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江南第一媳>>江南第一媳目錄

番外之趙子儀:將軍要娶妻

更新時間:2018-05-13  作者:鄉村原野  關鍵字: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鄉村原野 | 江南第一媳 
六月中,雪山下的某村寨,暮色尚淺,村子中央的廣場上已經燃起篝火,胡琴發出動人的音色,骨笛曲調歡快,和著陣陣鼓聲,人們穿著節日里才會上身的鮮艷服飾,圍在篝火旁又唱又跳,青稞酒、酸和烤肉香氣四溢。

趙子儀坐在最顯眼位置,身著銀色輕甲,胸口纏繞著一根紅綢花,英武的臉頰被映得紅光滿面。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在他身旁坐著一位少女,頭上梳了無數細小的發辮,綴著象牙和寶石的發飾,一幅紅紗從額前覆蓋下來,遮住了容顏,朦朧神秘,想象不出的美麗。

不時有人來向他們恭賀祝酒。

今天,是他們成親的日子。

少女叫澤仁拉姆,是新娘。

原白虎王林嘯天被鏟除后,西部禁軍惶惶不安,異族部落蠢蠢欲動,西疆幾個州一片混亂,脫離了朝廷掌控。為了西部安定,朝廷分別從西北玄武王麾下、北疆朱雀王麾下調來了許多中層將領,補充入西部禁軍。

古濤等人歸屬趙子儀統領。

即便這樣,趙子儀也不順心,不禁遭遇當地部落叛亂,還常被林嘯天舊部暗中使絆子、吃悶虧。半年來,他費了許多心思和手段,一面強勢鎮壓,一面收買拉攏,恩威并施,收服了威城及其附近部族,穩定了局面。

前天圣旨下來,他被封為二品神威將軍,皇帝命他統領西部禁軍進駐達旺城,與西南禁軍統帥忠義侯世子方磐、西北禁軍統帥玄武王張伯遠互相守望聯絡。

拉姆是雪山下最美的姑娘,曾被反叛的異族擄去,被趙子儀救了,為感激救命之恩,時常送些吃、用的東西來軍營給趙子儀,見了他臉上滾滾不斷紅暈。

村里年長的族老打聽到趙子儀尚未娶妻,便來替澤仁家說媒,趙子儀想了想,爽快地答應了。

于是,才有了這場篝火婚宴。

人們輪番上前敬酒,趙子儀一碗接一碗地喝,臉膛黑里泛紅,越發顯英武。卿陌在旁用刀割了烤肉送上,他接過去大口嚼著,滿腮頰的酒香和肉香,目光一轉,落在一旁的新娘身上,眼里流光溢彩,映著她的身影。

“吃一塊?”他用刀叉了一塊烤肉送到拉姆面前,濃眉下的大眼炯炯有神地看著他的新娘。

拉姆不接,很無措地搖頭,紅紗巾微微晃動。

趙子儀便收回來,將肉送入自己嘴里吃了。

“哈哈哈!”

周圍響起一陣哄笑聲。

“末將恭賀將軍,來年喜得貴子!”一四十多歲的將官走上前來敬酒,正是從西北來的古濤副將軍。

趙子儀忙站起來,端起碗和他碰了下,笑道:“謝古副將軍。待此間事了,本官就要趕去達旺城了,威城就交給將軍守衛。還望將軍費心。”

古濤笑道:“將軍請放心。”

兩人仰頭,一飲而盡。

接著,其他將領也上前敬酒。

場上,青年男子彈起扎木聶,一隊身著彩服的姑娘圍著趙子儀和拉姆翩翩起舞,并唱著動人的歌謠。

夜晚來臨,歌舞越盛。

這日是十五,天上一輪圓月,不僅照得地面朗如白晝,連遠處的雪山山峰都清晰可見。

歌舞酒宴持續到半夜才散,卿陌和一個禁軍攙扶著喝得醉醺醺的趙子儀回到軍中大帳,拉姆顧不得害羞,忙上前伺候,卿陌交代了幾句,便退了出去。

喧囂過后的村莊格外寂靜,軍營里也很寂靜,除了值守的禁軍,其他人都睡了。

中軍大帳后室,紅燭流淚。

趙子儀甲胄已除,只穿著中衣躺在矮榻上,腰間搭著一塊羊毛毯,睡得極香,發出微微的鼾聲。

拉姆輕手輕腳地脫了外衣,去了頭飾,輕輕挨在趙子儀身邊躺下,睜著眼睛等待。半晌不見動靜,她側首,一彎玉臂撐起曲線玲瓏的上半身,靜靜地端詳自己的夫君。

也許是被趙子儀英武的容顏吸引,她嘴角溢出淺笑,似乎為自己嫁了這樣年輕的將軍感到幸福。

她伸出手指,描摹他的眉眼。

趙子儀睡夢中被打攪,眉頭皺了皺。

拉姆抿嘴一笑,輕喚“將軍?”

