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都市最強修仙>>都市最強修仙目錄

第八百五十一章 大結局——終極之戰

更新時間:2017-12-14  作者:單王張  關鍵字: 都市娛樂 | 重生扮豬吃虎爽文 | 單王張 | 都市最強修仙 
“青青。”柳家主有些木然的說了一句。

“啊?”柳青青一愣,目光依然在出神。

“你、你的這位男朋友大人他到底是誰?”柳家主深深地吸了一口長氣,心中有些激動的問道。

“他叫張天。”柳青青忸怩的回答,臉色微微泛紅,畢竟剛剛她可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和人家接吻,而且還那么露骨,時間還那么長。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張天?”

馬家眾高層先是一怔,隨后臉色大變:

“你說什么?他是張天?我的天啊,他沒死?他竟然沒死?”

“什么意思?張天是誰?”有年紀小的小輩不明思議的問道。

“他是一個神話!他就是北寒王!是了,一定是北寒王!除了北寒王張天以外,誰還能直接將咱們家主擄走?”

“嘶!”

“那家主被擄走了,我們怎么辦啊?”

“什么怎么辦?宴會取消!讓他們都散了吧,還有您,青青小姐,您請坐,快請坐”

另外一頭,馬家的家主馬無敵被張天限制了行動,他們很快速的向合市的方向飛去。

“我的家人有什么消息嗎?合市在這一年有沒有什么大的事情發生?”張天的臉色蒼白,呼吸略微有些急促,目光中顯露著一縷縷焦急。

“額”馬無敵面色一苦,他并不知道具體的消息,那時候他還遠在國外,只是聽說了合市的那件事情,他不知道現在說出來北寒王會是何等的暴怒,如果一怒之下將自己給斬殺了,那自己死的也太無辜了。

看見馬無敵畏畏縮縮的表情,張天眉頭一獰,沉聲說道:“趕緊說!”

“是是是。”馬無敵渾身一激靈,說道:“合市、一年前發生了一場大戰,因為都聽說您是救了數百萬人才會身死,所以華夏的武道界有一成人都去合市幫忙,而且華夏的十個守護者也前去合市鎮守。”

“后來,聽說那里發生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那一場戰斗,是您的家人和龍虎門等十一個超級宗門的戰斗,一場戰斗血流成河,死傷無數,在后來龍虎門的人們全都撤回小世界,而過去幫天雪國際忙的武者從此也杳無音信,可能、可能后來人們發現,天雪國際總部已經變成了廢樓,甚至血液的痕跡都是隨處可見,北寒王,您、您節”

馬無敵看著張天愈發蒼白的臉色以及顫抖的身軀。

那一句節哀并沒有說出口。

他并不知道張天的家人以及那些前去的人都進入了小世界,就連其他的武者也都不知情,因為這一場行動是官方弄出來的秘密行動。

“怎么會”

張天的大腦一陣缺氧,腦海中那些親人的身影一個個的閃過。

張慶風,王云芳,寒千雪,黎小雅,葉小晴,安糖糖,葉靈兒,張武.

所有的面孔仿佛在眼前清晰可見。

“我不信!”

張天的表情猙獰著,嘴里低沉的嘶吼了一聲,速度猶如閃電,快速的向前穿梭。

甚至讓馬無敵有著一種普通人做賽車一樣的感覺。

他懵逼了,沒想到張天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他現在到底有多強?’

是啊,張天現在有多強?

從修為上來將,他已經步入了鞏基后期。

但步入天成,終是凡人。

雖然和天成層次的化丹境只有臨門一腳,但這一腳卻是非常難以跨越的。

相對來說,鞏基后期的實力,和天玄后期差不多。

但如果突破到了化丹境,那么實力可不是天玄巔峰能夠相比的。

而且張天還得到了來自亦詩仙尊的傳承之法,圣火帝王體!

黑冥妖火屬于圣火,如果張天能夠擁有完整版的黑冥妖火,那么圣火帝王體便會修至大成!

屆時,張天的肉身會是讓人想象不到的可怕!

