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無限之最強進化>>無限之最強進化目錄

795終章!突破無限試煉場世界

更新時間:2017-07-12  作者:小城山人  關鍵字: 科幻游戲 | 熱血爽文無限流丹藥升級法寶 | 小城山人 | 無限之最強進化 
一道長一米五左右的黑白雙色模糊劍影冒了出來,這股黑白雙色模糊劍影剛剛出現。就令周圍空間震顫,乃至裂開無數裂縫。

玄天通盯著這劍影,凝視著。

“呼!”劍影劃過長空,蘊含著張元的最強一劍再次施展出來······四系法則融合之大道劍!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蓬!”

可怕地爆炸聲響起,前所未有的爆炸!張元這一劍,似乎造成了可怕的變化!只見在張元前方出現了一個方圓近萬里地可怕黑洞,無盡的濃郁的黑白雙色能量從其中涌向幽冥魔圣人界,朝四面八方彌漫開來。

“不好!”這黑白雙色能量彌漫速度之快,幾乎瞬間。便幅散億萬里。足足有躲避的略微慢些的十一位太圣被幅散到了,被這黑白雙色能量幅散,這些太圣瞬間化為虛無。連太圣內核也笑容化為虛無,消失不見。之后這片區域,成為了死寂區域。

“剛才,剛才……”泯滅主宰、魔冥主宰一個個僥幸生存下來的人,都嚇得臉色煞白。

剛才張元一劍造成的可怕黑洞,黑洞中涌出來的無限黑白雙色能量代表了泯滅,凡是被這黑白雙色能量幅散到,不管是普通的圣人,還是強大地太圣,甚至于沒有生命的水流植物山石等等金屬化為虛無。

“差一步,我們就死了。”泯滅主宰此刻依舊感到緊張。“剛才,那是什么?”幸存的太圣們完全被驚呆了。

“小杜香……”張元地養母小杜香和張格相擁已經哭成了淚人。而此時,小白、藍月、李桔冰、龍飛燕靈娘、馬自強、王大強、吞噬太圣卻都心焦的發現張元消失了……

彷佛一顆黑色的流星一般,帶著刺目的光芒,張元劃破了至高無上圣殿的空間,帶起了長長的焰尾,強大的震波震得整個大地都顫抖著,就這么張狂的飛了過去。在一段距離的飛速飛行之后,張元會提起體內的主宰圣力,進行一次大距離的瞬移,此時他所化的流星就突然閃動一下,在很遠很遠的地方再次的出現。

前方出現了青色的波紋,張元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按照雷神的說法,無上圣殿應該也是在至高無上圣殿的土地上的,可是看這個勢頭發展下去,他似乎要沖破至高無上圣殿所在的空間了,至高無上圣殿已經是最高的存在,至高無上圣殿之外又是什么?張元還來不及煞住腳步,他已經一頭撞破了一道青色的能量屏障,整個的沖進了一個奇異的空間中。

這里似乎還屬于至高無上圣殿的領地,但是這同時是一個絕對獨立的空間。在這里,張元似乎感受不到任何的力量,所以,那些閃光應該都是其他的能量反應了。

這里應該是漆黑的,可是一個強勁的光源讓整個空域充滿了奇異的光彩。那是一道光柱,一道層次分明的,由里而外分別是濃濃的乳白、乳白、白色、青白、淡青色,由這些一道道光層組成的光柱。光柱不知道從多高的地方照射了下來,然后匯聚在了一座小小的殿堂之上。

那是一座非常奇異的殿堂,不到十丈厚的基座虛浮在虛空中,上面是無數的巨大的石柱,一根根柱子遠遠的看起來,大概粗有百丈,高達萬丈上下,每一根柱子的頂端,都有不斷變幻的白色光暈散發出來,融入了那一根光柱之中。那真的是無法計數的柱子,基座雖然很薄,但是非常的廣大,看起來近乎有上萬平方公里左右的面積,而整個地面上,都布滿了這些高達得驚人的柱子。

