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目錄

第一節

更新時間:2012-01-30  作者:勿用  關鍵字: 靈異神怪 | 勿用 |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 
正文第一節

正文第一節

暴雨已經不停的下了三天三夜,今天終于轉成小雨,整個戈壁上空氣前所未有的清新,星星點點的樹葉和青草綠的讓人揪心,襯著蒙蒙細雨落個不停的陰空,分外讓人憐惜。

云靈族的村里,戈壁十六族的代表們川流不息,不眠不休的為神婆婆舉行了三天的大祭,直到今天才在陸沉了的戰魔灘火葬了神婆婆。人流慢慢散去,一直冷眼旁觀的方羽看到多數人臉上是壓抑不住的快樂,盡管哭聲震動四野,但擺脫惡靈傳說恐怖后的輕松表情,再傻的人也都能從大多數人臉上看到,就連哈瓦老爹也是一樣。只有鳳雅三天來不說一句話,蒼白的臉象被冰封了一樣,游離在眾人之外,還有烏麗,三天來的勞累和憂傷讓小臉上滿是憔悴,還在不停的小心翼翼的看顧著幽魂似的鳳雅。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方羽輕輕揮了揮手,攔住想要過去的黃橋和杜若蘭,又用眼色攔住想叫眾人上車的哈瓦老爹,從戰魔灘回來后,作為極少數戰魔臺一戰知情人的哈瓦父女,把方羽當天神一樣的看待,不同的是烏麗多的是信賴和尊敬,老爹多的是畏懼和尊敬。方羽為了避免無謂的麻煩,曾經鄭重的要求過知道內情的幾個人嚴守秘密,不要把他也參與的事傳出去,故而清凈了好幾天。他無聲的走到長跪不起的鳳雅背后,對著要對他打招呼的烏麗搖搖頭,烏麗乖覺的起身退到一邊,滿眼祈求和信賴的望著他。方羽強笑著對她點點頭,伸手輕輕拍了拍鳳雅濕透的肩膀:“逝者依依,生者還須努力,鳳雅,你要想開一些,婆婆在天有靈,也不希望她的繼承者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再說也不該讓大家都為現在的你感到擔心,你說對嗎?”

鳳雅渾身一震,僵硬的轉過迷茫的臉哀聲道:“婆婆去了,婆婆就這么去了,我在這里還有什么意義?”方羽面上一正,雙眼發出懾人的光芒,深深盯入鳳雅迷亂的眼睛,沉聲說到:“醒過來,鳳雅,你難道忘了你是戈壁上最后保護者的使命了嗎?一個通靈者自然有他的歸宿和使命,婆婆在天上看著你呢!”聲音不大,但聲聲如驚雷般炸開鳳雅沉浸在傷感失落中的心靈。鳳雅又是一震,雙眼里狂涌出三天來頭一次的淚水,轉身抱住方羽的雙腿痛哭出聲來:“婆婆丟下我走了……婆婆啊~”聲聲如杜鵑泣血、哀哀欲絕。站在旁邊的烏麗首先忍不住也大哭起來,不遠處杜若蘭已經哭的象個淚人,在哈瓦老爹強忍著的哽咽里黃橋也鼻子一酸流下兩行眼淚,一時間天慘地愁,戈壁上淚雨飄灑。

