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幻世獵手>>幻世獵手目錄

第二章 暗藏禍心(上)

更新時間:2012-02-01  作者:石章魚  關鍵字: 都市 | 都市生活 | 石章魚 | 幻世獵手 
石章魚作品

收藏好書,發表原創

歡迎您

蕭宇前往澳門的當天,馬國豪前往高雄拜謁了在那里深居簡出的章肅風。章肅風顯然對他沒有太多的印象,直到馬國豪提到蕭宇,章肅風才想起這是蕭宇最信任的助手之一。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馬國豪熱情的向章肅風伸出手去,章肅風只是淡淡笑了笑,并沒有和他握手的意思,在他的概念中從來不和比自己低等級的人握手。馬國豪有些尷尬的放下手來,他自我解嘲的笑了笑,在章肅風的對面坐下:“謝謝章先生能給我這個單獨談話的機會。”

“阿宇為什么沒來?”章肅風有些奇怪的問。

馬國豪笑著說:“他去了澳門探望何老先生的病情。”

章肅風微微皺了皺眉頭,聽馬國豪話里的意思,這次他是以私人的身份來拜會自己的,他究竟有什么目的,自己和他應該沒有什么事情好談。

馬國豪直接挑明了自己的來意:“我和蕭宇剛剛從泰國回來!”

章肅風的眼神明顯的閃爍了一下,他審視著對面的馬國豪,卻仍然沒有說話。

“蕭宇這次的目的是調查他父親和春猜將軍之間的交易記錄……”他停頓了一下,加重了語氣說:“他父親死前的最后一筆記錄!”

章肅風不自然的笑了笑:“這和我有什么關系?”

“蕭鼎漢死后,那筆交易的繼任者好像是您,換句話來說您是他死亡的最大受益者!”馬國豪冷笑著道破了其中的關鍵所在。

章肅風的唇角**了一下,他充滿殺機的盯住馬國豪:“你來到高雄就是為了告訴我這些?”

馬國豪點了點頭:“我對你沒有任何的惡意,你應該把我的話看作一種善意的提醒!”

“善意?”章肅風不屑的說道,他已經猜測出馬國豪真正的目的。

“你應該比我更清楚蕭宇的為人,他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殺害他父親的兇手!”馬國豪注視著章肅風的眼睛。

章肅風的眼神中明顯的流露出一絲畏懼,他并不是出于對蕭宇的害怕,有些事情,他越是想逃避,偏偏越是無法躲開,這筆陳年的舊帳終于再次的擺在他的面前。

“深水港的資金出現了問題,蕭宇已經決定上市集資!”

章肅風的眉頭一動,他敏銳的覺察到馬國豪對自己的提醒。

“我是這次上市計劃的總負責人。”馬國豪知道自己已經完全占據了主動。

“說說你的條件!”章肅風重新恢復成原來莫測高深的樣子。

馬國豪伸出三根手指:“我要三億臺幣,預付一億,事成之后把余款付清!”

章肅風大笑了起來:“你的胃口真的不小,這么大的數目恐怕你根本消化不了!”

馬國豪微笑著說:“章先生不必擔心,那是我自己的事情。”

章肅風點了點頭:“直到今天我才發現蕭宇的身邊居然有一個這么可怕的對手,他的結局會很不幸……”

蕭宇去澳門不僅僅是為了探視何老先生的病情,他去澳門之前和母親通了一個電話,約她到澳門見面,他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想問母親,自從離開泰國,笙妍夫人對他說的一切始終在折磨著他。他的父親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現在的他該何去何從?

何天生的病情并沒有外界報道的那樣嚴重,蕭宇來到病房的時候,他正和芬妮有說有笑的談著什么,蕭宇的出現讓芬妮欣喜若狂,她沖上來摟住了蕭宇的脖子:“阿宇!真沒想到你會來!”蕭宇有些尷尬的干咳了兩聲,芬妮不分場合的熱情讓他有些難以消受。

蕭宇拉開她的臂膀,將鮮花**何天生床頭的花瓶中。

何天生笑著說:“你好像并不是這么開心?”

蕭宇苦笑了一聲:“深水港的資金出現了困難,我哪還能笑得出來!”

何天生呵呵笑了起來:“你在埋怨我這個老頭子!”

“不敢!”

