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雪鷹領主>>雪鷹領主目錄

第38篇 第62章 領主(大結局下)

更新時間:2017-07-17  作者:我吃西紅柿  關鍵字: 玄幻 | 異界大陸 | 我吃西紅柿 | 雪鷹領主 
而另一邊。

天生渾源生命中的‘始祖們’有不止一位,都注視著他們麾下的強者‘巖’和東伯雪鷹的廝殺,可結果讓他們吃驚。

“這么快死了?”

“這個叫飛雪帝君的,最后爆發的實力有世界級渾源圓滿了。”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他是新晉渾源生命?”

這些始祖們一個個連交流起來。

巖的死,對龐大的天生渾源生命群體而言,不算什么。歷史上他們中‘始祖’都隕落了好些位了,每一位始祖,都比這些世界級渾源生命重要太多太多。

“這個飛雪帝君,新晉突破,如今便能爆發出世界級渾源圓滿實力,他之前的積累太渾厚,便是當初的‘元’等一個個,我也從未見過積累如此渾厚的。雖然世界級渾源圓滿,突破到‘領主’很難。但是我覺得這飛雪帝君成領主的可能性,依舊很大!”

“對,他很可能成為第九位領主。”

這群始祖們都很重視。

修行者中的‘領主’雖然很稀少,僅僅八位!但卻是茫茫無限渾源空間中,無可爭議的最強生命體!自從和他們廝殺到如今,他們天生渾源生命中始祖都隕落好些位,可修行者的‘領主’卻是一個都沒隕落過。

在無限渾源空間,諸多恐怖存在,都是公認——

領主,是個體中最強大的!

一個領主……重要性不亞于十個始祖。

“不能任其成長,得尋找機會!不惜代價毀掉他的源世界,鏟除他。”

“好。”

“我也贊同。”

“必須盡快!”

一個個迅速交流,很快同意了這一決定。

只是制定足夠好的計劃并不容易,這等事,必須不能讓修行者的領主發現,一旦領主全力庇護,他們要毀掉一座有主的源世界就太難了。

茫茫渾源空間中。

赤峰道人飛到東伯雪鷹身旁,連道:“你如今已經達到世界級渾源中的圓滿層次了?”

“勉強吧。”東伯雪鷹說道,他腦海中接連在浮現新的秘術,隨著世界級渾源圓滿層次的秘術掌握越來越多,他也漸漸沒短板,這才算得上是合格的世界級渾源圓滿!當然,算上靈魂招數就更厲害了,這也是他的獨門絕招。

“飛雪帝君你今日剛突破,剛成渾源生命,便到如此程度,簡直匪夷所思。”赤峰道人看東伯雪鷹的目光都有些熾熱,“以飛雪帝君你的天資,成領主也有望啊。”

東伯雪鷹一笑。

一個時辰后自己就成領主了。

“我們先回下修行圣界。”東伯雪鷹突然說道,因為他忽然悟出了一門修煉身體的秘術,足以將身體推升到世界渾源級的圓滿層次。而要提升?需要足夠的能量。

“回修行圣界?”赤峰道人疑惑,可還是乖乖跟著。

二人迅速返回。

直接鉆進了修行圣界內,開始瘋狂吞吸世界之力,令身體不斷的進化提升,僅僅十余個呼吸時間,身體就達到了世界級渾源層次的圓滿地步。想要再進步?那必須跨入領主層次。

東伯雪鷹剛突破沒多久,一道身影也鉆進了修行圣界,正是銀發三眼男子‘天狼客’。

“見過飛雪帝君,之前看到飛雪帝君殺了‘巖’,當真佩服佩服。”天狼客降落下,非常客氣行禮,他仔細觀察著眼前這位白衣青年,身體氣息絲毫不亞于他。

“他只是最先殺來的,后面怕還有更厲害的敵人。”東伯雪鷹說道。

“我們就在這等?”天狼客笑看著東伯雪鷹。

“就在這等吧。”東伯雪鷹也是自信。

“好,聽飛雪帝君的。”

天狼客、東伯雪鷹、赤峰道人這三位渾源強者就在修行圣界等待著,他們都能遙遙看著之前幽深虛空隧道的方向,當然新一批敵人也可能是其他區域趕到。

時間不斷流逝。

逐漸便半個時辰過去。

天狼客有些好奇看著一旁的東伯雪鷹,東伯雪鷹一開始還在觀察,可此刻卻忽然盤膝坐下,開始閉眼凝神。

“在修行?”天狼客有些疑惑。

“天狼客,飛雪帝君之前雖然殺了巖,可明顯看得出來,飛雪帝君的招數有諸多缺陷。”赤峰道人則是傳音,“他僅僅進攻的殺招達到了圓滿層次,其他招數都還較弱,可能現在飛雪帝君有所領悟,正在修行參悟,相信能悟出更多招數來。”

天狼客點頭,傳音感慨:“新晉的渾源生命,就立即攀升到世界級渾源圓滿,的確了不得,他實力更強些招數更圓滿些,等會兒遇到大敵……也更有把握。”

