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我的美男夫君們>>我的美男夫君們目錄

第四五六章 大結局(下)

更新時間:2015-02-01  作者:楊小棲  關鍵字: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楊小棲 | 我的美男夫君們 
“無妨?什么無妨?你知不知道你會沒命?”我忍不住心疼,但心里更多的是生氣,我不想聽到幽羽如此不在乎自己的話。

幽羽愣了下有些尷尬的笑笑:“不會沒命的,我不會讓公主白救我的,我體內的毒我雖沒法解,但有辦法控制?”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控制?怎么控制?控制了也會毒發,也會讓你疼得死去活來,萬一哪天控制不了了呢?”我生氣,很生氣,說話的聲音便大了些,幽羽整個人愣住,半晌才道。

“疼一點沒什么,萬一哪天……那我也只能對不起公主了。”

我定定看著幽羽,因生氣而呼吸加深,氣氛變得緊繃,一直站在一旁當透明人的沉魚上前淡定開口:“公主,息怒,別生氣,小羽再想想有沒有辦法解毒。”

幽羽朝沉魚抬了下眼,再垂下眼去,抿緊了唇,一臉躊躇,像是要說什么,終究沒開口。我狠狠吐出一口氣,平復心中的怒意,放柔了聲音問:“真沒辦法解毒嗎?”

幽羽渾身緊繃,點了點頭。

我轉身離開,心里滿是矛盾,站在幽靜的石子路上,抬頭望天,今天天氣晴好,月朗星稀,我的心情去紛亂不堪,不知該如何是好。

“小月兒,有些事順應心意就好,不必太過糾結。”鏡玄不知從哪冒了出來,悠悠說了這樣一句話,從我面前悠悠飄走。

“公主你是不是有辦法為小羽解毒。”鏡玄走后沒多久沉魚又出現,他問我,語氣不是詢問而是肯定。

“是什么方法?會危害公主的生命嗎?會危害別人的生命嗎?對公主有害嗎?對別人有害嗎?為危害社會安定民族繁榮嗎?”

“行了你。”我瞪了沉魚一眼,越說越扯。

我抿了下唇略一沉默后道:“不會有你說的危害,但是……”

“沒什么好但是的。”沉魚截斷我的話:“既然不會有危害,那公主就幫幫小羽。”

回到月園的時候,小果也勸了我幾句,可我還是猶豫著,第二天文睿也勸了我幾句,我還是猶豫,可當下午幽羽又毒發時,看著他那隱忍著疼痛的模樣時,我終于下定了決心為幽羽解毒。

在給幽羽喂了壓制毒發的藥,他整個人沉靜下來后,我讓沉魚將幽羽送到我房間浴池里,再將沉魚趕了出去并將浴室門扣上。

我心里有些緊張,“咚咚”跳得飛快,站在門口看著被沉魚放到水里靠在浴池邊雙目緊閉的幽羽,用眼神緩緩描繪著他的五官,精細而立體,就像西方的精靈王子,這讓我想起第一次在酒樓看到他的情形,明明存在感低得讓人忽視,我卻就那樣將他的形象記在了心里。

或許這就是緣分,是羈絆。

我緩緩向浴池走去,眼神一直不離開幽羽,踏入池中,將有某功能的藥喂他吃了下去,坐在旁邊,靜靜等待著藥效的發作,幽羽的毒在體力,我不像幽羽體內有毒,有方法只需對掌就能將文睿體內的毒吸到自己身上。

所以我得通過跟他那什么將毒吸到我身上用異能燒掉。

可是我等了很久,等到心跳恢復正常頻率,按幻的說法,這藥下吃去沒一會兒就會有作用。

這還是有一次我好奇跟幻要來看看的,原本想讓幻吃試試藥性,但幻說他面對我根本不需要藥,而且他沒吃藥我都吃不消,若是再用藥,他怕我會很危險。

最后這藥我們拿到了花樓里去試,于是看到的畫面很生猛,猛得我恨不能自插雙目,考慮到幽羽體內毒太多,需要多釋放幾次,再一個就是他在昏迷中我想大概需要藥物的輔助我才能為他順利解毒。

計劃是美好的,可現實總是會有意外,這極品色藥,對幽羽竟然沒用,我不死心,又等了好一會兒,幽羽還是沒反應,我現在想的是難不成被他體內的毒給消解了?

