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庶難為妾>>庶難為妾目錄

番外八 結局章

更新時間:2014-12-08  作者:千年書一桐  關鍵字: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千年書一桐 | 庶難為妾 
李錦用萱娘教的這一招,把京東路的官員重新洗了一次牌,為遼東修建長城籌集了近百萬貫銅錢的巨資,也不枉這一趟江南之行了。

一路上走走停停的,到達姑蘇時已經是一個月以后了,由于李錦在山東整的動靜不小,江南路的官員也聽到了皇帝微服出巡的消息,故而,李錦一行剛到姑蘇碼頭,江南路節度使和姑蘇地方官員就大部分知道了,趕到碼頭來迎接了。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同時到碼頭來的還有殷家的人。

李錦征求了一下萱娘的意見,李錦一行住進了殷家,這也是萱娘的意思,既然地方官員已經知道了自己和殷家的關系,還不如就干脆些,直接住進殷家,這樣的話,萬一以后殷家有什么事情,地方官員肯定得看著自己的面上照顧殷家一二。

說實在的,這幾年,萱娘估計殷家把家底都折騰得差不多了,為了修運河殷家就捐了三十萬貫,萱娘成親又花了三十萬貫,阿憶成親少一些,也有十萬貫,所以,萱娘覺得也該為殷家做點什么。

其二,她想去看看生母生活過的地方,她相信這也是凌遠霄的愿望。

于是,李錦拒絕了節度使和地方官員的邀請,直接帶人住進殷家,殷老爺子和殷之緐兄弟兩個喜的不知該說啥好,這下整個姑蘇以后還有誰敢小瞧他們殷家?

凌萱上一世雖然沒來過蘇州,但是從電視電影看過不少蘇州的畫面,故而當她站在蘇州的石拱橋上,看著眼前貌似熟悉的河流和河流兩岸的民居時,她的嘴巴張大了。

城還是這城,水還是這水,就連兩邊的房子和河里的小船都似乎跟后世看到的一模一樣,蘇州城穿越了千年的時光,竟然沒有更換容顏!

“怎么了?”李錦看著驚訝的萱娘問。

“沒什么,你說有什么是千年不變的?”

李錦還真一下問住了。

剛要拉著萱娘細問,便到了殷家門口。

殷家早先一直是姑蘇的巨富,故而占據了姑蘇城里最繁華的閶門半條街。大門前有一塊影壁,這點跟長安城里不一樣,長安城里的影壁是進了大門才有。這里的影壁卻是在外面,影壁和大門前有一個小小的廣場,是用來停車馬的。

萱娘抬頭看著大門上連個門匾都沒有,便隨口問了一句。

“殷家之前只是商戶,不能建門楣,如今雖然也入了士族,可是也不好題什么字,畢竟沒有功名。”殷老爺子慚愧地說道。

萱娘聽了笑吟吟地看著李錦。

李錦牽起了萱娘的手,笑道:“夫人有命,不敢不從。”

“多謝夫君成全,妾身親自磨墨。”

殷老爺子這才明白,皇上是要親自為他們殷家題寫門匾了,忙跪了下去。

“外公,你是夫人的外公,也是我的外公,如今不是在宮里,不用這么拘禮。”李錦親自扶起了殷老爺子。

“對對,舅舅,舅娘,趕緊帶我們去住的地方,這么熱的天,身上黏黏的還真難受。”萱娘笑道。

“這孩子,說話還是這么不講究。”凌遠霄搖頭笑了。

“無妨,我喜歡就好。”李錦看著萱娘,寵溺地笑了笑。

顧氏聽了忙帶著萱娘等人穿過天井進了大廳,李錦對這些庭院、天井等建筑都頗有興趣,一路走一路問,到了第四進,里面有五六處小巧的庭院式樓閣,顧氏忙著帶人現收拾,因為殷家怎么也沒有想到,皇帝會住進他們家來。

萱娘和李錦住進了以前殷敏的繡樓,站在二樓的窗前,能清楚地看到河里的商船,店家一邊搖著槳一邊吆喝,家家都有的碼頭,想要買什么,也吆喝一聲,商船就會停靠過來,還真是一個熱鬧的所在。

“喜歡嗎?”李錦從后面抱住了萱娘。

“喜歡,這里更有生活的氣息。”

“生活的氣息?”李錦思考了一會,會心地笑了。

“以后,等我們的杭兒大了,朕就把皇位讓給他,然后帶著你,我們四處尋找生活的氣息去。”李錦把頭靠在了萱娘的肩膀上,也看著外面的熱鬧。

這種市井生活對他來說是新奇的,令他想起那些年陪萱娘去過的西北,正是因為有那兩年的陪伴,他和萱娘才會有那種生死相隨的刻骨銘心。

“好,這是你說的。”

萱娘轉過身,在李錦的唇上點了一下,兩手掛在李錦的脖子上,笑嘻嘻地說:“錦郎,在你讓位之前,你必須把這長城修好了,我可不想我兒子這么辛苦。”

在古代兵器落后的條件下,萱娘知道這長城還是很有防御作用的。

李錦聽了這話,在萱娘的臉上咬了一下,道:“你就忍心讓我這么辛苦?”

