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調香>>調香目錄

第三百七十九章 好合

更新時間:2012-12-20  作者:雨久花  關鍵字: 歷史 | 小說調香最新章節列表 | 調香 | 調香5200 | 調香吧 | 調香雨久花 | 條向 | 雨久花 | 調香 
第三百七十九章好合

親,小說看累了來看會電影吧~_~∮點擊直達→

八千字結尾,親們最后支持一下

“公主,錦衣坊把您定制的喜服送來了……”墨雪捧著一摞大紅喜服從外面進來,見一身縞素的穆婉秋正站在院子里整理曬香架上的香,瞪了瞪眼,用力逼回眼底的水霧,換上一副輕松的笑容。[]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自那日從乞靈山回來,穆婉秋讓人花費巨資在錦衣坊定了一套喜服后,便一頭扎在室里,制起了香,每日到時吃飯按時睡覺看不出任何異常,安靜的讓墨雪膽顫心驚。

如果有可能,她希望穆婉秋能大哭一場。

“好……”低頭翻了翻墨雪手里的喜服,穆婉秋點點頭,指著晾曬好的香,“把這些香收了,還有我昨日準備的貢品一起裝馬車……”

“公主終于要去祭奠黎公子了?”墨雪問道,“公主要喜服做什么?”

去祭奠黎君怎么能穿大紅的衣服?

沒言語,穆婉秋接過墨雪手里的喜服朝屋里走去,忽然又回過頭,“準備湯水,我要沐浴更衣……”

她要做什么?

嘴唇動了動,墨雪想問,見穆婉秋已邁步進了屋,忙應了聲是。

沐浴過后,端坐在梳妝鏡前,穆婉秋細細地畫著眉眼,前世為討好阮鈺,她特意花重金拜在妝容大師斐倩門下,專門學習這種不著痕跡的妝扮手法,這一世,一心致力于,她很少有時間這么精心地裝扮自己。

許久不畫,手都有些生疏了。

放下筆,對鏡看了半天,穆婉秋搖搖頭,“眉畫得這么粗,他一定不會喜歡……”回頭吩咐墨雪,“打水……”

見穆婉秋又一次洗去妝容,重新坐在梳妝鏡前。墨雪終于忍不住叫道,“公主,你到底要做什么?”聲音里帶著股哭腔。

沒回頭,穆婉秋只坐在梳妝鏡前。認真的、一筆一筆地、細細畫著,女為悅己著容,她一定要帶著最美的容顏去見他。

終于畫好了,在墨雪的服侍下,內穿縞素,外面換上了一身大紅的喜服,望著境中那一副妖嬈絕美的容顏。穆婉秋慢慢伸出手,一點一點劃過銅鏡中那細致的眉,空靈的眼,高挺的鼻,最后落在嬌小的唇上,細細地摸索著,他尤喜歡她這雙紅唇,最愛用指肚來回地摸索。問她為何不喜歡涂胭脂?

現在她為他涂了,大紅色的,看到這樣的她。他會開心嗎?

還記得那一年她第一次穿了大紅的誥服去接圣旨,他見她第一眼就是眼前一亮,后來他們大吵了一架,他就一臉正色地跟她說,她適合紅色:

“阿秋既然怕毀了清譽……就嫁我吧,我們抱也抱了,親也親了,阿秋現在想瞥清已經晚了,我們早就說不清了,這大紅色很適合阿秋。我會找大業最好的裁縫為你縫制……”

“……我要把整個大業城都變成紅色,我要宴請大業所有人為我們祝福!”

