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矜貴>>矜貴目錄

第四百二十一章 明月相思局(全文終)

更新時間:2017-04-21  作者:百里墨染  關鍵字: 古代 | 言情 | 古典 | 架空 | 百里墨染 | 矜貴 
»校園小說»»第四百二十一章明月相思局(全文終)第四百二十一章明月相思局(全文終)文/百里墨染本章:15353:第四百二十一章明月相思局(全文終)

她將是史上第一個承襲城主之位的女子,因為她的父母只她一個女兒。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她的母親貴為公主,是楚帝親封,并賜封號‘寶’。楚帝一生未立皇后,便是群臣勸阻,也未能讓他改變心意。所以她的母親是這世上身份最尊貴的姑娘,楚帝曾希望母親留在京中,并特意給母親建了一座公主府。

只是母親在公主府不過住了半載,便依然隨父親回到封地鄴。

見母親心意已決。楚帝最終只得下詔,鄴城世代皆為齊氏所有,無論子或女,皆可承繼。這詔書在朝是自然引起軒然大波。因為鄴城,是唯一不受朝廷約束的地界。以前魏氏皇朝所分封的城池,皆已收回,受朝廷轄制,只鄴城,獨善其身。

鄴城其實更像個小國,有文官,有武將,還有城衛負責鄴城治安。

在鄴城,他們父親是城主,母親是城主夫人。不過很多人習慣尊稱她一聲‘公主夫人’。而她,則是他們唯一的女兒。

據聞以前也曾有人非議,說她的父親只她一女,未來鄴城何人承繼?

據說還有顯貴意圖將女兒送進父親后宅。可他們忘記了……前朝時父親身份顯貴,是京城齊氏的二公子,而且行事膽大包天,名聲顯赫。可是這是新朝……她的父親之所以依舊是鄴城城主,其實仰仗的是她的母親。這些顯貴們的所為自然激怒了父親。

母親倒沒有說什么,只在一旁淡淡笑著。父親卻冷冷的開了口。

說了句,他的女兒,勝過世間萬千兒郎……這句話出口。震驚四下。一個月后,楚帝的詔書便到了鄴城。而她,則在及笄之后名正言順的接下城主之位。

因為父親說,這輩子虧欠母親良多,想在有生之年,帶著母親走遍這以前大魏,如今大楚的天下。

只是在他們離開前。想要給她定門親事。哪怕她是城主之尊。姑娘大了,也要出嫁的,這是母親說的。母親還說。一個姑娘家,有什么做為不當緊,要緊的是找個知冷知熱的男子疼惜著,二人相濡以沫一生。

母親說這些的時候。父親總是繃著一張臉,可是唇角卻又不由得染了笑。

她自幼看慣了恣意的父親。暴怒的父親,冷著臉的父親,像這種繃著臉卻又帶了笑意的父親,她見之甚少。

母親曾說過。她幼時,父親寵她幾乎上天。只是待她長到五歲,父親痛定思痛。下定決定教導她。說她將來可是要做大事的,萬不能習得一身臭毛病。于是。她余下的十余年,都是和師傅,和周伯,和周家的公子均哥兒一起度過的。

均哥兒年長她八歲,均哥兒學的東西,她都要學。而且父親要求她,要比周均學的好。

所以,她這幾年過的很有幾分辛苦。母親常常面露不忍,這時候,父親會輕斥一句‘慈母多敗兒’母親只得瞪向父親,然后在離去前總是嘮叨一句……‘也不知當年誰把這丫頭寵上了天。’父親這時候多數都是佯裝聽不到的,然后繼續拿了書冊,考量她昨日所學。

轉眼前,她便到了及笄的年紀。

而她的親事,也在她的默許下,由父親出面……父親之意,要給她尋個世上最最優秀的男子相配,父親說,他的女兒,堪配世上一切兒郎。

便是楚帝,也在朝中權貴中尋了幾個年齡與她相當的,正趕往鄴城。

因為父親說,他要廣邀天下男子,要給他的小明月選一個最最優秀的男子。那樣,他們才能放手,才能放心,才能去徜徉著大楚美景。

她只是覺得好笑。

想她即不是養在閨閣的小姐,也不是琴棋書畫皆通的閨秀。父親這樣的舉動,恐怕會讓天下人嘲笑鄴城城主行事依舊如從前般肆無忌憚。至于這位城主家的小姐……還是少惹為妙。

誰會愿意娶個不通女紅,入不得廚房的姑娘為妻。

而且他這個妻子將來還是城主,還要掌管鄴城一地……

只是她顯然見識淺薄了些,卻不想到了選婿那日,鄴城簡直是人聲鼎沸。那時候她第一次看到母親揪了父親的耳朵,罵他胡鬧。說這樣選出來的男子,與她一無感情,二不了解,談何情深,談何相守一世。可是父親說,當初母親對他不一樣是不喜甚至還帶著幾分俱意吧。

