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劍王傳說>>劍王傳說目錄

關于新書

更新時間:2017-11-28  作者:失落葉  關鍵字: 玄幻奇幻 | 失落葉 | 玄幻 | 劍王 | 傳說 | 修煉 | 升級 | 失落葉 | 劍王傳說 
“沒錯。”神藤樹淡淡笑道:“小軒你不必意外,世界樹原本生長在通古河畔,因為世界樹的隕落通古河才會干涸,你在下界見到的,則是通古河的一條分流。”“原來如此。”

我仔細看去,發現世界樹的根條正在汲取河水,滋養自身,一時間天地之充滿了讓人心曠神怡的契合感,那是規則、秩序的變化,世界樹正在接掌整個世界秩序,萬千規則涌向了界、下界,以及被滅掉的大千世界遺跡,宛若一朵朵綻放的蓮花一般,正在這些位面開辟新的靈氣源泉,世界樹一旦執掌世界秩序,魔道的力量開始正式被驅逐,連天空之的虛無之氣也開始變得稀薄了。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世界樹重生的過程很漫長,它并未真正的長成。

我坐在樹下的一塊大石,百無聊賴的抱著神月劍,道:“神藤前輩,我這么干巴巴的守著嗎?好無聊。”

“修煉本是一場孤寂的旅行。”

神藤樹安慰道:“不過你也不用覺得孤寂,因為虛無世界的攻勢已經即將來臨,這是鎮守三千世界的第一戰。”

“來了嗎?”

我抬頭感應了一下,果然,一道道密密麻麻的氣息正在快速逼近,來自于星宙的某個蟲洞,蘊滿了虛無之氣,確實是它們,來了。

通天河畔,一個原本已經盤踞著快要睡著了的龐然大物抬起頭來,巨大的龍軀緩緩扭動,尾巴在通古河激起了千丈河水,他緩緩睜開眼睛,道:“小主,老龍將與你一起驅逐他們。”

說著,仙古龍王騰空而起,巨大的身軀鋪天蓋地一般,但終究還是沒有世界樹那么龐大,他的身軀與與之相,倒像是世界樹下的一條小蛇般,而我則縱身躍了龍王的頭顱之,站在兩只龍角之間,手持神月劍,隨著仙古龍王的騰空,一起沖向了九天。

天外天,世界樹。

一切預言都成了真,在這一刻,我有種心領神會的感覺,感受到了自己身的使命,感受到了自己的責任,神月劍猛然激蕩爆發出沖天神輝,而在正前方,云靄滾滾壓境而來,一個個龐然大物出現,是虛空巨獸,并且不止一頭虛空巨獸,足足有數十頭巨獸從云層飛出,身軀蜿蜒。

在數十頭虛空巨獸的空,“虛”的身影緩緩凝聚,依舊是那個老人模樣,被虛無光輝籠罩著,看不清身形,他目光睥睨,看著正在茁壯成長的世界樹,冷哼一聲:“老樹,你終于回來了,本座等這一天太久太久了。”

神藤樹聲音低沉:“虛無主宰,當年你們襲殺了世界樹鎮守人,這才得以趁機攻殺我的本體,而今天,你們已經沒有機會了,小軒,但凡進入天外天的邪物,皆斬!”

“是。”

神月劍錚鳴,一道數千丈劍光沖天而起,神曦光輝充斥著劍意,最原始的力量帶著轟隆隆的雷暴斬殺而去,頓時一陣轟鳴聲,只是一劍已經將一頭虛空巨獸斬殺了,巨大的身軀不斷崩毀,在原始力量的恐怖殺傷力下寂滅。

與此同時,仙古龍王一聲怒吼,此時它與我的力量開始契合,也獲得了一部分原始力量,一口龍息噴吐而出,燒得數千名虛無行者桀桀慘叫,轉眼間已經灰飛煙滅,真龍術涌動,龍王身形扭動,形成了一道道來自虛空的風暴擠壓,殺得虛無世界大軍潰不成軍。