后來才了解到,幽羽因被花芷郁強行灌過太多這種藥,身體已經對這些藥里普通一些的產生了免疫,而就算是極品色藥普通人的劑量于他也是無用。

跟我說這些的時候幽羽很忐忑,我心疼幽羽的同時很憤怒,憤怒花芷郁曾對幽羽的折磨與傷害,直后悔就那樣讓她死了簡直太便宜了她一些。

幽羽問我會不會嫌棄他,我當然不會,一個人的過去,只是過去,他的那些過去是沒有我的過去,而且那并不是他愿意的,我當然不會因此而嫌棄他,我在乎的是我們在一起的日子,在一起,一起向以后走去,就不該被過去牽絆。

那是我第三次看到幽羽流淚,第一次是在他重傷在樊城等我見到我的時候,第二次是我為他生下女兒的時候。

第一次看到他的淚時,我只是看著,第二次我抬手輕輕為他拭去,第三次,我低頭輕柔地吻上了他的眼角,吻掉了他的淚。

幽羽從來都不是輕易流淚的人,從在樊城看到他那么狼狽,在鬼醫為他療傷時也只是咬牙忍著痛,毒發的時候也是一樣,他的淚都是為我而流。

話再說回到現在,既然藥無用那我便只好親自上陣,可當我將那些婚后中夫妻生活實戰學習來的技能,一一在幽羽身上應用過后,我頹敗的趴在了水池邊。

偏著頭看著雙眼緊閉的幽羽,我郁悶得想撞墻,這可怎么辦呢?他不會是痿了吧?要是那樣我可就沒辦法給幽羽解毒了。

一想到解毒,我心里又氣又急再加上失敗的哀傷,忍不住伸手去戳了戳幽羽的臉輕悠道:“幽羽你告訴我,我該怎么辦?我不是有意要冒犯你的,你是不是心里有排斥,自動抵抗了?

我不是要冒犯你,我想為你解毒,想要你好好活著,跟我們一起好好活著,我會保護你,我們都會保護你,再不讓你受苦,你睜開眼睛看看我,看看我是誰?”

好吧,他眼睛現在看不到,我悠悠吐出一口氣,心里悶得厲害。

“公主……”幽羽虛弱低啞的聲音傳到我耳中,我心中一喜,原本,我只是想發泄的說說話,并不想能得到幽羽的回應,如今能得到回應我開心不已,直直盯著幽羽,看著他緩緩睜開了眼睛,沒有聚焦的眼滿是迷蒙,碧色的瞳純凈而璀璨,就像一個孩子。

接著意識到自己的情況,瞳孔立即收縮布滿了驚懼,絕望的恐慌與懼怕,渾身不受控制的微微顫抖起來。

看到幽羽的表現,我的心當即便被狠狠撞了下,一層因幽羽而生的冰殼瞬間破碎、消融。

“幽羽,你醒了?”我不自覺放柔了聲音:“別怕,是我,我不會傷害你?”

“公主,是你?”幽羽愣了下,驚懼并未消退又增加了些驚疑:“公主,真的是你?你?我?”

幽羽整個人顫抖得更加厲害,眼中閃過一抹失望與受傷,咬緊了下唇,面上的表情又變得堅決,只是那堅決里帶著點視死如歸的灰暗。

大概能想到幽羽的想法,我幽幽吐出一口氣:“幽羽,你說你體內的毒你解不了,你可以用藥壓制,但是,我有辦法解你體內的毒,我可以把你體內的毒吸到我身上,方法就是你想到的。”

幽羽整個人僵住,愣愣坐在水池里,不知想著什么,半晌才有些不敢相信的呢喃:“公主要為我解毒?”

