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法外特工>>法外特工目錄

第三百十五章 欠你的結局

更新時間:2014-02-04  作者:油炸雞米花  關鍵字: 都市 | 娛樂明星 | 油炸雞米花 | 法外特工 
這種安靜并且沒有任何負面情緒的對白讓樸智妍和鄭秀妍兩人都沉浸其中,或許不再是為了陳朔,也不再是為了所謂的愛恨,兩個普通的女人,相互間傾訴著自己的感情故事,僅此而已。

唯美,不凄涼,很平淡,卻充滿甜蜜憂傷。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很可惜,兩個故事的男主角都是同一個人。

所以很悲傷,很凄涼。

鄭秀妍撇過頭,望向窗外灑進來的碎落陽光,嘴角微微上揚,不知在想什么又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忽然之間變得很開心,回過頭對樸智妍說道:“總之,我們的故事都很好,如果里面的男主角是兩個人的話,那就是完美。”

樸智妍點了點頭。

“我沒有后悔自己的決定,就像陳朔以前說過的那樣,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雖然他不是基督徒,但古人總結的經驗還是要聽的,天意如此,我輸的也不冤枉,只是以后到底會怎么樣,你有準備嗎?”

樸智妍吐了吐舌頭,說道:“要什么準備,大不了我養他唄。”

鄭秀妍笑道:“所以這就是我為什么會輸。”

鄭秀妍起身,把擱在椅子上的外套拿起披在身上,微笑道:“謝謝你的咖啡,也謝謝你的故事。”

樸智妍同樣起身,認真的對鄭秀妍說道:“我也很感謝你的故事。”

鄭秀妍疑惑的問道:“不是應該感覺到被挑釁后的氣惱嗎?”

樸智妍搖了搖頭,回答道:“你讓我知道了陳朔真的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鄭秀妍沉默,低頭看向那個黑色的小盒子,里面擺著一份承諾,陳朔給樸智妍的承諾,此刻她的心很平靜,異常般的平靜,婚禮的祝福顯然說不出口,那樣實在太過違心,那么索性就不說,沖樸智妍毫無理由的微笑后,大步離開。

樸智妍坐會原位,拿起盒子細細打量,目光無比的柔和,良久,才緩緩的吐出一口氣,小聲說道:“她真的是個很好的女人,可能是因為陳朔的緣故,也可能是因為那年她成長了許多,但不管怎樣,如今她錯過了,我沒有。”

說完,打開盒子,把那枚戒指從新戴在手指上,迎著夕陽,熠熠生輝。

“真美。”樸智妍握緊了拳頭。

鄭秀妍在訓練室獨自一人隨著音樂進行著高強度的舞蹈練習,就算已經精疲力盡卻不肯停歇,最終,整個人失去支撐倒在地上。

彎曲著身子,大口大口的呼吸,只感覺肺就要炸開,但卻無比的舒暢,最后止不住的笑了出來,混雜著汗和淚流進嘴中,嘗遍了心酸。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首爾向往常一樣繁華如初,但從街上莫名其妙多出來的許多巡警和頻繁響起的警鈴,告知著很多人現在并不是特別太平。

所有人的忍耐都到了極限,鬼斧和野狗的混戰已經到了最,野心家們希望他們能拼個你死我活,更多人則希望這兩個混蛋一起死掉。

鬼斧和野狗最終面對著面開始了決戰。

陳朔捂著腹部那恐怖的傷口,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手中的斧頭顫抖著,上半身的衣服已經被撕裂成了破布,一道道傷口遍布在上面,分外血腥。

野狗望著陳朔,好奇的問道:“為什么你還能站著?”

