的利爪、鞭尾、以及就像是不要錢一般的紅龍吐息等等,就開始攆著那條之前就大戰過一場,明顯就氣力不支的白龍往東一邊飛,一邊糾纏戰斗著追了過去……

只不過,現在攻守的雙方位置已經調換了過來。

(好吧,您自己高興就好!)

“哥、哥哥!那、那邊的那個,又是什么?”

奧克尼郡國的這艘海船上,擺脫了亡靈的眾人,在一邊加速往南逃走的同時,也一邊快速地靠近著海岸,有了教訓的他們,這次是不打算離得海岸太遠了。

而且,現在已經進入了不列顛南部的地區,風速也大了起來,經過小半天的行駛之后,他們已經不再害怕那些亡靈們再追來,可以放心的往南繼續趕路,只需要繞過最南邊的海岸,轉到往西走上一天,他們就能到達卡美洛的海域。

不管怎么說,能夠從那些邪惡的幽靈船里逃生,對這艘船這里所有的人來說,都是不幸中的萬幸,他們現在不敢要求太多,只想早點到達目的地,以免不必要的麻煩!

至于那些在和亡靈的戰斗中戰死的騎士和水手們,他們除了默哀之外,就真的不能要求太多。

然而,現實往往是殘酷的,正所謂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剛剛從那些可怕的亡靈手下逃脫的他們,這下,又看到了不得的事情。

“那、那又是什么怪物?!”

當船只航行了小半天的時候,他們就又碰到大麻煩了。

當然,這次不是麻煩來找上他們,而是他們碰見了別人遇到的麻煩……

在遠處,一艘巨大的海船,也不知道是誰家的,正被從海底下伸出來一根根巨大的章魚觸手使勁搖晃著……無數的船員慘叫在甲板上亂跑,時不時被觸手卷到并被惡狠狠地拖到海底……

此時,整個海面都瘋狂地在沸騰著,那些無數的粗大章魚觸手仍舊密密麻麻地從海底伸出來,就如同一根根柱子一般,直接蠻橫地攪斷了那艘帆船的桅桿,扯碎了那兩面潔白的船帆,甚至還橫掃著一切甲板上的人和物,并還努力地想把一整艘帆船都拖到海底……

“我也不知道!”

高文用力地咽了咽口水,臉頰上流下一絲絲冷汗的他,就有些艱難地說著道。

這種巨大的海怪,但是觸手,可能連兩三個人都不一定能合著抱起來,他又哪里知道那是什么?

反正,他就只知道,他們這艘船的所有人都加起來,就肯定不是對方的對手!

“船、船長叔叔?那是什么?”

看到自己的哥哥臉色不太好,加蕾斯只好怯怯地轉頭看向了一旁的大胡子船長。

然后,這個大胡子的臉色比她的高文哥哥還要難看!

“那是……那是……”

“該死的,轉舵向右,全速靠岸!!!”

“快點!把所有的槳也都劃起來,我們馬上要搶灘擱淺棄船了!這艘倒霉的破船,我不要了!!!”

瞪大著眼睛看了遠處,看到那艘船發出隱隱的‘嘎呀’聲傳來,似乎隨時都會斷裂并隨時可能會被那只怪物拖入海底之后,大胡子船長就終于回過神來,開始撕心裂肺地對著仍舊目瞪口呆的舵手和海員大聲吼著命令道。

沒錯!從現在開始,他大胡子不當船長了,也不要這艘船了!

他宣布:從今天開始,他要光榮地轉行,當一名光榮的陸上運輸隊的隊長!出海航行這種高風險的活計什么的,誰愛去誰就去,反正他是不去了的。

“船長叔叔,那到底是什么怪物?”

“那是……那是北海的巨妖!來自挪威海域的大海怪!”

一邊監督著船員們忙碌,看著他們開始死命地劃槳,并看到舵手讓帆船轉了一個最急的彎,開始不要命地往右邊的那個不列顛東海岸直沖而去的時候,他才想起了一個傳說:

“在深不可測的北海海底……名為北海的巨妖正在沉睡……它據說已經沉睡了數個世紀,并將繼續安睡在巨大的海床底部…..直到有一天,海底的火焰將海底溫暖,到時候,人類和天使都將目睹它重新帶著怒吼從海底升起……屆時,海面上的所有一切將毀于一旦。”

“沒錯了!就是它,北海巨妖!原來,它真的存在!”