趙子儀咂吧下嘴,鼾聲依舊。

拉姆忽然手一翻,一柄匕首從她袖內掣出,閃著藍汪汪的幽光,瞬間抵在趙子儀的咽喉處,再要往下卻不能了,便是移一寸也難,因為被兩指夾住了。

兩指的主人是趙子儀。

他睜開了眼睛,看著拉姆。

拉姆張張嘴,卻發現無話可說。難道要說她新婚之夜跟夫君過招?那也不能用匕首抵著夫君的咽喉啊。更難圓的是,她根本不會武功,只會放牛羊,三更半夜玩什么匕首?今天大婚,將匕首藏袖內更蹊蹺。

趙子儀眼中毫無驚詫。

他揮手,那匕首便飛落到一旁,隨即捏著拉姆的下巴,淡聲道:“你該再等會的。太急了。”

拉姆顫聲道:“你早知道?”

趙子儀沒回答,默認了。

他以前四處游歷時,每到一地便先了解當地的風土人情地理氣候等事,西疆也是來過的;如今帶兵打仗,怎會不了解這些呢?他早查知拉姆和霍康家族的一少年暗中相愛;霍康家族在林嘯天謀反后,也自立了,他怎會不警惕?加上卿陌從旁提醒,才順勢答應親事,靜觀其變。

這時,外面傳來喊殺聲。

拉姆看著趙子儀,目光絕望。

趙子儀松開手,將她推到一旁,喝道:“下去!”

拉姆從矮榻上滾下地,正好摸到那匕首,抓起來便抹了脖子。趙子儀一楞沒想到是個烈性的。他沒有過多的憐憫。這是打仗,容不得他心軟。

這時卿陌進來,看見拉姆的尸體也只怔了下,便像沒看見一樣,回稟道:“將軍,都拿住了。”

趙子儀“嗯”了一聲,起身下榻,一邊往身上套甲胄,一邊問他道:“你是怎么發現端倪的?”

卿陌道:“屬下離京時,梁大人叮囑屬下:將軍為人襟懷磊落,別的都不怕,就怕遭小人暗算。要屬下留心將軍身邊人,以防被表里不一的小人騙了……”

趙子儀套甲胄的手頓住。

當雪山下的村寨再次安靜下來,趙子儀卻沒有入睡,而是坐在村子最高處的土坡上,望著月色下的雪山頂峰被湛藍的蒼穹勾勒出迷人的輪廓,想起梁心銘。

他抽出洞簫,吹奏起來。

簫聲直上青冥,雪山回應。

曲調并不凄涼,而是充滿激情,因他想起了與梁心銘聯手的那些日子,每一天都是那么精彩紛呈。

梁心銘狡詐如狐,手段詭譎,卻得他全心信任。待在她身邊,他是安心的。來到這風云變幻的西疆,再沒有人像她一樣令他安心了。看似單純無害的拉姆,在第一次見面時便引起他的警惕……想到這簫聲忽轉落寞。

黎明時,一只鷹在天空盤旋,忽地一個俯沖下來,落在趙子儀肩膀上,利爪緊扣他肩頭的鎧甲。

這是軍中用來傳信的金雕,黃褐色的羽毛,黃褐色銳利的鷹眼,十分威猛犀利。

趙子儀從腰間的囊袋內摸出一塊生冷牛肉喂它。軍旅生活很單調,除了練習騎射,他同戰馬和這金雕相處最多,關鍵時候,它們比人還管用呢。

這天上午,京城來信了,大小將官一般都收到了家書,歡喜非常,各自找地方拆看,并回信。

卿陌等不及避開人,當場便拆了,只看了一兩句便跳起來嚷:“我要當爹了!師父,我要做爹了!”

趙子儀不信道:“真的?”

流年才多大,就懷孕了?

卿陌笑著不滿道:“這還能有假?”一面如饑似渴地看那信,頭都不抬一下,看了一遍又一遍,嘴里還嘀咕“那么糊涂一個人,懂不懂照顧自己呀?”

趙子儀嘆氣道:“有大人和梁奶奶在,你擔心什么?”

卿陌想了下,笑了,道:“對,大人和奶奶肯定會照顧她的。來的時候大人就讓我放心。”

趙子儀見他平靜了,這才拆看自己的信,一個信封里裝了兩封來信,一是王亨的,一是梁心銘的。

兩封信都看完,他發怔起來。

王亨和梁心銘在信中都向他報了喜信,說上月梁心銘生了個兒子,起名叫王壑;又叮囑他將終身大事放在心上,早日成親,早日生子,還來得及跟王壑做兄弟,否則小哥倆相差太多,玩不到一塊去;還許諾說,將來小輩們若愛文,就拜王亨梁心銘為師,若學武就拜他為師。

這許諾對趙子儀極具誘惑。

可是,兒子從哪來呢?