而我則不斷揮舞充滿神曦的神月劍,以原始力量壓制,與虛決戰。

“蓬蓬蓬”

虛無之氣與原始力量碰撞,震得九天狂鳴,整個天外天都被這一場戰斗所照亮了,這一戰,虛無世界整整派出了數十頭虛空巨獸可謂是聲勢滔天,可惜事與愿違,僅僅是我和仙古龍王,根本不必世界樹出手,已經足以抵擋住他們了。

原始力量摧枯拉朽,將虛無之氣一一震碎,轉眼間“虛”的雙臂斷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副空蕩蕩的袖子,身軀也不斷彌散,他發狂般的怒吼,祭動虛無之氣來攻擊殺伐,但卻在神月劍下一點機會都沒有,我已經掌握了真正的無劍道,再無破綻可言,虛的攻勢盡數被看透,根本不具備威脅了。

“你……你這個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虛大吼,聲音滿是不甘,而在他身邊,一群虛無行者都露出了膽怯之色,數十頭虛空巨獸只剩下十頭不到,而且大部分都被神月劍斬斷了部分觸角,灰色鮮血流淌,慘淡不堪,虛無世界這志在必得的偷襲,卻落得一個慘敗的下場。

我立于龍王的頭顱之,一言不發。

身后的神藤樹則淡然道:“他不是什么小子,他是劍王步亦軒,是天地間的唯一劍王,亦是我的傳人,虛,放棄吧,否則只會給你的虛無世界帶來滅頂之災。”

“我……”

虛的身影漸漸的退入云層之,聲音依舊從遠方傳來,道:“不會放棄。”

看來,還有下一戰。

我縱身從龍身躍下,重新回到大石的邊緣坐下,神月劍撐在身邊,顯得有些無聊,而仙古龍王則重新回到通古河畔匍匐下來,懶洋洋的再次沉睡了起來。

這里,一整片區域都被世界樹規則籠罩,他人很難走入,除非我走出去,以至于連堂姐也很難進來。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淌,轉眼已經一年過去。

蘇顏,她去了仙古神境了,還沒有回來。

師姐林慕昭鎮守兩大書院,如今已經是兩大書院之主,號白鹿劍圣,她也難得能來一趟世界樹,雖然很想來,但書院的事務纏身,最多也一個月來一次罷了,跟我聊聊天,帶點好吃的。

堂姐則統御步王府的眾多修士,被神藤樹派去征伐已經的古荒了,據說絕世魔龍即將起兵,想從蟲洞里殺出,為兒子魔龍后裔復仇,而堂姐則已經達到了禁忌巔峰,位列圣榜第三名,排名已經在絕世魔龍之,有資格去一戰他了。

阿瑤、闕然、趙昊、宋騫等人都隨著堂姐去攻打古荒了,倒是留下我一個人在世界樹下,十分孤寂。

但我不能離開。

從虛無世界到天外天,只需要數十息的時間能抵達,所以我必須一直留在這里,縱然心頭擔心小顏的安危,擔心堂姐她們在古荒的征伐之路,想念師尊和師姐,但卻不得不留在世界樹下,一刻也不能離開,整個人都快要變成樹下的一顆化石了。

“刷”

一縷流光落在了世界樹空的某處,是荒古圣殿傳人,他手握長劍,渾身澎湃著禁忌后期的氣息,笑道:“步亦軒,我又來了。”

我看了他一眼:“荒古,你又來挑戰我了?”

“是的。”

“不用浪費時間了,你打不過我的。”

“你……妹……”

荒古圣殿傳人收起劍,從腰間摘下了酒葫蘆,笑道:“其實我是來找你喝酒的。”

“下來。”

“嗯。”

兩人把酒聊天,轉眼幾天過去,天際又是一道火紅流光落下,這一次是熾羽,都是在下界一起出道的圣賢,熾羽一身金光燦燦,似乎已經得到了朱雀之王的真傳,笑道:“荒古,你也在這里啊?哇,好濃郁的酒香,一起喝一個?”

