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七夫呈祥>>七夫呈祥目錄

第279章 大結局

更新時間:2013-06-21  作者:魚魚自游  關鍵字: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魚魚自游 | 七夫呈祥 
驕陽似火,又到了一年之中最為炎熱的季節。

皎月急匆匆的一手提著裙擺,一手抬至額際抹了把汗,向著爺爺奶奶所住的院子奔跑著。

她如今已是十三歲的大姑娘了,都說女大十八變,小時候所有人都覺得她長的像她娘,可是現在她除了那雙秋水般的眸子仍是像極了安若,其它的五官卻越發長的像她爹百里云了。倒真是取了父母倆長相上的優點,漂亮極了。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離小院的拱門還有好幾步的距離,皎月跑的累了,停下喘氣休息,就聽到院里又傳來熟悉的聲響。

“七萬。”

“碰……”

“慢!胡了!”

“唉呀大哥,你這牌怎么打的?明知親家要胡萬子,你還一個勁的打。”

“妹子,你倒是看看我的牌,清一色的筒子都聽張了,摸上來張七萬能不打么?”

“別爭了別爭了,老程,你沒籌碼了,該輪到我了。”

“老駱,說好了打八圈的,這才打了六圈你急什么?”

皎月跑進了院子里,就看到爺爺奶奶和舅爺爺還有瑤爺爺圍坐在院中的葡萄架下打著麻將,一旁的駱爺爺正扯著舅爺爺非讓他下桌。

見皎月跑進院來,程秋心關切的說道:“皎月,看你跑的一頭汗。這大熱的天,有事兒不知讓侍從們傳話么?快來奶奶這兒,讓奶奶給你擦擦。”

皎月擺了擺手,上前拉著駱先生的手,“駱爺爺,我娘要生了,快跟我去…···”

程秋心聽后趕忙問道:“什么時候發動的啊?你梓爹爹不在你娘身邊?”

皎月解釋道:“梓爹爹在娘親的房里陪著她呢······”

程秋心聽后安下心來,笑著說道:“皎月,有你梓爹爹在就沒事兒,你娘都生了你們姐弟六個了,這小七只怕過不了多久就能生下來。”

程之恒也說道:“你拉著你駱爺爺去了也沒用·他只會治外傷,生孩子的事兒他幫不上忙的。”

皎月面露急色,“不是,不是。娘親倒真是沒什么事兒·只是我爸他緊張的暈過去了。”

“啊?”五位老人家都頗感意外,不過轉念一想,凌崢的‘不育癥,治了這么多年才好不容易讓安若懷上了他的孩子,這會兒會緊張的暈倒也實屬正常。

這十年來,安若除了目前正生著的小七,還生了另五個兒子。

大兒子程卓是她與昭鈺所生,今年九歲·長相酷似昭鈺。若是讓瑤天劭、昭鈺和卓兒祖孫三人站在一起,任何人一眼就能從他們相似的長相中看出他們之間的關系。

只是與昭鈺謙遜溫和的性子不同,卓兒的性格非常頑皮。因著他是家中長子,下面的幾個弟弟們又全都聽從他這哥哥的話,每天他都帶著弟弟們在府里尋著樂子玩,時常鬧的家里一團亂,每次都會把安若氣的想拿皮鞭子抽他。

不過,小程卓不怕娘親的皮鞭也不怕爹爹的教訓·在家中他唯一敬畏的就是他的穆爹爹,在他小小的腦袋里唯一的夢想就是,長大了能成為像穆爹爹這樣頂天立地威武帥氣的將軍

因此·有時瀟宇對卓兒說的一句話,可以當得上安若對他抽打十次皮鞭的威懾,后來安若就干脆在卓兒每次惹禍之后讓瀟宇來教育他。

這讓昭鈺很失落,不過隨著瀟宇的兒子晨曦長大了,昭鈺在某種程度上找到了些平衡。

與卓兒相反的,程家二子,瀟宇七歲的兒子穆晨曦不愛舞刀弄槍,卻是個酷愛讀書的小天才。他記憶力超群,書本上看過一遍的文章馬上就能倒背如流,而且他像玄熙小時候一樣·三歲就能作出不錯的詩句。