言歸正傳。

張天火速趕往合市。

馬無敵在旁邊一路上都不敢言語,瑟瑟發抖,從張天偶爾漏出來的氣息上,他已經感覺到了,北寒王現在是天玄境的超級強者!

從長慶市到合市,張天只用了一個小時!

天色漸漸暗下來的時候,兩人到達合市。

“帝王閣。”

張天火速趕來帝王閣。

遠遠的,張天便用靈識掃了過去。

可以看見,帝王閣和他當初離開的時候并無兩樣,然而里面的家具卻是布滿了灰塵,一副久久沒人居住的樣子。

“不會、絕對不會”

張天的臉色一白,身子一動,幾個呼吸間來到天雪國際大樓。

看著破舊的大樓,看著里里外外淡色的血跡,張天已經面無血色!

“我、不、信!”

張天咬著牙,甚至牙齒將嘴唇咬破他都沒有察覺,一縷鮮血流淌下來。

馬無敵的表情也有些悲涼,輕嘆口氣,剛要說些什么的時候,便見張天帶著自己再度飛向市區中心。

來到李家主宅的上方,發現李家也人去樓空,沒有生機。

“不、可、能!”

張天的身子一晃,前往合市信息工程學院,靈識覆蓋整個學院,看見了曾經的同學們,但唯獨少了木林,林濤等幾個舍友。

張天的目光頓了頓,毫無神采,他帶著馬無敵火速想東側飛去。

飛過一個個城市,來到了飛鶴市,東山村,J市,然而卻發現,根本沒有親人的身影,就連安家也都廖無人煙。

“北”

馬無敵的表情有些木然,剛要開口,張天又帶著他飛了起來。

一整晚的時間,張天飛過上京市,臨海市,西航市,西川省,當發現一個個熟悉的人都不在了以后,張天的心徹底涼了下來。

“啊!”

張天仰天長嘯!

他的臉龐劃過兩行淚水!

“你們都不在了,留下我一個人又有何用”

張天的聲音無比沙啞,他的都發在一秒鐘的時間內變的雪白,整個人仿佛在這一刻蒼老了十歲一樣。

在一個山巔,張天站了足足有兩個小時。

他的目光沒有一點的生機,有的,只是死志。

終于,一晚上的時間過去了,太陽從東方緩緩升起,當第一抹陽光照亮張天瞳孔的時候。

他才緩緩回過神來。

表情木然,眼睛無神,雪白頭發,讓人見之心顫!

他緩緩轉過身子,目光看向馬無敵。

“北寒王”馬無敵身子一顫,心中無比慌亂,這種感覺,就像是犯了錯的孩子面對家長的時候一樣。

“那十一個宗門都有哪個?”張天沙啞著聲音緩緩說道。

“十一個宗門我都知道,只不過那十一個宗門的主要力量都在小世界,在外面也有一些長老帶隊,也有的是小型門派的門主坐鎮.”馬無敵像是小學生回答問題一樣,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帶我去事后我傳承你無上之術。”張天緩緩說道。

“不不不。”馬無敵連連搖頭,目光升起一抹敬重,說道:“您是整個武道界都尊重的人,我此次帶您前往已經很榮幸了,您不要和我客氣了。”

“帶路。”張天雙目無神,嘴里淡淡的吐出兩個字。

“咱們第一站去湘西,趕尸派的根據地在千石山,在那個方向。”馬無敵指了指北側偏西的方向。

張天沒有言語,直接帶著馬無敵飛了過去。

此時,趕尸派里。

軒波和軒天辰正坐在一起喝茶。

趕尸派上上下下有三百五十多子弟,他們都在千石山各自的洞府了煉尸。

“一個月后,我們和龍虎門等十一個宗門要去小世界覆滅戰王宗,這一個月你好好煉一下白毛僵尸,這次我帶你去小世界見識見識場面。”軒天辰緩緩說道。

“好的父親,這一次我要親手將那北寒王的親人盡數斬殺!”軒波獰笑一聲。

“你還是低調一些吧,你的實力和小世界里的人根本比不了,我趕尸派在十一個宗門里也只是墊底的角色罷了。”軒天辰微微搖頭。

“好的,咦?父親,你有沒有覺得空氣突然干燥了?這洞府里怎么會越來越熱?”