這時,遠處的那艘巨大的帆船終于堅持不住,被對方直接拖到了海底中,只留下遠處海面上的幾片破碎的木頭和滿個海面的狼藉……

“該死的!”

“快點加速,不要管,直接全速沖到沙灘上,這艘破船不要了!都給我快點!”

大胡子看到北海巨妖三兩下就解決了一艘大船之后,就嚇得再次撕心裂肺地吼了起來!

現在這種情況,不快點靠岸,他們就死定了!

北海巨妖,是北歐神話中的一頭巨大的大海怪,沒人知道它有多大,反正,就剛剛他們看見的,它肯定很大很大……傳聞中,它大多數都是伏于海底,偶爾才會浮上水面捕食……

而當它浮上水面的時候,有些水手甚至會誤把它的身體當作一座巨大的小島,而一旦靠近或者登上它,那結局就是顯而易見的!

可是,大胡子不明白的是,那頭只會在挪威海域和北海深處出沒的家伙,現在跑到不列顛沿海這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繼續好端端地在北海的深處窩著不就好了嗎,為什么要跑來近海,到底還要不要他們海員們過日子了?

然而,他沒有空去多想了!

隨著船只以最大的速度沖上那個海灘之后,他才總算是稍微松了一口氣。

“啊!”

“哥哥,咱們現在,應該算是安全了吧?”

無數的船員們紛紛從船上跳到了沙灘傘,甚至,為了方便卸貨和將戰馬們轉移下來,他們甚至直接拆了一邊的船,砍掉了船身和龍骨,這就像大胡子所說的,這艘船,他不要了!

“我應該的吧?”

遠處,那只大海怪并沒有再出現,畢竟,對方的身體太大,肯定是不敢隨便到淺灘擱淺的!而他們之前則是在漲潮的時候擱淺在沙灘上的,此時隨著海水漸漸滑落,那艘船就那么被卡在了兩塊巨大的沙灘巖石之中。

“肯定安全了,小公主!”

“海怪是不能上岸的,這里開始退朝了,它肯定放棄我們了!”

雖然如此,但是大胡子仍舊有些焦急地催促這海員們趕緊卸貨,將食物、錢財、戰馬、騎士們的鎧甲物品等等都卸下船,然后趕緊離得海邊遠遠的!

“啊!!”

“哥哥,那又是什么?!”

這時,加蕾斯就驚訝地看到,在遠處,亮起了一道沖天的金色光芒!那的聲勢是那么的好大,直接就撞破了高空中的白云,看起來比之前她的高文哥哥的圣劍攻擊還要威猛得多得多!

“我不知道……”

高文和其他人一般,就只能那么愣愣地看著遠處的天空,和那道漸漸消散的金色巨大光柱。不知道為什么,他總覺得,那種能量,似乎讓他有點熟悉?

“啊!”

“哥哥快看!又有紅色的光芒!那又是什么?”

金色的光芒才消散沒多久,遠處的天空,又爆發出了通紅的紅光,就如同晚霞一般……

“我不知道……”

是的,又是紅光,又是金光的,他是正的不知道!

“啊!高文哥哥!你快看,那兩只……它們是巨龍嗎?!”

這下,不用對方解釋,加蕾斯都知道那是什么東西了!

在黃昏之下,兩頭巨龍,一紅一白,朝著他們的這邊爭斗著飛了過來。龍息、龍鱗、和龍血等等,濺落得漫天都是,它們就那么一邊瘋狂地戰斗著,一邊往東南方向飛去……

所有的人都停了下來,呆愣愣地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該是該上岸,還是該下海?似乎,岸上的巨龍要比海里的海怪危險一點?

可是,現在船都被毀了的……想下海,估計也不行了吧?

“高文哥哥,外邊的世界好危險,咱們回家吧……”

沒錯,加蕾斯現在不想再去什么卡美洛了,奧克尼郡國外面的世界太恐怖了,女妖、風暴、亡靈、海怪、外加巨龍,那是一個比一個厲害啊…..

上一章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全球神武時代  星際之全能進化  絕世天才系統  末世之全能大師  神級升級系統  帶著超市去末世  末日輪盤  
你可能喜歡看:  [科幻]  全球神武時代  星際之全能進化  絕世天才系統  末世之全能大師  神級升級系統  帶著超市去末世  末日輪盤  
大家都在閱讀:  武破九荒  極品全能學生  劍破九天  尋寶全世界  逆劍狂神  修羅武神  我家古井通武林  全球神武時代  萬道劍尊  箏仙無雙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當前查詢耗時:0.07812678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