“來來來。”

昔日打生打死的幾個人,坐在一塊大石,相談甚歡。

然而聚會只是短暫的幾天,荒古圣殿依舊在追求無劍道,熾羽則想踏出返祖的最后一步,成為天地間最強的朱雀,而我,依舊守在世界樹下。

轉眼數十年過去。

“神藤樹。”我靜靜道。

“怎么了,小軒?”

“小顏在仙古神境還沒有回來,怎么回事,是不是……仙古神境的那個人,已經擊敗小顏,將她融合了,我很擔心,想去一趟仙古神境。”

“不必擔心。”

神藤樹幽幽道:“我窺探到一縷氣息,小顏并未被吞噬融合,相反,她似乎已經戰勝了仙胎,達到了真正的三元歸一,至于為什么沒有回來,應該是被什么事情被耽誤了,她有她的天道,或許,天外天外若是再有神戰,她會是你的巨大助力,不要去打擾她。”

“是,明白了。”

仰臥在石頭,百無聊賴。

“或許,你可以釣釣魚。”神藤樹似乎也開始同情我了。

我點點頭,自制了一副寶器級別的魚干,很快的在通古河里釣來十幾條金色大魚,充滿了仙韻,看著一尾尾的魚兒,心頭無盡的感傷,當年沒有獲得至尊實力的時候,身邊朋友成群,如今成了三千世界最強者,但卻孤寂一人。

如果時光能倒流,我倒是想回到從前。

有所感悟之下,不知覺的抓起一尾仙魚,指尖迸發劍意,在仙魚的身刻下了一行字“再也回不去了”,一連刻下了十幾條,然后把它們重新放生,每放生一條仙魚,仿佛將自己的思念與愁緒一起放生了一般,心里略微好受了一些。

“噗通”

魚兒落水,揚起水花。

仙古龍王依舊匍匐著,懶洋洋的睜開眼睛,隨后尾巴輕輕搖了搖,又閉眼睡了。

“一切皆乃因果。”

神藤樹的聲音無飄渺,道:“小軒,你后悔了嗎?”

“我只是……不想再忍受這種孤獨,意義何在。”我說。

神藤樹笑了笑:“其實,你剛才放生這些仙魚的時候,難道不覺得有些熟悉,感覺不覺得這一幕曾經見過嗎?”

“見過……”

我想了想,猛然想起當年在通古河與荒古圣殿傳人、熾羽等人決戰的時候,從河水躍起一條金鱗仙魚,身刻著“再也回不去了”一行字,當初還以為是某個藏在天界的大賢留下的字跡,如今塵封的記憶想起這一幕,禁不住整個人都顫抖了,這些字……原來是我自己留下的嗎?

“我……”

握著拳頭,我心頭百味雜陳,道:“神藤樹,我是不是已經道心散了,已經沒有資格再在世界樹下鎮守天外天了?”

“傻小軒。”

神藤樹聲音變得柔和了許多,道:“人,總會孤寂的,你已經做到了這一步,你已經將時空圣殿摧毀,幫助世界樹重生,建立了新的秩序,接下來,無論你做什么,都已經無愧于自己的道心了,況且,你本來是一個熱心之人,讓你孤獨的守在世界樹下,確實委屈了你。”

“那又能怎么樣呢?”我抬頭看著漫天星辰,空有一身通天絕地的力量,但卻無能為力。

“你還不明白嗎?”

神藤樹道:“你為何會在年少時在通古河看到自己如今刻下字跡的仙魚,那是因為這本身是一個輪回啊,若是沒有過輪回,年少時的你又怎會看到那仙魚?”

“神藤樹,你是說……我曾經經歷過輪回?”

“沒錯。”

我深吸一口氣,道:“我可以動用輪回的力量嗎?”

“是否輪回,一念之間。”

神藤樹道:“如今你是世界樹傳人,有資格決定這一切,甚至可以制定新的秩序。”

我頷首,意味深長的說道:“也是說,我可以選擇性的輪回,留下好的東西,輪回壞的東西。”

“沒錯。”

“明白了。”

我猛然站起身來,道:“神藤前輩,我想重新再來一次,可以嗎?”