“是。”我坦然面對著幽羽肯定點頭。

幽羽仿佛松了一口氣又隱隱有些矛盾的失望,還略帶尷尬:“我不值得公主這么做。”

“值不值得,我說了算。”我的口氣有些強硬,頓了頓又輕輕吐出一口氣放柔了聲音淡淡道:“我不想看到你毒發的痛苦,那樣我心里會很不舒服,你說了,你的命是我的,所以我要對你負責。”

“公主。”幽羽吶吶呢喃。

“若你的毒不解,就是我的負擔,你想那么讓我負擔著嗎?你每一次毒發大家就為你揪緊了心,你想讓大家一直這么擔心著嗎?”我停住,看著幽羽動容了又糾結的表情。

看著他思考得差不多繼續道:“到底你要不要我給你解毒?若你現在說自己有把握將毒解了,我現在就離開,我只問你,你的回答是什么?若你還是說醫者難自醫,我就留下。”

幽羽靜靜沉默著,我耐心的等待著他的答案,看著他面上的糾結,我活動了下身子發出水聲,幽羽面上一急,想開口又咬緊了唇。

我看著他,知道了他的答案,在心里悄悄嘆息一聲,柔聲道:“若你答應我給你解毒,你就點下頭。”

幽羽略一猶豫,本就低垂的頭垂得更低,緩緩點了下頭。

我松了一口氣微微一笑,靠近幽羽,將他緩緩擁到懷里,幽羽渾身僵硬得厲害,下意識的就要抗拒,我立馬停下將他擁緊的動作并微微松開了他一些,我想就曾經幽羽受過的脅迫與暴力,絕對不能對他硬來,但并不完全放開,柔聲安撫:“幽羽,別怕,放松一些,我不會傷害你。”

感覺到幽羽沒有了下意識的防備與抗拒,我再將他緩緩摟緊,就這樣帶著柔情摟著他,讓他適應我的擁抱,接受我的擁抱,等到差不多再輕輕吻上了他的肩膀。

可這樣一個小小的動作幽羽還是被嚇住,剛剛放松下來的身子又緊繃起來,并抬手推我壓抑著痛苦道:“公主,我太臟了,我……”看著眼中帶上痛苦,慌亂抗拒起來的幽羽。我心中一急,用嘴堵住了他顫抖的唇。

幽羽不再抗拒,就在我想著要糟糕時,他愣愣的瞪大了眼,眼中滿是不敢置信,痛苦慌亂被詫異取代,我退開,直直看著幽羽小心的叫了聲:“幽羽。”

“公主?”幽羽眼中水光閃動。

“幽羽!”我有些拿捏不準他的情緒,感覺上他很激動不像生氣不像排斥,有些喜悅卻不敢相信這份喜悅的真實性,很矛盾。

就在我努力猜測幽羽的情緒時,“嘩啦”一聲,幽羽突然上前吻上了我的唇。

雖然很艱難,我還是成功了,而且我驚喜的發現,當我們徹底融合在一起時,異能便自發的吸收幽羽體內的毒。

異能興奮的將幽羽體內的毒吸收過來并燒掉,顯得無比歡快,根本無需等到他釋放才會將毒吸過,所以,當幽羽釋放時,他體內的毒也被異能吸燒了個干凈,一次性成功解決。

我跟幽羽抱在一起狠狠喘息著,等待著余韻緩緩褪去。

在某個運動的過程中,一直緊閉著雙眼的幽羽緩緩睜開了眼睛,先是有些不適應的瞇了瞇,又將眼睛閉上,再緩緩將眼睛睜開。

我驚喜的看著幽羽,待他徹底睜開眼睛時,定定看著他忙問:“能看見了?”

幽羽的眼睛又恢復了聚焦,清亮的碧色眼眸里倒映著我滿是驚喜的容顏,我知道幽羽定是能看見子,他眼睛失明就是因為中毒,現在他體內的毒都被我異能燒掉了,眼睛自然就是能看見了,好在,眼睛沒因毒而壞死。

后面我了解到,若幽羽的毒解得再晚一些,那么他的眼睛就算毒解了也會看不見,因中毒實在太久的話,眼睛就會被毒毒壞,不過,好在現在一切來得急。

“公主。”幽羽定定看我好久之后,才微微一笑,帶著點靦腆一點羞澀、一點感激、一點感動、一點輕松與安心。

“現在身體感覺怎么樣?”我目光灼灼的看著幽羽,醫者難自醫,但診斷自己身體的情況還是基本能力。

“嗯。”幽羽點頭,閉上眼仔細感受自己的身體,片刻后睜開眼睛,驚喜的看著我,點點頭有些激動有些不敢置信:“一點毒都沒有了。”

“那太好了。”因為開心我給了幽羽一個激動的擁抱,抱上之后,才后知后覺的發現我們現在是光著的,不由得同時一僵,我沒放開幽羽,他也沒將我推開,我們就這樣又順其自然的來了一次。