方羽安慰的輕拍著鳳雅的肩頭,靜水無波的心靈里一時間百感交加,眼前戰魔臺的廢墟上葬著百年來戈壁上的傳奇神婆婆,空間里謝海添三百年不滅的元嬰灰飛湮滅,千百年的噩夢查思丹也連腐臭味都消失的干干凈凈,這到底是為什么?為什么人們總要弄些不可理喻的事來讓人平添這么多煩惱?人為什么要這么活著?越想越煩惱,他覺得很不舒服,長吸了口氣,拋開思緒,覺得還是老子說的對,“清凈為天下正”。這時他感到鳳雅抽動的肩頭慢慢靜了下來,于是伸手扶起為才發覺抱著他雙腿哭了半天而覺得不好意思的鳳雅,無視鳳雅因為霞生雙頰而平添了無限秀色的俏臉:“我決定現在就要回去了,以后可能相見無期,你要自己保重!”頓了頓,仿佛不忍看到立時面無人色蒼白可憐的鳳雅,低下頭避開鳳雅哀怨動人百味皆陳的明眸,輕輕說到:“破云弓在我手里被毀,又沒能救回婆婆,是我此行最大的遺憾,往后戈壁十六族還有許多事要你來做,這算是我的一點心意吧,千萬不要拒絕!”

長吸一口氣,方羽抬起頭,伸手握住鳳雅冰涼的纖手,全身的濕衣無風自動,開始膨脹起來,眉心處七色光芒流轉,一道若有若無的光柱罩向鳳雅的眉心,雙手里狂涌入溫熱的勁氣,鳳雅輕嗯了一聲,全身火熱,面生赤霞,濕濕的長袍也漲大了起來。正在不遠處等候的黃橋他們目瞪口呆的看著逐漸發出七色光的兩人,哈瓦老爹已經跪伏在地上念著聽不懂的經文,全身不住顫抖,烏麗也跪在地上念同樣的經,但還是不停的把好奇的目光偷偷掃向方羽和鳳雅。黃橋呆若木雞,杜若蘭卻大感興趣,繃大雙眼一眨不眨的看著眼前的奇境,心里覺得匪夷所思,剛剛因為方羽拉鳳雅素手而產生的不快早已拋到九霄云外。鳳雅的素面越來越紅,連雙手都變的深紅,全身勁氣縱橫,腦海里異像叢生,就在這時耳邊傳來方羽清越的吼聲:“抱元守一,聚氣凝神!”聞聲腦海一清,鳳雅全神接受氣勁和光柱的鍛煉。小雨越來越小了,黃橋他們驚奇的發現方羽周圍五丈方圓里沒有一點雨絲落下,到了他和鳳雅頭上三丈就好象被什么東西隔開了一樣斜斜的滑落,就在這時,又聽到方羽一聲輕喝:“慧眼渡神,靈手傳功。固!”全身的光芒一漲皆滅,鳳雅火紅的面頰迅速轉成白玉般晶瑩的玉白色。

方羽輕輕收回手,深看了緊閉著雙眼加速收功的鳳雅:“你要在這里收上一個小時才能完全吸收我傳遞給你的能量,千萬不要讓婆婆和我失望,我走了,保重!”轉頭的一剎間,他看到鳳雅緊閉的雙眼里有兩滴清淚落出。愛憐的拍了拍不舍的望著他的烏麗的肩膀:“方大哥要走了,你和你父親在這里等鳳雅醫者醒了再一起走,不要說話,我知道你的心意,有空我會來看你們的。”烏麗用力點頭,雙眼已經濕潤。微笑著拒絕了哈瓦老爹的挽留,方羽和杜若蘭坐上黃橋的沙漠王絕塵而去。

凌晨時分,車駛進玉門關,路上車少人稀,曾經布滿沙塵的街道上讓入暮才歇的雨洗刷的十分干凈,呼吸著清涼的戈壁風,沒找到學生們的杜若蘭興高采烈的跑了回來:“他們已經回去了,我們現在怎么辦?”嘴里說著我們,眼睛卻只看著不出聲的方羽。黃橋心里暗笑,也不由的問方羽:“咱們找個旅館休息呢還是繼續走?”

方羽沉凝了一下:“我看買點吃的東西繼續走吧,杜小姐你覺得的呢?”

