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嬌醫>>嬌醫目錄

第四百六十五章 大結局(下)

更新時間:2017-10-30  作者:風光霽月  關鍵字: 古裝言情 | 醫生 | 腹黑 | 獨寵 | 扮豬吃虎 | 重生 | 穿越 | 風光霽月 | 嬌醫 
“皇上!”正當此時,又有內侍奔了進來,這一次來的是個中年的太監,他大哭著道:“皇上快逃吧!萬從元帶著叛軍沖進了慈寧宮搜宮,太后被他們抓住了!”

新帝登基后,特封吳妃為圣母皇太后。

如今太后的寶座都沒坐熱,人卻被叛軍抓住了!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母后,母后!!”新帝痛苦的悲呼。

回想方才內侍說的是萬從元,新帝還有什么不明白的?

一把奪過那個鮮血淋漓的人頭,新帝仔細查看,卻發現這個人頭根本不是白希云,仔細回想,卻是他派去的殺手,一個與白希云有幾分相似的青年!

這么個相似的人頭,竟然連白希云的媳婦都能騙過去!

新帝一把抓住了齊妙的衣襟,將人提了起來:“都是你那夫君做的好事!”

齊妙方才一直呆愣著,此時才將剛才得知的消息都消化掉,當即就笑了起來:“這就叫善惡有報,你放任先帝死去,如此不孝,竟還腆著臉坐在這個位置上,如今也難怪你的軍兵都會反了你!”

“你這個賤人!”新帝狠狠的掄圓了巴掌,抽打在齊妙的臉上,齊妙的臉頰當即就腫了起來,只不過那紅腫,不多時又慢慢的消退了,只是新帝盛怒之中,加之天色暗淡,竟沒發現。

不等齊妙在說話,新帝就提著齊妙的衣領將人往外頭拖去,會頭吩咐道:“去,將白希云的小崽子抱上,咱們去會一會那么些叛軍!”

“是!”小六子連忙去尋人。

新帝此時拉扯著齊妙剛走上戎長的宮道,就看到了足足長有兩里的一隊人手持火把,將通往養心殿這條巷子照的亮如白晝。

為首的,正是萬從元與白希云,而新帝身邊原本的護衛和金吾衛們,這會子也都站在亂軍的那邊。

新帝心里明白今日怕是要折戟沉沙,可是面上依舊無所懼怕,只是扯出一個冷笑來:“白子衿,想不到咱們竟然有這樣見面的一天!”

白希云的眼神落在長發披散被新帝抓著衣領的齊妙身上,道:“事已至此,多說無益,我本無心皇位,可你照舊要害我,我原本給過你機會,如果你肯放過我,我就不與你爭,乖乖的流放寧古塔,可你卻措過了這個機會。”

“你以為我是傻子嗎?”新帝怒道:“天下之主位,你會不想要?!我不殺你,你必然會反撲于朕,那還不朕先下手為強!你說朕毒辣也好,說朕忘恩負義也罷,朕自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在告訴朕想要什么,自己去爭!”

白希云聽了這一番話,只淡淡一聲笑:“所以我才不想做皇帝。皇家的人,活的太累。”又看了一眼齊妙,白希云道:“廢話不多言,你放了我妻子和兒子,我放了你母親和你的外公,如何?”

白希云話音方落,他身后的隊伍就往兩側散開,管鈞焱和梅若莘提著曾經的吳妃,現在的太后,和另一個七旬老者到了近前。那老者正是吳妃的生父,新帝的外公。

太后釵環散亂,妝容都哭花了,可是身體依舊站的筆直,仿佛有什么尊嚴不肯放下,“你們這些亂臣賊子,先帝都在天上看著呢!你們就不怕遭報應嗎!”

“先帝若真看得見,第一個收的也是陳天賜!”白希云冷聲道:“若是陳天賜真有心孝順先帝,就不會隔絕一切治療,放任先帝就那么毒發而去。更不會在事后直接杖殺了養心殿原本所有的內侍和先皇的大太監蘇名博蘇公公。后來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用強硬的手段,殺光先帝殘留的血脈。”

白希云說到此處,望著太后道:“難道,先帝看到這些,會不怒?”

太后臉色煞白。

她原本是不太想趕盡殺絕的,只是她的兒子一句成王敗寇,到底還是說服了她。因為她明白,當初若是別人登上那個位置,她的兒子怕也不會有什么好下場。

只是如今,白希云和萬從元竟然能糾集一批人來謀反!

新帝這時將齊妙拉到了身前,一手扣住了齊妙脆弱的咽喉。他身后,小六子正抱著襁褓跑了出來,看到兩廂對峙的情況,嚇的臉色都青了,懷里的襁褓差一點撒了手,唬的孩子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白希云與萬從元蹙眉。

新帝道:“廢話少說,你們放了我母后和外公,并且保證即刻退出宮去,朕就將齊氏和你兒子放了,否則,朕不介意同歸于盡!”