他們一起過了這么多年,感情依舊深,深到一個要死,一個去追的程度。

所以說,感情這東西,后天培養便好。

母親沉默,轉頭問她。說這鬧劇是一早散了的好,還是由著父親胡鬧。對于被冠上‘胡鬧’二字,父親顯然不滿,不過在母親微慍的目光中,父親做了個將嘴粘上的動作。

她不由得笑了。覺得父親母親這樣,真好。

也許,她也能找個像父親這樣的人,一生只疼她一個,只寵她一個。

她做什么,不管對或錯,不管世人怎么看,他都是喜歡的,都是理解縱容的。于是,她點了頭。

當晚,周均來找她。周均已經是二十多歲的小伙子,生的白白凈凈,笑容淡淡的,有種如玉君子的感覺。她知道鄴城很多姑娘衷情于他。周家時常便有媒婆上門,可是很奇怪,周均已經這么大了,性急的周伯母竟然還沒給他定下親事。

他喚她月兒,像小時候一樣。她笑著喚他均哥哥。

自幼,她便和他親近,在她心中,他便如同他的親生哥哥。

以往她開口喚他,他總是淺笑著點頭,然后伸出手摸摸她的頭,贊她一聲又長高了些,可是今日,周均卻冷著一張臉。她大驚。難道是哪個姑娘惹到了他。她這樣想,于是也便這么問了。

他竟然點了頭,她大奇。世上還有姑娘能惹到他?

想來周伯母知道一定高興。于是她問是哪家不長眼的姑娘,竟然把我們公認好脾氣的周公子給惹怒了。

他看了她半晌,最終頹然的搖搖頭,道了句她還太小。

她自然不服,她哪里小了。她要及笄了。她要接城主之位了,她很快也要成親了。她母親便是及笄之后嫁給父親的,隔年便生下她。

周均沒有再說什么。只深深望著她,這目光,讓她心顫。周均從未這般看守她,她自然心存疑惑。只是不論她如何追問,他也不答。最終問的急了,他卻甩袖而去。她氣惱,嘟著唇向母親抱怨,說均哥哥不疼她了。母親似乎想說什么。最終只開口問了她一句。

‘夫婿人選可有想過周均?’她大驚,而后大笑。怎么可能啊,他是哥哥。

母親便沒再說什么。

她回到院中。頓覺無趣,不管是周均還是母親。似乎都有話想說,可她無論怎么追問,他們又緊嘴了口舌。煩悶之下,她便想去外面走走,而鄴城最美的景致,便是城外那片桃林,母親說,多虧了這片林子,鄴城的風被它們擋去了大當,所以現在鄴城比起別的地方雖然環境尚算險惡,可與她們初到之時可謂是天壤之別,此時正是天月天,遠遠看去,那是一片桃海。

丫頭護衛被她勒令在林外候著,她只身一人入林。

時至傍晚,林中已無人逗留。她頓時有種這整個林子都是她的恣意之感,在林中隨意走著行著。看著桃花,聞著桃香。突然間,她駐足,然后眨著眼睛望著那人。

那人身著白衣,在這桃林中顯得有幾分蕭瑟之意。

那人便那么靜靜立在林中,片刻后,轉頭望向她,目光中無驚無喜。

她的美貌來自于爹娘,她的父親曾是京中第一美男子,她的母親也是少有的美人,所以她便是想生的丑些都極難。

她知道自己美。

見到她的男子顯然有這般波瀾不驚的。那人眼神淡淡的,隨后移開目光,抬腳邁步離開。她是矜持讓她不會去追問對方的身份,只當這是一次偶遇。若得再見之機,便證明他們有緣,若再不得見,也不過是她人生中一個小漣漪罷了。

一見鐘情嗎?

