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妖舞揚威>>妖舞揚威目錄

第四百九十章 危城

更新時間:2015-09-16  作者:曾經的青柳  關鍵字: 異界奇幻 | 西方奇幻 | 曾經的青柳 | 妖舞揚威 
黑龍卡卡這段時間的睡眠不太好,大體上來說,上了歲數的生物多少都會出現某些負面狀態,即便是龍族也不例外,卡卡……確實是老了。

不過,讓它郁悶的不僅僅是睡眠的問題。

就在前不久,一個偷偷潛入的小蟲子在它的領地里亂躥,而且還成功逃脫。當然,卡卡已經確認那是一個綠精靈,這幾天它一直在考慮是不是去綠精靈的領地索取點兒賠償。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龍嘛,喜歡財寶是天性,一個小蟲子的生死不需要在意,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它這些年連出去搜集財寶的興趣都缺乏,或許是真的老了?

或許……還有別的原因?

不知道是不是過于敏感了,卡卡總有一種危機纏繞的感覺,所以這兩天它并沒有下決心去尋找那只小蟲子的麻煩。

“好好睡一覺再說,反正那些綠精靈也跑不了。”卡卡給自己找了個理由,再次陷入到沉睡之中。

但是這一次的睡眠仍然不太好……因為,卡卡感知到了外面那些綠睛血蝠的死亡。

“這些家伙也真是夠蠢的,竟然……”

卡卡嘟囔了一聲正要睡下,卻猛然驚醒過來,那些綠睛血蝠在這里其實擔任的就是警衛的工作,在它的領地內,沒有其它生物敢于接近……更別說是殺死這些血蝠了。

“該死!”

卡卡怒了,它一聲咆哮,悠長的龍吟震得整座洞穴都在發抖,龐大的身軀在同一時間飛起,龍翼展開,向龍空外面飛去。

轟!轟!轟!

就在黑龍剛一飛出巢穴的瞬間。數十道魔法猶如狂風暴雨般的落在了它的身上,雖然龍族天生的魔法抗性強,但那些是要看什么樣的魔法、由什么人來施展的。

黑龍巨大的身軀被砸笇了地面,泥土飛揚中,鮮血嘩嘩地順著后背上數百片被掀開的鱗甲處流淌。地面也被砸出了幾個大坑。

“該死!三天部落什么時候有這么多的魔導師了?!”

卡卡心中憋屈之極,如果綠精靈聯盟真的會聯手來攻,它或許真的要考慮搬家了。但它知道。三天部落并不受綠精靈聯盟重視。知道它在這里,正可削弱三天部落的實力。而且就算綠精靈聯盟舉族來襲,恐怕也要損失大部分力量。那些一來,綠精靈的末日恐怕也就到了。

可是,今天顯然是……不對,那氣息……作為一個活得夠久遠的巨龍。它所知道的秘聞也不在少數,剛才攻擊它的有人類、有綠精靈、有野蠻人。還有……那分明是妖精一族的氣息,而且還是深淵妖精!

龍族是上位種族,一直以來,都有絕對的優越感。

但是。在面對妖精一族的時候,它們的優越感剩下的就不多了……妖精一族,被譽為神眷一族。在遠古時期。龍族要比妖精一族差上那么幾分,有一種天然的壓制。這是血脈記憶,根本無法擺脫。

就在卡卡跌落地面的時候,十幾條人影從不同方向向她撲了過來,頓時間空氣中想氣了施展斗技時發出的尖嘯聲。

砰!砰!砰……

雖然是猝受重擊,但卡卡的反應還是不錯的,身形擺,十幾條人影先后被撞飛,身上又多出了十數道傷口……但這都不重要了。因為空氣中突然響起一片‘咻咻’的聲響……這是海瑟薇帶來的狙擊手和神弓手發起的攻擊,他們的子彈和箭矢都有破魔效果,而且在彈頭和箭簇上都涂有專門針對龍族煉制出來的藥劑。

雖然這些傷口不如黑龍背上的傷口大,但給卡卡帶來的卻是更大的痛苦,而且龍族的強悍素質在這些傷口面前相形見拙——背上的傷口都有愈合的跡象,而這些傷口卻似乎更為嚴重,也給卡卡帶來了極度的痛苦。而且最為糟糕的是,它此刻一半身子在外,另一半身子在內,面對接下來的攻擊,它連閃避的機會都沒有。