而殿堂的奇異,除了這些柱子以外,更加古怪的是它根本沒有屋頂。張元他緩緩的飄了過去,輕輕的落在了殿堂的地面上。環目四顧,這個基座似乎就是一塊整的石板一樣,而那些石柱,和基座也是純然一體,似乎天生就有這么一個古怪的東西。

看著這一切,張元似乎明白了什么。稍微打量了一下,張元就已經發現這些石柱全部都是圍繞著一個核心,成圓形排列的,就是一個簡簡單單的圓形陣列,倒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陣勢。

張元存心要給將自己帶入這里的至高存在一個好看,于是他運起了全身的主宰圣力,帶著巨大的雷霆,呼嘯著沖著那個核心飛了過去。一道黑色的激電在石柱間往來飛騰,強烈的振蕩發出了巨大的轟鳴聲。可是這足以毀掉一個時空的力量,在這些恒古以來就存在的石柱面前,卻喪失了一切威力,甚至更本無法讓它們發出的光暈稍微的震動一下。四個成四方形盤膝而坐的兩個老頭子和兩個絕色少女坐在那里,其中一個綠發的少女,正是賜予自己至高圣器的生命規則至高主宰。

張元氣結,難道至高存在的力量真的這么強大么?他雙眼兇光一閃,人已經到了核心處,絲毫不理會那四個成四方形盤膝而坐的兩個老頭子和兩個絕色少女,徑直朝著那根光柱飛了上去。兩個老頭子和兩個絕色少女根本不理會來勢洶洶,氣勢盛大的張元,依然閉著雙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張元用自己最快的速度順著光柱沖了上去,‘嗤嗤’的破空聲震得他自己都有些心神振蕩,說不出話來。張元飛快的飛行著,在他的感覺中,自己似乎已經飛行了好多年了,可是,為什么光柱還是沒有到盡頭?

有點頹然的低頭看去,張元心神大震,渾身主宰圣力一松,整個的人摔了下去。‘啪嗒’一聲,張元從距離地面不到五米的地方摔了下來,落在了地板上。感覺中似乎經過了萬年的悠久歲月,可是實際上,他不過才飛了不到三米高的距離,應該不過是區區的瞬息功夫。

干澀的吞了口吐沫,張元老老實實的對著兩個老頭子和兩個絕色少女子稽首說道:“四位前輩,晚輩張元有禮了。”

兩個老頭子和兩個絕色少女聽到了張元的話語,其中一個老頭連忙睜開了眼睛,不知道從哪里探出一只手來,舉起食指豎在嘴唇前,輕輕的‘噓’了一聲。這輕輕的一聲‘噓’,卻又驚動了另外那個老頭子和兩個絕色少女,那那個老頭子和兩個絕色少女也連忙睜開眼睛,豎起食指,‘噓’了一聲。

張元愣了一下,繼續問道:“四位前輩,是守衛這通往至高未知的試煉場世界的通道的人么?”

兩個老頭子和兩個絕色少女氣惱的睜開了眼睛,他左手邊的那個老頭極其小聲的說道:“肅靜,我們正在思考問題,不要打攪我們的思考。我們在思考,我們存在的意義是什么?”

張元氣結,兩個老頭子和兩個絕色少女也不知道想了多久的問題,居然就是這樣的一個根本不可能擁有正確答案的問題么?他磨磨牙齒,惡毒的大聲叫嚷起來:“身為一方主宰,自然是橫行天下,求一個痛快,橫行世界的一輩子,好過于做四個死鬼坐在地板上耗腦漿。”

兩個老頭子和兩個絕色少女驚呆了,氣惱萬分的怒斥起來:“放屁,放屁,這是什么道理?我們思考的是無限世界間最神秘、最高深的哲理,你那是什么話?”

張元心里偷樂,暗道:“只要你們肯說話,就好辦了。”他嘿嘿笑著說道:“我說的也是哲理,是我這樣人奉行的哲理,我就是依靠這樣的哲理,成神了道,飛升至高無上圣殿,成就太圣主宰,你們說我說得有沒有道理?”

