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無限裝逼系統>>無限裝逼系統目錄

【告讀者書】

更新時間:2017-11-18  作者:劍語  關鍵字: 奇幻玄幻 | 爽文穿越 | 劍語 | 無限裝逼系統 
告讀者書

各位看官老爺,在下劍語,一個撲街的作家。從作者寫書,到現在,已經有近半年的時間了,書也由原來的千多字,成為了現在的七十萬字,一共賺取薪酬,1200元,收藏共計679個,平均訂閱11個,這幾天的訂閱3個左右,也就是說,本書,成功的撲街了。總結了一下原因,主要有一下三點。第一,水文太嚴重。第二,本書的藍圖太大,作者的進階實在是太慢了。第三,作者的文章體系有一些混亂。總體而言,對于目前的《》來說,這本書,是不合格的。今天,責編過來找我,問我要不要來新書,重新來過,我猶豫了一下,沒有回答。我想把決定權交給各位讀者,希望看到這個請求的讀者,能夠在評論區留言,謝謝!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今天不更新了,作者喝點兒酒,思考一下,未來吧。

“趙奕,你大膽!你要知道,幫主微子青文武雙全,在我們三合會立下了赫赫戰功,他的兒子,微子爵,又怎么不是少幫主呢?怎么不是未來的幫主呢?”聽著趙奕如此極具諷刺意味的話,一名三合會的弟子忍不住沖了出來,朝著趙奕怒喝到。

“哦?是么?微子爵少幫主,你們三合會什么時候都改了規矩了?幫主的位置什么時候還能憑借著血脈的原因,直接繼承了?是五老星改變以往達者為先的制度了嗎?還是,你們想要改規矩呀?!”聽著這名弟子的話,趙奕臉上露出了十分夸張的表情,隨即更是看向了微子爵,眼中也是一絲絲“震驚”,仿佛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閉嘴,我和趙老大談事情,你們如果說再有胡說八道的,就地處決,絕不姑息!”看著趙奕一臉夸張的表情,微子爵臉上陰沉至極,心中也是懊惱了起來,居然帶了這么一群傻逼,除了給自己添麻煩,簡直就是一無是處!隨后,微子爵沒有絲毫的情感,直接將手中握著的茶杯扔向了說話的那名弟子,只聽見“嘣~”的一聲悶響,那名弟子卻是被攜帶著強大元氣的茶杯直接給擊飛,吐出了一口血,顯然是內傷了,而這一擊,是敲山震虎的重力一擊,震的,自然不僅是自己手下的幾個,更多的人卻是現在顯得老神自在的趙奕!

“微子爵少幫主還真是果斷的很,這不,凸然對自己的手下下狠手,實在是不應該呀。莫不是,這個手下犯了什么錯,或者是,說錯了什么,值得微子爵少幫主如此大動干戈?哎呀呀,正好趙某人也在場,微子爵少幫主會不會連同我也一并殺了呀?”看著微子爵將自己的那名弟子給重傷,趙奕并沒有被嚇到,反而隱隱約約的威脅道,根本沒有絲毫的驚懼。

“趙奕,廢話我也不多說了,我來這兒的目的,很簡單,只有一個,那就是招攬你。最近,你的表現非常的好,已經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看你是一個人才,而我手下,正好也缺人。所以,我特意過來,給你留下一個位置。只要你肯過來,你得到的,將要比現在你所擁有的,要更多。而未來,你將要擁有的,更是比現在要多出更多。怎么樣,只要你過來跟我,我微子爵微某人答應你,一定給你一個很好的待遇,不讓你白白的浪費青春!”看趙奕對自己的這一招敲山震虎沒有什么感覺,微子爵先是楞了一下,隨即便直接切入了主題。

一來,微子爵這個時候已經喪失了耐心,原本以為是手到擒來的事情,此時卻發現,這個趙奕有那么一些愛擺譜,和自己所預想的有一些差距,所以微子爵怕之后趙奕的行為繼續逃出自己的掌控,所以只能直接說出自己的目的。其次,便是微子爵看到自己的威儀和身份在趙奕的面前并沒有想象之中的那么好用,所以微子爵知道,自己在氣勢的比拼上面,占不了上風,現在再多費口舌,也只是逞口舌之力,連動搖趙奕的心的機會都沒有。