“怎么還不來?”天狼客有些奇怪了,“天生渾源生命族群,論數量比我們多太多了,第二批強者不應該這么慢才對。”

“轟——”

東伯雪鷹此刻腦海中轟鳴,越是到最后期,諸多規則奧妙不斷結合,讓東伯雪鷹對規則理解越加高深。

他忽然睜開了眼,眼眸中都有無數流光閃爍。

“好奇特。”

東伯雪鷹看著無盡渾源空間,原本洶涌澎湃無窮無盡的渾源之力,在他眼中,變成了一條條線!一條條線……便是整個這渾源之力的本質,這些線,便是規則!規則凝聚后,自然就演化出了無窮無盡的渾源之力。

雖然這無盡渾源空間,還有很多讓他覺得困惑的。

比如遙遠處一座座龐大的源世界,源世界的構成同樣玄妙無比,每一個源世界都是這無盡渾源空間中最神奇的存在,它們孕育眾生。

比如一些天生渾源生命體……它們天生便如此,身體蘊含諸多規則,而有些就是東伯雪鷹看不懂的。

又比如這無盡渾源空間運轉下,產生的種種奇異力量,如詭異時空,如一些特殊造物……

“敵人要來了。”東伯雪鷹忽然開口。

“嗯?”赤峰道人、天狼客都驚訝。

赤峰道人乃是這一域的巡查,很多地方的布置戒備他都是掌握的,能夠時刻感應。論感應敵人到來,赤峰道人這位巡查應該是最敏銳的。

東伯雪鷹卻是起身,直接朝外走去,修行圣界膜壁直接分開一條道路,東伯雪鷹走了出去。

赤峰道人、天狼客立即跟上。

“跟我來。”東伯雪鷹帶著他們倆直接飛行遁行,現如今速度比之前可快多了,這洶涌無盡的渾源之力在他看來,一切都有了秩序,他能輕易穿梭其中,讓渾源之力的阻礙影響急劇降低。

“好快的速度。”天狼客、赤峰道人暗暗咋舌。

忽然東伯雪鷹停下。

“就在前方。”東伯雪鷹指著前方,在他的觀察下,正有著一條條線糾纏著包裹著六個渾源生命迅速朝著進發,“敵人一共有六個。”

“六個?這么多?”天狼客、赤峰道人疑惑。

僅僅數個呼吸時間后。

遠處幽暗渾源之力澎湃下,六個生命體從中鉆了出來,這六個生命體,有兩團都是霧氣形態!一團黑霧,變幻模糊不定,時而成修行者的人形模樣,時而成一些千奇百怪的其他模樣。白霧同樣變幻不定,只是他們倆的力量本質,卻隱隱截然相反。

除了兩團霧氣外,還有三條蜿蜒大蛇,這三條大蛇卻是一模一樣,顯然是同一種血脈。最后的是一頭巨大的飛禽,飛禽周圍生出諸多幻境。

“無限之蛇竟然來了三個?都是世界級渾源圓滿?”天狼客臉色立即變了,“浮生幻滅?還有黑白他們倆?飛雪帝君,快逃,快逃!!!”

天狼客毫不猶豫就立即逃。

雖然主戰分身死了不影響生命,可主戰分身的兵器等物可也就沒了,送死的事,他們可不愿干。

“為什么逃?”東伯雪鷹傳音,“我覺得沒必要逃。”

“飛雪帝君,領主們執掌永恒的‘道’,實力自然強,和天生渾源生命中的始祖一比都有優勢。可我們不同,我們也都只是挖掘身體潛力。和這些世界級渾源生命相比,除了有源世界老巢擅長保命外,正面戰力并無優勢。”

“而且這六位來歷都不凡,無限之蛇……是極為詭異的血脈,同一血脈,實力相當,是能夠身體融合的,化為雙頭之蛇,乃至三頭之蛇,最高可融合為九頭之蛇。幸好這一血脈的,達到世界級渾源圓滿的一共也就五位,這次一下子來了三位之多!他們三個聯合起來,實力比我都強的多,且最擅長糾纏束縛敵人,被他們三個纏上我都跳不掉。那個叫‘浮甚’的飛禽,最擅長幻境。黑白他們倆就更可怕,他們倆聯合,不亞于那三頭無限之蛇。這六位加起來……輕易就能斬殺我,即便你和我聯手,也支撐不了多久,還是別送死了。”

“快逃啊。”

天狼客一邊逃的同時,還焦急催促,甚至將這六位的情報也主動發給東伯雪鷹。

東伯雪鷹仔細查看著情報。

那六位世界級渾源圓滿生命,他們并沒追殺天狼客,甚至說,他們并沒有在意天狼客!而一個個都在觀察著這位白衣青年。

“你的兩位同伴都逃了,你不逃?”那巨大飛禽發出聲音,甚至幻境開始悄無聲息滲透過來。

他們六位,都在盯著東伯雪鷹。

原本。

這飛禽以及那黑白兩位,是第二批支援的,可途中就得到消息——‘巖’已經被殺!而且是這個飛雪帝君爆發出強大殺招后,三招便殺了巖。這讓飛禽‘浮甚’以及兩位同伴‘黑白’都感到了壓力,他們要殺巖,也不會這么快,所以他們才在途中又等了等,等到第三批的三位無限之蛇到來,六位匯合著一起行動。

