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燃鋼之魂>>燃鋼之魂目錄

第二十五章 昨日之音 6400

更新時間:2019-04-14  作者:陰天神隱  關鍵字: 游戲 | 游戲異界 | 陰天神隱 | 燃鋼之魂 
“代號‘極限牧草’回收完畢——遺憾的是,查利爾聯合第一農貿世界已確認被完全毀滅。◢隨*夢*小◢說щЩш.39txt”

凄厲的狂風在支離破碎的熔巖大地上呼嘯著,秒速超過百米的渦旋氣流將泥土巖石扯碎,化作一團巨大的塵土龍卷,在世界的表層形成了一團明顯無比,不斷移動的黯淡斑塊。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傳奇強者與極限生物的戰斗徹底的摧毀了這顆星球的生態圈——魚人大祭司的力量足以將整個世界的大氣甩出大氣層,那樣的話,至少地表的破壞會少一點,但因為第一農貿世界天圓地方的世界結構將所有沖擊都固定在世界內,形成了一種頗為古怪的內爆效果,所以直到現在,余波也遲遲未平。

這是‘以太’出現后,形成的小型世界的弊端之一,倘若有過于強大的強者在其中戰斗,就算是幸運的沒有將其撕碎,剩余的余波也會被世界屏障所阻攔,千萬年的在世界中回蕩。不出意外的話,原本風景宜人,適宜生存的農貿世界將會成為一個破碎的風暴世界,日后說不定會有風,土和火元素在這一團直徑超過一萬公里的高熱塵土渦旋中誕生,孕育出嶄新的物種和文明。

而就在這風暴的一側,一個直通地心的巨大坑洞底部,身體逐漸恢復正常狀態,變成原本那個年老魚人的戈達爾,與同樣恢復精靈形態的自然導師迦蘭諾德一起,站在一團已經被巨大的自然之力結界封印的乳白色根須糾結體旁邊,與遠方的教皇伊格爾聯絡:“回收任務很成功,這家伙不弱,我全力以赴把他按進了地核,這才阻止它繼續胡亂掙扎,不過失去了這個家伙的根須固定,已經被侵蝕了大半的大陸維持不住原本的形態,這個世界算是廢了。”

“當然活著,迦蘭諾德在旁邊為它治療,極限生物的生命力非常強悍,這點不用擔心。”

“是的,極限牧草的核心活性仍然存在,我們兩人聯手對付一個只有本能的傳奇級魔物,不會失手——對,可以展開下一步了。”

“伊格爾,我們是等你們過來,還是現在就開始?”

翠綠色的自然之力法陣,就像是一團異常規律的蔓藤,它纏繞在乳白色的根須聚合體上,一邊汲取對方的能量,一邊使用自己的能量,去為對方維持身體機能,而自然之力法陣的上方,同樣與伊格爾聯絡的迦蘭諾德眉頭微皺,她似乎聽到了什么不好的消息:“不需要等嗎?你們遭遇麻煩了?”

“……瘟疫居然已經擴散了嗎……那提醒了周圍的虛空文明沒有?這中病毒防疫本身并不困難,最注意的是要提防可能存在的極限生物。”

“竟然如此?!”

通話并沒有持續太長時間,當戈達爾與迦蘭諾德同時關閉通訊時,兩人下意識的互相對視一眼,表情都同樣的凝重。

“伊格爾和巴巴羅薩他們所在的那片星域,出現了七頭極限生物,其中有兩個是智慧生命轉生的,非常難纏……”

自然導師揮動手中的法杖,令緊縛著極限牧草核心的法陣再次緊縮,令對方痛苦的痙攣起來,噴出大片大片白色的病毒霧氣,迦蘭諾德的語氣沉重:“這才多長時間?這莫名其妙的瘟疫就已經造成數以百億計的傷亡,還侵染了這么多文明,單單就是周圍幾個星域,就制造出了近十頭傳奇級的魔物!哪怕是邪神帶著它的眷族大軍進行全面進攻也不過如此!”

