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醫品狂妃>>醫品狂妃目錄

第二百四十五章:傳誦千萬年!(大結局)

更新時間:2018-01-01  作者:十九毅  關鍵字: 古裝言情 | 穿越 | 玄幻 | 架空歷史 | 十九毅 | 醫品狂妃 
(女生文學)

花輕言想了想,突然道:

“對了,我還需要在這里建立一個家族,你們不得刻意針對,不過針對也沒關系,我一向睚眥必報,誰惹我不爽,我就讓他祖宗八輩都一起不爽。”

花輕言這話讓無數還在被噬靈蟲折磨的人都特別無語,還沒見過像花輕言這么狂妄的。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君墨寒這時卻寵溺的說道:

“不用刻意再建家族了,這墨家,原來就應該是我的,只是二十年前,我父親被墨萬江他們陷害趕出墨家,才使得墨家落入他們手中,人接上來后,只要安置在墨家便可。”

花輕言看到君墨寒說話時,微微吃力的模樣,心里的怒氣再次傳來,她干脆不理會其它人,給君墨寒診脈,發現對方雖然經脈盡斷,但身體的強健程度比她想象的好太多了,而且最驚奇的是,君墨寒的修為看起來也有破碎境,這才三年,君墨寒當初和自己的修為差不多,她自己是因為有了白靈蛇的助益。

君墨寒這是也有什么奇遇嗎?

似乎一眼就能看出自己王妃心中所想,君墨寒笑了笑道:

“我回到家族后,祖父為我徹底解封墨家的血脈,意外獲得了傳承。”

花輕言還算滿意的笑了:

“趕緊把這些重塑經脈的藥劑都喝了,不是說是他們陷害了爹娘嗎,那便由你親自復仇。”

君墨寒其實更想和花輕言單獨好好溫存溫存,其它事往后放,不過現在機會難得,他讓墨皓風為他喝下藥劑。

易老早就難耐不住,忙點頭同意道:

“只要你答應徹底解決噬靈蟲危機,就算要讓我們這些大家族以墨家為首,都無二話。”

花輕言聞此,看著那些肚子痛的都已經無力說話的人,這才拿出藥劑對易老道:

“來些人,給他們喝這個除魔藥劑,一人一瓶,不過他們喝半瓶都足夠了,還有多的,可以帶回去,等他們喝下藥劑后,就會知道誰身上還有噬靈蟲,對了,忘記說了,烏雅家的人不準用。”

其它人一愣,易老也疑惑道:

“為何?這、這不是應該一視同仁嗎?”

烏雅詩雁楚楚可憐的倔強開口:

“花輕言小姐,你自是因為怕我和你搶墨寒,你不肯贈與藥劑,我們烏雅家鐵骨錚錚,也不稀罕!”

“對,不稀罕!”

其它烏雅家的人也咬牙切齒的嚷嚷著。

其它人都覺得花輕言這也太斤斤計較了吧,而烏雅家這也太剛強了,能屈能伸才是真英雄啊。

烏雅詩雁冷冷的看著花輕言,眼里還帶著惡意。

易老開口道:

“這不太好吧,烏雅家族畢竟是個大世家,若是任由他們死去,那……”

花輕言挑挑眉笑著道:

“烏雅家族從明日起就不是大世家了,而且若我那藥劑藥效過了,他們可就能再次生龍活虎了,我給他們藥劑他們都不想喝呢,畢竟諸位肚子里有噬靈蟲,和烏雅家也息息相關。”

花輕言的話讓他們臉色成功一變,馬上去看烏雅家族的人,果然臉上出現驚慌的表情。

這明顯是心里有鬼,完全可以確定花輕言說的是真的。

“這噬靈蟲都是你們烏雅家和墨萬江搞得鬼?!”

烏雅家的人想要辯解,這時,突然一道屬于破碎境后期的靈力波動傳來,但這還沒完,下一刻,屬于破碎境巔峰的靈力波動傳來。

所有人都震驚的看向君墨寒方向,卻見他眼眸深邃,帶著宇宙蒼穹的力量一般,動動手指,似乎都能讓一個人魂飛魄散。

誰都不敢相信,一個剛才還說經脈盡斷的人,現在卻一下就突破到破碎境巔峰。

這也太詭異了吧!!

君墨寒眼里卻只有自己的王妃,即使這三年過去,花輕言也徹底長大,可君墨寒只一眼就能認出自己的王妃。

君墨寒上前緊緊握著花輕言的手低沉而自責的開口道:

“夫人,這三年來委屈你了。”

花輕言之前還覺得沒什么,可君墨寒一開口,花輕言眼眶都控制不住紅了起來,她不輕不重的錘了一下君墨寒的胸膛道:

“你可得好好教訓那些分開我們的人,想到三年前的事我就憋屈!!”

