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真是見鬼了>>真是見鬼了目錄

結束

更新時間:2017-08-13  作者:孤燈千里夢  關鍵字: 懸疑 | 沈大美人邀請駐站 | 搞笑 | 靈異 | 輕松 | 孤燈千里夢 | 真是見鬼了 
一住樂文Www.Lewen.La,精彩。

我愣了一下,隨即往靈覺里看了一眼,心里頓時咯噔了一下子。

“井老頭,你不要命了”我靈覺的畫面里終于第一次有了井老頭的影子,可是當看到他的魂魄狀態時,我渾身都止不住抽搐起來,同時也明白了為何這太極陣法看上去,會如此的不同——這陣法的雛形,井老頭竟是割了自己的三魂七魄,硬生生畫了個活的出來!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別說了,我都死過一次了還要什么命,趕緊的,你們方寸不是有聚靈咒么?”井老頭焦急地催促著我,這一刻,我才注意到,哪怕不用靈覺去看,我也能感受他魂魄的搖搖欲散:“我記得幽寧跟我說過,聚靈咒可以聚起來靈力的。”

“你”

“別說了,你想讓我的努力白費么?”

井老頭用這樣一句話,把我想說的全都堵了回去,是啊,三魂七魄盡缺了一塊,就連他自己,恐怕都不知道自己還能撐著多久不散吧?我緊握著拳頭按著他的話坐在了太極圖上,而后強迫自己靜下心,在心中默念起了歸元心咒。

他三魂七魄都在,若是能堅持到太極陣降伏孟嵐秋,說不定用我右手上的女鬼淚,還能幫他補全。這樣安慰著自己,我的心當真靜了下來,可這種時候,進入冥想是指定不可能的了,盡管是如此,我依然感覺到有著一股股淡淡的暖流,自我的頭頂而入,緩緩地順著我的血管經脈往下后,最后由與太極雛形相接的前后腹及膝蓋流出。

不知道是不是此刻連老天都在幫我,就是進入深度冥想狀態,我的靈力似乎匯聚的,都沒有這一刻快。

而與此同時,我也能感覺到一股仿佛冰水般陰涼的氣流,在我身旁迅速匯聚,幾乎不用想的,定是井老頭在我旁邊用自己的殘破魂魄在往陰魚中注入陰氣。

老頭子留給我的信息里有說:太極陣陰陽相匯需同時,同量,若有不等,則陣敗;若相匯中停,則陣敗。

我想停下阻止井老頭,可這放手一搏的機會只有一次,若是我停下,井老頭的魂魄不一定能保得住,我們一起過來的陰陽先生和妖仙,也可能要殞命于這個小村里。并且以孟嵐秋的身份,我們的魂魄指定也難逃一劫。

“轟隆隆!”

不過片刻功夫,這小村上空竟是狂風起雷轟鳴,老妖的怒吼隱隱約約夾在這風雷里,我聽得出來,他快撐不住了。這樣的聲音不斷入耳,我心底再難保持平靜,想睜眼看看這太極陣到底還差多少才能陣成,而就在這時,井老頭的聲音終于在我耳邊再次響起:“蘇然,收!”

“成了么?”我最后一句口訣念完,睜眼就低頭往下看,此刻的光線比剛才是強了許多,可就是如此,我坐的位置附近竟是沒有看到我想象中的陰陽雙魚。再左右看了看,我頓時渾身冰冷:“怎么會,我們失敗了!?”

“沒有。”井老頭的魂魄已經有些支離破碎了,數不清的龜裂紋遍布著他渾身上下的每一個角落,然而,他嘴角卻是帶著模糊的笑意,抬手指了指天上:“陣法已成,我們過去吧。”

我起身的同時抬頭,頓時愣在了原地——方才以孟嵐秋鬼王陰煞之氣形成的烏云,已經散去了大半,剩余的陰氣正迅速往村子正上方匯聚,這短短的時間里,那陰魚的形狀已然能隱隱約約看得出來了。而陰魚相對的另一邊,一團團肉眼可見的瑩白緩緩流動著,以湛藍的天空為底,同樣是隱約可見那陽魚。

關于陣法,我們能做的已經全做了,盡人事聽天命,接下來能不能以太極之力壓住孟嵐秋這個兇煞鬼王,也只能是看我們的運氣如何了。

“這是,真成了!”我感慨了一句,接著又把注意力放回身前,井老頭現在的狀態恐怕再撐不了一分鐘了,別的不說,那幾乎有百分之九十透明度的魂魄,已經讓我有些難把他從空氣中尋出來了!

“你等等,我有辦法幫你修復魂魄。”井老頭已經飄出了轉角,并不在我的視線范圍內,我說著連忙跟了上去,可就當我拐出墻角,看清楚戰圈畫面的那一瞬間,腦袋里頓時炸成了一片空白!