曾經他說過的話一邊又一邊在穆婉秋耳邊響起,穆婉秋眼前一陣濕潤:

他是真的喜歡紅色,他一直都渴望她能為他穿上這大紅喜服的,可惜,他再也看不到她為他添妝的模樣了。

輕輕擦去眼角溢出的淚痕。

她不能哭。他不喜歡她哭,看到她流淚他會心疼,他會不知所措。

他喜歡她笑,每次只要她笑,他眼底都會充滿愉悅,那時候,連她都能感覺到,自己被一股滿滿的喜悅包圍著……

想起曾經種種,穆婉秋對著鏡子做了一個妖冶的笑容。

“公主,奴婢知道您心里難過,想哭您就痛快地哭一場吧……”望著銅鏡中那張絕美的容顏,不知為什么,明明那眉那眼都是在笑,帶著一股絕代的妖嬈,可墨雪就是感到一股徹心徹骨的悲哀蕩漾在那精致的眉眼間,再忍不住,她眼淚撲簌簌落了下來。

“好了……”拿起一片胭脂,輕輕在唇邊咬了個唇印,穆婉秋站起身來。

“公主要去哪兒?”

“……乞靈山!”聲音淡淡的,穆婉秋邁步走出屋子。

祭品已經裝好了,馬車正等在白府門外,穆婉秋扶著墨雪正要上車,遠遠瞧見秦健走過來,穆婉秋渾身一震,身子停在馬車邊。

“……黎公子的尸體可有找到?”知道穆婉秋想什么,墨雪開口問道。

“還沒有……”秦健黯然地搖搖頭,“黎家能動的人都被老爺派出去了……”說著話,瞧見穆婉秋一身大紅,不覺怔住,“公主您這是……”

“公主要去祭奠黎公子……”墨雪指指后面馬車里的祭品,替穆婉秋答道。

祭奠?

秦健眨眨眼,有沒有搞錯,祭奠死人她卻穿了一身大紅?

她跟他家公子有仇嗎?

難為他家公子生前把她寵上了天,對上穆婉秋一身妖冶的大紅,秦健不覺悲從中來,眼淚刷地落了下來。

他家公子就是為這個女人丟了命,可是,這么多天來,她不但一滴淚都沒掉,也沒譴一個人去黎府大公子的靈前拜祭一下,今日竟穿了這樣一身妖冶的大紅!

“我家公子尸體還沒找到,你祭奠什么!”見穆婉秋一聲不響地上了車,怒火上涌,秦健兇巴巴地攔在穆婉秋的馬車前,“你就那么巴不得我家公子早點死了!”

“走吧……”沒理他,穆婉秋朝車夫擺擺手。

早有人上前拉開秦健。

“……難為我家公子為你送了命,你就這么待他!”掙脫眾人,秦健不死心地追著馬車大喊,“公子泉下有知,一定會后悔今生認識了你!”

是的,他泉下有知,一定會后悔今生認識了她!

聽了秦健的話,穆婉秋心里一陣絞痛,不知她現在去泉下找他,他會不會認下她這個妻?

“你站住,公子不會喜歡見到你這副妖精似的模樣!”秦健追著馬車大喊。

看到她這副模樣,他家公子一定會悲哀。

“……他對我的情意天地可鑒,我這就去找他。”馬車沒停。穆婉秋清淡淡的聲音從車中飄出。

一行人來到碧溪峰頂,穆婉秋揮發眾人離開,墨雪不放心,執意要留下。穆婉秋也不置可否,低頭一樣一樣慢慢地將供品擺好,然后一個人靜靜地在貢桌前跪坐下來,伸手拿過酒瓶,滿滿地斟了三杯就,神色祥和寧靜,仿佛新婚的妻子正全心全意地給愛人斟酒布菜……

漸漸地。供桌前的小人變成一座石化的蠟像,只機械地一張一張往泥盆中扔著紙,一定要多燒些冥錢,才不會讓他們在泉下受苦……

身后人影晃動,來了又走,穆婉秋也不曾動一下,只靜靜地燒著紙,直到一只蒼白的大手覆上空無一字的牌位。她才驚恐地尖叫出聲,“……別碰!”

“……味道這么難聞,你這是祭奠誰?”大手停在了那兒。一個嘶啞的聲音問道。

“他……”

“誰……和你有仇?”