兩個老頭子和兩個絕色少女呆住了,左邊的那個少女皺眉道:“奇怪,奇怪,你是怎么來的?唔,你也能參透無限世界的奧秘,從而來到這里么?只有具有絕大智慧的人,才會被許可來到無上圣殿,經過我們的允許后,才能進入無上圣殿呀,可是這個家伙,他為什么會進來這里?”

兩個老頭子和兩個絕色少女看著兇神惡煞一般的張元,腦袋里面一陣混亂,張元的所作所為,和他們的腦海中的印象實在是太不相同了。任何一個來到這里的頂級主宰,哪個不是必恭必敬,提供了自己參悟出來的道理之后,得到允許之后再必恭必敬的順著通道進入無上圣殿的。可是這個家伙,這么一個粗俗,無知的家伙,他怎么也能被允許來這里?

“小子,你的實力比起以前的家伙來,恐怕實力是不差了,就是參悟能力太差了。坐在那里,等你參悟了無上道法之后,就可以進去了。”張元皺起了眉頭,稍微提氣查看,自己強大的主宰圣力依然存在,但是面對四位至高圣,卻差遠了。由此,張元終于老老實實的盤膝坐了下來,這兩個老頭子和兩個絕色少女子腦袋是糊涂了一些,可是還真的擁有著自己遠遠不及的力量呢,如果惹火了他們,自己應該不是對手的,還是小心為妙。

兩個老頭子和兩個絕色少女看到張元老實了下來,頓時也微笑著坐在了原位。

張主宰核心情古怪的看了看兩個老頭子和兩個絕色少女,默然的說道:“我進入這里也不知道如何參悟什么,那么,我只能自己去無上圣殿問個清楚了。”

其中一個老頭子連連搖頭說道:“你到了至高神圣試煉場世界之后,我們都在看著,你來到試煉場的一切,太始無上圣都已經了如指掌,你的這些小手段在無上圣殿是完全沒有用處的。雖然我們四個從來沒有到過無上圣殿,但是我們也知道,即使我們的力量,和無上圣殿的太始無上圣比較起來,也是整個無限世界和一個螻蟻一般的區別啊!太始無上圣就是整個世界,整個世界也是太始無上圣。面對太始無上圣,你去了無上圣殿又能如何?太始無上圣的智慧和圣道之力遠超于你,你的手段,不會有效的。”

張元氣結,他感覺到見到太始無上圣,就能解開諸多試煉場世界的一切謎團。他立刻吼叫起來道:“到底你們如何才能讓我進入?”

右邊的老頭子笑嘻嘻的說:“我們么,我們從無限世界起源以來,所有的天地奧秘都知道。我們的神念所及,我們就是這個天地,還有什么能夠瞞得過我們?所以,你還是好好的修煉,爭取早日能夠感應到本源的好。”

張元心里風車一樣的轉著念頭,他如果不去見一下那個太始無上圣,他怎么才能知道無限試煉場世界的秘密?而且,這四個老家伙既然從來沒有去過無上圣殿,也就是說,他們根本就沒有權力決定任何東西,如果自己想要返回至高神圣試煉場世界,那么就必須直接質問那個太始無上圣。想來他們應該不會太過于蠻橫吧?

張元尋思了一陣,立刻說道:“你們沒有弱小的時候,自然不知道如何強大,只有經歷過弱小,才能知道如何強大。就如同我一般,我開始的時候對于任何一個試煉場世界的生命都如同螻蟻一般,可是現在的我,卻是強大到成就強大的主宰,除了你們之外,無人可敵了。只有你們試圖變得弱小了,才能強大。”

兩個老頭子和兩個絕色少女立刻都傻眼了,他們傻傻的互相看著,不知道張元說的是不是有道理。但是聽起來還是很有道理的。

“對了,我們舍棄一身強大的規則之力,進入最底層的試煉場世界中去試一試,看一看真正大道的道理。”一位老者說道。“說得對,我們去試一試。”說著,兩個老頭子和兩個絕色少女四大規則至高主宰立刻消失了,剩下的卻是四個強大的光暈,正是最高規則主宰核心!

