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將女謀略>>將女謀略目錄

完結篇 風起云涌

更新時間:2015-04-15  作者:我愛巴黎  關鍵字: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我愛巴黎 | 將女謀略 
ps:考慮了兩天,決定現代篇番外就此完結。后面的事可以任憑大家想象。巴黎從來沒有帶著貴人這樣級別的假男友去碾壓過前男友,寫起來格外吃力。可巴黎想,現實生活中很少有機會給那些失戀的女孩子們翻盤的機會。或許真的見了面,也是相對無言,還不如相忘于江湖。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就此完結,謝謝大家的支持。新書《逆庶》正在連載,可巴黎因為一時興起改了寫作的風格,頗有些煩惱。但這是巴黎第一次嘗試著寫一個人群中最普通的女孩子在異世生存,也請大家支持。謝謝。

ps:恭喜銀魂回歸。

包間里開著空調,可夏唯雅仍然覺得冷。

除了點菜,沒人說話。

時巍的小女友果然如同夏唯雅想象中那樣,是個嬌俏年輕的小女孩。化著時下流行的白面妝。臉蛋畫的白白凈凈,涂著大紅色的唇膏。高高瘦瘦的,一雙眼睛透著年輕的光彩。

這樣的女孩子若是在街上看到,夏唯雅八成會贊嘆一句到底是年輕好。

可這會兒這個女孩子坐在他們三個人中,顯得那樣突兀。

時巍進了門就沒說一句,只是淡淡地笑著看著夏唯雅。

季貴人也沒有刻意秀恩愛,只是普普通通地詢問夏唯雅的口味。氣氛是要多尷尬就有多尷尬。

可能準備了一肚子的話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時巍的小女友一雙眼睛不停地在夏唯雅季貴人時巍臉上亂飛。

夏唯雅靠在椅子上,神色淡淡的。

時巍確實不知道她也來吃飯。光是看他的神情就知道,他甚至都不知道他的現女友約了季貴人一起吃飯。

在樓梯間的時候他眼中的驚異是沒有任何掩飾的。

夏唯雅知道他再生氣。可她并不覺得他有那個資格。

上菜之前服務員端上來一壺花茶,玻璃的茶壺看上去十分精致。

因為今日外面下雨,吃飯前喝點熱茶暖胃。季貴人拿起茶壺,給夏唯雅倒茶。

“她不喝茶水。”時巍的聲音低沉,十分突然地開口。

季貴人拿著茶壺的手一頓。埋怨地看了夏唯雅一眼:“怎么不說?”

夏唯雅看了看他:“茉莉的我還是喝的,這壺不是鳳眼么。”

季貴人確認似的看了看茶壺里,確實是茉莉的鳳眼,便繼續給夏唯雅倒茶。

時巍的小女友眼睛閃了閃,看著季貴人放下了茶壺,便搖了搖時巍的胳膊。示意他給她也倒一杯。

時巍皺著眉低頭看了她一眼:“要喝自己倒。”

季貴人頗有些詫異地看著時巍。這跟他預期的不太一樣。他這是在生氣么?

夏唯雅并不在意,仍舊是臉色淡淡地喝茶。到底是小南國,茶葉都比別處精致的多。光是喝味道都能喝出這茶葉有多值錢。看來季貴人在這里算得上是vip級別的客人。

就算是高檔餐廳也有看人下菜碟兒的習慣。若是熟客,額外服務要比普通客人精致的多。

原以為小南國應該也是淮揚菜,可端上來的卻是日式料理。這倒是讓夏唯雅愣了個。

“也有壽司。應該能吃吧?”季貴人絲毫不避諱他對夏唯雅并不了解這一點,征求似的詢問到。

夏唯雅眼睛亮亮的點點頭,這會兒胃火大著呢,吃點清淡的最好了。

季貴人展顏一笑:“天婦羅要么?我剛才沒點。”

“嗯,要。”夏唯雅笑著點了點頭。

別管怎么樣,吃到肚里的才是自己的。對于吃飯這件事,夏唯雅輕易不會因為心情不好就虐待自己。越是心情不好越要吃好,否則豈不是雙重折磨。

“哦。對了,時巍不吃魚。”夏唯雅突然小聲地對季貴人說道。

季貴人一愣,點了點頭。詢問似地看向時巍:“我不太了解你的口味,喜歡什么就點什么。”

時巍還未等開口,時巍的小女友便搶了一句:“他怎么不吃魚了。我們倆吃飯的時候他也吃啊。他還給我挑刺呢。”

時巍一皺眉,冷冰冰地瞪了小女友一眼。

夏唯雅抬頭看向時巍的小女友:“你也知道他懶得挑刺所以才不吃魚么?”

時巍的小女友一愣,挑了挑眉:“都是他給我挑刺的。”

夏唯雅眼神輕飄飄地看向時巍,淡淡地說了一句:“哦。這樣啊。”

季貴人看了看菜單,該點的都差不多了。主食方面要等菜上來了再說。畢竟已經有壽司了,再點米飯什么的就有些重復了。

“不要喝酒。”夏唯雅小聲地向季貴人身邊靠了靠。

季貴人笑了笑:“清酒而已。不打緊。”

“你開車了。”夏唯雅嘟囔著。

季貴人看了看她:“我喝多了就你開車唄。”

夏唯雅是有駕照的,這個是上次吃飯的時候無意中聊起的。雖然是剛剛批下來的駕照,也是可以上路的。

夏唯雅皺了皺眉:“不怕我把你的小路給刮花?”