這讓安若非常欣喜,于是經常讓學問最好的玄熙教導晨曦讀書。漸漸的晨曦崇拜上了學識淵博的玄熙,可這讓瀟宇很是不甘心。他想教導晨曦武功,期望他將來能像他一樣成為一員大將,只是晨曦不買父親的賬。

為了勸說晨曦棄文學武,瀟宇特意找來卓兒·讓他在晨曦面前演示了一番武藝。

看著只大了他不到兩歲的哥哥,將院中一顆有他大腿粗的樹木一刀齊腰斬斷,晨曦很老成的搖了搖頭,然后開口作了一首詩:“少小多才學,平生志氣高。別人懷寶劍,我有筆如刀。”在瀟宇滿臉的驚詫和卓兒一臉茫然的表情下,晨曦踱步離開。

自此之后,瀟宇便再也不勸說晨曦學武,默許了他崇拜玄熙。

而玄熙的兒子玄丁如今也有六歲了,因著他在家中排行老四,玄熙以甲乙丙丁計數,給他取了玄丁這個名字。在安若看來,丁丁的名字取的太過草率,只是她也想不出更好的名字,便只能由玄熙決定了。

其實在所有的孩子中,安若只怕是最最喜歡丁丁的。

原因有兩個,第一,丁丁繼承了玄熙俊美無儔的相貌,甚至青出于藍。繚繞在了剛出生的丁丁周身。這個孩子一生下來就潔凈的像無瑕的白玉一般,仿佛是落入人間的天使。

雖然當時為她接生的桑梓說她剛生產完就虛弱的睡了過去,哪里可能看的到什么紫氣東來,可是安若卻固執的認為,丁丁一定是天使落凡塵。

安若最喜歡丁丁的第二個理由是因為,丁丁不像他那兩個癡武癡文的哥哥,他極其戀母,從他睡醒到他睡著,必是時刻都要讓安若陪伴在他身邊,而且丁丁嘴巴很甜,經常哄的安若笑成了一朵花,安若是愛極了這個兒子。

也正因為安若表現的很明顯的偏心,讓桑梓的兒子桑柳從小很受傷。

安若的偏心,對于已懂事的皎月來說倒是無所謂的,對于心思根本不在娘親身上的卓兒和晨曦來說也是無所謂的,可是對于只小了丁丁一歲兩個月的柳兒來說,卻是委屈和痛苦的。

柳兒吃奶時,丁丁哭了,于是嘴里的食物消失了。柳兒學走路時,丁丁喊娘親了·于是柳兒被抱進了娘親‘發明,的學步車里,眼巴巴的看著娘親抱起丁丁。柳兒會畫畫了,與丁丁一起拿著畫好的畫給娘親看,可是娘親每次先夸贊的都是丁丁·只是在末了捎帶夸上柳兒兩句…···

諸如此類的小事情讓柳兒弱小的心靈蒙上了委屈的酸楚,小小的他只能讓自己變得越發鬧騰才能吸引母暫時的關注,并且經常同奪走了他母愛的丁丁打做一團這更加讓安若對他厲聲厲色。如此惡性循環的結果就是,柳兒繼卓兒之后,成為了家中另一難題。