當我們從浴室出來時,除了幻跟寒煙,其他人都在外面,大概是因為在浴池泡得太久,我感覺頭有點暈,發困,跟大家打了個招呼便往臥室走,倒頭就睡了過去。

是意料之外的也是意料之中的,睡著后我進入了魂境,立于虛空之中,我看著對面囂張的冰藍色火球仿佛處于一種緊張的備戰狀態,在它上方的八方水陣,剩余的一個方向里旋轉著一個碧色的水球。

八方水陣八方齊,陣啟。

八個水球同時旋轉起來,向兩旁射出耀眼的水柱,形成一個八方星陣,璀璨生輝,一直隱藏在遠處的風球“嗖”一聲飛到了陣眼中,八方水陣立馬光芒萬丈。

我周圍漆黑的虛空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只見四周出現了連綿起伏的群山,頭頂的虛空也變成了藍天白云,漸漸地風起了,云層滾滾顏色加深,遮住了藍天,雨淅淅瀝瀝的從空中落下,讓整片天地迷霧朦朧,雨水中夾雜起雪花,雨消雪漲,片刻便將群山覆蓋上一層雪白,雪停風吹,雪融成冰,冰融成水,從高山上緩緩流入河中,淌到湖里,湖水蔓延匯入海中。

我周圍的場景瞬間變換,我依舊站于虛空之中,腳下是一望無際的蔚藍大海,海浪翻涌,一個閃爍著八種顏色的大水球從海里破水而出,“嘩啦”空中落下一條龍卷風,旋轉的風頭推動著水球猛的向另一邊的冰藍色火球飛去。

水球跟火球迅速撞到了一起,我感覺整個空間都震了下,人也搖晃幾下才站穩,帶風的水球跟火球大戰起來。

水與火與風,水弱則被火燒干,風弱則加動火焰燃燒,水強則將火澆滅,風強則將火吹熄。

如今,水、風強力融合,沒多久便將冰藍色的火球包裹,蠶食,整個空間水霧彌漫,只見冰藍色的火球努力掙扎反抗,終究是抵不住強水強風的聯合攻擊,慢慢變小,漸漸熄滅了最后一絲火苗。

混合著風的水球也同時散開,飛速向空中射去眨眼便消失在白霧迷蒙的魂境內,而那些白霧緩緩融合起來,在原本冰藍色火球的位置形成一個銀白色的光球。

整個魂境都籠罩在一片銀白色的柔光中,光球向我射來幾道光束,在我身體里緩緩竄動,讓我感覺渾身暖洋洋舒爽異常,光束溶解在了我體內,讓我心里生出了一種久違的感動。

銀白色的光球光芒燃動,我直直盯著它,看到了一場神與魔的大戰。

璀璨的星空下,我虛立于空中,月色的長發月色的衣裙隨風飛揚,渾身散發著月柔的光暈,盡顯絕代風華。在我的對面,虛立著的是一渾身黑色衣裙的女子,女子妖艷,帶著濃濃的怨毒。

我是天界月神,大戰魔界魔姬,在這一場大戰中,魔姬被我的光球擊中灰飛煙滅,而我因救小果中了魔姬的“魂焚咒”將墜落輪回遭受十世烈火焚身焚魂之苦,每一世只能活二十歲,在第十世后便將灰飛煙滅。

陽神是我哥哥,他想到用八方水陣為我解咒,但八方水陣,需要八個水系主神心甘情愿為我下凡,并在凡間找到我與我真心相愛。

現在我已是第十世,左宣他們便是為我下凡的水系主神,雖我一世只能活到二十歲,但一輪回一百年。

冰神鏡玄為我下凡自我冰封等了我一千年,而左宣他們為了我輪回十世,小果也一直追隨著我輪回。

如今第十世是最后一次機會,前九世的失敗,讓陽神在這一世也忍不住下凡,他就是藍燁,今后保我在凡間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醒來的時候床邊圍滿了人,我兩位父親在,也都在,一直在外忙碌的幻跟寒煙也不知何時已回來。

我的眼神從他們面上一一滑過,他們為我那樣的付出,讓我怎能不愛?我該如何報答他們的付出?我想只有用生生世世的愛吧!