他們相信,六位聯合。

在世界級渾源中,應該可以面對一切危險。

“嗯?這也叫幻境?”東伯雪鷹感受著那巨大飛禽施展的招數,不由笑了,根本不在乎,論虛界幻境手段,自己比那一頭飛禽強太多了。

“動手。”

“殺了他這主戰分身。”

“看看這個新晉的渾源生命,到底哪里厲害。”

這六位全部動了。

三條無限大蛇直接融合化作了一條‘三頭之蛇’,那黑色霧氣、白色霧氣卻相互融合,嗤嗤嗤作響,化作了一位灰蒙蒙的霧氣女子,這霧氣女子只有上半身顯現出來,下半身依舊是灰色霧氣,同時她有兩張面孔,一張臉在腦后!一張在前,一為面帶微笑,一為陰冷兇戾。

瞬間,他們六位形成了圍攻過來。

“嗡。”

東伯雪鷹心意一動,龐大的虛幻世界直接降臨,甚至都在現實中顯現出來。

這六位世界級渾源生命因為血脈緣故,有些都能融合,可在虛幻世界拖拽靈魂下,卻是必須單獨去承受!一時間,他們六個個個大驚,分出過半心力抵抗,一時間各自能發揮出的實力只剩下約莫一半。

“這就是他的靈魂招數?竟如此厲害!”

“面對他的靈魂招數,實力不就都要大降?在世界級渾源中,一對一,誰會是他對手?不應該,這無限渾源空間中,怎么會出現這樣的恐怖存在。”

“無限渾源空間的生命,在世界級渾源的實力都有極限,大家都如此,他為何能例外?”

他們個個吃驚,難以理解。

他們卻不知……

東伯雪鷹卻是注定的領主級,自然不是他們能比的。

“嗤。”灰霧女子和東伯雪鷹近身搏殺著,她隨意一招都有著恐怖的滅絕之力!

黑白兩族。

都擅長滅絕,一是擅長‘侵蝕湮滅’,一是擅長‘凈化’。他們兩族相反的手段,卻能夠相互融合……令滅絕之力達到嶄新層次,她們絕對是近身戰中最恐怖的融合體。

“嗤嗤嗤”東伯雪鷹手持一桿長槍,周圍卻是無數空間幻滅不定,將一切抵擋。

三頭之蛇,也施展諸多束縛困敵手段,其中一蛇頭大嘴一張,無數長長舌頭飛出籠罩過來,一個蛇頭嘴巴一張,周圍虛空都變得漆黑一片,東伯雪鷹眼睛都看不到任何光芒……

一個個極盡手段。

東伯雪鷹卻悠然應付。

敵人雖然夠強,可個個受虛界幻境影響,實力發揮只有巔峰時一半。東伯雪鷹如今的諸多招數發揮到匪夷所思地步,竟然完美盡皆防御住了。

“我們六個聯手竟然都占不了上風?”他們六個大驚。

“這這……”

已經遁逃到遠處的天狼客、赤峰道人也停下來了,天狼客遙看著遠處遭到六位世界級渾源生命圍攻的東伯雪鷹,那一場大戰雙方也相當,東伯雪鷹防護的完美無缺,一點傷都沒有。

天狼客又震撼,又覺得羞愧,自己竟然逃了。

“我去幫他。”天狼客道。

“別去。”赤峰道人則連是傳音喝道,“飛雪帝君現在守的滴水不漏,但是他也難以威脅到這六位的生命。你若是過去,他可無法分心幫你,你反而會遇到危險。”

天狼客猶豫了下。

“嗡。”

遠處忽然出現了無數的虛空鎖鏈,這些虛空鎖鏈每一條都很細,猶如凡人的發絲細。無數虛空鎖鏈交纏著束縛周圍廣袤區域,也束縛了那六位世界級渾源生命。

“好厲害的束縛手段,這束縛手段絕對是世界級渾源圓滿層次。”那六位吃了一驚。

“快走。”灰霧女子因為和東伯雪鷹廝殺,忽然,她發現東伯雪鷹眼眸中有玄妙的規則旋轉浮現,跟著東伯雪鷹竟然閉上了眼睛,根本不再管周圍的六位世界級渾源生命。莫名的,灰霧女子感到了發自靈魂的戰栗恐懼!她有一種預感……

當這飛雪帝君睜開眼時,很可能就是他們身死之時。

“快,快走。”灰霧女子連傳音,同時她自己掉頭就要逃。

“怎么了?他一直只是抵擋防守,我們為何要逃?”

“現在逃,如何和始祖們解釋?”