“哦?微少幫主,不知道,您是用什么身份來招攬我呢?”聽著微子爵急不可耐的表明自己的目的,趙奕輕輕的笑了笑隨即朝著微子爵說道,眼神中卻是帶有那么一絲奇怪的光芒。你是用什么身份來招攬我呢?是用你子虛烏有的“少幫主”的地位來招攬我?還是用你現在的三合會小頭目的地位來招攬我?

“自然是我三合會的身份了,我微子爵生于三合會,自然是三合會的人,招攬來的人,自然也是三合會的人了!待遇什么的,肯定不會比你現在的差,而最主要的,便是,背靠著著三合會這棵大樹,肯定會比巨星門這棵芽孢雜草要舒服很多,不是嗎?”聽到趙奕如此叼專的話,微子爵思索了一下,隨即眼睛瞇了起來,卻是避開了趙奕問話的敏感點,反而介紹起了加入三合會的優勢。

“微子爵,微少幫主,不知道,我如果接受招攬,可能在誰的手下任職?地位如何?”看著微子爵一嘴牛頭不對馬嘴的回答,趙奕冷冷一笑,隨即再一次刻薄的問道。你微子爵能夠躲避得了第一個問題,那第二個問題呢?第三個問題呢?你以為你這樣濫竽充數的回答會有什么效果嗎?不,這只會讓你更加的失望,僅此而已!

“自然是本少幫主麾下,這是我三合會自成立之后便有的規矩。當然,雖然跟著我,但是趙老弟請放心,放一萬個心,我微某人,一定不會辜負你對我的信任,你需要什么待遇,和我說,只要我能夠滿足的,我一定滿足!而且,雖然我在幫會中的職位不是很高,但是,你應該知道,我的地位卻是整個三合會中舉輕若重的,有我的關照,你的未來,肯定要比現在,要輝煌很多!”聽著趙奕的話,微子爵整個人楞了一下,隨即再一次笑著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呀。那趙某人,在這兒,就先謝謝微少幫主的厚愛了,真的,十分的感謝微少幫主對趙某人的厚愛,實在是讓趙某人受寵若驚呀。只是,有一件事情,趙某人憋在心里面很久了,實在是有一些,不忍心說,但又不說不痛快呀!”聽著微子爵的話,趙奕一臉笑意,隨即又面露難色的說道,

“哈哈哈~趙老弟,你看看你,你這不是把我給當做外人了嗎?你我兄弟,有什么話不可以說的呢?盡管說出來,但說無妨,有什么困難,只要我能夠為你解決的,我一定出手相助。如果是害怕你們巨星門的門主潘坤有什么意見的話,那你也大可不必擔心,我這就修書一封,量他潘坤即使有這個心來挽留你,也沒有這個膽子來阻攔你我。不是我微某人吹,整個江寧府,誰敢不給我面子?誰又敢不給我三合會的面子?你盡管說,不要怕,出事了我給你撐腰!”看著趙奕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微子爵心中已經樂呵了起來——原本還以為你趙奕還是一條漢子,有一些智慧的,卻是沒想到,內心卻是如此這般,果然是外邊清純,內心卻泛濫。看起來還對我們三合會愛答不理,一副寒冷的模樣,這不,我這一開口,你還不得屁顛屁顛的過來?