我與他們就這樣靜靜對望著,內心里的滿足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月兒,你可算醒了。”坐在床邊的文睿緊緊握住我的手。

“爹。”我給了文睿一個微笑再看向他旁邊的花瑾:“父親。”

“我昏睡很久了嗎?”我撐著身靠坐在床頭,活動了下肩膀,感覺精神飽滿渾身充滿了活力。

“也沒多久,今天八月十五了。”站在文睿他們身后的沉魚淡定開口。

“確實也沒多久。”我嘿嘿一笑,收到了眾夫君的白眼。還沒到異能爆發的時間,我莫名其妙的就昏睡了五天五夜,我想他們肯定是擔心壞了。

文睿跟花瑾站起身讓開位置,讓幽羽給我把脈檢查身體,我乖乖配合,幽羽得出的診斷結果是,我現在非常健康。

“那能生寶寶了吧?”沉魚急切的問了句。

“嗯。”幽羽站起身走到沉魚身邊微笑點頭:“能。”

我的夫君們面帶喜色面面相覷,然后鳥獸狀散開,看著他們三三兩兩低聲交談著往屋外走,我有些莫名:“你們去干嘛?不想聽我昏睡間看到了什么嗎?”

所有人充耳不聞,絲毫不受我影響的往外走,不知在激烈的討論著什么,隱約聽到什么睡,什么生男寶女寶的。

“因為你們,詛咒解了,我每個月再也不會病發了。身體倍棒吃嘛嘛香。”我沖著他們的背影大喊,所有人回過頭來看我,帶著深情的笑,對于我詛咒解除了的事他們似乎并不意外。

“謝謝你們。”我微笑著呢喃,真的非常感謝。

今天是中秋節也是我十九歲生日,也難怪所有人都在,我醒來的時候是上午十一點,夫君們離開是要去親手做月餅與我的生日蛋糕。

午膳之前藍燁跟鬼醫來到我府上,最近一直忙碌著影子都沒見著的海棠跟玉笛也出現,他們說來給我過生日。

我還收到了俏兒托人給我送來的禮物,幾盆罕見的銀白色的花,很美,她如今又懷有了身孕所以不能來京都,她小日子美滿幸福,這讓我開心且安心。

中秋是團圓佳節,去年過年時我以為我們一家已真正團圓,其實如今才是真正的大團圓。

午膳結束后,花瑾帶著文睿回房午休,海棠跟玉笛回“朝秦暮楚”,藍燁也在坐一會兒后離開,說是去找孫思凡,他這夫追得有點困難。而比藍燁更困難的是鬼醫。

徐籽呈在曾城,她在京都,今年中秋他們是別想一起過的了,我的夫君們三三兩兩的結伴離開,大廳只里剩下我跟鬼醫,鬼醫握著拳信心滿滿的說:“明年一定要跟他一起過。”

“你既然還沒追到他,要不要我獻個計給你?”我看著鬼醫笑得十分高深(?)。

“什么計?”鬼醫眼睛亮閃閃的看著我。

我故作神秘的招手讓鬼醫靠過來,在她耳邊如此這般的說了一番,鬼醫表情幾經變幻,嘿嘿笑了兩聲,抬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好的,反正京都也沒我什么事了,我趕緊回曾城把他拿下。”說完便閃身離開。

這急性子,我看著只剩下我一人空空如也的大廳,搖搖頭,其實我給鬼醫獻的計很常見也很爛,就是讓她跟徐籽呈生米煮成熟飯讓徐籽呈對她負責,沒想到居然能得到她的茍同,并如此急切的去實施。

我也離開大廳回“月園”,走進臥室發現我原本的床不見了,換成了一張比我跟小果他們結婚時新房里那張更大的床,我驚愕的僵站在臥室入口,珠簾從我手上落下發出清脆的碰撞聲。

才一會兒的功夫,我這床就換了,這到底是誰的主意?我回神過來有些黑線的后退兩步,差點踩到誰的腳尖,轉頭,對上鏡玄萌閃閃的銀瞳:“小月兒,你打算什么時候迎娶我進門?”

“呃……”我呆了下反問:“你想呢?”