“我也贊成繼續走,后天我有課不能再耽誤了。”

敲開一家小吃店,買了點水,冷饅頭和肉干咸菜,三個人繼續上路。

慢慢的嚼著冷饅頭,方羽又有了被監視的感覺,腦后和左臉有目光盯著的灼熱感,他知道杜若蘭又在古古怪怪的盯著他看了,從離開云靈族上車開始,他借口疲倦欲死、合起眼裝休息起,杜若蘭就用一種古古怪怪的眼光盯著他不放,也不出聲打攪他休息。他覺得渾身別扭,脖子僵直的裝了一路睡,再也無法保持定水無波的心境,他也奇怪自己為什么對她始終有點排斥,按理自己在有奇遇前就不是這么窩囊的人,有奇遇后心境更是若海納百川般寬廣,怎么會有這種感覺呢?同樣靚麗出眾的鳳雅就給他完全不同賞心悅目的感覺,雖然他心里隱隱覺得不止賞心悅目那么簡單。杜若蘭給他的感覺同樣深刻強烈,但他就是無法坦然的交流,到底是為什么么呢?他想了一路。

后半夜夜涼如水,車內的空調轉個不停,杜若蘭的目光也盯著不放,方羽在想了半天想不明白后早就放棄思索了,微微調節了一下能量,讓車內的人精神煥發,一點都感覺不到趕路的疲勞。黃橋在后半夜的時候終于忍不住車內鐵樣的寂靜:“方羽,你離開的時候對鳳雅做了什么?”

通過一路的沉默,杜若蘭也敏感的察覺到了方羽對她的有意冷落,聽到黃橋問話,也不出聲,只是仔細等著聽方羽的回話,一面心里在暗暗尋思:“到底自己那里真得罪他了?他一點不像是個小心眼的人。”越是想不明白,她對眼前這個一路上連頭都吝嗇一轉的神秘青年越是覺得有興趣:“一定要弄明白他是個怎樣的人,還藏了些什么希奇古怪的東西!”她暗下決心,一半也是她為了維護身為出色女性的矜持。

“也沒什么,只是為她加強了一下本身的能量和傳了她一點小技巧而已。”方羽淡淡的答到。

“什么技巧?我怎么沒見你給她說太多的話呀?”黃橋追問。

“呵呵~說了你也不明白,是道教天師派的五雷天心法,我直接用慧眼渡神種在她腦海里了,不用比畫著教的。”

“有什么用,那個什么天心法?是不是你天心燈里的功法?能不能也給我種種?”黃橋扭頭有點貪婪的望著他。

“注意開車,你不能學這些的,你沒修道的基礎。天心法也不是天心燈里的東西,用處不太多,你知道了也沒用。貪心鬼!”輕笑著推了黃橋一把的方羽答到。

“哦,那就算了。”

本來想著黃橋會不高興的杜若蘭有點驚訝的發現黃橋淡淡應了一聲就專心開車了,臉上一點都沒有不開心的表情。她心里有了計較:“眼前這兩人關系真的非同一般的好。”咬了咬牙,做著看方羽冷眼的準備她出聲了:“那,那你看看我怎么樣?能學嗎?”

方羽聞聲轉過頭仔細打量著她,還沒說話,黃橋就輕笑道:“你更不行了,呵呵~”杜若蘭忍著嘣嘣的心跳,有點羞怒的橫了轉過頭的黃橋一眼,明眸微斜半嗔半羞掃過方羽,她敏銳的感覺到方羽明顯的一震,本來光華閃爍的雙眼中忽然有一層陰云一閃而過,雖然只是一剎,但她清楚的感覺到方羽在那一下子陷入一種憂郁傷感的心境,雖然方羽轉眼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但她還是感覺到現在的方羽很軟弱。

“你要是能早點遇到明師的話,你在通靈的路上會有和你現在的醫學一樣的成就,現在已經晚了。”方羽無意識的揮揮手,仿佛要把什么東西趕走似的說著,迅速轉過頭,車內重新陷入沉默。