桑梓很早就發現了柳兒的問題,也看出了是因安若的偏心導致了柳兒的偏執乖張。只是他一直認為柳兒還小又不想引起家中不必要的矛盾,于是他一直隱忍著沒有對安若提及。

可是看著三歲多的兒子越來越玩劣,與丁丁打架的次數也越來越多,桑梓下定決心要與安若以及全家人好好的談一談。

于是他當晚就召集了全家所有人員,共同向安若提出了‘關于平等對待每一個孩子,的坐談會。安若在眾人的集體聲討中醍醐灌頂,在做了深刻的檢討之后決定痛改前非。

自那之后柳兒和其他的孩子們終于享受到了平等的母愛,孩子們與爹娘,以及兄弟們之間的關系變得和諧了。柳兒的性格也終于回歸了正軌變得懂事又溫順。

之后,莫徹辰的兒子莫商也出生了。其實莫商剛出生的時候,是被莫徹辰取名為‘莫殤,的。這是因為自他一生下來就被桑梓確診他與他父親原先一樣,患有先天心疾。

這個消息如同晴天霹靂,讓全家人,尤其是莫徹辰和安若陷入了痛苦和絕望之中。莫徹辰給兒子取名莫殤就是希望他能有機會遠離心疾的痛苦,能像他這個父親一樣幸運的治愈頑疾。

好在桑梓告訴他們只要再回一趟圣雪軒尋到雪怪,取了它的心頭血制成藥,小殤殤的心疾便能像莫徹辰一樣被治好。

于是莫徹辰和桑梓一同去了趟圣雪軒,也許是上天眷顧,他們很順利的捕獲到了雪怪,取了它的心頭血治成了藥。

小莫殤喝下藥之后身體恢復了健康莫徹辰便嫌兒子名字里的那個‘殤,字太悲情,于是給他改成了‘商,,因為莫徹辰希望商商將來能繼承他的事業,將生意越做越大。

如今商商一歲多了,而安若和鳳無雙的孩子也即將出生了。

當皎月帶著五位爺爺奶奶們趕到娘親院子里的時候,就看到幾位爹爹和五個弟弟們圍在院子里大樹下的陰涼處。

瀟宇和昭鈺一人扶著鳳無雙一人給他掐著人中。百里云帶著卓兒和晨曦正給他們三人扇著扇子,玄熙一手牽著丁丁一手牽著柳兒站在一旁。另一側,莫徹辰懷中抱著不到兩歲的小商商,還有秋繁、容寧和已長成十五歲俊美少年的悠兒一同圍觀著。

駱先生急走上前,口中說著:“你們別都圍在這兒,得空出間隙讓凌崢呼吸些新鮮的空氣。”他從瀟宇懷中將鳳無雙攬了過來,又從懷中掏出個小瓶子,放到他的鼻下,沒過一會兒鳳無雙就皺著眉頭緩緩睜開了眼。

他剛一清醒過來,就趕忙問道:“安若生了么?”

程秋心望了眼安若的房間,聽不見里面的動靜,只好對鳳無雙說道:“許是快了,她生商商的時候不也只用了一個時辰就生完了么。”

眾人這時的注意力都聚到了安若的房門口,心中始終是有些忐忑不安的。往昔安若生孩子疼痛時的嚎叫聲真可用‘慘絕人寰,來形容,整個府宅都能聽的見,怎么這次卻這么安靜呢?

瀟宇和駱先生將鳳無雙從地上扶了起來,想讓他坐到一旁的石凳上,可鳳無雙卻想去安若的房門前詢問她們母子的情況。

百里云上前拉著他勸說道:“剛才你就不聽勸,非得站在院子中間來回晃蕩,才被曬的中了暑氣暈倒。快在這兒坐好吧,別等安若生了孩子,你又被曬暈了。”

鳳無雙聽了勸在一旁坐了下來,只是整個人緊張的雙手不停在膝蓋上搓捻著。

昭鈺猜測著一時半會兒只怕安若還生下來便招呼關n位老家都在圓桌旁的石凳上坐下。一家人安靜卻又焦急的等待著安若順利生產。

其實在安若與瀟宇他們成親之后沒多久,言子非就在云京城區劃了塊地在上面建起了座極大的宅院賜給了安若。

百里云他們七個是極不樂意接受言子非的恩賜的,可安若卻是覺得挺好,這么大的一座新府宅若是自己掏銀子買的話,花費她在禮部任職一輩子所賺的薪奉只怕都不夠現在言子非能白送給她,她有什么理由不接受呢?