軒波的臉色在說話的時間里微微泛紅,一股股汗水從臉龐流下。

“不好,有人來襲、!”軒天辰臉色一變,帶著軒波從頂端破土而出,離開了洞府。

下一刻,一股股黑色的火焰將他們所在的洞府覆蓋。

飛入空中,便見整個千石山都燃燒著黑色的火焰,軒天辰的靈識一掃,三百多包括五個宗師前期,十個半步宗師,五十個先天全部身死洞府當中!

“誰!”

軒天辰怒喝一聲,目光向側面望了過去。

他沒有見過張天,軒波倒是見過很多次,當他看見張天之后,臉色換上了一副見鬼的表情。

“你是誰?”軒天辰臉色猙獰的問道。

然而張天并沒有理睬他,一步一步的憑空走來。

每邁一步,他的身影便向前穿梭百丈距離,五步之后,他便來到軒天辰的近前。

甚至軒天辰都沒有反應過來,在張天到達近前的時候,他晶石失神了0.1秒。

可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張天的拳已經將軒天辰和軒波泯滅!

不到十秒鐘,整個趕尸派,覆滅!

“下一個。”張天沙啞的說了一句。

“嘶!”

馬無敵此時已經嚇傻了,要知道軒天辰可是有名的天玄前期的強者,在北寒王面前,竟然連一個照面都撐不過!他、到底有多強?

不過面對張天的問話,馬無敵壓下心中的震驚,趕忙回答道:

“下一個是戰斧宗,在從側偏北的方向,戰斧宗有宗主凌三斧坐鎮”

半個小時后。

戰斧宗所在的地方成為了一片火海。

戰斧宗上下一千三百多子弟全部身死,凌三斧也只是劈出了半斧,剛剛要施展攻擊,便被張天一招斬殺!

這在馬無敵看來,是完全不能理解的,是完全不可思議的。

“下一個。”

“下一個是血劍堂”

一個小時后,在遼市中心的血劍山莊化成一座黑色火海,血劍堂在俗世一共八百二十七人全部覆滅,包括他們天玄中期的大長老。

“下一個是風雷閣”

“下一個是.”

從清晨一直殺到傍晚。

一個個超級宗門在俗世分部的被滅,在華夏武道界揚起了軒然大波。

人們不知道是誰出的手,也不知道誰會這么強!

人們只知道,出手的人,似乎是在針對那十一個超級宗門!

于是有很多人在傍晚前都不由自主的前往龍虎門的分部,在這里鎮守的是那曾經帶頭來襲合市的顧魂!

“前面便是龍虎門所在的地方了,北寒王,您殺了一天,要不要休息一下在過去”馬無敵小心翼翼的問道。

然而,張天卻沒有理會他,這一次張天直接將他放開,獨自一人向前方的龍虎門飛去。

龍虎門的四周有著林林總總數百人。

顯然人們已經預料到了張天的路線,而顧魂明顯也早已知情。

此時龍虎門的超級強者都懸浮在空中默默地等候!

“呵呵,閣下果然來了!不得不說,閣下膽子不小,竟然敢接連屠戮我們聯合宗門在俗世的分部!”顧魂聲音冷冽的說道。

然而,張天卻沒有回答他,只是手掌揮了揮,頓時,大片的黑色火海向下側的龍虎門駐地席卷而去。

“小賊敢出手?”

天玄中期的顧魂和其他兩個天玄前期,五個宗師后期,十個宗師中期的人共同運轉真氣抵擋。

然而他們一層層的真氣防御在黑色火焰面前猶如紙屑!

“住手!”

當火焰突破最后一道防御的時候,顧魂驚聲大叫起來。

他眼睜睜的看著駐地內兩千多龍虎門的弟子被這火焰吞噬!