白希云在披風之中的雙手緊緊的握成拳。紛紛揚揚的大雪落在他領口純黑貂絨的風毛領子上,在火把映襯之下給他俊美的臉龐鍍上了一層光暈。

人人都只看得到他的沉穩和志在必得,沒有人知道此刻的白希云有多害怕。

他仿佛能看到前世齊妙死去時的慘景。那是這一輩子都揮之不去的噩夢,是永遠都不想在發生的命運。

“你放人,我就放。”白希云聲音穩重。

“少與朕玩花樣,你們先退出宮去!”

白希云道:“我說了,你放人,我立即就放了你母親和你外公,不過這皇位,你卻是不能坐的。我可以保證不殺你們,但是也不會繼續讓你在坐在這個謀害了先帝才得到的位置上,陳家的天下,不能毀在你們這些卑鄙小人的手中。”

“哈哈哈!”新帝聞言縱聲大笑起來:“你倒是給自己找了個冠冕堂皇的好理由,這個皇位朕不配坐,難道你配?要么你放了我母親和外公滾出宮去,要么朕一刀子捅死你老婆孩子!”

新帝從靴子里抽出一把匕首,尖銳的刀刃懸在了齊妙的脖頸處。

白希云瞳孔微縮。

新帝道:“你放不放!”

白希云遠看著新帝瘋狂的模樣,心知在拖延下去齊妙必定會受到傷害,終于還是妥協了。

“好,我放,我先放你外公,你將兒子還我。”

新帝聞言,隨意的看了一眼小六子。

小六子抱著大紅襁褓,就往白希云跟前走起。

白希云也命人將吳妃的生父鴻臚寺卿吳大人放了出來。

吳大人與小六子擦肩而過,小六子將襁褓交到了梅若莘手中,立即就跑了回去。

白希云又將太后推了出去。

新帝握著匕首的手發著抖,望著并不寬敞的巷子中那連綿不絕的叛軍隊伍,一顆心也終于涼了。

他就算口頭不承認,事情也不會有絲毫的改變,因為他沒有想到這么多人都在反對他,仿佛在將他登基之時積攢下的得意一次都踩在了腳下。

如此大的兵變,他竟然沒有聽見一丁點的風聲,就這么讓白希云帶著人闖進來了。

成王敗寇,交換了人質又能如何?

新帝漸漸松了手。

齊妙掙脫他的禁錮,往白希云的方向跑去。

變故就發生在這一瞬間!

新帝忽而追上,匕首一下刺進了齊妙的背部,抽出匕首,鮮血迅速在齊妙雪白的云錦褙子上綻開了一朵鮮紅妖艷的花。

齊妙只覺得背后一痛,渾身的力氣就仿佛要被人瞬間抽干浄了一般,身子無法控制的倒了下去。

“妙兒!”白希云痛苦的大吼。

管鈞焱睚眥欲裂,飛身就沖了過去。

然而在他還未曾趕到之時,新帝已經將匕首狠狠的刺進自己的咽喉。

這一瞬,天地似乎都安靜下來。

鮮血從新帝的口中涌出。小六子和太后等人似乎都已經嚇傻了,僵硬的立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新帝唇邊卻是一個冷笑,唇角翕動,擠出一句破碎的話來:“朕就是死,也不死在你們手里!”

明黃色的身子轟然倒下。

“天賜!!”太后尖銳的悲鳴穿破了大雪飄飛的天際。

“孩子,我的孩子啊!你等著我,我跟著你去!”

這一聲過后,太后一頭就撞向鮮紅宮墻,當場鮮血噴濺,紅的白的落了一地。

新帝的眼前漸漸模糊,似乎看到了齊妙和太后倒在血泊中的身影,忽而得意的笑了。他到底還是和喜愛的人一起離開這個世界,也不算孤獨了。

可是就在這時,他卻看到白希云跑向了齊妙。

這個煩人的家伙!

他想咒罵,意識卻抽離,終于再也無力撐起沉重的眼皮和刺痛的呼吸,瞪大了眼含恨而去。

白希云踉蹌著奔到齊妙的跟前,看著她被鮮血紅的背脊和地面,顫抖著雙手將人抱在懷里。入手的是一片溫熱粘膩。

齊妙身上淡雅的花香終于被血腥氣掩蓋住了。

“妙兒,沒事的,我已經命人去找太醫了,沒事的,啊。”他顫抖的捂著齊妙背后那個傷口,并不知自己的眼淚已經雨點似的落在齊妙的臉上和脖頸上。

齊妙無力的靠在白希云懷里,強撐著不閉上眼睛。斷斷續續的道:“幸好,你沒事,他還,用假人頭,騙,騙我……”