“我們聯手除掉他這主戰分身再說。”

其他四位卻都不甘心。

“逃啊,不逃,會死的。”灰霧女子竭力抵抗著周圍的鎖鏈,可周圍的鎖鏈旋轉著卻越來越玄妙,束縛力越來越強,灰霧女子頓時越加恐懼,她飛行速度急劇降低,五成、三成、一成……

別說她了,連原本還疑惑的另外四位,感覺到周圍無數虛空鎖鏈的束縛力急劇提升,也個個色變。

怎么可能?

若是之前的束縛,還算世界級渾源圓滿。現在卻強上五倍,十倍……

“殺,殺了他。”

“快逃。”

這四位也慌亂了,像三頭之蛇瘋狂進攻著,可東伯雪鷹雖然閉上眼睛站在那,可體表層層空間防護卻同樣越加玄妙,他們的攻擊根本碰不到東伯雪鷹衣角。

逃到遠處的灰霧女子隨著虛空鎖鏈越來越可怕,也終于掙扎不動了,虛空鎖鏈完全滲透她身體內部每一處,她直接分解成黑色霧氣和白色霧氣,兩團霧氣都被發絲般細的無數虛空鎖鏈滲透到體內,個個宛如凝固,一動不動了。

三頭之蛇也分開了,化作了三條無限之蛇,同樣虛空鎖鏈束縛滲透,這三條無限之蛇都凝固了,一動不動,宛如僵化。

那頭飛禽也是如此,一動不動。

龐大的無數虛空鎖鏈彌漫四面八方,六頭世界級渾源圓滿級生命在里面凝固一動不動。

唯有東伯雪鷹站在那閉著眼睛。

這一幕場景。

讓天狼客、赤峰道人屏息,他們都不敢說話了,他們隱隱都意識到了什么。

別說是他們。

便是觀看這里的其他一位位渾源強者,乃至領主們,也都緊張了。天生渾源生命族群的‘始祖們’也都緊張了,隨著一個個傳遞消息,越來越多的強者將目光投向這里。

很快,八位領主,個個看向這里。

“好美。”

東伯雪鷹雖然閉著眼睛,可腦海中卻顯現出了完整的‘渾源虛空之道’,這一刻,他已然完全領悟掌握。

所謂,朝聞道,夕死可矣。

為何?

一是這是自己的追求,無盡歲月之追求。

二是……真的太美了!

它蘊含著這無限渾源空間最本質的道理,東伯雪鷹是以虛空道出發,吸納諸多奧妙,甚至在到了半渾源層次后又吸納虛界幻境道奧妙……終于,如今掌握了‘渾源虛空之力’的本質。那無限渾源虛空的運行,至少在渾源之力方面,對東伯雪鷹再無秘密。

“渾源之力,它是源世界等諸多世界的土壤,它包容一切,它是一切之基。”

東伯雪鷹睜開眼。

轟!!!

他的身體開始躍遷,層次開始提升。

開始瘋狂吸收周圍無窮無盡的渾源之力,只見周圍廣闊區域的渾源之力都洶涌聚集而來,形成了巨大的漩渦,時時刻刻大量渾源之力涌入東伯雪鷹體內,令他的身體發生著變化,身體皮膚表面竟然開始有一個個渾源小世界誕生,身體本身,則仿佛渾源般雄渾,仿佛一舉一動都有著無盡之威,可也如虛空般浩瀚,怕是再多的攻擊落在東伯雪鷹身上,都仿佛攻擊虛空,碰不到東伯雪鷹真身。

“領主么?”

東伯雪鷹感覺到自身的強大。

這無限渾源空間,有諸多最高層次力量,能執掌最高層次力量……便是領主級、始祖級戰力!修行者的領主,和天生渾源生命的始祖區別是……始祖們雖然執掌了,能施展這等力量。可他們靠的是挖掘到極致的血脈。

而領主們,則是掌握了力量本質的‘道’,自然不一樣了。

“這無限渾源空間,渾源之力只是土壤,在這土壤上,還有更多力量。”東伯雪鷹也越加謙遜,他知道,還有太多不明白的。

無限渾源空間深處。

一奇特的世界隱藏著,它隱藏起來,無限渾源空間的任何一個生命體都無法發現它。

它此刻散發著波動遙遙觀看著。

觀看著遙遠處的那個白衣青年。

“源世界內的生靈,終于又誕生出了一位領主?真是神奇,這些原本無比弱小的生命,竟能最終成為渾源生命,乃至走到最巔峰。讓我都感到壓力。”這世界膜壁上隱隱浮現了一只巨大眼睛,跟著眼睛又潛伏消失。

這里是無限渾源空間非常特殊的地方,這里誕生了一片陸地,這里的時間,相對于外界,是永遠靜止的,且這里虛空的穩定程度也是最強。這里的一粒土壤……都會讓高等渾源生命覺得難以承受,世界級渾源生命踏入這里,都會被引力鎮壓成齏粉。

唯有領主級層次,方能站著這里。

而這片土地上,有著一圓桌,圓桌周圍有著三十二個王座,如今其中有五位座位都坐著生命,他們模樣各異,生命形態也都有所區別。

“嗯?”