“那個,真的,不追究我的話?”聽著微子爵的回答,趙奕一副謹言慎行的模樣,再一次朝著微子爵問道。

“自然不追究,誰敢追究,我要他好看的!”看著趙奕這副提心吊膽的模樣,微子爵更加得意起來,隨即笑著答到。

“我想說,微子爵,你說,是誰給你這么大的勇氣,過來招攬我的呢?你看一看你的臉,如同被豬拱過一般,看看你的嘴,如同塞了個榴蓮一般,看看你的手,左右五根手指都長繭,是不是沒有女朋友?看看你的肚子,一股一股,不是懷孕就是屎太多。就你這體型,不是我說,一看就是從小缺鈣,長大缺愛,姥姥不疼,舅舅不愛,天生屬黃瓜的,欠拍。你說說你,一個小頭目,還屁顛屁顛的跑過來招攬一個執事,你是數學沒學好?還是數學沒學過?什么樣人對什么樣的位置,你一過來就搶我的位置打我的人,還想讓我跟隨你?你說你是天生智商有問題?還是后天腦子有病?誰給你的膽子過來?誰給你的面子吆喝?你以為你是誰?王八?烏龜?還是鱉?什么都不用做,怕在哪兒就有王八之氣給人看了?說要罵你還要咧嘴笑,果然是神經病人思維廣,二逼青年歡樂多。話我說完了,說話要算數,你老人家可要保護我啵~”

看著微子爵一臉的自我滿足,趙奕氣沉丹田,當即一口氣,就這微子爵的身材給直接噴了起來,語氣中是充滿了濃濃的鄙視和嘲諷,而且罵起來十分的流利和爽口,給人一種眼前一亮的清新感覺,讓人不由自主的也想跟著罵。而隨著趙奕肆無忌憚的開口,微子爵的臉也陰沉的如同要下雨一般,知道最后,趙奕甚至可以看到微子爵臉上的鐵青黑。

“趙奕,很好,趙奕!你以為,你這樣做,是不需要付出什么代價的嗎?呵呵,今天,我是禮賢下士來請你,來招攬你,你不以為榮,反而三番五次的來挑釁我,嘲諷我,你真以為,我沒有辦法治理你了嗎?又或者說,你,以為,你這樣子做,會沒有后果嗎?咯咯咯,記住你今天的一切,我給你臉你不要,下一次,你可不要求我!即使求我,我也不會放過你!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你我,走著瞧!!”聽著趙奕肆無忌憚的嘲諷和謾罵,微子爵的神情徹底冷了下來,隨即咬牙切齒到,隨后,便直接帶著手下的人,卻是拂袖而去,沒有一絲的逗留。

聽著趙奕如此酣暢淋漓的謾罵,一開始,微子爵是十分的生氣的,甚至一度想要出手,將趙奕給拿下,讓趙奕閉嘴。但是后來考慮到趙奕剛才對自己手下出手的功力和速度,微子爵不得不承認,自己如果想要十拿九穩的將趙奕給拿下,恐怕需要自己這些人全力以赴,以多欺少才行。但是,這兒可是巨星門的地盤,以多欺少這一套,很明顯行不通,強行的將趙奕給捉拿自然也就行不通。而且,自己這一次出來,也不是來挑釁的,只是一個普通的招攬。如果自己這兒一動手,不論有沒有捉拿住趙奕,三合會的名聲就徹底毀了,那么,自己的人生也自然毀了,畢竟,相比于三合會,微子爵知道,自己這個所謂的幫主兒子,還真是微不足道。

“少幫主,我們就這樣走了嗎?不做一點兒什么?”出了巨星門駐地,那名被砍去手臂的弟子咬著牙忍痛說道,眼神中充滿了怒火,顯然是對趙奕的出手飽含著怒氣。一只手臂被斬斷,現在還沒人說,但是等回到三合會之后,少了一個手臂的他,那就是真正的淪為廢物了,沒有誰會看得起他,更不用說之前的榮華富貴,之后更是不會再有了,想到這兒,這名弟子心中更是對趙奕飽滿了怨恨,同時,也對微子爵的不出手飽含怨念。在這名弟子看來,自己為微子爵當做前鋒,被趙奕斬去手臂的時候,微子爵應該是有能力阻止的,但是,微子爵卻沒有阻止,甚至,事情發生后,微子爵也沒有安撫自己,更沒有想著為自己出口氣,去趙奕算賬,就這么灰溜溜的走了!

