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網游之雄霸華夏>>網游之雄霸華夏目錄

第三十六章 雄霸華夏(大結局)

更新時間:2017-04-06  作者:蝦米XL  關鍵字: 游戲競技 | 網游情緣 | 蝦米XL | 網游之雄霸華夏 
忘情的城府由此可見一斑了,這一招討好做得連在一旁觀戰的葉落隨風也看不下去了,事實上在與天媚魔尊相處的時候,葉落隨風便能感覺到,這天媚魔尊一干魔族的人,并非闡教內所說的那么的十惡不赦。

雖然在之前,他拒絕了天媚魔尊的邀請,想要做個閑云野鶴,不過截教與闡教死拼這么大的一件事情,喜歡看熱鬧的葉落隨風自然也是抱著看戲的心態前來看這一場決斗,事實上,這一場決斗當中,雖然截教人多,但是闡教占據了絕對的優勢,那么恐怖的法寶,如果不是因為有那么多高人幫忙的話,截教必敗。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正所謂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截教為什么會有這么多高人前來幫助他們,在這當中葉落隨風也逐漸看得清楚了,在闡教里面那么久,其實里面勾心斗角的事情卻也不少,一個道卷法訣,有時候都還會爭個你死我活,有些人拼命的在門派中表現自己便無所不用極其,比如忘情,就是一例。

所以葉落隨風向來對忘情都沒有什么好感,當忘情看到葉落隨風出現的那一瞬間,臉色頓時狂變,葉落隨風的實力他最清楚不過,此時實力比起前幾天還要強了許多,但是卻不是葉落隨風的對手,闡教人數與截教雙方人數相當,忘情看了看那陣中闡教高人的眼神,也不知道是哪里來的膽子,怒聲喝道:

“葉落隨風,往你為唐朝位面昆侖大弟子,居然叛教而入截教,今天若不殺你,就對不起闡教的各位師祖!”

“我并沒有進入截教,只不過做為一個旁觀者,我覺得一切都應該公正,既然雙方正在斗陣,勝負未分,你這是狗急跳墻么?”

葉落隨風冷冷的笑著,對于他這一位忘情師弟在這唐朝位面上做了多少齷齪事,他是最清楚不過了,當然他也不會一棍子打翻一船的人,頓了頓,葉落隨風冷喝道:

“諸位不管是闡教本來的弟子還是游戲玩家,聽我一言便是,我葉落隨風的為人想必昆侖上下之人都略知一二,比起這忘情這欺師滅祖的叛徒都要好多了,明朝閬風巔大弟子碧游子、元朝數為高層弟子,宋朝廣宣子,哪一個不是遭到忘情的毒手,吸取他們的力量,煉化他們的元神,才有他如今一身的修為的?”

聽到葉落隨風的話,頓時忘情大驚,心慌意亂的吼道:

“葉落隨風,你不要在這里大放厥詞,我昆侖弟子一個個乃是光明磊落的漢子,豈容你胡謅!昆侖諸位師長們,快快滅了截教這幫妖人,省的他們為禍人間。”

此時誅仙陣內,闡教十二位高人落了下來,昆侖這邊的人顯然也是坐不住的,當即便有一個昆侖第一代弟子手持利劍,道:

“葉落隨風,往昆侖上下師長一個個對你愛護有加,如今我等就要清理門戶。”

驟然數百萬修士朝著葉落隨風殺來,誅仙陣內,天媚魔尊一聲怒喝:

“截教弟子聽命,保護葉落隨風,聽其命令與其聯手,誅殺闡教偽君子!”

一句話喊得誅仙陣內闡教高人一個個臉色變得無比的難看,但是雖然這是天媚魔尊的命令也需要逆天浚點頭才行,逆天浚自然也相信天媚魔尊的眼光:

“就依天媚魔尊所言,截教是興是敗,就靠這今日一戰了。”

葉落隨風渾身劍光繚繞,釋放出一道道可怕的劍氣形成一個旋轉的劍壁護住自己的周身,冷聲喝道:

“魔族乾達婆宗聽令,擺天魔幻舞魅陣,魔族阿修羅宗聽命,釋放百萬年魔晶,助長自己的修為,以百萬年魔晶為天魔幻舞魅陣為真眼,妖族九修聽命,擺妖族九修九宮九天陣,與天魔幻舞魅陣為輔,海外散修聽命,每三人擺三才陣,注意擊殺,佛修聽令,誦卐字真言,護住同伴!”