這五位立即都遙遙看向一個方向。

他們感應到,那里,有一同樣崇高強大的生命體誕生了。

“源世界內的生靈,又誕生出了一位領主?看來,我們永恒之地,又得添加一席位了。”一位穿著白色戰甲的生物坐在那,他的存在,便散發著無盡毀滅之意。

“這些從最弱小微末修行上來的,最終達到領主的,都是掌握力量本質。我生來便是最巔峰戰力了,卻怎么都掌握不了力量本質。”一個奇異的正方體也在王座上,他發出聲音,身影回蕩在周圍。

“修行者從當初只有一個‘元’,如今越來越多,在我們這席位也越加多。我覺得他們威脅越來越大了,得削弱他們!”一條大蛇坐在席位上,他蜿蜒的軀體環繞在周圍。

“無限大蛇,你們天生渾源生命族群數量無數,始祖級的都過百位之多,甚至隨著歲月還有新的誕生。你還覺得要削弱那些修行者?他們算上新誕生的這位,也才九位。”那奇異的正方體說道。

“我們天生渾源生命族群,能夠在這占據席位的,也就才五位。”大蛇卻不滿道。

被永恒之地這群恐怖存在認同,可不容易。

天生渾源生命族群中的始祖,只有五位被認同,這五位……都是堪稱到了不死不滅的地步,都是血脈特殊,永遠殺不死的。

而修行者領主,卻無需確認,誕生一位便立即會被邀請成為永恒之地的一員。

無限渾源空間,誕生的第一個世界。

這是很特殊的世界。

這世界內,天空中有一片片云朵,那每一朵云朵,實際上就是外界的一座源世界。

而地面卻是無盡的黑色土壤。

黑色土壤內,緩緩鉆出了一條蛇形怪物,它游走在虛空中,愜意的很。

“嗯?”忽然無盡黑色土壤中,有著一條條蛇形怪物冒出,它們都抬頭看著天空,那一處天空對應的渾源虛空位置……正是東伯雪鷹的位置,那里有一股恐怖氣息出現。

“那些弱小的修行者,又出了一個領主?”

“想要吞吃源世界,又越來越難了,上次老十三悄悄吞吃一座源世界,就有一領主分身在那看守。最終三位領主殺到,力量都降臨我們這里,滅殺了老十三。”

“多么懷戀過去啊,那時候想吃就吃,一個領主都沒有,一去不復返嘍。”

“睡吧,睡吧。”

一條條蛇形怪物又縮回土壤深處。

半空中的那條蛇形怪物依舊悠然游走著,緩慢游走各處。

東伯雪鷹在突破后,也立即感應到了其他一位位同樣強大存在。

首先他感應到了和自己氣息類型相似的八位存在,他們分散各處,個個擁有著迥異的力量,有的如刀光凜冽無可阻擋,有的如毀滅殺戮彌漫處處,有的則威能內斂到極致卻讓人不由生出忌憚之心……這八位,個個都不亞于他,是和他同層次的力量。

“八位領主。”東伯雪鷹也明白。

“東伯雪鷹,恭喜了。”

“我等又多了一位道友,當慶賀,當慶賀。”

“聽說你不喜歡毀滅魔族?我就是毀滅魔族啊,哈哈……”

這八位都表示了歡迎。

雖然那位毀滅魔族出身的領主,有些挑釁,但是東伯雪鷹感覺得到對方話語中還是帶著‘歡迎’的,在那位毀滅魔族領主眼里……那些弱小毀滅魔族死再多他都不在乎,東伯雪鷹這位新晉領主才是他以后真正的同伴。

東伯雪鷹跟著又觀察其他一個個恐怖存在。

在一座奇特的陸地上,那座陸地帶來的威勢讓東伯雪鷹都心驚,在看到那里的剎那——周圍時間流速竟然完全停止,跟著東伯雪鷹才看到那座陸地上的一圓桌,以及周圍三十二個座位。那三十二座座位上,有五個座位上有著強者。

其中一條大蛇看自己目光,有些不善。

另外四位,有一位是頗為歡喜的,還有一位還表達了善意,最后兩位僅僅是好奇。

“這些恐怖存在。”

東伯雪鷹感覺到了。

無限渾源空間,單單自己能感應到的恐怖存在就有兩百多個!當然其中過半都是天生渾源生命一族的始祖們。這天生渾源生命族群在數量上優勢的確很大。

“應該還有些,我感應不到的。”東伯雪鷹暗道,“而且這無限渾源空間,我總覺得存在諸多未知之地。”

他掌握的就是渾源虛空之道。

所以輕易就隱隱發現一些未知之地,那些地方,他都無法遙遠窺伺。得親自過去,方才能一探。

“撤。”

“給我撤,全部撤。”

天生渾源生命族群的攻勢也停止了,一處處的渾源生命撤退。

那些始祖們很是憋屈。

本來,他們很看好那位深淵海主人‘鋮嚎’,覺得說不定有一絲希望成始祖!雖然只是一絲希望,他們還是盡力去救援。哪想最后不但沒救援,反而眼睜睜看著那源世界弱小生靈中又一位領主誕生,讓他們憋屈的很。

領主啊!每一位領主,都給他們很大壓迫。

他們也感覺到東伯雪鷹的潛力了,都決定制定計劃,想辦法摧毀東伯雪鷹的源世界,而后借助靈魂感應,滅殺東伯雪鷹所有分身了。

奈何……

計劃還沒定,更別提實施了,這東伯雪鷹就突破了!