君墨寒輕柔了啄吻了花輕言一口,寵溺的道:

“遵命夫人。”

花輕言眼眸含著笑意,從她臉上,可以看出她的笑容有多開心,多幸福。

其它人覺得花輕言原本就美的如同謫仙,但這一刻,臉上洋溢著甜蜜笑容的花輕言,讓他們都明白,除了君墨寒,誰也無法讓花輕言笑得如此璀璨而幸福。

他們都相信,這兩人的感情無人可以撼動。

烏雅詩雁看到他們的互動,心中更是嫉妒。

君墨寒真的很想現在就抱著花輕言回房里,一解三年來的相思之苦,可他現在還有很多事要做,只好不舍的握了握花輕言的手,對墨皓風道:

“去把祖父帶出來,讓你姐姐幫祖父除去身體里的噬靈蟲,祖父這些年一直被噬靈蟲啃噬身體,修為倒退,再也壓制不住墨萬江他們。”

君墨寒說完,鏘的一聲,從空間抽出一把流光閃過的鋒利寒劍。

直接躍到墨萬江和墨玉柳他們身邊,冷冷的看著墨萬江道:

“是你自己說出二十年前你怎么聯合烏雅家陷害我父親的,還是由我親口說。”

墨萬江臉上發虛,辯解道:

“你亂說什么,誰陷害你父親了!”

君墨寒“哼!不見黃泉不死心,二十年前,我父親墨萬河天資卓絕,遠遠甩開你們一大截,是所有人都看重的下一任家主繼任者,可烏雅平記恨母親傾心父親,就和墨萬江你們等人聯合,不知從哪里弄來魔氣,硬是污蔑我父親自甘墮落入魔,還要把我父親趕出墨家。

我母親當時壞了我,準備和父親歸隱山林,可墨萬江和烏雅平他們根本不打算放過我父親母親,在我一歲時候,就找到我父親母親要趕盡殺絕,父親為了保護母親和我,把大部分敵人引走,可烏雅平卻一直想抓回我母親,還要殺死我,母親為了讓我活著,強行拼盡了全部修為,打開上下界通道,將我送下界,而她,卻因為修為盡散,成為肉體凡胎,最后被靈氣活活撐爆身體而死!!”

易老這才反應過來道;

“原來之前說墨家老二入魔而死是假的?這都是墨萬江和烏雅平他們搞的鬼?原來那魔氣是他們弄來的,那他們能弄來噬靈蟲也不奇怪了,好啊,墨萬江、烏雅平,你們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喪心病狂,將噬靈蟲這等如此兇狠的魔蟲帶來火炎城!”

這會兒,他們都已經服用了除魔藥劑,這才震驚的說道:

“我現在也感覺到他們身上的臭味了,就是噬靈蟲母蟲的氣味。”

“對啊,這什么藥劑好神奇,不對,墨萬江、烏雅平,你們竟敢對我們下噬靈蟲,你們今日別想活著離開!!”

“太可惡了。墨萬江,原來以前墨萬河夫婦逝世,是你們親手害的,我們就說,墨萬河夫婦根本沒理由會自甘墮落成為魔物的,原來是你們這些陰險卑鄙的人搞的鬼!”

“殺了他們,殺了他們,這等禍害不能留著,太惡心了!”

墨萬江和烏雅家的那些人突然哈哈大笑,倏地站起來,墨萬江一副完全沒有任何事的模樣狂妄的嘲諷道:

“墨萬河憑什么可以當家主,我才是墨家老大,我才應該當家主,他死不足惜,為了一個女的,竟然不惜得罪烏雅家族,差點就讓烏雅家族和墨家成為世仇,我把他們趕走,那是對墨家做了多大的貢獻,可你們竟然一個都不知道!!”

其他人都嚇了一跳““他、他們怎么沒事?他們不是沒喝除魔藥劑嗎?”

“是藥劑的藥效過了,你們離他們遠點,免得再被下噬靈蟲。”

花輕言開口,她都要被墨萬江的無恥給氣笑了,還沒見過那么無恥的人。

一句話讓眾人都刷刷刷后退一大截,徹底把墨萬江墨玉柳以及烏雅家的人給孤立起來。

花輕言正想再動手扔出藥劑,這時,一道焦急的聲音傳來:

“姐姐、姐姐,快救救老祖,老祖看起來很難受。”

是墨皓風的聲音,墨皓風推著一個滿臉滄桑的白發老人前來。

花輕言一看就知道老祖身體里的噬靈蟲太多了,五臟六腑竟然都是!

