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代婚>>代婚目錄

第九卷 終卷 第九章 感激上蒼 (大結局)

更新時間:2013-04-02  作者:薛湘靈  關鍵字: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薛湘靈 | 代婚 
薛湘靈)

第九卷終卷第九章感激上蒼(大結局)

“你做的事情,朕都是要加官晉爵的,怎么就談到了怪罪?”皇帝親自從寶座上下來,扶起跪在當下的管晉捷:“起來說話,這兒沒那么多禮數。”

管晉捷頗有點受寵若驚地樣子,不敢擋在皇帝面前,畢竟那邊站著的是皇帝目前為止唯一成人的兩個皇子,其中一個還是皇太子。名為廢黜,可是他依舊是排行最靠前的幌子,難保皇帝不會顧念骨肉血脈親情,復立為太子。若是不知道怎么避禍,豈不是要拿一家人的性命開玩笑?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皇帝抬起眼簾打量著緊隨其后的兩個兒子,為首的長子有些不知所措。難道是因為父子間的隔閡還是因為無所不在,至高無上的皇權讓原本最親近的父子都要形同陌路?不自覺地,皇帝頗有些羨慕諸葛宸起來。不過是自己不自覺,內心深處的寂寞和冷清不是在這深宮或是那金鑾殿上輕易能用什么來補償的。

“回來就好。”這話是對后面兩個兒子說的,平淡到根本不像是親父子。說不擔憂是假的,但是一旦面對面的時候,父子親情很快就被君臣之禮多替代。難怪有人說帝王家是沒有骨肉親情的。

有時候皇帝也會從心底懷念當日在先帝身邊時候的情景,不止是有自己這個唯一的皇子,還有管昕昀管雋筠兄妹相陪,要是沒有那段無憂無慮的童年,這個皇帝能夠懷念的東西就顯得越發乏善可陳了。

“先下去吧,朕跟管將軍還有諸位大臣要談論正事,等到朕有空的時候再去看你們。”皇帝擺擺手,有時候跟自己的兒女還沒有跟臣子之間來的輕松。皇帝也不習慣在再次立儲之前,讓皇子們參與到政事中來。

兩個皇子也沒有從身份驟變中緩過心神,這一句話如蒙大赦。兄弟倆趕緊給皇帝行禮后,退出了御書房。

管晉捷只是聽二叔管昕昀提起過,皇家規矩大得很。可是真正見識到也還是第一次,不說旁的。只是平日自己回家去,父親見了自己總是難以掩飾的關心,凡是非要等到自己到了家,吃上母親或是鳳姐親手做的飯。才能安心。上次二叔就說,這是父親跟他們從小都沒有得到過的父愛,但是自己真的從父親那里得到了。

不過皇帝看來這都是順理成章的事情,諸葛宸留在紫檀木匣包袱里的信箋,皇帝始終都在思索上面的詞句,諸葛宸最后一次竭力陳詞是為了讓帝國不再有隱患。

不論多么不情愿看到他們逍遙自在越走越遠,真的做到白首不相離的恩愛夫妻。只是諸葛宸對于江山社稷的一份赤子之情還是不能質疑。皇帝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也在心里認同了他們夫妻就這么瀟灑的離去,看看管晉捷,或者這就是那個女人沒有多留給自己一句話的唯一牽掛。

“上次你說要請辭驃騎大將軍?”皇帝翻看著管晉捷呈遞上來的奏本,看了看信手擱在一側:“你們管氏一族,從你曾祖到你叔父父親,都是股肱之臣。還有你姑丈,更是朕最信賴的臣子。如今看到你年紀輕輕,就替朕分憂解難。實在是江山之幸。”

“微臣不敢。”管晉捷心底還是咯噔一下,皇帝這樣的考語可真是尋常人沒有的。遲疑了一下:“皇上謬贊了。”

“這場戰役打得很漂亮,又能夠在朕最需要你的時候帶兵進京勤王護駕。朕要好好封賞你。”皇帝衣袖一拂,親自研磨朱砂迅速寫就上諭:“如今的宰相姜輝,跟你們管家也是世代姻親,至于榮立更是你姑丈一手提拔的親信。這兩個人在朝中,朕放心得很。你的官職自然也要往上擢升,朕相信你會做得很好。日后朕的太子還要你盡心輔弼,不要叫朕失望。”

“是,臣領旨。”管晉捷本來還想推辭,忽然想起昨晚姑丈在相府見到自己時說的那番話:不論皇上給你什么樣的恩典,坦然而受就是。日后的一切只要自己小心謹慎。自然是不會有閃失。