何天生拿起身邊的報紙遞給了蕭宇,頭版的標題上寫著‘澳港聯手肅清黑金,澳門賭王首當其沖’

蕭宇詫異的望向何天生。

“現在整個港澳的政界都在盯住我的生意,我的很多資產因為審查而被暫時凍結。”何天生的確有難言的苦衷。

蕭宇點了點頭:“何老先生,這次我來見你的另一個目的,就是談關于深水港工程上市的事情。”

何天生深深凝視了蕭宇一眼,在目前的形勢下,上市不失為一個集資的最好手段,可是如果深水港工程上市,那么自己在深水港中的投資份額難免會被攤薄,自己的利益肯定會受到影響。

蕭宇說:“我正在著手進行上市的計劃,如果一切順利,利好的消息不但能吸納社會上的資金,而且會讓我們手中的原始股份成倍的增長。”他壓低聲音說:“您老人家和我會各自持有深水港百分之三十的原始股份。”

何天生滿意的點點頭,深水港工程就像一個等待開掘的金礦,它的上市勢必會引起社會各界的搶購熱潮。

任何人都看到深水港上市即將帶來的巨額利益,蕭宇在澳門探視何老先生的時候,馬國豪借口拜會各方的經濟專家,往返于港臺之間。

他的第二個爭取對象就是李繼祖,他要利用一切可行的手段給予蕭宇最重的一擊。他和李繼祖見面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除掉蕭宇最強**的靠山何天生。

李繼祖最近的運氣的確很壞,先是跟和記之間斗得難解難分,然后又被蕭宇和何天生從深水港工程中踢了出來,現在又收到泰國方面的消息,春猜以后在香港的唯一聯系對象就是新義安,他幾乎陷入了絕境。

馬國豪的出現讓他的未來又看到了光明。

當馬國豪將秦正和春猜之間交易的內幕向李繼祖交待之后,李繼祖才明白整件事的起因,他之所以有今天的局面,完全是蕭宇和何老頭子一手策劃的,只有將自己陷于江湖爭斗的泥潭,他們才能把自己從深水港的工程中舍棄。

馬國豪將一份計劃書放在李繼祖的面前:“深水港成功上市的話,最保守的估計,應該可以吸納50億美元的投資,蕭宇和何天生獲得的利潤將不可想象,深水港的資金問題會全部解決,而且深水港工程建成以后,他們會迎來第二個上升。”

李繼祖不無疑慮的說:“如果我沒理解錯的話,蕭宇和何天生應該總共持有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剩下的這百分之四十就算我能夠全部買入,我一樣無法跟他們兩人抗衡。”

馬國豪笑了起來,他的眼鏡中露出一絲殺機:“李先生,如果你真的想入主深水港工程,有一個辦法就是破毀蕭宇和何天生之間的聯盟。”

李繼祖欣賞的看著馬國豪,他也想到了這個解決問題的方法,可是話說得容易,蕭宇跟何天生相互牽扯的利益太深,破壞他們的聯盟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馬國豪冷冷的說道:“何天生如果倒下,那么他們之間的聯盟就不復存在!”

李繼祖身軀一震,他和馬國豪對視了良久,然后深深的點了點頭:“這也許是解決問題最好的辦法……”

方曉蕓和蕭宇在同一天抵達了澳門,當晚他們母子在澳門的明珠酒店共進晚餐。

“你瘦了!”方曉蕓心疼的看著兒子,蕭宇笑了起來:“最近我一直都在減肥!”蕭宇岔開話題說:“龐叔怎么沒一起來?”

“他母親病了,最近一直都在醫院照顧。”方曉蕓嘆了口氣。

蕭宇默默的喝了口酒,他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改變。

“這么急把我喊到澳門,到底有什么事情?”方曉蕓關切的問。

蕭宇猶豫了一下,終于鼓足了勇氣:“媽!你能不能告訴我,爸爸究竟是怎樣的人?”

方曉蕓的身軀明顯的顫抖了一下,她迅速把目光轉向別處,逃避著蕭宇充滿疑問的眼神,直到她確信自己已經調整好了情緒,才重新轉過臉來:“為什么忽然想起問這些?”