“哈哈哈哈,花輕言,我勸你不要輕舉妄動,還有你們所有人,若是敢亂動,我立刻就會讓老祖死在你們面前,他身體里全是噬靈蟲,他若是一死,噬靈蟲就會到處亂鉆,誰知會不會讓整個火炎城的人都被噬靈蟲禍害,現在,你們乖乖的不準動,讓我們安然離去,否則,別怪我下手無情!!”

墨萬江和烏雅平都帶著得意,就要離開。

其它人氣得臉都漲紅了,可卻毫無辦法,墨家老祖死了就代表無數噬靈蟲會禍害整個火炎城,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花輕言看向君墨寒,兩人不過一個對視,君墨寒就點點頭。

“哼,墨寒,花輕言,你們都等著,敢破壞我們的計劃,害我們不得不暫時離開,這筆賬,我們一定會討回來的!”

墨萬江等人正要離開,異變突生,君墨寒上前一個阻擋。

墨萬江還來不及憤怒,花輕言卻已經連著灌了老祖兩瓶藥劑,這還不夠,又接連灌下四五瓶,老祖的臉色馬上就變得青黑,看著就像是正在死去一般,呼吸都消失了。

墨皓風和易老他們都嚇到了,墨萬江也震怒道:

“你們連老祖都不顧,看來是想要霸占墨家,我們半斤八兩而已!”

可下一刻,花輕言飛快的施針,又立刻給老祖灌下藥劑,老祖的臉色慢慢變好,花輕言一個輕拍,老祖胸膛再次起伏,就這樣活了,不過看著卻像是經歷過一場大病一般。

他的身上,全是濃臭的黑色污漬,竟然在地上都流成一灘,可以看出,老祖之前身體里的噬靈蟲,估計數萬都不止,這種情況,哪里能救得活。

這些事,發現在瞬息之間,許多人都還沒反應過來,花輕言對君墨寒道:

“好了,沒事了。”

一句話,就讓所有人都異常吃驚的看向花輕言,這一刻,他們清清楚楚的看出花輕言的能力有多強,身體里有那么多噬靈蟲,如果換了任何一個人,絕對不可能還能救活老祖。

可現在,花輕言幾張清潔符下去,可以看見老祖雖然現在修為從破碎境倒退到玄啟境,但卻是沒有性命危險了。

“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還能救活老祖,不可能的!!!”

墨萬江憤怒至極的聲音傳來,眾人才發現墨萬江和其它人已經被君墨寒給制住,一條不知什么材質的繩子,將他們都連著綁了,動彈不得。

畢竟君墨寒已經到破碎境巔峰,沒有一下就制服墨萬江,是怕墨萬江情急之下會才采用和老祖同歸于盡的手段。

但現在,老祖身體里的噬靈蟲都沒有了,他也無所顧忌了,他不會讓墨萬江他們死的那么容易!

“孽畜!你們這些狼心狗肺的東西,若不是當年萬河說他其實不喜歡這個家主之位,你真以為我會讓你們當上這家主和長老嗎,可你們都做了什么,和烏雅平他們這些唯利是圖的人暗中聯合起來,還對我下噬靈蟲,榨干我的修為,萬河就是太善良,才會以為你們有良心!!”

蒼老帶著些虛弱的聲音傳來,墨家老祖痛斥著墨萬江他們。

墨萬江卻不知悔改的大笑道:

“我就知道,你眼里從來只有墨萬河一個,我才是你的原配所生,憑什么你只看的見墨萬河這個賤妾生的低賤之人!你們以為這樣就能困住我們了,笑話,我們現在是魔,你真以為我能被殺死嗎,你們可不知道當魔物有多爽,你們怎么殺,我們都不會死,哈哈哈。”

說著,墨萬江等人全身都冒著黑氣,看著就要逃逸。

眾人大驚失色:

“他們竟然如成魔了,天哪!”

“怎么辦,他們這次逃了,還不知道以后會這么針對我們火炎大陸,不能讓他逃了!”

“可魔物殺不死,打散了都能在幾年之后重新凝聚啊,連烏雅詩雁都是魔物,我真是瞎了眼會喜歡她!”

墨萬江等人聽到,越發猖狂的笑了起來,烏雅詩雁在魔氣環繞中對花輕言冷冷的威脅道:

“花輕言是吧,你可要小心,我烏雅詩雁不會那么容易放過你的。”

說著,就要畫作魔氣離去。

然而,花輕言嗤笑一聲:

“你們可真天真,我能殺死噬靈蟲,對你們會沒有辦法嗎!”

