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陰間駙馬爺>>陰間駙馬爺目錄

第608章 北冥王宮三公主幽幽

更新時間:2017-12-27  作者:蘇貫貫  關鍵字: 都市 | 都市 | 靈異 | 推理 | 搞笑 | 穿越 | 超萌 | 校花 | 爽文 | 蘇貫貫 | 陰間駙馬爺 
當我再次迷迷糊糊地恢復意識時,只覺得眼皮特別沉,怎么也無法睜開。

我只好試著開啟靈魂千里眼能力,結果發現可行,很快,方圓十公里范圍之內的一切都清晰地出現在了我的腦海里。

可是,當我看清楚這方圓十公里范圍之內居然是一片陽光明媚的草原,以及我完好無損地躺在一個極其華麗的帳篷里面時,也是大吃一驚!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也是不經意間,再次回想起我暈死之前的所有經歷……

我記得之前我被困在能腐蝕肉身的血色陽光小世界里,在魔墟遇見了一個只剩下半個腦袋的女子靈魂體茹美清后,得知她居然是魔王最寵愛的妃子之一。

只不過她和她的兒子十年前不幸被魔王長子派人假冒外敵擄走,在被秘密殺死后,又被偷偷埋在了這片魔墟里,從此遙無音訊,所以世人包括魔王在內,都不知道她們母子其實已經死了的消息。

而我因為不甘心被永遠困在這個暗無天日的血色世界,于是大膽計劃冒充茹美清的已故兒子,意圖返回王宮告訴魔王茹美清母子被魔王長子暗害的真相,以此替她和她兒子報仇雪恨。

對于我的瘋狂計劃,茹美清起初并不看好,覺得簡直是天方夜譚。

可是后來她得知我居然具備和他兒子一模一樣的特殊天分和體質時,終于接受了我的計劃,并且將她兒子的身份令牌埋在哪里也告訴了我,還將她的所有記憶通過秘法轉移到了我的腦海里。

我也因此知道了魔域的王室是北冥王族,而一直以來身份神秘的魔王原來叫做北冥昊天,至于我此刻假冒的魔王的幼子九王子名叫北冥飛揚。

就在茹美清將所有記憶轉移到我的腦海里不久,她就徹底魂飛魄散了,而我在挖出她兒子的令牌,又掛在腰上后,根據她保存在我腦海里的記憶,來到了距離魔墟三十公里的一處種植了大片彼岸花的山腳下,打算在那里堅守到三個月后一年一度開啟封印的日子。

因為每年那一天,魔域王室都會派禁衛軍來采摘彼岸花,所以我原本是打算在那一天封印開啟后,想辦法溜出這里的。

可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在找不到任何吃的和喝的情況下,以及利用陽劍法術凝聚出的光膜堅持了十幾天后,我終于體力不支,暈死在了彼岸花旁邊。

等到再次醒來時,我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這片陽光明媚的草原上了。

其實按道理我當時暈死在彼岸花旁邊后,最多三天三夜,就應該肉身完全被血色陽光腐蝕殆盡才對,而且就算我因為某種暫時不知道的原因僥幸活了下來,也應該還在那個被封印的血色陽光小世界里才對。

但此時此刻,通過靈魂千里眼的觀察,我能夠確信自己不但離開了那個被封印的恐怖小世界,就連肉身也安然無恙。

也就是說,在我暈死過去后,有人及時趕到救了我,并且將我送出了那個令人生畏的恐怖封印小世界。

只是我覺得這一切實在是太難以置信了。

畢竟這個被封印的小世界一年只有那一天開啟,其它時間外人是絕對不可能進來的。

而我當時暈死過去時,距離一年一度的開啟之日還有三個多月之久,所以我實在是想不出到底發生了什么奇跡,居然我能夠死里逃生。

為了搞清楚這一切到底是為什么,我收回思緒,靜下心來,依然裝作昏睡不醒的樣子,利用靈魂千里眼能力開始查看帳篷外面的情況。

我看到這方圓十公里范圍之內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大草原,有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河蜿蜒曲折地將這方圓十公里范圍一分為二。

在小河中間最寬的區域岸邊,搭建了大大小小共計幾十個帳篷,其中有兩個帳篷最大,里面的布置也最齊全和奢華,至于其它的帳篷就明顯小很多,里面的布置也是簡陋了許多。

而我就躺在唯一兩個最奢華的帳篷里其中一個,在我的床邊附近還有兩個像是宮女的女子在搞衛生,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服飾華麗的年輕女孩正坐在一張圓桌旁,緊鎖眉頭,像是很專注地在調配什么藥水。

我本能地看了一下她腰上佩戴的令牌,發現跟我腰上佩戴的令牌幾乎一模一樣,唯一的區別就是我的令牌上刻著“飛揚”兩個字,而她的腰牌上刻著“幽幽”兩個字。

那一刻,我猛然間想起了這個女子的身份,因為根據我腦海里保存著的茹美清的記憶顯示,那就是她居然是北冥王室的三公主——北冥幽幽。

也就是說,對于此刻假冒北冥九王子的我來說,她是我的親姐姐,我應該尊稱她一聲三王姐。

而魔王長子北冥邪羽,也就是害死茹美清和她兒子的罪魁禍首,對于我和幽幽三王姐來說,得稱呼他一聲大王兄才是。

在確認此刻和我同一個帳篷里的女孩居然是魔域王室的三公主時,我也是更加百思不得其解了。

不明白應該待在魔域王宮的她為何會來到這片草原,還莫名其妙地救了我,我不清楚在我暈死之后,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帶著這份疑惑,我又看了一下帳篷外面,發現有兩個身穿鎧甲,看上去身手不凡的侍衛守護著,根據他倆身上鎧甲制作精良的工藝水準,以及我腦海里茹美清的記憶,我知道他倆應該就是魔域王宮的禁衛軍才對。

