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殺嫡>>殺嫡目錄

186終章

更新時間:2015-09-01  作者:花羽容  關鍵字: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花羽容 | 殺嫡 
時光荏苒,今日是若兮的大壽之日,如今她已經是頭發花白了,她已經五十歲了,算是高壽了。

今日壽誕兒孫孩子們都來給她祝壽了,她臉上帶著笑容卻不達眼底,精神頭也不是那么歡快了。

五年前蕭琦因暗傷發作而去世了,皇帝先他一步駕崩了,大皇子成為新皇,蕭家并沒有受到影響,蕭家一直緊守本分約束族人,不曾干過讓皇家很討厭的事,皇家對待蕭家也是不錯的。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自打蕭琦去世后若兮的精神頭就不算好了,一年比一年差了,也就是孫子們能讓她開懷一下。

人老了總要接受現實的,茹蘭也去世了,弟媳都走了,云文夫妻更是去年就走了,母親王氏是在蕭琳生了第二個兒子后離世的,含笑而逝沒有什么痛苦。

女兒生了兩個兒子,倒是齊皓是個深情的男人,一輩子只有蕭琳一個女人,沒有側妃也沒有侍妾,讓一干人等羨煞了眼。

若兮生辰后自己一個坐在屋里貴妃榻上,看著蕭琦留下的玉佩,輕輕的摸索著,一個人自言自語,“孩子們都大了,越發沉穩了,如今也不用我操心了。兒子媳婦待我可孝順了,你不用擔心我,你要等著我啊,我很快就能去找你了。你個說話不算數的死老頭,還說走我后面呢,結果還是我送你走的,下輩子你可得補償我啊!

去年芷彤也走了,能說話的都走了,就留我一個孤老婆子在世上,可沒意思了,連個跟我說話的人都沒了。我一個人可想你們了,哎!”

閆哥媳婦拿著一封信來給若兮請安,聽到了她一個人自言自語,忍不住掉下來淚來,手里的信攥成了一團,倒了又悄悄的退了出去,沒敢告訴她。玉玲在廣州去世了。

若兮每日早晨都會在花園里坐一會。望著天外的晨曦發呆,她常常回憶和蕭琦在一起的日子,這輩子她不委屈。一輩子蕭琦心里身邊只有自己一個人,多少人都羨慕自己呢。

老頭不守諾言,說好了走自己后邊的,剩她一個人老沒意思了。如今能說話的老親和朋友們都走了,她越發沒娶了。

壽辰后若兮病倒了。養了些日子能起身了,但她自己卻感覺不好了,特意抽了一天的時間叫來了親朋好友和族長族老們。

“今日叫大家來,是我要分家。我身體不中用了,眼見著到日子了,臨走之前把家里的事都弄清楚。我也好安心啊!”若兮兩鬢已經斑白了。

“娘,你被說這些。不過是不爽利罷了,太醫都說了是換季引起的,過些日子就能好,你別說著不吉利的話。”閆哥已經人到中年,透著儒雅俊逸的氣度。

若兮笑了笑,望著女兒女婿,兒子兒媳,還有孫子外孫子一大家子人,她笑的幸福慈祥。

“傻孩子,生老病死誰都逃不過去,有什么好避諱的。我決定的事無人能更改,你們聽著就行了。”若兮臉色一板很認真的揮揮手。

紅菱拿了一張單子出來,她也老了,丈夫中年去世,她帶著半大兒子來蕭府投奔若兮庇佑,在若兮身邊伺候,若兮也樂意身邊能夠多個親近的人說說話,主仆二人已經不是主仆的關系,更近乎親人了。

白術先若兮一步走了,去年就沒來請安,往年從來沒拉下過,若兮假裝不知道沒問過,孩子們松口氣以為她忘了呢,其實她心里明鏡一樣,她身邊出去的老人什么品行她最清楚了。

若兮將家里都分清楚了,侯府的家產不動,她的私產是三七份,三成給了楊氏的兒子,算是她做長輩的一點心意吧。銀錢她從來不缺,一輩子過得奢華臨老了這些東西不在她心里,只希望他們兩房兄弟能和睦相處,互相提攜。說到底閆哥沒有一母同胞的兄弟,著二房這些年走的很近,關系也親,她該為孩子在推一把。

剩下的留了一些給蕭府的孫子們名義買了祭田,又給族學捐了些銀錢,幫族里買了祭田,將一些尾事全都處理干凈了,能送的都大方的送了,侄兒外孫都有禮贈送。

這些年的經營她手里的私產也達到了客觀的地步,光宅院良田就是一個驚人的數字,更別說古董字畫這些,逢到抄家她都會大手筆買下不少好東西留存,蕭琦笑話她,你像個倉鼠一樣,什么都往家里搬啊!