“對呀,少幫主,如果我們就這樣灰溜溜的走了,這讓我們的臉往哪兒擱呀?我們這么大張旗鼓的過來招攬趙奕,這個趙奕還不知好歹,傷了我們的人,使得我們這么沒有面子的離開,我們就這么算了?”那名被斬去手掌的弟子也是留著眼淚哭腔道,他的心里和之前那個被斬去手臂的弟子也是差不多,少了一個手掌,就相當于少了一個手,回到三合會,沒人會記得他是怎么丟的,只記得,他只是一個沒有了手的廢物而已,僅此而已。

“少幫主,的確如此。這一次,幫主為了把這份美差給我們,已經為我們頂住了很大的壓力了,但是如今我們現在這個情況,很明顯的,不僅會讓幫主失望,讓眾弟子失望,更是會讓幫主的面子上面難堪,我們之后的日子也必定不會好過,實在是損失慘重呀。”正所謂,兔死狐悲,眾三合會的武者看著自己的同僚為了眼前所謂的少幫主,將自己的一生搭了進去,而這個所謂的少幫主,卻沒有絲毫的動容,反而如同沒事人一樣,一時間,也是共鳴了起來,連著微子爵說道。

“幫主,~”

“夠了~!若不是你們這群廢物辦事不利,本少幫主又怎么可能沒有機會收服趙奕呢?還不就是你們自己,一個個的高傲自大,自以為是。趙奕說的沒有錯,日子哦太過于縱容你們了,現在你們不僅學會了插嘴,頂嘴,僭越,還知道逼宮了?你看看你們,一群廢物,還想主宰本少幫主的念頭?真不知道你們那兒來的膽子?”聽著眾三合會弟子的或者是求情,或者是略帶威脅,或者是建議,微子爵原本已經陰沉如水臉龐此時更是冷若冰霜,絲絲殺氣甚至如同凝結在眉間,似乎有一種不言而喻的威勢。

“還不是你自己自高自大?還不是你一直在說,這個趙奕已經是到手的鴨子?難道不是你說的要給這個趙奕一個下馬威?我們辛辛苦苦為你的計劃或者想法奮斗,你給我們的,卻是什么?成功了,是你的計謀厲害,和我們一點兒的關系也沒有,最多高興了賞點兒銀兩給我們;失敗了呢?那就全是我們的責任?而且還推卸責任?做人可以這么無恥無情嗎?”聽著微子爵責怪的聲音,一干弟子內心再一次憤怒了起來,這種少幫主,有成就就往自己身上攬,有問題就推卸給別人,還有那么一點兒的廉恥之心嗎?一時間,原本處于眾人中心的微子爵,卻在無形之中,被排斥了。

“這件事情,我自有決斷,不出三日,這趙奕,定然入我甕中,到時候你們想怎么弄他就怎么弄他,現在,都給我回去,好好的休息,等待我的命令。我會讓我父親出手,我就不信,趙奕還能飛不成?侮辱了我還想過的好?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看著眾人敢怒不敢言的表情,微子爵語氣又松了一下,隨后煩躁的揮了揮手,走入了房間。

次日,張澤依舊是在巨星門的駐地值班,因為之前的事情,此時的張澤更為警惕,同時,更是對駐地周圍的事情所

“咻~!”就在張澤走動的時候,一陣破空的聲音朝著張澤飛了過去,而張澤想也沒有想,臨時之間,匆忙的將朝著自己飛過來的物品給抓住,卻是一個青綠色的荷包,摸過去,荷包里面還有一個龍眼大小的珠子,珠子質地很軟,在張澤觸摸到這珠子的時候,整個珠子更是直接破裂,隨即散發出一股極其難聞的氣味,讓人有一種十分眩暈的感覺。

“沒錯,就是他,小姐的荷包還在他手上,肯定是他們,沒有錯!”看著突如其來的荷包,張澤整個人都楞了一下,隨即抓著荷包,眼光四處尋找,試圖想要找到,是誰將這個沒有絲毫殺傷力的東西給扔了過來,而就在這個時候,一群人從遠處跑來,從裝扮上面看,來者應該是屬于一個勢力的,只是不知道,屬于哪一個勢力的,畢竟張澤眼力有限,還沒有對江寧府中各大江湖勢力進行充分的認識,尤其是一些低調的勢力的,張澤更是不怎么接觸。