不僅穿了大紅的喜服,還用這么難聞的香來祭奠。

“沒有他,我的世界早就沒有味道了……”穆婉秋搖搖頭,“我什么也感覺不到了……”之前她只失去了嗅覺,對香味還是有感覺的,可是,現在她真的什么都感覺不到了。

明知道她對香味已經沒了感覺,可是,她還是想親手為他調一次香,來祭奠他。

不是他。是祭奠她們。

這香的名字叫生生世世。

但愿她今日能在泉下找到他,用以后的生生世世來續今日的不了情。

“你……”高大的身影在她身邊坐下,“既然是祭奠,這牌位為什么不寫字?”

“我想寫,又怕泉下的他不認我這個妻,我不敢寫……”聲音淡淡的。帶著一股難抑的苦澀。

她不要這牌位上只孤零零空洞洞地寫著他的名字,沒有她的名字陪伴。

“你……你們成親了……”

穆婉秋無意識地搖搖頭,“好像還沒有……我也不知那一日,我們算不算是拜了堂……”眼前又閃現出那日他把兩個玩偶擺在自己面前:

“這個是阿秋,這個是我,我們現在就拜堂成親……”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為什么那日她執意沒讓他把夫妻對拜說出來?若說出來,完成了大禮,他們現在是不是就算拜了堂,她現在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在牌位上寫上她是他的妻?

若成了親,拜了堂,她的心就不會這么痛了吧?

“若拜了堂,你怎么會不記得,你們一定還沒拜堂……”那人嘆息一聲,“沒成親就說是他的未亡人,你這是何苦?”嘶啞的聲音微微發顫,“……你……喜歡他?”

穆婉秋搖搖頭,“可惜我發現的太晚了……”

前一世她不顧一切地愛了,結果讓自己萬劫不復含恨而死,這一世,她一直掙扎,一直掙扎,不敢放下自己的心,把她交給他,結果,他走了,一個愛自己勝過生命的人就這樣慘淡地退出了她的世界,她發現,眼前那青山綠水都沒了顏色,這一世,雖然活著,她依舊淪落到了萬劫不復的深淵。

生不如死。

她的心早在他墜入眼前深淵的那一刻便被生生地剝離了胸膛,隨他而去,如今,她只記的那一瞬間那刻骨銘心的疼痛。

曾經失去嗅覺讓她萬念俱灰,可她不敢死,潛意識地,她怕把他一個人留在這世上太孤單,她怕他看著她死去會悲慟,所以,寧愿忍著錐心徹骨的痛也要活下來,等著他對她情淡的那一天,可惜,為什么她現在才發現?

她的世界可以沒有味道,卻不能沒有他!

“……如果一切還可以從來,我一定要早早地嫁給他。”她目光柔柔的看著那空無一字的牌位,仿佛正和愛人默默相視,“哪怕只擁有一天,這一世也無悔了……”聲音飄飄渺渺的,仿佛是從云海中傳來。(就到www..Co)

只是,她已經重活了一次,如果她這么跳下去,老天還會讓她重活一回嗎?

穆婉秋目光渺渺地盯著眼前的萬丈深淵。

就算能重活,她還會在那個熙熙攘攘的街頭遇到神仙似的他嗎?

“……白姑娘有膽有識。氣魄不讓須眉,今日一見,三生有幸,敢問姑娘是何方人士?”那一年。在博弈坊,他帶著五彩華光恍如謫仙般飄然站在她身后的情形又閃現在眼前,她的目光漸漸地癡迷,唇邊恍然帶著一絲笑意。

“……你是說你喜歡他?”

“……你愛上他了?”

“……你終于打算嫁給他了?”

急迫嘶啞的聲音連問了幾遍,都沒有應答,目光移開那空無一字的牌位,他扭頭看向她。

她正癡迷地看牌位后的萬丈深淵。唇邊隱隱含笑,仿佛那深淵底下就是她渴慕已久灑滿鮮花芬芳四溢的天堂。

她要殉情!