只要是他喜歡親近的后輩,她都多少送了禮物,算是一點念想吧。

分完了家產,若兮才說道:“咱家是世襲的,我臨走前有個心愿,希望閆哥把丹書鐵劵交還給皇家,孩子們該有點危機意識,該自己去努力拼搏,而不是躺在祖宗們的功德簿上,那會毀了孩子們。閆哥你愿意么?”她沉沉的眸子望著兒子。

閆哥摸了把臉上的淚水,“兒子聽您的,我會上折子親自交還丹書鐵劵。”

若兮環顧一周,族里并沒有異議的樣子,這才露出笑容來,“人都說富不過三代,只有兒孫爭氣才是長久之道啊,你們可不要忘了族學奶家族重中之重,更不要舍本逐末。”

“是,老祖宗說的是。”兒孫們立即起身應道。

若兮幽幽的嘆口氣,“都走了,剩我一個好沒意思啊!”

紅菱趕緊上前一步,“老太太,你又迷瞪了,咱們睡一會去吧。”

若兮醒過神來,無精打采的點點頭,“哦,那就睡一會吧,我也困了,灝庭來了告訴我,我有話交代他。”也不管一屋子的人都守著他,自己就迷糊上了。

眾人擔憂的悄悄退了出去,閆哥和琳姐吧嗒吧嗒掉眼淚,楊氏看出點東西來,“閆哥啊,你給準備一下吧,嫂子她怕是不行了。”話說完自己也傷心的不行。

這些年妯娌兩個互相依靠。這份情誼不是外人能夠理解的,所以若兮給兒子留了三成財產,楊氏沒有推辭也沒有客氣的意思,她也希望兒子能和閆哥互相支持依靠。

琳姐一聽捂著嘴就哭了起來,傷心的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閆哥擦擦眼淚還是點了點頭,“自打父親去后,母親就沒了精神頭。如今怕是想父親了。”

“大哥。真的沒有辦法了么?我們再去找找大夫好么?”蕭琳心中悲傷難耐。

齊皓扶著她嘆口氣,心里對這個岳母是十分敬重的,精明果斷大氣良善。這些年蕭府從沒有落下過舍粥做善事,年年如此風雨無阻,既不會出個也不會過分,保全了蕭府的名聲也給兒孫們留了寶貴的財富。如今更是分了家產,處處周公平。真是讓人不佩服都難。

“琳兒,讓大哥去吧,讓老太太安心的走。”

“嗚嗚嗚!”蕭琳痛哭失聲,早在父親去世時她就有了預感。母親常常摸索著父親的玉佩發呆,一坐就是一整天,失魂落魄的摸樣讓人看了不忍。

下午灝庭過來了。如今他也老了,但朝中也有了舉足輕重的地步。兒子孫子都出仕了,柳家如今也算是有點樣子的人家了。

“姐,我來看你了。”灝庭夫妻迷迷糊糊的姐姐,瞧著臉色的氣色已經不好了。

若兮望著弟弟,眼中有些怔忡,好似想起了弟弟年輕時那儒雅清雋的摸樣,當年策馬游街多少姑娘丟他荷包帕子呀!

“姐?”灝庭又喊了一聲。

“我想起當年你得探花郎時,那些個姑娘都給你丟荷包帕子,看得我和母親直樂呢,那天你小臉紅紅的,我還在想你要娶個什么樣的媳婦呢?潤之還說,你這小子長得像個小白臉,呵呵呵!”若兮不自覺的笑出聲來。

灝庭也噴笑一聲,“姐夫就喜歡調侃我,他嫉妒我長得比他美!”他坐下來給若兮倒了杯茶。

“灝庭啊,我不行了,要走了,我夢到你姐夫來接我了。我最后放不下的就是你啊,你一輩子和人鏘鏘,都老了也該榮養了,給年輕人讓個道啊!我冷眼瞧著新皇是個殺戮果斷的,你該識趣點了。”若兮最后擔心的就是弟弟不肯放下權利。

她不懂朝堂的事,可她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如今新人換舊人,弟弟也老了,該急流勇退為柳家留條路啊。

灝庭你這杯盞沉默了好久,若兮還想說什么勸勸的時候,就聽見他開口了,“我已經上了榮養的折子了,你別擔心我,我已經下定決心了,柳家出仕的男兒不少,我沒什么舍不得的。”

兒子孫子如今都還不錯,尤其是兒子到底還是有些做官的天分,雖不至于做到閣老的位子上,但做個一二品大員還是有可能的,自己這個老子該退一步給兒子讓道了。

若兮握著他的手,“你能想通我就放心了。我走后你一定要讓閆哥把丹書鐵劵給退了,那留著是禍呀!”