“你是誰?”顧魂睚眥欲裂,無比仇恨的語氣說道。

“殺你的人。”

張天的表情很淡,淡到了極致。目光沒有絲毫波瀾,留下一句沙啞的話語后,他便走向了前側僅剩下的幾個強者。

在眾目睽睽之下,張天一拳打死一片,包括顧魂在內,十八個強者,張天只用了三拳!

下一刻,張天徑直奔向了天山山脈的方向,留下了一地的眼球。

“他是誰?”

“不知道。”

“這火焰讓我想起了”

“北寒王!”

人們議論紛紛,都可以看到對方目光中的那一抹駭然。

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張天面無神情,表情呆滯的來到天山山脈。

他打算直接前往那些超級宗門報仇,雖然他現在的實力并不能支撐,但、親人全都沒了,張天自己也不想活了,這一次的小世界之行,就戰吧!

一直戰斗到死為止!

“北寒王?”突然,一道帶著無比驚喜的聲音從后方緩緩傳來。

張天回頭看了一眼,見到一抹彩芒快速的向自己飛來。

看彩芒的濃郁程度,應該是古倉皇。

但張天此時并沒有和他說話的想法。

張天直接飛向了小世界,此次之行,誰都不可以阻擋自己!

“等等!等等!張天,你的親人沒死!”

見到張天馬上邁入小世界,后側的古倉皇趕忙喊了一句。

一句話,讓張天的身子劇烈的顫抖起來,他茫然的回過頭,目光中有著一抹祈求和希望。

“真、真的嗎?”張天的聲音終于有了情緒波動,他顫抖著聲音問道。

“是真的!我帶你去見一見你的家人,你是怎么活過來的?”古倉皇的語氣欣喜中又帶著不可思議。

張天跟隨古倉皇進入小世界,沒有告訴他自己是怎么復活,只是問了一些家人的情況。

終于,在飛行了五個小時后,張天來到了戰王宗。

看見一個個面色憔悴的熟悉身影,張天的眼睛濕了。

當那些個身影看見了張天,目光先是瞪圓,又變成驚疑,又變成欣喜,又變成了哭泣。

“爺爺,爸爸,媽媽,千雪,糖糖,靈兒,小晴..小雅呢?她、她懷孕了,她人呢?”張天突然沒有發現黎小雅,心中驚顫了下。

“額她也快要醒過來了。”古戰王沉吟了下,帶著張天去后山看了黎小雅。

黎小雅一年前深受重傷,好在有古戰王,將黎小雅和她腹中的孩子保了下來,不過黎小雅也在寒冰床上躺了一年,古戰王預測再有半個月,她便會蘇醒。

張天見狀后徹底放下心來,和家人團聚了兩天,張天的臉上再次漏出了笑容,不過白色的頭發還是沒有很快的恢復。

終于,在第三天的時間,古戰王找了張天,對于張天有著天玄后期的實力,他也是無比的驚異,從來沒見過一個人提升修為能這么快的。

于是古戰王將現在的危機告訴了張天。

“龍虎門這一次聯合的十八個宗門,一個月后來覆滅我戰王宗,這一次,真的很難抵擋,我覺得,我們要坐好最壞的打算了。”古戰王的聲音有些沉重的說道。

“古前輩,您知道在陰靈界有五成的黑冥妖火本源,如果我能獲得,這一次的危機便可破解。”張天緩緩說道。

“獲得火焰?可是就算你擁有黑冥妖火,你天玄后期的實力也發揮不出火焰十分之一的威力。”古戰王遲疑道。

“不不不,有那火焰,我可突破到化丹境,也就是”張天說道這里微微一笑,一字一頓的說道:“超越天玄境,那時,天玄頂峰在我手里撐不過三招。”

“超越....天玄境?”古戰王瞳孔一縮,鄭重的問道:“此話當真?”

