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庶女也逍遙>>庶女也逍遙目錄

四百一十六章 大結局

更新時間:2012-05-22  作者:細雨佾佾  關鍵字: 豪門王爺 | 細雨佾佾 | 庶女也逍遙 
庶女也逍遙四百一十六章大結局

“還在想他嗎?”韓放和楚月牙共乘一騎,在從民富城到信陽都的小道上,空氣清新,楚月牙感受著這種舒服的感覺,一直沒有說話,直到韓放突然在她耳邊開口了。

“什么?”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沒什么。”韓放輕聲道,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楚月牙坐在韓放前面,他自然看不到她的表情,她抿了抿嘴,心中暗嘆,還是個小孩子的脾性,她知道他說的是什么,想他,那個“他”,她明白的,被深深放在心底,埋起來,插上十字架。

齊州城已經過去很久了,鄭龍也過去很久了,久遠到好像那一件事情沒有發生過一般。

放佛模糊,卻又清晰得很,最大的80ss龍爺死了,死得一點兒也不轟轟烈烈,只是在地上掙扎著就這么沒聲沒息了。齊大富沒有損傷,他的損友歐陽亭真心不是逃走了,而是去報信去了,通知龍爺的宿敵葉

葉仇來了,秒了龍爺,帶著狄夜走了。他們都得救了,齊大富繼續做他的地頭蛇,歐陽亭繼續擺弄花草,韓放和楚月牙則是趕回信陽都。

“韓放,我們欠他。”楚月牙終于還是說出這么一句,“許多許多,換不清,特別是我。”

韓放嘴角的笑容僵住,隨即便是釋然,她說的是“我們”欠他,這樣就足夠了。

“韓放,咱們下輩子都是要還債的人。”楚月牙又道,帶著嘆息,她要還杜辰逸,要還狄夜,他要還陸泠,都是負載累累。不過,還真過分,什么都推到下一輩。

不過現在楚月牙是很確定有下輩子的,穿越······還有被楚月離害得跳崖的時候都一次次證明了這個問題。

“你后悔嗎?”一陣沉默之后·韓放便問了這個問題,“從一開始,你有那么多的選擇,最后你卻跟著一無所有的我,你后悔嗎?”

“那么你從一開始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王爺,到現在變成一無所有孑然一身的人·你后悔嗎?”楚月牙道,說到這里又頓了頓,改口道,“不對,不是一無所有,而是除了我之外便什么都沒有的,你后悔嗎?”

“不悔。”韓放吐出這兩個字來,心中卻是一陣釋然。

“那不就結了。”楚月牙笑了,“很多事情呢·我都把他放下了,你也就不要去想了,誰沒有點兒過去呢?現在咱們當務之急是進信陽都,我想見見我娘,好久好久沒看到她了·還有水柔,嬋娟···…”

“要不要先去你城郊的宅子?”韓放突然提出這個提案,“這么多年了,你都沒有去好好看過吧,現在這條路反正也順路,不如就去看看?”

“好,先去看看。”楚月牙立刻點頭,“你不說·我都還忘記我有這個產業了·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發展成了什么樣子了。”

在韓放的快馬加鞭之下·很快便到了楚月牙的買宅子的鎮口,早有一個亭亭玉立的身影候著了。

“盈香?”楚月牙看清等候之人之后,立刻勒馬跳下馬來,伸手就拉住了盈香的手,“你是盈香?”

“是,小姐,我是盈香。”盈香也十分激動,幾乎要熱淚盈眶了,看著楚月牙,“小姐,盈香很想你,你這些年都到哪兒去了?小姐,你長高了,長大了,是個大美人了…···”

“盈香,辛苦你了,我是個不負責任的,將爛攤子丟給你,自己就……”看著語無倫次的盈香,楚月牙也有一種被她傳染了的感覺,有些不知道說什么,“大家好不好?還有你爹呢?大力呢?對了····…盈香,你怎么梳著婦人的發髻,你和誰成親了嗎?”