卡卡擺動著腦袋,連連噴出龍息,然后趁機向后飛退……它畢竟是老了,沒有勇氣去面對敵人,只想憑藉著巢穴的堅固和龍族的攻伐手段堅持下去。

隆……

沒等卡卡退回龍穴,一片沉重的腳步聲響了起來,卡卡頓時心中一悸,下意識人的扭頭望去,只見十來個土元素正大踏步的向它沖了過來。

“滾開……”

卡卡剎那間明白敵人的打算,龍眼中頓時露出恐懼的神色,飛快的向洞內退去。

當數十輛撞城車在叛軍的簇擁下抵達歌黎加行省南面的塞納城下時,幾乎所有十字兵團的戰士們都覺得自己的胸腔子一下子縮緊,內里的心臟猛然變得和外面的皮甲一樣冰涼。只是現在這種情況撤退也只有死路一條,叛軍士兵超強的奔行能力足以讓人類騎兵都相形見拙,除了騎士團的騎士們外,只怕沒有哪個兵種能夠與他們的機動能力和耐久能力相抗衡。

巨大的撞城車粗獷的撞擊臂高高舉起,富有極強彈性的魔法金屬散發出濃郁地剛性氣味,每一輛撞城車擁有三枚撞擊臂,利用魔力機簧將旋轉力轉化為打擊力。

厚重的撞擊錘是用特殊的重金屬專門冶煉鑄成,機簧爆發出來的力道加上重金屬撞擊錘的慣性,足以開山裂石,堅硬無比的大青石城墻在這種撞城車的轟擊下與普通的泥墻土瓦也沒有太大差別,只需要連續不斷旋轉擊發地發動轟擊,無論是大青石和玄武巖構筑的城墻一樣只有崩陷倒塌。

比起原始的拋石車來說,這種撞城車利用魔金屬機簧的發力和重金屬打擊效果何止提高了幾倍。

費迪根下意識的握緊了自己腰間地彎刀,微微滲出的汗意讓脊背上一陣發涼。作為久經戰陣的宿將了,他還從來沒有如此緊張過。

數十輛撞城車的出現幾乎摧毀了城墻上士兵們地意志,失去了防御優勢,己方拿什么去壓制叛的叛軍?所有士兵都想到了失敗這個詞語。那意味著死亡。

如果不是費迪根果斷的斬殺了兩名動搖軍心企圖逃跑的士兵。他敢肯定現在的要塞內早已是亂成一團各自逃命去了。說起來也沒有別的雙手,圣十字軍團和其它軍團的確還有相當差距,一年多的訓練并未能夠讓他們成長為合格的戰士,也許只有經歷了這一戰之后,他們才能勇敢的面對叛逆軍軍隊地挑釁。

細密的汗珠從費迪根額際滲出,他知道自己這一次恐怕是遇上一生中最艱難的一戰了。

這一次叛軍的進攻與以前幾次的進攻似乎都有些不大一樣,圣彼得要塞離奇的失守。地下聯軍們蜂擁而入。腹背受敵的南方軍團遭遇了叛軍聯軍前所未有的瘋狂圍攻,從兵團長以下的三萬多名戰士竟然全軍覆沒,僅僅只有不足一千多人逃出了生天。而最為要命的是宮廷法師團和紫荊軍團也受到嚴重打擊,尤其是宮廷魔法師團,十多名魔法師和魔法師喪生,還有一些魔法師受傷。這個損失是難以彌補的。

為了防止叛軍進一步深入,以他們剛剛成軍的戰斗力可以想象怎們能夠抵擋得住瘋狂的叛軍。所以帝國已經將原本配給圣十字兵團地十名魔法師和魔法學徒抽走了七人,只剩下一名魔法師和兩名魔法學徒,僅僅依靠這三人能夠抗衡城墻下曠野中這些嚎叫著撲來的叛軍士兵么?能夠擊毀那些可能給腳下要塞帶來毀滅的撞城車么?費迪根不敢深想下去。