念頭一閃,在她身子晃動的一霎那,他猛一把將她眼前的牌位推入深淵,“……生命不可以從來,活著的時候能相互珍惜就好,人都沒了,還祭奠什么?!”

“……不要!”迷茫中她伸手去護。那一桌祭品和他的牌位已像繁花般飄飄灑灑地墜入深淵,“……不要啊!”仿佛又看到他斷了線風箏般破碎的身影隱隱墜落,她呢喃著奔了過去。

這一次。她一定要抓住他的手,陪他一起走完最后的路。

沒提防身子被一只大手緊緊抓住,穆婉秋瘋狂地轉過身,瘋狂地向身后的人抓去,“……你毀了他……你毀了他!”

手觸到他臉的一霎那,僵偶般地停住了。

白衣黑發,他飄飄逸逸地站在那里,耀眼的日光中,周身似有光澤流動,隱隱散發著一股神秘的氣質。寧靜如遠古深潭,淡泊如天上的謫仙。

正是那一年她初見他的模樣,只是眉宇間多了幾分滄桑。

“你……你……”她嘴唇顫抖,回手狠狠地掐向胳膊,“我不是在做夢?”

這些日子,她只有在夢中才能見到他。才能和他纏綿,所以她想跳下那個深淵,希望自己能長睡不醒。

從此就可以天天見到他了。

“……說了這么久的話,你終于肯回頭看我一眼了”一把抓住她自虐得手,黎君調侃道。

“……你沒死,真的沒死!”她似乎是在笑,可一瞬間,臉上卻流滿了淚,“……呵呵,真好,老天還讓我悔棋……”她顫著手撫上去,他的眉,他的眼,他眉梢那顆淺淺的痣依然還在那里……

真真的,一切都在眼前!

他一動不動地站著,寵溺地看著她,目光如春夜中的一抹淡淡月光,溫潤,和煦。

是真的,他沒死,她實實在在地看道他,觸到他!

纖指在溫潤的唇邊停住。

久久久久

她猛撲向他,急迫地吻了下去。

這一切都太不真實,只有吻了、愛了,她才會感到踏實。

“阿秋……”直到胸膛中的空氣被榨干了,她才放開他,拼命地喘著粗氣,他一把抱住要滑下去的她,“我們就回去拜堂,我不……”

他不要再等了,免得她又反悔,他想要她,想的瘋狂,他一刻也不要等了!

“我不,我要你,現在……”我不等了的話還沒出口,便被穆婉秋柔軟的唇堵了回去,兩只柔柔的小手不停撕扯著他的衣服,不規矩地在他身上點起火來……

他從沒發現,他玉女般的阿秋,瘋狂起來竟是這樣……這樣……這樣……

此時此地此境,他還是無法把他的玉女般的阿秋與火辣妖媚四個字聯系在一起。

自視定力過人的他,在得知她只想要孩子不結婚時,就暗暗發下了一定要在大婚前做苦行僧“守身如玉”誓言,可是,在她火辣辣的挑逗下,這誓言竟如被氣勢洶涌的山洪席卷,已瀕臨崩潰的邊緣……

“阿秋,這么做你會……我……我……”額頭溢滿了汗滴,強撐著樹干的手背上一條條青筋清晰可見,他極力地克制著。

這么在曠野中要了她,以后回憶起來,她會遺憾的。

認定了要把最美好的那一刻留在洞房夜,黎君用盡全力克制著自己,手被上的青筋已一根一根地扭曲。

“我不管,我要你。現在就要……”嘴里喃喃著,穆婉秋繼續在他身上放火。

只有真真地擁有了他,她才會踏實,才會安心。這一世,她才不回后悔!

我們先拜堂再洞房的話硬生生地被堵在了喉間,“……阿秋”他嘶啞地叫了聲,感覺柔柔的小手兀自探入衣中握住他的堅挺,黎君最后一絲定力徹底崩潰,“是你要的,這一次。你想后悔我也不許了,回去我們就成親!”

