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百媚千驕>>百媚千驕目錄

第二百九十一章 幸福(大結局)

更新時間:2014-10-18  作者:千島女妖  關鍵字: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千島女妖 | 百媚千驕 
一轉眼,六年過去了!呼和鎮最邊上的一個宅里,一個男人抱著個啃手指的娃娃,焦急的在花園里轉悠,邊走邊喚著;“海珠,海珠?”

可惜,幾圈轉下來,也沒有尋到人,無奈的,只好抱著孩子回主。

“威威,來,奶奶抱,看看你爹啊,笨不笨啊,這么半天,竟然還沒找到你哥哥和姐姐。”許氏笑話著兒子,把孫子抱了過來。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一旁在做虎頭帽的瑾瑜,抿著嘴笑。

“瑾瑜啊,提示下。”許文瑞蹲在媳婦身邊,伸手摸著她隆起的腹部,笑嘻嘻的求助。

“那可不行,你們爺三打賭呢,我才不參合。”瑾瑜不為所動的說著,端詳著自己做的虎頭帽。

許文瑞見這邊不行,歪頭朝母親看去,可是母親的目光都在小孫子海威身上,根本就不理會他這個兒子。

不對啊,自己找那倆孩子,足足有一個多時辰了吧,母親和媳婦倆人的反應,好像很是確定他找不到呢?除非?許文瑞忽然靈光一閃的想到了什么。

站起身,在屋里打量起來。最后,他的目光停在了屋子中間的圓桌上。上面鋪著瑾瑜繡的桌布,一直垂掛到地面。再往母親和媳婦看去,果真見到倆人在笑。

許文瑞頓時覺得,自己是越來越笨了,怎么就沒想到呢?慢慢的走到桌邊,緩緩的蹲下,伸手輕輕的掀開桌布,就看見他的一對寶貝緊挨著坐在桌底,笑瞇瞇的看著他。

“爹爹。”倆孩子松開捂在口鼻上的東西,齊聲的喊著,就往許文瑞懷中撲過來。

“小心點,慢點,別磕碰到頭。”倆孩子鉆入懷中,許文瑞的心都快化了。抱著站起身,一個寶寶臉蛋兒上親了一口。

五年前。他辦好了外面的事,來到這里跟母親和媳婦一家團聚后,瑾瑜的肚子,就沒閑著。生了老大海明。老二海珠,老三海威。這不,肚子的,再過倆月也要出生了。

每次生產,看著瑾瑜痛的死去活來的,許文瑞都決定,再不生了。也試過魚腸子做的避孕tt,可是那玩意真的不方便,就放棄不用。跟瑾瑜商量,帶避孕的香囊來著。瑾瑜沒同意,說趁著年輕,再生兩個,以后不想生,辦法多的是。

許氏巴不得孫子孫女越多越好。她也心疼媳婦的身子。可是,她發覺媳婦并沒有因為生孩子煩惱,也就松了一口氣。

“現在爹找到你們了,愿賭服輸,明個起跟爹學功夫吧。”許文瑞想起了正事兒,提醒著懷中的倆孩子。

“爹爹啊,學功夫不是男孩子的事么?妹妹應該跟娘學繡花。學撫琴吧?”老大海明老氣橫秋的問到。

“那是別人家的孩子,咱家的,不管男女,都要練功夫,不喜歡跟爹爹學,那就去叫大舅教。你們自己選吧。”許文瑞忍著笑,對懷中的孩子說到。

倆孩子一聽,就相互咬起耳朵來,商量了好一會兒,很是勉強的選了跟自己的爹學功夫。許文瑞還覺得有些奇怪呢。因為大哥許泉脾氣可是比他還要好呢,對倆孩子那更是寵溺,怎么孩子沒選大舅呢?