他開始考慮終身大事,是委托王亨梁心銘幫他在京城定一門親呢,還是就在當地找呢?

他很快否定前一個想法,一是他本能排斥讓梁心銘幫他尋親;再一個,京城的閨秀們肯來這艱苦的西疆嗎?最后,即便有閨秀肯嫁他,等人從京城趕來,怕是要到一年后;再等兒子生下來,比王壑要小好幾歲了呢!

他便決定,就在當地尋找。

找誰呢?

不知根知底的,他可不敢娶。

忽然他想起一個人來:古濤之女!

古濤因受鎮南侯叛逃一案牽連,差點含冤而死。后來王亨破了此案,才替他洗刷了冤屈。古濤先從龍禁衛調去西北玄武關,在玄武王麾下效力;后來白虎王林嘯天謀反事敗,靖康帝又急下令調他來西疆威城。

古濤在鎮南侯一案中,被當時的刑部右侍郎劉棠用酷刑逼供,身體落下病根,古夫人不放心他出征,派了一個妾和一個女兒跟在身邊照顧他。

古姑娘自小愛習武,以男裝打扮跟隨父親身邊,像親衛一樣照顧和保護父親,趙子儀也見過的。

古姑娘定親了沒有呢?

趙子儀一直想這問題。

次日,他召集眾將官來大帳商議軍情,因他要去達旺城了,這里須得布置安頓好,隨時接應各方才行。

軍情議定后,才輪到私事。

趙子儀看著古濤躊躇地想:是請媒人上門去提親呢,還是先旁敲側擊地試探后再提呢?

古濤被他盯得不自在,心想:趙將軍這是怎么了?我也未出甚么差錯,難道不放心我留在這?

趙子儀想大家都是行武之人,還是爽快些好,吞吞吐吐的未免有失男兒氣度,于是他直接問:“古副將軍,令愛可曾定親了?將軍看晚輩如何?”

求親,是要矮著身子的。

他便自稱晚輩了。

眾將官聽得目瞪口呆。

古濤更是傻愣愣地看著趙子儀,碰翻了茶盞也不自知,半晌才急促問:“將軍想求娶小女?”

趙子儀點點頭,“她定親沒?”

古濤一跳起來,嚷:“將軍等一會,我去退親!”然后旋風般沖出大帳,眨眼間不見了。

這下輪到趙子儀傻了,急忙喊:“回來!”既定親了,怎么可以退呢?若因他之故,毀了別人的姻緣可不行。

遠遠地傳來古濤的聲音:“還沒定!”

趙子儀困惑:沒定說什么退親?

原來,古濤昨天接到古夫人來信,說京里有好幾家上門提親的,求娶跟在他身邊的三姑娘,請他做主挑一個。他便挑了一家。這信今早剛發出去,趙子儀就向他提親。他能不急嗎?要去把信追回來,定趙子儀。哪怕軍驛已經到下一個驛站了,他也一定要把信追回來。

趙子儀,最近才從軍中崛起的年輕將帥,前途遠大,長相英武,出身名門(朱雀王府),上面沒有公婆立規矩,下面沒有弟妹拖累,本人性格爽朗,這是打著燈籠也尋不到的金龜婿呀,古濤覺得自己心肝都在發顫。

他沖出大帳,找到相關人問明:軍中信差已經出發了,急忙翻身上馬,策馬奔騰,往下一個驛站追去了。

大帳內,其他將官都嚷起來:

“將軍,末將也有女兒!”

“將軍,末將有四個女兒,隨便你挑!”

“將軍,末將女兒貌美如花。”

“將軍,末將女兒能文能武。”

“將軍,小女尚未定親。”

趙子儀笑問:“令愛多大?”

那軍漢道:“十歲了。”

“哈哈哈……”

眾人跺腳大笑。

趙子儀:“……”

這么多人都想把女兒嫁他,看來娶妻不太難,應該能趕上生兒子跟王壑做兄弟。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上一章  |  江南第一媳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江南第一媳  錦宅  衛嬌  大帝姬  秦樓春  佳肴記  神醫靈泉:貴女棄妃  
你可能喜歡看:  [豪門王爺]  大明俏紅娘  重生總裁甜心  嫁夫  王爺請自重  御駕親夫  掛名王妃  家有財妻  
大家都在閱讀:  極品全能學生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校花的貼身高手  超級兵王  武煉巔峰  江南第一媳  錦宅  修羅武神  網游之奴役眾神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當前查詢耗時:0.093693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