除了他倆之外,我看到其它簡陋一點的帳篷內外也是像他倆一樣的禁衛軍。

隨后,我又利用靈魂千里眼的透視能力,看了一下另一個和我所在帳篷一樣奢華的那個帳篷。

當我看清楚里面有一個面容冷峻的年輕男子長相后,再次大吃一驚!

因為根據他身上佩戴的令牌上的名字,以及我腦海里茹美清的記憶,我一眼就認出了他——北冥邪羽!

也就是說,此時此刻,距離我和幽幽三公主不遠的另一個奢華帳篷里,居然住著的就是魔王長子!

頓時,我也是有些情緒激動,甚至是恨得有些牙癢癢。

畢竟我知道就是他害死了茹美清母子,也是他奪走了本該屬于茹美清兒子的白色玲瓏心,毀滅了外面的好多世界,也包括我來之前所生活的天龍大陸。

那一刻,我真的是恨不得馬上沖過去將他碎尸萬段!

只可惜我也是剛醒來,身體還極度虛弱,甚至連眼睛都沒有力氣睜開,這才動用靈魂千里眼能力查看四周的。

而此刻因為情緒激動,又在身體非常虛弱的情況下強行開啟了靈魂千里眼能力,所以瞬間覺得腦海里一陣刺痛,靈魂千里眼能力也是自動關閉。

“啊……”

當我腦海里伴隨著劇痛再次恢復一片漆黑后,我也是忍不住喊了一聲。

不過,雖然腦海里疼得讓我直冒冷汗,但我卻因此睜開了眼睛,總算又能看清楚眼前的一切了。

“飛揚弟弟,飛揚弟弟,你怎么啦?”

就在我吃痛地喊了一聲,睜開眼睛時,我看見三公主幽幽沖到床邊,一臉擔心地坐在我身邊,急切地問道。

對于三公主這么稱呼我,我倒是并不意外,因為我此刻佩戴著九王子的身份令牌,想必她肯定是之前已經看過我的令牌,所以知道我的身份也在情理之中。

而我雖然已經知道了她的身份,卻也明白我此刻絕不能流露出認識她的樣子。

畢竟我此刻假冒的九王子在三歲時就被擄走了,那么小的年紀,根本不可能記得其他兄弟姐妹的。

所以我假裝很迷茫地盯著她開口問道:“你是誰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啊?再就是我不是明明躺在一片彼岸花旁邊的嗎?怎么會在這里呢?”

“喏,我是看了你的身份令牌才認識你的啊?而我呢,也有和你一樣的身份令牌,所以我呢是你的姐姐,我叫做北冥幽幽。只不過十年前你失蹤時才三歲而已,所以你不記得我這個比你大三歲的姐姐也很正常。知道嗎?小時候你最愛跟我玩了。而你母妃茹妃娘娘對我也特別疼愛,后來你和茹妃娘娘失蹤后,我還哭了很久呢。沒想到今年我第一次跟著大王兄一起來采摘彼岸花,就在彼岸花旁邊找到了你。把我高興壞了都。你說我們姐弟倆是不是很有緣分啊?相信等我們回宮后,父王見到你一定會很開心的呢!對了,飛揚弟弟,這十年來,你是怎么在被封印的魔域王室禁地活下來的啊?再就是你母妃呢?我們十天前采摘完所有彼岸花,離開王室禁地前,曾派人找遍了整個魔墟,也沒有找到你的母妃茹妃娘娘。而你自從離開禁地后,到今天為止,已經昏睡十天十夜了。”

在聽了我故作迷茫的問話后,三公主幽幽隨手拿起我腰上佩戴的令牌回答道。

又極其興奮地對我說起了小時候的事情,說到后面又一臉疑惑和擔心地問起我這十年是怎么過來的,以及茹妃娘娘的下落。

當我聽眼前的三公主幽幽說她和大王兄,也就是魔王長子北冥邪羽十天前已經采摘完彼岸花時,我也是傻眼了!

因為這就意味著我三個多月前暈死過去后,等到再次醒來居然已經過去了快四個月了!

那么我也是更加好奇的是,在三公主幽幽和北冥邪羽帶著禁衛軍來采摘彼岸花之前的三個多月里,我究竟是怎么在魔域王室禁地活下來的呢……

上一章  |  陰間駙馬爺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馭房有術  茅山終極僵尸王  都市陰陽師  極品捉鬼系統  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  趕尸世家  都市陰陽仙醫  
你可能喜歡看:  [現代言情]  重返七歲  隱婚100分:惹火嬌妻嫁一送一  娛樂圈頭條  六零有姻緣  重回八零當軍嫂  重生之一日為師  千金歸來  
大家都在閱讀:  乾坤劍神  極品全能學生  絕世藥神  神棍夫人:夫君,要聽話  藥女醫香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逆劍狂神  將軍娘子喜種田  修羅武神  掌家小農女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當前查詢耗時:0.093751893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