“我和······大力······”盈香臉上略微閃過羞怯,“原想著等小姐回來的,只是······也不知小姐什么時候能夠回來,簡小姐就將我和大力……”

“好。”楚月牙點點頭,盈香早就到了適婚年紀了,是她一直忙來忙去,都疏忽了,“對了,你怎么在這門口等著我,你知道我會來嗎?可是……好像我沒有提前通知你啊?”

“呃······昨晚做夢,有周公托夢。”盈香眼神有些躲閃,看了看站在后面的韓放,“小姐,先去宅子中吧,許多人等著呢。”

“許多人等著?”楚月牙越發疑惑了,回眼看了看韓放,他只是微笑著,什么也沒說,難道是他通知的?可是這一路上,他和她形影不離,他要是去通知了,他一定知道的。

壓下心中的疑惑,楚月牙跟著盈香朝著鎮子里面走去,很快便到了自己買下的宅子門口。

依稀還記得那一次來看宅子的事情,好像和杜辰逸還有幾分糾葛,好像是很遙遠很遙遠的事情了,后來又發生了那么多的事,那么多的陰差陽錯,最后一步步的走到今天。

“今天是有什么喜事嗎?”楚月牙揉揉眼睛,站在宅子門口輕聲問道,扎宅子今日是以紅色為主題的,好像是要操辦什么大喜事一般,就跟這戶人家的要嫁女兒一樣。

“小姐回來,不就是天大的喜事嗎?”盈香狡黠一笑,然后推開了門,拉著楚月牙進入了院子中。

院中的場景,讓楚月牙大吃一驚,半天沒有回過神來,不僅是那張燈結彩大紅燈籠高高掛的喜慶,還有等在院子中的人,看著那些熟悉的面孔,讓有人一種回過神來的恍惚感。

“月牙。”其中一人上前,微笑著看著楚月牙,雖然年紀已經不輕,可是依舊能看出這張臉曾經的傾國傾城,“你瞞得娘好苦。”

“娘······”楚月牙終于找到了自己的生意,已經帶著哽咽,一下子便撲到了九娘的懷中,一種歸屬感油然而生,“娘,女兒不孝,女兒不辭而別,娘不要怪女兒,現在女兒回來了。”

“回來就好,我知道你也是不想讓娘擔心。”九娘含著淚花·輕輕的拍著楚月牙的頭,“回來就好,看見你平平安安的,娘就很開心了。”

“大好日子哭什么哭。”秦疏落爽朗的聲音打斷了楚月牙和九娘,“過來,月牙·讓我們姐妹幾個好好看看你,胖了還是瘦了,是不是便漂亮了,有沒有被韓放照顧好。”

楚月牙離開了九娘懷抱,將眼中的淚水擦去了,帶著笑容站在了曾經指天為誓,結拜過的姐妹面前,一個個的看過,口中說著話:“疏落·你看你就知道你和誰好上了,是不是那個窮子啊?現在他怎么樣?”

當初要離開之前,楚月牙就隱隱約約秦疏落和吳承——在書學院中成立翰墨詩社和孟繡容比拼的時候,吳承因此和他們有了交集——有那么點關系,似乎對他上心得很現在看到吳承也站在一邊,她才說了此話。

秦疏落臉頰一紅,接著又大大咧咧的道:“怎么了,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你不樂意看到你好姐妹找到好歸宿嗎?”

“樂意得很,等著喝喜酒吃喜糖呢。”楚月牙笑了,看向高燁霜,忍不住就撲哧笑了出來“燁霜你怎么變成黑珍珠了?上哪兒去野了?”

“出去游山玩水。”高燁霜也笑,露出白牙神秘一笑,“遇上不少事兒呢,對了,我準備出嫁了,嫁給一個愿意帶著我一起游山玩水逍遙一世的人。”

“是嗎?那太好了。”楚月牙也為高燁霜高興,當初因為她假扮簡明亮帶來的誤會已經徹徹底底的消除了,“我和韓放也是打算踏遍大江南北,到時候說不定還能結伴同行呢。”

“你們都出去玩兒了,哼,把我一個人丟在信陽都。”秦疏落皺起鼻子,很不滿意的道。

“對了,水柔呢?還有嬋娟呢?”楚月牙問道。

“嬋娟追隨簡明軒大將軍去了邊界,守著,可能要過年的時候才回來。”高燁霜解釋道,“至于水柔嗎……你可是錯過了一件大事,水柔已經和秦疏落的哥哥,秦疏風成婚了。”

“丫的,居然這么快就成婚了,我也沒有出去多久嘛。”楚月牙不滿的道,“他們人呢?”