再說原先的家的確也太小了些,以后孩子們多了起來,根本不夠住。而且安若心里還有著她自己的小九九,以后言子非不當皇帝了,肯定是要跟她一起生活的,她得為他先備著以后住的地方啊。

百里云他們敵不過安若的堅持只能隨了安若,搬了家。只是原來的老宅還留著的,除了摘走了他們各自院門上的牌匾,他們沒搬任何東西。

搬了新家之后,瀟宇看駱先生年紀大了,不愿他獨自一人住在將軍府里,便和安若商量著把他也接來了家里一同生活。

還有秋繁和容寧,也同他們一起帶著悠兒住進了新家的新‘繁寧居,內,‘一家三口,掛著安若夫君和繼子的名銜生活的其樂融融。

兩年后,瑤天劭卸任了瑤國大祭司的職務與程之恒一同到了云京和安若一家生活在了一起。

桑梓自聽昭鈺說了他的身世,知道瑤天劭是他的親生父親,并沒有任何驚詫和排斥的情緒。瑤天劭來到云京之后,他們父子三人相認了彼此,這些年父子兄弟之間的感情也非常好。

讓安若感到意外的是,瑤天劭之所以能這么快卸任大祭司的職務,自從云墨瑤三國和談之后瀟宇和昭鈺就再沒出征打過仗,安若非常安心,可是他們倆人卻十分的不自在。尤其是瀟宇,似乎他再也找不到存在的價值。

言子非按瀟宇和昭鈺的軍功給他們封了王侯的世襲爵位,他們倆人真真成了‘閑散王爺,。每日從宮里散值回來之后,便相邀著下棋,棋盤顯然成為了他倆切磋戰術的戰場。

而百里云、鳳無雙和莫徹辰則聯手做起了生意。

因著安若這些年大部分的時光,都是在大著肚子,照顧孩了,又大著肚子中循環度過,因此她只能辭去了禮部的工作,也把暢春閣的事物重新交還到了鳳無雙的手中。

鳳無雙將暢春閣在云祥的各個分店全都改成了專營娛樂休閑的演藝會所,而且按照安若的建議實行了‘會員制,。

而暢春閣里所有的食物、酒、茶以及其它用品,都是由百里云和莫徹辰所開的商鋪提供貨源,再加上他倆經營的其它生意,程府儼然成為了云祥最有錢的人家。

都說樹大招風,安若為怕招來心懷不軌之人的覬覦,一直保持著低調簡單的生活,也吩咐府里的侍從們不能在外招搖惹事。

因此,在外人看來雖然程府的七位姑爺都是有權有錢的大人物,卻也看不出程府與別的大戶之家有什么區別。

安若的房間內終于傳來了那熟悉的慘叫聲,一聲高過一聲的嚎叫,讓院子里等待的眾人心中惴惴不安。這都是她生的第七胎了,怎會還像之前那樣痛苦呢?

房門被打了開來,眾人圍上前去,就見桑梓一臉嚴峻的說道:“情況不樂觀·只怕是難產了。”

所有人都急了,程秋心著急問道:“怎會難產呢?快讓娘進去看看……”

而鳳無雙和他們五人更是著急,抬腳就想往房里沖。

桑梓攔下眾人,“娘·你們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讓安若母子平安的,別著急。”然后又對鳳無雙他們六人說道:“安若說有些話想對我們七個說,讓你們先跟我一同進去。”

他們六個看著桑梓一臉的嚴肅認真,只怕這回安若是真的危險了,難道是要跟他們說什么臨終遺言?趕緊揮散腦中不吉利的想法,六個男人心跳沉重的進入到房間里。

安若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她微瞇著眼,眉頭緊皺著,身子已被汗水沁濕透了,看到他們進了屋,她緩緩抬起了手。

他們七人趕忙奔至床沿,鳳無雙握住安若的手,大聲哭訴著:“安若,我們不要孩子了·只要你平安就好,我真的不要孩子了。”

安若抽回手虛弱的說道:“你說不要就不要么?孩子馬上就出生了,聽到你這樣說會傷心的……我現在·只想求你們一件事,能答應我么?”