上午九點,車進入嘉峪關,匆匆吃過飯,給車加了點油,三個人重新上路。方羽從被杜若蘭發現眼里的陰云后就一直寡言,老是若有所思的望著前方,明顯的有點失神,和來時的他大有不同。黃橋也感覺到了異樣,問了幾次見他只說沒事,也再不去管他,只管和有點擔心的杜若蘭說笑:“別理他,我這兄弟有時候就這樣,死心眼,要是心思鉆到一件事里啊,九頭牛都拽不出來。”轉頭看了魂游天外的方羽,他又笑到:“當年,他為了一個認識不到七天的姑娘,硬是追到南方去了,一去就是近一年,你說是不是死心眼?呵呵~”他笑著扭車內的倒車鏡想看杜若蘭微笑的表情,沒想到看到的是杜若蘭一臉警告的神色,他心里一驚,還沒來的及側頭就聽到耳邊響起方羽炸雷般的怒吼:“二哥!”他一腳跺住剎車,苦笑著捂住耳朵,對著怒目相向的方羽賠禮:“好好,我不說就是了,是我嘴碎,我大嘴巴。我耳朵都快聾了,杜小姐你來開吧,我們方少發脾氣了,不想看到我!”

杜若蘭竊笑著和他換過位置,側頭瞄了方羽一眼:“干嗎嘛,說說又死不了人,震的人家耳朵到現在還嗡嗡響呢。”

此時方羽也從剛才的羞急里恢復過來,臉色有點發紅,不好意思的說:“抱歉,我不太想提起這件事,剛才有點情急,呵呵~”

“沒關系的,人誰都有傷心的嘛。”遲疑的又停了停,小心翼翼的問到:“我,我是不是和她有點像?”說完她不安的看了方羽一眼,還好方羽只是眉頭皺了一下,沒有想象中那樣有激烈的反應,她膽子大了一點:“是不是有點像?”

方羽遲疑了一下:“也不是很像,只是有些動作和表情很像。”

“哦,明白了。”杜若蘭這才明白一路上被排斥的根本原因,自尊心一得到滿足,好奇心又大盛:“她漂亮嗎?”

“當然很漂亮了,不漂亮我兄弟能追她?”斜倚在后坐的黃橋故態復萌搶著回答。

這次方羽再沒理他,有點倦意點了點頭:“對很漂亮!”說完合起眼,顯然不想再說這個話題。

車在西部不多見的寬闊直路上飛馳,黃橋有點擔心的伸頭看了看速度:“哇!一百八啊,你想自殺啊?”

杜若蘭眼都不眨:“住嘴!沒學過交規嗎?不要和駕駛員說話。”

方羽噗嗤一聲笑出聲來,黃橋有點難堪縮回頭:“又是我的錯?我從現在開始不說話了,你們別招惹我啊,哼!”

杜若蘭車速不減微笑著說:“求之不得!”

路上綠色漸濃,下午在武威吃過飯后,沙漠王一路狂飆,終于在入夜時分進入省城,習慣了一路上的荒涼與空曠的三人互看一眼,知道離別的時刻已經到來。在杜若蘭的要求下,方羽勉強互換了聯絡的電話,婉拒了杜若蘭留客的誠意,硬拉著不想走的黃橋和杜若蘭在醫學院門口握別,直到車離開省城,方羽的眼前耳中鼻里仿佛還有杜若蘭香水的味道,臨別秋波的嬌媚和讓他深覺不安的話語:“我還會找你的,現在象你這樣的怪物不多了,我不會輕易放手的!”

為了方便下次訪問,請牢記,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網友:

上一章  |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馭房有術  地獄電影院  天機勿語  陰間駙馬爺  霸道鬼夫好難纏  鬼警  青葉靈異事務所  
你可能喜歡看:  [武俠]  最強反派系統  劍王朝  五行御天  偷香高手  仙路至尊  九界仙尊  仙株  
大家都在閱讀:  龍血武帝  極品全能學生  農嬌有福  農繡  校花的貼身高手  太古神王  妖神記  韶光慢  修羅武神  超級兵王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015615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