他就好奇的問了一句,得到的答案讓屋內的三個大人是哭笑不得。倆孩子之所以沒選擇大舅,是因為他們認為,應該給爹爹留面子。親生的娃,不讓親生的爹教功夫,爹會很傷自尊的。

而且,這個答案,還是老大海明一本正經的表情表達的。

許氏抱著小孫子,招呼著海明和海珠去給喂養在后的兔子喂草。瑾瑜二人卻明白,這是在給他二人留單獨相處的機會。

“瑾瑜啊,我覺得還是少讓孩子跟街坊的孩子一起玩的好,你聽聽大小子剛剛說的話,這么小的年紀,竟然知道什么面子不面子的。”許文瑞有點擔憂的邊說,邊拿了小板凳,坐在瑾瑜對面,把她的腳放在自己腿上,給她輕輕揉捏有點腫的腳丫。

三個孩子的爹了,現在照顧孕婦那是相當的有經驗。有時候到大舅子家串門子,還會指點糾正一下大舅子呢。

“我覺得那樣不好,我問你,咱費勁的折騰,又跑到這偏僻的地方生活是為了什么呢?難道不是為了咱的后代能過上安穩正常的生活么?怕孩子學歪,不讓他們跟外面的人交往相處,那才是不正常的呢。

放心吧,咱的孩子,在咱的跟前長大,不會學歪的。剛才孩子說的話,那也是童言無忌。相反的,那不是等于說孩子很在意你這個當爹的么?他們知道在意你的感受,這應該說是好事。

面子這個詞帶著貶義,可是,他們卻知道自尊是什么意思。

相信我,也相信他們吧。多跟外面的人接觸,才能成長的更好,咱不是只要他們身體平安長大,最要緊的,還是他們的心理。也許,在將來成長的旅途中,也會受騙,上當什么的,但那也是最珍貴的人生體驗。

孩子單純是好的,但是不能蒙蔽他們的眼睛,不能不讓他們知道,這世界還有什么是丑的,惡的!只要他們知道什么是對,什么是錯,怎么去辨別,怎么去應對,就行了。”這些話,瑾瑜早兩年的時候就想說來著,因為她發現他還是很緊張,只不過,他那幾年表現的不是這么強烈。

聽了瑾瑜的話,許文瑞沉思一會后,點點頭有點愧疚的說;“我怎么覺得自己,越活越后退了呢,沒有你想的通透。”

“什么呀,你是太珍惜眼前的生活,眼前的一切,太珍惜我們娘幾個了。放松點,你是這世上,最合格的爹爹呢。”瑾瑜懶懶的靠在軟榻上,滿心歡喜的對面前的男人說到。

“就只是合格的爹爹么?我難道不是最合格的夫君么?”許文瑞得到媳婦的贊揚,心里甜甜的問。

“當然是。”瑾瑜毫不吝嗇的回答著。

這時,丫頭張彩在門口稟告,說鎮上蕭夫人來了。

張彩是張伯的小孫女,大的那個嫁人后,就換了小妹妹來做事。她口中的蕭夫人,是鎮上最紅火那家綢緞莊的主人。幾年前,在廟會上跟瑾瑜相識。彼此就走動起來。

許文瑞一聽,趕緊起身,說去自家鋪子看看。臨出門,還沒忘記叮囑瑾瑜。那蕭夫人再提要海珠跟她家小子定娃娃親的事,千萬別答應。那小子,他看不上眼,說那小子的爹太矮,這兒子長大也高不到哪里去,自己的女婿可不能太差勁。

瑾瑜笑著答應,其實這件事,不用他叮囑,瑾瑜也不會答應的。定什么娃娃親啊,孩子長大自己選擇喜歡的人做伴侶多好啊!

蕭夫人每次來。都不會空手,今個來,帶了自家鋪子新進的料子,送給瑾瑜給肚子里的孩子做小衣裳的。

這位蕭夫人,雖然走的親近。可是瑾瑜卻并沒有把她當無話不談的知己。蕭夫人不錯,性子好爽,可是很多話瑾瑜跟她根本就沒辦法說到一起去。

蕭夫人主動給她男人納了幾房的妾室,通房丫頭什么的,她還勸瑾瑜跟她學呢。說這樣,是為了攏住男人的心。瑾瑜不贊同,卻也沒有反駁她。

畢竟。相比于另外幾個跟瑾瑜走動的女人來說,蕭夫人還不錯。沒有像那幾個,每次來,看見許文瑞時,瑾瑜覺得她們的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而且,那幾個還都熱心的很。介紹自己的妹子,堂妹表妹什么的,要給許文瑞做妾室。說是為了瑾瑜好,懷著身子,不能行那床笫之事。男人就會取出喝花酒,找不正經的女人的。