“千真萬確!”張天鄭重的點了點頭。

“可是,陰靈界的入口我并不知道在何處。”古戰王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我知道!”張天神秘的笑了笑。

古戰王沉吟了下來,想來想去,最終,當天夜里,古戰王和張天悄然離開戰王宗,兩人出了小世界,火速趕到了小世界。

從那小譚下去,經過水下巨大的洞窟。

這一次,張天仍然感受到了一絲壓力,不過兩人還是勇往直線的下去。

穿過巨大的洞窟,來到了一片無比黑暗的世界。

十五天后,滿身狼狽的古戰王從小譚破水而出。

“咳咳咳”

古戰王身邊的彩芒散盡,人很魁梧,有些小帥,他此時灰頭土腦的樣子,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水潭,喃喃:

“這真是一次難忘的行程,他怕是吸收了黑冥妖火真的能突破天玄境,那時他就是一個傳說啊,哈哈哈,只希望他能趕在龍虎門來襲之前出關!”

隨即,古戰王在水潭旁邊調息了半響,恢復一些能力后,古戰王的身邊重新繚繞起彩色光芒。

他身子一動,趕回小世界。

回到戰王宗的時候,張慶風,王云芳趕忙來問張天的下落,當知道張天可能突破成為神話后,兩人以及張武,張文,寒千雪等等所有人都漏出了甜美的笑容。

這笑容,只有張天在的時候,才會擁有,一整年的時間,他們無比憔悴,然而在張天回歸之后,他們的臉龐又重新綻放光彩,因為他們的愛的主心骨回來了!

看著他們的笑容,古戰王緩緩嘆了口氣。

突破天玄境,很難,很難,他在天玄巔峰二百多年也未曾找到突破的路,而張天這一次的閉關,要是時間久了,怕是戰王宗就不復存在了。

時間一日一日的過去。

半個月一晃而過。

這一日,朝陽初升。

龍虎門的門主龍天琪攜十八個宗門強勢前往戰王宗!

“我是真沒想到,北寒王竟然沒死,而且還在俗世鬧出了一些動靜,有趣,有趣,本來我只是想將古戰王一脈斬殺,這一次,我們便將戰王宗所有人全都斬滅!”龍天琪淡淡的說道。

“殺他個血流成河,哈哈,戰王宗那幫余孽早該死了!”

“戰斗什么的,我最喜歡了,古戰王是一代高手,一會兒讓我先和他戰一場!”

十八個門主在前頭隨口聊著,他們身后,跟著上千武者,無一不是半步宗師以上的武者,他們的跟隨,只是為了不讓戰王宗逃出一個活口!

“古戰王!”

很快,他們來到戰王宗。

龍天琪看著山門,聲音滾滾傳了出去:“出來一戰!”

“轟隆隆!”

突然,戰王宗飄出兩團彩云,比較凝實的那一團是古戰王,略微暗淡的一團是古倉皇,而他們身后也有兩位天玄中期的強者以及三位天玄前期的強者。

這幾人,都是古戰王的陳年老友,此次特意來此幫忙。

“古戰王,百年前你斷我一臂,今日我便取你性命!”其中一個斷臂的男子冷聲說了一聲,身體向古戰王火速來襲!

“百年前我能敗你,今日我一樣敗你!”古戰王輕飄飄的說了一句話,隨后迎了上去。

兩人激烈的戰了起來。

“古倉皇,讓我來試試你有幾斤幾兩!”另外一個門主冷笑一聲。

兩人迎面對打起來。

而其他人也都找到了各自的對手,正面交戰,聲音滾滾,雷鳴不斷的響起,打的風起云涌天翻地覆!

而龍天琪以及其余人則在一旁冷眼旁觀。

也沒有要動手的意思。

就這樣,一直打了十天十夜!

天玄強者在小世界可以一邊吸收濃郁的靈力一邊戰斗,消耗并不大,現在打的還是如火如荼。

“好了,都停手吧。”龍天琪淡淡的說了一句,聲音無比威嚴。

他一方的人紛紛停手飛了回去。

古戰王和古倉皇兩人在前側懸浮,目視著緩緩飛過來的龍天琪。

“古戰王,你身為小世界第一天驕,終究還是對不起這個名頭,天玄巔峰兩百年,都不突破,說明你的資質并不行!”

龍天琪說話的同時對著古戰王輕拍一掌。

頃刻間,古戰王汗毛乍起,只感覺一股自己無法抵擋的力量席卷而來。

“砰!”