或許吧,那人生的也十分俊郎,但吸引她的卻不是他那張臉,畢竟論起美來,她家一門三美,實在沒什么美色可以讓她震動,該是那人眼中的薄涼之意吧。

她笑笑,笑自己真是個不經事的,不過見到一個陌生男子,不過覺得那人給她的感覺很奇怪。像……像盛放的海堂花,搖曳生姿,哪怕他明明什么也沒有做,可是回味之下,卻又讓她感覺清冷孤寂,仿佛瞬間,灼痛了她的眸子。

少女情懷總是詩。她苦笑……

再次得見他,她想,這便是母親所說的緣分吧。選婿之時,她竟得見他。父親并沒有弄什么文試,武試,也沒有出考題難為他們。父親是真心想讓她找個合情合意的。于是,成就了她和他。

父親事后贊她,不愧是他的女兒,言下之意,卻是滿意的。

她這才知道,那人出身大楚東部的商賈之家,因是家中庶子,被其父勒令著來湊這‘熱鬧’。畢竟若能娶到鄴城城主和公主之女,也可謂是一步登天。

她想,他該是歡喜的。

那一天,她知道了他的名子。

葉緋,一個緋字,讓她喜歡上了紅色。她盼望著,盼望著他們大婚的日子。其間周均來質問她,問她真的要嫁那葉緋為妻?

她笑著點頭,一臉的喜色。

周均再問。問她可了解那人?可知那人的喜惡?可知那人心底是否愿意娶她。

她有些慍。反問道,若不愿娶她,他何必來。周均沉默……

大婚那一日,他一身緋色喜服,不勝酒力的被婢女扶入房中。母親說,喜帕要由夫婿來掀。她等著,等著……

眼前,是濃濃的紅色,透過氤氳的紅色,她隱約能看到男人緋色的身形。

她以為。他該是歡喜的,他會來掀喜帕,會攜了她的手,會喚她一聲明月……可是,他的聲音很好聽,只是聽在她心中,卻仿佛帶著浸骨的寒。她不知道他哪里得來那么大的膽子。也不知道他怎么就篤定她不會怒。他說。他并不想娶鄴城這位名動天下的城主之女,也不屑來攀附齊氏。

他還說,他心中有人。

只是其父相迫。若他不來此,他的心上人難保性命。

真是笑話,天下最大的笑話了。她,齊明月。竟然會……竟然會嫁這樣一個男子。葉緋……葉緋。這名字瞬間沁進了她的心底,疼。死命的疼。

她不知道別的姑娘對于新婚之夜是什么感覺,或嬌羞,或喜悅,而她。只是心冷。她的喜帕,最終是自己掀開的,那時。已近天明,而她的夫君。那個叫葉緋的男子負手立在窗邊,看樣子,枯站一夜。

悔嗎?

她不知道,她只知道,望著窗邊那個單薄的身形,她突然覺得不恨了。

他沒有欺她,也未瞞她,而是在成親當日如實以告。有人會說,為何不拒絕?為何不提前告知?事實上,在鄴城這個地界,沒誰敢忤逆她父親……何況他的心上人還在其父手中,她選中了他,而他,別無選擇。

他們便這樣成了夫妻。

有名無實的夫妻,夜里,他們各據一邊,他們中間,永遠隔著一個人的距離。

父親問他,他待她可好?她回,好,很好。

母親問他,他待她可好?她回,好,很好,好的不能再好的。而她眼中的濕意,是喜極而泣。母親輕嘆,只叮囑她……能成為夫妻,是百世修來的福份。

她點頭,她知道自己要惜福,她知道母親看出了異樣,也知道母親終究心疼她。

所以,對于她的決定,母親雖不贊同,卻接受。有這樣的父母,她覺得自己是這世上最幸福的姑娘。哪怕她的夫君心中裝著另一個女子。

父親原本定于她及笄之后將城主之位交付。可最終,父親只說讓她暫代,而沒有交出城主印鑒。

她自幼所學皆是為此,她自信能當好這個城主。只是……她的夫君終日無所事事,每日負手立于窗前,那樣一個男子啊,明明該是比海堂花還要耀眼的男子啊,如何能這般荒廢下去?

