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一指成仙>>一指成仙目錄

第一一零七章

更新時間:2018-03-13  作者:潭子  關鍵字: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潭子 | 一指成仙 
煙水茫茫,籠罩在夕陽的余暉里,坐在船頭順水悠悠而下的盧悅,望著那慢慢遠去的青山,輕輕抿了一口酒。本章節、愛、有、聲、,請()。。

凡人界的時疫問題,她終于知道了,只是知道的時候,已經事過云煙。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仙盟以及各方確實發現了一些不對,可是卻不同意蘇師姐沒有證據的猜測。

死了的人,已經死了,沒死的人都得了救助,這在仙界大部分修士看來,就可以了,以后他們稍為防范一點就行了。

可是,盧悅知道,這一次,是絕輔‘陰’了她,‘陰’得狠狠的。

辛辛苦苦不惜損耗身體地寫往生經,原以為,每天都離目標近一點,卻沒想到……

盧悅身體一仰,躺在船頭上,望著悠悠好像非常清閑的白云,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眼中閃過一絲‘迷’茫。

因為心頭不安,她想了種種,連飛淵那里,都用如意紅錦問訊了。

卻沒想到,是這樣的一個結果。

她不知道,她的努力,是不是又如前人一樣,最終成為一聲嘆息。

‘陰’尊就是殺不死的存在,要永遠永遠地伴隨她一生。

“曲終為什么不能人散?”

又給自己灌了一口酒后,她忍不住地想問問老天。

古仙滅世過了那么久,為什么就不能過去?非要讓她經歷古雷宗,甚至看到有去無回海里的怨魂?

曾經的赤血已經渾濁變黑,劍影刀光,隱藏在‘春’秋日月里,盧悅都懷疑,那些沉淪的大能們,還有沒有一絲清明。

酒壺再次被她舉了起來,“咳!咳咳!”

今日的酒好烈,不僅灼了嗓子,還灼了心肝胃。

一道遁光從遠處直鎖小船,“佛梧大師說,你在這里休息,倒是沒想到,你是這樣休息的。”

蘇淡水衣袍一甩,坐到師妹身邊,奪過她的酒,輕抿一口,“嗯!不錯,加了仙果的靈酒,到底是不一樣的。”

“你不也有嗎?干嘛搶我的。”

盧悅半閉著眼,回她一句。

“我萬里迢迢地過來看你,喝你一杯酒,都舍不得啊?”蘇淡水干脆把酒壺都收了,“別再拿酒了啊,再拿,我還要收。”

身體不好的人還喝酒,喝個屁啊!

“……今天真不是個好日子。”

同‘門’多年,盧悅知道師姐在某些事上的認真,忍不住在心里嘆了一口氣。

難得她想放任自己一會,居然就這么巧地,蘇師姐來了。

“想挨打?”蘇淡水柳眉微豎,“我什么時候過來一次?居然敢說不是好日子?”

“……”盧悅心情不好,不想理人。

“小沒良心的。”

蘇淡水輕點她一指,“要是再在這里呆不下去,就跟我回三千城吧!”

“我什么時候說過呆不下去了?”

慈航齋可沒有對不起她,盧悅不敢讓蘇師姐有這種錯覺。

“那你是因為什么?”

蘇淡水斜睨師妹,“別告訴我,你是看‘花’好水好,青山白云好,所以喝酒以祝。”

盧悅扯了扯嘴角,“這是個不錯的理由。”她坐起來時,一本正經,“‘春’長夏發,可以祝祝。”

“……”蘇淡水手癢,忍了忍后,把酒‘摸’出來,給自己灌了一口,“嗯!那我就祝祝吧!”

師妹再不是她剛帶進宗的師妹,真打起來,她肯定打不過。

而且,打傷了她,是她倒霉,要是自己受傷了,更連個說理的地方都找不到,所以虧本的生意,絕不能做。

“你是因為前段時間,凡人界發生的時疫問題,而心中不忿吧?”

“不回答,那就是默認了。”蘇淡水笑了笑,“世界這般大,你想把所有人的事全做了,那勸你一句,還是收起你的難過和不忿,再接著爬回去,好好寫你的經。”

盧悅擰著眉頭,以靈力取一點江水,用嬰火煮茶。

“可千萬別燒成棄疾師伯的百味茶,我不喜歡。”

蘇淡水在心里嘆口氣,“進階‘玉’仙的事,我已經報下去了,你說申生師伯他們,什么時候會上來?”

盧悅手上的嬰火一顫,若不是控制得快,‘玉’壺恐怕得炸。

“棄疾師伯,肯定是不能飛升了。”

蘇淡水看了眼微起裂紋的‘玉’壺,“別燒了,就要漏水了。”

“……”盧悅默默把‘玉’壺扔進江里。

“我飛升之前,去看棄疾師伯,他說,‘自習卦以來,他一直告訴自己,天道無常,卦——無論如何,都不能算盡。’”

那后來是怎么回事?