“對,我認識那個荷包,肯定是小姐的貼身荷包。尤其是荷包上面繡著的那多荷花,正是小姐的乳名,沒錯,一定就是這淫賊將小姐給虜去的,淫賊,哪里跑?!”看著張澤手中荷包上繡著的一朵荷花,人群中,一名一看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也是直接大聲呼叫了起來,眼神中更是散發著一陣陣的悲傷和憤怒,比之其他人,更是多了一份擔憂和關心。

“哎呀,好臭呀,這不是就是小姐房中的那股味道嗎?不就是迷藥的材料之一嗎?沒錯了,淫賊就是這個人,大家伙,抓到真兇啦,給我逮住他,別讓他跑了!”而當張澤不小心將荷包里面那個龍眼大小的珠子給弄破了之后,一股惡臭從荷包中迅速的彌散出來,卻是使得人群中更多的人得以確定。

“淫賊,好膽量!”看著張澤“有恃無恐”的站著等自己,眾人更是憤怒了起來,隨后卻是以更加快的速度沖向了張澤。

“各位,你們想干什么?這兒乃是巨星門的地盤,此處更是巨星門在紅翊街的駐地,各位如此氣勢洶洶的過來,莫非是要挑釁我們巨星門?又或者說,是想要和我們巨星門開戰?!”隨著那些人的到來,張澤皺了皺眉,沒有動手,而是朝著他們拱手道威脅道,畢竟現在情況有些詭異,自己還是不要輕舉妄動好。

“想干什么?淫賊,就是你吧,你還好意思問我們,你想干什么?你看看你手中的荷包,你還要抵賴?告訴你,我們可是特意追過來的,如今被我們抓了個正著,還想抵賴?還想裝作無辜?哼~我勸你,想都不要想,趕緊將小姐交出來,否則的話,我血洗你們!”看著張澤,一名來者很是憤怒的說道,捉賊捉贓,現在贓物就在你手上,你還想抵賴?莫不是以為我們瞎了不成?還是以為我們傻?

“錯不了,你們看,小姐的荷包上面可是繡著一朵荷花的,如今荷包在這賊子手上,即使他不是抓人的淫賊,也定然是淫賊的同伴,和淫賊是一起的,大家直接將這個賊子拿下,到時候逼問出小姐的下落!”看著張澤,那名看起來德高望重的老人也是拄著拐杖指著張澤道,語氣中充滿了肯定。

“沒錯的,小姐房間中殘留的迷藥中,就是有這曼陀羅珠子的味道,現在這小子的身上也有,這哪兒還用想,必定是這個賊子無疑。何況何老也確定了,剛才我們一路隨著賊人的蹤跡去追尋,那賊人肯定跑不遠,這個小子就是最明顯的那一個,沒錯,虜走小姐的,定然是這個人!”聽著那名老人的話,另外一名來者也是大聲確認道。

“各位,各位,且聽我一句,我與你們的小姐素不相識,從未謀面,又怎么會去虜走她呢?而且,這個荷包也不是我的,我又怎么會如此光明正大的拿出來,讓大家發現呢?”聽著眾人的懷疑與指責,張澤頓時喊到,語氣也不是很溫和了,畢竟,對方如此粗魯而武斷的認定自己是兇手,實在是讓人感覺到委屈。

“呵呵~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我又怎么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呢。說不定,你就是反其道而行之,故意以此來逃避自己的嫌疑,洗脫自己的罪名!”聽著張澤的解釋,來者并沒有表示相信,反而朝著張澤反問道,語氣也是十分的尖銳。

“各位,我~”