每一次,瑾瑜都不生氣,從來沒有發過火。跟一群愚昧的女人,不值得。反正她知道,自己的男人沒那個心就行了。她記得一次,跟許文瑞開過玩笑,問她覺得來的那幾個女人中,有哪個看著比較順眼的。

許文瑞就說,這簡直是對他的侮辱,吃到瑾瑜這個仙桃,怎么可能看得上那些爛杏子。躺在他身邊,東西都會陽痿掉的。把瑾瑜樂的快笑岔氣了,她是清楚的,那幾個來串門子,根本就是想看他的。

若是知道他這樣評價她們,還不羞的抹脖子上吊啊!

在著呼和鎮落腳后,慢慢的在鎮上置辦的兩家鋪子,也沒想著把生意弄太大。打理鋪子也不單純的為了掩人耳目,過日子啊,總得干點什么。

一家人都決定好,自家的孩子絕不參加科舉什么的。生意上呢,也暫時不打算弄得太紅火,就這樣穩在中間的層次剛好。

許文瑞在鎮上,也結交了一些朋友。這樣,一家人這幾年內,完全跟這鎮子融合到了一起。

京城那邊的消息,許泉通過江湖上的朋友,了解著。許文瑞那個皇上爹,因為身體不好,已經退位。歐陽義海登基,國家被他打理的還算不錯。

這幾年里,瑾瑜沒有讓人去取回自己留在山洞里的東西,也沒有過動用安寧侯那里得來的寶藏。在頭幾年,得知幾個地方遭災,新皇上歐陽義海派大臣去賑災,有些困難時,瑾瑜想過把那寶藏交出去。

可是后來一想,不行。交出那個寶藏的話,勢必要招惹麻煩,那么自己跟許文瑞就前功盡棄了。于是,瑾瑜堅決的放棄了那個念頭。

六年前,許文瑞來到這里一家團聚沒多久,瑾瑜得到消息,田晟被人殺了。她猜想,是許文瑞下的手,但是他沒說,她也就沒有問起。反正她就是知道,以她對他脾氣的了解,怎么可能不干點什么,就能甘心的隱居。

次年,接到消息,曹誠削發在皇家的廟堂里出家了。聽到這個消息時,瑾瑜的反應就是,曹誠那樣的人,真的放得下?真的能安心的禮佛念經?她是真的不信!

不過,再不信,也懶得去證實。

到呼和鎮后,唯一有聯系的,就是娘家那邊。

每年固定的時間,安排了人送信過去,只不過,為了穩妥,不敢頻繁,反正只要讓相互知道,都平安無事就好。方眀泰在瑾瑜成親那年。就告老卻為返回老家,仍舊在源城的留縣居住。

去年的時候,瑾瑜留在福來鎮宅子的琴,被瑾澤取走。說是妹妹出事了,他要留著做念想。取回到源城后,又在妹妹的‘祭日’把琴給燒了。

暗中里,瑾澤拜托許文瑞這邊的信使,把琴帶給了瑾瑜。

瑾澤已經知道了妹妹詐死的事,是父母親口告訴他的。不告訴不行啊,這小子堅持認為妹妹沒出事,說不找到妹妹,他一輩子不成親呢。當得知了真相后,冒險親自來呼和鎮看過妹妹。才確定父母沒有騙自己。

回去后的第二年,成親了,娶的還是源城知府的女兒。人是他自個選的,因為在街上,遇到女扮男裝抱打不平的知府小姐。他還幫了忙,倆人就相互的對上眼了。

那知府不想答應女兒嫁給個縣里的小捕快,也沒辦法,不答應他姑娘就鬧著抹脖子上吊呢。

一切,感覺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可是,年前瑾瑜感覺許文瑞好像有事瞞著自己,就追問。一問才知道。原來,新皇上居然暗中派人尋找他們,負責找人的就是與方家世交的馬家老二馬軒宇。

許文瑞是知道新皇上和馬軒宇都對自己媳婦念念不忘的,因此很是惱火。

瑾瑜安慰許文瑞,不用在意,他找他們的。不管他們處于何意找人,都不要被他們影響到自己的好日子。實在不行的話,就舉家遷往海島上去。

不管瑾瑜怎么說,反正許文瑞心里打算好了,姓馬的真的尋到這里來。就讓他有來無回,直接滅了完事。皇位上那個么,咳咳,許文瑞忽然覺得國家太太平了不是好事,讓那位新皇上太空閑了。

惹毛了,許文瑞打算著是不是該到別處弄點亂子出來,讓皇位上那個忙活忙活!

