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閨門春事>>閨門春事目錄

第271章 尾聲

更新時間:2013-04-30  作者:風玖藍  關鍵字: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風玖藍 | 閨門春事 
二人忙去換了品級大服,快步走向老夫人那里。

周公公笑瞇瞇的看著眾人一一齊聚。

老夫人之前曾試探的問到底是什么事,周公公說是好事,老夫人才放了心,表情平和的等待著宣旨。

等到府里的主子們都到了,周公公這才展開繪有祥云瑞鶴的圣旨,高聲念了起來,“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眾人都在猜測是什么事,可接下來卻聽到了蘇若琳的名字。

蘇豫的眉毛一下子擰了起來。

唐枚也是大驚。

他們絕沒有想到這道圣旨竟然是賜婚的!

皇上與皇太后都認為他們蘇家與武王府門當戶對,故愿促成好事,成就一樁良緣,令蘇若琳嫁與武王,著禮部與欽天監共同辦理,擇良辰完婚。

周公公把圣旨交到蘇豫手上,笑著道,“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咱家也是聽說你們家與武王府本也是有意的,皇上與皇太后才會成全,將來準會成為美談呢!武王府那里可是挺高興,咱家看武王也是人中龍鳳,百里挑一,與你妹妹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呀!”

蘇豫心里氣惱的很,可圣旨面前如何違抗?只能敷衍兩句了事。

周公公走后,眾人心思不一。

老夫人顯得較平靜,她一早本就想讓蘇若琳嫁去武王府的,結果蘇豫不肯,也就罷了,豈料到今日會得到賜婚?

眼瞅著大孫子那一張臉黑成了鍋底,老夫人少不得相勸,“是武王也算好的了,要是別家,你又能怎么辦?武王的品行又不是不好,文武全才的,不然皇太后與皇上也不會選了他來做三丫頭的相公。”

是叫蘇豫看開些,他們這些做臣子的,本就要依著上頭的意思幸好也不是多為難的事。

蘇豫悶聲不吭氣。

他著實后悔的要死,早知道就應該把蘇若琳早些嫁了,挑來挑去,結果還是逃不開這個命運!

唐枚看了一眼蘇若琳。

她與老夫人一般并沒有多少波動。

唐枚知道這圣旨雖說是皇太后聯合皇上發出來的,其實也就是皇太后一人的意思。他們家如今儼然是皇太后的心腹家族,現在她是想通過聯姻的方式把武王府也容納進來,讓他們這一方的力量更加強大與凝固。

這說不上是好事還是壞事。

政治局勢總是瞬息萬變,有時候稍一露端倪,轉眼間就是滅頂之災!誰又能保證一定躲得過去?

只是活在當下罷了。

唐枚輕聲說道,“要不我去求求太后娘娘······”

蘇豫側過頭看她“要去也是我去。”

“不,哥哥,大嫂,我愿意嫁,你們別費心了。”蘇若琳笑著道,“上回大嫂還在說要把我嫁出去呢,你瞧,這姻緣可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嗎?”

她的語氣很輕松。

蘇豫瞧著她“不行,嫁去那樣的家里·`····”

“怎么不行?大嫂在咱們家不是好好的?那武王府人口還沒有咱們家多呢。”蘇若琳伸手挽住蘇豫的胳膊,輕輕搖著道“以前是我誤會了武王,其實他人挺好的,再說,我年紀也大了,要是哥哥叫皇上,皇太后收回成命,消息傳出去,我又得耽擱多少年?”她笑著看向老夫人,“反正我不管了,祖母您得給我做主,不能再叫哥哥給攪沒了。”

她主動說嫁,屋里的人心知肚明,她是想讓蘇豫的心里舒服點兒

因為所有的人都知道,這圣旨一旦下了,絕難收回。

老夫人便道“好,好,你哥哥跟大嫂早就把你的嫁妝準備好了,我做主,這事就這么定了,看罷,武王府那邊一會兒就得來提親。豫兒,還板著臉兒干什么?三丫頭成親這樣的好事,你做哥哥的得高興呢,放心好了,她那么聰明,武王府那里應付不得?就是不行,也還有你給她做主呢!咱們家這么多人,難道還能看她吃虧?老王妃還不是喜歡她呢,準會好好對待的!”

一席話說得蘇豫百感交集。

再如何視她為珍寶,終有一天,她仍是要獨自去面對自己的人生的。

他只能作為她的后盾,在她遇到困難時,伸出他的手,給予她勇氣與力量。

這也就夠了……

蘇若琳看著自己的哥哥,微微點了點頭。

他們互相之間都明白了對方的心意。

這樁婚事進行的很順利,兩個月后,武王騎著高頭大馬來迎親了。

聽著外頭震天響的鞭炮聲,蘇若琳站起身來。

唐枚緊緊握住了她的手,“以后有什么委屈,千萬別憋在心里,一定要說給我們聽。你大哥昨晚上都沒睡好,就在擔心你······”

她也最怕蘇若琳會隱瞞,她那個性子是會做出這等事的,所以臨嫁前還忍不住叮囑。

蘇若瑤在旁邊道,“就不能沒有不好的?大嫂也恁想得多。”

邱蓉笑道,“家人哪個不是這么怕的?當然都希望一切順利了!”