“他們會來的,很快。”秦疏落道,眨巴眨巴眼睛,“在你的良辰吉時之前,保證趕到。”

“什么······我的良辰吉時?”楚月牙一時沒有回過味兒來,求助似地回頭看看韓放,去見了韓放一臉狐貍一樣的笑容,正在和九娘說著什么。

“成親啊。”秦疏落和高燁霜異口同聲的道,“韓放好早之前就說了日子,說一回來就跟你成親。”

“是······是嗎?”楚月牙愣住了,心中有一種很復雜的感情,“我……怎么不知道呢?”

“我們知道就好了。九娘,我們先帶月牙進去梳妝打扮。”秦疏落和高燁霜笑瞇瞇的道,一人架起楚月牙一邊手,然后又低聲對楚月牙道,“韓放已經說了,你已經是她的人了,既然都是了,自然該早成婚,九娘也是這個意思的。”

“韓放這個卑鄙小人!”

晚上,一切準備就緒,一對新人,滿屋好友,帶著祝福——

“吉時已到,新娘新郎拜堂。

楚月牙心中很復雜,雖然知道遲早都要到這一步,可是這么突如其來,真的讓她有些忐忑。心里準備倒是做得很好的,一直都知道會和韓放成親,不會草率,畢竟兩人一起經歷那么多的事情,許多的心結也解開。

只是······總覺得有那么點兒倉促,特別是在這么多朋友和親人面前,好像手腳放哪兒都不對。

不過心中卻很開心的,好像一切都走上了正軌,而身邊的朋友們似乎也都一個個的有了自己的幸福,很好,這樣就很好了。

“一拜天地。”楚月牙被秦疏落扶著,對著門外拜了拜。

“二拜高堂。”九娘在上面,還有阿語也在上面。

“夫妻對拜。”

夫妻二字,鉆入楚月牙的耳中,有一種陌生卻又很甜蜜的感覺,大約從此以后,便是另外一個開始了。

“送入洞房。”在眾人的喧嘩聲中,韓放拉著楚月牙的手朝著早就布置好的新房走去,他的手很熱,甚至有些出汗的感覺,一路上他沒有說話不過拽著楚月牙的手卻是那么緊,好似一輩子都不會再松開了。

進屋坐定,楚月牙蓋著蓋頭什么也看不到,只曉得韓放在身邊坐著,心中撲通撲通的跳,還以為自己會平靜的接受原來就是不一樣,會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感覺。

“我······掀蓋頭了。”韓放的嗓子發干,“我也沒怎么成親過,沒有經驗,不知道該做些什么,就……一切從簡了。”

“沒怎么成親過······你還希望你有很多經驗嗎?”楚月牙聽到韓放緊張忐忑的聲音,突然之間就輕松平靜了,有人比她更不自在,她有什么好緊張的“快掀吧,我要悶死了。”

“嗯。”韓放悶悶的“嗯”了一聲,伸手輕輕將楚月牙頭上的蓋頭掀了下來,燭光中,看著她鳳冠霞帔描眉涂粉,動人得很,臉上微紅,側過臉去,不輕不遠的道,“很好看,就是臉蛋兒像是猴子屁股。”

“你的臉才像是猴子屁股呢。”楚月牙憤怒的道,掩飾自己發燙的臉“我這是他們那幫混蛋給我擦胭脂擦多了。”

韓放悶悶的沒有說話半晌只是站起來,一瞬間楚月牙還以為他要逃走是不是自己太過兇殘了,不過他只是到了桌前,倒了兩杯酒,端到了楚月牙的面前來。

“干嘛。”楚月牙先是愣了一愣,看到韓放微微有些變黑的臉,然后道,“哦,交杯酒。”