七個男人同時拼命的點頭,眼中都沁滿了淚。

只聽安若說道:“若是這次,我能平安的把孩子生下來,能不能讓我娶了言子非?”

百里云握住安若的手哭著說道:“只要你能平平安安的,再娶多少個都行,我們只要你好好的活著。”

疼痛襲來,安若緊緊閉上了眼,喘著氣說道:“我只會,再娶他一個·以后,就和你們,好好過日子……啊`·····”

桑梓讓他們六人退至一旁,趕忙上前察看安若的情況,然后轉身說道:“你們先出去吧,我得為安若調整胎位·才能讓孩子順利出來。”

可他們哪里肯走,腳就像生在了地面上一動不動,而鳳無雙則又回到床邊緊緊握住了安若的手。

桑梓無奈,只好由著他們留下來。而他則收斂心神,專心的為安若接生了起來。

看著床上的安若已疼的累的快要虛脫,他們也感同身受般只覺自己也快站立不穩。

鳳無雙的手指被安若抓握的生疼,可他顧不上這些,只恨不得自己能代替她生孩子。

不知這般煎熬了多久,終于聽到桑梓大聲喊著:“孩子的頭就快出來了,安若用力,再用些力。”

看著安若幾乎要咬碎了牙齒,鳳無雙趁著她張口喘息的時機把自己的另一支手腕仲進了安若口中。手臂上傳來的劇痛,讓他明白安若為了他為了他們,每一次是付出了多少的血汗,忍受了多少的劇痛才能為他們每人生下愛情的結晶。

嬰兒的啼哭聲,讓房內所有的男人都松了一口氣,才驚覺剛才隨著安若痛苦的節奏,他們的身體也全都僵直到了麻木,衣服全都汗濕的貼在了身上。

直到將襁褓中的兒子抱進了懷里,鳳無雙的心才安定了下來。兒子稚嫩的小臉皺巴巴的,眼睛緊緊閉著,倒是看不出像他還是像安若。

他將臉湊到兒子的小臉旁,輕蹭呢喃著,“我有兒子了,我的兒子,以后你的名字就叫鳳夙可好?”因為這個孩子是他一直以來期盼著的夙愿。

他轉過頭,對躺在床上閉目休息的安若說道:“安若,謝謝你,謝謝你將夙兒帶到這個世上……”

安若睜開了眼朝他一笑,示意他把孩子抱到她身旁。親了親孩子

而今日的皇宮里也發生了一件天大的事——皇上失蹤了!

早朝時百官們未等到皇上上朝,卻等到了一封皇上留下的退位禪讓的詔書。宣布讓十二歲的太子百里若登基為帝,顧及到太子年幼還無法獨自執掌朝政,于是皇上特封丞相玄熙、忠義王穆瀟宇、安定候程昭鈺為輔政大臣,在新皇成年之前負責輔佐新皇處理朝政。

大臣們唏噓感嘆,難道是這些年他們日日請奏皇上,讓他重新招納皇妃,為單薄的皇室開枝散葉,才讓皇上忍無可忍的早早‘退位讓賢,了?如今皇上到底去了哪兒呢?

而此刻,臉上的疤痕已消失無蹤,恢復了原本俊朗面目的言子非,璀璨的雙眸滿含喜悅和輕松的看著眼前寫著‘程府,二字的大門,抬手輕輕敲響。

緩緩開啟的朱紅大門發出的吱吖聲響,似是歡迎著一位新主人的到來。

言子非抬腳跨入門內,在心中熱切的呼喚著:“安若,我來了!”

上一章  |  七夫呈祥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穿越之嫡女謀官  秦樓春  錦宅  御侯門  重生之悍女青葉  衣冠望族  貴女反攻記  
你可能喜歡看:  [仙俠]  從仙俠世界歸來  蓋世仙尊  仙路至尊  一指成仙  仙師無敵  都市最強修真學生  最強反套路系統  
大家都在閱讀:  極品全能學生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逆劍狂神  校花的貼身高手  武煉巔峰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修羅武神  萬道劍尊  超級醫生在都市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093693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