花輕言手一抓,竟把魔氣化的墨萬江他們全都抓手上了。

“啊啊啊,你、你為什么能抓到我們,不、不可能!!”

“放開我、快放開我!賤人,我要殺了你,你到底是誰,為什么老是接二連三的壞我們好事!!”

其它人一臉呆滯的看著輕松將幾團魔氣抓手里的花輕言,這這也太玄幻了啊,他們從不知道魔氣還能抓住的,之前他們都對魔氣完全沒轍,只能趕緊打散了事,可現在,親眼見到有人連魔氣都能抓手里,這代表什么,代表以后他們是不是也能做到,就不用再那么煩那么怕魔物了?!

花輕言隨手就在旁邊布下一個陣法,將他們丟進陣法里。

這些魔氣馬上變回人形,一個個臉色青黑,渾身魔氣四溢,一雙血紅的眼睛狠狠的瞪向花輕言,,他們想逃,卻根本無法破陣而出:

“快放我們出去,花輕言,你敢動我們,魔界的魔將不會放過你們的!”

花輕言諷笑道:

“那我可就等著了,你們,就好好的先試試我以后要用來招待魔物的藥劑吧,到時候你們可別哭著求我饒了你們。”

花輕言說完,往陣里扔了瓶藥劑,隨著藥劑揮發,墨萬江等人開始慘叫出聲:

“這、這是什么?為什么會腐蝕我的魔氣!”

“啊!好痛,花輕言,你到底做了什么!快放我們出去啊!好痛啊!!”

“救、救我,好痛,救我啊,快救我啊!”

“我的腿、我的腿沒了,不要啊,我不要死啊!”

“不要了,花輕言,只要你放了我們,我們一定不會再針對你了,快饒了我們吧,我不想煙消云散啊。”

眾人看著那陣法里的墨萬江等人從謾罵到哀求,再到連人形都維持不住,變成一團魔氣,而且魔氣就在陣法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變淡,最后越來越淡,直到完全消失。

他們都知道,花輕言扔進去的,可不就是給他們喝的藥劑嗎。

這么一想,他們都下意識的捂住了空間法器,意識到自己留下的半瓶藥劑,是多么珍貴!!能徹底滅掉魔物的藥劑,一滴都不能浪費。

易老都驚呆了,他都從未想過花輕言竟能連魔物都給徹底消滅,霎時更加恭敬的說道:

“花輕言小姐,真是萬分感激,但火炎城甚至整個火炎大陸不知道還有有多人身上中了噬靈蟲,您看這?”

花輕言自然知道易老的意思,十分干脆道:

“這個放心,我會在不久的將來,將藥劑店開滿整個火炎大陸,若是發現魔物,買瓶藥劑就可以殺死魔物,除去噬靈蟲了,很容易解決的。”

花輕言這話說的,差點讓他們這些人都羞愧死,魔物很容易解決嗎?那他們那么多人,幾百上千年聞魔色變,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徹底消滅魔物,這也太無用了吧。

易老看向墨家老祖,墨家老祖一直看著那陣法,易老知道這個老伙計肯定是傷心的,他咂咂嘴道:

“老墨,你們墨家以后可不得了了啊,看看你這孫媳婦,多么大的一個噬靈蟲危機,卻被她輕易就解決了,我們火炎城能免去噬靈蟲的大災難,可多虧了你這孫媳婦啊。”

墨老祖似乎因為剛被治愈,還很疲憊,但看了眼花輕言,卻難得的笑了起來道:

“我知道寒兒的眼光,和他父親一樣好,這墨家在他們手里,我很放心,風兒,推我進去吧,我想休息一下了。”

君墨寒來到花輕言身邊,捏了捏她的手,悄聲道:

“老祖這是很滿意你。”

一場原本禍及整個大陸的危機,竟再次被花輕言所掐滅在搖籃里,經過今日,沒人不知道花輕言,加上易老和其它家族的示好,百姓們都已經明白,往后這墨家,可就是要成為火炎城的最強家族了。

當然,至于烏雅家,一個和魔物勾結的大家族,頃刻間就被其它大家族給蠶食了,往后再也不復存在。

其實墨萬江和魔物勾結,所不是因為君墨寒和花輕言,墨家他們也肯定要一鍋端的,可現在,有他們坐鎮墨家,其它家族只有討好的份。

因為聽說火炎城家主是破碎境的巔峰修為,比易老更強,而更神秘的卻是墨家家主的夫人,據說那是個傳奇人物,多次化解火炎大陸的危機,若不是她,也許再過幾十年,火炎大陸可能已經生靈涂炭,但卻被墨家家主夫人無形化解。

