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丑女如菊>>丑女如菊目錄

第五百七十七章 塵緣已盡(結局)

更新時間:2013-01-13  作者:鄉村原野  關鍵字: 言情 | 古代言情 | 丑女如菊鄉村原野 | 鄉村原野 | 丑女如菊 
·第五百七十七章塵緣已盡(結局)

抱歉,改了兩遍,更晚了。\\\\最后一章,請大家支持。

周夫子一邊看著那信燃成灰燼,一邊想道,老夫若真有那么厲害,也不會幾番起落了。

埋棋子就埋棋子吧,世事難料,沒有濟寧侯,也會有別人,無論張楊和趙耘怎么做,都免不了經歷斗爭和挫折,若是不能應對,死活均系命數。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再說,將來如何,死去的濟寧侯又怎能算得準呢?其中變數,連他這個活著的人也無法預料,何況一個死人。

想起葫蘆和板栗,還有那個黃豆,周夫子微微一笑——張家和鄭家那些瓜果蔬菜可是都長大了。

忽又想起寧王,他忍不住嘆了口氣,就算沒有這事,他跟濟寧候也難逃此結局。

除非他們另有安排。從濟寧侯信上看,還真有這個可能。

菊花是五月份知曉此事的。

因曹氏快要臨盆,張大栓跟何氏也想小兒子了,于是三月初,老兩口帶著紅椒和山芋,去三元縣住了兩個多月。

端午節后,槐子親自去將他們接了回來。

何氏回來后,跟菊花說高姨娘也病死了,柳姨娘不曉得為啥,整天念佛經,也不大出來見人,就剩下吳姨娘還有些活人氣兒,“要不是二媳婦生了花生,我心里頭高興,都不想在那住了。”

菊花見她一副感嘆的模樣,顯然是不知內情的,一個勁地說要幫楊子多在祖宗跟前燒幾炷香,保佑他家宅平安啥的,拉著菊花嘀咕半晌。

菊花只好細細地安慰了她一番,憶起當初那幾個鮮活的女子,也仲怔不已,無從評述。

此事過后,槐子跟菊花商量,要去北邊發展。

他聽秦楓說云州的云霧山也是綿延數百里。那兒也有橡樹生長。因此想去那里置辦些產業,反正他們做這個是做熟了的。另外,朝廷也下旨,鼓勵百姓去云州以北苦寒之地墾荒,地價極為便宜,頭三年更是連稅也不用交。他覺得這是個機會。

菊花同意了,她也覺得,將所有的產業都放在明處不大好,該向外拓展了。狡兔還有三窟呢。

于是,槐子帶著黑皮去了云州,家中則交給板栗掌管,張大栓和劉叔在旁幫襯,菊花在身后監督。

自此后,張家和鄭家便一點一點地往外拓展。除了西邊沒去,北邊。南邊,東邊,幾乎都遍布產業。

北邊主要是置荒山種橡樹養木耳山菇,并生產橡子面粉;南邊主要是置田產種莊稼養雞鴨和魚;而東邊則是在各大城鎮置商鋪居多,銷售自家出產的東西,逐步發展成靖國首屈一指的糧油肉食大家。

時光流轉,世事滄桑,幾番起落掙扎,張家、趙家、鄭家終于躋身朝堂。從草根家族晉升為權貴之家,此后權傾朝野一百多年。

永平二十五年,張楊官至刑部尚書,張鄭兩家小輩也跟抽穗的稻禾一樣,紛紛冒頭,遂舉家遷往京城。

十年后,五十二歲的張家老太太不耐煩京城的繁華攪擾,與張老太爺返回小青山祖宅,在桃花谷種菜養魚。安享晚年。

同年。宰相張楊告老,為子侄讓道。回青山書院任山長。

二十年后,滿頭白發的張家老太太鄭菊花似乎越活越精神,每天都要親自伺弄蔬菜,又喜歡用蝦網撈魚蝦,還特喜歡去林中撿蘑菇。

六月下旬的一個清晨,太陽剛升起丈來高,張老太爺和老太太先隨意吃了點菜干粥,然后牽著重孫小麻雀,丫頭清荷挽著籃子跟在旁邊,一起往后園子走去。

幾十年了,這園子里到底又增加了不少果樹和綠竹,變得郁郁蔥蔥。花草樹木的葉片上,園子中間的蔬菜上,露珠晶瑩透亮。只要太陽從屋脊后一露頭,它們就會消失。

三歲的小麻雀很調皮,不肯好好在石子道上走,硬要在旁邊草地上踩踏。先是追著一只蝴蝶跑,又仰頭看在棗樹枝葉間跳躍鳴叫的小鳥,不一會就把黑色繡紅虎頭的鞋給打濕了,榪子蓋頭上也落了幾滴露珠,柔軟的頭發濕了一縷。