“你能不能······溫柔點兒,好歹今天是我們大喜的日子。”韓放很無奈的道,被她兩句話一刺激,頓時都覺得剛剛的緊張消除了,“喝了,我們就……唔,睡覺。”

“我有一個問題。”楚月牙舀過了酒,開始詢問她今天疑惑了一天的問題,“你是什么時候通風報信的?娘他們好像今天特地等著我們,難怪你最后幾天趕路趕得那么急。”

“那天我們在山上游玩,你不是說,還沒有拜堂成親嗎?我原本當時就像指天為誓娶了你,不過后來想想,你肯定愿意你娘見證著。”韓放解釋道,臉上露出柔和的笑容,“我到了寺廟之后,便讓寺廟的和尚給了傳信的信鴿,送信到了九娘那里,越好時間,等著給你一個驚喜。”

“原來如此。”楚月牙點點頭,看著手中酒杯,突然有些恍惚,輕聲問道,“喝了這杯酒,我們以后……就是夫妻了,是不是?我要為你生兒育女伺候你什么的?”

“那是自然。”韓放理所當然的道。

“做夢。”楚月牙利索的吐出兩個字來,抬眼看著韓放,燭光下,一身新郎衣服的他,似乎顯得特別的英俊,“你伺候我差不多我,我告訴你,你聽好我這里有三從四德,三從就是夫人出門要跟‘從,,夫人命令要服‘從,,夫人講錯要盲‘從,,四德就是……唔······”

還沒有說完,韓放便堵住了楚月牙的嘴唇,當然是對付女孩最好的利器,用唇封上,細細密密的品嘗著他的味道,用舌撬開她的牙關,鉆了進去,攻城略池,一路激情。

楚月牙的心“咚咚”的跳著,開始還能把持著,呈現一個欲迎還拒的狀態,到后面就把持不住了,你攻城略池,我也會,“唇槍舌戰”就這么展開,許久許久,兩人都微喘的時候才分開。

“喝了。”看到楚月牙被他吻得通紅的嘴唇,韓放覺得很滿足,挽過楚月牙的手,“來。”

“最后讓我說完,四德是,夫人化妝要等‘得,,夫人花錢要舍‘得,,夫人生氣要忍‘得,,夫人生日要記‘得,!”

“遵命,夫人大人。”韓放笑,和楚月牙將交杯酒一飲而盡,“簡言之,就是被你奴隸一輩子,對不對?”

“不錯,思想覺悟很高嘛。”

月色如水,紅燭閃爍,帷幔落下,一刻值千金。

三月開春,天氣漸漸轉暖,一切都顯得那么美好和諧。信陽都有一處月明湖,柳絮飄飄,踏青之人眾多。

“饒大師說,你的毒已經徹底清理了。”韓放牽著楚月牙在湖邊漫步,感受著春風拂面,心頭舒暢得很,“這件事情總算是徹底的了結了。”

“太好了,咱們可以開始游山玩水,踏遍大江南北,然后累了,就找一處人杰地靈的地方,結廬而居你看如何?”楚月牙興致勃勃的策劃著,三個月的解毒生活真的快悶死她了。

簡水柔懷了孩子,高燁霜游山玩水,嬋娟跟著簡明軒又駐軍去了,秦疏落忙著談戀愛忙著婚事,楚月牙表示很無聊。

“順路去看看阿語。”韓放接口道,阿語現在去碧霞城找那位她的舊相好了,“看看他現在如何。”

“嗯,還有去看看太太。”楚月牙補充了一句神色略微有些暗淡。

就在上個月,出了一件大事,方曉和剛剛誕下皇子的楚月琴勾結太子韓昌隆密謀造反,竊取皇上玉印,楚月琴死方曉和韓昌隆幽閉一生。因楚月琴是楚彌女兒,受株連。皇上念在楚彌曾是棟梁之才,留了性命,全家被發配邊疆。

唯有楚昊然與楚月牙與楚彌脫離關系,沒有收到牽連,至于太太,皇上念在太太年歲已老,便送到了信陽都附近的寺廟靜修前太子韓昌隆的側妃楚月離自動削發為尼伺候在楚家老太太身前。