而火炎城騰空而出的一家藥劑店,更是被傳的越發神奇,說是這店里可以買能徹底殺死魔物的藥劑,其它每種藥劑,那也是各領風騷,讓你突破就突破,別提多傳神了。

但大家最關心的卻是墨家家主和他家夫人的容貌,據說那真的是天人之姿,真正的郎才女貌,完敗那些什么火炎城第一美人三千年美人什么的,就那容貌隨便放哪里,都是無可比擬的存在,若是能有幸見一次,那就是三生有幸了。

不過此刻,正被百姓們津津樂道的兩人,卻還在做著某些不和諧的運動。

花輕言都一天沒能下床了,她都沒想到君墨寒也有這么禽獸的時候,以前經常把她拉入意識界就算了,現在見她已經長大,完全沒有節制。

當君墨寒又要再次撲上來時,花輕言氣得咬了他肩膀一口道:

“快點起來,易老說了,今日會來幫我們打通連通龍戾城的傳送通道,你不想回龍戾國看看了嗎!!”

君墨寒滿臉可惜的蹭了蹭她的鼻尖,聲音磁性暗啞,咬著她的耳朵道:

“真想把你一輩子困在床上。”

花輕言全身都酥麻了起來,臉色通紅的趕緊推開她穿好衣裳,拉著君墨寒起來,君墨寒竟然不要臉的,慢條斯理的故意在花輕言面前穿的很慢,想再次誘拐花輕言回到床上。

天知道當年君墨寒到底忍的有多辛苦,他盼著這一天盼了多少年,一朝得償所愿,就希望花輕言給她生一打的孩子,全都像花輕言就太美好了。

花輕言若是知道君墨寒的想法,估計都得噴出一桶血來。

不過門很快被敲響,是墨皓風,應該說是花皓風。

等花輕言和君墨寒出來,他立刻對花輕言擠眉弄眼,一臉曖昧,看的花輕言很想湊他一頓,明明哥哥花皓月多么沉穩可靠,怎么弟弟性子那么調皮活潑。

“易老來了嗎?”

花輕言無語的問道。

墨皓風先點頭再搖頭:

“易老已經來了,不過父親他、他想見你。”

墨管事之前一直在驛府,當他得知原來花輕言是他想念了十幾年的女兒時,激動的馬上回來墨家。

花輕言也想到墨管事,想到還在龍戾國的母親和哥哥,心情復雜的點點頭。

當他們來到大廳里時,穿著棕色長袍,面容溫和儒雅的墨管家連忙站起來,定定的看著花輕言,越是仔細看,就越激動,真是像,像她母親年輕時一樣,墨管家懊惱自己當時看到花輕言竟沒有認出來。

可這不能怪他,他哪里會想到自己親人能來上界,這些年來,他一直努力,就是想要說動墨家連通下界,可墨家卻覺得下界的修士修為很低,沒有拉攏的價值,不想費那么多財力和資源去下界招攬人,只要墨家揮揮手,火炎大陸有的是強者愿意投靠墨家。

墨管家也就是花正也想回下界。可他沒有足夠的財力請動別人,而且進了墨家,想離開也沒那么簡單,天知道他有多想再見見自己的家人。

花正看著自己如此出色的女兒,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么。

花輕言看著這個父親,她原本心里其實是有怨恨的,想問他竟然活著,為什么不回去,是不是貪圖這里的榮華富貴,想質問他知不知道她沒來龍戾國時,母親和哥哥他們過得有多艱辛,多受磋磨。

可看到花正那雙殷殷切切帶著淚光的眼睛時,花輕言卻嘆口氣,她也從易老那得知想要連通下界,不但靈石花費巨大,就連其他符篆和各種法器,也不是花正可以隨意湊齊的,再加上,必須有破碎境或者十來個玄啟境以上的修士打通通道,花正根本無法做到這點。

花輕言嘆口氣問道:

“當年是怎么回事,為何你和弟弟會在墨家?”

花正見花輕言沒有叫自己父親,心里有些發疼,卻還是將當年之事告訴花輕言。

原來當初他被花鎮夏的人偷襲,身受重傷,拼著性命帶著才幾歲的花皓風逃跑,原本就要被抓到,卻被不知為何來下界的墨家老祖相救,帶到上界墨家,養了好幾年,才適應這上界的生活,當時他得知想回下界,就要有足夠高的修為后,日以繼夜的修煉。

可天賦限制,離破碎境太遠了,根本無法成功,這些年打聽各種辦法,卻無一能實現,心灰意冷,就把這希望放在花皓風身上,將家人的畫像都畫出來,讓花皓風好好修煉,終其一生,也要想辦法回到下界找親人。