一邊說著,他一回手,身后一排古樹齊刷刷斷裂,一瞬間搭起了一個蒼翠的屏障,遮住了那條蜿蜒的路。

管他呢,事后她若不承認想逃,他就是綁了她也要把喜堂拜了!

把長衫平鋪在地上。他翻身覆上了她,兩手撐著地面,額頭的汗水淌成了河。他極力克制著,聲音嘶啞低糜“阿秋……你就要是我的人了,可是再也不許反悔了……你說,你發誓……你喜歡我……你會嫁給我……”先前已經聽她說過了,可他還是有些不放心,想再聽她呢喃地在耳邊說一遍。

哪還聽這些,見他停下,穆婉秋傾身再次覆上了他的唇,堵住了他的嘴,兩只小手使勁脫著他的下裳。

很快地。他完美健壯的身軀便完完全全暴露在空氣中,被她撩撥得堅硬雄壯的顫巍巍地昂著頭,扯去他身上最后一絲遮擋,穆婉秋雙腿軟綿綿地盤上了他的腰,用自己的柔軟輕輕地擦著那顫巍巍高昂的。

意志再堅,那經得起愛人這樣的撩撥。低吼一聲,黎君一把扯掉她大紅的衣衫,露出一對因激情蕩漾而微微發紅的珠峰,黎君手指剛撫上去,珠峰頂那一對朱紅鮮嫩的櫻果便翹挺起來,被他一口含住,另一只手探向兩人緊緊貼和的私密處……

渾身一陣戰栗,穆婉秋難以抑制地發出一聲呻吟。

微風吹過,桃花紛飛,青的山、綠的水在那一瞬間恢復了顏色,山谷里彌漫起一股奇異的清香……

久久久久

四處平息下來。

輕輕擁著她,想起自己剛剛丟盔棄甲的模樣,黎君臉上還忍不住陣陣發熱。本想依靠自己超強的定力,在她意亂情迷的時候討一個承諾,可惜,最后意亂情迷的那個人競是自己,她竟是那樣的美好,有了她,此生,怕是再沒有什么人能入他的眼了……

“……被廢了武功落下懸崖,黎大哥怎么會沒死?”腮邊的一朵紅暈還沒退去,穆婉秋趴在黎君胸前,手指一圈一圈地在他胸膛上勾畫著。

“別動……”下腹迅速竄出一股熱流,剛剛平復的激情瞬間又被挑逗起來,黎君一把握著穆婉秋的手。

感覺身下有一物又堅挺起來,穆婉秋吃吃地笑。

“還笑……”黎君臉色一陣漲紅,一翻身壓住她,低頭就要吻下,對上穆婉秋微微發白的臉,就嘆了口氣,翻身坐起,拿起衣服一件一件地給她穿上。

明明知道她初經人事,經不得激烈的歡愛,可他剛剛還是不受控制地連要了她三次,再不穿衣,他怕是忍不住就地又要了她。

初經人事,她是再經不起了。

穿好衣服把她抱在懷里,感覺懷里的嬌軀柔弱無骨,全不是平日抱著的感覺,黎君忍不住收緊了雙臂,好半天,才透出一口氣來,下巴抵著穆婉秋的柔滑如緞的頭發低喃道,“阿秋,怎么辦,我又想要你了……”

穆婉秋忙掙脫了他坐開一尺遠,“黎大哥快說說,你是怎么得救的?”

看著她一雙空靈的眼還少有地漾著一絲春意,水潤潤的,黎君嘆息一聲,搖搖頭,伸手拉過她倚著自己的肩,開口道,“我的武功沒有被廢……”

沒有被廢?

怎么會?