于是,她成了個只知道玩樂享受的代理城主。周均來尋她,見她望著園中的牡丹發怔,不由得搖搖頭。“你小時候雖喜折花,長大后倒不見這喜好了,如今又重提舊習嗎?”她笑的無賴。“不可以嗎?我發覺折花這習慣挺好,看著一朵朵花在自己手中凋零,碎成無數瓣,實在是件能讓心情變好的事。”

“……為了一個男人,齊明月,你真出息。”周均怒聲過后,甩袖離去。

是啊,為了一個男人,她成了個不學無術的,成了母親最最不希望她變成的模樣。

鄴城在葉緋的治理下很是國泰民安,百姓豐衣足食,不管遇到什么難題,他都能迎刃而解,漸漸的,他的盛名日甚。這是她喜于見到的,她其實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意他有多深?

真的到了為了他不惜一切的地步嗎?

可如果沒有……為什么看到他偶爾展露的笑顏,她便覺得自己的心比吃了蜜還要甜。

她想,他即喜歡,有什么不可以的,這世上之事,只要他喜歡,便沒什么她不能為他辦的。

一年……

兩年……轉眼,她十八歲了。母親說,這是女子最美好的年歲。這兩年多時間里,母親和父親偶爾歸來,看到他們夫妻‘恩愛’,至少在父母的眼中,他做的極好,對她呵護倍至,待她如珠如寶,只是一旦他們回了房間,他便永遠離她一臂距離。這距離,像天塹,她想,自己一生恐怕也跨不過。

也許有人奇怪,她是誰啊?

她是齊律之女,她的父親乃當世頂頂的權貴,她的母親身份亦是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她受了委屈,為何不告訴他們……如果他們知道,必定不會讓她受這委屈。

可是,怎么告?如何告?

告訴他們,他們的女兒成親快三年了,卻還是個小姑娘。告訴他們。葉緋心中另有所愛。

依她父親的性子,那等于叛了葉緋死刑,而她,不舍。

千言萬語,終究不過一句不舍。便為了自己心中那份不舍,這些苦,她寧愿受著。

她便不信他的心是石頭鑄的。她這般捂上一世都捂不熱。

其間周均似乎看出異樣來。不止一次來尋她,問她何必如此?

這些年來,如果有件事讓她覺得驚詫。那便是周均始終未娶妻,周伯母簡直愁白了發,周均已經二十有六了。若是成親早些,恐怕孩子都能上學堂了。可是他依舊未娶妻。

如果是三年前,她確是懵懂不知。可是三年后的今日,她如何不知?

原來當初母親那句問話并非戲言,周均……周均啊。

說不上在心中周均是什么,以前是兄長的。現在……這世上,周均最是知道她的苦,周均最是懂她。周均也最是……心疼她。

可終究,那個叫葉緋的男人浸了她的心。浸的太久太久,久到便是哪天他們當真不能繼續走下去,她也不能再讓心中駐進另一個人。

變故發生在她二十歲那一樣,他們成親四年多了,這四年時間里,足夠讓她從他身上挑出千百個優點,自然也足夠她愛上他。他精明,他內斂,他孤傲,他清高,他同時又是平易近人的。

他們現在像朋友。偶爾也會說說話。他們的距離永遠隔著一臂。

近一年時間,鄴城諸事皆交由他手。父親倒也未曾說什么,只說既然她無心,交給葉緋也是一樣的。葉緋當時神情震驚,似乎不相信自己那向來高傲的父親會這般看重中。

她想,自己能給他的,便是這份來自百姓的贊譽了。

她想,她的父母并非世俗之人,他即是可用之才,將鄴城交于他手也是應該。而她,其實樂得清閑。

雖然安慰著自己,可終究,心中是失落的。連父親都肯定了他,可見他真的是個很好很好的人。他唯一不好的,也許便是不愛她吧。

而讓一切改變的那日,與以往也沒什么不同。他出門議事,她在后園無聊的折花……

然后婆子來報,是門外有個姑娘,揚言是葉緋的親人。親人?姑娘?這幾年來,葉家從未派人過來,如今……她突然覺得遍體生寒。

她的預感向來不錯,當夜,他推門而入,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忐忑。

隨后他告訴她,那姑娘實是自幼服侍他長大的。便是連名字,都喚了‘紅衣’。

葉緋,紅衣。她想自己知道了一切真相。

而那時,正是父親將歸之時,父親這次歸來,將會交出城主之位?