“大人,我們該怎么辦?”旁邊的軍官這一句話似乎問出了簇擁在費迪根周圍軍官們的心聲。沒有人會相信這一戰圣十字兵團會有什么希望,看見叛軍如此大規模的出動。

圣十字兵團的軍官們就已經在考慮這一戰的殘酷程度,而數十輛撞城車徹底熄滅了軍官們希望利用堅固地要塞工事阻擊叛軍的希望。而宮廷法師團只剩下寥寥三人在這里支撐大局,其情形可想而知。

沒有理睬周圍的軍官們。費迪根努力深吸了一口來自曠野中的涼氣讓自己心情盡量能夠平復下來,現在他不能給他們任何答復,他需要仔細評估一下雙方的優劣,從中評估雙方的戰斗力。

雖然叛軍在數量上遠遠超出了圣十字兵團,看上去的確猙獰可怖。

但是通過觀察他也發現了一點,這些步兵在紀律和表現出來的氣勢上都不如自己以前在服役是所在的帝國正規軍團,很顯然這批叛軍軍隊不是叛軍最精銳地部隊。

費迪根推斷從南方突破要塞直插歌黎加行省中心地區剿殺南方兵團的普通人部隊才是叛軍聯盟軍隊主力,否則以號稱帝國第一軍的南方兵團戰斗力,就算是叛軍突破了圣彼得要塞也不可能以這樣一個慘烈的結局收場。

他可是從南方兵團出來的老軍人了,對南方兵團引以為傲地強大戰斗力和頑強斗志他有著深刻的理解,如果不是在戰斗力相差懸殊的情況下,南方兵團都不可能落得如此地步。

對于來犯的叛軍,圣十字兵團地勇士們并不畏懼。

雖然圣十字兵團的士兵大多是在前一兩年的預備役士兵中抽調組建的新兵,但是這些預備役士兵中很多都是從南方兵團中退役的老兵,隨著南方局勢的日益緊張,這些老兵被重新征募而來組建了這支圣十字兵團,在這支部隊中,費迪根依靠這些老兵很快就讓部隊進入了狀態,老兵充當了基層軍官和教頭的雙重身份,并在鎮守帝國南部得鎮的生涯中逐漸成長起來。

應該說戰斗力雖然無法和南方兵團相比,但是費迪根自認為已經具備了和叛軍隊一戰之力,至少依托高大堅固地城墻防御上,費迪根相信完全可以應對敵人的常規攻擊。

費迪根甚至一直懷疑是不是守軍的士兵為了夸大叛軍的戰斗力而有意夸大其詞,或者就是叛軍通過一些走私渠道拼裝了一兩輛撞城車來鼓舞己方士氣罷了,但是現在看來自己犯下了一個錯誤,如果早知道敵軍會如此大規模地使用撞城車,費迪根便是冒著違抗命令地風險也絕不會同意帝國將那七名魔法師和魔法學徒抽走。現在自己卻面臨著如何摧毀那足以致命的撞城車這個難題。

傳統地拋石車要想擊毀這種撞城車并不容易,叛軍顯然有所防范,在撞城車上都包裹了減輕外力打擊力量的厚實皮革,甚至還在撞城車前沿布設了一道藤網,可以有效的防止在撞城車抵達城墻下被拋石車這一類遠程打擊武器的破壞,而抵達城墻下再將藤網撤下,便可發動攻勢。叛軍也并不蠢。這種方法雖然簡單,但卻相當有效。

拋石車無法發揮作用,那唯一的希望就只能寄托在了魔法師們身上了。而現在能夠幫助自己的只有身邊這一位魔法師和兩位魔法學徒,費迪根心中沒有半點底,他必須要獲得魔法師們的支持。

“圖卡先生,你對這一仗怎么看?”遠處的叛軍已經在開始列隊。騎著高大大馬的軍官不斷出列揮舞著小旗示意士兵們要按照步伐和陣型前行,這些該死的家伙。為什么人背叛帝國,費迪根心中又是一陣發苦,又是一陣憤怒,但他發現無論自己情緒如何。實際上是毫無辦法。

“費迪根大人,您是主帥,我們只是配合您。您需要我們做什么,只要我們能夠做到。我們都將竭盡所能。”一臉蒼白清瘦的魔法師被一件寬大的魔法師袍服籠罩。

看上去有些單薄,不過從對方深陷眼光中散發出來的幽幽目光足以證明這位魔法師并非那種濫竽充數的貨色,他身畔的兩名魔法學徒顯然有些差距,從他們兩人緊張地神色就可以看出他們也被叛軍強大的氣勢給嚇住了。