“噗噗噗”

古戰王身體向后退縮百丈,他身邊的彩芒散盡,漏出本尊,人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蒼白的臉色,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他重傷的身體!

一掌重傷?

“你!你突破了?”古戰王一臉駭然的看著龍天琪。

“我入天玄巔峰一百八十年,終于,半年前我突破到了人仙境,今日便是你戰王宗覆滅的日子。”

龍天琪再次說了一句,憑空拍出一掌,只見頃刻間,古倉皇身體迸射鮮血向下爆射而去。

摔倒在地面上,砸出一個深坑。

這一幕,不光讓古戰王等人震驚,就連跟隨來的十七個超級宗門都一臉的驚異。

‘看來,我小世界,要出現第一個王了!’

“不只是小世界,這天下,要出現第一個帝王級的人物!”

“龍兄終究是最先邁出了那一步!”

“太強了,人仙,真是太強了。”

各大門主無一不搖頭感慨。

“戰王宗,從此,不復存在。”

龍天琪再次說了一句,手掌隔空對著戰王宗的地盤拍了一下,頓時,一個百丈的手印宛如泰山壓頂的打了過去。

“不!”

古戰王爆喝一聲,壓榨身體全部能量,化作一道道彩芒抵擋,然而卻終究沒有抵擋住,就連他的身體還遭到了反噬而掉落地面。

巨大的手掌緩緩向下拍去。

這一刻,站在站定的張武,張文,張慶風,王云芳,寒千雪,安糖糖等人無一不閉上了雙眼。

心中有些悲涼,好不容易才和張天相聚,沒想到這一次又要永相別了!

此時此刻,全場一片死寂。

眼見手掌就要落在戰王宗上。

甚至重傷的古戰王,古倉皇以及戰王宗其他強者,目光中都是無比的悲涼。

“我戰王宗,亡矣”

古戰王輕嘆口氣。

“不到人仙,豈能知道,人仙之下,皆是螻蟻?”

龍天琪的雙目凝起一絲冷笑。

然而,他眼中的冷笑剛剛升起,在手掌即將落下,在這千鈞一發之際!

突然,遙遠的天邊傳來一道淡漠的聲音:

“妖火出!”

“焚天下!”

頃刻間,只見那百丈多碩大的掌印猛地被一股股漆黑無比的火焰燃燒開來!

不到一秒鐘的時間,手掌的能量消散,而那火焰卻無比迅速的橫掃十八個宗門的弟子!

龍天琪目光一凝,抬手揚起一道巨大的能量風暴來抵擋,然而,風暴面對這火焰卻沒有絲毫的辦法,十八個門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門下的子弟被這黑色的火焰吞噬。

“是誰?”

龍天琪的臉色陰沉了下來。

“你、終于來了。”古戰王的眼中如釋重負,深深地呼出一口長氣。

“是小天,是小天,他來了,他來了,嗚嗚嗚”

張武,王云芳等人無一不為止喜極而泣。

所有人的目光望了過去,只見在遙遠的天邊,一道身影緩緩的走來。

他每邁一步,身體便閃爍一下,向前推進千丈遠的距離,邁了七步,他便來到了近前!

“北寒王?”

龍天琪的眉頭一皺,他清楚的看到,北寒王的身體,完全做到了空間穿梭,這份實力,難道說

龍天琪的心里有了一個接近事實的想法!

“既然你敢出現,那我便讓你成為我晉升人仙境后第一個斬殺之人!”

龍天琪說話間手里出現一把長槍,他身子一閃,來到了張天的近前,一槍向張天的頭部刺了過去。

“哦?是嗎?”張天淡淡的笑了笑,身體完全不動、不躲、不抵擋。

就眼睜睜的讓那氣勢洶洶的長槍刺了過來。

“找死!”龍天琪心中一怒,一縷縷人仙之力充溢長槍之中,他堅信,世界上沒人能擋住他的這一道攻擊!

然而。

“鐺!”

一道金屬交鳴的聲響傳出。

這一幕,驚呆了所有人的雙眼。

“怎么、可能?”龍天琪不敢置信的說道。

他這一槍,竟然連北寒王的皮膚都沒有刺破?這怎么可能?