老妖的拐杖在我身前不遠的地上扔著,他的身體已經嵌在我們身后的這堵墻里,生死不明;墻下,有著一個被從腰部撕成兩斷的紅色狐貍,殷虹的鮮血流了一地,他的身下還有一只比它更紅的狐貍,她是被血染紅的,額頭的位置上隱約還能看著點兒白,同樣生死不明

另兩只赤狐的情況也不好,但那還在起伏著的胸腹能證明他們還活著。在他們的旁邊,一大一只兩只烏鴉,亦是靠在一起,翎毛盡斷,奄奄一息,周萱正蹲在他們的身旁,雙手按在其中小些的烏鴉身上,她的雙腿扭曲,滿身鮮血,強子嘴角染血,拿著一塊雞血板磚護在他們身前。

華氏兄弟已經不知所蹤。

而此刻對上孟嵐秋的,是清游和駱澤,他們倆一前一后地擋在孟嵐秋身前,清游單膝跪地,駱澤搖搖晃晃地站著,仿佛下一秒就要倒下。但就是這樣,他們倆依舊是一個手持銅鈴,一個提著伏魔,把這個墻角與孟嵐秋阻隔。

我雙眼頓時紅了,剛才我只顧著井老頭的情況,竟是忘了這布下太極陣的動靜,指定是會被孟嵐秋所感應到的!此刻的孟嵐秋此刻站在我們身前五米遠的位置,全身上下都游動著一個個陰陽魚的虛影,顯然是已經開始被太極陣所困,可他的手正高高的取著,一點點細碎如沙的魂魄光點,正緩緩地隨風飄落,熄滅。

“師父!”

“師父!”

“井老頭!”

這一次,再也沒有人攔我。

這一次,我把身體里所有的靈力都灌輸在了辟邪劍上。

這一次,金紅之光,映紅了所有人的眼眸!

這一次,我忘了辟邪是劍,怒火化作了我的勇氣,接連閃身越過駱澤和清游,我高高躍起,雙手握劍,劍尖抵上朝著孟嵐秋的頭頂,拼盡全身的力氣,狠狠地劈了下去!

虎口傳來的劇痛讓我知道,這一劍下去,孟嵐秋的頭指定會被我劈開。但那被毀了一半的麥田邊緣的大坑也讓我明白,我身體里純碎的靈力觸碰到孟嵐秋身體里更純粹的鬼王煞氣之后,會產生多大凈化的反應這一次,可能再拿一顆陰陽丸給我吃,都不管用了吧。

“蘇然!”

“轟!”

我雙腳落了地,但預料之中的這一聲爆炸音來得有些慢,并且那股想象之中的沖擊力,似乎并沒有命中我的身體。我忙把辟邪的往回一抽,迅速后退,退到清游邊上之后也拉著清游往后退,我確定不了那太極陣的束縛到底會不會在爆炸之后失效。

可又退了兩步之后,清游拉著我的胳膊抖了抖:“蘇然,你都開九幽門了,為什么還退?”

“什么?”清游說的撕心裂肺,我聽得腳下一頓,當即停了下來:“我沒有誒,這門”

清游說的沒錯,此刻的孟嵐秋身旁,一扇與九幽門極為相像的火門正懸在那里,不,應該說是一扇燃著藍紫色火焰的門框。我的憤怒與悲痛頓時被震驚和疑惑取代,我十分確定,剛才劈下去的時候,我身體里頭可是一點兒靈力都沒剩,怎么可能還有靈力開九幽門?

而就在這時,那門上的藍紫色火焰頓時一凝,一道高大的身影,竟是突兀地從那門框里走了出來。

“臥槽,還能出?”我徹底目瞪口呆:“這特么出來的是什么鬼?”

那個高大的身影身著古時候將士們穿的甲胄,出來之后便背對著我,看不清臉,但他手里拿著的那柄金背大砍刀,倒是有些閃瞎了我的眼。

“哎呦,還真是孟嵐秋?”這不知是何方鬼圣的高大男人扛著刀,站在孟嵐秋身前打量著他,語氣里帶著點兒驚喜的意味。

可我看清楚孟嵐秋現在的狀態之后,心里卻是一咯噔,那剛才纏繞在其身上的陰陽雙魚,已然是不見了蹤影,這這男人竟然揪著他,就扔進了九幽門里!?

我不禁揉了揉眼睛,生怕是自己看錯。

“誰是”這高大男人手里拿著張足有半個書桌大小的黃紙,轉過身來把我們看了一遍后,皺著眉頭說:“超度男神?這什么鬼道號?”

“”好吧,一切都明了了。

這場決戰最終以遲到的陰間掛名鬼王出馬,宣告,他帶著孟嵐秋由另一種我從未見過的九幽門離開了陽間,而隨著天空之上的太極圖散去,這村子口只剩下了我們與一片狼藉。

休息了許久,清游和駱澤兩個聽我說完井老頭這些天里所過的一切后,兩個流血不流淚的漢子坐在地上大哭了十幾分鐘,肝腸寸斷。

井老頭,在陽間守護了自己徒弟十年,最后,又以魂分魄散的代價最后一次守護了陽間。

有人說過,一個陰陽先生的死無非就兩種可能,一,壽終正寢,二,拼盡全力死在厲鬼手中這是我們的宿命!

上一章  |  真是見鬼了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馭房有術  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  茅山捉鬼人  地獄電影院  大先生  都市陰陽師  茅山遺孤  
你可能喜歡看:  [歷史]  帶著倉庫到大明  玉堂金門  明末工程師  醫品狂妃  巾幗嬌  征途  醫香  
大家都在閱讀:  極品全能學生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逆劍狂神  校花的貼身高手  武煉巔峰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修羅武神  萬道劍尊  妖神記  超級醫生在都市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093693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