說干就干,頓時只見妖族九修以貓少、冥想之夜為首,擺出大陣,只見天空中仿佛出現九顆刺目的星星,釋放出各種顏色,緊接著乾達婆宗的絕色妖嬈一個個扭動起那一具具完美的肉體,性感撩人,渾身一件件黑色的薄紗將那白乎乎的肉體勾勒得更加的完美,阿修羅宗的戰魔們在第一時間打開百萬年魔晶的力量,頓時天空中一片紫色繚繞,磅礴的魔氣四溢,只見阿修羅宗的戰魔一個個肌肉膨脹,殺力倍增何止千百倍。

身后無數的佛修口誦卐字真言,一道道柔和的佛光直罩而下,給人一種溫暖而有感覺肉體被強悍不橫掃的感覺,裊裊梵音飄蕩而出。

葉落隨風之所以會被封為昆侖大弟子卻也不是沒有道理的,這對于各門派的了解,可謂是了如指掌,而忘情這種憑著陰謀詭計殘害同門的小人,憑什么跟葉落隨風比?一時之間卻是亂了方寸,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了。

只見闡教這一個方向,無規則無陣,一個一個都是打自己的,無數的法術轟向了截教陣營,不得不說,當數量夠了,質量已經是另外一回事了,當即便有無數的阿修羅、乾達婆、妖族各修、佛修各宗一個個被打得苦不堪言,幸好有葉落隨風的安排,有海外高人一道道三才陣,每一次就能擊殺一個闡教高手,數以百萬計的海外散修幾乎都是每一次施展手段就能殺一人,漫天的元神飄飛,好凄慘。

截教陣成,只聽見乾達婆宗的天魔幻舞魅陣當中無數的絕色妖嬈的身影逐漸虛幻,一道道粉膩膩的氣息蔓延而出,帶著一股勾人心魄,在這闡教中有大部分都是玩家弟子,這些也都是現實拍來斬殺逆天浚的,所以他們心智自然不如真正的修道人那么穩固了,只見一個個仿佛小餃子一般從天空中掉落而下,七竅中噴出一道道血箭。

更有人被那粉膩膩的氣體侵襲之后,頓時全身化為泡影,阿修羅戰魔經過百萬年魔晶的滋潤,一個個肉體變得愈加的強橫,半百萬的阿修羅宗的戰魔一個個配合著海外散修的散才陣,有條不紊的誅殺著昆侖修士,而只要有人一受傷,后面那數十萬的佛修便會以佛光灌注,推宮過血,穩住內息。

基本上闡教以死五人,殺截教一人的趨勢在潰敗,氣勢如虹,闡教兵敗如山倒,一個個元神飄飛了出去,忘情看得汗流浹背,頓時打算溜走,哪知道葉落隨風早就已經盯住了他,又有闡教高人看向陣外,看見闡教連連潰敗,死傷慘重,忘情想退想跑,但是他知道只要得到誅仙陣內,闡教任何一個高人的青睞,自己便可以平步青云,只要上了商朝,闡教最鼎盛的位面,要逆天浚死,逆天浚就絕對要死。

但是已經沒這個機會了,很顯然這一次忘情下錯了堵住,文武全才如隨風落葉,對于忘情的所作所為,葉落隨風身為曾經的昆侖弟子一直都找不到什么理由來誅殺他,這一次終于有了機會。

只見天空中,無數細碎的劍光朝著忘情直落而下,吞噬了廣宣子一切的忘情此時也顧不得什么,將廣宣子那畢生修煉的大印給祭出,一番金色的大印上符箓扭轉,比不上翻天印,但是對付葉落隨風也不會太差。

轟轟轟連續的一聲爆響,葉落隨風的劍氣固然犀利猛烈,但是想要擊碎那番大印絕非易事:

“忘情,今日,你必死。”

葉落隨風冷聲一聲,腳踏罡步,天頂上出現了一個小北斗星陣,背后一個劍鞘之中飛出了昆侖七劍,只見那七劍布陣成位,都帶上了一股讓忘情心悸的力量,口中噴出了三道本命仙元,葉落隨風一聲叱喝:

“七星劍陣,走!”