“這個叫飛雪帝君的,當天成世界級渾源生命,當天又成了領主。突破怎么這么快?”

“再憤怒又能如何?事實就在眼前。”

東伯雪鷹揮手收起了身邊的六位世界級渾源生命,他們個個都被自己完全封禁,一點力量都發揮不出,都動彈不得絲毫,跟著便返回。

而不遠處的赤峰道人、天狼客則立即躬身行禮:“領主。”

天狼客更是感到羞愧……之前自己竟然選擇逃,若是能和領主并肩作戰,甚至那還是領主的突破之戰!以后關系自然不一樣。

“我怎么就逃了,大不了就一個主戰分身么,不就兵器么。”天狼客暗暗懊惱。

“你們倆回去吧,這里不會有危險了。”東伯雪鷹說道。

“是。”天狼客、赤峰道人都恭敬行禮,當即施展遁術離去。

東伯雪鷹則是返回了修行圣界。

這一主戰分身暫時在這,隱居!畢竟分身眾多,也沒必要都回去。

家鄉源世界。

如今家鄉內的眾多宇宙神們早就騷動了,他們早發現了混沌虛空的變化,比如,混沌虛空大規模縮小了,宇宙和宇宙之間的距離也大規模縮小。不但不擴散,還縮小?是不是原本擴散導致的破滅之危,從此沒了?

又比如迷界走廊竟然消失了!那位大魔頭‘圣主’呢?

還有,他們曾在世界本源一些‘道’上烙下印記,如今卻盡皆沒了?無法再烙下印記了。

“到底發生什么了?”

“源世界的破滅之危,就此消失了?”

天愚老祖、刀皇、巫祖、石老怪、劍主等一個個都滿心疑惑,他們都想到了一種可能——

這源世界誕生了渾源強者!

唯有源世界有了主人,才可能解除大破滅之危。像劍主也是有分身在界心大陸的,他也知道,一個源世界有了主人……那么這座源世界,將永遠繁榮維持最巔峰形態,不會再有大破滅。

“雪鷹,發生什么事了?”

“雪鷹,你成渾源生命了?”

“雪鷹,我們源世界,是不是從此不再毀滅了?”

他們之前一個個接連傳音。

而當時東伯雪鷹正在全力以赴修行,欲要盡快成為領主,所以都只是簡單回應了下:“大破滅之危已解,更詳細之事,今天晚些時候我會和大家細說。”

而現如今。

“終于突破了。”東伯雪鷹站在自己別院的亭子下,心情極好。

“東伯雪鷹,真沒想到你這么快就成為領主。”羅城主在一旁草地上出現,“之前還在恭喜你達到世界級渾源層次,這才過去……約莫兩個時辰吧,你便已是領主級別。從世界級,到領主級。突破之快,恐怕在今后漫長歲月都難以有誰及得上你。”

東伯雪鷹笑了,是啊,兩個時辰。

“對了,元要到這里了,走走,趕緊去見見元。”羅城主連道。

“元?”東伯雪鷹一聽,當即轉頭看去。

透過源世界看著外界茫茫渾源虛空,一眼便看到了一位花花綠綠衣袍的老者從渾源虛空中而來。

“走。”東伯雪鷹連和羅城主一同前去迎接,可不敢大大咧咧在這等著!雖說大家都是領主,可東伯雪鷹對八位領主中的‘羅城主’和‘元’都是很感激的,因為在修行途中,他們兩位都幫過自己。特別是元!

元的界心令,《渾源七擊》,界心大陸的際遇,甚至從蛇牙廊道前往雷霆世界、修行圣界……

背后都有元的影子。

自己能有今日,自然得感激元。

“呼。”“呼。”

東伯雪鷹和羅城主,飛出了源世界,在茫茫渾源虛空中,很快就迎接到了‘元’。

元,衣服花花綠綠,腳上還穿著拖鞋,露出腳趾頭,隨意的很。

“東伯雪鷹見過元前輩,多謝前輩之前諸多指點之恩。”東伯雪鷹當即行禮道。

“哈哈,你小子太客氣啦,雖然說,我給你不少幫助,幫你辛辛苦苦編撰《渾源七擊》,界心令也是我煉制的,還給你一滴萬觸龍母心頭血……還有其他就不多說了!不過這些也不值一提,你能有今日,還是你自身的修行!我給幫助的多了去了,能成渾源才多少點?”元笑瞇瞇道。