張元立刻將四大核心吸入自己的體內,然后就被至高圣殿強大的吸力吸入了至高圣殿里面。

沒有想象中那聲勢浩大的光影效果,張元就好像一顆彈子一般,被飛快的吸入了那由一層層深淺各異的白色光芒組成的光柱中。光柱中的張元起初還覺得身體很舒服,一陣柔和的暖意溫柔的摟抱住了他,近乎有一種,那種他還沒有出生的時候,還在母親腹中的味道。這種微妙的感覺,讓張元也不由得心神微微失守,強迫著他開始在自己的腦海中尋找相同的感覺。就在張元沉浸在對那人類出生前的奇妙境界的感悟的時候,他飛升的速度突然狂增了上億倍,以一種他根本無法想象的速度飆升了上去。

張元悶哼一聲,雖然沒有什么不適,但是在他感覺中,自己的身體和靈魂似乎都已經被拉長了,彷佛一根面條一樣越拉越長,急速的飛升了上去。

光柱起了一些奇妙的變化,一圈圈漣漪出現在了光柱上,張元穩住了自己的心神后,凝神看了過去。無數的大道法則以及各系法則規則、世界之力,無數的領域能力與各種力量道法,充斥了張元的腦海。

張元似乎看到了,整個試煉場世界似乎就是一個凌駕在普通世界地金字塔形狀的多世界組成的世界,整個普通世界無邊無際,然后是無數個低等的試煉場世界,然后是一級級升上去的試煉場世界,最高等的,就是至高神圣試煉場世界。這個時候,張元感覺到似乎這個所有世界和自己血脈相連似的。

此時,張元心里那種荒謬的感覺還沒有消失的時候,他的身體一輕,整個已經沖進了那個出口之內,到達了一個非常神秘的地方。

說是神秘,是因為四周都是白色的霧氣,極度濃密的霧氣,以張元足以透視大地和海洋的神眼,他的視線依然無法看到三米外的東西。上不著天,下不著地,四周都是一片的虛無。隨著沖進來的勢頭,張元有點身不由己的朝前飄行著,在這里,充滿了一種安寧靜謐的氣息,一股讓人懶洋洋的溫和氣息包裹了他全身,如此懶散的氣氛,甚至讓張元都無法動彈一根手指頭,無法提起一絲主宰圣力來。

張元大駭,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怎么四周都根本沒有任何的生命反應,完全就如同一個死域一般?他強運‘主宰圣力’,足以窺探世間一切密奧的高明神識全力發動,身上一道道黑光瘋狂的閃動著,雙目也透出了兩道黑色精芒,刺進了那白色的霧氣中。

“怎么可能!”張元驚呼出聲了,在他的神識的窺探下,那些白色霧氣,根本就是一種混沌,是一種沒有泄漏任何生命力的混沌,近乎,近乎原始或者說是混沌的物質。在他的圣目觀察下,這些白霧已經變成了一絲絲的黑色的能量流,在不斷的互相融合,不斷的分裂中。

就在張元無比的倉惶的時候,一個柔和的,充滿了睿智的聲音傳了過來道:“很好,很好,真的很好,你比我想象中,嗯,要能干得多,這也證明讓你提前到來,也是正確的,你也已經擁有來到這里的資格了。吞噬了四大至高規則主宰的核心,擁有能夠看透本源氣息的實力,在這么多飛升上來的生物之中,你還是第一個呢。”

一個老者從白霧中緩步走了出來,白眉白須,銀色的長發披散在腦后,高聳的額頭上布滿了皺紋,一對黑色的大眼睛充滿了那種不可測的智慧光芒。高大的身材,整潔的白色長袍,走路的時候有著一種飄飄欲仙的出塵感覺。