嗖的一聲,七把利劍驟然破殺而出,以致于連發出的尖嘯都重置在一起,忘情甚至還沒有反映過來,只見那七劍瞬間擊碎了一塊廣宣子的大印,轟的一聲巨響,方圓數十里的天空中一片晃蕩,叮叮當當無數個小金塊悉數落下,大印炸成一片粉碎。

七劍伴隨著葉落隨風簡直虛點,張開一道劍網朝著忘情誅殺而去,忘情臉色慘白,又身無長物,剛剛要跑只見其中一劍剛好爆進菊花之中,昆侖七劍之菊花殘,滿地傷,你的笑容已泛黃。

的確忘情那張臉都變黃了,痛得他眼淚差點沒掉了下來,似乎帶著點惡趣味,葉落隨風連連虛點,昆侖七劍之菊花殘七連爆,從忘情的肛門破進去,又從他的嘴里頂出來,五臟六腑被毀得干干凈凈,忘情不甘的脫離了肉身,憤怒的喝道:

“我不服,我不服,苦修了這么久,一身修為付諸流水,諸位昆侖師長師兄弟們,士可殺不可辱,以及被他們法寶丹藥,不如與截教同歸于盡吧。”

跟忘情一樣想法的人很多,天空之中飄蕩的元神有數百萬,一個個已經抱著逼死的決心,同時一聲怒喝,引出本命精元:

“爆!”

忘情其實這一句話,只是想證明他有多么的愛闡教而已,但是沒想到這一句話觸動了無數人的心弦,其實他根本沒想過自爆,可是無數人的自爆卻讓他聲嘶力竭的咆哮了起來,至于咆哮什么已經沒人知道了,頓時天空中一片白光什么都看不到了。

只能聽見葉落隨風的聲音逐漸淹沒:

“諸位,護住自己的元神,元神不滅一切都有機會,一切……”

數百萬闡教元神自爆又豈是小事,頓時天地動蕩,頓時唐朝位面之中,又不知道有多少佛修出現,抵擋住這一道又一道的能量波,雖然如此,但是依然有不少的人牽連于內,截教眾人死得只剩下百萬人了,其他的不是肉身被毀只剩下元神,就是元神傷殘或者直接化為粉碎,幸運的能保存到肉身,都是強中手。

天地動蕩,誅仙陣內氣流一陣紊亂,不管是闡教這十二位高人還是逆天浚都不想看到的,不過幸好換成了以誅仙劍為陣眼,不然的話陣早就破了,劍人更是會滅得干干凈凈,可是逆天浚他們一個個也都好不到哪里去,口中鮮血狂吐,就連闡教十二金仙都被這不穩定的氣流所造成的天地規則的錯判,無數的九九雷劫自天庭降下,劈得他們一個個修為肉身毀了一小半。

天地震怒,可想而知,忘情的一句話造孽多少,這一筆帳,是要記在闡教身上的,此時闡教這十二個人已經恨死忘情了。

“哈哈哈,闡教,這就是闡教,昆侖,沒昆侖了,昆侖天山,山脈盡斷,山下百姓全部死得干干凈凈,天山昆侖,昆侖闡教?”逆天浚有點癲狂的冷笑了幾聲,頓時有是口中噴出了一道道血箭,很顯然那一場自爆讓他傷得不輕,在場全賴有加持神杵以及孫思邈還有唐三藏之前所祭出的甘霖雨露陣的支撐,在堅持下來,一個個又兼有上古神獸,又有誅仙陣保護,也躲過了一劫。

廣成子慘笑了起來,道:

“這就是你們想要的果么?闡教居然會落到如斯地步,好好好,今日我就與你們拼了。”

逆天浚劍眉一挑,怒聲道:

“自食惡果,卻要怪罪他人,留不得你,屠神誅仙陣,啟。”

頓時一道道細碎的劍光自虛空之中凝結,逆天浚一個人主陣,以通天眼窺探誅仙陣內一切場景,只見廣成子不去誅仙劍了,赤精子也不取戮仙劍了、玉鼎真人也不取陷仙劍了,南極仙翁也不取絕仙劍,十二人匯聚在一塊,每人祭出一個圣級法寶,擺下了十二天干之陣,逆天浚心里大驚。