陳朔沒有回答。

野狗那張猙獰的臉忽然釋然一笑,說道:“我是站不住了。”

說完,龐大的身軀便癱倒在了地上,血水順著他的后背浸濕了大地,陳朔扔掉斧頭,一屁股坐在地上,說道:“我總得等你先倒下才行。”

野狗說道:“你還沒贏。”

陳朔笑了笑:“我也還沒輸。”

野狗說道:“很多年前我在歐洲見過你,那時你好像剛殺了中東的那位傭兵榮登黑榜,我也在那個交易所,站在遠處,想著終有一天我能等你長大,然后來殺了你。”

“這么多年過去了,終于迎來了機會,我很欣慰,你的一切都很和我的胃口,手段,力度,等等一切,除了宙斯,你是最讓我感到活著有意義的對手,能殺了你,是我的榮幸。”

“我要結婚了。”陳朔突然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

野狗一愣,也下意識的脫口而出:“恭喜。”

“同喜。”陳朔笑道:“所以,我的未婚妻還在等著我,還有一個女人同樣在等著我,我必須得比你晚死,我的一切才剛剛開始,我會有自己的兒女,自己的家庭,自己的事業,太多的事情等著我去完成,我怎么能死?”

野狗長嘆,說道:“那看來今天我得死了。”

陳朔笑道:“走好。”

“我死了還有宙斯,宙斯死了還有后繼者,但我們這種人的路就是一往直前,后退一步就是死,鬼斧,我在地獄等著你。”

野狗氣絕。

陳朔閉上了眼睛。

人們再次找到陳朔時是在第二天的清晨,無數的警車停在山腳,荷槍實彈的武裝人員原地待命,不遠處一群胸口戴著黑玉的男人神色匆匆的沖上了山頂,安妮站在一旁,看著那具尸體,還有一個正在大笑的男人。

大笑,狂笑,笑到傷口崩裂,嘴角流出血水卻依然在笑。

鬼斧,黑榜第二。

史上最年輕的黑榜第二,用最直接最暴力的手法登上王座,從口袋里掏出一個黑色的小盒子,拿出里面的戒指小心翼翼的戴上,陳朔虛弱的沖安妮說道:“扶我起來。”

安妮走上前,說道:“恭喜。”

陳朔擺了擺手,說道:“祝我結婚快樂吧。”

大幕落下。

陳朔躺在床上,身旁的私人護理師正在為他的傷口換藥,安妮端著手機放在他的耳邊,陳朔正在和樸智妍通話。

“從國外回來了?”

陳朔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不那么的虛弱,微笑道:“快了,再過一星期就能回來,婚禮的事情我這邊的人也處理的差不多了,你說的沒錯,結婚果然是這個世界上最麻煩的事情。”

“這話說的不對。”樸智妍說道:“這個世界上最麻煩的事,是和你結婚。”

陳朔苦笑:“我很抱歉。”

樸智妍在電話那頭微笑道:“就算是為了彌補,也希望陳會長能在百忙之中好好的籌備婚禮,雖然我穿婚紗確實不太好看,但你可不能嫌棄我。”

陳朔笑道:“我怎么敢嫌棄?”

“說的很在理。”

當鄭秀妍再一次看到陳朔時,他的胳膊上還固定著石膏,地點還是那間屬于他們兩個的小窩,那里的裝修全部出自鄭秀妍的手,以前鄭秀妍夢想這會是她和陳朔的婚房,如今全部成為了泡沫。

看著陳朔固定著石膏的右手,鄭秀妍問道:“怎么,又去打架了?”

陳朔點了點頭。

“輸了還是贏了?”

陳朔說道:“我這個人不愛打架,但是我從來沒輸過。”

鄭秀妍點了點頭:“那就好。”

隨即便問道:“什么時候結婚?”

陳朔回到:“下個月的十號。”

“是個好日子。”

“確實是。”

鄭秀妍覺得沉默終歸不是個辦法,她想重新回到原來的生活,沒有陳朔的生活,于是微笑著問道:“怎么突然就想起來找我了?”

陳朔撓了撓頭,說道:“就是突然之間有點想你,于是就想見你,見了又想抱你,抱了就想吻,吻了就想著回到過去,想多了,自然就要付諸行動。”

鄭秀妍說道:“不要這樣。”

陳朔無奈道:“你也知道我一直都是這樣。”

“你要結婚了。”

“所以是最后一次。”

鄭秀妍覺得自己又被傷了一次。

陳朔說道:“秀妍,以后很多事情我沒辦法幫你擋著攔著,你要好好照顧自己,終歸有一天。”陳朔還想說下去,卻發現自己怎么也開不了口,那些話,不適合陳朔,也不適合現在的鄭秀妍。