唐枚也笑道,“瞧我,是不該說這些,我看武王最近來過幾次,還是很在乎你的,我只是······好罷,別說這些了,你也是通透的人,想必早就明白我們的心!這兒永遠都是你的家,不管你是不是嫁出去了……”

什么女兒是潑出去的水,她可不信這一套。

蘇若琳紅了眼睛,捏了捏唐枚的手,“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馮氏笑著進來道,“還在依依不舍呢?又不是嫁的多遠,要回來看看還不是容易?武王這都拜見過老夫人與我了,你們快些。”

可不能誤了吉時,唐枚把紅蓋頭給蘇若琳罩了上去。

府里周遭都掛了亮堂堂的大紅燈籠。

微暗的夜色下,唐枚見到武王身穿緋色的長袍立在那里,眉宇間英氣勃發,看到新娘走過來,他一雙眼睛亮的仿若星辰般,又滿含著溫和的笑意。

看著轎子漸行漸遠。

蘇豫的眼睛微微發澀。

唐枚伸出手指頭刮刮他的鼻子,打趣道·“幸好咱們沒有生個女兒,不然哪日嫁出去,侯爺不得哭鼻子呢?”

蘇豫被她說得一腔離別之情頓時煙消云散,回身捏她的臉道·“你才要哭得跟個大花貓臉兒似的呢!”

唐枚哈哈笑起來。

三日后,蘇若琳回門。

看她仍似同以前一般,唐枚趁蘇豫與武王二人詳聊,便拉著她去了里間,悄聲問道,“如何?”

“什么?”蘇若琳裝傻。

“自然是對你好不好啊!”唐枚急道,“還同我繞彎呢·你這是變調皮了呀!”

蘇若琳掩嘴笑道,“大嫂看不出來?”

“你二人又沒有在人前親親我我,我怎看得出來?”唐枚哼了一聲,“不過見你這般,想來是不錯的,要是被人苛待,這會兒準得臉上無光呢,還會這樣紅光滿面?”

蘇若琳笑了笑道·“大嫂所言不錯,不過路遙知馬力,我豈會知道他以后如何對我?我也不把他放心上·只愿跟大嫂一樣,過得開心就行了。”

“這么想也是沒錯,男人么,太當回事確實不好,但話又說回來,你太不當回事,也不行。”唐枚悄聲道,“我若對你哥哥不理不睬的,他豈會理我?早就和離了也不一定,那武王若是真的好·你也上些心,別的我不說,你們二人結為夫妻,也就是一條船上的人,和和美美那是最好不過的。”

蘇若琳側頭想了想,一笑·“我知道大嫂的意思了,再看看他到底怎樣罷。”

“他就沒有讓你喜歡上的地方?”見她一副考察的模樣,唐枚笑著問。

蘇若琳忽地紅了臉。

看來武王也并不是毫無吸引人之處么,唐枚知她害羞,也就沒有繼續問下去。

那小夫妻用了頓午飯便又回武王府了。

蘇豫與武王談過話之后,顯然也放心了不少。

日子安靜的流淌而過。

無風無浪,轉眼間,就到了蘇以文的生辰。

這一日,是他的周歲。

一般講究些的人家都是要給孩子準備抓周的儀式的,更別提是他們這樣的家族了,老夫人早就叫人安排下去了。

上午的時候,張氏早早來了,抱著小外孫逗樂,一邊同唐枚閑聊。

“萱兒這孩子太鬧,可把你三嬸折騰的,晚上從不好好睡的,不得已她又找了一個奶娘,二人輪流看著才好些。”張氏笑道,“以后長大了不知什么樣,只怕是個潑辣的。”

唐萱是賈氏才生的女兒,唐枚聽了也笑,“那是要三嬸還厲害些罷?改日我有空去瞅瞅。”

“不急,等過幾個月再說,你現在可不方便。”張氏目光落在她肚子上。

馮氏在旁笑道,“真是好啊,兒女雙全,那些個夫人說起你來,沒有不羨慕的。”

唐枚摸摸自己的肚子,并沒有那么多的高興。

也不知怎么就又懷上了,因之前已經有一個兒子了,所以下一胎,也不是那么緊張,鐘鏡香便說是個女兒。

她這才生完孩子不到一年,就又有孩子了,這還讓不讓人休息呢?

她想著,撫了一下額頭,暗暗下決心,這回生下來,怎么著也得做些措施了,他們二人看來身體太健康了,可不能讓自己當生育機器啊!

張氏哪里知道她在想什么,笑著道,“這回你跟芳兒又湊到一起了,她可高興呢,知道我得了幾個新花樣,專門叫人來取了,說要做一套好看的衣服給小外甥女穿。”唐枚抽了下嘴角。

她們幾個姐妹真是無敵了,總是能湊到一起。

“對了,旭兒要定親了。”張氏說起一件事。

唐枚問道,“是顧家小姐?”