“邪神至少還有那么一個本體在那里,可以攻擊。”

魚人大祭司搖了搖頭,他凝視著眼前的極限牧草,口齒有些含糊的說道:“至于這個瘟疫——說真的,我們連他真正的來源都不清楚,想要直接解決都找不到方位,只能被動防守。”

“所以,我們來了。”

握緊拳頭,自然導師的聲音聽上去有些咬牙切齒,迦蘭諾德握著法杖的手上都浮現出了明顯的植物根須,足以證明她已經非常憤怒。這位精靈傳奇忍不住想,倘若邁克羅夫文明沒有得到喬修亞的提醒,沒有被七神庇護,就如同那些對瘟疫一無所知的文明一樣,感染了極限病毒,那么現在,整個邁克羅夫世界,所有智慧生命,所有精靈,會怎么樣?

僅僅是幻想可能,就令自然導師不寒而栗,那是可以在一瞬間摧毀數代人千年努力奮斗的恐怖,可以在一瞬間令所有成果都化作烏有的災難,精靈一族好不容易重新回到虛空,來到星河大舞臺,但僅僅是一個根本不知道從哪里來,目的又是什么的人造超凡瘟疫,就能將一切都全部抹殺。

“這就是黑暗的多元宇宙。努力,勇氣,信念,倘若沒有強大的力量,再怎么美好堅定的意志,再怎么激昂振奮的情緒都沒有任何意義。”

懸浮在極限牧草上方的自然導師平復了自己的心情,她緩緩降落,雙腳踩在極限牧草的核心上方,而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危險,極限牧草開始拼命的掙扎,甚至是發出了近似孩童哀求一般的哭泣聲——吸取了數億人數百億牧畜后,哪怕是原本平平無奇的食人草,也生出足夠強的智慧——但迦蘭諾德對此并無任何憐憫之意,她眼神冷酷,面容剛硬:“幸虧,托前人遺澤的福,邁克羅夫文明——我——還有點力量。”

“所以我可以來到這里,嘗試解決問題。”

話畢,迦蘭諾德所在的地方,光芒突然大放,令周圍的大氣染上了最濃郁深邃的深綠。

深綠之中,有如同樹海起潮般的聲音響起,沙沙之聲化作圣潔的鳴奏曲,朝著四面八方擴散,所過之處生機盎然,哪怕是被束縛在原地,只是吊著一命的極限牧草,似乎都回復了不少精力。

但是在恢復精力之后,極限牧草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繼續拼了命一樣掙扎——雖然在自然之力法陣的壓制下,它的掙扎并沒有任何用處,顯得很莫名其妙,但站在一旁的戈達爾卻能看見,自然導師那由花與葉組成的裙下,有樹根一般的深綠色脈絡正在蔓延,侵入極限牧草核心的深處,這詭異卻又圣潔,顯得無比自然的一幕令魚人大祭司嘖嘖了一聲,面露感慨之色。

“絕大部分在四處傳染的極限病毒,根本就不是完整的,甚至還變異過好幾次,哪怕是破譯研究,也得不到真正的解決辦法,也就是說‘疫苗’。”

戈達爾目不轉睛注視著迦蘭諾德‘侵蝕’極限牧草的這一幕,他低聲自語道:“唯獨極限生物,還必須是那種完全轉換完畢的極限生物核心處,才有最初始也是最完整的極限病毒資訊。只要有了這個第一原型,至少我們就能嘗試去破譯,制造出它的疫苗了。”

這,就是邁克羅夫強者們指定的‘兩個計劃’中,危險的那一個——也就是深入極限病毒疫區,捕獲一頭極限生物,然后在維持對方活性的同時,去破譯極限病毒的根本資料,進而制造出疫苗來!