脆弱的就好像泡沫一般的鄭秀妍。

陳朔上前,用完好的那只手把鄭秀妍摟緊了懷里,鄭秀妍很順從,前所未有的順從,卻不知道這是最后一次,還是未來無數可能當中的第一次。

總之,他們抱了很久。

“我很愛你。”這句話不知道是誰說的,因為混雜著男女共同的聲音。

“能不結婚嗎?”鄭秀妍的聲音小的跟蚊子叫一樣。

“我也很愛她。”陳朔歉意的說道。

鄭秀妍抿了抿嘴唇,說道:“如果很久之前我們能這樣心平氣和的說幾句話,是不是很多事情就會有一些轉機?”

陳朔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知道。”

鄭秀妍灑脫一笑,說道:“我也不是特別的難過,只是覺得原本一直屬于自己的東西突然長出兩條腿自己跑了,原本那些恨你的事情突然之間也就恨不起來了,到底怪誰,我也不知道了。”

陳朔說道:“怪我。”

“確實怪你。”

鄭秀妍想要離開陳朔的懷抱,卻被阻止:“再讓我抱會。”

“我也想再被你抱會,以后再也不能了,陳朔,真的不能了。”

“我不是什么好人,秀妍,以后的事情誰說的準,就好像現在,只要我想,你別想走,就讓我孩子氣下去吧,反正我一直對不起你和智妍,反正死了以后一定會下地獄,那就下吧,我只是想讓自己活得沒遺憾。”

鄭秀妍抬頭看向陳朔,說道:“去結婚,然后幸福。”

陳朔很認真的說道:“沒有你,幸福只有一半。”

“別逼我好么。”

陳朔吻住了鄭秀妍。

“現在不是說我有多么多么的愛你,秀妍其實愛什么的實在有點過于宏觀,秀妍,不是愛與被愛,而是我現在離不開你,不是把你留在我身邊,也不是能奢望每天就這么抱著你,如果可以,我希望能這樣抱著你抱一整天。”

鄭秀妍感受著唇角的余溫,搖了搖頭:“太晚了。”

陳朔語氣堅定:“只要你想,什么時候都不算晚。”

“那我算什么?”

陳朔沒回答鄭秀妍的問題,反問道:“還恨嗎?”

鄭秀妍一愣,隨即沉默不語。

“還愛嗎?”

依然沉默。

陳朔欣然笑道:“不恨了,還愛著,對不對?”

鄭秀妍依然沉默。

又過了很長時間,鄭秀妍問道:“不恨了,還愛著,那你有多愛?”

陳朔笑的很壞,也說的很認真:“有多愛?如果可以,我想把你摁床上操上三天三夜。”

“鄭秀妍,我想上你,很想,非常想,如果可以現在就想,我他媽自從回到首爾以后無時無刻不再想著你的身子,我想你的嘴唇,想你的舌頭,想你的胸,想你的屁股,他媽的白天想,晚上想,老子白天意yn,晚上意yn,就想著上你,上死你。”

粗鄙不堪的話語,甚至讓人厭惡,但就是這些話,是陳朔的肺腑之言。

鄭秀妍不再沉默,抬起手便要扇陳朔耳光。

揚著的手最終還是沒有落下。

陳朔很舒服的說道:“這話是不是已經直白到了讓人發指的地步?”

鄭秀妍冷笑:“確實是。”

陳朔說道:“但都是真心話。”

鄭秀妍說道:“聽出來了。”

又是長時間的沉默,鄭秀妍望著陳朔,說道:“去結婚,然后我做你的女人。”

陳朔點了點頭:“結婚,然后我做你的男人。”

鄭秀妍猶豫了會,說道:“我見過智妍。”

“我知道。”

“我們還互相聊了很多,我和你的,她和你的。”

“所以我才愛她。”

鄭秀妍上前摟住陳朔的胳膊,踮起腳尖對著陳朔的耳朵呵氣:“我想看看,你能不能上我上夠三天三夜。”

“我還想試試在上面是什么樣的感覺。”

陳朔單手抱起鄭秀妍,往臥室走去。

事實證明陳朔無法連續奮戰三天三夜,因為短短幾小時后鄭秀妍便已經癱軟在陳朔的身上,就像她說的那樣,整場戰斗鄭秀妍都騎在陳朔身上,耗光了力氣,喊啞了嗓子,最后沉沉睡去。