晚飯后,許文瑞扶著媳婦到花園散步,因為把隔壁倆宅都買了過來,合并在一起,現在的家,面積也很大了。溜達了一會后,他脫了外袍,練起拳腳來。

瑾瑜在一旁看著手癢,卷起袖子,剛比劃了兩下,就被許文瑞發現制止了。

“有夫君我呢,我老了,還有咱兒子閨女呢,以后不用你動手了。”許文瑞不厭其煩的強調著。

“那等我生完孩子,陪你練著玩兒總行的吧?”瑾瑜嘀咕著。

“生完孩子?那也行。”許文瑞本想說你再也不用練了,可是一想,媳婦練功夫是因為喜歡的話,自己干嘛要限制她呢?因此,他點了頭;“拳腳什么的可以練練,刀劍也行,對了,你那些個針,真的藏好了么?”許文瑞忽然想到一個嚴重的問題。

瑾瑜有些無奈;“都跟你說幾遍了,那些玩意已經被我埋在地下了。”

“嗯,埋了就好,咱家幾個娃呢,一個比一個頑皮都是好動的性子,我就怕他們不小心碰到,那就可怕了。”許文瑞解釋完,也想起,自己的確問過的,但是也不是好幾次啊,算上剛剛的,也才問過第二次好不好。

“我是做娘的人,你能想到的我當然也能想到。放心吧,都處理好了,其實就算是你我想取出來用,都很困難呢。雖然咱都希望今后最好別再用到那玩意,可是咱也知道,有些事不在咱的掌控之內。

不過,也沒關系,為妻我也不是就只有靠那些東西的。”瑾瑜手攙著自己腰部,很自信的說到。

哦,是了,媳婦手段多的很呢!

“嗯嗯,媳婦里厲害,其實為夫也很厲害,你看,咱生的娃,想生兒子,咱就生兒子,第二個想生女兒,咱就生了個女兒呢,然后老三是兒子,這個當然就是女兒了。”一打岔,許文瑞也不練了,摸著媳婦的大肚子,洋洋得意的說到。

噗,“別吹牛了,我怎么覺得這個還是跟三小子一樣的呢。”瑾瑜故意跟他作對。

“不會吧,寶貝啊,你是丫頭還是小子啊,跟爹透漏下。”許文瑞俯身把耳朵貼在媳婦的腹部,問著。

瑾瑜笑著,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肚子,還有跟肚子里的孩子溝通的男人,這種感覺太幸福了,誰想來破壞都不可以……

《今個正式結文了,再次感謝對女妖不離不棄的各位,女妖還要再次跟大家道歉,更新上實在是對不起大家,還屢次食言!

女妖休息些日子再開新,希望女妖能夠雄起!能夠挽回在各位心目中的人品!

新《王妃去哪兒,到時候,大家記得過來看看!

謝謝對女妖不離不棄的小子,再次投的評價票!

希望大家不要把女妖遺忘的太快!希望大家都幸福!都開心,都快樂!

上一章  |  百媚千驕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農繡  福至農家  大清佳人  大帝姬  神醫靈泉:貴女棄妃  錦宅  江南第一媳  
你可能喜歡看:  [豪門王爺]  極品逃妃  庶女也逍遙  掛名王妃  侯門正妻  玉戶朱顏  嫁夫  大明俏紅娘  
大家都在閱讀:  龍血武帝  修羅武神  凌天戰尊  校花的貼身高手  武煉巔峰  萬道劍尊  超級兵王  校園最強護花系統  妖神記  無敵天下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當前查詢耗時:0.093693 秒