老者手一指,頓時大地出現了,那是一塊大概不到三百平方米的土地,可是上面有花、有草、有樹、有房子、有日月星辰,還有一條尺余寬的小溪從上面流淌而過。老者微笑著出現在了那單間的茅草屋前,他的面前頓時又出現了竹椅、竹桌、茶壺、茶杯,緊接著,一柱熱氣騰騰的水柱從茶壺的口子里面射了出來,注入了兩個粗陶茶杯中。清香四溢,這顯然是極品的茶水。

張元看著眼前的一幕,默默的收起了自己的主宰圣力,落在了那個老者的面前。他打量了捻須微笑的老者良久,突然問道:“一切,都是假的吧?”

老者白眉一揚,呵呵笑起來道:“真的是什么?假的又如何?來,這茶水的味道比起你以前喝過的,要好得多,真的。”

張元手一揮,兩個茶杯頓時化為一縷白霧消失了,他冷笑道:“一切都是虛幻,雖然我的實力比你差太遠了,但是我還是能明白很多東西。整個無限試煉場世界,都是你創造出來用來娛樂的吧!”

點點頭,老者得意的說道:“是!整個試煉場世界都是我創造出來供我消遣的。你是第一個能夠以疾病之身獲取了大量積分的人,擁有了唯一的圣人天賦。為了讓你的遭遇能夠曲折一些,能夠讓我看得更加高興一些,看得更加刺激一些,嘿嘿,在你進入每一個試煉場世界,我將你的命運做了一點點的干涉。開始都是窮矮挫,然后變成高富帥。這個劇本,你認為怎么樣呢?”

張元憤怒的咆哮道:“你真是個混蛋。”‘至高規則主宰之力’的強大力量瘋狂的涌出來,‘生命至高劍’劍彷佛一道閃電,疾快卻無聲無息的劈向了老者。

老者的身體被劈成了兩片,但是他的身體馬上又融合在了一起,張元那狂暴的劍氣把老者創造出來的天地徹底的摧毀,隨后,他那強大的力量卻被那些白色霧氣吸收了,一點點都沒有剩下。

老者笑嘻嘻的站在張元身前,點點頭說:“你明白了?我對于我的這個決定非常滿意啊,看慣了那些修士無聊的生活,突然有你這么一個豐富多彩的小子的生命展現在了我面前,實在太過癮了,你明白么?我真感激你給了我這么好的精神享受啊!簡直就是看了一部漫長的長篇電影。”

張元長吸了一口氣,心里怒極但是也怕極的看著老者。自己沒有勝算,沒有任何的勝算,這是張元的判斷眼前的這個所謂的太始無上圣,不過是初始造物主的一個分體而已,可是張元的力量就對分體都不可能有任何作用,何況和他的本體對上呢?

張元冷冰冰的看著老者,說道:“那么,我現在來了,話也已經說開了,你想怎么樣?嗯?抹掉我的記憶,再把我放下頂級神圣試煉場世界去么?”

老者連忙搖手說道:“怎么可能呢?你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我越來越發現難以扭轉你的命運了,我怎么可能讓一個不受到我控制的東西存為呢?”

張元吞了口吐沫,干脆的在那些白色的霧氣上坐了下來,問道:“那么,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嗯?還有,世間萬物,都是你的能量所化吧?那么至高神圣試煉場世界,恐怕也不止一個紀元吧!那么以前上一個紀元的那些頂級主宰高手,恐怕都被你滅了吧!”

老者連連點頭,贊許的說道:“你很聰明,是的,世間的一切,都是我的能量所化。也就是說,太過于強大的存在,他們將會成為對我的威脅,他們會不斷的吞噬我的能量,而我卻無法從他們那里收回我的力量,長久下去,也許我會被他們徹底的吞噬掉,你說這是否很危險呢?所以,我必須限制,反吞噬掉他們。”

張元冷冷的打了個顫,然后打了個響指,點頭說道:“我明白了。不過,如果你被吞噬了,會怎么樣呢?似乎沒有你,無限世界萬物也會生存得很好吧?”