盧悅看向語帶唏噓的師姐。

蘇淡水也認真地看向她,“師伯還說,‘他一輩子,只用命算了一卦,結果……他正在承受,可是不后悔!因為他渡了他想渡的河,并且因為有我們,他到了想要的心之彼岸!’”

“……”盧悅若有所思。

蘇淡水嘆口氣,“棄疾師伯還有一句話,讓我告訴你,‘人生從來沒有十全十美的時候,你只能從中選擇一種,你認為能忍受的苦難。’”

古仙詛咒,歷遍世間轉化,應在師妹身上,她無力更改,只能希望,師妹在做這件事的時候,不要在身累之后,還要加上心累。

“有去無回海里的怨靈,到底如何,我不清楚,世人也不清楚,可是你……應該清楚吧?”

蘇淡水‘摸’出一套茶具,用靈泉水幫她烹茶,“超渡的時候,如果覺得不行,就不要勉強了。世上的路多著呢,軟的不行,我們還可以來硬的。

回三千城進天幸圖修煉,強大自己,等他再來的時候,一巴掌把他再拍下去,反而更為爽快。”

盧悅真不知道,說自家師姐什么好。

‘陰’尊如果真是一巴掌能拍下去的,又如何能為禍仙界這么多年?

他的每一次蘇醒,都不知道,要有多少生命,經歷痛苦掙扎,死不瞑目。

強大,是世間所有有智生靈的本能,醒了以后,他能攪動的風雨,更是難以估量。

“你看看,又鉆牛角尖了吧?”

一看自家傻子的表情,蘇淡水就萬分后悔,當初在師妹憤世嫉俗的時候,沒添上一把火,反而竭力把她往正道上引,“讓‘陰’尊永遠沉睡,是整個仙界的事,你一個人累死了,能起多大的作用?明說吧,只會讓人家痛快地笑。

但是你自身強大了呢?那絕對是不一樣的,世人崇尚強者,修仙的世界,更是強者的天下,像拂梧大師,或者流煙仙子那樣,你最起碼,可以影響一方勢力。”

蘇淡水苦口婆心,“在仙界‘混’了這么多年,你也算不錯了,勉強可以說朋友滿天下,可是,當人家都一步步強大,而你的修為,還在原地踏步的時候,‘交’情……還能剩多少,你也知道吧?”

盧悅在心里嘆了一口氣,她知道師姐想說什么。

“正常情況下,朋友是站在同一高度的,別人在進步,你也進步,甚至比人家更快,當你成為一方大佬,那些朋友,也能影響一方勢力的時候,我覺得,才是你真正能面對‘陰’尊的時候。”

蘇淡水把滾開的茶水,倒了一杯給她,“那時候,你一個人打不過,我們可以一起幫你。”

淡紅的茶水,清香暖人中還帶了絲‘藥’氣,盧悅就知道,她連茶水,都幫她制成了補血的‘藥’茶,“不用再說了,”她對師姐揚起了一絲笑臉,“如果超渡不行,我一定馬上回三千城,抓谷令則一起修煉的。”

她敢這么干,最大的底氣,其實來自姐姐。

“雙生之體啊!”蘇淡水的語氣即欣慰又復雜,“幸好谷令則讓人省心。”

盧悅白了她一眼,“你什么意思啊?”

“羨慕嫉妒唄!”

蘇淡水笑了笑,“修煉都走捷徑,還不能讓我在背后腹誹幾句啊?”

“你那是腹誹嗎?”盧悅瞪了她一眼,“都明說出來了好吧?”

“呵呵,我高興,你還能打我啊?”

蘇淡水伸了個懶腰,“這里的風光確實不錯,我要在這里歇一段時間。”

盧悅無語,“在三千城,你就不能給自己放假了?”

“怎么放?大家都在忙。”蘇淡水捶了捶自己的肩,“你以為都像你啊?我的事也多著呢。好在這次臨來之前,把逍遙子老祖的‘藥’田,扔給鳳瑾了。”

師娘?

“須磨師叔哪還有一點英雄氣蓋?”