東伯雪鷹無語。

太不謙虛了!哪有給自己的幫助,都一一列出來的。

原來‘元’是這樣的性格啊。

“還有,別什么元前輩元前輩的,你也是領主了,以后我們就是兄弟,我年齡最大,你稱呼我一聲老哥就很好啦。”元嘿嘿怪笑道。

“元老哥。”東伯雪鷹連道,他現在還不知道,在領主中,好些領主都是稱呼元為‘元老賊’的,元雖然是最古老的一位領主,但是性子是很隨性的,一些稱呼他元老賊的他也絲毫不在意。

“這才對嘛。”元微笑點頭,“哎呀,看著你一步步成長,甚至如今成為領主,真開心。都說我辛辛苦苦耗費那么大力氣建造界心大陸沒多大用處,可是……這不出了一個領主了么?堂堂,便是我界心大陸中走出的。”

“元老哥,他家鄉源世界是在這吧。”羅城主則連道,“這還是我領地范圍呢。”

“一樣一樣,你我都有功。當然我功勞更大點。”元嘿嘿得意道,“還有,羅峰,你成領主,我也有功勞的。”

“是是。”羅城主連道。

東伯雪鷹一聽。

羅峰?羅城主的名字么?

羅城主當即解釋了下:“我來自于另一個源世界,也是從弱小凡俗一步步起來,從一個叫地球的星球走出來……回憶起來還有些唏噓,以力破法成就渾源,才能掌控自己源世界歷史上一切生命的過去未來,掌控他們的生死,死去的……也盡皆能從他們死去那時間段挪移到現如今,彌補了好些遺憾。這得多謝謝元老哥!若無元老哥,我以力破法之路……怕還要艱辛的多。”

東伯雪鷹點頭,成為源世界主人的那一刻,他最歡喜的便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些人,好些存在遺憾的,如今都能復活過來。

對那些人而言!

只是從死亡的那一剎那,一下子挪移到了漫長歲月之后的現在!就仿佛打了個盹!

可對自己而言,卻是彌補了太多的遺憾。

“對了,東伯小子,你的突破,我很疑惑啊。”元忍不住問道,“我自問參悟了很多的道,可你之前還沒成渾源的時候,就能操縱修行圣界的世界之力,甚至被滅殺,又緊跟著復活……是因為你靈魂道路達到究極了?”

“元老哥厲害。”東伯雪鷹連點頭,“一下子就猜中了,我當時的確是受到觸動突破,跨入虛界幻境道的究極境。這一突破,我靈魂便能輕易融入世界本源,雖然算不上世界的主人,可也能調動部分世界本源力量和所有世界之力,算得上是世界使者吧。”

“融入世界本源?那世界本源不滅,你靈魂不滅?”元問道。

“是。”東伯雪鷹點頭。

“厲害。”

元、羅城主都不由驚訝夸贊。

這等手段,足以讓很多渾源生命羨慕了。

“我隨后以究極境虛界幻境道影響整個源世界眾生,能影響眾生,也就讓世界本源輕易認我為主了。”東伯雪鷹說道,“我便成了世界級渾源生命。”

“原來是這樣。”元點頭,“靈魂道路達到究極的確可怕,我估摸著,靈魂道路的其他方向,達到究極應該也是如此。能夠影響眾生!輕易成為自己家鄉源世界的主人。那你成為領主,也和這究極境的虛界幻境道有關?”

因為太不正常了。

世界級渾源,到領主,僅僅兩個時辰?

“肉身和靈魂的結合,乃是大道。”東伯雪鷹說道,“我之前就是半渾源生命體,靈魂又達到究極,二者一結合……根本沒有任何瓶頸,輕易的就能不斷融合,修行起來順暢的很!若是半渾源生命體,靈魂較弱,可能需要數十億年才能以力破法!而我成為世界級渾源后,靈魂足夠強,僅僅兩個時辰,就一路順暢的推演,成就了領主。”

“肉身和靈魂?”

元、羅城主也再無困惑。

其實。

別說是很多宇宙神了,就是跳出樊籠的很多渾源強者們,他們也都認為‘肉身和靈魂’結合應該是一條正確道路,甚至欲要將靈魂道路達到究極的有很多!像界心大陸的‘樊祖’等一個個都有如此野心,只是實力不夠,都做不到。

“肉身只要達到半渾源生命體,靈魂道路再達到究極,二者一結合,便可以力破法。”元點頭,“這是一條坦途,然而靈魂達到究極……卻是難之又難。無數修行者至今,也就東伯小子你做到了這一步。”

“就我一個?”東伯雪鷹之前就有此推測了,到了此刻才確認。

“就你一個!”元點頭。

“靈魂道路很難,不像其他道,如虛空,如火焰,如雷霆……盡皆都是外在力量的一種。”羅城主則道,“而靈魂道路,則牽扯到思想意識等諸多方面,修行起來難度也很大。”

東伯雪鷹點頭。

是,要成領主,終究沒那么容易。

自己走的這條路,半渾源生命是其次,最難的就是靈魂達到究極。

“你能輕易融入無主的世界本源,借用世界之力,難怪你之前的弱小分身能迅速恢復。”元盯著東伯雪鷹,有些期待道,“你的分身實力恢復起來,是不是很快?”