穆婉秋錯愕地抬起頭,那日她明明親眼看見阮鈺一掌拍碎了他的琵琶骨,直令他吐血不止。

“那些血是阮鈺事前準備好的血袋讓我含在嘴里……”想起阮鈺竟在血袋里加了苦澀難忍的黃連,黎君心里暗暗罵了句,“這個阮三郎,我到底被他算計了去!”

原來,那日黎君之所以會那么快就調動官兵和黎家人把英王圍住,全是阮鈺暗中給他留了記號,就是為了和他里應外合救走穆婉秋。

后來黎君答應了英王用自己的命換回穆婉秋。他原也是抱著必死的心的,誰知最后竟是阮鈺走了出來,用身子擋住英王等人的視線,隨手扔給他一個血袋。用密音說那是雞血,讓他含在嘴里咬破。

英王狡詐異常,不這么做,怕是很難取信于他,已和阮鈺合作多次,兩人間有著無言的默契,黎君也沒懷疑。在阮鈺手掌落下時就一口咬破了含在嘴里的血袋,誰知里面竟被阮鈺摻了苦澀難忍的黃連,一口嗆到嗓子里,又噴了出來,他那日才會現出那樣一副痛苦的神色,不僅騙過了所有人,甚至連嗓子都嗆壞了,以至于剛剛說了半天話。穆婉秋都沒聽出他的聲音。

阮鈺一定是在那個血袋里放了一斤黃連,難為自己第一次全信了他,一點防備都沒有。心里又狠狠地罵了句,想到阮鈺身后的凄涼,黎君神色又黯了下來,他嘴唇動了動,欲言又止。

她們之間的恩怨情仇,還是讓穆婉秋自己慢慢地釋懷吧,他勸也無用。

“原來是這樣……”穆婉秋一陣后怕,“那日若不是他過去,黎大哥就沒命了……”聲音突然頓住,穆婉秋回頭認真地打量著黎君。“既然武功沒廢,黎大哥一定沒有落下去,怎么竟這么久才回來?”害的她傷心欲絕,直要隨他而去。

“這……”黎君聲音一滯。

那日他一隱沒下去便如壁虎般貼在了峭壁上,直聽到上面混亂起來,穆婉秋得救了。才從側面慢慢爬上來,瞧見阮鈺渾身是血抱著穆婉秋坐在亂軍中,他剛要上前,正碰上聽聞噩耗準備下懸崖去尋找他尸體的父親,見他竟沒死,欣喜之下又悄悄拉走了他,讓他趁機裝死,悲痛之下,也許穆婉秋就會看清自己的心,同意嫁他了。

果然,他成功了。

想起自己追了這么久的女人最后還得靠父親指點才抱得美人歸,黎君不覺暗暗汗顏,只是,這些,打死他也不能和穆婉秋說的。

見他神色變幻,穆婉秋下意識地撫上他的臉,“黎大哥怎么了,你傷到了那里?”剛才只顧歡愛了,她竟沒注意他身上有沒有傷,說著話,穆婉秋伸手要扯開他衣服查看。

被黎君一把握著,“那日被血嗆暈了頭,迷迷糊糊地掉下去,直快到崖底才勉強借著幾顆樹泄去了大半的墜力,可還是昏了過去……”含含糊糊地說著,黎君一把抱住穆婉秋,“阿秋已經是我的人了,我們回去就成親吧……”說到成親,黎君神色有些緊張,他目不轉睛看著穆婉秋。

成親?

聽了這話,穆婉秋自然而然地點點頭,驀然想起自己連味覺都失去了,神色忽然一黯,她又下意識地搖搖頭。

黎君一把抱緊她,“阿秋答應過要嫁我的,你絕不能吃干抹凈就不認帳了!”手指著地上雪白長衫上的一片落紅,“有落紅為證,你想賴也賴不掉!”

無論如何,他絕不能容忍她只要孩子不成親的荒唐想法,他絕不能讓他們的孩子成為見不得人的私生子。

吃干抹凈就不認帳了?

穆婉秋眨眨眼,這好像都是女人指責那些花心男人的吧?他怎么竟拿這話來指責她?