蘇淡水跟師妹吐苦水,“他天天想的,就是怎么跟鳳瑾過日子。”

“這想法‘挺’好的。”

盧悅倒是覺得師父真情真‘性’,做了他自己最想做的事,只憑這一點,就比大多數人,要好很多很多了,“因為曾經失去過,所以,再得到時,那份珍貴更讓他珍惜。”

她也曾經失去過,如果可以,她也愿歲月靜好,大樹底下好乘涼。

“我又沒讓他不珍惜。”

蘇淡水當然也知道師叔現在的情況,是怎么造成的,“可是他當大爺,還在我面前轉,就不行。”

“……”盧悅無語的同時,又忍不住笑。

“你還好意思笑?”蘇淡水怒,“他這樣,完全是你們三個慣的。”

“哈哈!哈哈哈……,絕對不止我們三個慣,還有師伯他們,當然,肯定也有你們。”

這個鍋,盧悅覺得她可以背一點,可是背全部,那肯定不行。

蘇淡水翻了個白眼,“鳳瑾以前多厲害啊,現在……”

“現在也厲害!”盧悅笑著接上,“不信,你去問問上官素就知道了。”

那兩個人是冤家,哪怕日子再安逸,以鳳瑾的‘性’子,也無法讓自己敗于她手,“前一段時間,上官師姐和我通話,還在我面前,罵了她。”

蘇淡水眉‘毛’微豎,“你就沒罵回去?”自家人再不好,也輪不到別人來說話。

“肯定得呀!”盧悅笑道:“我前段時間不是心緒不寧嗎?想讓她幫忙算算你們,結果,就因為這事,她干了一半,就撂挑子了。”

“蠢才,你就不能等她算過,再罵?”蘇淡水恨鐵不成鋼。

“別打呀!”盧悅‘揉’‘揉’被她彈了一指的額頭,“算了你的,還有時雨師伯,二師兄和飛淵,然后說你們的運勢都超強,你們的運勢強,其他人的,肯定也不會差。”

要不然,上官素也不會是那幅表情。

“那個神棍……,”蘇淡水‘摸’‘摸’鼻子,“回頭我也找她玩玩去。”

想想,鳳瑾確實不會弱,逍遙和飛靈兩大宗‘門’的功法,都對她開放呢。

“找個好點的理由。”

盧悅提醒一句,“可不能把我供出去。”

“嘁!她是鬼算,真要算,還能算不著?”

盧悅笑,“我因為眼睛借了天地之力,被天地天然屏蔽,她還真算不著。”

對噢!

蘇淡水仔仔細細地打量她的眼睛,“你今天還有多長時間?”

“差不多還有大半個時辰吧!”

盧悅望了船中的沙漏,“不過你來了,我現在就不急著回去了。”‘藥’茶也‘挺’好喝,難得師姐過來,就給自己放一天假算了。

“行啊。”蘇淡水點頭,“你的鱷龍‘洞’天怎么樣了?我幫你打理幾天,還有,那些靈田,干脆也改成‘藥’田算了。”

對于丹師來說,‘藥’田才是他們的最愛。

“靈田只剩一分地了。”盧悅不無遺憾,“上一次,谷令則過來,就說我靈田打理不方便,大都改成了‘藥’田。”

可憐眼睛不方便以后,連自個的家,都沒做主的權力了。

“一分地都多。”蘇淡水嫌棄,“你現在吃的是‘藥’膳,靈田的出產,一年能吃幾回?”

仙人的‘精’血回復艱難,她真不覺得師妹留著那地,能管多大用,“以前收的,你賣過嗎?”

“沒賣,可也沒‘浪’費,都釀酒了。”

“我幫你都改成‘藥’田吧!”

釀酒的糧食,完全用不著那么好,“回頭,我們到坊市,你想吃什么,我都給你買。”

“你知道我那一分地,現在種的是什么嗎?”

面對‘誘’‘惑’人的師姐,盧悅堅持住,“長‘春’谷啊,木道遠給我留了一株小望仙藤,一分地我還閑少呢。”

“噢!他啊!”

蘇淡水沒話了,“說起來,你可真行,那望仙果,就是從他那里得來的吧?當初還把我和師父唬得一驚一炸的,你知道煉望仙丹的時候,我們有多戰戰兢兢?早告訴,也許望仙丹的品質,還能更高。”本章節愛有聲,請()

上一章  |  一指成仙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仙路至尊  蓋世仙尊  最強反套路系統  一指成仙  都市最強修真學生  仙師無敵  都市之萬界至尊  
你可能喜歡看:  [歷史]  帶著倉庫到大明  玉堂金門  明末工程師  醫品狂妃  巾幗嬌  征途  醫香  
大家都在閱讀: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逆劍狂神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修羅武神  武煉巔峰  校花的貼身高手  妖神記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萬道劍尊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校花的貼身高手重生之溫婉極品女仙名門閨殺神控天下代婚
萬事如易九重紫惡鬼保鏢名門醫女嫡女重生都市呆萌錄
特種教師重生小地主隨身山河圖唐磚重生梅香棄婦重生也瀟灑
莽荒紀璞玉驚華御寶天師神魔系統生存游戲萌妻養成
錦心武動乾坤美女公寓全能修煉系統長姐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當前查詢耗時:0.296429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