君墨寒對花輕言道:

“祖父其實在我小時候來看過我,他見我過得很好,并沒有和我相認,而是教我功法,之后又默默離開,我只當他是師父,當我被帶回墨家之后,我才認出祖父就是當年教我的師父。”

難怪君墨寒會空間撕裂的功法,和當時墨玉姿使出的一模一樣,花輕言心里感嘆,老祖救了自己父親和弟弟,而她則和君墨寒是夫妻,這也許就是緣分。

等敘舊完,花正表示,他也要和花輕言一起前往下界。

在易老以及花輕言君墨寒三人努力下,很快就把下界的通道給打通,而且十分準切的定位在了破道學院。

破道學院,原本正在廣場上對練上課的眾人,突然感覺天空撕裂一個大口子,一股充裕的靈氣傾瀉而出。

那些學生嚇得大叫道:

“不好拉不好啦,魔物又要進犯拉!”

“什么?!魔物不是已經都被趕出去了嗎?快去叫戚先生和院長他們!”

“敵襲敵襲,快全學院戒備,赤烈彈,除魔藥劑都快點準備好!”

破道學院的學生全都緊張的奔走著。

很快,邱院長和冥月寒戚云秦段等人紛紛來到廣場,其它學生都戒備的看著這一切,臉上卻是凝重的戒備。

所有人抬頭看著那裂縫慢慢變寬,漸漸旋轉,變成一個如同時空隧道的模樣。

而靈氣卻一點都沒有變少。

這時,突然發現那濃稠的靈氣中,似乎有什么人落下來,眾人嚇得趕緊提起劍拿著符篆等著院長的指揮。

院長怕那里面的魔物不凡,剛要下指令,突然,一陣風將濃稠的靈氣拂去,眾人就看到四個容貌出眾的三男一女。

他們全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那唯一的女子,膚如凝脂,眉目如畫,一襲白色長裙翩舞,青絲微揚。

花輕言她們一下來,卻看到被一群目光呆滯的手里拿著法器的學生們包圍,抽了抽嘴角,君墨寒滿頭黑線的擋在花輕言面前,冷聲道:

“都聚在這作何,邱院長,破道學院何時變成這樣待客了?”

君墨寒冰冷的聲音終于讓這些學生都紛紛回神,當他們看到君墨寒時,大驚道:

“是七王爺,七王爺還活著!!”

“白癡,會不會說話啊,七王爺肯定活著啊,天哪,七王爺,你這些年去哪里了?”

“不不不,重點是花先生呢,七王爺你身后的人是誰,難道你拋棄了花先生?那我們可不會放過你!!”

一群人嘰嘰喳喳,這時,已經成熟許多的戚云只愣愣的看著君墨寒身后的女子,嘴唇激動的有些發抖道:

“花先生,您終于回來了!”

冥月寒也認出花輕言,激動的上前擠開君墨寒,雙眼帶著激動的淚光定定的看著花輕言道:

“師父!”

花輕言看著三年沒見,一下子躥的都比她都要高的冥月寒,十分親切的揉了揉他的腦袋道:

“不錯不錯,修為增進不少,看來這些年沒有偷懶。”

這時,戚云也含著熱淚擠過來,君墨寒又被擠開不少,花輕言看著戚云,也欣慰道:

“戚云也不錯,你們沒讓我失望。”

“花先生,我們也沒偷懶啊,我們這些年也拼命努力修煉呢!”

更多由花輕言親自教導過的學生都紛紛沖過來,徹底將君墨寒給擠到天邊去了,就連花正和花皓風都沒有幸免。

花正和花皓風驚訝的看著備受學生愛戴,緊緊圍著不放的花輕言,這、他的女兒(姐姐)不但在上界如此受歡迎,在這下界也竟如此受愛戴,看著都好自豪。

而君墨寒,臉黑的可以,他都想把花輕言藏起來了,可這些人都是花輕言重視的人,他要是敢做什么,花輕言的把他踢下床。

邱院長和秦段都沒能擠進去,只好挪著步子來到君墨寒身邊問好,順便問問這些年君墨寒和花輕言去了哪里。

而許多新來的學生,他們都驚呆了,原來那個美的像天仙似的女子就是拯救整龍炎大陸的花輕言。

果然是了不起的女子,長得太美了!!

他們心中十分激動,竟然親眼見到了傳說中的花輕言!!

“什么!你們真的去了上界,這次回來是要帶人前往上界的?!”

突然,一道洪鐘般的詫異聲音傳來,是邱院長,他都來不及掩飾自己的大嗓門,看著君墨寒全是不敢置信。

眾人也被邱院長的聲音所吸引,紛紛震驚的看著君墨寒和花輕言。

上界回來的?還要帶人去上界?