迦蘭諾德和戈達爾兩人,作為邁克羅夫文明中,少有的‘生物學專精’,自然而然的成為了該計劃的核心,無論是七神教皇伊格爾,還是傳奇師巴巴羅薩等人,都是為他們保駕護航,清掃周圍世界中可能存在的其他危險極限生物。當然,即便是他們也沒想到,區區一個邊緣星域中,就能蹦出這么多極限生物來。

當然,假如他們知道,血戰星河的阿摩司王庭僅僅是在瘟疫爆發的第一時間,就出現了七百多頭極限生物的話,他們一定會慶幸,周圍星域中符合極限病毒條件的生物很少。

計劃中,自然導師迦蘭諾德,負責直接提取原始極限病毒,并使用自己的身體作為培養皿,以傳奇之力實時分析極限病毒的變異和傳染過程,并嘗試將其弱化,去毒化,最后將培養出的弱化極限病毒解構,徹底將其拆分成最基礎的設計圖。而魚人大祭司戈達爾,則是在前者失敗后,輔助前者恢復,并且通過另外一套高速演化流程,強行令極限病毒在巧合中繁衍出一種比較弱的子體,然后重復第一階段的工作,進而開始層層破解。

只有這樣,才能完全的破解所有極限病毒和其衍生異化體,保證邁克羅夫文明中的個體不會被傳染。

“怎么樣,迦蘭諾德,你還行嗎?”

注意到深綠色的自然之力脈絡已經深深扎根進極限牧草的核心,哪怕是知道因為極限牧草是植物系,對迦蘭諾德而言非常熟悉,得心易手,戈達爾還是忍不住詢問道:“倘若有問題,我們就先回虛空基地的實驗室中,那里的器材更完備!”

“不能回去!”

能聽見,自然導師堅定的聲音響起:“我可不能將這種危險病毒原型帶到任何和邁克羅夫世界有關的區域,倘若有個閃失,你我都是文明的罪人!”

“至于行不行……我只能說,很難。”

“非常非常難。”

說這話時,能看見,迦蘭諾德緩緩閉上雙眼,她軀體巨大部分技能都完全停止,所有的精力都凝聚在了極限牧草的內部,那初始極限病毒中。可以聽見,有實質化的精神訊息傳來:“但是,這并非代表‘不可能’。”

此時此刻,極限牧草已經完全不在掙扎,因為自然法陣在通過慢慢置換其維生力量的時候,已經完全控制住了對方的軀體,可以這么說,極限牧草的核心部分已經徹底的被自然導師同化,只剩下最后的一點精神殘余,依附在其體內的極限病毒凝聚體中,被迦蘭諾德慢慢研究。

而迦蘭諾德沒有半點留手,正如同之前所說的那樣,她正在使用傳奇級的力量,一點一點的在微觀程度上,解除極限病毒外側罩著的一層超凡之力法陣……這種看似微小的病毒,本質上是一種有著極其復雜結構,由各式各樣超凡之力構成的超微型復合法陣,某種意義上來說,它真的不是病毒,反而有點像是電腦程序那樣,是用超凡之力組合成的,類似于電腦病毒一樣會傳染,會通過各種方法,高速傳播自己的‘詛咒’。

或者說……傳承!

“謎題,解開了!”

大概,差不多十幾個小時的時間,地底的情景一直都是如此,一變不變。許久之后,迦蘭諾德終于睜開眼睛,自然導師目光無比明亮,她面露欣喜之色高舉自己的法杖:“我明白‘瘟疫傳播者’的目的了!”

“極限病毒,雖然看上去的確是病毒和瘟疫——但那只是表面!只是它真正功能,帶來的微不足道的副產品!所以它才會有這么高的致死率,和如此異常的傳染性!”

“制造出它的‘瘟疫傳播者’,本質的目的,是想要通過極限病毒來增加同類,留下傳承——換句話說,就是留下子嗣!”

能夠看見,束縛極限牧草核心的自然之力法陣轟然破碎,化作地底深處大片大片的散亂能量霧氣,而已經完全被綠色根須遍布的乳白色根須糾纏體一動不動,完全被自然導師掌控,而大致從極限牧草的核心處,破解出它所得到的傳承,得到原始極限病毒中留下的信息的迦蘭諾德轉過頭,振奮的對一旁的戈達爾說道:“我初步破譯了極限病毒的外圍信息,基本可以判定,極限病毒的制造者和傳播者,應該是想要去干一件非常危險,甚至可以說,在它心中十死無生,絕對沒有‘未來’的事情!”

“但是這件事,它卻非干不可,所以在踏上絕路之前,它要進行‘生育’亦或是說‘播種’!某種程度上,也可以說是強行散布自己的‘傳承’!”