清荷只是含笑看著,并不阻止。張家的哥兒姐兒都歡實的很,老太太不讓嬌養,說是讓他們多跑動,對身子骨好一些。

“麻雀兒,過來。到太陽底下曬曬。鞋子又打濕了,你娘看到了該說你了。”菊花到底看不過,還是開口叫了。

張槐則引誘道:“噯喲!這黃瓜能吃了哩。水嫩嫩的,我先摘一條嘗嘗。”

果然小娃兒聽了這話,一溜煙地跑過來,張槐跟菊花相視一笑。

張槐也是滿頭白發,面容清瘦,牙齒也掉了兩顆,但脊梁挺直,看著倒還結實,不像其他老人佝僂腰背。他只蓄短胡須,因為菊花說洗起來太麻煩。

兩人帶著小麻雀走到黃瓜架子前,扒開藤葉,果然有些乳黃瓜已經有半尺長了,碧綠的,渾身帶刺兒,頂端還帶有鵝黃小花。

菊花見了手癢,就挑長的摘了兩條。

清荷知她是想吃了,忙過來道:“老太太,讓奴婢拿去洗吧。”

菊花點頭,水池就在前邊,有水井,也有用毛竹從山上接下來的自來水。

等清荷將黃瓜洗好拿來,菊花跟小麻雀分了一根,槐子也吃了一小段,剩下的遞給清荷。他掉了兩顆牙,吃這個就有些費勁。

菊花嘎嘣嘎嘣嚼完黃瓜,就去摘辣椒。

“晌午還吃肉辣椒。”張槐蹲在壟溝里,一邊扯辣椒地里的雜草一邊對菊花道。

菊花點頭道:“噯!我也這么想的。如今辣椒正嫩,味兒也鮮。”

她一邊說著一邊挑嫩綠泛黃的半大辣椒摘了往籃子里放。

張槐說的肉辣椒,是將這嫩辣椒洗干凈了,捏著辣椒蒂往前一送一拉,剔除辣椒帶子的芯,然后把調好味的肉糜塞一長條到辣椒空肚子里,下鍋大火炒癟后,擱一點鹽,再用小火稍微燜一會就好了。

因為用的是還沒長大的嫩辣椒,里面肉塞的也少。極容易熟。也容易入味,嫩辣椒又很鮮,也沒那么勁辣,所以全家人都愛吃。

這個是根據釀辣椒改的,釀辣椒要用油煎,用的辣椒也稍大。里面灌的肉也多,跟這個味道就不同了。

她手快地摘了半籃子,又問張槐:“昨兒你說跟李老頭子去釣魚,還去不去?”

李老頭就是李長雨。昨兒帶著李老太太高氏過來摸牌,四個人混了一天,他說今天還來,要跟槐子去前面山塘里釣魚。

張槐道:“咋不去?我不是讓人去叫大哥了么,人多熱鬧些。”如今年紀大了,他們這些老的整日就想法子尋樂子,活得自在些。省得給兒孫添麻煩。

這時,清荷從菜地旁邊的小棚子里拿了把短柄小鋤頭遞給老太爺,一邊也蹲下幫忙扯草。

菊花點頭,想著到時候也跟著去桃林里逛逛。

她便道:“我讓人網些小雜魚蝦來,就用這嫩辣椒隨便一煮,湯也鮮得很。”

他們有自己單獨的小廚房,不跟大廚房在一塊吃飯,所以每天都有商有量地扯些吃啥喝啥的話題,再親自去弄來。讓廚房做,這日子就跟往常一樣,有滋味的很。

張槐聽了果然高興:“我昨兒就說要吃小雜魚的。”

兩人又聊了一會,摘了些豇豆之類的菜,弄了滿一大籃子。

清荷急忙道:“老太爺,老太太先走吧。這菜讓奴婢來提。”

菊花點頭,正要轉身,忽見張槐搖搖晃晃地起身,一副站不穩的樣子。嚇了一跳。忙上前扶住他,問道:“你咋了?”

張槐似乎很艱難地轉頭。咧嘴對她笑道:“菊花……”

菊花心里咯噔一下,急忙對清荷道:“快去叫人來。”

清荷也發現老太爺不對勁,慌忙丟下籃子,撒腿就往前邊跑。

這里,張槐用還沾著泥土的枯槁手掌,一把抓住菊花的手,嘴唇哆嗦蠕動半天,才吐出一句話:“菊花,別怕!我會天天看著你。你……去下邊散步、網小魚兒,我也能看見……”

他轉頭面向院墻外,那方向是張家的祖墳地。

菊花忽地慌張起來,啞著嗓子道:“槐子哥,你甭說話。來,靠著我歇會。你……不舒坦是不?不要緊的,想是蹲久了,起來頭暈。清荷去叫人了,大夫就在村里,喊來也快。”

張槐搖頭,他仿佛覺得自己的身子跟篩子似的,那渾身的力氣和熱乎勁兒一個勁地漏。

終于撐不住了,身子往下滑溜,軟軟地跟米袋子似的,連菊花也扛不住,兩人一起跌倒,坐在壟溝里,壓倒好幾棵辣椒秧子,槐子還死死地抓著菊花的手。

小麻雀從地頭埂跑過來,驚慌地喊道:“老祖宗,老祖宗!”