“不管你做什么,你都有我陪著,我不知道,杭兒將來也是否有這運氣?”萱娘看著李錦,巧笑嫣然的。

“夫人言之有理。”李錦一把抱起了萱娘,直接放到了繡床上。

皇上和皇后微服來蘇州住在殷家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姑蘇城里城外的,很多慕名來看李錦和萱娘的人一早便站在了大門外等著,對殷家的生活帶來諸多不便,除了普通的百姓,附近的官員也是絡繹不絕。

沒辦法,誰叫他們這么高調地住進殷家呢?

于是,每天的上午都成了李錦會客的時間,下午,李錦一般會領著萱娘化個妝從后門偷偷上船,兩人會去一些酒肆、茶樓坐坐,聽一些市井新聞。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飛快,一眨眼,兩人在姑蘇逗留了十天,有些超出李錦的預期了。

臨走的這天,也是殷家掛匾的這一天,姑蘇城里萬人空巷,殷家的大門前更是圍得水泄不通,辰時正,殷之毓和殷之緐兄弟兩個抬著一塊用紅布蒙著的門匾走了出來,門口的人群一下轟動了,有人大聲喊:“皇上寫的是什么啊?”

殷之毓放下牌匾,抱拳對眾人說:“各位稍安勿躁,我們這就把門匾掛上。”

殷之毓的話說完,早有人搬了梯子出來,兄弟兩個抬著門匾放了上去,一時鞭炮聲響起,殷之毓掀開了大紅的綢子,露出了五個蒼勁有力的大字,“姑蘇第一錦”。

“姑蘇第一錦?”有人大吃一驚。

這皇上是要抬舉殷家了。

殷家人是要走鴻運了。

“皇上呢?皇后呢?我們聽說皇上皇后今天要走,特地來送送,我們想見皇上,我們也想見見皇后。”

“就是啊,皇上和皇后都要走了,今天再不看一眼這輩子只怕都沒機會了。”

“對了,我聽說皇后在長安城里為了修建運河募捐的時候,說是捐一萬貫錢便能進皇宮由皇后親自設宴招待,不如我們今天也來出點錢吧,聽說圣上如今打算在遼東那邊修長城,也缺銀子使呢。”有人提議道。

“好啊,皇上要是給我家也寫一塊匾,我也捐一萬貫。”有人大聲說道。

“切,我捐兩萬貫。”有人不屑。

姑蘇歷來就是富庶繁華之地,不消說城外一望無垠的農田、桑樹和水塘,家家院子里成排成排的蠶架、紡車,城里也是有數不清的各種作坊,故而,姑蘇城里一向是商賈云集,能輕易拿出上萬貫家財的人還真不少。

殷之毓兄弟兩個聽了,相視一笑,他們是知道李錦這些年有多缺錢的,萱娘沒少為這事找殷家宋家幫忙。

“外甥女,外甥女,外面來了很多人要送給你們送行,他們看了皇上給我們殷家題的字,說是也想花錢買皇上的筆墨。”

“花錢買朕的筆墨?”

“他們都想見見皇上和皇后,還說皇上若給他們題字,也愿意花一萬貫的也有愿意花兩萬貫的,興許還有更多的呢!”殷之毓興奮地搓了搓手。

“夫君,我出去替你磨墨。”萱娘先于李錦做出反應,調皮地一笑。

“不可,皇后乃千金貴體,怎么能在眾目睽睽之下露臉呢?”凌遠霄制止道。

“爹,沒關系的,我是皇后,皇后是該母儀天下的,既然他們都是我和錦郎的臣民,我們出去見見他們也是應該的,更何況,女兒這也是為了夏國著想。”

“好,好一個母儀天下,就依皇后吧,都是夏國的子民。”李錦點頭同意了。

一刻鐘后,聽風幾個抬了一張大書桌到了殷家的大門前,高聲說道:“皇上說了,今天就給大家寫十個門匾,價高者得,皇上還說了,這銀錢通通是用作修建長城用的,多謝大家了。”

眾人一聽,有意向的趕緊回去籌錢了,畢竟能買來皇上的筆墨往家門上一掛,這是多少代的榮耀?

有了皇上親書的門匾,誰還敢小瞧你?

亂哄哄之際,李錦和萱娘攜手走了出來,這一次,萱娘沒有戴幕籬。

可問題是,這些人并沒有認出這就是皇上和皇后,因為兩人都是一身簡單的細紗衣裙,很普通的衣料,李錦頭上的玉簪還是那年萱娘在西北壽昌買來送他的,而萱娘的頭上,也是當年李錦親自為她選的步搖。

“這兩人是誰啊,怎么看起來恁年輕恁好看?”人群中有人私語。

“不知道啊,看,這兩人走到了書桌前,莫不是他們就是皇上和皇后?”