散落的長發披在光滑如絲綢的背上,陳朔的手輕撫在上面,從后頸到大腿,再從大腿到腰,樂此不疲。

望著酣睡中的鄭秀妍,陳朔微笑,這樣多好,多么美好。

婚禮出奇的順利和甜蜜,男方的家人卻有點出奇的少,丁蕊到場了,陳美酒也到了場,李戩,蘇牧,金千羽,十七,相對于女方,陳朔這邊的親人確實有些少。

以后要面對的事情還有很多,陳家的事情并沒有完,美季集團的權利糾葛依然撲朔迷離,但陳朔不怕,他現在手里握著世界,不久的將來他會離開韓國,去到更大更危險的舞臺,一切的一切,剛剛開始。

但在此之前,讓我們的新郎好好的享受甜蜜的新婚之夜。

樸智妍把自己裹在被窩里,大眼睛撲閃撲閃的望著坐在床邊凝視她的陳朔,很不自在的挪動了一下身子,小心的問道:“要不你先進被窩里面來?”

陳朔笑道:“你穿那么多衣服,我進去干什么?”

樸智妍俏臉一紅,辯解道:“胡說,我只穿了睡衣。”

“睡衣里面呢?”

“沒.....沒穿。”

陳朔疑惑的問道:“你說什么,我沒聽清。”

見陳朔如此無賴,樸智妍氣急敗壞道:“陳朔你無恥。”

陳朔鉆進了被窩,順利的把樸智妍剝成了羊羔,擁入懷中,彼此感受著火熱的身體,樸智妍有些醉眼迷離。

“智妍,以后是要當孩子他媽的人了哦。”

樸智妍惡狠狠的說道:“那你總得先讓我把兒子懷上再說吧?”

陳朔欣慰道:“你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雨水交融,嬌妻如此,陳朔自然得無比溫柔,之后,樸智妍微微喘氣,抬頭望著陳朔道:“陳朔,以后我們真的就是每天都一起生活了吧?”

陳朔在樸智妍的翹臀上輕輕一捏,惹的樸智妍一陣白眼,而陳朔卻渾然不覺,說道:“樸智妍,你該給我換個稱呼了。”

樸智妍很不自在的問道:“那該叫什么?”

陳朔理所當然的說道:“當然是叫老公。”

“叫老公不習慣。”

“不習慣也得習慣。”

“得兒子出生了再換。”

“不行,明顯我吃虧。”

“那你想怎么樣?”

“再來一次。”

樸智妍剛想發問再來一次是什么意思,嘴巴卻已經被陳朔堵住,那份異樣的感覺再次襲來,于是她閉上了眼睛,繼續幸福。

幸福到底是什么,如果非要找個定位,那么就會有千萬種定位,陳朔也不知道自己未來到底會如何,但是他很想繼續這么想去,用自己的雙手奮斗,來讓他的兩個女人和親人能一直幸福。

酣醉之際指間有煙,大號之際手中有紙,這就是最尋常的幸福,陳朔會為了這些最尋常的幸福奮斗。

因為他們都是人,都會難過,會傷心,但是在此之后,就是幸福。

陳朔這輩子都沒有好好的幸福過,但千辛萬苦總算是活下來了,如果可以,陳朔望著鄭秀妍,笑道:“如果可以,能不能一直牽著我的手?”

如果可以,陳朔望著懷里已經熟睡的樸智妍,微笑道:“如果可以,這輩子就對我撒嬌好不好?”

如果可以,就這樣讓他們一直幸福。RS

上一章  |  法外特工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極品全能學生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都市至強者降臨  重生之神帝歸來  校園最強護花系統  校花的貼身高手  超級兵王  
你可能喜歡看:  [競技]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重生之狂暴火法  黑腳  神級英雄  中場狂徒  主神見大神  重生之網游帝王  
大家都在閱讀:  逆劍狂神  極品全能學生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武煉巔峰  都市至強者降臨  重生之神帝歸來  校園最強護花系統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校花的貼身高手  全職法師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當前查詢耗時:0.202820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