那可不是奇瑞,刮花了賣了她都賠不起。

季貴人寵溺地一笑:“沒事,刮花了就再換一輛。”

看著對面兩個人低著頭咬耳朵,時巍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不知道季先生哪里高就?”時巍一副場面話的態度問道。

季貴人淡淡一笑:“給人打工而已。”

夏唯雅默了個,國人的惡趣味,有能耐的人從來不吹噓,總是把自己往低了說,等到人家碾壓自己的時候再反碾壓回去。

記得以前看過一個帖子。記得隱約是一個大學的貼吧。里面的人多數都是清華或者北大的。有個人就說,哎清華北大啊,好羨慕啊。便立刻有人跳出來說,念書的時候多努努力你也能考上的。那個人就跟帖說。為時已晚了,都已經上大學了,再努力也沒用了。北大那個就問你是哪里的啊?那個人就說,我是理工大學的。便有其他人問,大連理工還是還是華南理工?那個人就弱弱地說道:麻省理工的。

看著季貴人含在嘴邊的笑容。夏唯雅相信時巍瞬間就明白這里面的彎彎繞繞。畢竟他也是喜歡這一招的人,怎么會不了解。

正僵著,菜就都端上來了。

季貴人將天婦羅推到夏唯雅跟前,又將蘸醬給她倒好。似若無其事地隨口問道。

“時先生是怎么跟王小姐認識的呢?”

夏唯雅差點沒一口大蝦嗆死。八成坐在對面的時巍也是同樣的反應,幸虧他東西還沒吃到嘴里,不然八成也的嗆死。

時巍的小女友卻眼睛一亮。仿佛終于有了炫耀的機會,正要張嘴,卻聽到夏唯雅冷冰冰地說道:“他們是在ktv認識的。”

這事她會知道,也是時巍告訴她的。開始的很順水推舟,時巍和人去唱k。請客的人說只有男人唱多沒意思,就叫了他的朋友來,于是其中便有時巍的那個小女友。

季貴人恍然大悟般哦了一聲,低頭笑了笑:“咱們倆也算是在ktv認識的吧?”

夏唯雅皺了皺眉:“嫌那5000塊錢花的委屈了?季少。”

季貴人噗呲一聲笑了起來:“確實有點委屈,你都不知道你走了之后那群妞兒差點沒吃了我。”

夏唯雅哼了一聲:“再讓我喝酒就不止5000了。”

時巍臉色陰沉地看著夏唯雅,低頭吃菜。

“這么說,你真的去陪酒了?”時巍的小女友天真無邪地問道。

正在說笑的季貴人和夏唯雅同時抬頭看著她。夏唯雅瞟了低頭吃飯的時巍一眼。他竟然不攔著。

緊緊地捏著拳頭,他總是這樣。任憑其他的女人欺負她,從未站出來護著她過。

季貴人冷冷一笑:“王小姐家教不錯,陪酒這種事應該常做吧?這樣熟稔。”

時巍的小女友一愣。頓時就冷了臉:“你罵誰呢!明明就是她陪酒!她不要臉!”

季貴人不理會她,淡淡地看著時巍:“確實挺配的。時先生眼光不錯。”

夏唯雅死死地盯著時巍,她倒是要看看,是不是只有她,被人欺負他一點都不在乎。

時巍抬起頭,冷冷地看了夏唯雅一眼。起身就走。

季貴人看著他,低頭笑了起來。還算是有點自知之明。倘若他就這樣厚著臉皮坐在這兒,他反而瞧不起他。

時巍的小女友一怔。咬了咬嘴唇起身追了出去。

夏唯雅緊緊地捏著筷子。這算是維護了吧?這算是為了自己的臉面么?

無法抑制地渾身顫抖起來,手腳冰冷冰冷的。

“我吃不下去了……”胃仿佛擰在一起,夏唯雅現在只想回家。

仿佛是所有的力氣都用光了一樣,她和時巍,到底還是走上了這樣的結局。

季貴人看著門外:“他還會找你么?”

夏唯雅若有似無地點點頭:“他晚上一定會給我打電話。”

因為時巍就是這樣一個人,他的東西哪怕是他不要了,也不準別人碰。他曾經義正言辭地問她就不能等他跟現在的女朋友玩完么?等到他玩完了,他就會回到她身邊。那一瞬間,夏唯雅才發現自己錯的有多離譜。

季貴人支著下巴:“他確實很能引起女人的征服欲。”

那種有著危險氣息的感覺,滿身上下毀滅的味道。女人看到這種男人都覺得自己才是唯一一個可以拯救他,可以讓他走上正軌的人。于是便奮不顧身飛蛾撲火。

“我不能讓你餓著回家,你坐一會兒,緩一緩再吃。”季貴人笑著看著夏唯雅。

雖然跟他預期的撕逼不一樣,他可是都做好了有可能動手的心理準備了。卻沒曾想對方雖然混的不怎么樣自尊心卻還是很強的。

夏唯雅搖了搖頭:“冷得厲害。”