“嗯,我昨天看了下日子,兩個月后吧!”鏡玄一臉開心:“兩個月做準備也剛剛好。”說完轉身歡樂離開。

于是,兩個月后我迎娶了鏡玄,一年之后迎娶了幽羽。

片刻之后,我的夫君們齊聚我的房間,我問那大床怎么回事,他們說那是送給我的生日禮物。

我滿臉黑線,有點想燒了那個所謂的生日禮物,于是想起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抬起右手,心念一動,一團銀白色的光焰在我手心跳動著,看得夫君們都愣了愣,我心中一喜,沒有了代表著詛咒的冰藍色火焰,擁有了象征著神力的銀白色光焰,我的實力更勝從前。

跟幾人去院中測驗了我現在銀白色光焰的力量后,我們一群人圍坐在我房間外室的圓桌旁。

左宣將一個放滿竹簽的竹筒放到圓桌中間,微笑的看著我道:“公主,今天你生日,我們除了送給公主的大床當生日禮物外,還給公主準備了一個幸運大抽獎。”

“幸運大抽獎?”我看著圓桌上的竹筒挑了挑眉。

“嗯。”其他人點頭,眼睛閃著不同程度的光盯著我。

“具體怎么說?”我微微蹙眉。

“這里面的簽,上面寫著我們的名字,公主抽到寫著誰名字的簽,今晚誰就是公主的生日獎品。”左宣從容解釋。

“供公主賞玩。”幻朝我笑笑補充,那清澈的帶著純然嫵媚的眼眸充滿了魅惑。我仔細算了算,從去東北郡再到回來這么久,一直還沒跟幻一起睡過,想著他那柔若無骨的身子,我差點脫口而出“就你吧不抽簽了。”

寒煙橫了幻一眼,帶著冷傲在我開口之前開口:“某人注意不要破壞規矩啊!”并將竹筒放到我手里:“公主搖吧,搖好了趕緊抽。”

在幾人的注視下,我抓著竹筒搖了搖,再緩緩抽出一根竹簽,動作故意極緩慢地吊他們胃口,抽出來之后還用手按著,果真像摸獎一樣慢慢移開手指,看到竹簽上的名字時我眨了眨眼。

“誰?”炎渝最急性子。

看著大家面上的期待,我將竹簽放到桌上,大家都往竹簽上看,有人失望有人驚喜,沒被抽中的起身離開。

“切,真沒意思,走了走了。”

“哎,怎么這樣!”

“真是,公主手氣真臭。”

“今晚我們上街看花燈去好了。”

“聽說今晚街上很熱鬧呢!”

“是的是的,我要去參加猜謎贏獎品,哈哈。”

“我們一起,看誰贏得多怎么樣?”

“好啊好吧!”

最后房間里包括我在內只剩下三人,另外兩個是幻跟遲暮,我跟倆人一時相視無言,略略沉默后我問:“這簽怎么是這樣的?我還以為一支簽一個人呢。”

幻跟遲暮相視一眼輕輕一笑。

幻將竹筒里的簽拿出來給我看,我越看越黑線,難怪竹筒里的簽那么多,原本我還以為那樣每個人抽中的機會會多,沒想到簽上不僅有寫著一個人名字的,還有兩個的三個的四個的甚至更多,各種各樣不同的組合,難怪他們要準備一張那么大的床。

晚上,我從浴室泡完澡出來,看著原本只有幻跟遲暮的臥室里,多了左宣、左楓、炎渝、寒煙、沉魚、幽羽、鏡玄、小果,看著十人有說有笑的模樣,突然我想起在我靈魂穿越回歸之前那些天常常做的一個夢。

夢里是一間低調奢華的古色古香的房間,我躺在房間內一張超大的床上,躺在我左右兩邊的是幾個美得不能再美的長發美男,然后……

然后,美夢成真!

(全文完)

祝大家2015年夢想成真!R1152

(明智屋中文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上一章  |  我的美男夫君們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錦田  福至農家  大帝姬  美人神棍  農嬌有福  重生之悍女青葉  甜香農家  
你可能喜歡看:  [靈異]  青葉靈異事務所  地獄電影院  極具恐怖  霸道鬼夫好難纏  極品捉鬼系統  重生之心理罪宗  詭運  
大家都在閱讀:  龍血武帝  校花的貼身高手  修羅武神  隱婚100分:惹火嬌妻嫁一送一  守婚如玉:Boss寵妻無度  八荒劍神  妖神記  武煉巔峰  太古神王  撿個校花做老婆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07878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