至于這其中是非曲直,楚月牙不清楚也許這是皇上的手筆吧,將和龍爺曾勾結在一起的一干人等就這么不咸不淡的處置了,立了謹王韓風為太子,朝堂又是一派風平浪靜了。

只不過這些已經不再楚月牙的關心范疇。

“你跟岳母提過沒,我們要出去?”韓放也在一陣沉思之后問道。

“提過。”楚月牙點點頭,葉仇和九娘終于有情人終成眷屬,現在很幸福,而且在楚月牙眼中她娘和葉仇都還年輕得很呢,正是結婚的好時機才對,“娘現在沒有意見,很放心。”

“那好,明天就走,想去哪兒?”韓放臉上露出微笑,拉著楚月牙的手,“走,我們去采買東西,這一次我記住了,咱們可以什么都不帶,統統放在你的······秘密空間里面,輕裝上陣。”

“你的如意算盤打得可真好。”楚月牙白了韓方一眼,兩人笑著朝著市集走去,沒有留意到一顆粗大的柳樹后,好幾人正在目送他們的離開。

“你現在真的要······參一腳?”女子的聲音明媚帶著幾分嘲笑,“你不覺得你現在出現很多余嗎?”

“嵐,你太給他留面子了。”畢鳶看了看一身男子勁裝的嵐,“他這就是擺著架子去橫刀奪愛,給人制造麻煩的。”

“既然我活下來了,也沒有什么深仇大恨了,又沒有任務壓身,多無聊,當然要去干點諸如橫刀奪愛一類的事情咯,對不對?”一身白衣的少年從樹上躍下,動作干凈利落,俊美無匹的五官讓看見的少女不由得駐足,一雙眸子中閃動著狡黠的光芒,“我喜歡楚月牙又不是什么秘密。”

“狄夜你這瘋子,算了,隨便你,我去找我師妹去了,她還等著我呢。”畢鳶擺擺頭,轉身離去。

“你呢?嵐?”狄夜轉頭看向嵐。

“我在村里帶著孩子等你。”嵐突然低了頭,說了這么一句,抱著劍,英氣逼人的走開了。

“呵。”狄夜看著嵐離開,身子靠在柳樹上,深深吸了一口空氣,嘴角掛著一抹若有似無的笑。

次日,又是春意盎然,風和日麗,楚月牙和韓放并建立在船頭,看著清澈見底的河水,正在研究踏水而行的功夫問題。

“踏水而行有何難?”正在此時一個聲音插了進來,帶著幾分笑意,這聲音可真熟悉。

楚月牙和韓放回頭,看著站在了他們身后的一人,同時異口同聲的道:“狄夜?”

“什么狄夜?”少年微微一笑,手中很風騷的舀了一把這扇,啪的一聲抖開了扇子,“我叫葉夜,看兩位旅途寂寞,我就勉為其難和你們結伴而行吧。”

“滾。”

全文完——

以下不占:

終于完結了,基本要到一年了,細雨很激動,很開心,也有些遺憾和愧疚。因為個人感情的原因,這文的后面部分,我知道的,有點兒崩。不過現在,細雨已經徹底走出來了,自由自在的單身生活,很開心,下個文一定給力到底。

例行感謝一下,首先是各位親們,謝謝你們一路陪綁,謝謝你們的每一分支持,其次感謝我最錄親愛的責編湯圓,再次感謝寫手姐妹們,一起拼字,討論劇情,共同進步!

這個文,還有一個杜辰逸的番外和一個狄夜的番外,過幾天會放

新文大約六月初開,希望親們繼續支持~愛你們~!~纟

上一章  |  庶女也逍遙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嫁夫  玉戶朱顏  極品逃妃  掛名王妃  萌夫養成  庶女也逍遙  畫羅裙  
你可能喜歡看:  [競技]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重生之狂暴火法  超級指環王  秘術師之生存路  龍蛇演義  網游之術師傳奇  主神見大神  
大家都在閱讀:  瘋狂升級系統  逆劍狂神  極品全能學生  武煉巔峰  全職法師  校花的貼身高手  重生七零逆襲路  太古至尊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神棍夫人:夫君,要聽話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當前查詢耗時:0.04684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