老者皺起了眉頭,不滿的說道:“你怎么能這么說?是我創造了這個無限的世界,是我創造了一切啊,你難道一點點感恩的心理都沒有么?哼,如果我被消滅了,你們就失去了世間最有智慧的指引者呀。”

張元緊緊的握住了‘生命至高劍’,冷喝到:“那么,你是想把我也變成補品吧?嗯?”

老者流露出了一臉的不舍,說道:“那是自然,你認為呢?其實我很舍不得就這么吸收掉你,因為擁有你這樣的經歷的人,是唯一的一個啊。你可以帶給我更多的快樂的,可是,可是你居然自己跑到了無上圣殿,而我又不能放你下去揭露我以前的那些事情,那么和我融于一體,是最好的選擇了。”

老者緩緩的伸出了自己的手,一道漩渦般的銀色霧氣出現在他的手中。四周的白色霧氣也緩緩的轉動了起來,圍繞著二人形成了一個直徑百丈左右的球形空洞,那密集的霧氣流轉起來的聲音,就簡直彷佛無數利刃在急速飛射一般,聲勢好不驚人。

張元沉喝一聲,‘生命至高劍’斜斜的揮了起來,可是四周一股微妙的吸引力讓他的手一陣發軟,已經提起的主宰圣力頓時煙消云散,一絲力氣也都使不出來。

老者輕聲笑起來道:“唔,不用掙扎了······沒用的······”

暴喝一聲,張元的神識彷佛帶動體內的至高主宰規則圣力瘋狂的流轉起來,無數道尖銳的劍氣從他渾身大小毛孔內激射而出,震得他的長發都堅挺了起來,彷佛一根根利針一般。‘生命至高劍’發出了瘋狂的鳴叫,一道黑色光芒在劍鋒上飛快的流轉著。。。張元整個人一聲怒吼,彷佛炮彈一般射了出去,團身撞向了老者。

老者大笑起來道:“不錯,不錯,有點意思了,我居然忘記你身體內擁有的強大規則力量了。你的規則力量還是能夠融化一些我的能量的,不過,還是太弱了啊。”

一道道銀色光芒攻向張元,張元勉強支撐起全身的力道,阻擋著那尖銳呼嘯的銀色光芒的入侵。老者連連搖頭嘆息道:“不過,你畢竟還是損害了一些我的能量,幸好你體內蘊藏的能量可以補充這個消耗,否則我還真的是不合算呢。你不用掙扎了,沒用的,你知道我創造這個世界,一共使用了我多少力量么?”

張元搖頭,老者自傲的笑著:“我使用了我自身能量的一半就創造了這無數個世界,也就是說,你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打敗我呀,你應該感到榮幸,被我吞噬,這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銀色能量突然包裹住了張元,張元只覺得自己被一顆顆的撕成了沙礫一般。初始造物主沒有任何感情的意識傳了過來:“奇怪,我融合你的時候,為什么會有一種意識減弱的情況。”

“你愛那個叫做藍月的女人,你愛那個叫做李桔冰的女人,你還愛那個叫做小白的女人,而且你還愛那個叫做靈娘的女人?”

張元只覺得整個主宰核心都炸裂了一般,他勉強的堅持著。初始造物主忘記了一件事情,他剛才用了很大的精力,很長的時間如同貓戲耗子一般去分析張元的愛情,而他的很大一部分力量都已經填充進了張元的主宰核心之中。他再次涌來的初始造物主混沌之力,根本就不是張元此刻主宰核心所擁有的力量的對手。

張元本能的運起了全部的能量,開始吸收那些最純粹、最本源的力量,他的主宰核心再次的膨脹起來。突然,老者驚呆了,他驚呼道:“怎么可能?你居然吸收我的能量?這······這是不可能的呀,只有我吸收你的能量的道理,你怎么能夠吸收我的能量呢?”