高聲喝道:

“今日一戰,事關截教興亡,不需要在留手了。”

縱使闡教有圣級法寶,截教亦然,雖然少卻是人多,四海龍王,真武大帝、玄蛇帝尊、靈龜帝尊、唐三藏、豬八戒、沙悟凈……

只見無數人凝聚出各種手段,朝著闡教十二人轟殺而去,其勢之驚人就連逆天浚都為之臉色發白,只是那圣級法寶自然也不差,苦苦僵持,雙方互相打擊,誅仙陣內無數的能量滾動,逆天浚穩住能量氣流,一便將那些能量匯聚成四道光劍。

只見誅仙陣內,仙云裊裊,表面看起來很平靜,其實里面卻是激流暗涌,一不小心便會死得干干凈凈,無數的空間被撕碎在被填補出來,無數的虛空之中殺出黃巾力士卻又被殺了回去,雙方你來我往互不相讓,闡教十二人的修為,起碼每個人都被折了十萬多年,而截教這邊也好不到哪里去,孫思邈以及一干佛修作為高級救人輸出,不停的釋放,不停的吞服恢復功力的藥,讓他們一個個臉色已經開始發青了。

就連一下子能夠祭出數十件先天級法寶的金蟬子臉色也是略帶難看,突然間,位面震動了一下,眾人都在激戰并未在意,而逆天浚則是眉頭一皺,感覺到有些不安,忽然間,天空之中十二道金光筆直的落下,落在十二人身上,十二天干陣,耗費了闡教十二人合計接近兩百萬年的修為,換來一場大陣。

從另外一個位面所降臨而來的能量,頓時讓整個唐朝位面開始變得不穩定了,只聽見李太白高呼:

“斬斷這十二道金色的光柱,必然位面受損,陣啟整個唐朝位面都要死得干凈,這闡教金仙沒一個好東西。”

然而就在此時,自張三豐胸口處飛出了一個刑天巫訣,只見那刑天巫訣中釋放出一道道巫文,緊接著只見這些巫文直奔九州,九州原本不安的位面逐漸穩固,突然間,九州各地,一道金光直沖九天,九道光芒,帶著一股讓人感覺到極其溫馨的力量,與那刑天巫訣的玉片所釋放出來的符箓,凝聚成一個巨大的身影。

只見那身影無頭,右手拿干戚神斧的光影,而左手拿的卻是刑天盾的光芒,雙乳為眼,肚臍為嘴,帶著一股先天的霸氣,壓得主人都喘不過氣來,逆天浚是激發這一片刑天巫訣的第一人,這之中的召喚,可想而知,只見逆天浚瘋狂的催動起刑天巫訣,在場的人只有他一個人將刑天巫訣第一篇修煉到終極。

只見那一道身影出現在逆天浚的身后,緊接著逆天浚便感受到渾身的力量倍增,一聲怒笑:

“通天斬劍,可斷天地,屠神誅仙陣,破,斬,殺!四劍歸位,四劍歸心,誅仙天地滅!”

鎮守四方的誅仙四劍驟然與逆天浚凝聚出來的四道光劍凝為一體,朝著天空之中的十二道金柱劈砍而去,突然逆天浚身后的光影動了動,說道:

“這力量太弱了,你是通天么?怎么會如此的弱。看我祝你一臂之力,這十二天干陣,也太弱了。”

只見那一道身影分化為四道光芒,涌入誅仙陣中,頓時殺力滔天,天地震動,十二道金柱被當空攔腰斬斷,闡教十二人一個個臉色慘變,位面混沌,這一次罪過大了。

“刑天,你這個天好殺的,不守位面規則,私自下界,該死!”廣成子聲嘶力竭的咆哮了起來。

“是誰先不守位面規則的,這要真讓你們啟動了十二天干陣,唐朝還能留有活口么?”虛空之中傳來刑天的聲音。

頓時天空一片混沌,虛空一度破碎,黃龍王高呼道:

“散陣,位面扭曲!”