她以為,她這幾年來無所做為,簡直便對不起父親曾經的教誨,父親該是對她失望透頂的。這城主之位,父親或許便會直接傳給他。畢竟他在鄴城的名望如日中天。她告訴他,再等幾日,等父親走后,怎么安排,由他。

他點頭。

隨后的幾日,果然不見那個叫紅衣的姑娘。

只是父親最終依舊把城主之位交于她手。父親將城主印鑒交至她手之時。含笑道……他的女兒,本事如何,他會不知。葉緋固然是個能人,只是他的女兒若施為起來,定不會輸葉緋一分。

那時,葉緋的臉色十分蒼白。他也許從來不知道,這個他不得不娶的姑娘其實是個自幼被當成繼續人教養的。

他會的,她皆通,不過是不想看他整日頹廢罷了。

她笑笑,撲進父親懷里。

父親再次攜了母親遠離,這次他們要前往溫柔的南境,據說那里山青水秀,母親身子這幾年越發的不好了,父親已決定帶母親定居南境。

父親離開后,她開始接掌鄴城大小諸事,葉緋始終沉默著。

她曾說過,紅衣任其處置。

她以為他會將紅衣收進內院,畢竟這紅衣姑娘年歲不小了……她便讓自己睜只眼睛閉只眼睛。最終他只讓紅衣進府做了丫頭,這倒讓她驚詫。不過她想,也許是掩人耳目吧。

自此后,她經常看到紅衣。

那是個溫柔的姑娘,也只是溫柔罷了。像世上所有的姑娘。因著出身低微,不管是待人處世都透著幾分怯意,也許便是這怯意才惹人憐吧。

她出身好,自幼便嬌養著,身上實在沒什么怯意。

見到她,紅衣總是未語先低頭,她不在意的從她身邊走過。其實。她不恨她。

在她看來。是她沒本事,成親五年都沒能走進葉緋的心。所以便是沒有紅衣,他們依舊做不成真正的夫妻……

她請來了周均……

周均離開時。臉色鐵青,她笑笑,心道自己真是個沒心沒肺的。翌日,她下了身為城主唯一一個命令。

那便是。將一切諸事依舊交由葉緋。當時葉緋的臉色十分奇怪,似是驚。似是疑。她笑笑,其實喜歡一個人,真是件再容易不過的事,可是愛一個人。卻是件苦差事。

她深知其苦,可她不想再自苦了。

既然得不到他的人,他的心。讓他記得她也是好的。

她想,這輩子。他都不會忘記她,哪怕他有了紅衣,青衣,白衣……

離開的那日,鄴城起了風。大風并未影響她的馬車,她選了最好的馬,而時機也選的堪堪好。他去視察水路了,三日后才歸。

她一路直奔南境,她的去處沒向任何人透露,她不知道自己是希望有人來尋,還是怕沒人來尋她。讓她沒想到的是,半個月后,有人追上了她。望著那人一臉風霜之色,她想,自己真是個壞姑娘。

均哥哥……

她輕喚,他笑著點頭,喚她月兒,就像小時候那樣。

他們相伴前往南境。見到父母后,她將數年來真相如實道來……父親握緊了拳,若非母親攔下,立時便要提刀去砍葉緋。母親摸著她的頭,說她終于長大了。

終于知道了取舍的真諦。

取,固然容易,伸手便可得。最最珍貴的是舍。

葉緋很好,會把鄴城治理的很好。而他們一家三口能團聚,也是好的。

至于將來如何?眼下他們幸福便好……

而周均并未回鄴城,而是固執的留在了南境。南境阿善族長正好缺個得力之人,便將周均‘搶’到了身邊。

日子這般平淡如水的過著,她試著不去想鄴城,想葉緋,想紅衣。想他們現在也許已經有了小葉緋……

這樣又過了兩年,她已二十有二。父親終是氣不過,下令她和葉緋和離。而年底之前,她若還沒人‘要’便嫁給周均。

這次母親生了氣也沒能扭轉父親的決心。

周均找到她,承諾道,會一輩子對她好,只對她一個人好。

她相信周均的話,她們認識了二十年。二十年啊,如果一個人二十年了,還能對她不離不棄,她想不出拒絕的理由。

母親說的對,女人終究要尋個憐惜她,照顧她的人。而周均,是個會憐惜她,照顧她,視她如珠似寶的人。

她點頭。周均當時的神情幾乎是震驚的,震驚過后,又面露狂喜之色。

他說,這輩子他已認命,便是她一世不點頭,他便守她一世,兩世不點頭,便守她兩世,生生世世的,她早晚會感動,會點頭,會成全他。

當時她落了淚。

和離文書由父親親擬,最終差人送回鄴城……

轉眼到了冬日,她要成親了,嫁給周均。

便在她成親那日,葉緋來了。她從未見過他露出這般神情,似焦似躁,眼中滿是血絲,那向來白的刺目的袍子上面有著點點污漬。看樣子似是連日趕路所至。

她有些驚詫。開口問他。“你怎么來了?”

