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記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修羅武神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錦宅
搜索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大國手》>>《大國手》目錄

第十五章 大周國手

更新時間:2010-08-30  作者:寒江  關鍵字: 競技 | 弈林生涯 | 寒江 | 《大國手》 
漫無邊際夜,虧盈無度月;

人影成一雙,屋燈燭火躍。

寒江當夜便去尋陳九言,復言棋賽之事。

“陳大人,我想過了,棋賽我還是要參加的。”

“哦!你想明白了?想明白了就好。這樣的機會不是誰想覓就能覓到的。”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我前些日子有些擔憂之事,所以對棋賽固執避讓。不過現在我想通了。”

“好!那我依舊照空憂大師所述上報朝廷!”

寒江和陳九言表述完畢在月光下,疾步往廂房趕。一把掌推開房門,抬腳就往屋內奔去,卻被門檻絆了一跤,踉蹌著跌進了屋內,寒江不顧不管,爬起直沖床邊而去。翻出相片來,用手捂住,心中念道:“清楚,清楚,清楚……”手一點一點從相片上挪去,終于一塊巨石落地,相片恢復了清晰。此時,他方才感到腳上一陣疼痛,痛的他齜牙咧嘴,心里卻樂開了花。

話說昨日寒江那碗羹中被下了藥,卻如何是馮汪中了招?

原是陳茵和那丫鬟面對面交代了,卻不想她所示左手正是丫鬟的右手,兩人一個表錯了情,一個會錯了意,陰差陽錯地將藥羹給了馮汪。可憐馮汪無甚過失卻成了替罪羔羊。

第二日一早,寒江跟著陳九言來到馮汪房內探視。見馮汪已經梳理得當,換了身厚實的衣裳,見兩人進來忙答理道:“昨日失態,還望王兄見諒!”

寒江道:“馮兄身體欠妥,我看,今日的棋就別下了,我們改日再弈吧。”

“對,對,改日再下不遲。唉……都是我那天煞的頑妹,在羹里放了巴豆粉,這才……對不住馮兄弟啊!我已然將她交給內人看管起來了,改日讓她再當面給馮兄弟道歉。”陳九言越說頭越低,就差沒滿地找個縫鉆進去了。

“不打緊,不打緊,吃了昨日大夫兩劑藥,現在已經不礙事了。王兄,我們接著下,昨日我可是輸的不太服氣哦!”馮汪為了一表身體無恙,用手拍了拍了腹部,原地轉了一圈。可確是虛弱,轉了一圈不由的微微晃了一下,他勉力支撐住,強擠一絲笑意。

“我看馮兄,今天還是算了,你我對弈屬切磋,推得幾日不礙事……”馮汪的疲態看在寒江的眼里,他上前想去扶一把馮汪,不料馮汪甩脫他的手,整整了衣襟,一臉嚴肅的說道:“王兄弟此言大錯。我乃大唐棋待詔,身無他處,只靠一弈之技受朝廷俸祿,這對弈就是我的公務更系我的聲譽。言明日期對弈就要履行,縱然是倒床不起,身患惡疾,我爬也要爬到棋桌邊,因為我是棋士,大唐的棋士。今病體康復了,又豈能搪塞,推脫?王兄勿勸。”寒江呆呆的站在邊上,靈魂似被這一段話語深深地震撼。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個以棋為生,一個視棋為尊嚴的人,一個真正的棋士!

“哎!馮兄弟,王積薪也是出于好意嘛……”陳九言一語將沉思中的寒江拉了回來。

馮汪也覺的語氣有些僵硬,忙作揖道:“我脾氣有點犟,王兄弟勿怪!我們去下棋吧。”

寒江默默的跟著馮汪又到湖心亭,一路上望著他的背影,心里一種敬佩油然而生。兩人對面而坐,放定座子。上局寒江得白子先行,今次輪馮汪得白子先下。

馮汪閉目沉思回想上局種種手段變化。許久,睜眼拍下一子。寒江也不多想,只道是自個手段經歷上千年演變而來,非唐朝棋士能領悟,越發的隨意而為。一柄輕靈劍舞得隨心所欲。馮汪看在眼里算在心中:角地三、三似是盤踞要所,每每他點入三、三時,詫異中我總是應了他的步調,結果是處處落后,被牽者鼻子走。我何不置之不理,各行其道?對!也打他個措手不及。馮汪想定,忽然刀鋒一轉,于角地處不作糾纏,直取了外勢擺開了架勢等著寒江來攻。武者云:刀重卻殺傷力大,劍輕可輕盈飄靈,如刀隨劍走則無疑是棄利從弊,絲毫傷不到劍氣反累得個半死。此刻,馮汪已然查出個中道理,不再隨著寒江的步調行棋,只接著寒江的棋順勢圍起厚勢只等寒江來投子。

這一變化確是令寒江失措。一番劍招舞罷回頭一看人家居然不和你玩了,自己耍起一套來。一時不由怒火中燒,心中大吼一聲:豈有此理!拍子便往中腹白棋陣中而去。

孤棋只身入重圍,十面埋伏十面危。

這棋正合了古人搏殺圍獵的胃口。紛花落葉中棋盤上頓時烏云密布,雷電交加。寒江左跳一子右飛一手,輾轉騰挪欲在馮汪巨空中搭出空中樓閣。

單見馮汪頭上冷汗直冒,非是棋局吃緊,而是那一夜的‘奔忙’,身虛而致。可他依舊正襟危坐,只用袖口輕輕拭去額頭上的汗水,兩眼始終不離棋盤。寒江禁不住有些潤目,只為馮汪的棋士尊嚴而感動。耳邊仿佛間又響起那句:“……縱然是倒床不起,身患惡疾,我爬也要爬到棋桌邊,因為我是棋士,大唐的棋士……”