“沒錯,就是這個臭味,給我搜!我倒是想要看看,是誰敢截我官府的銀兩!還真以為自己是哪號人物了不成?還想要跟我斗?”就在張澤向那群來人辯解的時候,遠處再來了一批人,從著裝來看,乃是官府的人,而且,還不是尋常的官府,從佩刀來看,應該是朝廷的賑災銀兩的護衛,身份比一般的官府成員要更加的尊貴。

“是那小子,氣味是從那小子手中發出來的~”而不過一分鐘,遠處的人牽著狗,卻是直接走向了張澤,手中的佩刀也是直接拔出來,顯然是沒有絲毫松懈。

隨著時間的推移,張澤手中的荷包,一共引來了四方人馬,一方,乃是荷包的主人,江寧府靠水吃水的水龍幫,一方是運送賑災銀兩的官兵,一方是江寧府巨賈胡郭的家丁,還有一方則是永極門,一個和紅星門差不多大小的門派,也是吃了巨星門一點兒地盤的門派,一共四方勢力,都和巨星門的勢力差不多,甚至還要強強烈幾分。

“各位,各位,想必各位是誤會了,我張某人真的沒有做過任何的有損各位利益的事情,沒有虜走水龍幫的小姐,沒有動過你們永極門的秘籍,更沒有動過你們胡郭的寶貝兒子。而官府的銀兩,各位,那就是更加不可能的了!還請各位明查,明查呀!”看著來的四方勢力,一個比一個強大,張澤整個人的心都是撲通撲通的跳著,完全失去了以往的鎮定。畢竟來者的來頭實在是太大了,以至于張澤根本有些承受不了來者的威壓。

“呵呵,有沒有,不是你說了算,而是我們大家說了算。你說你沒有動我們的人,那只是你說的而已,如今,什么事情都朦朦朧朧的,沒有定下結果,我們都不敢斷言。但是,你的嫌疑是最大的,所以,如果你沒有的對我們動手,可以,只要你跟我們回去,我們自然有辦法將整個事情查的一清二楚,還你清白!”聽著張澤的話,水龍幫那名老人站出來朝著張澤說道。

“不錯,只要你好好的跟著我們回去,配合我們的調查,我相信,事情肯定會水落石出的,而你有沒有清白,那也就是一目了然的事情了,怎么樣,只要你配合我們,事情肯定是可以弄清楚的,一切都是可以給你一個滿意的答復的,如何?!”聽著張澤的話,永極門的一名帶頭人也是鏗鏘有力的答道。門中秘籍被偷,此時這名話事人整個人都快崩潰了,好不容易找到點兒線索,又怎么可能放棄呢?

“沒錯,既然你是清白的,那自然而然,真金不怕火煉。你說你是冤枉的,可以,那么,被你會有誰冤枉你。只要你跟著我們的走,接受我們的調查,我們共同尋找出兇手,不是美哉?不僅可以消除真兇,還你清白,還能幫你將暗地里面對付你的那個人給鏟除,這不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嗎?”聽著張澤的話,胡郭也是笑瞇瞇的說道,畢竟是商人,說話的語氣還是比較委婉的,而且,還將這利弊給分析出來了。聽起來,讓人感覺到,這是一個再美不過的差事了,不僅能夠證明自己的清白,還能將那個暗中對付自己的人給斬殺,實在是一舉兩得。

“小子,我勸你,最好還是老老實實的跟著我們走,最起碼的,只要你實話實說,我們也不會把你怎么著。但是,如果你想要負隅頑抗,那我就只能不好意思的答應你,各種大刑,早已經是蓄勢待發了,如果你想嘗一嘗大刑的味道,我可以不介意的讓你嘗一嘗!”看著張澤,官府的人就沒那么客氣了,為首的人更是兩眼透露出老鷹的犀利,陰測測的看著張澤,仿佛張澤就是他的獵物一般。

距離紅翊街巨星門駐地不遠處,一個小酒樓中,一行人正在酌酒對飲,不同于如同的喝酒時候的或者爽快,或者優雅,眼前的這個小房間中,卻是一張桌子上,酒杯里面盛滿了中叫做陰謀的氣息。