這大半年,顧逢年重用的人多數仍得以續用,他的大兒子被封為永春侯,享受世襲待遇,顧家依然蓬蓬勃勃。

張氏點點頭,“是,那顧夫人后來同意了,你二叔派保山前去已經說定。”

顧夫人也知道因有皇太后·他們顧家才能保存下來并得到如此大的恩惠,現在與唐家二房結親,也算是親近皇太后這一脈。

這是很識時務的選擇

“那很好啊,顧家小姐我聽說還是不錯的。”唐枚笑了笑。

張氏想起柳氏得意的表情·微微搖了搖頭,“你二嬸是如意了。”

柳氏借他們幾家之力得勢起來,唐枚也不太樂意,不過唐旭有門好姻緣總是好的,至于柳氏以后會不會出什么幺蛾子,她并不擔心。

只要柳氏不是傻的,就該知道這一切全是他們幾家的功勞·她要是敢暗地做手腳,那是有得好果子給她吃的!

“別說她了,娘,咱們給以文把新衣服穿了,去抓周啦!”唐枚拿出一套漂亮的小衣服。

張氏就高興起來,同她一起給蘇以文換上彩繡襖,青竹紋褲,還穿了一雙花布襪子。

桌就擺在老夫人那兒的堂屋里。

桌面上已經放了好幾樣東西了·有刀,弓,算盤·胭脂,筆,銅錢,花朵,書等等小樣,都一般大小,鋪滿了一桌。

蘇炎站在桌子旁,興奮的盯著蘇以文看。

聽母親說,他抓的是書,不知道小侄子會抓什么呢?

這個時候,蘇豫竟然也有些緊張起來。

看他臉皮繃得緊緊的,唐枚湊上去小聲道·“侯爺是不是擔心他會抓什么花朵,胭脂啊?”

這要是抓了,可不是多好的事情。

蘇豫被她猜中了心思,陰沉的目光掃過來,“你就不能不烏鴉嘴

“花朵挺好的啊,說明他跟侯爺一樣,將來會娶個又漂亮又能干的媳婦兒啊!”唐枚沖他做了個鬼臉。

蘇豫繃不住,撲的一聲笑了,拿手偷偷捏了她的腰一把,悄聲道,“那可不行,這世上就你一個這樣的,他娶不到了。”

這樣的話沖入耳朵,唐枚的臉一下子紅了,啐他一口,“沒正經!”

明明是她先沒正經的,結果還反過來說他?蘇豫挑了一下眉,手一攬,也不顧周圍人的目光,把她摟了過來,“咱們一起看!”

只見蘇以文趴在桌邊,瞅來瞅去,也不知瞅個什么,總之,就是不仲手。

就在所有人都等得不耐煩的時候,他忽然動了。

眾人一聲驚呼,進而絕倒。

蘇以文動是動了,可他只是換了個姿勢,然后竟然閉起眼睛睡著了!

唐枚大吃一驚,忍不住道,“他這是要當周公嗎?”

眾人又是哄堂大笑。

唐枚委屈的看著蘇豫,“怎么辦,他什么也不抓呢。”

“不抓好啊,咱們的開國皇帝聽說就是抓周的時候什么也不抓呢!”唐士寧眉飛色舞,十分的高興,“好啊,好啊,咱這小外孫將來肯定有出息!”

好吧······

唐枚無語,只得接受這樣的事實,兒子不抓,又有什么辦法呢?

蘇豫把蘇以文抱起來,“看他也累了,不抓就不抓罷,睡覺去。”

老夫人笑著道,“這孩子……將來恐是有異于常人的地方。”

眾人也都是這般說。

老夫人就吩咐下人快些擺席面,不管抓到什么還是不抓,這頓飯總是要好好吃的,周歲么,也是個好日子。

唐枚看著蘇豫懷里的兒子,“侯爺不失望么,他要是個吃喝玩樂的怎么辦?”

“那也好好養著他。”蘇豫笑道,“咱們的孩子,不管他如何,只要他不去做什么壞事,高高興興的就行了。”

心態倒是很好么,唐枚笑了,依偎在他懷里,慢慢的走了回去。

陽光溫柔的灑下來,把他們二人的身影拉得長長的。

有時候,像是永不會交集的直線,卻也會有相會的一天。

唐枚心想,嫁給他是一個跡,不,她穿越而來,這本身就是一個跡,將來的日子,她一定會過的越來越好!

(全文完)

上一章  |  閨門春事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神棍夫人:夫君,要聽話  秦樓春  冷王奪妻:庶女很囂張  錦宅  衛嬌  神醫靈泉:貴女棄妃  重生之悍女青葉  
你可能喜歡看:  [武俠]  仙路至尊  寒夜刺客  無極劍仙  全能武俠系統  通天符道  焚天路  仙墓  
大家都在閱讀:  逆劍狂神  極品全能學生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武煉巔峰  都市至強者降臨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重生之神帝歸來  全職法師  校園最強護花系統  校花的貼身高手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04684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