張元的主宰核心瘋狂的膨脹,繼續的膨脹,一種強大的力量死死的對抗著四周涌來的初始造物主的力量,并且把他的能量據為己有。張元微笑著說道:“自作孽不可活,你犯下了一個最大的錯誤,你浪費時間研究我的同時,我的精神和你的精神是聯系在一起的,我已經學會了如何讓能量轉化了,你的能量是所有力量的本源,我可以把你的能量轉化為我的了啊。”

老者一時間呆住了,他正在思考要如何對付張元。他喃喃自語道:“沒關系,你能吸收多少呢?唔······不好!吸收的速度越來越快了!”

張元死死的守住了自己的靈智的清明,絲毫不顧初始造物主巨大的精神能量對自己那一絲主宰核心的沖擊,傾盡全力的吸收初始造物主的能量。他此刻就好像一個小型漩渦一般,在那個巨大的漩渦中,開始吸收附近的水流,并且開始威脅到了大漩渦的存在。

不知道過了多久,臉色輕松的老者的臉上突然充滿了憤怒,他吼道:“真是混蛋!你實在太讓我失望了!為什么要給我制造麻煩呢?和平的和我融為一體,難道不是最好的選擇么?短短的時間,你居然吸收了我分體三成的能量,實在是太可怕了,我必須要消滅你了······”

老者的身形更加清晰了,他甚至全身都開始散發出刺目的光芒,張元本能的覺得滅頂之災就在眼前,他有點惶恐了。整個空間都振蕩了起來,一直在沉睡的,初始造物主的絕大部分的意識終于被老者調動了,并且毫不掩飾的把自己的一切都展示在張元面前。張元駭然,那是什么樣的存在啊,沒有任何感情,沒有任何的波動,龐大的能量,本能的對不知道是否存在的上一個生命層次的追求,對于所有的生命絲毫沒有憐憫的冷漠,這就是真正的初始造物主。

老者陰笑起來,得意的揚了一下眉毛說道:“這才是我,你害怕了么?嘿嘿······”張元笑了,他猛的咬了一下牙齒,喝到:“那么,我和你賭了吧。”張元團身沖向了老者。

老者歡呼起來道:“你要主動的融入我么?來吧,來吧,你早這樣就好了,為什么要抵抗呢?歡迎融入無限世界的本源,我的孩子······咦!我的意識里面怎么是你?出去!你出去!哦······不······!”一道刺目的白光閃過,瞬息,卻彷佛已經是億萬年。

小白、藍月、李桔冰、龍飛燕靈娘、馬自強、王大強、吞噬太圣、張元的養母小杜香和養父張格突然看到了張元。張元輕輕的笑起來,漸漸的越笑聲音越大,他伸出手,笑嘻嘻的問道:“各位,是不是狠想念我呢?不過,不要表現得太熱情啊,我會害羞的······”

諸人愕然地目瞪口呆的看著一臉賊兮兮笑容的張元,再也說不出話來。

張元大聲的嘆息道:“試煉場世界散······”所有無限試煉場世界都回歸原位,成了普通的世界,圣神至高世界的所有神圣能量減弱了無數倍,成了普通的神魔仙佛,圣人高手,全部不存在了······

一道亮光,出現了一個猥瑣的男人和四名無比絕色的美麗少女,而他們的前面是車水馬龍的街道,周圍是鋼鐵森林的大廈。周圍的人還在奇怪并圍觀看這幾個‘外星來客’的時候,突然的一嗓子吼道:“地球!俺終于回來了!”

上一章  |  無限之最強進化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三國神話世界  網游之九轉輪回  重生之最強劍神  不朽道果  異界全職業大師  網游之野望  
你可能喜歡看:  [古代言情]  神棍夫人:夫君,要聽話  惡女從良  神醫靈泉:貴女棄妃  穿越之養兒不易  娘親難為  重生之藥香  良田美井  
大家都在閱讀:  校花的貼身高手  極品全能學生  重生之神帝歸來  萬域靈神  星際之全能進化  無敵升級王  無敵劍魂  極品飛仙  逆劍狂神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1250001125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