頓時三千六百人以及三千六百只上古神獸一個個身帶重傷的散開,不管是截教也好還是闡教也好,逆天浚也是一片茫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天空中一道道黑雷直落而下,只見誅仙四劍以及刑天虛影不停的將那一道道密密麻麻轟殺向九州的黑雷給劈成了粉碎,守護在九州的九州鼎也散發出一道道溫柔的光亮試圖穩住唐朝位面,更有盤古斧、軒轅劍無數的太古圣器殺出,擋住位面扭曲。

但是圣器一出,場面越是穩定不住,忽然之中,虛空之中開辟出了另外一個空間,只聽見黃龍王一聲高呼:

“撤!撤到另外一個位面,若還存在于此位面,我等定然要葬身于此。”

不止是截教之中的人與元神往這個位面上扯,就連廣成子他們也顧不得爭奪什么,如果說他們滿狀態還好,十二天干陣被強行撕碎,對于他們造成的傷害可想而知,在逃跑的那一瞬間,逆天浚緊緊的抓住了水月兒與蘇黎歆的手,說道:

“愿意跟我到其他的位面嗎?就算是死!”

“我愿意!”兩者同時回答。

逆天浚狂笑,倒是簡子翌尹寧寧狂罵逆天浚烏鴉嘴。

因為在這個位面很奇怪,充滿了無數的各種數據,需知道這龍戰華夏這一款游戲,乃是數據與位面的結合,非擁有超強的實力是無法做到的。

突然逆天浚感覺到眼前一片光亮,然后再也看不到什么了,也不知道是過了多久,突然逆天浚以及近千萬的截教眾人出現在了逆天科技大樓的上空,而廣成子也跟著逆天浚他們出現在了逆天浚他們這真實的位面之中。

逆天浚突然一片茫然,但是他腳下的黃龍王卻是無比的暢快,逆天浚感受到一股股無比可怕的力量瞬間蔓延,以通天眼一眼,這確確實實的在他們現實生活的位面,而逆天浚他們的上古神獸實力狂飆,一股可怕的威壓朝則四面八方蔓延,黃龍王一聲歡呼:

“太好了,在這一個位面沒有任何力量的束縛哈哈哈哈,在太舒服了,力量已經恢復了九成了。”

三千六百只上古神獸無一不是如此,人只要原本自己擁有多強悍的實力都在逐漸恢復,截教真正意義上死亡的只有800萬人左右,而此時的截教還有九百萬實力強橫的修士,可能是位面的關系,沒有肉體的都已經在穿越位面的那一瞬間重新凝聚了,就連之前元神傷殘的葉落隨風都完好如初了。

“這是怎么回事?”就在此時天空之中落下無數道金光,逆天浚對于這樣的場景,有點熟悉,突然回過神來:

“天神下凡了,看來與天神的這一場賭局,是天神輸了。”

“好啊,沒想到僅僅只是唐朝這一役居然就帶出了如此之多的高手啊。”只見一名金甲天神一聲歡呼,無比的激動。

逆天浚認得這金甲天神,得意洋洋的說道:

“怎么樣,天神么?如今我贏了你,還要阻止我與蘇黎歆在一起么?”

金甲天神看了看蘇黎歆與逆天浚,突然大笑道:

“一起吧一起吧,你們在不在一起與我有何干系,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十二位上神,為何你們的臉色如此的難看?”

廣成子頓時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就在此時洞察一切的劍天老人以及逆天浚的父親同時出現,只聽見逆天浚的父親哈哈哈大笑道:

“辛苦闡教十二上神了,一共消耗了三百萬年的修為以及借用了無數的圣器法寶,引發空間扭曲破碎,再加上無量功德佛的無數功德的填補之下,這才換得我兒以及截教眾人全部穿越了位面,大喜大喜啊。”

那一位金甲天神卻是哈哈的大笑了起來,朝著闡教十二上神連連作揖道:

“辛苦十二位上神了,這么多年的修為可得好好進步一番啊,唔,這截教經歷了無數年,還能興起,這明明之中的天意,應該無須我多說了吧?”