皇帝扭頭看向窗外,他的帝國又回來了。只是那個在夢里才能見到的女人,卻再也不會回來了。

如詩如畫的江南煙雨中,管雋筠坐在悠然垂釣的諸葛宸身邊,兩人看著不住下沉的魚線,忍不住伸手去提釣竿。諸葛宸來不及攔住她的手,又擔心她提不起釣竿,只好跟著她一起拽起了魚竿。一尾活蹦亂跳的鮮紅鯉魚被魚鉤掛住,在那里不甘心地搖動著尾巴。

“要不是我,恐怕又跑了。”管雋筠笑起來:“幸好不指望你釣來的魚,要不拿什么給你下酒?”

“沒把你餓壞,總說這種沒出息的話。”諸葛宸環住她的腰,兩口子相視而笑。稚兒和暉兒兄弟兩個實在是受不了父母兩人這種旁若無人的樣子,兩人提起魚簍和魚竿,相對著搖搖頭,不動聲色離開的湖邊。

諸葛霏穿了件鵝蛋青的長裙從家中出來,看到兩個哥哥從遠處回來:“哥,哥。”搖動著手里的帕子:“爹娘呢,家中來客人了。”

“不到日落西山是不會回來的。”兄弟倆異口同聲:“誰來了?你就敢把人家扔在家里,自己跑出來?”

“你們來看看嘛,我也認不真。”諸葛霏搖頭:“他們都還知道你們的乳名呢,我可沒說我是誰,所以幫我當做了使喚丫頭。”一面說一面笑起來:“跟我說,要我去請你們兩位公子。我有那么像小丫頭啊!”

“誰讓你總是這個打扮。”暉兒就不明白了,明明諸葛霏生得那么好看,非要往自己臉上用一支筆畫了個大大的紅痕在臉頰上。爹娘不僅不以為杵,還準許她畫得更濃艷些,說是日后要是有人不以貌取人,才算是有大出息。

“這打扮有什么不好?”諸葛霏拽住稚兒的手:“哥哥,等會進去就說我是小丫頭好不好?”

“看看再說。”稚兒大了幾歲,知道這里面還有絕大的妨礙。到江南之時,爹就說過,日后就是要出人頭地也不能靠著曾經的風光,必須要自己全憑著真本事才行。算了。本來也沒打算父親肯動用他那些門生去做什么,看看爹娘如今那種逍遙自在的樣子,真的只有做了大官才是最有意思的?

可見自己真的是井底之蛙,要不爹放著天底下最大的官兒不去做。就只要如今的竹籬草舍就行了?

一面胡思亂想,一面帶著弟妹回了家。用金銀花和薔薇做成的花墻竹籬,環繞著院門外。里面是一色最優雅的荼蘼和沁人心脾的茉莉花,初夏的時候整個院子里全是不絕的香氣。

兄妹三個隔著竹籬看著在院中來回踱步的人,諸葛霏壓低了聲音:“哥哥,就是那個人。來的時候好沒禮數,直愣愣問我你們家主人到哪兒去了?”

“嗯。后來呢?”稚兒從后面看不清那人是誰,不過這種裝束以前在京城的時候見過。爹娘都在江南隱居這么久,每年舅舅和姑姑來的家信都是轉了好久才會讓專人送來,根本就沒人知道爹娘住在這兒。

就是這附近的鄉親們看來,爹不過是個有著高超醫術的讀書人,給人看病不要診金。偶爾有人送些自家產的瓜果蔬菜就行,有時候還是會帶著娘還有兄妹幾個到市集中走走,僅此而已。那這個人是誰?

“你去告訴爹。就說家里有人來了。我們都認不真是誰。”想了想,決定還是讓爹回來看看。

爹閑暇的時候會教導兄弟兩個念書,小時候總是跟著爹在上書房。好像那時候念書還要替人挨罵,所以很短的功夫就不了了之。爹偶然一次感嘆,說是這樣耽誤了念書的好時候。

“爹?”暉兒還沒走多遠,熟悉的腳步聲就在身后響起,猛然回頭父母都在身后。諸葛梓岐指指院子里的人:“您瞧,那人看到依依說要見他家主人呢。”

諸葛宸笑笑,食指摸摸鼻翼看著管雋筠:“走到哪兒都不得清閑,這不是又來了,沒得麻煩。”

“誰呀?”管雋筠看著那個身影,不甚熟悉。諸葛宸笑著過去:“我瞧瞧去。要是連我都認不出來,我想大概是拉虎皮做大旗的。咱們不搭理就行,不過看樣子倒不是。若是沒說錯的話,應該是要緊的事情。”