“沒什么不可能!”張天伸出手指,在長槍輕彈了下,這一把極品靈器直接爆碎開來。

“不要說區區你一個人仙,哪怕是那些所謂的地仙,天仙來了,也破不掉我的圣火帝王體!”張天淡淡的笑了笑。

看著眼前目光駭然的龍天琪,淡然道:“你接我一拳不死,我便放過你!”

說完,張天看似緩慢的打出了平淡無奇的一拳。

“不、不!”

龍天琪想要躲,然而,這一刻他卻發現,他的身體竟然被死死地鎖定了!

逃無可逃!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張天這一拳落了下去!

“砰!”

一道悶響從龍天琪的身體傳出,下一刻,他的身體,他的靈魂,化作一道道粉末,隨風飄散。

小世界,第一個突破到人仙境的超級強者龍天琪,被北寒王一拳秒殺!

“接下來到你們了,老規矩,接住我的一拳不死,我便放過你們!”

張天轉過頭,看向那十余個超級宗門的門主,咧嘴微微笑了笑。

他的笑容,讓所有人汗毛乍起。

一個月后。

華國南海靈瓏島。

一場驚動全球的盛大婚禮舉辦開來,這一場婚禮,由華國官方全力執行。

一號首長,二號首長.一直到各地的大家族全都親來前往。

門票最低的身份都是各大家主。

同時,這場婚禮,讓世界所有的武道界都前來拜訪!

因為,這是地球上最強大的人,北寒王的婚禮。

他和他的五個未婚妻,書寫著幸福的時刻!

“咦?雷恩你是來和我進行那一年之約的戰斗嗎?”

“噗咳咳咳,我雷恩,不是來戰斗的,嘿嘿,我是來參加大人您的婚禮呀,小雷子當初好歹給您送了小禮物呢,這次的禮物保證更好,恭賀北寒王前輩大婚哈!”

“哦,呀,那威廉將軍你來是想和我談獵魔戰機的賠償問題嗎?”

“咳咳咳,我、我也不是,我來這是那啥,大人婚禮,北美派我當代表過來恭賀哈,別誤會,我可不是來找事的,您繼續,您繼續”

夜深人靜的時候。

“今晚誰先洞房呀?”寒千雪問。

“哎呀,小晴還是個雛呢,今天晚上就讓給她算啦。”

“那好吧”

一個月后。

“張天!你到底行不行?你和小雅幾次就懷孕,和千雪安糖糖雙飛也懷上了,和葉小晴兩天也有孩子了。”葉靈兒一臉悲憤的說道:“那我呢?我是你第一個女人吧?為什么還沒有懷上?我告訴你,這個月,我要是懷不上,你、你就別下老娘的床!”

女人一急眼都是可怕的。

張天一家幸福的生活才剛剛開始,張家人和那些娘家人在一個島嶼上,享受真正的天侖之樂。

一年之后。

“哇哇哇....”

黎小雅首先生了娃,是一個小姑娘呢。

“叫什么好呢?就叫她張雨萌好了,女兒,你以后叫張雨萌。”

“唔好哦,張..雨...萌...萌萌萌萌萌!”

張雨萌,注定是一個可愛的小公主,想看張雨萌以及奶爸的故事,請看作者君的第二本書,,修仙歸來成奶爸,開餐廳,建山頭,寫寫歌,泡泡孩她媽...且看修仙奶爸如何玩轉都市!

上一章  |  都市最強修仙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校花的貼身高手  極品全能學生  超級兵王  校園最強護花系統  神級巫醫在都市  超能神醫  最強狂兵  
你可能喜歡看:  [軍事]  重生三國之天朝威武  最強特種兵王  三國之鬼神無雙  間諜的戰爭  狼牙兵王  蝶與諜  護國大將軍  
大家都在閱讀:  龍血武帝  校花的貼身高手  鳳回巢  武煉巔峰  極品全能學生  超級兵王  閨華記  修羅武神  重生之最強劍神  校園最強護花系統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1404140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