這是真的?不可能吧,上界哪有那么好去啊,龍騰學院十年才能待一兩個人前往上界呢!

冥月寒和戚云都滿臉期盼的看著花輕言,無比希望這是真的。

花輕言沒有讓他們失望,笑著點點頭道:

“這是真的,你們兩個是我一直看好的,等我和邱院長談談,若是你們夠乖,我這次就把你們也帶去上界,不僅如此,往后每年,破道學院的學生,只要夠優秀,邱院長和先生們認可,都可前往上界,我會派人每年都來選弟子去上界。”

花輕言的話讓破道學院徹底沸騰起來:

“哇哇哇!我們也能去上界了,我們終于能去上界了,太好了,我要馬上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我家人,我要大聲的驕傲的告訴他們,我當初選擇來破道學院是多么正確的一個選擇!!”

“哼!龍騰學院的那些人若是知道了我們破道學院也能由學生去上界了,看他們還敢不敢在我們前面裝優越,我們學院又能學習藥劑煉制,手鐲法器煉制,爆裂彈和赤烈彈煉制,嫉妒死他們都有!!”

“哈哈哈,我們真的不是在做夢嗎,快,誰打我一巴掌……啊!混蛋,讓你打你還真打,看我不揍死你!”

這一天,破道學院什么課都不上了,學院直接宣布休沐半個月,讓他們都好好回去宣傳一下,花輕言和君墨寒從上界回來了,重點是,從此以后,破道學院每年都能送足夠優秀的弟子前往上界,可不會像其它學院或者家族的子弟一般,還得等十年!

這一消息很快就席卷了整個龍炎大陸,有人震驚有些懊惱,還有的馬上就收拾行禮,表示一定要擠進破道學院。

因為花輕言和君墨寒的歸來,無數修士涌入龍戾國和破道學院,給原本因為藥劑的原因疆土就已經擴大了一倍,國力也強盛了N倍的龍戾國帶來更多的繁榮昌盛場面,漸漸的,龍戾國成為了整個龍炎大陸的第一強國,而破道學院,也成為排名第一的頂級學院,每年不知多少人從各個國家風塵仆仆趕來,只為了能成為破道學院的學生!

邱院長每天真是睡著了都要笑醒。

當然,這都是后話。

當他們回到龍戾城時,一路上被百姓們給團團圍住了,他們都激動的看著君墨寒和花輕言,兩個龍戾國的傳奇人物回來了,能不激動的敲鑼打鼓嗎。

好半天一群人才來到安國公府。

花皓風和花正心里的自豪都已經塞的滿滿的,心塞的是從城門口到安國公府,明明才半個時辰的路程,卻讓他們應是挪到傍晚才終于到府門口。

花正看著熟悉又陌生的安國公府,眼眶再次發紅,花皓風也十分好奇,自己出生的家到底是什么樣子的。

安國公府的守衛趕緊進去稟報,好一會兒,一個氣宇軒昂的青年扶著一個雍容風韻猶存的婦人走了出來。

正是蘇氏和花皓月,花皓月一看到花輕言和君墨寒就驚喜道:

“妹妹,七王爺,你們真的回來了?!”

說著正要扶著母親出去,卻發現母親身子一僵。

花皓月疑惑不已,卻見自己母親呆呆的看著妹妹身邊的一個中年和少年,眼里的淚悄然落下。

花皓月這才看清花正,眼睛倏地瞪大,不敢置信的看著花正,聲音都有些發顫道:

“父、父親,你是父親?!”

花正再也忍不住,沖上去就緊緊握住了蘇氏和花皓月的手,熱淚盈眶道:

“小荷,我回來了,這些年苦了你了,對不起。”

花皓風趕緊喊道:

“母親、哥哥,我是花皓風。”

蘇氏連忙看向花皓風,整個人都激動的撲上去緊緊抱住花皓風,哭著道:

“風兒、風兒,真的是你,我的孩子,你沒事,太好了,上天保佑,娘好想你。”

花皓月也趕緊上前抱住蘇氏和花皓風,當初弟弟花皓風離開時,都才會走路,現在卻已經這么大了。

花正也上去,一把將他們抱住。

一家人重逢的畫面,溫馨的讓人想落淚,花輕言在一邊靜靜的笑著看著這一幕,心中想的是,原主若是能看到這一幕,她該多高興。

蘇氏看到自己女兒沒過來,趕緊去拉著花輕言和君墨寒,一家人進了府。

蘇氏已經十多年沒見花正,都有些不知道該怎么面對他了,可聽說過花正這些年一直都想著回到這里來之后,蘇氏只有滿滿的心疼,若說看到花正活著卻十幾年不回來時,她心里是有怨恨的,但看到自己的小兒子安然無恙,又聽到花正這些年的思念,蘇氏和花正之間的隔閡蕩然無存。

就在花家喜氣熱鬧的開始用晚膳時,突然,一個穿著明黃色龍袍的青年滿臉氣憤的沖進來大吼道:

“七哥、七嫂,你們怎么可以這樣,明明回來了,卻一直不來看我,太過分了,這皇上我再也不想當了!!”