季貴人掃了夏唯雅一眼,嘆了口氣:“浪費了你這身打扮了。”

好不容易打扮的這樣驚艷,卻沒有達到狠狠碾壓前男友的目的,沒有讓他后悔。應該有更多的內容可以聊的。比方說可以用他是高富帥這事去碾壓對方的。可他們這邊還沒發揮出來,那邊就撤退了。

雖然不知道時巍和他小女友回去會不會吵架。至少他們這邊還可以繼續下去。

“算了,我也不耐煩下雨天吃日式料理。去我家吧,我給你下面條吃。”季貴人拉著夏唯雅站起身。朝著外面走去。

夏唯雅眼神放空地被他拉著走,進了電梯才突然發覺哪里不對勁。去他家?!我勒個擦的。這個時候去他家?!這……后面的事大家都猜得到吧?

“那個,季先生,你沒必要做到這個地步的。”夏唯雅試圖勸說他。

假裝個男朋友而已,沒必要做全套吧。

季貴人靠在電梯上,雙手插著兜,一副悠閑的樣子:“我也就只會下面條而已。要是吃家常菜。咱倆就得去傾城家了。”

夏唯雅默默地看著季貴人那完全不當回事的架勢,難道是她想太多了?

“那個,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來。”夏唯雅跟著他走出電梯,奔著地下停車場去。

季貴人掏出鑰匙,回頭看她:“怎么了?”

“你和越傾城的名字……是誰起的啊?”叫了這么久。雖然很順口,卻也確實很奇怪。

季貴人想了想:“爺爺取的。”

說話間就上了車,伸手從后排將夏唯雅的包拖了過來。

“拿件衣服穿上。”

夏唯雅乖巧地接過背包,還沒等掏出衣服,手機就響了。

是江曉羽。

“喂?”夏唯雅現在一肚子話想跟江曉羽吐槽。

江曉羽那邊似乎在下大雨:“喂,我在郊外,今天怕是回不去了。你自己在家沒問題吧?”

夏唯雅默了個,怎么感覺到了來自老天爺的惡意呢?下大雨。孤男寡女,閨蜜也不能作為回家的借口。她是因為時巍不維護她生氣所以開始胡思亂想了么?

每次時巍欺負她的時候她就格外想要報復社會,額不是。報復時巍。還有什么比跟時巍以外的男人在一起更能報復他的呢?

“我知道了,你加小心些。”夏唯雅囑咐到。不是有過下大雨結果就淹死人的么。這事在夏唯雅聽起來就天方夜譚一樣,可是這事真的發生了。

季貴人笑了笑,發動了車子。打開了空調。趕緊回家,他已經餓的前胸貼后背了。

夏唯雅低頭掛了手機,伸手扯出原本穿在里面的棉t恤直接套上。褲子么……可能需要更多的空間。幸虧這車里還算是寬敞,打底褲一穿就上。

季貴人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看著上面那排數字。夏唯雅眼神飄遠。有時候她很討厭自己這樣了解時巍。了解的程度是連時巍都會覺得詫異的地步。

季貴人瞄了一眼,揚了揚下巴示意她接電話。

夏唯雅搖了搖頭。她不想聽到時巍的聲音。用腳后跟想也知道時巍要見她。單獨見她。可她現在不想聽到他的聲音。

“接吧,總要來這么一下的。”季貴人一臉的輕松。扶著方向盤,看著前方。

夏唯雅看著他悠閑的側臉,想了想,拿起電話。

“喂?”

“你在哪兒?”果然是時巍。

夏唯雅皺了皺眉:“有事么?”

“出來,我在老地方等你。”所謂的老地方,便是他們無處可去的時候習慣去的那家賓館。

夏唯雅突然很想笑,事到如今他竟然還以為可以隨意操控她。到底是誰給了他這樣的自信呢?

“我不想再見你了。以后都不要跟我聯系了。”夏唯雅的口氣冷冷的,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別廢話,趕緊出來。”時巍的聲音十分不耐煩。

季貴人突然搶過手機,笑著說道:“不好意思,她還沒吃飯,等我們倆吃完飯再說好么?”

那邊似乎怔住,直接掛了電話。

季貴人一愣,一臉無辜地轉過頭看向夏唯雅:“他是不是討厭死我了?”

夏唯雅點了點頭:“恩,他討厭死你了。”()R580

上一章  |  將女謀略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江南第一媳  衛嬌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妻  大帝姬  神醫靈泉:貴女棄妃  醫來夫貴  農繡  
你可能喜歡看:  [競技]  重生之狂暴火法  美食攻略  完美機甲劍神  重生之網游帝王  網游之術師傳奇  妻囧  差點小清新  
大家都在閱讀:  極品全能學生  校花的貼身高手  龍血武帝  武煉巔峰  鳳回巢  田園小福妻  超級兵王  修羅武神  重生之最強劍神  妖神記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當前查詢耗時:0.07878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