“所謂的感染,其實就是極限病毒對宿主進行改造,去適應其留下傳承的結果——死亡的個體,絕大部分都是因為自身素質不足,能量儲備不足,天賦不足,適應性不足,所以被淘汰掉的‘失敗品’,而失敗品,自然是不配繼承‘瘟疫傳播者’的力量,成為其子嗣!”

“但是,倘若能適應過去,通過消耗大量能量,完成了最基礎的‘極限化’,那么通過這一步驟的生命,就能一步登天,直接成為‘瘟疫傳播者’這一特殊超級生命的幼體!并且得到對方特意留下,銘刻在極限病毒內部微觀法陣中的傳承!這樣一來,經歷過新生之死的他們,就徹底擺脫原本的身份和種族,成為了一個強大超級生命體的子嗣!”

“難怪一部分智慧生命極限生物化后會如此異常……不過這種傳承也有其限制,首先,倘若是已經抵達的極意的個體,就基本不會被它感染,倘若沒有抵達極意,自身素質卻又很可能不夠,導致徹底的自滅,極限瘟疫的高致死性便是如此出現的。”

說到這里時,自然導師面露難色,她眉頭微皺:“但是,傳承具體是什么,我還沒有破引出來,它的加密程度實在是太高,這里的環境和工具都不好……倘若我能和拉德克里夫那樣,借助魔網和整個文明的力量去進行破解,那么速度肯定會快很多……”

“等等,埃伊德麗爾,你的意思是說,這極限病毒其實是某種‘傳承’?!”

聽完自然導師的一系列分析,魚人大祭司簡直可以說是目瞪口呆,他抬頭看向地底通道之外,那仍在席卷天地的大漩風,戈達爾的目光似乎能夠看見周圍星域中,因為極限瘟疫而徹底化作死域的其他殖民世界,這位傳奇魚人真的是難以理解:“它殺了數千億人——實際上多元星河中這個數字只可能更多上百倍還不止!但是現在你卻告訴我,這個東西的本質不是詛咒,也不是瘟疫,而是某個強大的超級生命,用來制造‘子嗣’的‘生育活動’!?”

“的確,如此。”

迦蘭諾德語氣沉重的回復道,精靈大德魯伊瞇起眼睛,尖耳朵微微顫動,她環視周圍,那被極限牧草侵蝕的滿是坑洞和凹陷的地底巖層和熔巖斷口,語氣肅穆的道:“真相往往就是這么簡單,只是那個超級生命根本不在意普通生命的存續與否,就像是我們根本不會在意一次刀耕火種,焚燒樹林會燒死多少昆蟲細菌那樣……不過,我已經窺破它的本質,大約半個月后,我就能徹底破解出它的本源信息,進而開始嘗試制作疫苗,徹底屏蔽極限病毒對智慧生命的影響了。”

話至此時,自然導師的語氣還有點欣慰,帶著一絲喜意。畢竟,計劃很成功,他們的確捕獲了一只極限生物,并從中獲得了極限病毒的本源信息,還找出了這一神秘瘟疫背后的真正目的,也即是‘制造傳承,制造子嗣’。

“等等!”

不過很快,原本面色帶著一絲信息的迦蘭諾德表情突變:“不對!”

手中法杖因為原本緊握住的手松開而垂落,自然導師本來鎮定的面容突然變得慌亂起來:“不對!假如說,這一切都是真的話……我從中得到的所有信息都沒有錯的話!”

“假如說,這真的是某種超級生命,一個強大的智慧存在留下的傳承,制造子嗣的手段,那么沒道理,它就只能通過這種類似病毒瘟疫的手段來傳播!”

這一句話頓時也點醒了看上去同樣因為任務完美完成而有些放松的戈達爾,魚人大祭司稍稍細思了片刻,頓時也同樣面色突變:“不好!你說的沒錯!”

“瘟疫傳染,只是一種最快的手段,那個超級生命根本不在意其他生命的存亡,但這并不代表,它就只會這種粗暴的手段……傳承這種東西,能夠搭載的載體實在是太多了!”