“有些單飛揚。先生,我不想在您面前隱瞞什么。希望您也能夠給我一個如實的承諾,如果我們能夠摧毀眼前這些叛軍操控的撞城車中的一半,我認為我們或許有機會打退叛軍這一波的進攻,如果我們做不到這一點。那我們在這里堅持下去就毫無意義了,只能鞠躬盡瘁了。”費迪根死死盯住對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

“唔,費迪根先生,你計算過現在已經出現地撞城車有多少輛么?”一臉蒼白的魔法師并沒有被費迪根的話所嚇倒,他表現十分平靜。

“大約在三十輛左右,我推測這一次叛軍使用的撞城車大概在四十輛左右。”

費迪根根據自己的目測推算道。

“似乎我們沒有其他選擇了吧,現在撤退也只有一死而已,還不如拼一把。我很喜歡賭博,不如我們就來賭這一把吧,只不過賭注是咱們城中所有人地生命。”面色蒼白的魔法師眼睛中泛起瘋狂的光芒,咧嘴一笑,看起來說不出的突兀詭異。

“好,圖卡先生,我們就來賭一把,不知道你有什么要求?”費迪根咬著牙關瞪著有些發紅眼珠子道。別無退路。也只有寄希望于這位表現有些怪異地魔法師了。

“很簡單,他們肯定會集中撞城車攻擊一點。當城墻被攻破時,不要急于彌補缺口,他們肯定會想要擴大缺口,等他們的撞城車集中這一點時,我才會出手,在此之前,你們只能用士兵盯住叛軍的進攻,否則一旦被叛軍察覺我們的意圖,我們就會失敗,結局就是大家都完蛋。”

圖卡悠然一笑,白森森的牙齒露出來,讓費迪根突然發現對方兩對犬牙似乎有些特別,格外尖利刺眼,但是對方似乎也察覺到了什么,立即就緊閉上了嘴。

這個時候費迪根也沒有過多心思來思索其它了,在他想來,即便是對方是個魔鬼,他也會毫不猶豫的向對方借取力量,只要能夠渡過這一劫,自己哪怕下地獄也在所不惜。

“好,圖卡先生,我們會按照您的意見努力去做,只要能夠摧毀對方的撞城車,這一仗我們就還有勝利機會。”費迪根牙齒緊咬,似乎連呼吸也粗重了許多,凌厲兇狠地目光一掃周圍的軍官們,斷然道:“要想活命的就給我上,打不下這一仗,大家都只有變成曠野里被死狗吞噬的尸體,我們別無選擇,明白沒有?!”

“明白!”一瞬間在場軍官們的斗志立即就被升華到了頂點,為了自己的生存而戰,沒有什么比這個更具有刺激性了,勝則生,敗則死,唯此而已,別無退路。

當一干軍官們迅速散開奔赴各自崗位時,面色蒼白的魔法師才幽幽道:“費迪根大人,我得提醒您,您方才鼓勵士氣的話語很好,但是您得清楚這一點,我們這一仗并無勝利地機會,我們只是要贏得一個逃跑地機會而已,我希望您不要沖動。”

微微苦笑,費迪根輕嘆一口氣才道:“圖卡先生,我比您更清楚這一點,我更擔心的是我們連這一戰都堅持不下來,如果不這樣鼓勵他們,我怕他們支撐不下來啊。”

“你明白就好,我們也需要去準備了。”魔法師點點頭滿意地道,“那些叛軍一定會受到懲罰的。”()

上一章  |  妖舞揚威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仙玉塵緣  我不會武功  符篆蒼穹  皇后猛于虎  深淵主宰系統  神控天下  霸天武圣  
你可能喜歡看:  [仙俠]  玄塵道途  都市之少年仙尊  都市最強修真學生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極品女仙  通神  九仙圖  
大家都在閱讀:  極品全能學生  逆劍狂神  瘋狂升級系統  小農民大明星  重生之御醫  極品飛仙  神級大魔頭  錦堂歸燕  明朝敗家子  艦載特重兵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當前查詢耗時:0.031253231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