“可以。”

神藤樹微微笑道:“不過你要第一時間找到我,然后再滅掉放逐之地、虛無世界,這么一來,沒有人再能威脅我的重生了。”

“輪回之后,她們……是否都不會再記得我了?”

“不會。”

神藤樹道:“你封存了自己的記憶,那些與你之間有因果的人,自然也會封存記憶,甚至你可以封存自己的力量,一起輪回。”

“知道了,不跟你多說了,我要回去了。”

“哎哎,臭小子我還有話說,別走得太快啊……”

不等神藤樹說完,我手的神月劍開始刻度紛呈,輪回之力,真正的禁忌級力量,放眼三千世界也只有我一個人能動用,當刻度轉變時,天地倒懸、乾坤易位。

“嗡嗡嗡”

低沉的響聲在天際響動不絕,而我的思緒則像是被牽引入某種記憶片段之,看到了往昔的一幕幕,在重新回到下界的那一刻,刻度驟然停止了轉動。

輪回!

整個人猛然下墜,像是跌入了時光的星窟般,忽地眼前猛然眼前一亮,鼻間聞到了淡淡的油墨香味,那是書本的聲音,渾身猛然一顫,差點從桌椅掉下去,講臺,傳來蘭特講課的聲音,粉筆在黑板劃出熟悉的聲音。

同時,身邊傳來澹臺瑤噗嗤一聲輕笑:“步師傅這個家伙,多半又做噩夢了。”

我猛然驚醒,坐起身來,發現自己正穿著一身萬靈學院的學生裝,而身邊,澹臺瑤、唐闕然都是一襲小短裙的女生裝束,真的回來了,在這時,外面走來了一個香汗淋漓的身影,正是蘇顏,她似乎剛剛長跑完,彬彬有禮的說道:“蘭特導師,我可以進來嗎?”

“回座位。”

“謝謝導師!”

我緩緩站起身來,看著蘇顏:“小顏,你……你還記得我嗎?”

她一愣:“怎么啦,吃貨?”

“我……”

在此時,體內深處,圣墟原始力量滾滾,無盡的塵封記憶被開啟,似乎也影響到了她,頓時,蘇顏整個人都呆住了,一雙美眸蒙了一層水霧,淚水滾滾而下:“我們……我們回來了,是嗎?”

“嗯,還去仙古神境尋求天道嗎?”

“不,不去了……”

她一下子撲進了我懷里,放聲大哭:“吃貨,我們成婚吧……”

“好!”

我輕拍她的后背,而在這時,蘭特導師咳了咳,道:“步亦軒、蘇顏,注意影響,下課后跟我去副院長辦公室一趟,讓她親自教教你們怎么當萬靈學院的學生!”

一旁,澹臺瑤、唐闕然卻也仿佛覺醒了一切,相視一笑:“回來真好……”

柳彤兒淚眼朦朧:“我們的時光,以后永遠都不會老了,是嗎?”

“是。”

我牽著蘇顏的手,看著蘭特,道:“導師,我們都回來了!”

蘭特跟我的因果不夠大,一臉茫然的怒吼:“少廢話,你們幾個太囂張了,現在跟我去副院長辦公室!這個月考核成績你們要是不過關,全部退學,給我再見!!”

(全書完,愿時光不會老,我們也永遠不會散。)

本書來自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上一章  |  劍王傳說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天驕戰紀  丹武至尊  至尊邪神  元尊  十方神王  神控天下  凡人修仙傳  
你可能喜歡看:  [歷史]  帶著倉庫到大明  玉堂金門  醫品狂妃  明末工程師  巾幗嬌  醫香  征途  
大家都在閱讀:  逆劍狂神  極品全能學生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校花的貼身高手  武煉巔峰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修羅武神  萬道劍尊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超級醫生在都市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當前查詢耗時:0.327632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