可能是一種儀式!可能是傳承水晶!可能是一個錄像,亦或是……一本書上面的一段文字!一段在虛空中,憑空傳播的歌曲和聲音!

甚至,胡亂的預言遠方存在的某些事物,從中得到什么啟示,胡亂的開啟一些通向遠方的時空通道,導致一些異界的信息簇流落而來……都可能導致不可逆轉的瘟疫大爆發!

只要蘊藏足夠多的信息,能夠對世界造成足夠明顯的印象,那么別說是病毒了,哪怕是一段微不可查的亞空間震蕩波——就如同被七神和拉德克里夫屏蔽的那些波動那樣,就足以制造出足夠復雜的信息,憑空制造出傳承,進而‘感染’其他的生命!

“我們要防備的,絕對不僅僅是‘瘟疫’和‘病毒’,而是一切和外界相關的未知信息!”

對視一眼,迦蘭諾德和戈達爾同時得出了相同的結論,兩人面色無比凝重,其中,自然導師沉聲道:“必須要通知邁克羅夫本部。”

“即便是‘危險的計劃’已經成功,但是‘穩重的計劃’同樣不能暫停!在這場‘極限瘟疫’徹底停止之前,我們決不能放松警惕!”

雖然說,結論是正確的。

但是為時已晚。

早就在數十天前,極限瘟疫還沒有出現在靠近邁克羅夫世界的外星河殖民地時,一艘虛空探索艦被邁克羅夫對外探索部門緊急召回,避免其探索太深,被可能出現的瘟疫干擾,造成損失。

這只探索艦的確沒有遭遇瘟疫,也沒有遭遇病毒,任何記錄都表明其非常安全,一切都很正常。

但即便如此,對完探索部本部仍然在召回這艘探索艦前,將其徹徹底底從內到位的消毒過十幾次,而內駐的探索人員也幾乎是換了一個肉身,保證絕對沒有任何可能的隱患潛藏。

在經過幾乎可以說是要了人一條老命的究極消毒程序后,這艘探索艦終于被確定為安全,引入了某個異界星河的虛空基地中,對外探索部開始提取該虛空探索艦的內置資料庫,完善邁克羅夫人的多元星河星圖。

但是,在這資料庫中,有的并不僅僅是多元星河的地理和世界分布……其中,還有大量與路過的虛空文明的交流,以及對虛空中的一切特殊信息,波段以及時空亂流的記錄。

而就在那看似平平無奇的音頻數據庫中……潛伏著一段根本無從發掘的,名為‘傳承’的猛毒。

“51號分析員記錄,現在即將展開分析作業。”

杰特朗姆星域,邁克羅夫文明駐多元星河星門虛空基地本部,一位精靈族的資訊分析員有條不紊的打開了自己的工作用信息終端,調出光幕,開始自己每天的作業——也即是分析數據庫中大量看似沒有任何意義的信息,從中提取有意義的資料,比如說一些特殊世界和虛空現象從遠處傳來的訊息,亦或是某些在時空亂流中飄蕩了無數年的交流波段。

今天一切都如同往常一樣,沒什么特殊的,虛空基地溫度舒適,早飯豐盛,昨日的夜生活也很豐富,回憶起那幾次的激情,這位咨詢分析員微微一笑——但這并沒有影響到工作,他沉穩的輸入秘鑰,開啟資料庫,開始調動信息,進行瀏覽分析作業。

“時間,星墜848年,三月二十九日,開始進行對‘晨光號虛空探索艦’資訊庫進行分析。”

:39,牢記:

上一章  |  燃鋼之魂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領主之兵伐天下  重生之最強劍神  網游重生之毒奶神坑  極品裝備制造師  異界全職業大師  大航海時代  從零開始  
你可能喜歡看:  [軍事]  超神特種兵王  錦衣春秋  混在1275  躍馬大唐  紅警之索馬里  浴血兵鋒  至尊特工  
大家都在閱讀:  校花的貼身高手  天庭小獄卒  獵戶家的小辣妻  盛寵醫品夫人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逆劍狂神  神藏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仙藥供應商  絕世藥神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當前查詢耗時:0.1406208140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