她是個女人啊,即便有落紅為證,他們那個了,可剛剛他們都是心甘情愿的啊,好像她并沒有強迫他,難道還要她對他負責不曾?

嘴角動了動,穆婉秋想笑,心里卻酸酸的,一點也笑不出來。

她聽她吃力地說道,“有一件事要告訴大哥,我的舌頭也嘗不出味道了,以后嫁給黎大哥,即便不能,我也不能為黎大哥洗手作羹了,黎大哥……以后……會不會……嫌棄我?”

說不再愛,她到底還是愛了。

春日游,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少年足風流。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不管了,即便以后被他厭倦了,休棄了,她也決定嫁他一次試試。

她的世界可以沒有味道,但不能沒有他。

她的舌頭也失敏了!

這么久,她竟一直沒說,難怪曾經她會那么絕望!

驟聽這話,黎君心底一陣刺痛,臉上卻歡喜地笑起來,“……這是好事啊,以后阿秋嫁了我,就不會為黎家后廚伙食味道不好挑肥撿瘦了,很好養活的,我可以隨便拿點什么東西都能喂飽我的阿秋。”

“你敢!”穆婉秋使勁捶了他一下。

氣勢洶洶地看著他,本想做成一副兇神惡煞的模樣,只是,剛一瞪眼,穆婉秋眼淚便不受控制地落下來。

“阿秋……”黎君神色一正,一把擁住她。

把臉埋在她柔滑的頭發中,久久,黎君才抬起頭來,“……東瀛那面傳來消息,青木流連被我連挑了的十幾個分舵,門主吃不住勁出面求和了,他說阿秋的毒并非無解,只是其中一味藥引極難尋找才失傳了,他已找到解毒的法子,正尋找藥引,承諾一年內一定讓你恢復嗅覺,求我放過他們……”又道,“我也派人按他的方子四處尋找藥引了……”

她的毒能解!

穆婉秋驀然回過頭。

“阿秋……”黎君嘴唇動了動,到底沒有發出聲音。

“……大哥早就得了信,卻不肯告訴我,是怕給了我希望,最后又絕望了嗎?”

黎君身子一震。

那藥引極難尋找,他懸賞月余卻毫無消息,也許那只是個傳說,這世上根本沒有,他好怕這又是一場空歡喜,好怕讓她心里生出希望之后,再一次絕望。

“凡事盡力就好……”見黎君臉色發白,穆婉秋整個人貼向了他懷里,“我的嗅覺若能恢復,是老天給我的恩惠,若治不好,也是我的造化,大哥放心,即便一輩子找不到藥引,解不了毒,有你在我身邊,我也不會絕望,不會再像從前那般消沉……”

黎君就擁緊了她,“阿秋……”

落日的晚霞中,一對壁人相依的懸崖上,對著天水長空,恍如一副爛漫的剪影,他們十指交扣,緊緊地握在一起。

這一生,有你真好。

推薦:

上一章  |  調香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帶著倉庫到大明  玉堂金門  明末工程師  醫品狂妃  巾幗嬌  征途  醫香  
你可能喜歡看:  [現代言情]  重生影后小軍嫂  重生之抱個金大腿  隱婚100分:惹火嬌妻嫁一送一  守婚如玉:Boss寵妻無度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重生之媳婦逆襲  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大家都在閱讀: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逆劍狂神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修羅武神  武煉巔峰  校花的貼身高手  妖神記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萬道劍尊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校花的貼身高手重生之溫婉極品女仙名門閨殺神控天下代婚
萬事如易九重紫惡鬼保鏢名門醫女嫡女重生都市呆萌錄
特種教師重生小地主隨身山河圖唐磚重生梅香棄婦重生也瀟灑
莽荒紀璞玉驚華御寶天師神魔系統生存游戲萌妻養成
錦心武動乾坤美女公寓全能修煉系統長姐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當前查詢耗時:0.1092109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