“我沒事,我一直都沒事。妙兒是我錯了。我不該讓你跟著他進宮來,是我的錯,你不是有那個什么師門的藥嗎,在哪里你快告訴我,你快吃上一顆啊!”白希云渾身都在顫抖,眼淚鼻涕糊了一臉,哭的前所未有的狼狽。

齊妙閉了閉眼,依在白希云肩頭,許久才道:“傻子,什么師門,都是,都是騙你的,根本就沒有,沒有那種藥。”

“什么?”白希云呆住了。

“阿昭,抱我,進去。”

白希云連連點頭,甩落滿襟的涕淚,慌亂的抱著齊妙起身飛奔著進了囚禁齊妙的偏院。

管鈞焱擔心白希云摔倒,也急忙跟上。

萬從元看著白希云的背影,目露悲憫之色。決心不去打擾他們夫妻的訣別,就吩咐著人做起了善后來。

臥榻上,齊妙靠在白希云懷里,疲憊的道:“我一直瞞著你,其實,沒有師門。沒有什么藥。”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白希云哽咽著,用下巴一下下曾著齊妙的額頭,“妙兒,莫怕,路上咱們一起走,我陪你走。”

“二哥!”管鈞焱赤紅雙眼,想要勸解。

白希云卻無心去聽。

齊妙也明白了白希云的意思,焦急的道:“你,你這個呆子,我說,沒有藥,因為我自己,就是藥!”

白希云順著齊妙的意思檢查過去,赫然發現傷口已經漸漸開始愈合!

十年后。

“母后,兒臣真的知錯了。”身著明黃龍袍的小少年可憐兮兮的望著面前穿了身淺紫長裙的美貌婦人,猶猶豫豫的伸出左手,咬著牙閉上眼,等著戒尺落下。

“好了妙兒,孩子還小,不過是燒了些孤本,你何必如此動氣。我有的是銀子,再淘來給你就是了”一身淺灰細棉直裰的俊美男子擁住了愛妻,拯救兒子于魔掌之中,還沖著小少年擠了下眼。

小少年嘻嘻一笑,撒丫子就跑,邊跑邊回頭擠眉弄眼:“母后,那些孤本兒臣都背下來了,您要是答應往后再不罰兒臣,兒臣就默給您!”

隨后就有兩個小內侍慌慌張張的追了出去,“皇上,您慢點兒!仔細磕碰了,太上皇和太后又要心疼了,皇上!”

齊妙望著元哥兒的背影,噗嗤笑了。

“也不知道那孩子像誰,難道你小時候就是這樣的潑猴兒?”

“胡說,我小時候穩重的很,我看兒子是像你。”

白希云扶著齊妙起身,大手扶著她的腰,仿佛這樣就能幫她分擔腹部的重量,“你也是的,自己有著五個多月身孕,要仔細一些,不要隨便的就動戒尺,萬一傷了自己呢?”

“哦?那你說該怎么罰?罰那孩子抄書,有你這個做爹的幫忙捉刀,罰他扎馬步,他小小年紀就被阿焱教導成個高手,扎馬步完全沒壓力,罰他背書,他過目不忘,罰他禁足,他趁著沒人就翻窗,金吾衛追都追不上!白子衿,你兒子上房揭瓦火燒藥房你都不許我管教,仔細他以后上天!”

“是是是,往后隨你管教,你說怎么管教,我來幫你,別動了胎氣。”

一旁服侍的玉蓮、愛蓮、冰蓮、問蓮和淺青幾個宮女聞言都禁不住笑了。

那年宮變之后。所有人都覺得白希云會自己登上皇位。

可是大家都猜錯了。

白希云將不滿周歲的長子陳珝捧上了皇位,同時自封為太上皇。

朝政把持在太上皇手中,于兩年前還政給年近九歲的小皇帝,如今朝務上有任何問題,都是爺倆參詳著來。大周四海清平,國泰民安,呈現出百年難得一見的盛世。

萬大人不只一次嘮叨,為何白希云不直接做皇帝。

太上皇的回答令人覺得匪夷所思,卻又令人無比羨慕太后。

太上皇說:“若登上那個位置,難保不會因政治需要而充實后宮。”

當時年輕的太后正在太醫院開辦的醫學院講學,并未聽到太上皇的這句話。還是玉蓮嘴快,悄悄地說給太后聽的。

太后聽后含著淚笑了。

“我早就猜到了。”

(泊星石書院)

上一章  |  嬌醫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掌家小農女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良緣喜嫁  極品飛仙  穿越之極品農家  炮灰女配的仙俠路  獵戶家的小辣妻  
你可能喜歡看:  [現代言情]  重生七零逆襲路  隱婚100分:惹火嬌妻嫁一送一  六零有姻緣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斗翠  炮灰養女逆襲記  寶珠  
大家都在閱讀:  絕世藥神  無敵天下  掌家小農女  極品全能學生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校花的貼身高手  逆劍狂神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超級兵王  乾坤劍神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當前查詢耗時:0.04686784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