午后續盤,因無甚食欲,馮汪只胡亂喝了兩口粥,體力自是不支。馮汪用顫抖的手放下一枚白子。寒江低頭粗一看頓感心灰意懶,中腹的黑子已無活路。眼看著大勢漸去,正當他汗流滿面幾欲投子認負之時,一滴汗水從鼻尖滾落,正掉在棋盤縱橫叉口上。寒江雙眼即刻一亮,如我在此處沖上一子,白棋豈不是只有和我打劫方才能鯨吞我的大龍?回頭再看,馮汪剛才的那手棋實實在在的掄了大勺子,大刀揮舞中一不小心露出面門破綻,一條原本凈死的青龍現在卻成了劫殺。馮汪也看到了這一招,禁不住用力坐直了疲憊的身體,心中大呼:不好!寒江細算一番,輕靈劍一抖直刺而去,沖斷!黑棋和白棋開了一個生死大劫……

馮汪面色漸轉,身心疲憊中終是劫敗。他強笑著推枰認負,無力地抖著雙腿,兩手撐在桌上,吃力的從座位上站起,道:“我輸了,可王兄的棋似有不足……待我好生休息,明日定不饒過。”

寒江也不多說,把他扶將起來,送回廂房。

“……你的棋有鬼魅之招不假,但倘若空憂這老小子再遇見你,你就不是對手了!你的棋靠出奇而致勝,稍加研究即可憑功力潰之……”,“我輸了,可王兄的棋似有不足……”走出廂房,這幾句話語一路上不停的在寒江腦海里翻滾。當是我錯了?太過托大了?那老頭說的是真的嗎?不覺間兩腿竟將寒江帶出了尉府,茫茫然的走在太原的街上,忽而來到一處熱鬧地界,寒江回過神來抬頭看到匾額上的‘天元閣’三個字,忽然想起那白須老頭最后的一句話:“小子,想明白了回來,我在天元閣等你……”

寒江進了天元閣,在喧雜的茶客中四下尋了一圈,不見那日的白須老頭,頗為失落。正見小二提著茶壺快步走過,寒江抱著一絲希望拉住小二問道:“小二,我問你一個人。”小二點著頭笑道:“客官您問,這片的人我都熟。”寒江道:“他是一個老者,留著半拉長的花白胡子,戴著寬檐斗笠……”還沒等寒江說完,小二忙道:“嗨!我當是誰呢?感情您說他啊!我給您指條道,到了那兒一準您能找到他。您出門走左手,過了懋遷坊,再走右手,第三間房就是那老酒鬼的住處了。”寒江一一記下,抬手謝過,出門尋去。

過了懋遷坊,寒江細細數了三間房,就見一扇因長年未拾掇而蝕得慘白的板門,剛想扣門,卻發現門是虛掩著的。推門探頭看去,里面是個小院,寒江問了一聲:“有人么?有人么?”許久不見動靜,于是抬腳邁了進去,不想一腳踢倒了一只酒罐,自己踉蹌著跌進了院子里。院子的土地上鋪著厚厚的陳年的枯樹葉兒,亂七八糟的躺著許多大大小小的酒器碗罐,窗戶在風中咿呀咿呀的叫喚著,一派潦倒氣象。

直通院底處有間屋子一扇木門敞開著,寒江試探著走過去,先輕聲問了一句:“我說,這里可有人?”半晌不見有活物的反響,心想:小二怎么教我尋了個無人居住的空屋?想罷進了屋子,一股子酒氣參合著酸味兒直撲鼻口。寒江不得不用袖子捂嚴實了鼻口,再往前走了一步,腳下卻似踢到了軟呼呼的東西,低頭一看,嚇的寒江倒吸一口冷氣,連退了兩步。再細一看,是一人身子卷縮在桌人下伸出一條腿來。寒江再用腿踢了踢那人,似乎有些反應,于是鼓起勇氣上前扳過那人來細看。那人露出一副瘦骨面龐耷拉著花白的胡子睡的正香,手里還捧著個酒罐。果然是他,怎么醉成了這樣?

寒江費盡了氣力將他從地上搬到了濕漉漉潮汲汲的床上,他看了看這個房間,墻角上掛滿了蛛網,桌上的灰積了厚厚一層,地上東倒西歪的凳子和酒罐,寒江不住的搖著頭,心想:這老頭難怪人家叫他老酒鬼了,也不知道拾掇一下。正當寒江納悶著,他眼前突然一亮,那老頭胸口中露出一塊半截紫色木牌,寒江好奇的拾起來看了看,上面刻著:“大周國圣歷年國手魏延庭”

上一章  |  《大國手》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重生之狂暴火法  網游重生之毒奶神坑  籃壇餓狼傳說  足球皇帝  截走大神  網游之我愛擺攤  
你可能喜歡看:  [言情]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極品飛仙  穿越之嫡女謀官  重生影后小軍嫂  師徒養成攻略  秦樓春  農園似錦  
大家都在閱讀: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極品全能學生  逆劍狂神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修羅武神  武煉巔峰  校花的貼身高手  妖神記  萬界代購系統  萬道劍尊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當前查詢耗時:0.4056405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