清荷的動作也很快,從前面涌來一群人,抬著一副躺椅,高喊道:“老太爺,老爺就來了。”

可是張槐已經不能說一句完整的話了,他根本沒管其他,只望著菊花,艱難地說道:“菊……花,莫……怕……”

他就要丟下她了,為啥要走在她前頭哩?

他轉動渾濁的眼珠,視線漸漸模糊,朦朧中看見一大群人撲過來。是了,這么多兒孫,菊花不會寂寞的吧?再說,他就算走了,也沒離開她好遠。

只是,心里就是不舍,那手就不肯松開。

菊花眼看著張槐閉上眼睛,抓她手的胳膊也松勁了,只是五指還緊扣著,她就茫然起來:槐子哥走了!

耳邊充滿各種聲音,有哭有叫有安慰她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可她卻沒有一點感覺,似乎整個世界一下寂靜下來,天地間只剩下槐子哥的叮囑:“菊花,莫怕……”

槐子走了,這世界忽然失去了色彩,所有生的樂趣不再。

她如同一個生命的過客,完成了使命,無論是哭喊的小麻雀,還是哀傷的板栗——他才告老回鄉,侍奉爹娘——都不能讓她再動心,就算馬上再來一場永平七年的大火,燒了這張宅,她也不會皺一下眉頭了。

那就是這些兒孫的事了。

塵緣已絕!原來是這樣。

她低頭,看著張槐緊扣的五指,好笑地想:讓我不要怕,意思要我好好地活著,那你咋不松手哩?

可憐兒子板栗也是五十多歲的人了,跪在爹娘面前哭泣,又怕老娘坐在泥地傷了身子,再有個好歹,就更不好了,于是強忍悲痛,小心地掰爹抓住娘的手。

可是,張槐身子漸漸冷了下去,那手指越發扣得緊了,板栗懷疑,要是他勁兒大了,會不會把爹的手指給掰斷。

菊花沒聽見兒子的叫聲,她漠然地掃過辣椒地、黃瓜架,這些都不能讓她喜歡了,小雜魚兒其實也沒啥吃頭,兒孫也不再掛念了,心神一松懈下來,往日勁剛剛的身子就跟著軟了,覺得生命力急劇流失。

原來死亡是這樣的。

她聽見板栗一聲慘嚎:“娘啊——爹——”

跟著,她身子就輕飄飄地浮了起來,正瞧著地面亂糟糟的人群發愣,忽地瞥見身邊一個人,嚇了一跳,定睛一看,原來是槐子,朦朧一團,隱隱綽綽有些人形。

她忽然歡喜起來,湊過去,想著這是怎么回事,難道他們還能穿越?要是這樣的話,她一定要拽緊槐子哥,她可不想再一個人去一個陌生的地方。

可是,當兩人靠近,卻對穿而過。原來是無形無質的,根本不能相攜。張口說話也是沒有聲音,只能相對無言。

槐子一愣,小心地再次靠近她,對她微笑。

菊花也對他一笑,心里莫名地充實起來,好似又有了過日子的感覺,不再跟剛才似的,空蕩蕩的,萬念歸土。

兩人靜靜地對視了會,同時低頭看向下面,只見菜園子里涌來了更多的人,圍著兩具尸體哭喊不絕,下人們也往來奔跑。

大管家劉黑皮在現場張羅,指使人去書院和鄭家送信,又安排人去布置靈堂,再讓人將二老的遺體抬回主院。

好容易都有條不紊起來,才一邊抹眼淚一邊勸慰板栗:“老太爺和老太太已經升天了,還請老爺節哀!咱們還有好些事要辦哩。要趕緊往京城去送信,還要給幾位姑奶奶送信,喪事也要準備起來。”

死了,一死百了!

直接埋了就是了,這么麻煩。

兩人收回目光,雖然沒說話,似乎心有靈犀,都知道對方這么想的。

“老祖宗!”

一個年輕婦人,手中抱著個一歲大的小娃兒正傷心地哭泣。那娃兒睜著黑亮澄澈的眼珠,看著空中的菊花和張槐,咧嘴一笑,嘴角流下一串哈喇子,還對他們揮揮手。

槐子不能拉住菊花,兩人便緊依著,對那娃兒一笑,往樹林里飄去。

(全書完)()

上一章  |  丑女如菊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穿越之嫡女謀官  秦樓春  御侯門  錦宅  重生之悍女青葉  衣冠望族  貴女反攻記  
你可能喜歡看:  [科幻]  兩界搬運工  位面之紈绔生涯  末世大回爐  無敵戰斗力系統  星際法師行  太陽神的榮耀  地獄輪回站  
大家都在閱讀:  逆劍狂神  極品全能學生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校花的貼身高手  武煉巔峰  修羅武神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萬道劍尊  從仙俠世界歸來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07878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