“不能吧,這皇上和皇后穿的也太簡樸了些。”有人搖頭。

“是啊,聽說皇后把錢都用來修運河了,沒看皇上都免除了徭役,又免了人頭稅,敢情這皇上也是一個窮人了。”

李錦看了大家一圈,眾人見李錦似乎有話要說,便安靜了下來。

“本來,我們夫妻兩個是不想驚動大家的,可是朕聽說姑蘇的百姓們想見見我們,我們就出來了。誠如大家聽說的那樣,那幾年皇后為了開鑿運河的經費不惜放下身段去募捐,今日朕也學一次皇后,也放下身段,為了北邊的長城募捐題字,還請大家多多捧場。”

李錦說完,沖大家抱拳一笑。

眾人哄堂大笑。

原來這皇帝也可以這么親民,竟不是皇帝,竟是來賣藝的。

李錦在眾人的哄笑聲中提筆開始寫字,萱娘在一旁磨墨,因為只是門匾,多半只是四個字的,倒也簡單,差不多一個時辰后,李錦便把字幅寫好了。

拍賣之前,萱娘也掃了一圈人群,朝大家微微一笑,道:“或許大家很多人都覺得我們不像是皇帝皇后,是來賣藝的。”

萱娘的話說完,眾人又是一笑。

“大家可能還不知道,這幾年皇上為了籌集開鑿運河和修建長城的銀錢,一直憂心忡忡的。大家可能會不解,為什么要修運河,為什么要建長城?修運河的好處也是為了讓夏國盡快富起來,使南邊的東西能很快運往北邊,還能把南邊多余的水往北邊引,以后你們去長安城也方便快捷多了。”

萱娘盡量用一種普通老百姓都能聽得懂的語言說話,頓了一下,接著說:“至于修長城的好處,那就更明了了,大家可能也知道,我們夏國這么多年的戰亂,百姓的日子一直過得很苦,尤其是北邊邊境線上的農民們,好容易一年的莊稼種熟了,可那些外族人說搶就搶了,不但搶米糧,還連人帶牲畜一塊搶,這樣的話,長此下去,誰還愿意在邊境線上過日子?可邊境線上要沒有人守著,那豈不是把我們夏國的土地拱手讓給外族?你們愿意嗎?”

“不愿意。”底下有人喊。

“我們也不愿意,皇上前些年想御駕親征,他想痛痛快快地跟遼國打一仗,遼國的野心自然是我們中原的花花世界,可我們前些年一直跟遼國、金國、蒙古、吐蕃、西昌人不停地打,我們根本沒有這個實力再去開戰,因為我們一旦跟遼國開戰,這些國家肯定也會趁虛而入,他們早就想瓜分我們的中原大地,因為我們中原有他們想要的糧食、絲綢、茶葉和瓷器,有他們想要的黃金白銀。所以,這仗不能輕易開打,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將養生息,恢復生產,同時,我們還要在邊境線上修一道長城,長城修好后,那些外族人也就不能輕易越過長城來搶我們的人和東西了,如此一來,我們就可以在邊境屯田,大力開荒種地,可以養活更多的百姓,還可以開放關口,跟那些外族人通商,把你們南邊的好東西賣給那些外族,掙他們的銀子,你們說,這長城該不該修?”

“修吧,修吧,總比常年抓壯丁打仗強。”有人喊道。

“多謝大家理解,我們夫妻兩個今天在這里厚顏向大家募捐了,錢不在多少,心意到了就成。”萱娘說完,向眾人屈膝行了個禮。

“皇上皇后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都是為了夏國的百姓,我們多少也出一些吧。”有人說道。

于是,很多人往書桌上送錢票了,十貫、二十、五十、一百,一會便堆成了山一樣。

李錦見了對著萱娘,抱拳一笑。

十年后。

十年也只是一個彈指間,當萱娘和李錦站在遼東的城墻上看著綿延起伏的長城時,萱娘已經由昔日那個碧玉年華的少女變成了今天五個孩子的母親,而李錦,也由昔日那個勵精圖治的弱冠皇帝成為了聲名大鵲的一代帝王,因為昔日那個風雨飄搖、戰事不斷的夏國也終于成了一個讓鄰國側足而立的富裕大國。

再也沒有戰亂,沒有掠奪,邊關的城市來往的是絡繹不絕的商人,他們在這里互通有無,于是,昔日滿目蒼夷的邊境城市如今成了繁華的商埠。

萱娘看著關外的風光,再看著已經是豆蔻年華的李棐領著四個弟弟在一旁嬉戲玩鬧,再看著身邊站著的李錦,伸出了自己的手,環住了他。r1152

(天津)

上一章  |  庶難為妾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江南第一媳  衛嬌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妻  大帝姬  神醫靈泉:貴女棄妃  醫來夫貴  農繡  
你可能喜歡看:  [軍事]  最強特種兵王  特種兵之利刃  傭兵的戰爭  三國之鬼神無雙  重生三國之天朝威武  亂唐  浴血兵鋒  
大家都在閱讀:  極品全能學生  校花的貼身高手  龍血武帝  武煉巔峰  鳳回巢  田園小福妻  超級兵王  修羅武神  重生之最強劍神  妖神記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當前查詢耗時:0.093693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