他看著她,定定看著,似乎永遠也看不夠般。見他不應,她不由得自嘲的笑笑。

他們做了五年夫妻,其實說過的話并不多,以至她現在回想起來,用半柱香的時辰便回憶完了。她是有些后悔的,如果早知注定分離,當初便該沒臉沒皮的纏了他多說些話的。

如今再次見他,她倒真的生出幾分相見不如不見的感慨。

“要觀禮嗎?”然后,她問了句蠢話。

他搖頭。

她笑笑。“那就早點回去吧,別讓我父親看到你。他會拿刀砍了你的。”她說道,然后轉身。

“……那便讓父親砍。”他竟然接了一句。

她停下腳步,很是疑惑的看著他。以往便是夫妻感情好時,他也從未說過這般的話。“……你是不是病了,如果病了,便讓林伯給你開個方子。回去好好喝幾碗湯藥,林伯的醫術最是高明。”

“……我確是病了。”葉緋竟然又應了一句。

她覺得他或許真的病了。不過,他有了紅衣,自然不必她再掛念了。

“那就好好養著,我得回去了準備了。”

“準備什么?”他竟然連回了她三句,簡直太陽從西邊升起了。不過她是個有問必答的好姑娘。“自然是準備成親。你既然不是來觀禮的,便早些回去吧。湯藥要喝。”

說完,她轉身打算回房。

“你便真的要嫁周均嗎?”他開口說了今天第四句話。她想,以往他們一個月或許都說足這些分額。

“自然,點了頭哪有反悔的道理?”

“你愛他?”葉緋追問。這問題,著實讓她不知如何回應。不過她何必回他。

“……我們認識了二十年。”

“你愛他?”葉緋竟然固執的追問。她擰眉……“他十年前便喜歡我,一直沒變心。”

“你不愛他。”這次不必她回應,他自顧自的道,她覺得他有些無聊。什么愛不愛的,當初她倒是愛他看重他呢,成親后做了五年貌合神離的夫妻。再找,她當然要找一個愛她憐她,不會與她貌合神離的。

“他愛我,這便夠了。”最終,她還是禮貌的回道。

也說不出說這句話時心里什么滋味,總之,五味雜陳的很……說完再不看他。

只是,他竟然對她說……“別嫁他,你當初也點了頭嫁我……明月……你不能食言。”

他說什么?他說了什么?見她目露疑惑,他笑了。這是第一次看到他不摻雜任何東西的笑。“明月,我找了你足足兩年,七百多個日夜,我一刻不停在尋你。你送回和離文書那日,我一夜未睡,我把自己關在我們的寢室,我回想我們成親以來的點點滴滴。明月,我已習慣了榻上有你,你不能舍我而去。”

“你不是有紅衣嗎?你還可以找青衣,紫衣,白衣,只要你想……”

“傻姑娘,壓根便沒有紅衣。只有你,自始至終。”

她是真的傻了,癡了,呆了。而院門外,一抹紅色稍縱即失,那是喜服的顏色……

終于結文了,每到這時候,心情即放松又惆悵。

番外是我以前想的一個小故事。那時候想寫成長篇的,可一直沒有下筆。

是自己喜歡的,總感覺不寫出來不甘心,所以把它送給了明月。

新文籌備中,審核過了馬上開,求支持……新文是篇相殺相愛的文,個人覺得比這本精彩。新文里等大家!!

地址:

上一章  |  矜貴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極品飛仙  盛寵醫品夫人  穿越之嫡女謀官  師徒養成攻略  重生影后小軍嫂  秦樓春  
你可能喜歡看:  [游戲]  重生之最強劍神  網游之我是武學家  網游之三國超級領主  無敵戰斗力系統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地獄輪回站  重生之狂暴火法  
大家都在閱讀:  極品全能學生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逆劍狂神  校花的貼身高手  武煉巔峰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修羅武神  萬道劍尊  超級醫生在都市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當前查詢耗時:0.1092109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