“吳老,臨時著急的將您請來,實在是我的罪過,還請您能夠寬恕則個,在這兒,子爵先敬吳老一杯,謝謝吳老能夠在百忙之中抽出空檔,幫助子爵出謀劃策,讓子爵能夠在眾人面前揚眉吐氣,謝謝吳老!”酒桌上,微子爵一臉恭敬的朝著一名坐在座位上的中年男子敬酒,語氣中也是十分的謙卑,沒有絲毫的之前的囂張跋扈。

“少幫主你放心,我是幫主的人,自然也會為您做事情,這一點兒是毋庸置疑的。本來,這一次,幫主的意思是,他想鍛煉一下你,讓你好好的磨練磨練,同時,因為你和這個趙奕的年齡相差不大,你若是收復,可以為以后的上位有一個基礎。卻是沒有想到,這個趙奕,卻是如此的不懂禮儀,更是打傷我們三合會的弟子,實在是有一些過分了。”聽著微子爵如此恭敬的語氣,這名中年男子并沒有絲毫的驕傲或者是惶恐,反而是一臉淡然的盤坐著,顯然是已經習慣了微子爵這樣的態度。

“吳老,父親若是沒有您,也坐不上現在這個幫主的位置,這一切,都是您的功勞呀。我也是不知道,這個趙奕是憑什么如此的得意,甚至于,整個人都有一些不知所謂,不問青紅皂白,直接就將我的手下打殘,根本就沒有把我們三合會放在眼里,實在是可恨的很!”聽著這名中年人的話,微子爵的臉色更加的諂媚了起來,隨即又滿臉委屈的說道。

對于眼前的這個中年人,微子爵是知道的,沒有他,就沒有自己父親如今的地位,可以說,這個中年人,主宰了自己父親的地位高低,當然憑借的自然不是什么實力,而是憑借著肩膀上這顆充滿智慧的腦袋。因為這一次的事情,微子爵直接讓父親請了這個吳老過來,為的,就是將趙奕給拿下,自然,微子爵也沒有將以前挑釁趙奕的事情說出去,畢竟,這件事告訴自己父親,那么自己必定是請不動吳老了。

“放心,現在張澤面對的不是一個勢力,也不是兩個,而是四個!而且,還是四個勢力不必巨星門弱小的勢力,尤其是朝廷,這種運送銀兩的官兵,那可是權利調動城中官府的力量,甚至調用軍隊的,而張澤肯定是沒有資格對付的,必定會請出趙奕,而此時正處于氣頭上的眾人,又怎么可能聽的進趙奕的話呢?毋庸置疑,接下來的,必定就是一場斗爭,順便的,這個梁子,也就結下了,之后,你就要帶著我們的人,大搖大擺出去,給與這個趙奕存活的希望。動了嗎?”聽著微子爵的話,吳老點了點頭,有條有理的計劃道。

“如果張澤同意和他們走,或者是,解釋清楚了,那怎么辦?”看著駐地前,張澤一人和眾人對峙的現場,微子爵疑惑的問道。

“不可能的,這種設想,是不存在于現在這種場面的。第一,便是臉面問題。你說,他一個大頭目,在自己的駐地,被別人冤枉了,不反抗,還束手就擒,你覺得可能嗎?這可不僅僅關系到他一個人的臉面問題,更關系到,巨星門的臉面問題。所以,這個張澤是不可能束手就擒的,而且,即使他想束手就擒,他背后的老大,趙奕也是不會同意的。趙奕是一個很極端的人,從紅星門的滅門事件就知道,他這個人做事很極端的,所以,他絕對不會允許自己的人從自己的地盤被帶走,哪怕是所謂的配合,也是不可能的。而第二點,便是束手就擒也沒關系,你以為,我會這么簡單的讓大家聽他的解釋嗎?你以為,我們之前的行動,會那么容易的成功嗎?因為,這里面,可是有我們的人。你說,趙奕和我們辯解,我們會信嗎?”聽著微子爵的幼稚的疑問,吳老撇了撇嘴巴,淡淡的說道。