廣成子一干人等臉色發青的甩了甩袖子,飛往神界去了,逆天浚此時突然明白了,原本這個所謂的游戲神界聯合逆氏集團的高科技,將游戲與位面結合,以無數的圣器銜接了一個又一個的位面,就是為了想要將那些擁有不錯天賦但是卻在互相斗爭中夭折的菁英給全部從位面之中解放出來,而逆天浚他們此時無意中的大戰,卻是讓他們實驗成功了。

雄霸華夏,這可是真正意義上的雄霸華夏了,逆天浚忽然哈哈哈大笑了起來,笑得比一干天神還要開心。

“哈哈哈哈哈,好吧,既然有這么多兄弟姐妹都來到我們現實做客了,我今天宣布,截教正式成立,我為教主,大家有意見嗎?”

“沒有!”聲音響亮且齊全。

頓時金甲天神臉色黑了下來,說道:

“你們大部分人實力都已經超越了仙帝的水準,可飛升到神界……”

“放屁,誰說實力超越仙帝的水準就要飛升到神界的?我師尊劍天老人,哼哼?早超越仙帝水準了吧?”逆天浚高高的抬起腦袋說道:

“你們該哪涼快哪涼快去,雖然我現在只有地仙一品的實力,不過憑著我們四大集團的實力該打針吃藥的,苦修個幾百年,還是沒問題的。”

“胡鬧,之所以花了這么大的功夫就是因為有其他宇宙位面的神魔要侵略本宇宙位面,所以需要龐大的戰斗力都集中守護,他們責任重大,豈容你胡鬧。”一干天神可謂是一個鼻孔出氣的,連說話一字一句都十分的一致。

“好吧,我逆天浚從來不會跟天神作對,截教弟子聽令,誰愿意上神界的誰就去,誰愿意在此位面廝混的,就在這里跟我在一起,我絕對不會強人所難的。”

話說得很隨意,卻是沒有一個愿意上神界的,對于他們來講,重要的不是在什么界,在那么委屈的位面都呆過了,更別說現在這個位面了。這個位面上他們擁有最佳的實力,能活得神氣,要飛升到神界強人眾多,到時候還不是得活得憋屈了?

“……”看到一個個沒有人愿意主動說要去神界的,金甲天神徹底無語了,漫天降臨的天神頓時一句話都也說不出來了,這不是為他人做嫁衣了嗎?

“逆天浚……”金甲天神欲言又止。

“放心吧,截教眾人我們逆勢集團會養活,地球不能養、火星木星水星土星金星天王海王冥王哪里不能養的?若是神界有難,你我唇齒相依,我們不會見死不救的,你們無須擔心,有我在,相信在他們也不會做出什么驚天動地的事情,作為截教第三千六百代通天傳人,我唯一的心愿就是興旺截教而已,你把人帶走了讓我當光桿司令?”逆天浚笑嘻嘻的說著,有道是不打笑臉人,那金甲天神別說有多憋屈多無奈了。

“罷了,天意如此,逆天浚,我現在就傳達一下主神的想法,創造這龍戰華夏,與你們逆勢集團秘密合作,我們也想不到會有如此的勝果,雖然有付出,但是沒有想過會有如此豐厚的回報,你們都是聰明人,我也不想讓他們上不上神界對做糾纏,只是希望大家都不要輕言輕生,不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如果沒有忘情那一句話,就沒有數百萬元神自爆的場景,就不會紊亂了位面規則,就會引發一系列的位面錯亂空間扭曲,那些自爆元神的玩家如今重回到普通人的水準,沒有自爆元神的實力卻是如常,也好也好,如今本神將也不強求什么了,只希望你等好自為之,繼續為三界造福。”

說完一干金甲天神駕著金光回到神界去了,逆天浚也懶得管他們那么多了,雙手牽著兩個絕世美人,一顆心砰砰砰的亂跳了起來,這個時候要干什么,逆天浚深吸了一口氣,吼道:

“來,親親。”

頓時摟住了蘇黎歆以及水月兒的細腰,狂笑了起來,引得眾人紛紛側目,簡子翌、尹寧寧白眼連翻,阿進口水直流,季澤風則是怦然心動,卻也是思春了。

劍天老人以及逆天浚的父親則是招待起了漫天的截教修士,近千萬的修士安排起來卻也都能是有條不紊的,逆天浚則是當一個甩手掌柜,這截教大小事物都是由劍天老人處理,終日與蘇黎歆水月兒逍遙。

而逆天浚一行人突破位面之事,眾人皆知,頓時異次元論壇上再一次炒得沸沸揚揚。

標題:逆天浚與蘇黎歆、水月兒的幸福生活。

標題黨,哈哈哈,大家說,事情都過去一年了蘇黎歆跟水月兒應該也都給咱逆天浚老大生一個胖娃娃了吧?