原來是君墨炎,他臉上全都控訴,委屈都想落淚了,但一看到君墨寒,卻猛的撲上去,緊緊抱著君墨寒,甚至還傳來小聲的嚎哭聲。

君墨炎幾乎是君墨寒帶著長大的,兩人感情亦兄亦父,君墨炎看到自己七哥還活著,不哭才怪。

君墨寒哄了好一會兒才哄好,答應只要君墨炎培養出可以勝任的皇帝,就帶他去上界,君墨炎這才滿意的放開君墨寒,和花家的人像一家人似的吃著第一頓團圓飯。

自從花輕言和君墨寒回到龍戾國,君墨炎下令舉國歡慶三天,到處都一派喜慶。

而某個偏遠的小鎮,滿臉風霜的一對男女,他們的頭發黑中參雜著白發,手上臉上的皮膚皸裂,穿著打著補丁的衣裳,當他們聽到花輕言和君墨寒時,那雙呆滯的眼里總算有些些反應,可也只是有點反應而已,他們正是花月柔和君無卿,他們當初就被君墨寒放逐在這里,不但廢了修為,每日都要辛勤勞作,和修為都到了破碎境巔峰,隨時都能突破飛升的花輕言來說,完全一個是天上的云,一個是地上的泥。

半個月眨眼而逝,這半個月來,每日都有人來拜訪花輕言和君墨寒,幾乎都送禮,包括龍泉國的四公主以及千里迢迢從龍心國趕來的段玉生等人。

他們還帶來一個消息,說方雨彤已經入魔,被方家親手斬除。

花輕言都差點被想起方雨彤是哪號人物,對于方雨彤,對花輕言來說根本不值一提,倒是她看到依舊才十三四歲模樣大小的段玉生,問他要不要去上界。

段玉生自然愿意,讓其他人幫著帶封信回去,而他,則服用花輕言給的藥劑,成功突破到天啟境,和其它人一同前往上界!

這次花輕言帶了不少人,蘇氏,花皓月、君墨炎,秦段等等等等都帶了,原本問邱院長去不去,但邱院長說這破道學院就是他最后的歸宿,讓花輕言和秦段他們在上界好好修煉,爭取建立一個大家族,他會好好管著整個破道學院,爭取往上界送更多優秀的學生。

秦段原本也想留下來,邱院長卻不同意,讓秦段必須去上界好好修煉,不要丟了他的臉。

花輕言看著邱院長,去上界前,贈與他一瓶藥劑和一瓶增加壽元的丹藥,邱院長笑瞇瞇的收下了,只感嘆自己當初的好眼光,就這樣讓他一眼識得花輕言這樣的能人。

此時,連上界的人都不知道,自從花輕言帶著一批下界的人前往上界后,這些人在上界的火炎大陸迅速站穩腳跟,不但把墨家發展的越來越強大,甚至開宗立派,秦段和戚云以及冥月寒聯手,再次建了一個破天學院,以傳承破道學院,邱院長聽后,更是高興的嘴都笑得沒合攏過。

花輕言也在兩之內,將藥劑開遍了整個火炎大陸,無數煉丹師前來拜師,只求能學習煉制藥劑。

花輕言招收一批學生,由冥月寒當先生,將藥劑發揚光大。

百年之后,花輕言和君墨寒早已雙雙飛升至仙界,但她的名字卻響徹了整個大陸,被譽為藥劑學第一宗師,學生遍布天下,被后世眾人傳誦,美名流傳千萬年,是龍炎大陸火炎大陸當之無愧的第一強者!

——全文完——

上一章  |  醫品狂妃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帶著倉庫到大明  巾幗嬌  農家異能棄婦  玉堂金門  超級家丁  錦屏記  卿本風流  
你可能喜歡看:  [靈異]  九龍天棺  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  天機勿語  死咒島  狂魂  地獄公寓  東北靈異檔案  
大家都在閱讀:  神皇魔帝  極品全能學生  龍血武帝  校花的貼身高手  武煉巔峰  末世大回爐  重生之最強劍神  農園似錦  兩界搬運工  超級兵王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06246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