蕭宇抿了抿嘴唇:“我剛剛知道,除了我以外,爸爸在泰國還有一個女兒……”

方曉蕓的眼睛忽然睜大了,淚水涌出了她的眼睛,她拿起紙巾迅速的將眼淚擦去,然后向蕭宇露出一個極為勉強的笑容:“我……不了解他……”

蕭宇不明白母親說這句話的真正含義。

“他是一個善于隱藏自己想法的人,我雖然和他共同生活過,可是……我從來都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也許他從來都沒有真正的愛過……我……”方曉蕓的眼淚又流了下來。

“小宇!知不知道當你去臺灣的那一刻,我從心里感到恐懼,我害怕會永遠的失去你,害怕你的父親會將你從我的身邊奪走……”

蕭宇沒有繼續的追問下去,他已經失去了問下去的勇氣,父親帶給母親的傷害無疑是深重的,直到現在母親仍然沒有從那種痛苦中完全的解脫出來,也許只有忘記過去才是最好的選擇。

自從上次殺掉吳阿四以后,馬國豪就患上了失眠的毛病,每到這個時候,他總喜歡去找許靜茹傾訴,只有在她的身邊他才會感到安心,踏實。

“又睡不著?”許靜茹已經習慣了馬國豪的深夜來訪,馬國豪點了點頭,他來到沙發前坐下,許靜茹為他倒了一杯紅酒:“事情已經過去了這么長時間,而且警局方面早就有了定案,把他的死歸于一場意外,你又何必總是放不下呢?”

馬國豪喝了口酒,他接過許靜茹手中的毛巾擦了擦額頭的冷汗:“你能不能幫我約見一下馬中昊?”

許靜茹詫異的睜大了雙眼:“他不是已經去了國外了嗎?”

“我收到消息,昨天他剛剛返回臺南!”

馬國豪說:“憑你和他的關系,約他出來應該不難!”

“我和他什么關系?”許靜茹莫名其妙的憤怒了起來,馬國豪也沒想到這句話會激起她這么大的反應,有些發呆的看著她。

許靜茹的眼圈紅了起來:“你們這些男人都一樣,在你們的內心深處始終把我當成是一個卑賤的**,一個利用的工具!”

“我沒有!”馬國豪大聲的分辯說。

許靜茹**淚水說:“你憑什么把我推向馬中昊的身邊?你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你有沒有想過我也是一個有思想有感情的**,你知不知道我一直都在……愛你……”

馬國豪的身軀明顯的顫動了一下,他不可思議的望向許靜茹:“靜茹……”

許靜茹**的擦去了臉上的淚水:“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比不上周小姐的純潔……”

馬國豪忽然把她**的拉入了懷中,尋找到她的嘴唇充滿漏點的吻了下去,許靜茹輕輕掙脫了一下,然后手臂探入馬國豪的T恤中,**著他的肌膚,馬國豪將她的身體壓倒在沙發上,近乎**的吻著許靜茹的每一寸肌膚,許靜茹意亂情迷的**著:“騙子……你這個騙子……”

何天生的生意遇到了空前的危機,這次的事情和北京薛繼成方面的不明來歷的資金有著直接的聯系,澳門政府凍結了他的資產,對幾筆來歷不明的黑金進行徹查。蕭宇在知道這件事以后,也感到深深的歉意,如果不是自己從中的斡旋,何天生也不會陷入到這場麻煩中去。

何天生對這件事看得很開,他安慰蕭宇說:“即便是薛繼成沒有出現,我仍然會替其他人清洗黑金,一樣會有這樣的結果,況且這件事中我已經得到了相當的利益,這種情況不會繼續很長時間,我有把握在兩個月內擺平一切問題。”他提醒蕭宇說:“最近這段時間,你最好不要返回大陸,薛繼成的落馬導致一連串的不良效應,他極有可能把你的情況提供給檢查機關,你回去就有可能被大陸方面隔離審查。”

蕭宇清楚何天生的能量,對他的話深信不疑。因為深水港工程上市已經迫在眉睫,蕭宇在澳門停留了短暫的一天后,即刻就返回了臺南。

歡迎您

上一章  |  幻世獵手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極品全能學生  校花的貼身高手  超級兵王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最強神仙混都市  都市超級醫圣  妙醫鴻途  
你可能喜歡看:  [軍事]  最強特種兵王  特種兵之利刃  傭兵的戰爭  浴血兵鋒  重生三國之天朝威武  三國之鬼神無雙  亂唐  
大家都在閱讀:  極品全能學生  校花的貼身高手  龍血武帝  武煉巔峰  鳳回巢  田園小福妻  超級兵王  修羅武神  重生之最強劍神  妖神記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031231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