“還是吳老厲害,有先見之明,實在是讓在下佩服至極。”聽著吳老的解釋,再看著吳老撇嘴的神情,微子爵的臉色卻是一紅。之前自己還擔心這個呢,如果自己是張澤,就會束手就擒,與眾人說清楚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但是,卻失去了大局勢的領導和分析——自己的身份,不允許自己這么做。

“現在,你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隨我們回去,配合我們調查,否則的話,你將面臨的,便是我們的雷霆打擊!”而就在微子爵和吳老的說話間,現場卻是一陣變化,在場的眾人已經是準備動手了。

“各位,這兒是巨星門!如果各位在這兒鬧事,可就算是挑釁我巨星門了!”看中眾人咄咄逼人的氣勢,張澤整個人臉上也是一陣的陰晴不定,顯然是心中很不平靜。

“你以為,巨星門,能夠護的住你嗎?”

“你以為,你能夠威脅的到我們嗎?”

“你以為,巨星門很了不起嗎?”

“給我拿下~!”一個個人的大聲質問,讓張澤整個人似乎都失去了自信,甚至連同他自己,都在思考,在思考自己要不要同意他們的說法,老老實實的跟著他們去。

“誰敢在我巨星門鬧事,莫不是欺負我巨星門沒人?!”而就在眾人要拿下張澤的時候,趙奕爽朗的聲音從外面傳來,卻是趙奕聽到了這兒的事情,及時的趕了過來。

“不用管他,先拿下這人再說,不然到時候說不得蛇鼠一窩,我們的線索就斷了,證據更是沒了,辛辛苦苦尋找到的成果,也是化為烏有了!”看著趙奕的強勢到來,眾人先是楞了,隨即,一名水龍幫的弟子咬牙切齒道,語氣中卻是帶有一絲的恐慌。

“對,先將人拿下,人證物證俱在,就算他是巨星門的執事又怎么樣?還能顛倒黑白不成?拿下這個賊子,到時候,再給他們一個回復!”那名水龍幫的弟子一說完,胡郭手下的人也是說道。

“沒錯,先兩人拿下再說~!”

一時間,整個場面并沒有隨著趙奕的到來而停止,反而更加的混亂了起來,一群人,均想擒住張澤。

“給我上,挑釁巨星門者,不需要給他們留情面!”而看著眾人的模樣,張澤再看了看趙奕的到來,想起了昨日自己眼前被活生生打死的兩位弟兄,一時間,張澤整個人都硬氣了起來,隨即,更是拔出腰間的佩刀,向著人群中沖了過去,而駐地內的弟子也是拔刀保護起了張澤,若是之前,他們未必會幫助張澤,畢竟昨天的事情在哪兒,大家都不好救張澤,其次便是來者的來頭也是大的很,眾人不敢出手——但是,現在自己的老大趙奕來了,那么,一切,都有趙奕扛著,眾人也沒有退讓了。

“還敢反抗?找死!”眾人看著原本還如同羔羊的巨星門弟子此時卻突然拔出了腰間的刀,朝著自己等人砍了過來,一時間,也是徹底憤怒了起來,之前還說你自己清白,這會兒呢?怎么不清白了?

“肯定是他,不然他不會反抗的!拿下他!”而就在眾人憤怒之際,一名水龍幫的弟子再一次喊到,語氣中確實充滿了肯定。

“殺~”

“淫賊,還我小姐來!”

“淫賊,還我賑災銀兩來~!”

一時間,所有人徹底憤怒了起來,均沒有絲毫的留情,朝著張澤奔了過去。

上一章  |  無限裝逼系統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至尊邪神  絕世邪神  傲世丹神  大器宗  八荒劍神  丹符至尊  斬仙  
你可能喜歡看:  [武俠]  仙路至尊  仙株  仙俠世界  穿越諸天萬界  武俠世界大穿越  通天符道  仙噬  
大家都在閱讀:  極品全能學生  龍血武帝  校花的貼身高手  江南第一媳  全職法師  衛嬌  重生之最強劍神  武煉巔峰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妻  超級兵王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當前查詢耗時:0.04684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