“誰?”大概是聽到了腳步聲,站在院子里的人轉過身看著諸葛宸。打量了好一會兒,認不出這個挽著褲腿背著魚簍。頎長而清瘦的中年男人。

“你是哪位?”諸葛宸覺得有意思,這人站在自家院子里,問女兒這家主人在哪里。可是見了真人又是一臉不知所謂,說不定就是湊熱鬧的主兒。

“我聽人說這家子主人的醫術很是了得,又聽說這家人是個讀書人。想問問,是不是要請一位教書的西席先生,日后也好教導子孫上進。能夠一舉成名,金榜題名才是讀書人日思夜想夢寐以求的事情。來了這么久,就沒見到當家的主人。倒是看到一個半側臉上長著紅痕的小姑娘在這兒嬉戲玩鬧。”說話還算文雅,目光不住打量著諸葛宸的裝束:“你是他們家什么人?”

“我是看院子的。”諸葛宸好整以暇地看著來人,想笑還是忍住了:“我家主人帶著公子小姐走親戚去了,恐怕一時半會兒回不來。你留下字帖,日后等主人回來必當上門拜訪。”

“這是我的名帖。”聽到諸葛宸這么說,來人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刷刷刷寫下名帖,交給諸葛宸:“給你添麻煩了。”

諸葛宸有意將名帖拿倒了,裝模作樣看了看:“我不識字,你寫了這么多也不知道寫的什么,等主人回來看了再說吧。”

沒想到看上去文縐縐的人居然目不識丁,有些失望卻又無可奈何。只好是連聲道擾之后,失望地離開了諸葛宸的院子。

一直都在薔薇花掩映的竹籬后等著母子四人先后出來,管雋筠已經笑得忍不住,看著諸葛宸:“這人倒是想要謀個差事,自己能毛遂自薦來做西席,你看如何?”

“瞅這寫的字兒,我倒過來看都沒認出寫的什么。稚兒他們剛學著描紅的時候,不知道要好了多少。至于什么金榜題名,算了我不做那個夢。你要是想做什么狀元榜眼探花的娘,先跟他們兩個說清楚,我是不打算做老太爺的。”諸葛宸把名帖放到一邊的桌上:“這個家里天生就不是出讀書人的料,認了吧。”

管雋筠扭臉看著兩個相互扭頭看向外面的兒子:“你們倆聽到了,你爹就是這樣說話的,是不是讓你爹才說嘴就打嘴?做個狀元給他瞧瞧?”

“不要。”兄弟倆異口同聲,好像是事先就商量好了一樣。

“娘,這件事兒你還是跟別人去說好了。我們天生就不是念書的人,只要是不給您和爹惹禍,就是老天開眼了。您要是一心要我們念書,還不如讓我們去外頭釣兩條大魚回來給您加菜呢。”暉兒撓頭,然后看著父親:“爹,您說呢?”

“她從不跟我說要我考狀元。”諸葛宸把手里的魚竿和背上的魚簍放到一旁。

諸葛霏跳過來:“娘,要不我將來嫁個狀元郎好了,那您和爹就是狀元郎的太岳和泰山大人了。也是不錯的。”

“你就省省吧,你娘這輩子最擔心的就是你走娘的老路,我自己還沒看夠,偏要等你再來一次?”一面說一面看了眼諸葛宸。諸葛宸意識到馬上會有麻煩,朝兒子們招招手:“到后頭換衣裳去。”父子三人努力不發出聲響,先后進了屋子。

管雋筠看這樣子又覺得好笑,看著女兒:“寶貝兒,去把臉上那個紅痕抹重些,等到日后有人不以貌取人的時候再說。至于狀元不狀元,人各有志不用強求。”

一直都在屋門后的男人忍不住笑起來,這輩子遇上這樣的女人,還能說什么?只能是感激上蒼,讓自己在有生之年遇到了她,沒有錯過就是最大的恩賜。RS

上一章  |  代婚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神棍夫人:夫君,要聽話  惡女從良  秦樓春  神醫靈泉:貴女棄妃  農繡  娘親難為  閨華記  
你可能喜歡看:  [歷史]  漁色大宋  贅婿  明末工程師  大唐貞觀第一紈绔  庶子風流  天下珍玩  混在1275  
大家都在閱讀:  校花的貼身高手  逆劍狂神  天庭小獄卒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武煉巔峰  極品全能學生  超級兵王  星際之全能進化  神棍夫人:夫君,要聽話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015625215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