發帖人:阿進

1樓:逆天浚是你老大?你就吹吧!

2樓:逆天浚真的是我偶像兼老大!

3樓:我覺得蘇黎歆跟水月兒所生出來的男孩子絕對是宇宙超級大帥哥,所以覺得應該生兩個男生。

4樓:樓上肯定是個花癡,鑒定完畢,我覺得她們兩個生出來的女孩子肯定是宇宙超級大美女。

5樓:樓上五十步笑百步。

異次元論壇上的帖子被爆得不知道有多少了,在看著大頻幕的蘇黎歆與水月兒兩個人腹部都有點稍稍的隆起,逆天浚一臉邪笑的問道:

“是男的還是女的?”

“去你的。”二女同心啊。

突然大屏幕突然一片晃動,螢幕上突然出現了簡子翌以及尹寧寧的強行連線,逆天浚皺了皺眉頭,說道:

“你們又想要干什么了?”

“我抗議,強烈抗議,為什么我就要幫你處理截教之中的事情,你卻能那么爽。天吶,還讓不讓人活了,還開什么截教精英協會,特種部隊……”簡子翌仿佛哭爹死媽一樣的哀號了起來,絮絮叨叨好不啰嗦。

“我附議我附議!”也許是因為忙于截教的事,原本身材有些豐滿的尹寧寧頓時已經消下去了一大圈了。

就在此時,屏幕的右上方出現了季澤風的請求連接,只見原本那有一百寸的大屏幕季澤風占據了一個大角落,只見季澤風身邊跟著一個青春甜美的小女生,季澤風靦腆的說道:

“天浚,這個是我的女朋友,名字叫風兒!”

逆天浚突然眼前一亮,說道:

“好啊,你也找到一個了!”

說著說著又傳來了阿進的連線,逆天浚也接了起來,只見畫面上的阿進,身在夏威夷海灘,穿著一條花花綠綠的沙灘褲,身邊無數穿著比基尼的美女,波濤洶涌,阿進沒想到居然會這么快接通,連忙收斂了一下自己原本正在亂來的手,一本正經的說道:

“偶像,偶像。。你現在在哪里啊,我一直在地球上好無聊啊,誰叫我是個魔法師呢,哦呵呵呵,都被宙斯那個家伙給帶壞了,西方神界上的女神都已經被我寵幸過了。”

阿進說著說著拿起了一個注射器,往自己的頸部的大動脈打了下來,渾身一陣哆嗦,說道:

“有神格就是好啊,什么毒品的,以前沒法試的,先在試起來還真是過癮。”

逆天浚含笑說道:

“罷了,再過幾個月,黎歆跟月兒都要生了,你們也都加把勁了,人生在世,有得忙,有得樂,活起來才快樂,你看我也不是閑著沒事干啊,兩位夫人呼來喝去的,我還得端茶倒水的,以后有了孩子還得擦屎換尿布了。”

聽得眾人連連點頭,頓了頓,逆天浚話鋒一轉說道:

“還有大家都別掉以輕心,根據我逆家宇宙偵查探測器已經發現了,其他宇宙位面的侵略已經似乎都在準備進行了,到時候雄霸整個華夏的截教,可不能被滅了風頭啊。”

全書完。

小提示:

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切記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

請訪問:m.00sy

上一章  |  網游之雄霸華夏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完美機甲劍神  網游之有間黑店  驕傲不死  雙修牧師  御寵師  重生之神級寶箱系統  
你可能喜歡看:  [都市]  極品全能學生  校花的貼身高手  超級兵王  校園最強護花系統  撿寶王  超級醫生在都市  修士的廚神生活  
大家都在閱讀:  極品全能學生  韶光慢  龍血武帝  醫來夫貴  校花的貼身高手  修羅武神  農繡  田園小王妃  超級兵王  妖神記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當前查詢耗時:0.04684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