一旁的羅城主也眼睛放光,連道:“如今我等鎮守各方,捉襟見肘,畢竟我等只有一個主戰分身。另一處遇到危險再趕過去……主戰分身趕路也需要很久,渾源空間終究太廣袤了!你弱小分身若是能迅速達到主戰分身層次,那可以幫忙鎮守諸多地方。”

“我等整體力量處于弱勢,所以需要我等領主們庇護眾多疆域。”元說道。

“庇護諸多疆域,也是應該。”東伯雪鷹點頭,“不過我弱小分身到主戰分身,有兩點,一是如今我達到領主級。領主的弱小分身到主戰分身,所需的能量是之前世界級渾源層次時的很多倍。另一點就是我借助的無主世界的世界本源,世界本源越強,我恢復起來也就越快。像之前的修行圣界,那等世界本源,要恢復我領主級的主戰分身,可能需要小半個時辰吧。”

世界級渾源生命,靠修行圣界世界本源恢復,很快,即便是圓滿層次,也只需十余個呼吸時間。

可領主,就需要小半個時辰了。

“小半個時辰,也還可以。”元點頭,以無限渾源空間之廣袤,他們之前僅僅只有八位。有些地方距離太遠,趕路都需要一兩天。他此刻來見東伯雪鷹的,也是在近處的一弱小分身而已。

“我們可以建造比修行圣界更強大些的世界。”羅城主道,“我等諸位領主合力,在一些要地,多建立強大些的世界。一旦發現危險,雪鷹的弱小分身都能迅速恢復到主戰分身程度,可應對危險。雪鷹這等手段……他一人,至少在鎮守方面,就比得上我們八個了。”

“各有各的擅長。”元也露出笑容。

東伯雪鷹這份手段,的確讓他們欣喜。

“靈魂道路,的確夠神奇。”元、羅城主也都暗暗道,只是他們漫長歲月也琢磨過靈魂道路,只是收獲很有限。

他們三個在渾源空間中細說著,讓東伯雪鷹明白修行者一方的確整體力量嫌不夠。并且之前的八位領主,對外雖然團結。可內部也有些分歧,如元、羅城主等幾個對待弱小修行者是心存仁慈的,可也有領主,是不在乎弱小的。

他們覺得死再多弱小,只要能磨礪出渾源生命都是值的。

“這些以后再細說,你小子性子,我知道你肯定站在我們這邊。你可比我和羅峰還嫉惡如仇。”元笑道,“說下正事!你這次成了領主,我修行者一方當舉行慶賀大典!到時候很多領主級的存在都會過來,這也是向整個無限渾源空間宣布我修行者一方又多一位領主的大事。”

東伯雪鷹點頭:“不急吧?”

“需要準備下,還要邀請各方,你來定時間吧。最好在一年內。”元說道,“還有,其他領主們都想要見見你,我們也都聚一聚,到時候也要重新劃分下領地,將屬于你的領地也劃分好,到時候就需要你庇護了!”

“元老哥,這聚會,你來定地點,最好三天后吧。”東伯雪鷹說道,“我還有些事。”

“哈哈……好好好,你剛突破,我們就不打擾你了。”元笑著,“你去忙你的事吧。”

“好,元老哥,羅城主,我就先回了。”

東伯雪鷹當即化作一道流光,飛向自己的源世界。

他這一刻,真沒心思去參加什么領主的聚會!也沒心思去安排慶賀大典,接待各方領主級存在。

他如今只有一個念頭……

將父親母親宗叔銅叔弟弟他們一個個都復活過來,還有師傅古亓,還有許多死去的好友。作為源世界主人,就是這么任性!

和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們,一同分享自己的喜悅。

東伯雪鷹飛入源世界,看到了自己的妻子兒女,也透過源世界的歷史,看到了在過去時空的自己的父親、母親、銅叔、宗叔、弟弟東伯青石他們一個個……

“好久不見了,真的很想你們啊。”

(大結局)

結束了!

有很多想說的,但是現在心中又開心,又疲倦,有些話留在感言里面再說吧。

番茄的第八本結束了!

番茄會好好休息下,關于新書,會在9月21號發布吧。

關于新書的情況,大家可以加番茄公共微信,添加好友搜‘我吃西紅柿’就能加番茄了番茄會在接下來兩個月中準備新書,到時候新書的情況也會在微信里告訴大家。

好了,睡覺嘍,新書再見

上一章  |  雪鷹領主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龍血武帝  凌天戰尊  修羅武神  武煉巔峰  萬道劍尊  妖神記  無敵天下  
你可能喜歡看:  [言情]  農繡  守婚如玉:Boss寵妻無度  福至農家  鳳回巢  農園似錦  大清佳人  瓜田李夏  
大家都在閱讀:  龍血武帝  凌天戰尊  修羅武神  校花的貼身高手  武煉巔峰  萬道劍尊  超級兵王  校園最強護花系統  妖神記  無敵天下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2496249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