“你放心吧,我懂你的心思,等我退了就回揚州去,去教孩子們讀書把族學整頓一下,我會看著閆哥的,他是個穩重的孩子。”

“嗯,讓他們回老家給我守孝去,有本事不怕早晚,到時候給我打扮漂亮點,我要去見老頭子了。”若兮嘴角漾開一抹甜蜜的笑容。

灝庭側過頭去,偷偷的拭去眼角的淚水,“你累了吧,睡一會吧,我守著你。”

望著姐姐蒼老的面容,他心中悲嗆卻也無可奈何,他的姐姐啊,操心了一輩子,臨終還要處處都安排妥當才能放心。

“有我在你不用擔心。”灝庭扶著若兮躺下給她蓋上被子,坐在床邊守著她。

“嗯,我困了,還有沒有我忘掉的你幫我記著,都處理干凈了,別給孩子們留下禍端。”若兮想不起自己還有沒有沒弄干凈的事了。

“好,我都記著呢,我心里有數。”

若兮已經昏睡了過去,灝庭怔怔的守在床邊,眼淚默默的流淌,屋里寂靜的羅根針都能聽見。

灝庭拿著扇子給若兮扇風,記得小時候姐姐就是這樣守在床邊給自己扇風納涼,或是坐在床頭給自己縫衣服,他最喜歡姐姐哄他睡了,姐姐身上總有一些淡淡的香氣,香香的軟軟的,溫柔清冽的笑容堅強的脊背讓他安心。

聽說若兮病重新皇特意請了給自己看病的太醫,太醫院的院首來給若兮診治,結果太醫依舊嘆氣搖頭。

閆哥上了折子請求收回丹書鐵劵,灝庭三次上折子請求榮養,新皇三次推辭后最終暈了二人的請求,對蕭家和柳家給與了贊賞,灝庭的長子官升一級。并對若兮給與了封號和獎勵。

閆哥跪在母親床頭說了丹書鐵劵已經被收回去的話,若兮已經睜不開眼睛了,只是露出一絲絲笑容來,含笑而逝,享年五十歲。

蕭府掛起了白幡,閆哥和蕭琳痛不欲生,灝庭傷心過度而病倒了,兩家人忙成了一團,所有的親友都來吊唁了,就是新皇也特意出宮拜祭了一次,給與了最高禮遇的尊榮。

喪事過后閆哥遞了折子守孝,帶著全家老小回了老家安心為若兮守孝,灝庭也帶著人回了揚州,按照規矩他的孩子們也要為若兮守制的。

灝庭留在了揚州教導柳家族學了,江南書院的人幾次來請希望灝庭能去書院教書,但灝庭拒絕了,既然退了就退的干凈免得讓新皇忌憚。

不過他將自己多年留下的書籍捐給了書院,博得了好名聲,家里只留了手抄本給兒孫。

閆哥回到老家后將若兮和蕭琦合葬,帶著兒孫們在族里守孝,教導孩子們學習,生活過的安逸,得益于若兮的安排,能捐的都捐了,能給的都給了,新皇對于蕭家還是很看重的,認為蕭家的教養還是很好地,蕭家的兒郎還是能用的。

五年后灝庭也走了,和妻子合葬在一起入了柳家墓地,兒孫們和趙家的關系還是很好的,這一輩子灝庭都沒有納妾娶小,一心一意的對待發妻,他們也讓很多人家羨慕,柳家的教養得到了很多人家的贊賞。

多年后有人依舊會提起柳若兮和柳灝庭,多少女兒家羨慕他們兄妹,多少兒郎希望能夠成為柳灝庭那樣風姿卓越的人物。

柳若兮以商女身份加入侯門,成為超一品命婦得到兩代皇帝的認可贊賞,成為帝都的傳奇人物,多少平民女兒以她為榜樣,希望自己也能沉穩給她那樣的人。()

ps:全文終于完了,推薦花花的新書追個術士做老婆現代異能言情文,書號:3583284新書求,求收藏點擊推薦,謝謝大家支持!

高速,本章節是地址為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

您的到來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喜歡就多多介紹朋友來吧!

上一章  |  殺嫡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農嬌有福  農繡  醫來夫貴  福至農家  名門妾室  歡恬喜嫁  閨華記  
你可能喜歡看:  [科幻]  末世戀愛法則  末日輪盤  網游之劍刃舞者  廢土崛起  地球游戲場  末世重生之圓滿  神魔系統  
大家都在閱讀:  龍血武帝  極品全能學生  農嬌有福  農繡  太古神王  校花的貼身高手  妖神記  修羅武神  韶光慢  超級兵王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當前查詢耗時:0.1092109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